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55】满心担忧准备进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申时初(下午三点),温绍轩三兄弟一起到观月楼向温夫人请安,听管家李恒说宓妃清晨将他唤去,就只留下了两个粗使婆子跟六个丫鬟在她的院中伺候,其余的丫鬟婆子都不要了,吩咐他全部发卖出去,一个也不许留在府中。&乐&文&小说 {}{lw}{xs520}{}

    不怪李恒将早上就发生的事情一直拖到下午才禀报给温夫人知道。

    实是今个儿是年三十,整个丞相府上上下下的都要打点安排,前院由林管家负责,他负责后院,两人都恨不得能多长出一双手,多生出一双腿来,忙得就跟打转的陀螺一样。

    虽说晚上正经的主子都不在府中过年,而要出席宫中的除夕宴,但到底是年三十啊,很多该安排妥当的事情不能有半点的马虎,更何况不还有老夫人在的么。

    假设因为相爷夫人公子小姐都不在府里,他就草草的应付应付,可想而知他这管家也就当到头了。

    因此,李恒将那些丫鬟婆子带出碧落阁,稍作安排之后,又被别的事情一打岔,等他想起这事儿来的时候,已经就是下午了。

    于是,赶紧的就到观月楼将此事禀报给温夫人知晓,以免落人口实,找他秋后算账。

    五小姐是谁啊,那是丞相大人的掌珠,是丞相大人的眼珠子,那可是宝贝中的宝贝,要是让相爷跟夫人知道,他们宝贝女儿身边伺候的人还没有大小姐跟二小姐身边伺候的人多,他这个后院的管家就可以卷铺盖滚回家吃自己了。

    他这才刚刚回完温夫人的话,三少爷,五少爷跟六少爷就走了进来,对于五小姐赶走了那么多的丫鬟婆子他们倒是没有意外,脸上反而还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李恒好歹是主管整个相府后院的管家,关于之前碧落阁里的那些丫鬟婆子,他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的,不过碍着以前宓妃的性子,一来他亲近不了,二来人家做主子的都没有说话,他一个做奴才的哪有插嘴的资格。

    那些今个儿被宓妃赶出来的奴婢,说实话就是,其中的人要不是偷奸把滑之辈,就是其他院子安插在碧落阁的眼线,真就找不出几个是尽心尽力,一心以五小姐为主的奴婢。

    这样的奴婢留在身份就是祸患,同时也隔应自己不是。

    如今,一次性的都给拔了,李恒觉得五小姐这趟清心观去得好,否则哪有机缘拜入药王门下,甚至连性子都给脱胎换骨,就好像重活一世似的。

    现在的五小姐,那就如同破茧而出的蝴蝶,往后只会越来越优秀,越来越耀眼。

    即便她依旧口不能言,然而单单就凭五小姐身上那股尊贵不凡的气质,谁人也不敢再小瞧了她。

    “娘,妹妹院子里的那些奴婢早该换了,等开了年咱们再买些新的安排到碧落阁便是。”温绍宇甭管是没傻之前,还是曾经傻过之后,他对碧落阁里大部分的奴婢都极不喜欢。

    毕竟他可没忘,在他痴傻的那段时间,每次到碧落阁里,那些丫鬟婆子就对他指指点点,说的话是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若非他身体刚刚恢复就跟宓妃赶去了雷县接应大哥和二哥,他可没有那么宽广的心胸放过那些碎嘴的下贱东西。

    要说今天他听到最好的消息,莫过于宓妃干的这件事情。

    “绍宇说得对,都是近身伺候妹妹的人,是要仔细挑选才是。”之前那些在碧落阁伺候的丫鬟婆子都是宓妃惯用的,因着她自卑孤僻的性子,担心换了新的人进去她不习惯,不高兴,这才一直由着那些人欺上瞒下,还真以为自己有多聪明。

    为此,温绍云很多时候明明想留在那里陪伴宓妃,却不得不为了避开那些个奴婢减少去的次数。

    “妃儿如今有自己的主意,咱们不用太操心,她心里有数的。”温绍轩一直都相信他的妹妹是最好的,以前也好,现在也罢,只要她用心做一件事情,那就一定会做得很好。

    至少,从头到尾他都不相信,他的妹妹不知道碧落阁里哪些人对她好,哪些人对她不好。

    她不加理会,是因为没那个心情。

    现在嘛,她想管了,那些人也就没有继续留下去的必要了。

    “李恒,这件事情本夫人知道了,你且下去忙,碧落阁丫鬟婆子一事,本夫人自有打算。”听了三个儿子的意见,温夫人仔细一想,心里就有了主意,挥手示意李恒下去。

    “是夫人,奴才告退。”

    “怎么不在各自的院中好好休息一下,昨天才紧赶慢赶的赶回家,紧接着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晚上睡得可好?”温夫人看着三个儿子,温柔的目光在他们的脸上流连,语气满是关怀。

