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36】浇灌钦血到此为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云锦半眯起好看的桃花眸,看向宓妃的眼神儿是温柔又宠溺,可看向别人的眼神儿那就凌厉如刀,刮得人生疼生疼的。

    明明他那双勾人的眸子带着如春风般的微笑,但却硬生生的让人觉得,仿佛在寒冬腊月里,被人一盆冰水从头浇下,整个人是透心的凉。

    小师妹不但是他们师傅的宝贝,也是他们四个师兄弟的宝贝,虽说只相处了不到半年时间,可他们师兄妹感情却是很好,连他们都舍不得欺负的宝贝师妹,又怎能允许别人欺负。

    来的路上,云锦可没少听城里那些人嘲笑宓妃是哑巴,嘲笑她的哥哥是傻子,还说他们傻兄哑巴是天生一对儿。

    真真是气死他也,敢让他们家小师妹受这等委屈,可得让他好好想想,该怎么收拾他们。

    “吴靖豪,你是唐捷山名下的弟子。”

    “是。”

    “啧啧,毒宗这几年还真是越混越回去了,连你师傅见到本公子都要礼让三分,凭你也有资格在本公子面前口出狂言。”

    药王谷谷主是与毒宗宗主同一辈的人,而云锦师承药王,辈分应与吴靖豪的师傅同一辈,按照江湖规矩,吴靖豪应该向云锦行晚辈礼。

    医毒本为一家,毒宗专门研制各种奇毒,而药王谷的传承则是医毒双修,既能治病,亦能下毒。

    因此,若说世人对毒宗是惧,那么对药王谷就是又畏又惧。

    “倒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竟然不知温小姐乃是药王高徒。”吴靖豪为人虽说有些自负清高,但却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他懂得如何取舍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别说现在有云锦护着宓妃,就是没有云锦,纵使他用毒,也并不能带着明欣郡主全身而退。

    既然如此,大丈夫能屈能伸,这口窝囊气他暂且忍着,早晚有机会找回场子的。

    他只要保住明欣郡主的性命,以及她的处子之身即可,只要她不断气,他也不算是违背了师命。

    出于直觉,吴靖豪相信宓妃并不会杀了明欣郡主,但要怎么折磨明欣郡主,他就不得而知了。

    女人的心思太难猜,尤其是那被云锦护在身后,安静乖巧吃着点心的女子,更是难以捉摸。

    “在下奉师命必须保住师妹性命,还望云公子跟温小姐能看在师祖的面子上,留下师妹一条性命。”吴靖豪面色阴沉的扫过明欣郡主瑟瑟发抖的身体,要不是这个脑残的女人,他又何必如此憋屈,“当然,温小姐要怎么惩罚她,在下并不会过问。”

    言下之意,只要留下明欣郡主一口气就成。

    “镇南王的意思呢?”

    “此事乃是明欣郡主不对在先,只愿温小姐能留下她一条性命就好。”镇南王亦是身不由已,他也希望明欣郡主经此一事,性子可以好好的改一改,不要再如此骄纵。

    他还指望着云锦治好他的王妃,又怎敢将云锦给得罪了。

    “师兄,父王,你们…你们…”明欣郡主不可置信的摇着头,她不相信自己就这么被轻易的抛弃了。

    她不要落到温宓妃的手里,那跟死有什么区别。甚至,落到宓妃手里,根本就是生不如死。

    “太子殿下,我家小师妹身体不好,家师对她可是百般的疼爱呵护,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云锦没理会明欣郡主的叫嚣,这样的女人他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

    墨思羽一怔,对上云锦那双桃花眼,心神一颤沉声道:“不知云公子的意思是…”

    脑子飞快的转了几圈,太子很快就将其中的利害关系理顺了,他当然明白云锦说这话有何用意。

    温宓妃是温丞相的女儿,是丞相府的小姐,更让他重视的一点,那就是温宓妃是药王谷谷主最疼爱的弟子,若能借此跟药王谷搭上关系,哪怕是父皇也会非常的乐意。

    如此一来,他就必须将温丞相拉拢自己的阵营,不管将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现在,不管温宓妃要做什么,他这个太子卖她一个人情又如何。

    “我家小师妹虽口不能语,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多嘴多舌的,好歹他们也是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岂能不知祸从口出这个道理。”

    闻言,太子面色一沉笑得尴尬,在他的利眼扫视下,狩猎场上的公子小姐们都齐刷刷的低下了头。

    “请太子殿下恕罪。”

    “他们的确应该长长记性,省得以后再犯同样的错误,不如就交给温小姐处治,云公子觉得如何?”

