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51】爆发被深埋的秘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一屋子的人刚醒过神来,无不拉长黑沉着一张脸,跃跃欲试的就要出言声讨温夫人,只可惜差了那么一点点的时机。

    只听在外伺候的三等丫鬟扬声道:“五小姐到――”

    于是乎,众人神色一变再变,最终只得咬牙切齿的坐了回去,一双双看向温夫的眼睛,就跟得了红眼病的狼似的,红通通的,恨不得能扑上前咬上温夫人几口解解气。

    听听她说的都是些什么话,竟然三言两语的就将她们通通都比作了下九流的戏子,还说她们伶牙利齿,尖酸刻薄,她简直就是……。

    “看来这里一如既往的热闹,只可惜本小姐素来就与这份热闹显得格格不入,貌似命里就跟这份热闹犯冲。”

    三等丫鬟躬身打开帘子,宓妃仪态优雅的迈着细碎的莲步走进屋里,丹珍冰彤与宓妃保持前后一步的距离,举止从容的紧随其后。

    两个丫鬟虽说都精通手语,能够代表宓妃出声,但显然丹珍比冰彤更能揣摩领会宓妃说出话时的语气跟神韵,因而,大多数时候都由丹珍代表宓妃出声,冰彤则是保持沉默。

    看着丹珍将她要表达的意思,无论是神情还是语气都表现得活灵活现,宓妃微微勾起嘴角,唔,她觉得这丫头是个趣人儿。

    果然不愧是她身边的人,就是聪明,就是可造之才,她喜欢。

    还未正式照面,老夫人就被宓妃这话噎得险些下不了台,其他人紧盯着宓妃,也是心头压了一把火,烧得难受得厉害,但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到底是半年未见,又加上现在的她背后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药王谷,真真就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可把他们给愁的。

    要说宓妃这丫头,自打一出生那就是个宝贝疙瘩,正儿八经的尊贵嫡出身份不说,单单就是那小模样也生得极其的精致漂亮,从会张口说话开始,这相府上上下下谁不把她当宝贝一样的疼着。

    还别说,在宓妃三岁未受伤之前,相府上至看温夫人不顺眼的老夫人,再到其他三房的主子,下至府中奴仆,还真就没有不喜欢宓妃的。

    且不论这些人喜欢她都出于什么目的,事实上是这些人的的确确是打心眼里喜欢过,也宠爱过她。

    那时的小丫头生得玉雪可爱,聪明伶俐,性子更是开朗而活泼,整就是一个活力四射的小萝莉,说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都丝毫不为过。说话声音软软糯糯,小嘴又甜,任谁见了都要夸她一番。

    可自护国寺上香却遇叛乱一事,宓妃救母重伤获救回府之后,小丫头几番在生死一线间徘徊挣扎,虽然保住了一条命,但身子却是全毁了。

    时好时坏,有时候染个风寒都要将养上一两个月才得痊愈。如此这般悉心养到五岁,却又因高热而彻底被烧成了一个哑巴。

    自此,宓妃饶是还拥有相爷跟温夫人的百般疼爱,府中其他人却已是不再将她放在眼里。

    一个哑巴,即便再如何受宠,那又能如何呢?

    宓妃哑后性格大变,完全不见以前的乖巧甜美,玉雪可爱,聪明伶俐,而是变得极其的自卑怯弱,胆小又孤僻,性子更是尖锐不讨喜,渐渐的淡出人们的视线,只局限于碧落阁那一方小小的天地。

    老夫人见她毁了,倒也对她没了旁的心思,甚至连每日的请安都给她免了。

    一直到郑国公府世子退婚事件的生,一直到事隔八年之后,宓妃站在这慈恩堂的正厅之中,无悲无喜,从容果决的下令杖毙那一干污蔑她的丫鬟小厮,直接将老夫人气得晕死过去。

    那是宓妃留给二房三房四房等人最后的记忆,这些记忆里面有惊,有惧,有好奇,有疑问,还有一些他们说不出的向望。

    如今,又时隔半年,谁知道此刻站在他们面前不辨喜怒,神色平和从容的,看起来温婉乖巧,端庄娴雅的宓妃,究竟又成长到了何种地步。

    因此,听了宓妃这满是嘲讽的话,虽个个都面露不愉之色,却愣是没有哪一个甘愿做那只出头的鸟,硬是忍着一口气保持了镇定,美其名曰,他们是长辈不跟小辈一般见识。

    毕竟谁也没有跟宓妃相处过,对于她的性情也只是表面上知道的那样,一时间谁也不敢冒然开口,就怕把自己给陷入尴尬之地。

    倘若自己开了口,那岂非就是承认自己是温夫人说的戏子?就是宓妃暗里明讽不待见她的人?

    甭管是哪一个,都讨不了好。与其争一时的口舌之快,倒不如暂且退一步将主动权掌握在手里,静看宓妃先出招,而后她们再接招便是。

    “宓妃给老夫人请安,来得迟了些,还望老夫人见谅。”不动声色的将这些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宓妃莲步轻移,走到大厅中央的位置站定,语气平和温婉,却是没有一丝敬重的开了口。

    要她尊老爱幼,那也得那个老的有让她尊敬的地方才行,至于爱幼嘛,宓妃自认她没有摧残过什么幼苗,心地其实还是挺善良的。

    在她眼里,没有老幼病残之分,亦没有男女之分,有的只是她在意的,跟她不在意的。

    一般情况下,不管你是老人也好,小孩儿也罢,只要不招惹到她,那么她会给予你一切可能的尊重与尊严。

    如若不然,管你是老是幼,惹到姑奶奶照样修理你,绝对没有二话。

    “起吧。”话是这么说,但老夫人看向宓妃的目光可不是表面那么温和的。

    那简直就是活生生的硬刀子,恨不得能在她身上戳出几个血窟窿来。

    哪有孙女儿久不向祖母请安,不但不下跪不说,就连身子都不福一下的,她的规矩都学到哪里去了。

    还有她这个做祖母的,派去自己身边得力的大丫鬟亲自去请她,那是给了她多大的脸面,偏她来迟了不说,居然一进门就说那样的话,这…这分明就是在打她的脸呐。

    造孽哦,她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欠了什么债,这辈子才得了这么一个孙女。

    “半年前孙女受伤,皇上可是说了,孙女是见君都可免跪的,莫不是……。”有时候说话是一门艺术,宓妃显然深谙其中之道,把握起分寸来,的确有气得人吐血的功力。

    很多时候,有些话不说完的效果,比说完的效果要有意思得多。

    瞧瞧,老夫人那黑得快要滴出墨汁来的脸,可不就是最有力的证明么。

    想要她福身,甚至是下跪,也不看看你有没有那样的资格,或者说你有没有那样的命。

    前世受过她跪拜之礼的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今生么,除了便宜爹跟便宜娘,还没谁能受得起她那么大的礼。

    哪怕是师傅药丹,都还没有受过她的拜师之礼,老夫人心里的想法不但可笑,而且还很可悲。

    “明个儿就是除夕夜了,宫中要举行宴会,咱们一家也不能围坐在一起吃团年饭,今个儿是二十九,晚上大家就都留在慈恩堂用饭,当是吃团年饭了。”老夫人自知在行礼一事上说不过宓妃,于是聪明的立马就转移了话题。

    她敢说,她的身份比皇上还尊贵么?