    这些日子,丈夫,儿子都很忙,她也忙着收回府中的权利,少有时间聚在一起,安安静静的用上一顿饭。

    “娘放心,我们很好。”温绍轩笑了笑,温润如玉,气质儒雅清逸。

    温绍云跟温绍宇则是附议点头,昨晚宓妃做的饭菜很好吃,他们吃得很饱,回去之后洗了澡,躺到床上就睡着了。

    一觉直接睡到大天亮,很久没有这样轻松自在了,醒来之后身心舒畅,整个人神清气爽的,哪怕昨晚还发生了那么不愉快的事情,显得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你们好娘就放心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去碧落阁看看妃儿,让她早做准备,今晚的除夕宫宴她躲不掉,也是要随我们一同出席的。”

    “娘安心便是,咱们家妃儿就算不梳打扮,那也皇城里最美丽的姑娘。”

    瞧见小儿子说这话的模样,温夫人不禁笑骂道:“哪有你这样夸赞自己妹妹的,传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

    嘴上虽是这么说,但在温夫人心里,她的宝贝女儿可不就是这世间最美最好的姑娘么。

    别人家的,十个也顶不上她家这一个。

    “娘,三弟说的可是大实话,我们家妃儿不但这皇城里的姑娘比不得,就是其他三国的姑娘也比不得。”娘不相信绍宇的话,那是因为她还没有看清楚过自己的女儿。

    不然的话,她一定不会质疑绍宇的话。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为娘,快给娘说清楚。”温夫人一双清灵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两个儿子,思考着他们话里的意思。

    不是她不关心自己的女儿,而是以前的宓妃老是喜欢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从不外出,有时候一锁就是半个月,就是连她也不见,很多时候见到了,中间还屏着一道屏风。

    她的一门心思都扑在如何让女儿开心这件事上,还真没在意过自己女儿的模样。

    不过,她的女儿打小就生得漂亮,那是整个相府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情。

    退婚事件之后,宓妃是不自闭孤僻了,可她仍是以前那身装扮,衣服的颜色都偏好暗沉冷冰的色泽,厚重的刘海遮挡她小半张脸,哪怕抬起了头,好看的双眼也被头发给遮挡了,精致的容貌根本就无法凸显出来。

    后来,一去药王谷就是半年,回来没几天又出了城,温夫人都还没有时间好好的跟宓妃相处,仔仔细细的看看她,又哪里知道,她的女儿就像是那蒙尘的珍珠。

    当尘埃散尽,那颗珍珠必定绽放璀璨的光华,耀眼而夺目。

    “娘先别着急,等晚些时候看到妃儿就明白了。”温绍轩赶紧扶着温夫人坐下,又道:“我们先去碧落阁看妃儿,娘也要抓紧时间将手中的事情处理妥当,然后精心的梳妆打扮一番,进宫的时间就差不多了。”

    说完,兄弟三人也没等温夫人反应,一溜烟儿的就蹿了出去,跑得比谁都快。

    瞪着儿子们的背影,温夫人是又好气来又好笑,跑那么快干嘛,她又不会吃了他们。

    “钱嬷嬷,你说我的妃儿真的比皇城里所有的姑娘都要美么?”哪有做娘不希望自己女儿生得美美的,听三个儿子话里的意思,她的女儿是个倾国倾城的姑娘。

    光是想想,温夫人就忍不住想要冲到碧落阁去好好看看,激动的心情是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夫人这不是钻牛角尖了么,您跟相爷的容貌都是极为出挑的,就像小姐在慈恩堂说的那些话一样,小姐是你们的女儿,不但融合了您跟相爷的智慧,就是容貌也是融合了您跟相爷容貌的所有优点,如此,小姐的模样哪里会差得了。”

    “是这么一个理,只是妃儿这丫头怎么老喜欢把自己的美貌给藏起来,真是让我捉急。”

    天下无不爱美的女子,任何女子都是极为注重自己容颜的。

    偏生她这个女儿,对自己的容貌那是一点儿都不上心。

    “许是咱们家小姐模样生得太俊,怕把别人给惊着,所以才藏着的。”

    听了钱嬷嬷这话,温夫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来来来,咱们赶紧处理完手上的事情,梳洗一番去碧落阁等相爷回来,然后起程进宫。”

    “是夫人。”

    晓碧晓芸两个大丫鬟很有眼力劲儿,只钱嬷嬷的一个眼神,两人就分别把几日前早就准备妥当,出席除夕宴要穿的衣服跟首饰捧了过来,就等服侍温夫人穿上便好。

    “夫人怎生还皱着眉头,莫不是担心小姐?”

    温夫人摇了摇头,语气满是疑惑的道:“钱嬷嬷,你说婉嫔娘娘她究竟安的什么心,她这番作为又是为何?”

