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34】唇枪舌战公子如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熟悉的声音让得明欣郡主浑身一震,灰败绝望的眸子里突然划过一抹惊喜,惨白的脸色‘刷’的一下,染上些许嫣红。

    宓妃寻声望去,只见来人一袭暗纹青衣,有着一张很年轻却很张扬,霸气外露的俊脸,猛然飞身落在明欣郡主的身前,眼中极快的掠过一抹厌恶,转瞬即消散在风中。

    他有着标杆般笔挺的修长身材,小麦色的健康肤色,刀削般的眉,高而挺的鼻梁,削薄而上扬唇,一双漆黑的眼珠隐隐透着墨绿,对上宓妃视线时,凉薄的气息更甚。

    “靖豪师兄快救救我。”

    这个男人的出现,在明欣郡主的眼中远比镇南王的出现更让她欣喜,更让她觉得复仇有望。

    她是师傅唯一的女弟子,不但深受师傅喜爱,更是连师祖都对她格外的疼爱与纵容,在毒宗她就算是横着走,也没人胆敢开罪于她。

    吴靖豪生性张扬,做事随性而为,不受管教,他跟明欣郡主虽是师兄妹,但却并无太多的师门情谊,因此,对于明欣郡主的求救,他选择充耳不闻。

    “靖豪师兄,那个哑巴女人侮辱咱们师门,你定要代师傅好好的教训她一番。”明欣郡主脑子转得飞快,她跟师兄吴靖豪的确是没什么交情,哪怕在师门中见了面,也都是各走各的。

    更何况,这个师兄的性情孤傲又张扬,但并非是爱管闲事的人,他突然跳出来,却也并非是要救她,恐怕只是觉得好玩。

    因而,她只能将她与宓妃之间的恩怨,归结到师门上,如此才能给吴靖豪一个出手的理由。

    “你想保她的命。”宓妃停驻在吴靖豪身上的视线不过一秒,丹珍直视他的脸,嗓音清悦低沉。

    “毒宗的人,你动不起。”不是他想保明欣郡主的命,而是师傅再三交待,不能让人杀了明欣郡主,更不能让人破了她的身。

    以他的心性,才不会理这个女人的死活。

    在吴靖豪的印象中,明欣郡主无论走到哪儿都是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真是让他大大的吃了一惊。

    浑身*的供人‘欣赏’不说,左脸一个‘淫’字,右脸一个‘贱’字,背上还刺着‘天下第一贱’五个醒目的大字,再加上断了一只手掌,啧啧,真惨,简直太惨了。

    让得他倍感惋惜的是,这女人竟然没被破身。

    她若是失了身,那他也不用花心思保全她的性命了。

    毕竟,失了身的她,对他们师门而言,已经彻底失去利用的价值,废物是没有资格留在毒宗的。

    “普天之下,还没有本小姐动不起,不敢动的人。”毒宗,毒宗,又是毒宗,宓妃可没忘记,对她师傅药丹下毒的人就是毒宗宗主。

    别说,她跟毒宗结下的梁子还真不小。

    又或者说,她得感谢一下毒宗宗主,若不是有他,她也不会阴差阳错的救了药丹,最后还拜在他的门下,做了他的关门弟子。

    “温五小姐已经给了她莫大的惩罚,何不就此放她一马。”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带给他如此强烈的压迫感。

    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口不能语的哑巴。

    每每对上宓妃那双古井无波的眸子,吴靖豪心中就微微一颤,张扬的个性也不知不觉的收敛了些。

    他知道,那静坐在贵妃椅上,看似无害的女子,远不是看起来那么的无害,她的身手并不比他逊色,更让他心惊的是,护在她身边的两男两女。

    其中任何一个跟他过招,想必他都讨不了什么便宜。

    他唯一的优势,唯有用毒。

    “比起本小姐哥哥身上的伤,她可有受什么皮肉之苦,什么叫做本小姐已经给了她莫大的惩罚,你哪知眼睛看到本小姐惩罚她了。”宓妃慵懒的眯起水眸,丹珍将她的语气学得越发的纯熟,“不过只是在她那张臭皮囊上刺上几个美美的字,岂能算是对她的惩罚,你是在开玩笑吗?”