    她当然不敢,宓妃连见了皇上都可以不跪,她一老太婆又算得了什么。

    那份圣旨至今都还供奉在祠堂的香案上,难不成还要将圣旨请出来?

    想想老夫人就浑身都不得劲,心里就跟扎了十根八根针似的,一动就疼得厉害。

    宓妃挑了挑眉,不置可否,齐眉的刘海将她半张脸几乎都给遮盖了起来,旁人实在很难从她的脸上瞧出什么来。

    其他三房的人还有不少事情要倚仗老夫人,因此谁也不能不给老夫人面子,于是就顺势接过她的话,一个接一个的说了好些动听,喜气的话,颇有过年的那么些热闹氛围。

    “妃儿给爹爹娘亲请安。”这次丹珍没有开口,而是宓妃站在温相跟温夫人的身边,伸出白嫩的小手打着手语。

    “妃儿定是一路劳累,一会儿回去要早点儿上床歇息知道吗?”温相看着宓妃略显疲惫的小脸,语气满是怜惜,他从宫中回来已未时三刻,跟三个儿子在书房谈完事情出来,就已到申时,还未来得及喘上一口气,就被老夫人叫到慈恩堂,这一坐就又是一个时辰。

    原本他还打算去碧落阁看看她,瞧瞧她好不好,自己也好放心,哪里知道他的母亲大过年的心里又在打什么主意。

    想来他的宝贝女儿回到碧落阁,一定还没有休息,就被叫来了这里。

    几天没有见到宓妃,温相真真是想念得紧,想到三个儿子说她的武功有多么的厉害,在药王谷又该吃了多少苦头,温相这颗为人父的心,一时间真就是酸甜苦辣咸,各种滋味齐聚心头,说不出道不明的感叹呐。

    若是时光能够倒回到十一年前,一切都还没有生,那么他一能倾尽所能,哪怕是背上不孝的名声,他也断然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受这份罪,吃这份苦。

    这些都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欠宓妃的,又该如何疼爱她,才还得清。

    “妃儿知道了,爹爹不要担心。”宓妃惯会察言观色不错,但她可没有读心术,也不知道她家老爹就这么几天没有看到她,一看到她心里就想了那么多,那么多。

    她只是浅浅,柔柔的笑着,那笑干净而明媚,带着几分小女儿家特有的娇气,煞是好看。

    “好了,娘亲知道你是乖孩子,快些坐到你三哥身边去。”温夫人看着女儿的小脸就觉得很幸福,她相信等她的宝贝女儿会张口说话后,那声音一定是甜甜糯糯,软软的,就跟她小时候说话的声音一样。

    冲着温夫人俏皮的扯了扯嘴角,宓妃转身走到三哥温绍宇的身边,又比划道:“妃儿给大哥,二哥,三哥请安。”

    在自己所珍视的人面前,宓妃的礼仪规矩绝对是没得挑。

    至于马姨娘跟柳姨娘,不过只是两个上不得台面的小妾,哪有资格受宓妃的礼。

    相反,身份低微的她们,见到温绍轩三个嫡子跟宓妃这个嫡女,非但要向他们行礼不说,甚至在他们坐着的时候,不得允许她们也是不能坐,只能站在一旁伺候。

    这便是正室与妾室的区别,也是嫡庶之间,最大也是最不可逆转的区别。

    不过么,老夫人特许了她们入座,温夫人是不计较这些,也懒得计较,更是不屑去计较,温绍轩兄弟三人是不好跟她们计较,但宓妃么,眼里可揉不得半粒沙子。

    尤其今个儿她刚回府,就无意中听到有些丫鬟婆子背地里在议论,说是近来马姨娘跟柳姨娘不安份得很,明里暗里仗着老夫人的势力,在温夫人的面前蹦哒得越的厉害,让她娘受了不少的委屈。

    甚至还从慈恩堂,品梅苑传出老夫人有意让温相立平妻的心思。

    于是,暂且不管这些背地里嚼舌根的话是真是假,宓妃当时就动了气。

    本以为她们是个安份的,这此年温夫人身子不好,她们倒也没有做出过什么太出格的事情,然而,现如今看来,不是她们没有那样的心思,而是所图谋的东西更大。

    既然是她们自己不要脸面,那就休要怪她出手,让她们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别妄想那些不属于她们的人或者物。

    “明个儿除夕宫宴,宓妃见到皇上皇后,一定要好好问问他们,什么时候起在嫡子嫡女的面前,小妾跟小妾的女儿不但不向主子行礼,甚至还敢坐在嫡子嫡女的旁边,这规矩都是谁教的。”

    此话一出,刚刚有些热络的气氛又再次凝结成冰,那些个姨娘庶子庶女莫不脸色大变,一张张精心描绘过的脸霎时惨白,指尖都微微泛着青白之色。

    金凤国上至皇室,下至各大高门贵族,对嫡庶之分要求尤为严厉,妾室与庶出子女,在嫡出子女的面前,不但丝毫没有可比性,更是没有任何的身份地位可言。

    因此,但凡出身名门的闺秀,是断然不屑与人为妾的。

    哪怕是普通的家庭,若有能力纳妾之人,嫡庶之间的区别都很大,庶出子女是绝无可能越过嫡出子女去的。

    “宓妃你说什么混话呢,马姨娘跟柳姨娘那是你的长辈。”老夫人觉得自己今个儿指不定就得被宓妃给气死,而且还是活活的被气死。

    马姨娘跟柳姨娘那是她做主抬给温相的,哪怕温相只碰过她们一次,此后她们就过着守活寡的生活,但好歹还是有几分顾忌她颜面的成分在里头,老夫人也就顺坡下,不再计较那么多。

