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30】飞针刺字技艺无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落荒而逃,貌似不像明欣郡主的行事之风啊。”宓妃挑眉,冷眼看着慌不择路,跌跌撞撞往狩猎场外狂奔的明欣郡主,突然觉得这只猎物的表现,让她大失所望。

    之前不是还想要挑战她,趁机对她下毒么,这刚得到自由,转身就逃的转变,让得宓妃颇有些不悦。

    她锁定的猎物,她不点头,能逃得掉吗?

    不,当然逃不掉。

    下马车的时候,宓妃特地换了一个崭新的花绷子让丹珍拿在手里,现在总算是找到用处了。

    在丹珍错愕的目光中,宓妃拿过她手中的花绷子,然后手指飞快灵活的在花绷子上拨动着,七彩的丝线带着绣花针就飞了出去。

    带着绣花针的丝线直冲明欣郡主而去,但并未接触她的身体,而是穿扎进她的衣服里面,旋即发出‘嗖嗖嫂’的细碎的声响。

    终于,伴随着明欣郡主的尖叫,华丽的衣裙应声四分五裂,在白雪纷扬的映衬下,犹如绚丽的彩绸纷散而落。

    啊――

    厉声尖叫之后,是双手猛然护胸,然后异常决绝的蹲下身子,以免春光彻底大泄。

    吹弹可破的肌肤,线条优美的背部,今个儿的第二个裸女,再次高调出场。

    “怎么不逃了?”宓妃垂眸,浓密的睫羽轻轻颤动,一朵七彩的花儿在她飞针走线的技艺下,已是略见雏形。

    “你…你想做…做什么?”

    凉亭中,铺着雪白绒毯的贵妃椅上,悠然恬静的少女,神情专注的绣着花,嘴角轻扯出上扬的浅浅弧度,那真是一幅非常唯美的画面,不忍让人打破。

    但明欣郡主却丝毫不觉得她无害,就她手中来回穿梭的绣花针,距离那么远都能将她的衣裳撕裂,她毫不怀疑。

    如果宓妃想,那绣花针甚至可以将她也撕了。

    脑海里刚一浮现出这样的想法,明欣郡主不由浑身直打哆嗦,她不想有萧意芳那样的下场,她不要被畜生嘶咬得面目全非,“温宓妃你不能杀我也不能动我,我是琉璃国的郡主,可不是萧意芳那个贱人的身份能相提并论的。”

    纤指如葱,捏着一枚绣针的手指微微一顿,宓妃缓缓抬起头,清澈的眸子望向她,另一只手比划着,“有时候,活着比死更痛苦。”

    “你…你已经赢赢了…收…收收手吧。”

    她不想求饶的,可是抵不住精神,心理两方面的巨大压力,她甚至连看宓妃的勇气都没有。

    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比她所见过的任何人都要来得冷静,来得残酷,来得血腥。

    招惹上她,就跟被煞星厉鬼缠身一样,无法摆脱,不死不休。

    “等你陪着本小姐把这几朵花儿绣好了,游戏也就结束了。”每走一步,宓妃都有想过下一步,因此,她根本不担心琉璃国会拿这件事情说事儿。

    他们要真敢说,那她也有应对之策。

    只不过,可能又要想法子哄哄老小孩儿了,这可是让人相当头疼的问题。

    “不要…我不要陪你绣花…不要…”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明欣郡主惊恐的望了一眼宓妃手中那飞快穿梭着的绣花针,又迅速的低下头,汹涌的思绪飞转。

    师傅给她的毒药,她都贴身收在衣服里面,可是她的衣服已经碎成破布条,散落了一地。

    那些瓶瓶罐罐的毒药,同样也散落一地,一丝不挂的她就算什么都不管不顾,将毒药抓在手里,却也伤不到宓妃分毫。

    难不成,要她抢到毒药,用来自杀吗?

