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1】各取所需狠辣手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些丫鬟都是当时在你院子里伺候的,她们都说琼雅落水是你推的,你有何话说?”

    宓妃的变化,没人比老夫人体会更深,这丫头让她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下不来台,那她又岂会轻意的放过她。

    她手中是没实权,但也绝不容许她这个丫头骑到她的头上。

    “我无话可说。”宓妃半瞌着眸子,纤长的眼睫轻轻颤动,谁也无法洞察她在想什么。

    当时,温琼雅要打丹珍,她不过只是抓住了她要打丹珍的那只手,然后甩出去时手劲儿稍微大了一点,哪知道她会站不稳,意外掉进湖里。

    她又怎么会承认,她是故意加大手劲的呢。

    “母亲,儿媳觉得应当唤伺候五小姐的丫鬟过来问一问,以示公正。”三叔温湖康正妻温周氏开口,声音轻柔似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反正她是瞧出来了,宓妃不是省油的灯,老夫人在她手里讨不到便宜。

    既然如此,她何不向大房示好,反正不过只是说一句话,她又不会少块肉。

    “三嫂这话在理,大哥刚才不也说了,不能听信这些丫鬟的一面之词,当场对质才是最公平的。”四叔温东航正妻温郑氏随之开口,笑意盈盈的,却是难以掩饰眼底算计的精光。

    二房的人她早就看不惯了,三房的人会示好,她也能。更何况,她觉得若是能让宓妃欠她一个人情,好处可是很多的。

    女人的战争,男人是不便插手的。

    因此,宓妃的二叔,三叔,四叔皆是坐在一旁沉默不语,她的堂兄堂弟也都乖乖的静坐在各自的位置上,看着却并不言语。

    “敢情这伤的不是三弟妹跟四弟妹的女儿,你们不心疼,叫我这个做娘的怎能不心疼。”

    温邱氏垂头低泣,眼泪是刷刷的流,这见风使舵的三房四房,真是太可恨了。该死的,别让我抓着机会,看不踩死你们。

    “说完了吗?”宓妃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她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听她们闹,听她们哭,看她们斗。

    依着她以前的性子,直接一刀杀了,省事儿。

    不过现在身份不一样,她的顾虑也比较多,行事多有顾忌。

    “来人,去把白天里伺候五小姐的丫鬟叫过来。”老夫人瞥了眼宓妃,沉声吩咐道。

    “不用去了。”

    “妃儿,把人叫来才能还你清白呀。”温绍宇紧盯着宓妃的小脸,恨不得能看出些什么来。

    他们的宝贝妹妹,果然是变了。

    这般强势的变化,让得他们很是喜欢。

    似乎在他们的心里,宓妃就该是这样的。

    宓妃小手放在温绍宇的手背上,然后对着另外两个哥哥摇了摇头,嘴角勾起浅笑,她有她的打算。

    她想要离开丞相府一段时间,但苦于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温琼雅一事闹到老夫人这里,正好给了她一个顺理成章离开的理由,她又怎么能不好好的抓住这个机会。

    要知道,错过了可就没有了。

    “你们把动静闹得这么大,搞得跟三堂会审一样的,不就是想要罚我,然后平衡一下你们那变态扭曲的心理么。”

    众人被她这话噎得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却又说不出话来。

    要是反驳她的话,不正就应正了她的话。

    “老夫人给个痛快吧,要罚什么,怎么罚?”白嫩嫩的小手比划间,含笑的眸子却是看向那跪了一地的奴才丫鬟。

    她可记得,当时碧落阁中可没有这么多的人,想对付她这阵仗是不是太小了点。

    要是这都能吓到她,那她也就不要出来混了。

    “你是承认推琼雅下湖了。”老夫人听得宓妃的话,怔愣过后,一双透着精光的浑浊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宓妃,但她什么也没看出来。

    甚至,每每对上宓妃那双如墨玉般的黑眸,她就有浑身发怵的感觉。

    然而,当她再次看向宓妃的时候,又没有那种感觉了,好像一切都只是她的错觉而已。

    “呵呵。”宓妃笑了,片刻后才道:“我承不承认有什么区别吗?说说想怎么罚我吧。”