    好在这两个姨娘肚子争气啊,就那么一次就怀了孩子,虽然生下的是两个庶女。

    但是这两个庶女模样生得不错,嘴甜又惯会讨她喜欢,老夫人指望不上宓妃,也指望不上温夫人,自然是要维护马姨娘跟柳姨娘,还有她们所生女儿的。

    想她也是正室夫人,年轻的时候没少费尽心思对付夫君的那些个妾室,可算计来算计去,仍旧不还有二姨奶奶,三姨奶奶跟四姨奶奶生下了孩子,留在府中膈应她么。

    纵使打心眼里瞧不起妾室,可老夫人却不能表现出来,还要表现得极为大度,极为维护马姨姨跟柳姨娘才行。

    温绍宇受伤之后,温夫人不但没有被打倒,反而一点一点将权利都收回了自己的手里,老夫人如今手上是什么也没有抓到,心里的着急可想而知,故此,她越不能让马姨娘跟柳姨娘被打压,否则她岂不是成了孤家寡人。

    不不不,那绝对是不可以的。

    “长辈?”宓妃莞尔,语气满是嘲讽,冷声道:“凭她们也配。”

    怒极反笑,宓妃当真是被老夫人说出来的话给气得笑了。

    她就不相信老夫人这个正室,在年轻的时候没有想方设法,费尽心思的收拾铲除已死去祖父的妾室,临老了这般不顾颜面的维护妾室,不觉可笑至极么,难不成这也算是一种报应?

    明明心里恨极了妾室,打骨子里就瞧不起妾室,偏偏还要死命的护着妾室,这耳巴子打在脸上可真真是响亮极了。

    “你……”

    “姨娘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比奴婢高贵那么一点点的奴婢,庶女又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奴婢所生的罢了,真要算起来,姨娘那种东西还没有普通的奴婢高贵呢,她们所生的子女在本小姐眼里,比起奴婢还要低贱。”

    宓妃的话狠绝冰冷,字字如针,针针见血,不是她瞧不起庶出的,而是这些人就是那么不安份,就是明知不可为,偏生非要那么做。

    她曾说过,只要她们不来招惹她,不去招惹她的母亲,她不会为难她们,可偏偏她们想要的更多,谋求的东西更是不少。

    如此,也休要怪她不给她们一丝一毫的体面。

    “那些做人奴婢的尚且知道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干干净净的赚取月例银子过活,岁数到了嫁个管事小厮,好歹也是为人正室的。偏生就是有那么些个眼高于顶的,自甘下贱爬床不说,还自以自己有多么的高贵纯洁,简直令人恶心。”

    无视马姨娘跟柳姨娘摇摇欲坠的身子,温雪莹温紫菱惨无血色的脸蛋儿,宓妃从容不迫,一再的问,“但凡你们有那么一丁点儿的骨气,就不会自甘下贱与人为妾,就不会连带着你们所生的儿女也沦为见不得人的庶子庶女。”

    砰――

    茶杯落地,茶水四溅。

    宓妃仿若未见,又道:“别把你们自己说得那么无辜与高贵,又没人拿刀架在你们的脖子上逼着你们去爬床,去给人做妾,若不是你们贪慕虚荣,妄图一步登天,享受泼天的富贵,甘愿那么去做,谁又能逼得了你们。”

    “妃儿……。”温夫人轻唤了宓妃一声,眼里有泪光闪烁,她整个身体都在轻颤,突然好想紧紧的将宓妃抱在怀里。

    她跟温相两情相悦,互许终生,两家又是门当户对,端得是天作之合,天生一对。

    可是老夫人偏生硬塞了这么两个女人来强加在他们夫妻中间,有些事情温相不知道,她也从没有说过,那就是这两个自甘为妾的女人,三不五时就到她的面前哭诉,说她们是被逼的,是无辜的,求她可怜她们。

    然而,又有谁能可怜可怜她。

    那时的她,正好怀着宓妃,如若不是这两个女人隔三差五的到她跟前哭闹,她是断然不会郁结于心,以至于害得她的女儿在娘胎里就落下了病根,甚至还早产来到这个世上。

    今日听着宓妃声声将她们披在面上伪装的皮给狠狠揭开,温夫人那颗心里积压了近十五年之久的怨气,渐渐有些消散了。

    “夫人,你受委屈了。”温相揽住温夫人的肩膀,敏锐如温相,此时也隐隐察觉到了一些什么,只是他不清楚个中缘由。

    温夫人摇了摇头,强忍住落泪的冲动,她要坚强,她不能表现得比女儿还要懦弱。

    以后对那些个胆敢欺上门来的人,她是再也不会手软了。

    “常言道,无规矩不成方圆,两位姨娘都如此没规没矩的,教出来的女儿也好不到哪里去。罢了,明日宓妃就向皇上讨要一个好的教养嬷嬷,让她好好教教这些个不省事儿的东西,该如何做妾室,又该如何做庶女。”

    这样的事情如何能闹到皇上面前去,老夫人听到这里也是着急上火了,她可万不能由着宓妃去闹。

    “兆元,你看看你都把女儿宠成什么模样了,你也不管管就这么由着她闹?”

    许是病急乱投医吧,老夫人这次没对宓妃难,也没有对温夫人难,枪口直接就指向了温相。

    老夫人算是明白了过来,宓妃那丫头对她娘维护得很,她要当众责难温夫人,这丫头还能跟她闹得更凶。

    “母亲,儿子没觉得妃儿有哪句话说错了,就是皇宫里还有尊卑呢,这种不省儿事的小妾跟庶女传出去没得污了相府的名声,还白白惹人笑话。”

    马姨娘跟柳姨娘这两个女人,温相压根从没正眼瞧过一眼,心里对她们更是厌恶至极,连带着她们所生的女儿也不愿正眼瞧一下。

    当然,他并非是怕自己关心这两个庶女而让夫人伤心,让儿子女儿对他失望,而是每每看到这两个孩子,就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那荒唐且无比混乱的一个晚上。

    想他温兆元一生行事都小心谨慎,从不给旁人可趁之机,偏偏被他的亲生母亲给算计了,还留下这么两个……

    也许自古男子三妻四妾就是旁人眼中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他觉得若是真心爱着一个人,有了她眼里又如何还容得下其他的女人。