    以前还好说,毕竟两家还有着当年老相爷跟老郑国公为宓妃和郑国公世子订下的亲事,相府跟郑国公府算是姻亲,婉嫔亲近宓妃不奇怪。

    但是,现如今丞相府跟郑国公府已然退婚,两府再无任何往来,甚至原本关系极为不错的两府,已成水火不融之势。

    相府有可能跟任何一个人家相交,然,但凡跟郑国公府牵扯上一丝半点儿关系的人家,绝对是相府排除在外的。

    朝堂之上,温相处事一向公正严明,虽不至于给郑国公小鞋穿,但也绝对不会让郑国公痛快了,很多事情别说是赞同,只要温相不落井下石,郑国公就要谢天谢地了。

    偏偏在退婚事件日益淡下去,相府跟郑国公府关系也日益平静下去的时候,婉嫔特意向庞皇后求了这样一个恩典。

    说什么她十分想念宓妃,又觉她十分对不起宓妃,因而就想趁着除夕宴的机会见一见宓妃,说些体已的话。

    她的女儿口不能言,是个哑巴。以前就是贵族圈里密而不宣的秘密,现在别说金凤国,就是其他三国都知晓,温相府里有个哑巴嫡女。

    这一切的一切,正是拜郑国公府所赐。

    每每想起,温夫人就恨得牙根痒痒,又如何会待见婉嫔娘娘这个也姓郑的女人。

    “这个老奴也说不好。”钱嬷嬷握着玉梳的手微微一顿,眉头皱起,不知该如何说道。

    郑国公郑霸这一代,嫡系一脉并无女子出生,旁系一脉亦无嫡出的女子出生,就唯有那么一个庶出的小姐。

    为了将这个旁支的庶出小姐送进宫为妃,郑国公府可谓花了不少的心力去培养。

    然而,区区一个国公府旁支的庶出小姐,初进宫时不过只一个常在的位份,在无子无女的情况下,短短不过三年便爬上了嫔位,甚至颇得圣宠,一方面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很有手段,另一方面也不难反射出郑国公府明里暗里的操作。

    总之,婉嫔娘娘这个女人,她向庞皇后求恩典借除夕宫宴要见宓妃的目的,绝不可能那么简单。

    她应当知道,自打闹出当众退婚一事,相府与郑国公府就再无合好如初的可能。

    “罢了罢了,赶紧的替我梳妆吧,这事儿我一会去问问老爷。”温夫人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她生性温和从容,实在不适合那些弯弯绕绕的争斗,单是想一想,她就头疼得厉害。

    而那座皇宫里的女人,又有谁是个简单的角色,那里面就随随便便一个宫女都不能小瞧了去,否则难保不会吃大亏。

    “夫人放宽心,不会有事的。”

    “但愿吧!”

    剑舞跟红袖分别自郑国公府和太子府探听了消息出来,按照约定去白云楼跟宓妃会合,哪曾想宓妃压根就不在白云楼,只是留下一封信告诉她们,如果到申时都没有等到她,那便先回相府。

    “都到申时了,小姐还没有回来,剑舞,咱们现在怎么办?”红袖在雅间里来回走动,整个人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急得不行,早知道会这样她一定寸步不离小姐的身边。

    沧海,悔夜,残恨都被小姐派了出去,临行前还交待她们两个务必要保护好小姐,可眼下倒好,她们连小姐去哪儿了都不知道。

    “先回相府。”

    “可是…”

    剑舞打断红袖的话,冷声道:“宫中的除夕宴酉时末(晚七点)举行,最多酉时初(下午五点)就要从相府出发前往皇宫,不管小姐去了哪里,她一定会在酉时初之前赶回相府。”

    “你说得对,那咱们赶紧回去,不然让三位少爷或者相爷夫人发现小姐不在府中,那可就要天下大乱了。”

    “嗯。”

    这厢,温绍轩三人走进碧落阁,没了那些不安份的丫鬟婆子,顿觉这里的空气都清新很多。

    院中干活的几个丫鬟看到他们恭敬的行了礼,便告退做着自己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不合规矩的地方,看来留下的这几个,的确很不错。

    “奴婢丹珍冰彤给三位少爷请安。”正房里,丹珍跟冰彤正在着急小姐怎么还有没回来,就见温绍轩三人走了过来,赶紧走出去福身行礼。

    “妃儿呢?”温绍云问。

    丹珍跟冰彤不知该如何回答,两人低着头,半晌才道:“小。小姐带着沧海他们五人出去了,还没有回来。”

    “出去多长时间了。”听闻有沧海五人相伴,温绍轩放心了一些。

    “小姐用过早膳便带着他们出门了。”丹珍顶着来自三个少爷的压力,脑门上都冒出汗来。

    “什么?”温绍宇一听,声音拔了尖,“照你这么说,妃儿她已经出去三四个时辰了。”

    “是…是的。”

    温绍云沉了沉脸,冷声道:“你们可知错,为何不到我们住的地方禀报一声,就…”

    “丹珍冰彤,小姐可有回来?”红袖还未进门,略带焦急的声音就传了进来,正好截了温绍云的话,同时也告知了温家三兄弟一个重要的信息。

    那就是妃儿没跟剑舞红袖在一起,甚至有可能不见了?

    “你们怎么不说…”踏进房门的瞬间,红袖如遭雷劈,双肩一下就垮了下去,低下头暗道:要不要这么倒霉。

    就像小姐说的,好死不死正撞在枪口上面。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三位少爷会在这里,她的话他们也都听见了,呜呜,怎么办?

