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56】除夕宫宴惊艳出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再一看,走在那姑娘前面两三步的不正是温相跟他的夫人么?

    走在那姑娘左右的那三个身姿挺拔颀长满身清华贵气,容貌极为出众的男子,可不就正是温相的三个嫡出儿子。

    大公子温绍轩,年仅十七便高中状元,文采风流,温润儒雅;二公子温绍云,三公子温绍宇虽未参加科考,但其才华丝毫不逊色于他们的兄长,在星殒城众多世族子弟之中,也可谓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半年前,温家三位公子遭遇围杀,大公子二公子身负重伤,三公子更是重伤痴傻,让得不少倾慕于温绍宇的世家小姐那真是伤透了心。

    今日再见,温绍宇举手投足间端得是大气从容,风采依旧,谁又能想得到,数十日之前的他,会是一个心智仅六七岁孩童般的傻子。

    药王谷的医术,当真不凡。

    活死人,肉白骨,说是有起死回生的本事都不为过。

    能让温氏三兄弟如此相护的女子,莫不就是温相那个在星殒城乃至整个浩瀚大6都出了名的,温相唯一的嫡女――温宓妃?

    此时此刻,众人只见那女子莲步轻移,缓步行来,那优雅轻盈的步伐仿如踩在仙气缭绕的云雾之间,周身似是萦绕着尊贵清绝,不容轻慢亵渎的雍容贵气,倾城绝美的容颜竟不似凡人。

    淡淡的浅笑挂在唇角,不张扬,不放肆,恬静的,温柔的,端庄的,大气的,雍容华贵,看似容易亲近,实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样的一个女子,任谁瞧了都会不自觉的将目光聚集在她的身上,又如何还记得起她身上唯一的那一个的缺点。纵使是缺点,此时此刻也都被遗忘掉了,只记得她带给人那绚丽的惊艳。

    谁还会记得,她温宓妃其实就是个哑巴。

    一个明月湖畔,受尽嘲笑奚落谩骂讥笑,被自卑怯弱击得粉碎,彻底绝望而选择上吊自杀的哑巴。今日,便是她依旧口不能言,她亦有让所有人都要仰视她的绝代风华。

    “是…是宓。宓妃。”穆三夫人宋娟哆嗦着手抓住穆二夫人的手,瞪大双眼颤着声道,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虽然自打宓妃哑后,她们这几个做舅母的见到她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但还是记得宓妃模样的。毕竟,穆老夫人就温夫人一个女儿,打小就极为疼爱,嫁入相府之后也只生下了宓妃这么一个女儿,穆老夫人对宓妃也是极其的宠爱。

    只可惜,哑后的宓妃不但不亲近自己的父母,疏远自己的父母,对穆老夫人更是拒而不见,可算伤透了穆老夫人的心。然而,每每想到幼时的宓妃,穆老夫人又忍不住,总是每隔两三个月就带着她们三个媳妇到相府,打扰到她,隔得远远的看一看碧落阁中的宓妃,从不让她知道。

    故此,骤然见到这样明媚自信,漫步而来的宓妃,犹如九天玄女临世的穆三夫人才会如此的失态。

    穆二夫人缓过神,咽了咽口水,镇定的道:“真。还真的是宓妃。”

    原来,总是拒他们于千里之外的外甥女,竟是生得这般天香国色,姿容清绝,看似恬静温和雅致,实则沉稳大气锋芒内敛。

    放眼这星殒城内,就单论这容貌与气质,怕难有哪家姑娘能出其右。

    即便是现如今星殒城风头正盛的五美,也是难以与她比肩。

    “是宓妃没错。”穆国公夫人怔愣过后,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露出温婉的笑容,若她不是宓妃,小姑奶奶家三个小子断然不会与她如此亲近。

    公爹老穆国公去世,他们一家老老少少全都搬往祖籍烟城为其守孝三年。

    一别三年,再次回到星殒城,似乎好多好多的事情都变了。

    穆国公夫人心里就跟一大团乱麻似的,理都尚未理清楚,眼看宓妃这般,心里不免多了几分安慰与欣喜。

    看眼前这样,宓妃定是好了,那么一直心思重,身体时好时坏的姑奶奶想必也能放宽了心,身体也会慢慢的好起来,如此婆母心里也会欢喜,身子也会越康健的。

    走进雪阳宫,自四面八方投射在宓妃身上的目光,有惊艳,有好奇,有探究,有羡慕,有嫉妒,有猜疑,有恶毒…让得温家三兄弟的双眉几乎皱成一团褶子,恨不得赶紧将宓妃给藏起来。当然,他们兄弟更想做的事情就是把那些不好怀好意的人通通都痛打一顿。

