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59】传言误人见识广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楚宣王世子的低喃没人听见,便是就坐在他身旁的墨寒羽都没听见,南宫立轩见宓妃缠着温绍轩,提起的一颗心稍稍落地,还真怕他的心思被宓妃胡乱猜测给搅和出来。

    南宫立轩一直都知道,若非他的外祖家背景强大,实力雄厚,他的父皇根本就不可能立他的母后为皇后,可即便如此,他的父皇仍是顶着各方面强大的压力,从未提过要册立他为太子。

    在他父皇的心里,只有那个已经死去的雪贵妃,而在他父皇的眼里,也只当南宫雪朗是他的儿子,其他的皇子公主在他的眼里,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随时都可以舍弃。

    温宓妃说得没错,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正儿八经中宫嫡出的二公主南宫涵碧,就是一颗被丢弃掉的棋子。

    父皇舍弃她是因为她骄纵,放肆,目中无人,都灵城内的高门贵族子弟,没有一个她看得上眼,当然,那些个真正有才华有头脑的世家子弟,也不愿意做她的驸马。

    这样的一个女儿,在本就不受父皇待见的情况下,仗着有母后的宠爱横行了后宫数十载,他英明的父皇对她早就忍无可忍,能将她丢到金凤国自生自灭,明帝自是乐见其成的。

    纵使明帝不喜欢南宫涵碧,可南宫涵碧到底是他的亲生女儿,虎毒尚不食子,明帝又怎么可能给别人声讨他的机会。

    南宫立轩跟他的母后苏皇后舍弃南宫涵碧则是为了获取更多更大的利益,以便壮大他们的势力,谋求梦箩国中最高的位置。

    从苏皇后做下舍弃南宫涵碧的那个决定,明帝就顺水推舟的让他负责此次出使金凤国的一切事宜。只要踏出梦箩国的边境,进入金凤国,那么这期间生的所有事情,明帝都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故,宓妃嘲刺南宫涵碧何来的自信,单凭一个她就能引两国战事,的的确确是南宫涵碧异想天开,太天真,也太可笑。

    别说他们的父皇不会为了她一个公主与金凤国开战,就是为了他这个嫡出的皇子,两国断然也打不起来,更何况他们的存在原就是明帝所不喜的。

    两年前,北狼国主动挑起战争,一再侵犯金凤国的边境,寒王身中剧毒仍旧领兵出征,历时半年大败北狼国,逼得北狼国双手奉上赔偿金银数百万两,以至伤了元气。

    只要墨寒羽还活着一天,他的父皇就不可能向金凤国难,这一点可是北狼国用鲜血换来的经验。更何况,楚宣王世子陌殇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此人天生病弱,更有断言他活不过二十二岁,然而即便是如此,整个璃城仍被他牢牢的掌控中手里固若精汤,从里面传递出来的消息,必然也是他所默许传递的。

    世人称他为病世子,享有天下第一美男之称,亦是世间女子梦寐以求的夫婿标准。他的容貌无法用笔墨与语言去描绘与形容,只一眼便再难将他遗忘,只会在脑海里牢牢的将他记住。

    他温柔亲和,细心体贴,笑若三月春风,秋日暖阳,浅浅一笑入心怀,如阳光般温暖,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他。

    而他的身份背景丝毫不逊色于皇子皇孙,甚至比起皇子皇孙还要尊贵。

    无疑,这样的一个男人是优秀完美的,对女人而言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出众的相貌,高贵的出生,强大的背景,若嫁人就当嫁这样的人。

    然,上天是公平的,又怎会将所有好的都给予楚宣王世子呢?

    所以,上天给予了陌殇这令人羡慕嫉妒的一切,但却没有给他一个好的身体。他,到底不是完美的,还是有着残缺。

    纵然世间无数女子痴迷着病世子陌殇,但也没有一人愿意做他的世子妃。毕竟,哪个正值妙龄的女子会心甘情愿的只享受世人两年的艳羡,往后便成为寡妇,要为他守寡到老,到死。

    有了陌殇跟墨寒羽这两个变数,南宫立轩不得不收敛,不得不舍弃最直接,效果最明显的计划一。即便满心不甘,也只得隐忍再三咬牙放弃。

    犹记得,临行前母后交待过他,万一计划失败,他只需保全他自己,弃掉南宫涵碧便是。母后说过,他是她所有的希望,为了登上那个位置,苏皇后对他历来严苛,从小到大不曾纵容溺爱过半分,该学的东西一点都没有少学。