    “可是妃儿出事了,说话。”温绍轩平时说话温文尔雅,像这样失态还没有过。

    剑舞看了他一眼,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却是将宓妃对她们的安排交待了一番,半点没提沧海他们的去处。

    只说她们在白云楼久等不到宓妃,只能按照她的吩咐先回相府。

    红袖满心以为宓妃可能自己先回来了,这才人未到,声先至的嚷嚷出声,哪里知道房间里的人不是小姐,而是小姐的三个哥哥。

    “大哥,要不咱们出府去找吧。”

    “那咱们分头去找。”

    看了两个弟弟一眼,温绍轩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万一他们出去了,宓妃又回来了,岂不是刚好错过,而且进宫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

    “三位少爷,要不咱们在等半个时辰,如果小姐还没有回来,我们就分头去找。”这是剑舞目前能想到最稳妥的办法。

    “也罢,咱们再等等。”

    红袖见他们一脸的担忧着急,出言劝道:“三位少爷也别太担心,小姐的身手比我们都厉害,一定不会有事的,而且小姐做事一向有分寸…”

    “嗯,本小姐今天才知道,原来红袖挺了解我的嘛。”没等红袖把话说完,宓妃就闪身进了屋,水眸里带着笑。

    只是一身脏乱,甚至衣服上还带着血迹的她,可把温绍轩三人还未放下的心,又再度给高高的提了起来,异口同声的问:“妃儿,你受伤了?”

    宓妃脚刚沾到地就立马被三个哥哥给包围了,七手八脚的拉着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好一通打量,直把她转得有些头晕。

    “我没受伤,衣服上的也不是我的血。”她的血都被她给强行的咽回了肚子里,衣服上的血自然是那条蟒蛇的。

    “妃儿你怎么会穿着丫鬟的衣服,你到底去哪里了?”确定了宓妃没有受伤,温绍云的脑子总算是能够冷静正常的思考问题。

    他可不记得他们家的丫鬟有这种颜色的衣服,更何况宓妃要出相府,应该也没有人敢拦着她才对。

    那么她既然这样一身打扮,想来定是借此混进谁的府上去了。

    这丫头叫他该说她什么好……

    “呵呵……”宓妃摸摸鼻子,撇了撇小嘴,望着三个哥哥嘿嘿傻笑,貌似蒙混不过去啊。

    有时候哥哥们生得太聪明,貌似也不是一件好事,让她连撒撒谎都觉得心虚,更何况她说了,他们也不一定信啊!

    哎,真头疼。

    “妃儿,不管你要做什么,大哥都会帮着你,但你不要把什么都揽在自己的身上,别让我们担心。”似乎自退婚事件之后,他的这个妹妹就极为的在意他们三个哥哥跟爹娘,谁若是说她的不是,她不会去理会,但若谁胆敢说他们的半句不是,她出手绝对是无情又狠辣。

    温绍轩只知道他的妹妹似那破茧而出的蝴蝶,振动着双翅一飞上蓝天,她往后的人生之路,必定是不平凡的,可他仍旧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祈求她这一生都平安喜乐,顺遂无忧。

    “大哥别生气,妃儿保证以后有什么都知会你们一声,绝对不会再擅自行动了,别生我的气,好不好嘛!”宓妃眨眨眼,双手抱住温绍轩的胳膊卖力的撒娇,别看她家大哥温文儒雅,清绝飘逸,看似很好相处,其实骨子里有种执拗,他的人并不像他看起来那么好接触,好相处。

    不生气的时候还好,一旦生起气来,还是挺吓人的。

    说实话,她家大哥比起她家二哥跟三哥要难哄得多。

    “你哟,大哥哪舍得生你的气。”看着她撒娇的小模样,温绍轩不知该气还是该笑,这丫头总有办法让他对她板不起脸来。

    “呵呵,我就知道大哥最疼妃儿了。”

    “难道我跟三弟不疼你。”温绍云吃醋了,瞧瞧大哥一板下脸,妃儿就又是抱他胳膊,又是冲他撒娇的,他要不要也试试。

    宓妃扬了扬眉,娇笑道:“二哥跟三哥也最疼妃儿了,妃儿最爱你们了嘛。”

    撒娇卖萌什么的,宓妃如今做起来已是越来越得心应手。这并非是她在演戏,而是情之所至,心之所依。

    对于珍爱她的家人,她做什么都不会奇怪。

    “老实交待,从早上出去到现在,你都去哪里了,又做了什么?”温绍宇平日里不会刻意表现什么,但不代表他的脑子不好使。

    自家这个妹妹,心里可是有主意得很,但凡得罪过她,又或者是被她给记恨上的人,一准儿没有好果子可吃。

    他可不相信宓妃打扮成这般模样,却什么也没有做。

    碧落阁里那些不省事儿的东西,通通都让宓妃给打发走了,目前来说这里很安全,不用担心泄露什么出去。

    丹珍跟冰彤没有武功也没有内力,两人听不到宓妃在说什么,于是自觉的退到门外安静的守着,什么都不多问,脸上也没有半点不满。

    坐在凳子上,宓妃接过剑舞倒的茶水,一口气就喝得干干净净,知道瞒不过他们,就干脆把她潜进太师府的事儿,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