    故此,他觉得他这一生只会有温夫人一个妻子,更何况他们夫妻婚后生活得很幸福,还有了三个儿子,后来还有了一个女儿。

    然而,这美好的一切,却被他的母亲亲手给毁了,还险些让他失去了这一生最为珍视的两个人。

    恨么,当然是恨的,可对方是他的生母,他又能怎么办。

    是以,自那件事情生之后,温相不曾再见过马姨娘跟柳姨娘,连她们生孩子,他也没有去看过一眼,两个庶女自出生到长到这么大,温相更是不曾抱过她们一下。

    甚至那些事件之后,连带着对他的生母,温相心中也是有了隔阂,相处起来都是颇多的防备,就怕自己一时心软又被算计。

    他的妻子是善良的,哪怕他对那两个女人无心,对那两个庶女也不在意,但是温夫人却从未用自己正室夫人的排场对付打压过她们,甚至看在她们为他生育了女儿的份上,该有她们的东西从来就没有苛责过半分,两个庶女所享受的待遇,比起其他人府中的庶女不知要好多少倍。

    饶是如此,这些人都不安份,还要步步紧逼,真当他是个死的。

    “后宫之事本相不便言论,但有些规矩就从明日开始立起来,谁要胆敢再就着此事闹个不停,直接赶出府去。”温相无视老夫人铁青的脸色,一句话表明自己的立场。

    当着他的面就这么欺负他的妻女,他要不在的时候,指不定什么样,光是想想温相就心疼得厉害,以后断不能再由着老夫人了。

    他这个母亲,怎么越老越是拎不清楚,好好的儿媳妇儿不知道护着,尽是整那些有的没的。

    “兆元你……。”老夫人一脸灰败之色,不期然间对上温相深邃的墨瞳,仿佛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揪住她的心脏,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

    她竟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亲生儿子居然会这般不给她面子,让得她颜面尽失。

    “母亲好歹也出自书香门第,礼仪规矩自是极好,倘若马姨娘跟柳姨娘在母亲身边没学不好规矩,那本相觉得妃儿的意见可行,待除夕宴之后本相就亲自向皇上求一个教养嬷嬷回来亲自教授她们。”温相一般情况下是不脾气的,对他的母亲也是极为孝顺,能满足的一向都会满足,不会拂了她的心意,但他亦有不可触碰的底线,“倘若这样都学不好,那便直接卖出去,省得辱没了相府数百年来的名声。”

    温氏一族传承近千年,是真真正正的名门世家大族,世世代代积累下来的声誉与财富,远非是那些传承两三百年名门世家所能相比的。

    何况,温氏一族几乎代代都会出一两位才华横溢,满腹腈纶,能文能武的有才之士。因此,不管是在朝堂上为相,还是在战场上为将,皆能一展自身所长,为圣上所倚重,挑起温氏门楣。

    老夫人温吴氏,并非世家名门贵族出生,而只是出自岳城小有名气的一个书香世家,因而,无论是骨子里还是自小的礼仪修养都不能跟正经的高门贵族小姐相提并论,眼界到底是小了些,性子也到底是小家子气了些。

    关于出身,那也是老夫人这一生最大的痛,每每相府宴客,或是要出席什么宴会,老夫人最怕的就是别人提及她的出生。

    温相自打出娘胎,就没有交给老夫人照看,待得温相两岁之时,便由他的父亲带在身边亲自教养,否则指不定得被老夫人教育成什么模样。

    怕只怕也没有今日,更加不能撑起整个丞相府,整个庞大的温氏家族。

    当年,老夫人能顺利嫁进相府,没有受到责难,其实还源自于温氏一族的一条祖训。

    温氏一族自流传于世,第一任当家便留下一句话:温氏一族虽为名门旺族,但凡子孙无论男女,无论嫁娶皆不求高门大户,不谈门当户对,只求对方家世清白,为人正直善良,敢作敢为即可。

    老夫人虽出身不高,但她生于书香门第,家世清白,品性纯良,加之那时老相爷对她也算有情,故而她也就顺理成章的嫁入了相府,成为了相府的当家主母。

    若说年轻时的老夫人虽出身小门小户,但处事尚不算小家子气,怎知临到老了,行事越没有章法,简直就让人无法忍受。

    “相爷息怒,妾身知道错了,妾身会…”一听‘卖出去’四个字,马姨娘跟柳姨娘才真正的慌了神,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饶是之前宓妃将她们贬到了尘埃里,她们纵使羞愤难当,脸色难看至极,但她们心里没有怕。

    不为别的,就凭不管如何老夫人都会护着她们。可是眼下,温相竟然直接点出了老夫人的出身,后者都自身难保了,她们要还是继续那么端着,等待她们的后果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自家姨娘都跪下了,温雪莹跟温紫菱能不跪么,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摇摇欲坠的跪着,泪眼朦胧,端得是楚楚可怜,万分惹人怜爱。

    “爹爹,雪儿知错了,雪儿以后会好生学习规矩的。”

    “是啊爹爹,您别生气,紫儿以后会乖的。”

    “闭嘴,以后别这样喊本相。”温相拂袖,显然怒极,本是温暖如春的大厅,此刻竟觉比外面还要冷上三分。

    温雪莹温紫菱当场怔住,眼泪挂在眼角,粉唇微张,表情错愕至极。

    不让她们喊他爹爹,那要她们喊他什么?

    父亲么?

    原来,唤他爹爹,只是宓妃所独有的。

    “相爷,不管妾身有什么错,雪儿她都是相爷的亲生女儿啊。”马姨娘顾不得自己,看着宝贝女儿惨白的小脸,她的一颗心更是扯得生疼。

    她知道温相不喜欢她,甚至都从没有正眼看过她,可是她管不住自己的一颗心,就是那么不由自主的爱上了他。

    明知道那样会让他厌恶,可是为了能够留在他的身边,她还是毅然决然的那么做了。

    对,宓妃说的没有错,老夫人虽然再三劝说于她,可却并没有人拿着刀架在她的脖子上,要她去爬温相的床。

    可是,她到底还是爬了,还是以那样不堪的方式去爬了他的床。

    这其中,不乏有贪慕虚荣,攀附荣华富贵,惠及自己家族的成份,但这其中也有因为她爱他的成份啊!皆竟,温相不但出身高贵,才学过人,更是生得容貌俊美,举止温文儒雅,是个女子都会为他倾心的。

    她爱他,想要得到他,又有什么错。

    “相爷,纵吏妾身有千错万错,紫儿她是无辜,她的身体里流着您的血啊。”柳姨娘抱着温紫菱痛哭失声,她也不想给人为妾的,可那时谁又能为她做主,指给她一条明路。

    比起马姨娘来,她的出身更为卑贱,她只不过是老夫人奶娘的女儿,后来被提拔为老夫人的大丫鬟,再后来老夫人对温夫人心生不喜,觉得温夫人处处都压了她一头,就生出了将她抬给温相做姨娘的心思。

