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9】公平交易创建势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幕降临,碎雪飘飞,清冷的月光倾泄而下,映着雪,和着影,透出深深的寂静之美。

    紫檀香四溢的贵宾房里,昏睡的三男两女静静的躺在地上,车夫则是靠在一旁喘不过气来,脸色也是泛着青白之色,印堂更是隐隐发黑。

    “瓶中药丸分三次服用,自可解你体内之毒。”宓妃拿出一个小巧的青色瓷瓶放到桌上,又道:“明早你便起程回药王谷吧。”

    药王谷距离青山镇有着不短的路程,师傅就安排了住在谷中的裔民用马车送她到青山镇。这份关心宓妃不好拒绝,也只能欣然接受。

    其实,她若骑马回皇城会更快。不过,她想趁着回家这段时间,游览一下金凤国的大好河山,也就没太赶时间。

    “我…。我怎么中毒的?”车夫满脸的惊愕,他明明就有按照宓妃的要求,用内力护体的。

    脑海里猛然浮现出一个诡异的画面,就在他将昏迷的五人搬上马车,驾着马车刚离开不到三米距离,原本那五人所躺地方的积雪,瞬间消融,露出底下焦黑的土地,旁边焦黄的野草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灰烬。

    想到这里,车夫脸色煞白,身体也迅速僵硬,最后一屁股跌坐到地上,心跳如擂鼓一般。

    “千里*香。”宓妃低喃,眼里却有着几分讥诮。

    此毒,在天下七大无解剧毒榜中排名第三,中毒者清醒时,体内异香消散于无形,与正常人无异;昏睡时,神志则处于半梦半醒,半昏半睡之中,施毒者可远在千里之外控制中毒者的行动与意识。

    中毒者失去自主意识之后,体内异香开始散发,起初极淡,而后渐浓,闻此香者必中其毒。

    中毒轻或浅,完全取决于距离异香中心位置的远近来决定,也就是说隔得越近的人,死得越快。

    “小姐你……”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僵硬的手紧紧的拽着桌上青色的瓷瓶,不敢想象他竟然距离死亡那么近。

    “天下万物,相生相克,有毒自然也有解,你且退下吧。”当初,宓妃救师傅药丹的时候,那毒可比千里*香厉害。

    啧啧,她的运气简直就是好得有些逆天了。

    剧毒榜上七大奇毒,排名第一的三笑逍遥散,第三的千里*香,都让她给遇到了,有趣儿。

    “那小姐小心些,我…。我就告退了,明个儿一早就离开。”车夫哆嗦了几下,惨白着脸道。

    他知道宓妃是谷主最小的弟子,但他却不知道宓妃胆子那么大,难道她真能解了无解剧毒榜上的毒。

    他不知道的是,早在半年前,宓妃就已经把剧毒榜上排名第一的三笑逍遥散给解了。

    “去吧。”

    车夫握着瓷瓶,躬着身子快步退了出去,关房门那一瞬间,他又犹豫的看了宓妃几眼,终是叹着气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就还不信这千里*香真的无解。”心中低喃一句,宓妃拿出银针,开始找准穴位下针。

    半个时辰之后,宓妃终于替五人都施了针,额上不禁出了一层薄汗,这还真是一个体力活儿,累死她了。

    马车驶入青山镇时,五人身上越发浓郁的异香就被宓妃悄然掩去,否则早就引起不小的动静了。

    城外遇到他们时,这五人应该刚刚毒发,异香才散发出来,否则以她的嗅觉,远在百米之外就该嗅到了。

    三男两女,相貌皆属上承,俊男靓女的组合,内力雄浑武功定然不差,只是他们所中的千里*香却是自幼便种在体内的。

    是谁?

    竟然那般残忍,对幼童就下此毒手。

    宓妃静坐在一旁,半瞌着水眸,卷翘的眼睫在眼睑处投下朦胧的阴影,这五人身上没有武器,但却人手有着一件乐器。

    不难想象,他们随身带着的乐器,便是最适合他们的武器。以乐器当武器的人,宓妃并不觉得奇怪,只是突然生出一个想法。

    她是不会做亏本买卖的人,既然救了他们的命,以后可得为她所用才好,毕竟培养人才是很耗时的,貌似她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亲自去培养。

    “水…。水…给我水…。”

    约莫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躺在地上的人终于有了反应,干涸的嘴唇颤抖着,低喃出声。