    当然,她省略了自己受了内伤一事,也省略了在仙女湖遇到的那个神秘男人的事情。

    原本她是想问问三个哥哥可否认识这么一个人的,但想到那个玄衣男人的独特气质与他高深莫测,又诡异的超强身手,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男人武功在她之上,虽说除了看戏之外,并未对她有什么恶意,但那该死的男人竟然敢小看她,哼,别让她再遇到他,否则看到一次踹一次。

    这次把他踹进湖里,下次她就把他踹……

    “你竟然大白天的潜进庞太师的书房,被人连累还被追杀……”没等听宓妃把话给说完,温绍云就一巴掌拍在桌上,拔尖的声音连外面守着的丹珍跟冰彤都打了一个冷颤。

    二少爷好凶,小姐你自求多福。

    房间里静立一旁的剑舞跟红袖亦是双眼瞪向宓妃,大概的意思是:小姐你不厚道啊,最危险的地方居然自己去,是故意把她们两个引向太子府跟郑国公府的吧!

    宓妃猛然跳起来,双手抱住几乎暴跳如雷二哥的手臂,又心虚的瞅了一眼面露愠色的温绍轩跟温绍宇,拉耸着脑袋道:“二哥淡定,淡定……”

    “你叫我怎么淡定,庞家近百年来势力增长极为迅速,庞太师的根基很深,否则也不会让皇上对他都忌惮三分,你。你居然…妃儿,你让二哥说你什么好,倘若你有半点闪失,你叫我们怎么办?”

    他们就这么一个妹妹,她也本该无忧无虑,欢欢喜喜的过一生,但却屡次因为他们而卷进这些是是非非之中,叫他如何能安心。

    “对不起,我错了。”

    温绍轩跟温绍宇虽说开口,但敏锐如宓妃,她已然转过那个弯,知道自己今日行事的确不妥当了。

    前世的她,独来独往惯了,做任何事情从来都只考虑自己,没有别人要考虑,也不需要为别人考虑,可这一世不一样,有了那么多在意她,爱她的人,她若还是只以自己的喜好行事,他们会很担心,很自责的吧。

    这就好比她受伤了,流血了,她自己觉得没什么,不过只是一点伤,一点血罢了,可她的爹娘跟哥哥不会这么想,他们会觉得没有保护好她。

    换个位置思考,如果是三个哥哥伤了,也许他们觉得没事,可是看到他们受伤的她,铁定恨死了让他们受伤的人,不顾一切的想要报复吧!

    “妃儿,大哥知道你做这么多,都是因为想要保护我们,可你要知道,这个世间唯你才是我们最想保护的。”温绍轩难得会说出如此感性的话,实是被宓妃的举动给吓到了。

    “妃儿以后不能这样了。”

    “知道了三哥,妃儿以后不会了。”咳咳,以后就算还要做这样的事情,她只会加倍的小心,断然不会再留下什么小尾巴的。

    眼见宓妃把他们的话记在了心里,温家三兄弟都松了一口气,又哪里知道宓妃的心里会打着那样的算盘。

    “丹珍冰彤,准备热水伺候小姐沐浴梳妆。”

    “是,大少爷。”

    宓妃眨眨眼,再低头看了看自己浑身脏兮兮的这模样,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她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鬼样子?

    “真是个活脱脱的野丫头,活像只小花猫似的,脏死了。”温绍宇揉了揉宓妃本来就挺乱的头发,语气又是宠溺,又满含戏谑,还带着几分打趣。

    他可记得,他家这宝贝妹妹是有轻微洁癖的啊,虽说不是很严重,但也绝对受不了自己浑身上下脏成这种鬼样子。

    扁扁嘴,宓妃眼神儿哀怨,软声道:“大哥二哥,三哥欺负我。”

    此话一出,妹控大哥二哥立马飞刀眼扫向温绍宇,叫你欺负妃儿。

    “这是什么东西?”

    “好东西。”宓妃得意的扬了扬眉,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直响。

    “是蛇胆?我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大个的蛇胆,这该得是多大的蛇才有这么大的蛇胆。”温绍云用手指戳了戳宓妃拿出来放在桌上,晶莹剔透,看起来就极其不凡的蛇胆,眼里满是稀奇。

    宓妃傲娇的笑了笑,得意忘形的道:“这可是我杀了那条二十多米长,腰那么粗的蟒蛇,从它身上得来的,可是个不易得的宝贝,等我让三师兄把这个蛇胆处理一下泡成药酒,你们跟爹娘都喝一些,对身体……”

    双眼弯弯瞅着蛇胆说得起劲儿的宓妃,后知后觉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而三个哥哥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冰凉冰凉的好伐,好冷好冷。

    呜呜,她错了。

    怎么她是个哑巴,还祸从口出。

    好好的,她干嘛要提蛇,还提什么蟒蛇。

    “妃儿你……”是个人都知道,冷血动物蛇在冬季是要冬眠的,可宓妃说什么,她杀了一条蟒蛇才得到这蛇胆的。

    换言之,在冬天不冬眠的蛇,那能是一条普通的蟒蛇么?