    如果这些目光都是善意的还好,偏偏这些目光都那么的不友善,简直可恶至极。

    “大哥(二哥三哥),妃儿可不怕他们的目光,要看就让他们看,反正也不会少一块肉。”用入密传音分别安慰了三个哥哥,宓妃半垂着眼帘,她一定会好好招呼那些个对她目露不善的小老鼠。

    她既然敢来,那就不会惧怕他们分毫。

    皇宫又如何,高可不攀,不可凌越的皇权又如何,今日她若弯下了腰,低下了头,他日她必将站在最高处,让这些人统统都匍匐在她的脚下。

    虽然她更喜欢有仇有怨当场报,但她也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一个小女人报仇嘛,就是一百年也不会晚的。

    更何况,她断不会忍耐一百年那么久,最长一年,最短一月,她必会讨回旁人欠她的。

    “一会儿好好照顾自己。”温绍宇压低声音叮嘱宓妃,生怕她会有个好歹,不能坐到妹妹身边简直比让他受刑还难受。

    别人羡慕生活在这座皇宫里的人,他可是一点儿都不喜欢。说到这座皇宫,温绍宇就不免想到寒王墨寒羽。

    当年,宣帝还未登基,也并未被册封为太子,他的王妃生下寒王,深受先皇喜爱,不仅每日必要看一看寒王,更是时常亲自带在身边教养。

    寒王百日宴上,先皇正式册封了宣帝为太子,而正经嫡出的寒王便是不二的下一代储君人选,却是千防万防都没能防得住,那一双双黑暗里伸出的肮脏毒手。

    墨寒羽生来便极其的聪慧,小小年纪就表现出高的天赋,不说他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但凡先皇说给他听的,教给他的,他都能简单清晰的复述一遍出来,并且还能说出自己的观点,学什么都很快,不禁让得先帝暗叹他为何没有早生二十年。

    两岁启蒙,三岁习武,也当得是文武双全,越得了先皇厚爱,也越招惹了某些人的记恨。

    然而,寒王四岁时,先皇重病缠绵于床榻,朝堂之上风云变幻,暗流涌动。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下手的人,终于找到了机会对寒王出手,一出手全是又阴狠又毒辣。

    那天夜里,寒王身中剧毒,尚不满五岁的他,浑身烧得通红,就好比火炉里的炭火,似能将人都烧成灰烬。

    先皇拖着病重的身子守在寒王身边,顿时仿佛苍老了数十岁,是糊涂,是悔恨,他若没有将这个最为珍爱的孙子带在身边疼着,护着,或许他就不用受这般苦楚,命悬一线。

    他怎就忘了,生于这个遍地都散布着阴谋与诡计的皇宫,别说是喜欢的,那就是不喜欢的也不能表现出来啊!

    就在跪了满殿的太医要宣布为寒王准备后事,而这些太医也做好了要为寒王陪葬之时,四处云游到御膳房偷吃的天山老人救下了墨寒羽,暂时替他压制住了他体内乱蹿的火毒,保全了他的性命。

    那天夜里,先皇震怒,杀光了宫中前前后后所有接触过墨寒羽的人,真真是宁可错杀,也没有放过一个,说是血染皇宫都不为过。

    然,即便先皇心疼墨寒羽,杀了那么多的人,但幕后真凶却是没能找到。

    两个月后,先皇驾崩,太子登基,留下遗诏,册封墨寒羽为金凤国第一亲王,手握打皇鞭,上可打昏君,下可诛奸臣,拥监国之权,且后世帝王所赐封之亲王,皆不可尊贵过寒王。

    是以,墨寒羽成为金凤国史上,最年幼的却最为尊贵的亲王,那时他不过五岁。

    若非墨寒羽先是身中火毒未解,后又身中寒毒,两毒相生相克,生生的折磨着他,而他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太子之位还说不定是谁的。

    世人皆知寒王身中奇毒,一条命是吊着的,做不得一国储君,也做不得金凤国未来的天子,故此,身为太子的墨思羽才恨不得墨寒羽去死,恨不得他早一点去死。

    否则,他永远都要活在墨寒羽的阴影之下,不管他做了什么,有多大的成就,别人都看不到他的存在,也无法正视他。

    即便以后他做了皇帝,手握天下人的生死,可他还是越不过墨寒羽,总有要低他一头的感觉,这才是最令墨思羽无法接受的。

    只有墨寒羽死了,他才能痛快。

    细说起来,若论金凤国历代储君,也唯有这一代的太子墨思羽最为憋屈了。

    他的存在感的确很低,低到容易让人彻底忽视他的地步,除了别人见到他会尊称他一声太子殿下之外,竟是再无其他的威望可言,无论他有多少的锋芒,多少的优势,遇到墨寒羽时,便什么都顷刻间荡然无存。

