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32】父女相见断手之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一袭不染纤尘的白衣白裙,三千青丝随风飞扬,不卑不亢,悠然的站立在天地之间,浑然天成的尊贵之气令人不敢直视。

    沧海五人的命是宓妃救的,他们的骨子里本就傲气,再加上宓妃在青山镇跟他们说过的话,因此,别说对面站着的是太子,哪怕是皇帝亲临,也别想他们会背躬屈膝。

    放眼天下,能让他们心甘情愿下跪的,唯有那遗世**,似超然于天地之间的女子。

    尊卑观念是深扎在丹珍灵魂里的东西,看到狩猎场中所有人都跪下向太子行礼,她只差一点儿就跪了下去,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若非是红袖碰了她一下,将她给唤醒了,不然她就真的跪了下去,那么她也将再没资格跟在宓妃的身边。

    她的主子,已经不是原来的主子。

    但是眼前这个主子,更让她打心眼里喜欢,崇拜着。

    这样的小姐,才值得她誓死的追随,能跟在小姐的身边,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

    于是乎,场面越发的诡异,气氛越发的凝重。

    不难想象,所有人都伏跪在地,头埋得低低的,站在其中的七个人是如何的鹤立鸡群,如何的惹人注目。

    尤其是那一袭白衣的宓妃,即便她就那么恬静安然的站在那里,也无法掩去她那一身璀璨的光华,无法忽视她的存在。

    “太子殿下,这个妖女要杀本郡主,你必须给本…”明欣郡主的嗓子早就喊得哑了,发出的声音都破了音,份外的刺耳,失了原本的清脆动听,“父王,父王快救救洁儿。”

    抬头时,不期然对上镇南王深沉如瀚海般的双眼,心下一‘咯噔’,理不清楚是惊愕还是欣喜,又或者是满心的惧怕。

    在明欣郡主的世界里,镇南王虽然是她的父亲,对她也很是纵容,但这却无关乎疼爱,皆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谁让她的手里握着镇南王妃的一线生机呢?

    否则,以她父亲的为人,又怎会允许她肆意妄为,她也不会养成如此嚣张跋扈的个性。

    “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镇南王纵女行凶,视人命如草芥,辱我金凤国再先,伤我兄长再后,难不成真当我丞相府无人,金凤国无人,随随便便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欺上头么?”

    随着宓妃抬手比划,丹珍出声解释,宓妃清澈如水的双眸直对上镇南王的双眼,似笑非笑。

    惊愣过后,温丞相就认出了那**在雪地中的宓妃,他只是不敢相信,不敢相信那是他的女儿。

    他的妃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听得丹珍说话,温丞相才敢确定那身穿白衣的女子真是他的女儿,于是再也顾不得其他,颤抖着身子翻下马背,要不是刑编眼明手快的扶了一把,铁定扎扎实实的摔在雪地里。

    “妃…妃儿…”声音是那样的颤抖,总觉得好不真实。

    “妃儿是你吗?”

    “你真是我的妃儿。”

    看着三步并作两步朝她奔过来的温丞相,宓妃微微一笑,赶紧上前扶住他的手,用手语道:“爹爹,我是妃儿。”

    半年来,她虽身在药王谷,但却没少收到爹娘兄长寄给她的家书,字里行间莫不全是对她的疼爱与关心。

    前世的她,无父无母,生性凉薄。

    这一世,上天似乎把欠她的,都还给了她。

    她自当用心的好好守护。

    “妃儿,你怎么会在这儿。”似想到什么,温丞相脸色一沉,这个无法无天的郡主,难不成欺负了他的儿子,还想欺负他的女儿不成。

    没多想,温丞相猛的将宓妃拉到自己的身后,紧紧的护着,脸色也是越发的阴沉得厉害。

    “爹爹,妃儿没事。”小手拉着温丞相的袖口,被这样护着的宓妃心里暖暖的,小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明媚灿烂,美艳不可方物。

    “妃儿别怕,爹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闻言,宓妃极不优雅的翻了翻白眼,她像是被欺负的那一个么,怎么看都是她欺负别人吧。

    俗话说,关心则乱,温丞相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她的身上,没察觉到其他的也不奇怪。毕竟,在他的眼里,宓妃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孩子,是个需要他保护的孩子。

    “三哥受了些伤,爹爹去马车上看看三哥,这里的事情就交给妃儿处理好不好?”

