关灯
护眼
字体:
【002】当众退婚上吊自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身为顶级特工的她,五感是极其灵敏的。

    听到门外传来嘈杂的说话声与凌乱的脚步声,宓妃立马就变了变神色,浑身都透着淡漠与疏离,苍白的脸上也写着‘生人勿近’四个大字。

    原身体主人在失声之后,活泼开朗的性格就变得自卑而懦弱,甚至还非常的孤僻,不喜与人亲近,哪怕是她的亲生父母。

    想要不被别人当成怪物,发现她的异常,眼下也只能装了。

    其实,伪装神马的,宓妃最喜欢了。

    前世她是特工,常年游走在黑暗的世界里,变幻着各种各样的性格,品尝着各种各样的人生,有时候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楚,经历过的那些究竟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

    “小姐,你醒了,快来人啊,小姐醒了。”

    小丫鬟轻手轻脚的推门而入,看到床上睁着双眼的宓妃,清脆的叫喊声里透着满满的兴奋与喜悦。

    随着小丫鬟那道清脆的叫喊声落下,外面响起了更嘈杂的声音,紧接着许多人就掀开帘子快步奔走了进来。

    最先传进宓妃耳中的是一道轻柔的女声,却将她整个人瞬间雷得不轻。

    “妃儿,你终于醒过来了,知不知道你差点将娘给吓死了,呜呜……”

    气质若兰,雍容华贵的美丽夫人进门扑到床边就抱着她痛哭,眼泪不要钱似的哗哗流个不停,而被抱着的宓妃则是身体斗然僵住,表情怔愣,仿如被雷劈中。

    她长这么大,哪怕是那个将她带入特工岛,将她训练成一个冷血无情的特工,最后却被她亲手所杀的人,都不曾抱过她。

    而这个女人,竟然敢这么抱着她?

    她这是不想活了的节奏?

    怔愣过后,宓妃的第一反应是推开她,第二反应还是推开她。

    可是怪就怪在,她竟然没动手,半瞌的眼眸里,神色极其的复杂难辨。

    自她有记忆开始,从来没有人这样抱过她,她也从来都不知道一个人的怀抱可以如此的温暖,让她莫名的贪恋。

    难道,这就是所谓母亲的怀抱吗?

    常年的生活习惯使得宓妃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着高度的警觉,自然而然就没有错过房间里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不动声色间,已然是将她们的内心活动揣摩了十之六七。

    只见那些站在美丽夫人身后,岁数大一些的嬷嬷跟年纪尚小的丫鬟也是低头头呜呜的哭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流着眼泪,双肩颤抖得厉害,直瞧得某女额上黑线直落,眼角猛抽。

    丫的,她又没死,赶着哭丧呢?

    张了张嘴,发不出声,心中不免又是斗然升起一股无名火。

    她这是想说句话都是问题,更别提骂人了,一时间各种郁闷与挫败。

    “妃儿,娘的宝贝女儿,你可要吓死娘了,你理会别人的话干什么?”美丽的夫人紧紧地抱住她,恨不得将她勒进自己的血肉里。

    不等宓妃有所回应,美丽夫人接着又道。

    “你要是真丢下爹娘去了,让娘往后可怎么活呀?郑国公府的世子退婚就退婚,娘的宝贝女儿值得更好的男人娶回家疼爱,呜呜。”

    越说越伤心,越说越激动,到了最后那个夫人从开始呜呜呜的小声哭泣,越到后面竟然变成了嚎啕大哭。

    她可怜的妃儿啊……。

    这是什么状况?

    不要虐待她的耳朵成不?

    还有,这滚烫的泪珠儿滴落在她的脸上,让她很不舒服的同时,心里竟然还生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以前从未有过。

    看到这个美丽的女人抱着她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宓妃发现她居然会觉得心疼。

    真可笑,冷血无情,残忍嗜杀,凶名赫赫的她,居然会为一个陌生女人感到心疼,这不是天大的笑话是什么。

    可是,现在的她不再是以前那个无父无母孤零零的她了不是吗。

    现在的她,不但有父有母,还有疼爱她的兄长,即便她成了哑女,他们对她的疼爱也没有减少过一分,甚至对她比以往更甚。

    难道,她已经开始贪恋这不属于她的亲情温暖了吗?