    寒王墨寒羽就不一样,饶是他剧毒缠身,命不久矣,甭管他走到哪里,都极为吸人注目。

    天下间,仿佛就是有着这么一种人,即便他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就是很吸引别人的目光,想让人忽视他都难。

    “三哥,你走神也太厉害了吧!”宓妃扯了扯温绍宇的袖口唤回他那飘远的思绪,后脑滑下三条黑线,嘴角抽了抽。

    “咳咳……”温绍宇尴尬的轻咳两声,觉得自己真走神得厉害,怎么一下子想那么远,还想到墨寒羽的身上去了。

    侧看了看宓妃,这一路走来,他倒是觉得自己有些操心过度,他家妹妹表现得比他都要镇定,没什么可担心的。

    “妃儿……”

    看着三个关心则乱的哥哥,宓妃调皮的冲他们直眨眼,无声的安抚道:“哥哥们就放一百个心,就算是欺负别人,妃儿也不会让自己受委屈的。”

    更何况,她的身份摆在那里,一时半会儿绝对没有人敢动她一根手指头。

    药王谷,可是要比毒宗难缠得多。

    “小心。”到底还是不放心,三个翩翩公子立马化身哆嗦温柔暖男。

    宓妃乖巧的点了点头,仪态优雅,举止从容,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寒王性子冰冷,便是朝中支持拥护他的大臣,也不敢冒然上前跟他搭话,其他的大臣则是能避则避,能躲则躲,倘若正面对上了就恭敬的行个礼,只求面子上过得去就行。

    一般情况下,墨寒羽并不会与人为难。

    待寒王落座,众大臣正欲与温相套套近乎,说说话,探探虚实之际,小太监尖细的嗓音再度高亢的响了起来,惊得围上来的众人作鸟兽状散开,赶紧退回到自己的位置。

    “皇上驾到,皇太后驾到,皇后驾到……”

    趁着皇上,皇太后,皇后等人走进雪阳宫的空档,宓妃跟在温夫人的身后走到女宾区,而温相则是带着温绍轩三人走到男宾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百官起身下跪朝拜,声若洪钟,久久回荡在雪阳宫的上空,气势恢弘。

    这不愧是皇权至上,等级森严,没有任何人权的时代,别的暂且不谈,单单就从出席宫宴所坐的位置就能看出一个人的身份与地位。

    温夫人贵为丞相夫人,乃圣上亲封的一品诰命夫人,所坐的位置仅排在亲王妃,郡王妃之后,与国公夫人,侯爷夫人的座位都是持平的,位于整个大殿都极为醒目的地方。

    之前,皇上皇后尚未出席,相熟的夫人小姐们还可以坐在一起,聚在一起说说话,待皇上皇后入场,她们就只能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否则那便是大不敬,可以按情节轻重予以论罪的。

    古语有云:母凭子贵。

    今晚的宓妃,可是沾了温夫人一品诰命夫人的光,直接就傲然站立在了大殿极为醒目的地方。

    当百官携家眷下跪向皇上行礼,宓妃以及伺候在她左右的剑舞跟红袖却傲然如松般站立在大殿之上,比起那日在城北狩猎场带给人的震憾效果和视觉冲击要强得多,印象也要深得多。

    这丫头的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众卿平身。”宣帝轻掀明黄色的龙袍落座,低沉的嗓音煞是好听,带着岁月沉淀后的浓浓韵味。

    “谢皇上。”

