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6】温氏一族庶姐出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丞相温兆元在金殿之上,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神情悲恸却又面色阴沉的跪着请求皇上即刻就下两道旨意。

    一,温家不追究那一日,当众羞辱嘲笑奚落他女儿的贵公子贵女们的责任,并且也不要求郑国公府世子上门请罪,而是请皇上下旨解除丞相府小姐与郑国公府世子的婚约,往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这圣旨是丞相府请求皇上下的,换句话说,退婚的人是丞相府的小姐,而不是郑国公府的世子。

    温丞相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郑国公一眼,往后他丞相府与郑国公府是势同水火,再无和睦相处的可能。

    胆敢欺负他的女儿,哪怕不能让他伤筋动骨,他也非要狠狠扒下他几层皮才能平息胸中压抑的怒气。

    二,请皇上下旨,往后丞相府小姐温宓妃的婚事,可由她自己做主,谁也不能以任何借口理由干预。

    皇上左思右想,权衡一番之后,准了温丞相所奏,在满朝文武面前吩咐太监总管拟了两道旨意,并且这两道旨意皆由太监总管亲自拿到郑国公府与丞相府宣旨。

    圣旨赐下,整个皇城都沸腾了起来,尤其太监总管奉了皇上的旨意,毫不避讳的大张旗鼓去郑国公府宣读圣旨。

    一时间,郑国公府沦为皇城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料,传得人尽皆知。

    相反,对于丞相府那口不能言的嫡小姐温宓妃,百姓们则是报以同情的居多,都道郑国公府的世子不会做人。

    丞相府请旨退婚的圣旨下达到郑国公府,所有的不好的舆论压力都偏向了郑国公府,这事儿虽然大大出乎了宓妃的预料,但也算得上是意外之喜。

    面对如此发展的事态,郑国公府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自认倒霉。他们的确是有意想要退掉这门亲事,要说温宓妃若不是哑巴,履行婚约那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可她偏偏是个哑巴。

    这样的女子,怎能成为郑国公府未来的当家主母。

    这婚,他们郑国公府是不得不退啊?

    只是让郑国公头疼欲裂的是,事情居然搞成这般模样,让得他里外不是人,有苦无处说。

    短短几天时间,就着这件事情,外面是越传越厉害,虽然还是有人站在郑国公府这一边,说丞相府的温小姐配不上郑世子,但这又如何,圣旨上写得明明白白,退婚方是丞相府,是人家温小姐觉得郑世子配不上她,故而特意请旨要求退婚的。

    那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饶是长了一百张嘴巴,那也说不清楚。

    相对于外面因为温丞相请的这两道旨意,闹得沸沸洋洋,甚至颇有几分剑拔弩张的气氛,身为事件主角的宓妃,小日子过得悠哉悠哉的,身心都很悦愉。

    丞相府坐落于皇城东南方位置,占地面积极广,算得上是处于极为繁华的区域,她住的院落名唤碧落阁,是除去便宜爹娘的院子,无论是占地面积还是气候,反正各方面条件最好的院子。

    由此也能看得出来,温丞相跟温夫人到底是有多么宝贝她这个女儿。

    脖子上的伤,经过几天的休养,再配合着黄御医开的药膏,痕迹已经越来越淡,不仔细瞧都瞧不出什么来了。

    头上被撞出来的包,经过宓妃自己不时揉搓按摩,也已经消了肿,再也没有痛的感觉。

    几天下来,宓妃总结出一点,有爹有娘,有兄长疼爱的日子,那简直堪比皇太后的生活。

    只可惜,以前的她没有那么好的命,但那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从今往后,她只有一个身份,一个名字,温丞相的女儿,温宓妃。

    身体原主没能做到的事情,她会帮她做到。

    辱她之人,她必辱之。

    “小姐,你醒了,怎么都不唤奴婢进来伺候。”说话的小丫鬟名唤丹珍,不过十五岁,但却已经伺候了宓妃七年时间。

    闻声,宓妃翻了翻白眼,相同的话她都不知道已经重复听了多少遍了,倒着都能背得出来。

    曾经的她,是顶级特工组的老大,手底下养着的人,可说个个都是怪胎,个个都是能力堪比妖怪般的存在。

    她能成为他们的老大,让他们听从她的号令,她的实力当然是毋庸置疑的。许是自幼养成的习惯,宓妃并不习惯别人伺候,跟自己有关的事情,她一向都习惯自己动手,不假他人之手。

