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7】思女心切即将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丞相府・碧落阁

    茂密葱茏的竹子沿着鹅卵石铺就的小路错落有致地站成两排,翠绿的竹叶则在顶端逐渐合围,形成了一个圆拱形的“屋顶”,浓烈的阳光和夏末炙人的热气就这样被隔绝在外。

    碧落阁位于丞相府的后院深处,环境格外的清幽与宁静,行走穿梭在园中,始终都看不清道路前方10米开外的景观,翠绿高大的竹林把整碧落阁隐密在其中,曲折处有通路,通路处又是竹林满眼。

    越往里走,浪漫与庄严的气质便彰显得越发的浓郁,造型精美的亭台与楼阁坐落其间,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清新又而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连续的拱门和回廊,九转十八弯,条条道路各不相同,无不令人心神荡漾,文雅精巧又不乏舒适。

    阁中大小花园错落有致,回廊两旁总是绽放着火红的蔷薇花,似与骄阳连成一片,花香漫天。

    主屋里,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百合花香,夏风吹拂着月白色的床幔,荡漾出优美的弧度。

    “奴婢给老爷请安。”

    “都退下吧。”温丞相没在自己的院子里找到温夫人的身影,就知道她一定是又到了女儿的闺房。

    “是,老爷。”贴身伺候温夫人的两个丫鬟福了福身子,恭敬的低着头连忙退了出去。

    自打老夫人让小姐去清心观休养,六少爷重伤痴傻之后,温夫人的身体就一直病着,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面色极其憔悴。

    “夫人,你可是又哭过了。”走进内室看着温夫人泛红的眼眶,温丞相皱着眉头,轻叹一口气,语气里有着三分责怪,七分心疼。

    梳妆台前,温夫人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哑声道:“我只是想宓妃了,才没有哭。”

    每天,她都无法控制自己,非要到碧落阁里看看宓妃住过的房间,穿过的衣裳,戴过的首饰才能睡得着。

    温绍宇每天都在服药,身体是好了,但依旧只有几岁孩子的智力,想着他以前的模样,温夫人就心痛得不行。

    “眼睛都哭肿了,还说没哭。”手指轻抚去她眼角的泪水,温丞相哪能不知温夫人心中所想,轻揽着她的肩膀,柔声道:“要不这样,我派人去把妃儿接回来。”

    宓妃去清心观的时候,正是夏初,此时已是夏末,三个月一晃就过去了,然而当时刺杀温绍轩三兄弟的人幕后主使,不但没有任何的进展,就连线索都是没有。

    此事因有寒王插手,虽说已经过去三月,但皇上抓得紧,底下的人倒也没有松散糊弄之心。

    他的三个儿子险些同时殒命,温丞相是不可能私下不自己打探的,如果这一次让得幕后之人逃脱了,那么有了第一次刺杀,就还会有第二次。

    谁能保证,下一次再遇到刺杀的时候,还能那么好运的遇到寒王出手再相救一次。

    “算了吧。”温夫人将手中的珠花收进首饰盒里,仰着头泪眼迷蒙的望着温丞相,她什么都明白的,不想让温丞相为难。

    温琼雅是自己掉进湖里,她的儿子还负责救起了她,可却被硬说成是宓妃推她下的水,老夫人的偏袒之心昭然若揭。

    她的本意就是要送走宓妃,说好的半年,她又怎么可能松口让宓妃现在就回来。

    更何况绍宇受伤,老夫人更是将过错都推到宓妃的身上,说她是灾星,这个时候去说接回宓妃,更会让老夫人以此为借口,恨不得让宓妃永远都回不到丞相府。

    温丞相凝望着妻子含泪的双眸,什么也没有说,纵有千言万语也都通通堵在了喉间说不出来。

    有力的双臂将温夫人抱进怀里,紧紧的环抱着她,他哪能不明白温夫人的顾虑,正是有那一层的担忧,他才没有派人去接宓妃回来。

    要没有那一层的顾虑,他老早就将宓妃接了回来,女儿还是要放在眼前才能安心。

    “娘,娘…。”

    远远的,温绍宇稚嫩的嗓音就传进了房间里,温夫人微红着脸颊推开紧抱着她的温丞相,站起身柔声应道:“宇儿,娘在这里。”

    一会儿之后,温绍宇先是伸了一个脑袋进来,露出可爱的笑容,看到温丞相也在,像孩子一样的吐了吐舌头,喊道:“爹。”