    即使是身陷这般境地,明欣郡主也没有想过寻死,她知道只有活着才能有机会报仇。

    要是死了,那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那可由不得你。”

    七种颜色的丝线带着绣花针,飞快的在花绷子上穿梭,却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向明欣郡主泛白的脸颊。

    旋即,在后者厉声的尖叫中,那闪烁着微微亮光的绣花针开始诡异的在她脸上绣着什么,绣花针每在她的脸上扎一下,便是伴着一声凄厉的尖叫,而明欣郡主因疼痛想要抚上脸颊的手,却是牢牢的被丝线缠住,让她动弹不得。

    俗话说,十指连心,以针反反复复扎在同一个地方,那疼痛是可想而知的。

    若是想要在一个人的脸上绣出什么来,可远远不是扎一两针就能完事的,必须在相同的位置,反反复复的扎上数百下,方才能留下永远都去除不了的痕迹。

    伴着宓妃手指在花绷子上越来越快的拨动,穿插,那扎刺在明欣郡主脸上的绣针轨迹也越发的快速,眼睛已经快要看不清楚。

    然而,明欣郡主的叫声却已是越来越弱,尖细的嗓音也是越来越嘶哑,显然哪怕再撕心裂肺的疼,她也已经没有力气再喊再叫。

    针起,会带起一丝鲜血,针落,鲜血会随之飞溅喷洒,使得她脚下所踩的那块雪地,似披上了一件红色的薄纱,凄美而充满神秘色彩。

    终于,那如同长了眼睛一样的绣花针带着彩色的丝线,染着殷红的血又飞回到花绷子上,没了丝线的束缚,痛得几欲昏死过去的明欣郡主,双手得到自由,想也没想的就抚上了自己的脸颊。

    那最疼的地方,细细密密的,触感却真真实实的告诉她,她的脸上被刺上了两个字。

    沉闷而寂静的人群里,突然有了些许骚动,隐隐的还夹杂着压抑的低笑声,更有人迟疑的道:“她…她她的左脸上好像是个‘淫’字,右脸上好像是个‘贱’字,对不对?”

    本是小声迟疑的询问,出声之后,就变成野火烧不尽的野草,疯狂的滋长,他们在对宓妃手段惊骇的同时,也不得不为她这一手技艺所折服。

    他们见过将字绣在布上的。

    也见过将字绣在纸上的。

    可是,他们没有见过,能将字绣在人的脸上,还绣得那么特别,那么好看。

    当然,前提是忽略那两个字所代表的含义。

    “有没有觉得你的下场好过她的。”宓妃笑得邪气,手上的动作却是没停,眼神落到死不瞑目的萧意芳身上。

    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过后,丹珍变得越发的镇定了,她要是连这些都怕,小姐肯定不会让她继续留在身边。

    但她不愿离开,那就只能学着变强,反正她只要张嘴出声翻译就好。

    “你个哑巴…你个贱人…你不得好死…”捂着脸,明欣郡主喘着粗气,恶狠狠的叫嚷着,全然忘了之前的恐惧与害怕,此时此刻她只想同疯狂的骂出声,哪怕她的声音哆嗦颤抖得厉害。

    脑海里突然只有涌现出一个念头,那就是拉着宓妃一起去死。

    “看来对你的惩罚尚且不够。”

    别看水灵长老人长得美美的,性子也温温的,但教导宓妃用针的时候,却是相当的严厉。

    小小的绣花针,每飞出去一根,都是被宓妃精密控制着的,她想让针往哪里,针就得往哪里。由针带出去的线,看似普通一扯就断,可线上被注入了两成左右的内力,处于极度恐惧中的明欣郡主又哪里会想得到。

    她想用蛮力挣脱,就只会越缠越紧。

    其实,她若用内力,是能挣脱开的。

    “疯子,你是个疯子…”

    啊――

    比刚才更加刺耳的尖叫再度响起,一再考验在场所有人耳膜的承受力,密密麻麻的绣花针飞射而出,如牛毛细雨般,‘嗖嗖嗖’的扎满明欣郡主的整个后背。

    约莫两盏茶的功夫,针被收回,宓妃优雅的站起身,手中的花绷子递回丹珍的手中,只见那绣面之上,四五朵七彩之花,争相绽放,娇美不已。

    尤其是那花中的几点猩红,更是美不胜收,透着几分魅惑,几分妖冶。

    “呀――”一绿衣女子捂唇惊呼,颤抖着手指着明欣郡主的后背。

    那里,赫然可见清晰的五个大字‘天下第一贱’!

    ------题外话------

    【caymj】 投了2票(5热度)

    【asd212l】书童投了1张月票

    谢谢两位妞儿的评价票跟月票,么么哒!

    求收,求点击,求撒花撒钻,评价票跟月票也快到我碗里来,呵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30】飞针刺字技艺无双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