    早上丹珍伺候她梳洗的时候,好像提到半个月后,宫里要举行一场盛大的宴会,那可是多少女人飞上枝头的好机会。

    虽然她是哑巴,但她的容貌却是丞相府中最出众的,有她在的地方,难免就会夺了她们风头。

    不管是老夫人也好,还是二房三房四房等人也罢,她们最终的目的,应该就是想要把她派得远远的,至少在宴会举行前不能让她出现。

    而宓妃,不巧正需要一次单独的远行。

    “近来因为你的事情,皇城里也闹得沸沸洋洋的,你的身体也还很虚弱,需要静静的休养,护国寺山脚下的清心观是个很适合休养的地方,你便去那里静心休养半年以示惩罚,往后再不可对姐妹动手。”

    半月后的宫宴,老夫人相信雪莹跟紫菱定不会让她失望,必定会大放异彩,光耀丞相府。

    “换别的作为惩罚,这个不行。”

    “不行。”

    “不行。”

    温绍轩脸色沉了下来,对老夫人是越发的不待见,她要不是他亲祖母,他恨不得一脚踹她多远。

    温绍云,温绍宇也是异口同声的喊不行,清心观那地方虽好,但也不能把他们的妹妹丢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去清心观休养半年挺好的,我同意。”

    “妃儿。”三道男声响起,很不认同的望着宓妃,却又舍不得对她板起冷硬的脸孔。

    宓妃冲他们直眨眼,然后看向老夫人,又开始比划,“后天我就出发去清心观,这事儿算完了吧。”

    “完了。”老夫人点头,心里没底,开始猜测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可就算不该,她也做了,骑虎难下,她是不会向宓妃低头的。

    “这个惩罚你们满意吗?”宓妃又看向二房温邱氏。

    “满…满意。”温邱氏慢半拍的点头,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

    她仔细的问过伺候温琼雅的丫鬟,的确是她的女儿动手要打宓妃的丫鬟,然后被宓妃抓住了手,再然后就是宓妃甩开了她女儿的手,最后她女儿自己不小心倒栽进湖里。

    跟宓妃的确是没啥关系。

    可毕竟她的女儿险些丢了性命,眼看着距离宫宴越来越近,她又不得不争取,方才有了这样的场面。

    只不过,温邱氏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以这样的结局收场。

    从头到尾,她们都被宓妃牵着鼻子走,这样的女人,她若是能说话,又将会是怎样的场面。

    “都满意了吧。”宓妃看向其他人,对上她目光的无不别开眼,谁也没有说话。

    “事情解决了,我也乏了,你们都回去吧。”老夫人疲累的靠在椅子上,实在不想再看到宓妃。

    “老夫人,这些奴才丫鬟交给我处治没问题吧。”这件事给了宓妃一个顺理成章离开的理由,但她天生就不是一个能吃亏的主儿。

    诬陷她是要付出代价的,并且是血的代价。

    半年时间,足够她再次蜕变。

    待她再次归来时,慢慢跟这些人好好的算账。

    “没问题。”

    “来人,将这些诬陷本小姐的奴才丫鬟通通杖毙。”宓妃比划的手势落下,尚未离开房间的人无不狠狠的倒抽一口凉气。

    这一手,也太狠了。

    “铁卫,行刑。”温绍云微怔了一下,立马沉声道。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宓妃优雅的起身,轻语道:“就在这里行刑,打死为止。”

    铁卫副统领何望看着宓妃,半晌后才恭敬的道:“是,五小姐。”

    “每一棍都击打他们腰部以下的位置,听说那里打着最痛,如此才能让活着的人都长长记性,切记莫要挑衅本小姐的威严。”

    “是。”何望眼角微抽,很快就有铁卫进来行刑。

    “五小姐饶命啊~~~”

    “五小姐饶命~~~”

    耳中充斥着棍棒打在皮肉上,凄厉尖叫痛哭的声音,让得宓妃邪气的勾起嘴角,冷光划过眸底,转瞬即逝。

    “从你们说谎那一刻开始,就应该做足赴死的准备,本小姐的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宓妃站在门口,与主位上的老夫人遥遥对视,“还望老夫人谨记,说我可以,但说我的母亲,那可就得小心些了。”

    啪!啪!啪!

    很快,行刑完毕,却让整个大厅都充斥着刺鼻的血腥气,那殷红的鲜血将地毯都给浸透了。

    残酷,血腥的一幕,久久的浮现在众人的眼前,也让他们彻底的重新认识了宓妃。

    老夫人当场就昏死过去,二房三房四房等人,脸色也苍白得厉害,男人还好,女人都蹲在一旁吐得昏天黑地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11】各取所需狠辣手段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