    这丫头,她的胆子怎么那么大。

    “咦…哪里去了。”宓妃双手在自己身上摸了一通,小脸上露出着急之色。

    本来她是打算拿出在庞太师书房得到的东西,好让三个哥哥转移注意力,结果揣在她身上的东西,竟然没有了?

    “怎么了?”

    “我在庞太师那个老匹夫书房好不容易找到的东西不见了。”

    仔细又找了一遍,真的不见了,不由身子一软,懊恼的趴在桌子上作垂死状。

    宓妃蹙着眉,仔细的回想,东西是什么时候不见的。突然,脑中闪过一抹亮光,她似是抓住了什么,猛的一拍桌子,无比恼怒的吼道:“该死的,居然掉在仙女湖,肯定被那个男…。”

    话到嘴边又飞快的咽了回去,她的东西肯定是在跟那个玄衣男人交手时从身上掉落的,她走了,东西也肯定会被那个男人捡走。

    真是的,气死她了。

    “什么男……”

    “没有没有。”宓妃拉着温绍云的手,使劲摇了摇头,双肩拉耸着,“在琴郡的时候,程晃跟我提过一个银色的盒子,我在庞太师的书房找到了,可是居然被我弄丢了。”

    说着,宓妃戳了戳手指,满肚子的抓狂无处发泄,那男人是不是跟她命里犯煞啊,怎么遇见他就没好事。

    某男此时坐在奢华至极的马车里,突然毫无预兆的连连打了三个喷嚏,嗯,难不成是那个小丫头在想他?

    咳咳,不得不说一句,这男人很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抬眸看了眼茶几上小巧精致的银色盒子,男人的眸光幽深似海,看似平静无波,实则暗流涌动,这盒子是他在宓妃离开,他从湖里出来捡到的,想来定是那丫头之物。

    看来,他跟她,很快又会见面的。

    毕竟,他相信那只小野猫,绝对不会让她的所有物,落到他的手里。

    要说,在这一点上,这男人猜得还挺准。

    宓妃的格言是,她的东西就是她的东西,即便是她不要的东西,那也是她的东西,只要是她的东西,哪里丢的就得在哪里捡回来。

    即便东西是被人捡了去,她也一定会拿回来的。

    “东西丢了就丢了,最重要的是你没事。”算着时间,温绍轩压下心中其他的疑问,沉声道:“热水准备好了吗?”

    “回大少爷的话,已经抬去净房了。”

    “妃儿先去沐浴更衣,咱们得抓紧时间准备进宫了。”

    “嗯。”扯了扯头发,宓妃乖巧的点了点头。

    只是一想到她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东西就那么丢了,她就很是抓狂,很是咬牙切齿有没有。

    “我们也先回去换身衣服,一会儿来接你。”温绍云跟温绍宇不愧是双生子,两个的想法都差不多,现在不是追问细节的时候,等今晚的除夕宴后,他们再坐下来,好好的问问宓妃。

    总有那么一种感觉,宓妃有事瞒着他们,并没有告诉他们实情。

    其实他们不是不相信宓妃,而是担心这丫头还会背着他们干出更危险的事情来,这是他们万万不能接受的。

    身为哥哥的他们,哪里能处处都让自家妹妹冲到最前面的。

    “好。”应了声,宓妃想到什么,赶紧说道:“红袖,你把柜子里哥哥们的衣服拿出来。”

    “是小姐。”

    “大哥二哥三哥,今天晚上就穿妃儿做的衣服好不好。”从琴郡回来的路上,宓妃给三个哥哥一人做了两套衣服,今早洗好的衣服才送回到她的房里。

    动作轻柔的接过红袖递过来的衣服,温绍轩三人的眼神都快柔出水来,他们以前从未想过,这辈子居然还有机会穿上妹妹亲手做的衣服。

    “二哥一定穿上。”

    “三哥也是。”

    “大哥当然也会。”

    宓妃俏皮的眨眨眼,推着他们出门,嚷嚷道:“快走快走,我要洗澡了。”

    等有时间了,她再挑选一些上好的布料,多给他们做几身衣服。反正以她现在的速度,做身衣服花不了多长时间,同时又可以练练手劲儿,可谓是一举两得。

    “丹珍,将衣柜最底下的那个盒子拿出来,你家小姐今晚就穿那件衣服。”

    “是。”

    半个时辰之后,宓妃穿着雪白的里衣坐在铜镜前,丹珍按照她的指示在给她梳头,“冰彤,你把那个红色的盒子跟那个绿色的盒子一并拿过来。”

    “是。”

    丹珍的手很巧,不管如何繁复的发髻都难不到她,梳得又快又好,不一会儿她就按照宓妃的指示替她梳好了头。

    只是,看着她家小姐的一头乌黑亮丽的青丝就只是编成了一个松松的,大大的麻花辫,她脸上的表情很是有些奇怪,心里更是疑问重重,但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哎呀,真是为难死她了。