    像她那样生活的人,是永远都不会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别人的,哪怕她再信任那个人。

    “小姐,你去哪儿?”手中的新衣裳还未放进衣橱里,看到宓妃独自出了房门,丹珍不由得惊呼出声。

    此时正值炎热的夏季,炙热的阳光照在身上,令人很不舒服,可是宓妃却能仰着头直视天空中那极为刺眼的太阳,竟是一点儿也不受影响。

    眼角的余光瞥见追过来的丹珍,宓妃打着手语,道:“我到凉亭里坐坐,你准备一些凉茶送过来。”

    “是。”丹珍福了福身子,退了下去。

    她总觉,苏醒过来之后的小姐,变了。

    但究竟是哪里变了,一时间她也想不明白。她只知道,现在这个小姐,看着更令人心中欢喜。

    原本,性情孤僻不愿与人接触的小姐,现在偶尔会流露出情绪,还不时会笑,也不再排斥老爷夫人的亲近,丹珍觉得这样很好,不枉费老爷夫人那么疼爱小姐。

    宓妃不紧不慢的走向凉亭,好看的眉头拧成麻花状,垂眸打量身上穿着的衣服,她承认这衣裳很美,但也着实太厚了点儿,夏天的衣裳尚且如此,不难想象冬天的衣裳会是什么样。

    哎,做古人真麻烦,大热的天没有空调,还要穿得这么‘厚’,纯属于自虐啊,有木有?

    随意的倚着精致的紫木栏杆坐下,看着湖里游来游去的各色锦鲤,粉唇勾扯出动人的弧度,似想到什么张了张嘴,但却什么声也没有发出来之后,宓妃的小脸不由得垮了下来,表情哀怨。

    啊,不能说话,很无聊的同时又憋屈死了。

    其实,要不是以前做特工,有时执行任务也会扮演哑巴,不说话就是好几个月,不然以她的性子,真成了哑巴,宓妃铁定会抓狂。

    该死的,她得想个办法治好这副嗓子。

    要她一辈子都不开口讲话,真有些太为难她。

    不是她歧视哑巴,而是她不想做个哑巴啊。

    “奴婢见过大小姐,大小姐怎么来了?”

    听到丹珍的声音,宓妃的目光从湖里的锦鲤身上收了回来,看向丹珍口中的大小姐,眸色微微一冷。

    温氏,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家族,流传至今已近千年之久。

    温宓妃的祖母,也就是温吴氏芳淇,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就是她的父亲温兆元,女儿也就是温宓妃的姑姑温琴瑶。

    她的父亲跟母亲,乃是青梅竹马的恋人,成婚后夫妻感情很好,先是生下她的大哥温绍轩,后又生下双胞胎的二哥温绍云和三哥温绍宇。

    可即便是如此,老夫人温吴氏还是在她便宜爹的坚决拒绝下,给她爹强塞了两个姨娘,甚至不惜下药,最终那两个姨娘‘幸不侮命’的给温宓妃添了两个庶姐,也就是大小姐温雪莹跟二小姐温紫菱。

    古时最是注重嫡庶有别,因此,庶子庶女取名用的字,与嫡子嫡女用的字,差别很大。在金凤国,更是注重嫡庶之分。

    庶出的子女,地位都很低下,远不可与嫡出的相提并论。

    温家大小姐跟二小姐,本来就是强逼之下得来的产物,即便身上流着温丞相的血,但温丞相对她们从来就不亲近,他所认可的女儿,只有温宓妃一人。

    因此,温宓妃的这两个庶姐,连名字都是老夫人取的,跟温丞相没有半毛钱关系。

    她拥有原主人所有的记忆,虽然口不能语,但对于温氏家族里面所有的成员,以及关系,宓妃还是理得非常的清楚。

    ------题外话------

    ys110书童送了5朵鲜花

    等了一天,木有等到一条留言,谢谢这位美妞儿送荨的五朵鲜花,么么哒!

    依然是求收,求点击,最最重要的是看过文留言几句啊,潜水的娃子,冒个泡嘛,荨坐等戳泡泡,吼吼,赶紧来吧,来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06】温氏一族庶姐出场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