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9】无边恐惧狼狈逃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轰――

    呼啦一下,众人的脑子嗡嗡作响,她说了什么,他们又听到了什么。

    什么叫做‘不喜欢人碰,就换别的碰’,这什么意思,是他们想到的那个意思还是……

    萧意芳脑子里紧崩的那根弦,‘嘣――’的一声断了,惊恐的望着悠然闲适,举止优雅贵气的宓妃,居然是连恨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不敢去深想宓妃话里的意思,她只想逃,哪怕浑身都是被那群乞丐掐捏出来的青紫痕迹,哪怕她一丝不挂,她要逃出这个地方。

    对她而言,这里比地狱还可怕,是她的恶梦。

    她要逃……。

    “围攻我哥哥跟两个铁卫的一共二十条狼,除去铁卫拼死斩杀的五条,剩下十五条,十条公的五条母的,虽然它们都被我的人给就地杀了,不过你既然不喜欢人碰你,那就让这山林里的狼碰你。”

    “你是疯子,疯子……”萧意芳抱着头尖叫,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让畜生碰她。

    “本小姐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自己是正常人,疯子也好,煞星也罢,都好过你们这一群长得人模狗样却连畜生都不如的东西。”

    她是疯了,如果不是她赶回来了,那她还能见到这个宠她如命的三哥吗?

    “你……”

    “说你们是畜生都是对畜生的一种侮辱,它们尚且知道维护自己的同伴,而你们除了欺善怕恶之外什么都不会,若不是你们出生比其他人好一点,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宓妃很清楚,这个狩猎场只是供贵族子弟平日消遣的地方,除了看守狩猎场的几个侍卫之外,没有常规的驻军。

    而她身边带着的人,武功都太厉害,才勉强压制住了这些心高气傲,但又非常怕死的家伙。他们都懂得明哲保身,既然她收拾的是琉璃国的人,那他们就算被骂几句,也好过动手的强。

    毕竟,他们是出来玩的,身边除了一两个家奴之外,没有武功高强的侍卫,对上宓妃的人,那就是一个死。

    听得宓妃说他们连畜生都不如,面上虽有气,但他们也并非都是没脑子的人,一个个都没出声也没有动作。

    看戏总比自己沦为戏中的主角要好,要知道由宓妃导演的这出戏,饶是他们看着都心惊胆颤,生怕下一个就轮到自己。

    “你不能…能这么对我…不能…。”一边跑一边嘶声尖叫,披头散发的她活像一个疯子。

    可她没跑几步,又惊惧的不住倒退,眼神惊恐的望着前方,那里十条体格健壮的黑狼,狼眼发红的朝着凉亭冲奔而来。

    这些狼一奔过来,就引起恐慌,尖叫,逃蹿,推扯,场面几近失控。

    但诡异的是,这些狼红着眼,但仿佛看不到场上还有其他人一样,直冲萧意芳扑去,定位之精准,令人咂舌不已。

    正常情况下,狼是不可能跟人类发生关系的,因此,宓妃给了悔夜一些带有特殊用途的药,同时也在萧意芳的身上动了一点儿手脚,于是她就悲催的被这些狼当作了同类。

    啊――

    当然,宓妃可没有打算让狼把萧意芳给那个啥,她只是以药为引,使得萧意芳备受精神和身体上的惊吓罢了。

    她处事虽冷血残酷,却也不会真的用这样的方式去惩罚一个女人。

    受药物控制的狼,虽说是把萧意芳也当作了同类,一个个都憋足了劲想要将其扑倒,但已然失去意识的它们,采用了最为原始的表达方式。

    逮着什么都用咬的,那尖尖的狼牙,直将萧意芳的身体咬得鲜血淋淋,血肉外翻,面目全非。

    刚开始,萧意芳还能坚持着逃跑,躲避,可当她被咬得浑身血窟窿,她便放弃了。

    以她一已之力,怎么逃得过十条狼的同时进攻,疼痛,已经让她彻底的麻木,她就好像一个残破的烂布娃娃,躺在那里任由黑狼嘶咬她的血肉,眼睛哭不出泪水,嗓子也早就喊哑了。

    众人意想之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宓妃口中所谓的‘碰’,不过也只是让这些狼与萧意芳亲密接触罢了。其实无非就是咬,就是啃,让得萧意芳痛不欲生。