    “只要我家小师妹高兴,怎么都行。”

    不过短短的几句话时间,直接就决定了很多人的命运,而他们连反驳的能力都没有。

    宓妃吃得很开心,一块点心都没剩下,反倒是温丞相一颗心提得老高,压根就吃不下东西。接收到太子递来的眼神,他也不知道如何向宓妃开口。

    私心里,他希望欺负过他儿子女儿的人,通通都死光才好,那样才解气。

    “小师妹,三师兄如此安排可还妥当。”

    “很妥当,谢谢三师兄。”

    她并没有跟云锦沟通过要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但他们师兄妹间似乎有股难言的默契,猜也能猜个*不离十。

    的确,以她丞相府小姐的身份,不能做得太过,至少不能沾上人命。

    “明欣郡主欺我兄长,本该是非死不可的,但看在毒宗宗主的面子上,本小姐饶她一条狗命。”

    宓妃径直走出凉亭,轻盈悠然的走到明欣郡主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满眼愤恨的她,粉唇轻扯出一抹冰冷的笑痕。

    旋即,伸出脚,露出一只小巧精致的莲足,那鞋面上绣着一朵朵红梅,似染了鲜血般绚丽夺目。

    噗――

    出脚落脚,干净利落,如流星划过,明欣郡主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整个人倒飞出去,口中不断喷溅出殷红的鲜血,似血雨洒了一地,最后重重的摔落在雪地里,砸出一个面积不小的坑,径直贴着地面滑行了数十米方才停下。

    那一脚直接踢在明欣郡主的下巴上,以后就算是治好了,也绝对是无法再开口说话了。

    这便是对她嘲笑她是哑巴的惩罚。

    “你们可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呢?”宓妃就那么站在跪了一地的人中间,娇小的身子显得那么单薄,却又那么尊贵无双,让人不敢忽视她的存在。

    丹珍站在她的身后,尽职的做着同步有声的翻译解说。

    “看到那边角落里迎风绽放的野花儿了吗?”

    听得宓妃这句话,虽然不明白她想做什么,但还是都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只见狩猎场边上,盛开着一种白色的,不知名的花,那颜色与白雪相似,很容易被人忽略。

    “那野花名唤饮血,你们每个人都过去那边,用自己的血浇灌一朵饮血,直到那白色的花变为红色的花为止。”

    不流血,焉能知道痛。

    她不能杀了他们解恨,那便让他们流尽身体里一半的鲜血,往后再遇到她,才知道绕道而行。

    “这…”墨思羽看了看那些白色的花,暗忖:白色的花怎么可能变成红色的。

    “太子殿下,这已经是宓妃最大的让步,饮血以饮食鲜血而得名,只是让他们流些血,总比丢了性命要强。”

    “来人,给他们一人一把刀。”失血跟丢命相比,失的血可以补回来,命没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左右衡量一番,墨思羽直接下了命令。

    “待他们浇灌的白花变为红花,今日之事,本小姐全当没发生过。”

    这件事,暂且就到此为止,至于以后…宓妃就呵呵了。

    约莫一刻钟过后,在太子墨思羽,镇南王等人震惊的目光中,那些在鲜血浇灌下的白花,果然开始变色,先是浅浅的粉红,慢慢的变为艳红,那是犹如鲜血般绚丽夺目的红色。

    至此,总算有人渐渐明白过来。

    花儿究竟为什么那么红呢?

    原来那是用鲜血浇灌出来的,能不红么!

    简直就是红得妖冶……

    ------题外话------

    【吴晓旭0116】 投了1票(5热度)打赏了100点

    【shuiling1218】 投了1票(5热度)

    【萌二呆】书童投了1张月票

    么么哒,谢谢送东西的妹纸。

    明天进入第二卷哒,吼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36】浇灌钦血到此为止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