    看着小儿子眉眼里满是开心的笑意,温丞相也是笑了笑,心中更多的却是苦涩的酸楚。罢了,就算温绍宇永远只有孩子的智力,但能每天都快快乐乐的,他也知足了。

    “宇儿怎么跑来碧落阁了?”几岁智力的孩子虽然单纯,但却很是敏感,更何况温绍宇并非只是几岁的孩子,很多事情他都明白的。

    即便他表达不出来,但他的心跟明镜一样,什么都瞧得明白。表面上,谁也不敢对他不敬,暗地里,想来也受了不少的委屈。

    不然,他又怎会只愿意呆在百果园,不喜外出。

    温夫人嗔怪的扫了温丞相一眼,招了招手,柔声道:“宇儿到娘身边来。”

    “娘,妹妹是不是要回来了?”

    “宇儿听谁说的?”

    “大哥跟二哥。”咬着嘴唇,温绍宇不时低头看一眼胸口,那里揣着他最喜欢的东西。

    夫妻两人对视一眼,刚要开口,只听温绍宇又道:“我刚才在假山后面听到的,大哥二哥都不知道我在那里,呵呵。”

    很神秘的笑了笑,像个讨要奖赏的孩子。

    “爹,娘。”温绍轩跟温绍云进得房间,先是喊了人,然后有些惊讶的看着出现在这里的温绍宇。

    “大哥,二哥。”感觉得两人过于火热的目光,温绍宇孩子气的撇了撇嘴,低声轻唤。

    “绍宇一直都在碧落阁里吗?”

    “嗯。”愣了一下,然后乖乖点头。

    除了百果园之外,他最喜欢碧落阁了,虽然这里面有几个丫鬟总是奚落他,但他还是喜欢这里。

    “妃儿真的要回来了吗?”温夫人这一生,对得起她的丈夫,对得起她的儿子,可唯独对不起她的女儿。

    怀着她时,因心情郁结,害得她在娘胎里就落下体质弱的毛病,非但如此还早产出生。三岁时,又为她重重挨了一掌,至今胸口处都还有掌印残留。五岁时,她若是将她照顾得更仔细些,也不会让她因发高烧而烧坏了嗓子。

    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这个做娘欠她的,哪怕是死了,她也觉得有愧于她的女儿。

    “不是妃儿要回来了,只是我们刚要进府时,收到一封信,是妃儿写回来的。”

    “原来不是妹妹要回来了。”温绍宇很失望,刚才还带笑的脸,立马就拉耸一下来。

    他这一开口,几人也都明白了过来,敢情这家伙是听了一半的话就跑了。

    “再等三个月,妃儿就回来了。”温绍云将信递给温夫人,接着又道:“娘可得保重身体,不然妃儿会担心的。”

    温绍云忍不住想要吐嘈,别人家都是重男轻女的,怎么到了他们家,女儿才是宝,儿子就是根草儿,一点儿都不值钱。

    他们说什么,温夫人一定不会去做,可若是拿宓妃说事儿,保准他们的娘比谁都听话。

    “娘要放宽心才是。”温绍轩道。

    “娘会好好将养自己身体的,你们父子四人就别再念了。”温夫人有些窘迫,被自己的儿子如此数落,面子上挂不住。

    还有三个月,虽然不是立刻就能见得到,但最起码有了盼头,日子也能过得更快一些。

    ……

    时光荏苒,又是三个月悄然而逝。

    夜色去了最后一缕残阳,夜幕就像是剧场里的绒布,慢慢落下来了。

    药王峰上,宓妃身着一袭月白色的绣着芍药的长裙负手而立,裙摆随风轻扬,清冷的眸光眺望着笼罩在夜色下的风景,嘴角缓缓勾起一抹邪气的浅笑。

    在药王谷的半年时间,她如愿以偿的突破至武者四级练筋缎骨,足够保护她所在意的家人不受伤害。从这里走出去,她的一身本领,也不会引起任何怀疑,这才是她所看重的。

    ------题外话------

    xz83wl童生送了5颗钻石

    感谢美妞儿送的钻石,么么哒!

    各种撒娇卖萌求点击,求收,求鲜花钻石,还能给点儿评价票就最好哒!欢迎各种来砸,荨都接着,来吧,来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17】思女心切即将离开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