    吴靖豪被噎得一口气上不上,下不下,俊脸微沉,拳头握得‘咔咔’直响。

    太子墨思羽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收拾这个场面,干脆安静的端坐在马背上,静观其变;镇南王思绪翻涌,眸深似海,同样也是端坐于马背之上,冷眼看着吴靖豪与宓妃之间的唇舌之战。

    只是,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被宓妃的话噎得无话可说,无言以对。

    以针反复扎刺细嫩的皮肉,以至于刻上清晰鲜明的文字,又怎么可能不痛。只怕,那样的连心之痛,远比真刀真枪刺在身上更疼。

    “她,我是一定要带走的,若是温五小姐执意要她的性命,那么休怪我对这里所有人用毒了。”

    毒宗之所以让人觉得可怕,畏惧他们的存在,正是因为他们无时无刻都在与毒打交道,稍不留神就会被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毒。

    届时,真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毒死他们,将这些人通通都毒死。”明欣郡主闻言,仰着头疯狂的大笑出声。

    她要这些人,要这些见证了她受辱经过的人,通通都在剧毒之下,痛苦的死去。

    “如果你要下毒,本小姐会好好谢谢你的,这些人都嘲笑侮辱过本小姐的兄长,不但如此,他们还嘲笑本小姐是个哑巴,本来就该死。”宓妃安抚似的拍了拍温丞相的手,接着又道:“本小姐就是太善良,即便他们嘲笑奚落过我,我也不能把他们都杀了,你若要出手,本小姐举双手赞成,谁让他们都该死呢。”

    以她前世的个性,绝对不会让这些人活命。

    但以她这一世的处境,也绝对会让这些人生不如死。

    “你…”

    “毒宗不是别的没有,就毒药最多么,你可得用最毒的毒药,因为这些人实在太可恨,太该死。”

    “难道温小姐连太子跟你父亲的安危都不顾了吗?”咬牙切齿有木有,吴靖豪长这么大,第一次觉得那么憋屈。

    丫的,这女人要不是一个哑巴,真有能把人活活给气死的本事。

    可她就一哑巴,也差不多快要把他给气死了。

    “温丞相…”太子墨思羽听到这里,已经无法继续往下听,他可是很看重自己性命的,他也看得出来,宓妃除了她的家人之外,压根没把任何人的生命看在眼里。

    这个女人,不是太冷血无情,就是生性太凉薄。

    “太子殿下在担心什么,难道区区一个毒宗,就让得我金凤国未来的储君心生惧意了吗?”

    墨思羽面色一沉,双眉紧蹙,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难受得紧。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宓妃跟他说的第一句话,一是对他的能力表示质疑,二是彻底掐断了他的退路,堂堂太子殿下,他总不能承认他畏惧毒宗吧。

    “既然这就是温小姐的决定,那就休怪在下出手无情了。”

    “你毒宗的人动不得,那我药王谷的人又岂是尔等鼠辈动得的。”淳厚又不失悠扬的男声,似山间清泉,又似玉珠落入玉盘,悦耳清灵不已。

    来人长身玉立,着一袭月白色暗纹锦袍,腰间系了深色玉带,佩着一块上好的白玉,黑发用玉冠挽起,如瀑倾泻,秀眉横鬓,微微上挑的桃花眼中带着丝丝玩味,一张绝世的俊颜,道不尽的俊美无双。

    吴靖豪长得不差,但与这人相比,明显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人了。

    “云公子怎生来了?”镇南王一愣,微张着嘴惊愕的看着突然出现在狩猎场上的云锦。

    镇南王这句话,无疑是点出了云锦的身份。

    相传,药王谷谷主药丹,门下有四大弟子,云锦排行第三,人称云公子。

    俗话说,闻人不如见面,此时见得云锦真人,无不在心底叹上一声: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位云公子,相貌果真不俗。

    云锦挑了挑好看的眉,没理会镇南王,而是步伐优雅的一边走向宓妃,一边冷声道:“本公子正好手痒得厉害,你要下毒不妨拿点儿厉害的出来。”

    ------题外话------

    【黄姐0126】投了一票(5热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34】唇枪舌战公子如玉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