    刚开始,她是不愿的,可老夫人总有办法拿捏她,逼得她不得不低头。

    最初,她还能坚守自己的本心,后来她渐渐就守不住自己的心了。

    像温相那样的男人,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会对他动心的,她也不例外。即便她知道,在温相的眼里只有温夫人,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搏上一搏,争上一争,她也有幻想过,某天温相会像对温夫人那样对她呵护备至,那她这一生便是值了。

    又如何会知道,在那一场老夫人设计的局里,她跟马姨娘虽如愿成为了温相的女人,但也从那一天开始,她们彻底失去了温相,得到的是他满心的厌恶与鄙弃。

    别说正眼看她们一眼,就是她们为他所生下的女儿,都得不到他的一丝关爱。

    怀胎十月,一朝分娩,女儿出生之时,温相没有来看过一眼,甚至没有派人来询问一声,甚至连女儿的名字都不愿意取一个,更别说抱一抱女儿,亲一亲女儿。

    或许在温相的眼里,她以及她所生的女儿,都是他这一生抹不去的耻辱,看到了会高兴才怪。

    温雪莹跟温紫菱刚出生那会儿,她跟马姨娘还抱有幻想,温相不来看她们以及她们的女儿,不给女儿取名字,那是因为她们生的是女儿,是因为温相不喜欢女儿才会如此的。

    怎知现实就是那样的残酷,当温夫人早产生下温宓妃,她们才彻底的清醒过来,原来温相不是喜欢女儿,而是不喜欢她们生下的女儿。

    温宓妃早产来到这个世上,温相一个大男人满脸的兴奋与激动,小心翼翼的将她小小的身子抱在怀里,黑眸里满是温柔宠溺的笑,好似恨不得将这世间最好的一切都捧到她的面前。

    为了替宓妃取一个名字,温相更是前前后后翻阅了大量的古籍,诗词,反反复复几经琢磨,这才取定了‘宓妃’这个名字。

    温绍轩等三个嫡出少爷,更是对温宓妃这个妹妹,疼到了心坎里,一下课就会冲到观月楼,想方设法的逗宓妃开心。

    而温雪莹跟温紫菱同是妹妹,却根本得不到那样的待遇。

    “呵呵…”

    四个女人的痛哭声中,宓妃的笑声显得格外的突兀,也显得很是有几分诡异。

    不由得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聚在她的身上,似乎想要将她给看透一般。

    “你们两个是什么东西,也敢自称妾身,果然没规没矩。”丹珍看着马姨娘跟柳姨娘,还有她们的两个女儿,真心觉得以后打死都不能给人做妾,太没有小姐常说的‘尊严’了。

    宓妃的话落,马姨娘跟柳姨娘就又是浑身一怔,惨白的脸上更是退得一丝血色都没有,整个人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一样。

    在这个时代,妾室也是有等级划分的,马姨娘跟柳姨娘虽名为姨娘,其实充其量不过只能算作贱妾,也称作妾婢,地位极其低贱,就跟奴婢一样。

    马姨娘虽不是丫鬟出生,老夫人也想将她抬为良妾,可那时温相几乎就要不认她这个母亲,于是只得作罢。

    至于柳姨娘,原本就是丫鬟出生,即便是往上抬,也只能从通房丫鬟抬成贱妾,再往上是不能了。

    正是由于当初那么一拖,马,柳两位姨娘在相府的身份,也就是那么不堪的贱妾身份。

    以前众人是心里明白,没人点出来,现在宓妃就狠狠的将这个挖出来,明明白白的摊在人前,让她们认清楚自己究竟是个什么身份。

    在这等级森严的古代,别说贱妾没有资格在夫君的面前自称‘妾身’,就是贵妾都没有那样的资格,只能自称婢妾或者奴婢。

    “祖母,请祖母为孙女儿作主。”温雪莹推开马姨娘,转身跪行几步,朝着上座的老夫人磕头。

    “紫儿也求祖母为孙女儿作主。”温紫菱也不甘落后,都被欺负成这样了,难道还要她忍气吞声么。

    明明都是相府的姑娘,凭什么好的都是温宓妃的,凭什么她就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而她却要这么卑微的活着。

    “哎哟,我的乖孙女儿哟,快起来,快到奶奶身边来。”老夫人见温雪莹磕得脑门都红了,立马心疼得要死,转就冲温相吼道:“你…你你这是要逼死为娘啊!”

    宓妃翻了一个白眼,心里越不耐烦这么几个闹心的东西,要是可以她真想一刀把她们都给砍了,“有件事情宓妃想要请教老夫人,不知老夫人可否为宓妃解惑。”

    “什么事?”今个儿老夫人都被气得七窍生烟了,早把自己找宓妃来的初衷给忘了个干净。

    其他三房夫人是想提来着,可无奈她们插不上话,也担心弄巧成拙,倒不如保持现状。

    “常言道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慈恩堂跟品梅苑都有下人在传老夫人有意要抬马姨娘为爹爹的平妻,要让温雪莹拥有正经的嫡出身份,以便出席明晚的除夕宴,不知是真是假?”

    一石激起千层浪,宓妃这句话可把一屋子的人都给震了震,知情的面露微怔,一瞬便缓了过来,不知情的则是瞪大了双眼,似是看怪物般的看向上座的老夫人。

    平妻,说得好听是平妻,实际上还不就是一个妾,一个比姨娘稍微高贵那么一点点的妾。

    哎,真是不知道老夫人那颗脑子是怎么想的。

    “此事当真?”温相一双利眸射向老夫人,整张脸都阴沉了下来。

    他就说,宓妃怎会不管不顾在年二十九这样的日子里,言辞犀利打压马姨娘跟柳姨娘,原来症结在这里。

    自杀事件之后,宓妃的性子渐渐好转,对待马姨娘跟柳姨娘以及她们的女儿,虽说谈不上亲厚,但绝对没有为难半分。

    敢情这今日刚回府,就听了这么个让人生气的消息,怪不得这丫头一进门就跟老夫人呛声,丝毫没有将她当成是祖母。

    “怎么可能,为娘怎会那般糊涂。”老夫人额上急出冷汗,连连否认。

    现下这么个情况,她哪里还敢承认。只是她有意要抬马姨娘为平妻之事,除了她自己与马姨娘,还有自己的两个心腹之外,再没有外传,又是如何传出去的?

    狠戾的瞪了一眼马姨娘,真是个莽撞的东西,这种事情没成之前,是能四处宣扬的么?