    “绍宇?”温丞相一愣,他刚才不但没有看到温绍宇,也没有看到何望,正想出声询问就看到了宓妃,以至于他将什么都给忘了。

    此时宓妃一提起,方才惊出一身的冷汗。

    “绍宇他…”

    “爹爹放心,妃儿不会让三哥有事的,那些嘲笑过他的人,都必须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宓妃半瞌着眸子,浓密的睫羽轻颤,她比划得很慢,就是为了让温丞相看清楚。

    没有丹珍翻译,在场的几乎没人瞧得懂宓妃在说什么,只看到温丞相将宓妃护在身后,那模样似母鸡护小鸡,只是温宓妃这个犹如煞星般的女人,真的需要温相保护么?

    “绍宇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来的路上,他最担心的就是温绍宇,一颗心提到嗓子眼,浑身直冒冷汗。

    他甚至不敢想象,要是温绍宇出了什么事情,他该怎么办才好。

    “父王,你一定要替女儿杀了这个哑巴贱人,都是她,都是她把女儿害成这样的。”嘶哑着嗓子厉声尖叫,明欣郡主狼狈的抱着*的身体,一双泛着猩红的眸子里满是慑人的杀意。

    “宫嬷嬷,拿件披风给她披上。”镇南王面沉如水,黑眸如墨,递了个眼神给明欣郡主的奶娘。

    宫嬷嬷是杨侧妃的陪嫁丫鬟,明欣郡主出生之后便是由她专门照顾,这次她也是奉了杨侧妃的命令跟着镇南王来金凤国的。

    只是没想到,会看到一个如此狼狈,寸缕不着的明欣郡主。

    “郡主别怕。”白色的披风裹在明欣郡主的身上,总算是让她寻求到了一丝温暖,虚软的身体也有了几分力气。

    “父王你还在等什么,快些杀了这个哑巴,她不但如此羞辱女儿,还将女儿所有的侍卫都杀了。”想到她所承受的种种屈羞,明欣郡主就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细长的手指直指宓妃的鼻子。

    宓妃眯了眯眸子,眼底荡漾着轻如云雾的浅笑,粉唇轻抿着未动,却是下达了命令。

    “剑舞,砍了她的手。”

    啊――

    一抹明亮的雪光划过,伴随着明欣郡主凄厉的惨叫,那只指着宓妃鼻子的手,自她的腕间掉落在地,鲜血喷溅而出。

    宓妃手没动,内力不深的人都不知道她说了什么,但有内力的人都将她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同时也被那森冷的杀意惊了一下。

    镇南王自然也是听到了宓妃的千里传音,但他尚来不及叫人阻止,剑舞就已经出手,断了明欣郡主一只手。

    “明欣郡主你是爹死早了还是娘死早了,又或者是有娘生没爹教,才如此没有教养,没有人告诉过你指着别人的鼻子说话,很没有礼貌吗?”

    嘶――

    跪在地上还没起来的众人皆是狠抽一口凉气,丫的,这句话太犀利了。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犯到本小姐的禁忌了。”

    “父王,你要是不帮我杀了这个贱人,那么你就永远别想得到你想要的。”疼得牙齿打颤,明欣郡主也是放了狠话。

    她不能死,她一定要活着,活着才能报仇。

    “你区区一个丞相之女竟然胆敢公然打伤郡主,老身倒想问问是谁借你的胆…”不待宫嬷嬷说完,宓妃看向悔夜,淡淡的道:“吵。”

    “高成,拦住他。”

    “是,王爷。”

    “表哥,快帮我杀了那边马车里温绍宇那个傻子。”悔夜跟镇南王侍卫高成缠斗在一起,明欣郡主靠在宫嬷嬷的怀里,眼里带着一抹偏执的疯狂,语气张扬得意的看向距离马车不远处的杨启刚。

    只是她脸上得意的笑容尚未完全绽放开来,便在她的脸上彻底定格,独留下无尽的惊恐。

    ------题外话------

    【叫我帅哥哥°=】书童投了1张月票

    【xiaoyoufeier】 送了5朵鲜花

    【黄姐0126】 送了3朵鲜花

    【2625935008】 送了20朵鲜花

    么么哒,谢谢妞儿们送的东西,荨非常稀欢,么么!

    传文滴时候看到了荨这个月收到的鲜花数量,250啊,这个数字是不是特么有喜感,但愿不是在说荨哈,嘻嘻。

    求花,求钻石,求票票,求收,求点击,各种求,欢迎妞儿们冒泡,荨每天都坐等戳泡泡,加油加油,努力存稿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32】父女相见断手之痛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