    起身后,依次入座。

    一直低着头的文武百官以及他们的家眷,自然没有看到宓妃未曾对皇上,皇太后,皇后下跪行礼,看到的人也不过只有身居高位的几个人罢了。

    还有便是宣帝的几个儿子,身为亲王皇子,他们是不需要行跪拜之礼的。

    在她药王关门弟子身份曝光之后,宓妃此番进宫就没有想过隐藏自己的容貌,甚至是隐藏她会武一事,故此,她表现得很高调,甚至可说很是张扬轻狂。

    这些自城北狩猎场一事之后,早就在星殒城内传得沸沸洋洋,不是她想藏就藏得了的,与其费那个心思,倒不如迎头而上。

    她的自身条件很好,好到令人羡慕嫉妒恨的地步,她又为什么要藏起来,而不是好好运用这得天独厚的天然条件,让别人畏她,惧她,不敢轻意打她的主意。

    “你是哪家女,见了皇上与哀家为何不跪。”几乎是踏进雪阳宫那一瞬,太后就看到了一身璀璨光华,立于众多千娇百媚,姿容秀美千金小姐中但却一枝独秀的她。

    那样的耀眼,那样的夺目,那样的令人不敢直视,似乎只要她站在那里,任何盛装打扮容貌出众的女子都不能与她比肩。

    即便仅仅只是一个侧颜,就让太后不觉被她所吸引,心下更是不觉生出一丝丝的好感。

    世间竟真有生得如此雍容华贵,清绝出尘的女子。

    等她走得近了,宓妃绝美出尘的小脸映入她的眼帘,太后心中越满意,越欣喜,可当殿中所有人都下跪行礼,而她还站着时,太后的脸黑了,莫名的怒气涌上心头。

    暗道:真是个不懂规矩的下贱东西。

    问话时,太后一双凤目扫视全场,最后落在站在宓妃身旁,明显露出紧张之色的温夫人脸上,对宓妃的身份,太后心里便有数了。

    此女,就是相府的哑巴嫡女温宓妃?

    那个坊间盛传,无才无德貌若无盐,只命好占着相府嫡女身份的哑巴?

    她怎么瞧着不像,这样一个满身风华,气质出尘的女子,即便真是个哑巴,比起某些世家小姐都要出挑太多。

    只是,不过区区一个哑巴,竟然胆敢无视她,见了她还敢不行跪拜之礼,是该好好的教训教训。

    “妃儿…。”温夫人一急,险些当场失仪,她拉住宓妃的手,索性衣服的袖口够大,将她的手遮盖了,不然还真挺不好看。

    “娘,相信妃儿。”举起右手,简单的比划了一下,宓妃冲温夫人笑了笑,告诉她不要担心,她能应付得很好。

    不断在心里暗示自己要冷静,要冷静,温夫人拉着宓妃的手才渐渐松开,她要相信她的妃儿,没有什么事情是她的妃儿做不到的。

    临出相府前,她特意带着钱嬷嬷去碧落阁看她,哪里知道丹珍跟冰彤两个丫鬟告诉她,小姐已经上了马车,就等出了。

    没办法她只能又带着钱嬷嬷去到相府大门,那里温相跟三个儿子都在等她,于是她也顾不得专门上宓妃的马车只为看她一眼。

    旋即,一路急驰赶往皇宫。

    她这个做娘的,居然是在青锣门换软轿之时,方才知晓她的宝贝女儿究竟生了怎样一张天姿国色的脸,惊得她好半晌都没缓过神来,直到现在都还恍恍惚惚的。

    跟着也露出相同表情的人,当然还有温相那个做爹的,三个儿子看向宓妃的目光虽露惊艳之色,但显然他们是知道的,很快就回过了神。

    只有她跟温相两人,呆愣好半天都还觉得云里雾里的,直到宓妃抱住他们的胳膊,笑嘻嘻的撒娇,这才相信眼前美得不似凡人的姑娘就是他们的女儿。

    果然如同三个儿子所说,他们家的妃儿是最美的,星殒城里的姑娘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其他地方的姑娘能与之比肩的也绝对不多。

    “自己小心。”温夫人往后退了一步,脸上挂着庄端温婉的浅笑,仿佛之前那个险些失仪之人,根本就不是她。

    “嗯。”点了点头,宓妃踩着细碎的莲步移向大殿中央,剑舞红袖紧随其后。

    一袭淡紫色的立领长裙,长长的裙摆呈扇形铺散开来,袖口用银色的丝线勾勒出一道道花瓣的袖边,裙身之上栩栩如生的绽放着一种不知名儿的花儿,半开未开之状,娇艳欲滴,似是真的一般。

    长长的挽纱拢在双臂之上,巧步轻移间裙摆挽纱浮动摇曳,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股浑然天成的高贵。

    她,眉若远山,眼若秋波,鼻若琼琚,唇若烟花,白肤胜雪,浅笑倩兮,美不胜收。

    那如美玉般的脸蛋上淡施薄粉,长长的浓密眼睫又卷又翘,将那双清澈纯净的双眸修饰得越的灵动,眼波流转之间,好似会说话一般。

    三千青丝并未如同其他女子一般梳成或端庄,或雍容,或繁复的髻,而是看似随意的扭成一个松松垮垮的麻花辫垂在身后。然,在那麻花辫之上,却又零星的点缀着如豌豆大小紫白两色相间,掩映丛生的水晶,尤以她那饱满额间垂坠的一圈圈粉色水晶额链最为醒目,与紫色长裙上花心中点缀的水晶花蕊相辅相成,相映成辉,在殿中的灯光照射下越的璀璨夺目,绚丽迷人。

    短短不过数十步之遥,宓妃走得不快不慢,一步一步似是踩在人心之上,那看向她的种种目光,丝毫对她造不成影响,也仿佛这整个大殿之上,从头到尾不过唯她一人而已。

    宣帝端坐于龙椅之上,头上带着金色的冠冕,墨自然的披散在肩上,明黄色的龙袍更衬得他威严无双,上位者的气势在无形之中释放而出。一双龙目炯炯有神,五官立体深邃,不难看出年轻时的他拥有怎样的风华,即便是如今已年过四十,容颜依旧极为俊美,完完全全就是中年美大叔一枚。