    该死的,这一次居然又让她的计划胎死腹中,简直可恨。

    “既然老夫人说没有,想来是这慈恩堂里有背主忘义之徒,应该好好清查一番,以绝后患。”温绍轩再没忍住,沉着一张俊颜开了口。

    最近这些日子,他基本上都没有身在府中,竟是不知还传出了这样的消息。

    这些人也当真是把宓妃给惹急了,否则,也不会当场难。

    “身为奴仆不知做好自己份内之事,竟然背地里妄议主子是非,这样的奴才咱们相府养不起。”

    “既然消息是从这两个地方传出来的,那么品梅苑也该好好的清理一番。”

    温绍云跟温绍宇不愧是双胞胎兄弟,两人一前一后表达出自己的观点。

    意思很明显,这一次,甭管是慈恩堂也好,还是品梅苑也罢,有些不顺眼的东西是时候要一一清理出去,省得留下来恶心人。

    “把管家李恒叫来。”

    “给相爷请安,给各位主子请安,不知相爷有何吩咐。”相府共有两大总管,一是大总管林松,主要负责管理前院,顺带兼顾后院之事,而李恒则是专门负责相府后院的总管。

    李恒躬身进来之后,先是向众人请了安,这才恭敬的等候温相的吩咐。

    “给你三日时间,将慈恩堂,品梅苑以及府中那些个喜欢背地里嚼舌根,议论是非的奴仆通通统计起来,交到夫人的手里,稍作整理然后统统卖到西边儿苦寒之地去。”

    此言一出,满堂皆寂,相爷之怒,一时无人胆敢轻触。

    “是。”李恒躬着身,低着头,扯了袖子擦了擦额上的冷汗。

    自他主管后院以来,后院这块地方还从未生过如此的调动,想想就让他心惊胆战的。

    “那些个人宁可抓错也不可放过,若是哪个职位上缺了人,再买新的回来,仔细培养便是。”

    “是是,相爷。”

    “马姨娘柳姨娘德行有失,自今日起禁足于自己的院中,不得传唤不得踏出院门一步,违者即刻逐出相府。”

    老夫人一听这话,坏了,也顾不得身边的温雪莹跟温紫菱,开口道:“不行。”

    “温雪莹温紫菱不敬嫡母,自今日起同样禁足于各自的院落中,不得外出。”温相丝毫不理会老夫人的反对,直接下达命令。

    “不,爹…父亲怎么可以这么偏心。”温紫菱抓狂尖叫出声,怎么可以禁她的足。

    姨娘被禁足,没有说禁足多长时间,她也被禁足,同样没说禁足多长时间,难不成只要温宓妃不点头,她们就要被关在自己的院子里一辈子么?

    “同样都是您的女儿,为什么,为什么您对我们就那么残忍,我们。我们要的其实真的不多,只是希望…希希望您对妹妹的爱能分一点点给我们就好,我们就满足了。”温雪莹泣不成声,断断续续的哭诉道:“可是从小到大,哪怕只是一个关爱的眼神,您都没有给过我们啊。”

    如果可以选择,她也不想投身在姨娘的肚子里,她也想从温夫人的肚子里爬出来,可是上天给过她机会么?

    没有,什么都没有。

    她记恨宓妃,针对她做出的种种坏事,那也不过是为了争宠,为了得到关注。

    虽然宓妃哑后,她对她的种种打压,嘲笑与奚落都很不应该,可也只有在那个时候,她才觉得她比宓妃好,她能得到温相的关注。

    “啪啪啪…”如果她能开口说话,宓妃一定要大声说上三个好字,只可惜她不能开口。

    于是,似笑非笑的望着温雪莹声泪俱下说出这番感情真挚的话时,她只能伸手为她鼓掌。

    不得不说,她家便宜狐狸老爹的心思果真敏锐,她都还没有要出手,就被温相不动声色主动给接了过去,大概也是担心她出手会过于狠绝了一些。

    然,看在老爹处理结果尚算满意的份上,宓妃也不打算跟这两对母女计较了。

    又怎料,人家压根就不领情啊!

    “五岁那年,我的嗓子刚坏,看了数不清的大夫,直到八岁嗓子都没有治愈的希望,性子也就开始变得自卑怯弱,哪怕有爹娘哥哥百般疼爱,总觉得自己是个哑巴,整日里呆在碧落阁哪里也不愿意去,你跟温紫菱时常结伴来碧落阁看我,陪我说话,陪我玩,那个时候我虽然也不太理会你们,可是我的心里却很高兴,渐渐的也就接受了你们。”

    这些是隐藏在原主记忆深处,被掩埋掉的记忆,宓妃此时却不得不挖出来。

    有些人的心思,必须要彻底断了才可以。

    宓妃借由丹珍嘴里说出来的话,在场的除了当事人之外,其他人是不知道的。

    因此,这个时候一个个都听得很是认真,好奇心谁都有,尤其她们一直都想不通一件事情,幼时宓妃的性子那般开朗活泼,哪怕历经大难,一个三岁都知道要挺身救母的孩子,又怎么可能会因为变成了哑巴而性情大变。

    最最令人无法理解的是,性情大变后的宓妃,竟是连最疼爱她的温相跟温夫人都不再亲近,若非温绍轩三兄弟死缠烂打,每天不管再忙,都会抽出时间到碧落阁陪她,估计她连三个亲哥哥都不会理会。

    “我想,自己的嗓子虽然坏了,以后都不能说话了,可是我还有疼我的爹娘,疼我的哥哥,甚至还有疼我的姐姐,我是个很幸福的孩子。”突然,宓妃手势一变,丹珍话锋一转,又道:“当我愿意走出碧落阁,第一个去的不是疼我三个哥哥的院子,而是你们的院子,可是你们猜猜我都看到了什么,又听到了什么?”

    那段记忆是痛苦的,也是原主极力选择去遗忘的,即便宓妃忆起,也不由为那时年仅八岁的原主,心酸了一把。

    在她坚强想要站起来的时候,信赖喜欢的亲人,却给了她狠狠的一刀。

    温绍宇握住宓妃的手,满眼的心疼,想要叫她不要再说下去,可又忍不住想要知道那些他们不知道的一切。

    “你跟温紫菱吩咐你们的大小丫鬟,轮流扮演哑巴,看着比比划划的她们,你们笑得是那样的开心,那样的痛快。原来,你们一边在碧落阁陪我,鼓励我的时候,一边却是那样的轻贱我,看不起我,甚至是带着人嘲笑我,讽刺我,说我不过是占着嫡女的身份,其实不过就是一个哑巴而已,早晚都会被爹爹厌弃,连带着娘亲也会被冷落。因为我是个哑巴,会让爹爹在朝堂之上都抬不起头,走到哪里都被人笑话,温氏一族也会沦为笑话,而你们终将成为风光无限的相府小姐。”