    这样的发型好看是挺好看的,可就是太简单了,真的适合去参加宫宴么?她会不会被相爷跟夫人责骂,还有三个少爷貌似也不会放过她的好伐。

    “小姐,你要的东西拿过来了。”冰彤动作很快,两个盒子叠在一起抱到宓妃的跟前,“丹珍你发什么愣,赶紧替小姐化妆,一会儿三位少爷就该来接小姐了。”

    “啊。哦。”

    “不用,剩下的我自己来。”

    “这怎么可以。”丹珍急了,险些踩到自己的裙子摔倒。

    宓妃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比划道:“有什么不可以的,不相信你家小姐的手艺。”

    “不是不是。”

    “仔细别把脑袋给甩下来,本小姐可是不会心疼的。”比划完,宓妃也不再理会丹珍跟冰彤两个丫鬟,而是打开红色的盒子,拿出里面的化妆用品开始给自己上妆。

    浩瀚大陆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而金凤国的地理位置更是极其的特殊。

    东接虚无之海的金凤国,其实在海运方面算是很发达,沿海的小国家每年都有新鲜的玩意儿流传进入金凤国。

    只是,很多流传进来的东西,金凤国人都不太会使用,甚至可说压根就不会用。

    好比宓妃此时用来化妆的这些东西,虽然没有办法跟二十一世纪的化妆品相提并论,但比起古代女子所用的胭脂水粉却要先进得多。

    当初在药王谷翻阅那些各国风土人情杂记与游记,知晓了有虚无之海这片广阔的大海之后,宓妃就想到了造船出海。

    她要自己设计建造一艘船,建立一个属于她的海上王国。

    十指齐动,宓妃很快就给自己画了一个大方得体却又不失妩媚优雅的宴会妆。

    她的脸型修长,似是将瓜子脸与鹅蛋脸综合上了一起,齐眉刘海放下来的时候,会衬得她犹如生了一张清纯甜美的娃娃脸一般,极聚有欺骗性。

    然,当她将刘海梳上去,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时,她的五官就会完全被凸显出来,精致得好似上帝精心雕琢而出的艺术品,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看似妖娆妩媚,艳丽逼人,却偏又融合了乖巧恬静,温婉雅致的气质,明明该是矛盾的,却在她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融合。

    一出场,就注定会惊艳全场。

    “小姐梳起头发的时候就很美了,化了妆就更美了。”丹珍几乎看得痴了,跟宓妃的化妆手艺比起来,她那点儿化妆技术明显上不得摆面。

    只是,小姐化妆用的这些东西,好生奇怪,她都没有见过。

    “今天晚上的宫宴,咱们家小姐一定会惊艳全场的。”看那些以前说小姐坏话的人怎么打自己的嘴巴,冰彤兴奋的想着。

    她家小姐不但在容貌上是最美的,再过不久等能开口说话了,保管让郑国公府那个瞎眼的世子,后悔得肠子都青掉。

    呸呸呸,她没事想那个渣男做什么,那男人就是给她家小姐提鞋都不配。

    “丹珍,你去将我乘坐的马车牵到正门,一会儿换好衣服我直接过去。”

    “是。”小姐的指示只要听从就好,不该问的别问。

    “小姐,绿色盒子里的可是衣服。”

    “嗯,伺候我更衣。”

    “是。”

    古代的衣服繁复华丽,一层又一层的,有时候宓妃自己个儿还真穿不利索。

    今晚这套衣服是她用水灵长老送她的轻纱月光锦制成,款式新颖独特,就连衣裙上那些颗颗水晶都有价无市,万金难求。

    年轻时,水灵长老外出游历,曾经去过很多地方,收集过很多的宝贝。

    身为女子的水灵长老,尤其喜爱收集美丽的珠宝布匹,故此,她送给宓妃的东西无一不精致,无一不精巧。

    其中不少的东西,便是水灵长老游历各个海国所得。

    “天啊,好美,好漂亮的衣服。”冰彤看得不禁痴了,小嘴大大的张着都忘了要闭上。“总算是明白小姐为什么不等三位少爷,自己要先上马车了。”

    宓妃听了,轻笑,眉眼弯弯,如梦似幻,冰彤继续嘟嚷道:“如果小姐从碧落阁走到相府大门,我敢发誓一路上所有的人,都会看着小姐移不开眼,走不动路的。”

    ‘扑哧’笑出声,宓妃回望了铜镜中的自己一眼,从妆容到服饰,她都很满意。

    既然有那么多的人期待她出席宫宴,又想要看她的笑话,那么她没道理还要躲躲藏藏,遮遮掩掩的,高调而惊艳的出场,那又何妨。

    何不让事实,狠狠的煽他们一巴掌。

    她,温宓妃就是要让他们都清楚的知道,即便她口不能言,是个哑巴,也能将他们踩在脚下,不得翻身。

    “小姐,冰彤可没有半句谎话。”

    “我知道。”

    “小姐,一切都准备妥了,可以出发了。”剑舞看到宓妃,眼光闪了闪,怔愣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她就知道她们的主子,无论相貌还是武功,放眼天下能与之比肩之人凤毛麟角。