    不得不说,宓妃是真的极美,美得令人忘乎所以,几乎忘了自己身在何处,等宣帝从失神中回过神来,只见宓妃已经站在大殿中央,清澈的双眸平和的望着他,不卑不亢,恬静淡雅。

    单单就是这份气度,直接就将他的那些个女儿甩出好几条街,比起她们倒更像是一位出身尊贵的公主,哪怕是比起他的某些个儿子,这丫头看似温和实则强势的气场都不会逊色半分。

    这么好的丫头,怎么就不是他家的?

    便宜温相那只老狐狸了,居然生了这么好的一个闺女。

    “不知不觉妃丫头都长这么大了,还出落得这般倾城绝色,时间催人老啊,看来朕真是老了。”

    嘎――

    宓妃呆,水眸睁得大大的,脑门上滑下三条黑线,妃丫头,她跟他很熟么?

    这皇帝怎么跟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咳咳,确切的说是太不一样了。

    她有想过宣帝会直接给她来个下马威什么的,就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跟她套近乎啊?

    最最让她受不了的是,这。这皇帝竟然冲她调皮的眨眼睛。

    啊喂,她没有眼花吧!

    有他这么做皇帝的么,当初究竟是怎么坐上皇位的,难不成靠……

    片刻的错愕在脑海里也就那么一闪,宓妃很快就平静下来,眸如清泉,波澜不掀。

    “半年前,皇上亲赐宓妃可见君免跪,不知可算金口玉言。”剑舞声音太过清冷,隐隐还带着三分杀气,不适合在这样的场面做宓妃的同声翻译。

    红袖性子活泼,嗓音明亮清脆,这两天反复学习手语也算小有所成,只要宓妃不是比划的太长太复杂的话,她都看得懂。

    “朕自是金口玉言的,以后见了朕也好,太后皇后也罢都不用行跪拜之礼。”宣帝笑望着宓妃,暗道:这丫头还真是一个不吃亏的主儿,不简单,很不简单呐。

    他是皇帝,金凤国的主宰,皇太后跟皇后尊贵,还能尊贵过他去。

    “谢皇上体谅。”宓妃微微福了福身,算是卖给皇上一个面子。

    她若孤身一人,哪怕天王老子的面子她也可以不卖,只是她的身上还背着那么多甜蜜的负担,她不能不多为他们去谋算。

    既然宣帝从一开始就没有给她难堪,对她也尚算礼遇,没道理她要甩脸子给人家看不是,好歹人家也是一个帝王不是。

    “你这丫头倒是跟朕客气起来了,记得你周岁生辰跟两岁生辰之时朕都亲手抱过你,可真真是个讨人喜欢的丫头,小模样生得俊俏,见了朕也不怕生,不但敢扯着朕的头咧着嘴冲朕直笑不说,还敢在朕的怀里又蹦又跳也不怕朕把你给扔了。”似是回想起往年时光,宣帝脸上露出追忆之色,低下群臣垂眸不语,也不知都在想些什么。

    宓妃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她能说那丫头不是她么?如果真是她,她铁定在周岁生辰之时,直接撒尿在他身上,看他还敢说。

    至于当着百官的面说她幼时的事情么,还有没有一点身为皇帝的威严了。

    “皇上,臣妾想借着今晚的除夕宴向皇上求一个恩典,还望皇上赐予。”妃嫔在皇后没有开口之前是不能越过皇后开口的,婉嫔娘娘起身走到皇上跟前行了礼,嗓音轻软情意绵绵。

    若无得了皇后的允许,以她目前的身份,的确是不敢在这个时候出声。

    即便目前她在皇上面前很得脸面,但谁又知道什么时候皇上会不再给她脸面,故此,中宫皇后她是万万得罪不起的。

    更何况,郑国公府是站在太子一派的,她想要娘家的支持,就必须在皇后的跟前俯低头。

    “什么恩典?”宣帝若有所思的看了婉嫔一眼,面上丝毫不显,心思却已活泛开来。

    目光更是若有似无的瞄了郑国公几眼,不免觉得实是造化弄人。

    为了平衡朝中各派势力,宣帝原本就不想让温相的女儿嫁进郑国公府,只是那婚事是已逝温老相爷跟已逝老郑国公定下的,他这个做皇帝的总不好明里暗里坏人家的姻缘。

    当他正为此事烦恼,寻求不到解决之法时,出了郑世子当众退婚,温宓妃上吊自杀一事,然后他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郑国公府主动不要这门婚事,省了他不少的事,而宣帝也深知温相究竟有多么宝贝他的那个哑巴女儿,只是宣帝没想到温相会在那件事情上那般绝决的坚持,更没想到他会求下那样的旨意。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以两道旨意解决了一桩让他头疼的事情,还顺便卖给了温相一个人情,让温相记他一个好。

    尤其,宣帝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历经那次自杀事件之后,温宓妃竟然有了那样的造化跟机缘。

    要不怎么说是天意弄人呢?