    满场的诡异寂静中,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萧意芳昏死过去多少次,这场恶梦终于落下帷幕。

    悔夜面沉如水的将这些黑狼一一击昏,扔了一件袍子盖在萧意芳的身上,从头到尾他都留意着萧意芳的气息,就是担心她受不住黑狼的折磨,一个不留神被咬死,吓死。

    但这女人的命,的确堪比小强。

    “知道怕了?”宓妃神色未变,前世的她经历得太多,这种事情她是见怪不怪的,比这更让人胆颤的她都见过。

    只是,她也不想玩这么大的,怪就怪这些人不该碰触她的底线。

    借此一事,杀鸡儆猴,达到震慑的作用也好。

    萧意芳唇颤了颤,眼神呆滞,没有出声。虽然那些畜生没有对她做下那事儿,但她已是……

    “既然这个游戏开始了,就不会那么快结束,你很恨明欣郡主吧,要不要本小姐帮你报仇呢?”

    毒宗跟药王谷可是有大仇的,亏得明欣郡主还敢用毒宗威胁她,简直不知所谓。

    丹珍已经被刚才那场人狼共舞给吓坏了,要不是红袖扶着她,她恐怕都昏了过去。

    说是共舞,其实就是眼看萧意芳被狼咬,被狼啃,还好没有发生她想象的那种事情。

    否则,她都不知她会不会昏倒。

    有了红袖的安抚,她才能继续站在宓妃的身边,当她的嗓子,替她出声。

    萧意芳的眼睛动了动,身体也颤了颤,她知道自己就快要死了,纵使心中还有太多的不甘,太多的怨恨,被一群狼给折磨至此,她也没有脸面再活下去。

    但她有今日这般下场,一半错在她,一半错在明欣郡主,若能看到她比她下场更惨,那她下了地狱也能安心了。

    “本小姐折磨人的法子要多少有多少,要多狠就有多狠,这要不是在冬天,你估计就不是被狼啃咬了,而是要人蛇大战了。”

    呕――

    此时的狩猎场,小部分的女人昏了过去,小部分的女人面色泛着青白,蹲在地上吐个不停,男人昏倒的没有,蹲在地上狂吐的也不少。

    尤其在他们听到‘人蛇大战’四个字之后,更是捂着肚子吐得汹涌澎湃。

    宓妃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蛇都冬眠了,她也不过随口那么一说,谁让他们思想那么邪恶,故意要曲解她的意思呢?

    对这个女人的惩罚已经够了,至于她是想活还是想死,就不是宓妃要关注的问题了。

    “沧海,放开明欣郡主。”

    “是。”

    定穴跟哑穴一解开,手脚能动之后,明欣郡主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骂宓妃,也不是扑上去杀了萧意芳,而是掏出怀里的毒粉撒了出去,然后不要命的往外逃跑。

    她带来的侍卫全都死光了,就连贴身保护她的十一个侍卫,也不是死就是伤在那里动弹不得,一个个都主动或被动的观看了由宓妃亲手导演的这出人狼大战。

    她怕了,是真的怕了,但她却没觉得自己错了。

    如果不是温宓妃的人一直紧盯着那些狼,兴许…兴许萧意芳就真的被那些狼给侮辱了。

    她不要那样,绝对不可以那样。

    琉璃国的人都怕她,可她自认为她做的事情都没有宓妃做的来得令人恐惧与害怕,这个女人是魔鬼,是煞星,遇上她就要倒大霉。

    毒粉撒出来那一刹那,沧海,悔夜闪身避开,连站起来力气都没有的萧意芳被毒粉洒了个正着,嘶哑着嗓子发出痛苦的声音。

    挣扎片刻之后,七孔流血而亡,临死前,那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望着明欣郡主逃跑的方向。

    其他的人,因为隔得远,倒是没有沾上那致命的毒粉。

    但伺候明欣郡主的两个丫鬟,以及被废了武功但还活着的侍卫,就没有其他人那么幸运,竟然最后都死在了明欣郡主的手里。

    这样的结局,可悲,可叹。

    他们可能怎么也没有想到,真正杀了他们的人不是温宓妃,而是他们拼死相护的郡主。

    ------题外话------

    【凤慕凰倾】 投了1票(5热度)

    谢谢妞儿的评价点,好开森,么么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29】无边恐惧狼狈逃跑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