    啪――

    温相握在手里的茶杯,狠狠的砸到温雪莹的脚下,出清脆的声响。

    没想到啊没想到,他捧在手心里的女儿,竟然那样被折辱,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啊――”温雪莹受惊的尖叫一声,跪着往后倒退几步。

    记忆之门随着丹珍的声音被打开,那熟悉的画面清晰竟仿如昨日。

    “混账东西,果然是庶出的,就是不管怎么教养都上不得台面。”温相怒极,只觉自己的一颗心就像放在火上烤,不知是何滋味。

    宓妃反手覆在三哥温绍宇的手背上,又微扬起小脸看了看温相,接着又道:“我很努力,我也以为自己可以走出去的,但真相往往就是这么的残忍,你们让我心底燃起的希望之火再一次熄灭,那一刻,我的世界坍塌了,只剩下无穷无尽的黑暗。”

    不是宓妃矫情,要将那已经逝去的重新再翻出来说一遍,而是她既然有缘附身到了原主的身上,成为她继续活在这个世上。

    那么,郁结在原主内心深处那些不为人知的痛苦与挣扎,她想要一次性的都说出来,当作送予她最后的礼物。

    也当是让原主安心离开,不在心有挣扎,无所拘束的开始属于她新的生活。

    无论是代替她去了她所在的世界也好,又或者转世轮回了也罢,只愿她来世平安喜乐,无忧无虑。

    若非挖出了这些记忆,宓妃真的打心眼里觉得原主懦弱,甚至无知,可当这些记忆呈现在她的脑海里,宓妃知道原主其实很坚强,很坚强,也许她的选择算不得聪明,但她却用属于她的方式,默默的守护着她珍爱的人。

    “于是,我开始拒绝别人的亲近,我开始远离人群,默默的守着自己那一方小天地。而你们,从一开始接近我的目的就不单纯,不是因为我是你们的妹妹才关心我,陪伴我,而是因为只有接近了我,讨好了我,才能让爹爹注意到你们,从而将目光转移向你们,我不过只是你们接近爹爹的踏脚石。”年幼失声,纵有父母兄长百般疼爱,仍旧免不了听下人们的冷嘲热讽,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乐观善良的她,难免变得孤僻偏执,“当你们现即使接近我,也得不到爹爹关注的时候,你们又是怎么做的。”

    温雪莹跟温紫菱面对宓妃的质问,脸色已苍白如纸,寒气从脚底直蹿上心头,好怕好怕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就这样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那她们多年来树立出,大方得体,善良温婉的形象岂不是要瞬间坍塌,毁于一旦。

    “父亲,雪儿知道错了,那时雪儿年幼,不过只是想要得到父亲的一丝丝关爱,真的不是有意的。”

    温紫菱咬了咬唇,红着眼哭道:“父亲,紫儿也知道错了,以后紫儿一定痛改前非,一定好好照顾妹妹。”

    哼――

    宓妃冷哼一声,并不领情,现在才知道怕,会不会晚了一点,“我十岁那年,你们敢说你们没有想要从背后将我推下莲花池吗?”

    “十一岁那年冬天,碧落阁清风亭栏杆边的油,你们又敢说那不是你们洒的?”

    “十二岁那年…”

    “…。”

    “凡此种种,你们敢摸着自己的良心,指天誓没有做过吗?”

    自古以来,无论是皇室还是名门贵族,庶女谋害嫡女,那都是可以送交大理寺判予重罪的。哪怕是小门户,庶女谋害嫡女,那也是要行家法的。

    若非今日听宓妃亲口说出这一桩桩,一件件令人心生后怕的事情,饶是二房三房四房的三位擅长后宅争斗的夫人,也不由暗自心惊。

    她们是正室夫人,天生就不喜欢丈夫的小妾,之前宓妃对马姨娘跟柳姨娘难,她们当然不会出声,正乐得看好戏。

    让那些个小妾整日勾引她们的丈夫,瞧她们被宓妃骂得那么惨,她们心里别提多解气了。

    坐在老夫人身边的三个姨奶奶是妾室,宓妃骂马姨娘跟柳姨娘,就等于间接是在骂她们,纵使生气却也不敢得罪宓妃,只能隐忍不,静待时机,伺机再给宓妃迎头一击。

    只是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今个儿的事情都不按计划来展,整个儿就全都乱了套,甚至还闹出这样的事情。

    说实话,作为妾室的她们,又生有庶子,哪个不想要正室那个位子,又有谁敢说她们没有谋划除掉嫡子取而代之的,只是做得都很隐秘,尾巴也处理得很干净。

    哪里会像这两个蠢货一样,竟然一件件的事情都被人家知道得清清楚楚,简直就是蠢不可及。

    不会算计人就不要去算计,算计了也别被人抓到把柄啊,真真是气人,真真是没用。

    “没…我没有…没有…”

    “不…不不不…我没有做过…没有…”温雪莹温紫菱死命的摇头,身子颤抖得厉害,就算做过她们也不能承认,咬死都不能承认。

    “我是哑了,可是我不傻,我是穆国公府正正经经唯一嫡出千金,被誉为京城三姝之一的穆亚琴跟丞相府近两百年来年纪最小但却已是位及当朝丞相温兆元的嫡出女儿,我的身体里流淌着真正高贵的血脉,我的骨子里更有着温家人百折不饶的脾性,我的容貌集父母所长,我的性格更是融合了他们自身品性的一切优点,这样的我即便再傻,也傻不到哪里去。”

    “好好好,我的妃儿说得好,这才像我温兆元的闺女。”单就骨子里的这份霸气与傲气,就让温相喜欢得很。

    “即便你们伤我至此,可这些事情我都埋在心底,从没有打算说出来,但你们不该妄图得到更多而不择手段,把主意动到我娘身上,那是我不允许的。今晚,如果你们安安份份的听从爹爹的命令禁足在自已的院中,这些事情我还是不会说出来,但是一次又一次,我给你们机会,可你们却是不给我留有后路,那便怪不得我了。”

    不作就不会死,一直充当背景的其他三房众人,此刻深深的认识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惹谁不痛快也别惹温宓妃不痛快。

    还有就是惹谁也别去惹温夫人,谁叫人家生了一个好女儿,一个为了母亲什么都敢做的女儿。

    最最重要的就是,回去必须要好好敲打敲打那些个庶出的,省得自己的儿子女儿被算计了去。

    “爹爹,女儿要说的都说完了,其他的就由爹爹做主。”

    代替原主至今,宓妃从没有觉得像今日这般轻松过,仿佛压在心底的一块巨石,彻底的被挪开了,整个人都愉悦了起来。

    这些事情带给原主的伤害,甚至远远出郑国公世子当众退婚带给她的伤害,最终她选择上吊自杀,了结自己的生命,许是真的对人生绝望了吧!