    怕只怕现在郑国公悔得肠子都要青了,只可惜事情已再无转圜的余地。

    温相恨郑国公,恨郑国公世子恨得要死,朝堂之上虽说没有刻意针对郑国公,但只要郑国公有一点把柄落在温相的手里,那可真真是每次都要弄得郑国公灰头土脸才罢休。

    果然,温相对温宓妃是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郑国公可算把温相彻底给得罪了。

    要宣帝说,郑国公就是个傻的,蠢的,偏偏他自己还觉得自己很聪明。

    温宓妃是个哑巴怎么了,性情古怪孤僻又怎么了,娶回郑国公府做当家主母,只要给予她足够的尊重,就可以得到丞相府的护佑,对于已经日渐成衰败之势的郑国公府来说,无疑就是天大的好事。

    偏偏郑国公瞧不起温宓妃是个哑巴,觉得她若做郑国公府的当家主母有损颜面,郑国公世子还当众退婚,那简直就是生生在打丞相府的耳巴子,不成仇才怪。

    现在可好,宓妃身后不但有丞相府,还多了一个药王谷,此女容貌又生得这般倾国倾城,绝色无双,只怕世间男儿都会争相求娶。

    “回皇上,臣妾觉得跟温小姐甚有眼缘,明日想请温小姐到昭纯宫陪臣妾说说话。”

    婉嫔话落,未等宣帝开口,宓妃便笑颜如花,却是眸色如冰的比划道:“婉嫔娘娘觉得一个哑巴能陪你说话吗?”

    听得红袖算不得客气的话,殿中众人一愣,微微抽了一口凉气,婉嫔面色一僵,一沉,复又恢复如初,袖中长长的指甲掐进肉里都不自知。

    这温小姐是不是也太不给婉嫔娘娘面子了,说话就不能婉转一些。

    哪怕是拒绝?

    “如果我没有记错,婉嫔娘娘出自郑国公府旁支,那你就该知道,我温宓妃可是跟郑国公府有仇的,这星殒城内,但凡狗与姓郑的不得踏入丞相府半步,违者乱棍打出,绝不手下留情。”不过区区一个婉嫔,又不是中宫庞皇后,宓妃凭什么要给她脸面,更何况是她自己不要脸面,非要往她枪口上撞的。

    便是庞皇后说她合她的眼缘,那也不见得宓妃就要乖乖听话,听她摆布。

    嘶――

    闻者倒抽一口凉气,婉嫔脸色骤然大变,满是丹蔻手指几乎掐进肉里,郑国公跟郑世子则是当即黑了脸,哆嗦着说不出话来,其他大臣的目光来来回回落在他们的脸上,似嘲讽似讥笑,一时间倒是风云诡异得很。

    看来,温相府跟郑国公府的关系是再无修复的可能,往后他们行事可得留神一些,莫要被郑国公府给拖累了,以免宓妃也将他们归于郑国公府一类。

    想到宓妃身后的药王谷,哪怕不能讨好,那也绝不能得罪不是。

    郑国公一门在她眼里竟是跟狗画上了等号,宣帝不免失笑,又觉这丫头爱憎分明的性子格外讨人喜欢。

    “你。你大胆。”

    “呵呵…”宓妃笑了笑,笑声清脆如银铃般悦耳,白嫩如葱的双手比划起来自成一道风景,“本小姐不但天生胆子就比较大,还天生心眼就比针眼大不了多少,最爱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记仇。”

    墨寒羽举着酒杯轻轻的晃动,低垂的黑眸里满是笑意,不由开口道:“一个本就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没事出来蹦哒什么,没得碍了本王的眼。”

    声冷如玉,直将人贬进了尘埃里。

    宓妃挑了挑眉,无视婉嫔那张又青又白,泫然欲泣的小脸,倒是没想墨寒羽会突然出声。

    从头到尾她可都不想跟这个男人扯上什么关系,她想要的是那天高海阔任她翱翔,可不是困在这一方华丽的牢笼里。

    不是她瞧不起太子墨思羽,而是金凤国倘若真落到墨思羽的手里,怕是也要完了。

    只是墨寒羽的毒…罢了罢了,她想这些做什么,这些都不是她该操心的事情。

    “皇上,臣女记得半年前臣女就已经求了圣旨退了郑国公府的亲事,自此男婚女嫁再无半点关系,婉嫔娘娘跟臣女从未有过交集,在这个时候要单独与臣女见面,不知是何居心。”