    但回应他的却是一室的寂静。

    又过了好一会儿,最先醒来的男人缓缓睁开了漆黑的双眼,即便身体处于极度的虚弱态状,但自他身上散发出来阴冷的杀气却是异常的凌厉。

    那是一种在无止尽血腥厮杀中,活下来之后养成的本能反应,与意识没有半点的关系。

    翻身起来,单膝跪在地上呈猛烈的攻击姿势,黑眸扫视整个房间,当他的视线落到地上几个同伴身上时,微微顿了一下,旋即目光冰冷的定在宓妃的身上,黑眸涌动着风暴。

    他没有立即行动,而宓妃就仿佛是睡着了一样。

    继他之后,另外两男两女也先后清醒了过来,他们身上都有大小不一的外伤,扯动之后疼得厉害,却并不影响他们的警觉。

    “悔夜,这里是哪儿?”

    “不知道。”被唤悔夜的男子体格修长,面容冷峻,剑眉斜插入鬓,双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她是谁?”

    “这里好像是客栈的房间。”

    “是她救了我们吗?”

    五人低声交谈,却并未放松警惕,五双眼睛神色各异的盯着宓妃,即便此时的宓妃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小女娃儿。

    可若她就是救他们之人,自然就不能将她当成小女娃来对待,否则他们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

    “既然你们都醒了,可以告诉我,你们是谁,又有何身份吗?”宓妃坐在那里没动,双眸已然全瞌上,然,他们的一举一动,甚至是刻意放得极轻的呼吸声都没逃过她的耳朵。

    许是出于他们的第一表现,让得她对他们越发的感兴趣。

    看着他们,总有一种在异世,遇到以前她自己的错觉。

    “啊,原来你没睡着。”一红衣女子惊呼出声,动作太大扯裂了腰腹上的伤口,疼得她呲牙咧嘴,冷汗直冒。

    “红袖你怎么样?”又一道女子的声音响起,话音中满是急切。

    “没…。没事,好像是将伤口重新扯开了。”红袖捂着腰间的伤口,倒抽一口冷气,她怎么那么倒霉。

    水眸轻睁,似一道璀璨的光华掠过。

    但那是怎样一双透着冰冷与刺骨的眸子,犹如漆黑见不到底的幽潭,一旦投入就再也收不回来。

    五人不期然间对上宓妃的眼,无不心神一颤,脚不自觉的往后退。强忍着调头逃跑的冲动,三个男人上前一步,将两个女人护在身后,却是再不敢抬头与之对视分秒。

    “你们年幼时,是谁在你们体内种下的千里*香,能活动现在,你们都差不多能与毒人相媲美了。”

    咯噔――

    “你……”心跳似顿停了几拍,五人脸色‘刷’的一下大变,双手屈握成拳,握得‘咔咔’直响,手背上的青筋暴凸骇人不已。

    “想要报仇吗?”宓妃玩味儿的笑了笑,纤细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扣着桌面,发出清脆的声响,一下一下似敲在他们的心坎上。

    “当然想。”

    “剑舞…。”

    剑舞看也不看拉着她的红袖,双眸紧盯着宓妃,冷声道:“毒,是我们师傅下的,你若是能解我们身上的毒,我甘愿听你驱使,为奴为婢也在所不惜。”

    虽然她很渴望自由,但她显然更恨他们所谓的那个‘师傅’。

    只有杀了她,才能解恨。

    “我可以帮你们报仇,可你们要付出的代价是,从此听命于我。”宓妃的思绪突然飘飞出去,语气似是有些悲凉,“这是一个很公平的交易,要不要取决于你们自己,我不会逼你们。”

    话落,宓妃优雅的站了起来,走到门边时,又道:“夜深了,明早你们若是还在,那便说明你们愿意跟着我,从此便是我护着的人。”

    若是离开了,全当她看在他们与她有过相同命运的份上,救了他们一次。

    但也仅此一次而已。

    ------题外话------

    【七七七夜未央】 投了1票(4热度)

    【胡海桦】 投了1票(5热度)

    【13857413193】 送了1颗钻石

    【khy50124049】 送了5颗钻石,10朵鲜花

    【khy50124049】 打赏了388520小说币

    【18300766931】 打赏了188520小说币

    【如意箐华锦】书童送了一张月票

    么么哒,谢谢昨天这些送荨鲜花,钻石,评价票,月票,打赏的妞儿,大爱乃们。

    今天特别感谢【khy50124049】美妞儿,不但送了荨鲜花,钻石,还有打赏荨,因着她没有来留言,所以荨在题外这里说明一下,谢谢妞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19】公平交易创建势力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