    伸出手捂在自己心口的位置,宓妃暗暗腹语:你且安心去吧,往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家人,曾经有负于你的人,我定当一个都不放过。

    “我可怜的女儿,呜呜…”温夫人终是没能忍住眼泪,她顾不得场合,顾不得礼仪规矩,一把将宓妃抱在怀里,哭得声嘶力竭。

    滚烫的眼泪成串滴落在宓妃的脸上,让她一颗心揪得紧紧的,眼眶泛红,鼻头泛酸,晶莹的泪珠不禁夺眶而出。

    此时此刻,让她放声痛哭一场,让眼泪带走过往的一切,以后一切都会好的。

    坚强如她,前世穿梭于枪林弹雨,身上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她都不曾掉过一滴眼泪。今世,她拥有可以软弱,可以撒娇的权利,就让她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又有何妨。

    “娘…”温绍轩三兄弟,也不禁是红了眼眶,一个个眼里都泛着泪花,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保护好娘,保护好妹妹,不再让她们受欺负,受伤害,受委屈。

    “李恒。”

    “奴才在。”

    “将马姨娘跟柳姨娘带回品梅苑禁足,并且严加看管,不许任何人探视,罚每日抄写佛经为小姐祈福,一天都不得松懈。”

    “是。”

    “温雪莹,温紫菱谋害…。”没等温相把话说完,宓妃红着鼻头拉住他的袖口,比划道:“爹爹,将她们先行禁足在自己的院子,其他的以后再说。”

    家丑不可外扬,宓妃是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可她在乎她家老爹的名声,这种事情传了出去,难免会引得御史弹劾什么的。

    更何况她的心眼很小,也最是记仇,现在暂且放过,可不代表温雪莹跟温紫菱就有好日子可过。

    之前因着大哥跟二哥的事情,她心里一直记挂着,倒也没有吩咐沧海他们去查那天在城北狩猎场都有哪些人。

    那些人虽说都奉献了自己身体里一半的血,算作嘲笑她三哥跟她的代价,但那远远还不够。

    她是那么一个记仇的人,怎能如此轻易就放过他们。因此,那些人都上了她的黑名单,是要不间断受她报复的人。

    还有那什么琉璃国,现在她能力有限,暂时动不了,可不代表以后她也动不了。

    等她有那个能力的时候,非得将其灭了,方能解她心头之恨。

    “这…。”温相可不打算这般轻易就饶了这两个小小年纪就那般狠毒的人,一方面是心疼宓妃,另一方面他是自责啊。

    “爹爹。”扯着袖口的手轻轻晃了晃,宓妃撒起娇来。

    温相果然就吃这一套,见宓妃这般模样,哪有不满足她要求的道理,于是便道:“李恒,将这两个也送回自己的院子禁足,不得踏出院子半步。”

    “是,相爷。”

    “还有,让她们也抄写佛经,就当是赎罪。”

    “是是是。”李恒不停抹汗,大冷的天他却热得厉害。

    现在他可算亲眼见识到温相究竟有多么的宝贝温宓妃这个女儿了。

    说是眼珠子那也不为过,甚至比眼珠子还要更甚,以后他得好好伺候着这位主儿。

    “谢谢爹爹。”

    也不知怎的,温相还就只喜欢听宓妃软乎乎的唤他爹爹,温雪莹跟温紫菱这样喊他,他听着就是不舒服,心里很是反感。

    虽然宓妃每次喊他都没有声音,但他就是知道,他的女儿说话时,声音定定软软糯糯的,带着几分小女儿的娇憨,却又不失清灵婉转。

    “今晚就这样吧,本相气都气饱了,团年饭改天再吃。”

    “哎,你……”老夫人欲言又止,这时真是又惊又惧,生怕自己也遭到厌弃。

    几经挣扎,终是流露出满脸的落寂与伤心,却是不敢再提什么。

    “如果母亲没有别的吩咐,儿子就先带着妻子儿女回去了。”

    “罢了,你说改天就改天吧。”老夫人摆了摆手,今晚她受的刺激大了,脑子到现在都还是一团浆糊,不清不楚的。

    温相遂又对三个庶出的弟弟说了一番客套的话,然后扶着温夫人,柔声道:“走,我们回观月楼。”

    “嗯。”温夫人带着浓浓的鼻音应声,眼泪真是止都止不住。

    “月桃,月瑶那丫头死…哪去了。”大过年的,她干什么要提那个字,呸呸呸,简直晦气。

    月桃被点名,整个人一怔,而后哆嗦道:“回老夫的话,奴婢去请五小姐的时候就没有见到月瑶,实是不知她去了哪里。”

    “娘,等回观月楼,妃儿给你做饭吃,我们一家人一起吃。”宓妃使了个眼色给冰彤,后者会意,上前两步向老夫人行了礼,而后恭敬的开口道:“老夫人,月瑶不但直视小姐面容,对小姐出言不逊,小姐命人掌嘴二十,但月瑶非但不感激小姐的恩德,甚至还当着府中众侍卫的面公然辱骂小姐,因此,奴婢再命人打了她二十大板。”

    “你这丫鬟做得好,该赏。”

    “奴婢谢相爷赏赐。”

    老夫人一口血涌上心头,嘴里尝到了腥甜之味,双手死死的抓住椅子的扶手,强行将那口血给咽了回去。

    等到温相一家出了慈恩堂,三个姨奶奶也跟着各自的儿子先她行了礼告退出去,终是一口血从嘴里喷涌而出,将旁边的画屏都染成了红色。

    然后,瞪大双眼就昏死了过去。

    一张老脸呈青白之色,吓得慈恩堂伺候的嬷嬷丫鬟惊叫连连,一时间整个慈恩堂都乱成了一锅粥。

    ------题外话------

    这一章对整本文来说都很重要,亲们不要觉得荨哆嗦,明天开始妞儿盼望的男主就会天天出来晃哒了,么么!

    【13464o93259】 投了1票(5热度)

    【苦菜花】 送了5朵鲜花

    月票:【332577269】1【森很绿可致人迷途】1【冉冉丫丫】1【川流不溪】1【ntkd】1【13544oo2466】2【A羽澄h】1【北忘尘】1

    谢谢以上送荨礼物的妞儿,么么哒!谢谢一路的支持,因为有你们,荨写得更快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051】爆发被深埋的秘密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