    以她现在的身份,哪怕还是个哑巴,想要拉拢巴结她的人也是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这也是她要隐瞒自己会医术原因中的其中之一,否则麻烦会更多。

    “温小姐误会了,本宫只是觉得跟温…”没等婉嫔把话说完,宓妃自腰间取下可证明她药王谷弟子身份的宫羽,道:“师傅曾教导过宓妃,对于不喜欢之人或看不顺眼之人不需要理会,倘若那人非得要给脸不要脸,自己把脸往跟前凑,那么也千万不要客气,该打就打,该踹就踹,放眼这四国之内,还没有我药王谷惹不起的人。”

    红袖接过宫羽,一边解说宓妃比划的意思,一边将宫羽呈到宣帝的眼前,让他确定宓妃的身份。

    雪色的宫羽其实就是一块完美无暇的玉佩,玉佩之上刻有繁复的图文,中心位置刻有所持玉佩之人的名字,底下坠着一缕白色的羽毛,极其的好看。

    此宫羽以特殊的方式将名字嵌入玉佩之中,仿佛生来便刻在其中,不可复制,也绝对仿制不出来。

    即便能找到一模一样的玉,雕刻出一模一样的图文,刻在玉佩中心的字却是无论如何也作不了假。

    “妃丫头,朕可从未怀疑过你的身份。”宣帝细看了那宫羽,转身递还给红袖。

    哪怕宓妃不拿出这个证明她身份的宫羽,他也没有怀疑过她的身份是假的。

    毕竟,以前也曾出现过冒充药王弟子的人,下场都相当的凄惨。

    后来,也就再无人胆敢借药王谷之名行事。

    狩猎场一事,太子早已跟向他细细禀报过,那时起宣帝就很想见一见宓妃。

    不可否认,他想请宓妃的师傅或者是师兄替寒王解毒。

    但同时宣帝也知道,此事不宜操之过急,而且绝对不能以权压人,否则只怕得不偿失。

    那么多年他都等了,也不怕再耐着性子多等一些时候。

    “臣女行事这般轻狂不羁,只怕早就有不少人心生不快,总得要给他们一个交待不是。”话是这么说,不过宓妃的语气里满是嘲弄与不屑。

    她行事素来不喜瞻前顾后,最是忌讳举棋不定犹豫不决,红袖性子虽说跳脱,但关键时候还是很会揣摩宓妃心事的。

    这话一出口,宣帝都不禁觉得红袖这人有意思,果然不愧是她温宓妃的丫头。

    只是同时也不免被宓妃这话给噎了一下,瞧瞧她这话说得,让他都险些下不来台。

    不过这丫头也忒狠了,忒心黑了些,回想那些招惹到她,招惹到温绍宇的人,哪一个落到好的,好些人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

    皇帝都没有开口,底下纵使有对宓妃心生不满的大臣,那也没胆迎难直上不是。

    于是,一个个眼色,不间断的投向他们各派中的领头人物,希望他们能说上一两句。

    然而也不知今晚是怎的,还愣就是没有哪一个人愿出这个头,一个个倒是忍功了得,让人不敢小觑。

    宓妃每做一件事情,必会有她的目的,其实从最开始皇上太后等人走进雪阳宫百官跪拜行礼,到太后对她难,又到婉嫔有意拉拢她,她就已经开始在一步步的谋划着。

    可惜,她想要钓的鱼儿没有上钩。

    郑国公虽被同僚毫不掩饰的目光刺激得险些当场飙没坐得住,最后却也忍了下来,没有与她争论;而宓妃最想试探的人庞太师,几番目光落到她的身上,似打量,似探究,目光幽深,倒也很是镇定,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

    罢了,来日方长,欠下的,总归是要还的。

    “婉嫔还不退下,也不看看今个儿是什么日子。”从宓妃站出来到现在,她这个太后被忽视得干干净净,实是不甘再如此沉默下去。

    “臣妾失仪请太后娘娘恕罪。”婉嫔低下头认错,也顺着太后给的台阶赶紧下。

    她以为,宓妃好歹会给她一个面子,至少在这样的场合不会拂了她的意,又怎知她敢这般下她的脸面,让她在众人面前下不了台。

    还有那寒王,平日里也不见他为谁出头过,怎生会替温宓妃说话。

    难道寒王跟温宓妃……

    那想法似流星在脑海划过,转瞬即逝,快得婉嫔觉得自己抓到了什么,但又什么都没有抓到。

    “温家女,你既得了皇上恩典可见君免跪,那你那两个丫鬟又为何不跪,莫不是…”太后紧紧的盯着宓妃,想要从她镇定自若的表情里瞧出些什么,半晌却是把她自己瞧得有些心慌。

    这丫头那双眼睛着实漂亮,清澈明亮,好似一汪清泉一望到底,可又好像笼罩着重重迷雾,任她无论如何都看不真切。

    “剑舞红袖出自药王谷,乃师傅药丹担心宓妃学艺不精受人欺负所赐,只听命于我的师傅。”