    “夫人,快别哭了,小姐刚刚才醒来,不能再受什么刺激了。”

    钱嬷嬷上前扶住哭得伤心欲绝的美丽夫人,眼神却是心疼的瞧着被迫趴在夫人怀里的宓妃。

    她家小姐与那郑国公府的世子,可是打小就订下的婚事,真瞧不出那郑世子是如此没品的男人,竟然当众拒婚,甚至任由着那些贵女贵公子嘲笑她家小姐不会说话,是个哑巴。

    也难怪小姐经受不住这样的奚落打击,将房中所有的丫鬟都打发出去,拿了白绫上吊自杀。

    要不是发现得早,哪儿还能保住性命。

    “对对对,妃儿,看看娘都糊涂了,是不是吓着妃儿了?”抽抽噎噎的停下哭泣,美丽的夫人拿着手帕替宓妃擦净脸上她留下的泪水,看着她懵懂而淡漠的小脸,又是止不住一阵心疼。

    “梦竹,快去厨房送些瘦肉粥过来。”

    “是,夫人。”

    “娘的宝贝女儿,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千万别丢下娘。”瞧着一动不动的宓妃,美丽夫人那刚止住的眼泪,又无声的落下,红唇抿了抿,再一次哭得惊天地,泣鬼神。

    宓妃无力抚额,黑线在脑门上那是杠杠的。

    “别哭。”终是无法忽视她这位水做的便宜娘亲那肿得跟桃子似的美丽眼睛,宓妃伸出手比划起来。

    特工基础技能之一,唇语手语一把抓。

    “只要妃儿好好的,娘就不哭。”扯着袖子抹了一把眼泪,美丽夫人扯动唇角,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我做了什么?”

    看清楚宓妃的手势,美丽夫人跟她身后的钱嬷嬷对视一眼,眼神是既心疼又复杂,还带着不可掩饰的恨意。

    不解的眨了眨眼,宓妃摸着自己的脖子,再次用手语问道:“我脖子上的伤,怎么来的?”

    原主人的记忆,宓妃都记得了,只是关于她脖子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原主人似乎非常的不愿意记起,被她给选择性遗忘了。

    因此,一知半解的她,此时表示很好奇。

    “妃儿,你爹跟哥哥们都已经进宫,会向皇上让郑国公府给咱们一个说法的,娘不会让妃儿白受这样的委屈,傻孩子你又怎么可以想不开,上吊自杀呢?”

    说着,眼泪又‘刷刷’往下流,都是她的错,不然她的女儿也不会变得不会说话,错的是她,老天爷干什么要惩罚她可怜的女儿。

    上吊自杀?

    宓妃傻眼了,古井无波的眸子里掠过一抹冷光,转瞬即逝。

    郑国公府,那个貌似跟她有婚约的郑世子当众退婚,她不堪受辱,方才绝决的上吊自杀,然后被救下来的时候,脑袋撞到桌子上,怪不得她除了脖子火辣辣的疼,连脑门也疼得厉害。

    魂穿异世,沦为哑女,不但被当众退婚,闹得满城风雨,还上吊自杀,这都是些什么破事儿。

    想到这些,顿时,宓妃胸中有成千上万只草泥马气势汹汹的奔腾而过。

    罢了罢了,既然她已成为她,自此便当原主不曾存在过吧!

    她,宓妃历来便是个肆意而活,不受拘束的人,断然是不可能如原主那般活着的。既然她占据了她的身体,亦将拥有她的身份,那么做为回报,曾经欺她辱她之人,她必将一个都不会放过。

    ------题外话------

    新文上传,一次两章哦,看到新文的亲,记得要的指轻轻一点,加入书架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02】当众退婚上吊自杀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