    皇宫比不得其他的地方,随身伺候的丫鬟最多两个,丹珍跟冰彤不能跟着一起去,“剑舞,小姐就交给你跟红袖了。”

    等她们学好武功,才能随时随地都跟随在小姐的左右。

    “放心。”

    “我们走。”修长清丽的身影如风掠过,眨眼之间,主仆两人便消失在冰彤的眼前,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我是可爱分割线……。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仿如白昼。

    宣辉十五年,三十除夕夜,无雪,明月高悬,繁星点点。

    整座星殒城都笼罩在浓浓的年味里,大街小巷人声鼎沸,热闹喧嚣,喜气洋洋。

    辛勤劳作一整年的百姓们,不管贫与富,贵与贱,在这一天里面都会穿上新衣,带上满面的笑容,三五成伴的走上街头,热热闹闹的欢度新年。

    鞭炮声,欢笑声,是这个喜气日子里,最为动听的声音。

    任你性情再如何的清冷,如何的淡漠,都不禁会被那纯净无杂质的喜悦所感染,静静的,浅浅的,露出淡淡的笑容。

    雪阳宫,乃金凤国历朝历代举行除夕宫宴的宫殿,十二月二十三四的时候,在雪阳宫伺候的宫女太监就忙碌了起来,不但要里里外外的清扫干净,还要再精心的布置装扮。

    按照传统,每年皇帝都会举办除夕宴,宴请朝中众臣,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有普天同庆的意思。

    每年除夕宴进行一个时辰左右,就会由皇帝身边的太监总管领着内务府的人登上皇宫的外城楼撒放铜钱。

    故此,在这一天,百姓们都会在家中早早的吃了年饭,然后一家人逛街游玩赏烟花,等到撒放铜钱的时间,再到皇宫外面捡铜钱。

    运气好的人家,一家几口往往能够捡到一二两银子,节俭一些也够一家人近三个月的日常开销。

    酉时一刻,已经陆陆续续有各府的马车,拿出帖子依次进入宫门,再行到青锣门改换乘软轿前往雪阳宫参加除夕宫宴。

    沉寂的皇宫,似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热闹,也越来越喜庆。

    新年的味道也越来越浓郁,整个雪阳宫里温暖如春,笑话晏晏。

    待酉时三刻,有资格出席宫宴从五品及以上的官员都已携带家眷入座,只等皇上皇后皇太后出来便可宣布宴会开始。

    正殿分为两个部分,男子与女子各占一边,殿中央是以白玉铺就的长形舞台,远望那玉中似有缕缕阳光照耀在雪花之上,男子这边座位的先后以官职的大小区分,女子那边则以女子的诰命大小来区分。

    “大嫂,你说姑奶奶一家怎么现在都还没来,可真是急死个人。”说话的穆司徒氏凤竹,乃穆国公府的二夫人,她口中的姑奶奶,指的自然就是温夫人。

    温夫人穆亚琴,出自穆国公府,是已逝穆国公和穆老夫人的唯一的女儿,上有三个兄长,下有一个弟弟,自出生便是整个穆国公府的宝贝。

    司徒氏正是温夫人的二嫂,性子直率,心里藏不住话,却是个心眼极好的人,对待温夫人这个小姑,那可真是当亲妹妹一样的疼爱呵护。

    “别着急,会来的,许是路上耽搁了,毕竟今个儿晚上城里可热闹得很。”每年的除夕夜,哪怕下大雪,星殒城里也是极为热闹的。

    这是温夫人的大嫂穆王氏诗婧,出身名门,性情温婉,很是端庄大方。

    三年前,公爹老穆国公去世,他们一家护送老穆国公的遗体回祖籍烟城安葬,她的丈夫跟三个叔伯子侄皆留在烟城任职,直到三日前才返回星殒城,以后将不会再外调。

    老穆国公逝世,王氏的夫君也就是温夫人的大哥袭爵,是为现任穆国公,也算手握重兵,也就成了几位意欲争夺皇位亲王争相拉拢的相象。

    毕竟,穆家,是以武起家,世代出了不少的将帅之才,是真真正正的将门之家,在军中有着极高的威望。

    “大嫂二嫂,我可真是等不及想去相府问问清楚,这心里就跟…”

    没等温夫人的三嫂穆氏宋娟把话说完,小太监尖细的声音就将她的话打断,“寒王殿下到――”

    寒王墨寒羽之名,无论是在朝堂还是在民间,那可都比太子好使。

    然,往日里尽数落到寒王那张俊美无俦,仿如巧夺天工般俊脸上的目光,却在落到距离寒王身后十米远的一道紫色倩影上时,顿时变成了惊艳。

    那是谁家的姑娘,竟生得如此的倾城绝色,为何以前却不曾见过。

    ------题外话------

    投了1票(5热度)

    送了10朵鲜花

    送了3朵鲜花

    月票:

    1

    1

    1

    1

    1

    1

    1

    1

    1

    1

    2

    6

    1

    1

    谢谢以上送礼物,送月票的妞儿,么么哒!今天有大封推,妞儿们要给荨顶起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055】满心担忧准备进宫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