    言外之意便是,她们代表的可是药王谷的脸面,你虽贵为太后,却也不能下了药王谷的脸面。

    世间只是传闻,浩瀚大6四国皇室都要礼让药王谷三分,其实除了药王谷神秘莫测,药术无双之外,还因药王谷掌握着四国的一部分隐秘力量。

    而这一部分从未浮出水面的力量,才是四国真正畏惧药王谷,礼让药王谷的真相。

    浩瀚大6被四国分据之前,是由一个完整的皇朝所统一的,那便是当时的新月皇朝。

    那时的新月皇朝采取分封诸候制,故,立朝不过三百余年便走向了灭亡。

    历经数十年的战乱之苦,终成四国鼎力的局面。任谁也没有想到,如今坐拥江山的帝王,竟没有一个是新月皇朝的皇室后裔。

    关于那一部分的隐秘力量,唯有四国皇帝知晓,其他人或许知道一点,但真的就只是一点点,略知一些皮毛罢了。

    更何况,那所谓的神秘力量,在新月皇朝覆灭之后的七百余年间,仅仅出现过三次,有人不相信也没错。

    “你…”太后面色一沉,保养得宜的一张脸险些扭曲,她瞪着宓妃,气得浑身都疼。

    别人也许丝毫不知为何四国皇室都礼让药王谷三分,作为曾经跟先皇同床共枕过的女人,太后多多少少是知道一些的,哪怕只知道皮毛,那也足够她相信真有那么一部分力量。

    若能得到那一部分的力量,何愁她刘氏一族不兴旺达。

    “母后,今日乃是除夕宴,也是朕要宴请三国使臣的日子,应当高兴才是。”宣帝打断太后的话,生怕他这个母后再整些别的出来。

    要知道,宓妃这丫头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主儿,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伤筋动骨都是轻的。

    “罢了,你且坐回去吧。”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太后移开眼,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

    宓妃随手把玩着那宫羽,水眸含笑,倒是心情极好的朝着宣帝福了福身子,带着剑舞红袖转身走回温夫人的身边。

    酉时末(七点整),除夕宴正式拉开序幕,琉璃国镇南王,北狼国大皇子,梦萝国三皇子似是约好了一般,竟是踩着点儿才带着自己国家的人出现在雪阳宫。

    进来之后,免不了又是跟宣帝一阵客套的寒暄,你演戏来,我亦陪着演,端看谁的演技更胜一筹。

    宓妃退下来之后就安安静静的坐在温夫人身边,刻意将自己周身气息敛尽,让自己融入周围这些打扮得娇美动人的花骨朵儿里,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静静的观察整个雪阳殿中的人,目光先是扫过琉璃国,北狼国跟梦箩国的众人,再一一从那些大臣的身上扫过,至于她周边的这些女的,宓妃表示没兴趣。

    寒王墨寒羽素有皇室第一美男之称,他的容貌就是放在整个金凤国能与比肩就不多,认真看来比起她的三哥哥都要出色那么一两分,倒是跟她四个师兄有得一拼。

    四个师兄,相貌都极其出众,性格也是南辕北辙,风格各异。每每看到他们四个,宓妃都觉得仿佛不出家门,就阅尽了天下美男的风采。

    一袭蓝袍,腰束镶嵌着蓝宝石的玉带,五官深邃立体,面容俊美无俦,斜飞入鬓的浓黑剑眉之下是一双神秘莫测,一望望不到底的幽深黑眸,挺直的鼻梁,性感的薄唇,便是坐在那里,也知他身形高大挺拔,浑身都散着贵气与不羁,不怒自威。

    这样的寒王,哪怕身中剧毒,不知何时会死去,亦无法阻挡各种各样美人儿投射在他身上的目光。

    然,宓妃的目光并没有在他的身上停留太长的时间,而是定格在了他旁边的一个人身上。

    更确切的说,是定格在他旁边的一个男人的身上。

    之前她没有注意,那男人又被他身旁的绿色植物给遮挡住,以至于他被她给忽视掉了。

    只一眼,时间都仿佛被定格下来。

    ------题外话------

    荨不在家,瓦是存稿君,送礼物的亲等荨回来再一一感谢,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056】除夕宫宴惊艳出场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