    南宫立轩这个人,无论何时何地脸上都戴着一层‘面具’,远非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沉不住气,那么焦躁,那么险些失控。

    赏花是假,假借赏花之名提出联姻是真,南宫立轩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有意让南宫涵碧嫁入相府,以便于他下一步计划的展开。

    最开始南宫立轩就反复在心里琢磨如何才能让南宫涵碧不起疑却又心甘情愿的嫁入相府成为他的棋子,没曾想她会主动提出要嫁给温绍轩,这简直正合他的心意。

    眼看着事态的展就如同计划般的进行着,他心下正得意,本以为就算心中不甘也会在各方面条件的限制之下乖乖受着的温绍轩,竟然直言拒婚,甚至一丁点儿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温绍轩拒绝得干干脆脆,全然不曾顾及他梦箩皇室的颜面,那一刻南宫立轩险些控制不住自己愤怒的爆了。

    后有庞太师出言,又有太子墨思羽一派站出来看似劝说,实则变相逼迫温绍轩迎娶南宫涵碧,南宫立轩冷静观望。结果两派吵起来宣帝也不管,温绍轩更是淡定的冷眼旁观,仿佛不管你们吵成什么模样,他不娶就是不娶。

    虽然状况不断,双方对峙,但在太后跟皇后一前一后开口之后,南宫立轩清楚的知道,他的胜算其实还很大,只需他或者南宫涵碧再往里面添一把火。

    他的皇妹,嫁定了温绍轩,温相府的大门也定要向着他敞开。

    这场有预谋的联姻也就成了。

    岂料,临到头却被温宓妃那个哑巴几句似是而非,偏要字字戳中要害,看似无意但又隐含试探的话给彻底搅黄了。

    想到这里南宫立轩就憋屈得厉害,没憋出几口老血来都算他幸运。此刻,回到座位上坐好,一张俊朗,五官立体深邃的脸风雨欲来,整个人都显得阴沉沉的,活像谁欠他百八十万似的。

    右手边,南宫涵碧的脸色也是相当的难看,一截袖子都已经被她揉捏得面目全非,半瞌的眸子里满是怨毒之光。

    很多事情她并非看不透,想不明白,其实她虽为女儿身,但脑子一点儿也不笨,南宫涵碧知道明帝为何舍弃她,她不恨明帝,但在被温绍轩拒绝,被宓妃明嘲暗讽的这一刻,她却是恨毒了她的母后苏皇后。

    如果不是苏皇后决意了舍弃她,让她沦为一颗推动皇兄朝着太子之位,朝着皇位前进的步伐,纵使明帝百般不待见她,她依旧是梦箩高贵的嫡出二公主,没有人能这般肆意的羞辱于她。

    温宓妃说得对,仅凭一个她,是没有资格让梦箩国跟金凤国开战的,她不过只是一枚弃子。

    父皇不要她,母后也不要她。

    她早就应该知道的,母后的眼里只有皇兄,每日里也只想着如何才能帮着皇兄上位,她从一出生就注定只是一颗能够帮助皇兄稳固地位的棋子。

    她恨,恨苏皇后,既然把她当棋子,为什么不好好的培养她这一颗棋子,而是打小就告诉她,她是宫里最尊贵的嫡出公主,除了她的父皇,没有人能越过她去,只要是她看上的,想要的,哪怕是抢都可以。

    否则,她如何会自小就耳濡目染,养成现在这样骄傲跋扈,刁蛮嚣张,肆意妄为的性格。她若真的温婉亲和,端庄贤淑,以她的容貌,她的身份,她背后所隐藏着的权势,那些个好的世族子弟如何会避她如蛇蝎,没有一个敢求娶她的。

    如果…没有如果,只是她南宫涵碧若不是这样,她应该早就风光出嫁,也都做了母亲…可惜,那些都只能去幻想,永远也成不了真,而现实太残酷,彻底将她击垮击碎。

    双手执刀,忍着噬骨的疼痛,鲜血淋淋的将自己的心狠狠的剖开,南宫涵碧任何时候都没有像此时此刻这般将自己看清楚,看透彻过。

    狠狠的痛过之后,摆在她面前的有两条路。

    一条,充满怨毒与不甘,即便明知她的母后,她的皇兄随时随地都能将她舍弃换取更大的利益,但她仍旧依靠着他们,欺骗自己他们是她的后台,继而疯狂的报复羞辱过她的人;

    一条,同样满是怨恨,愤怒,不甘,但理智仍在,也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处境,知道该怎么做才能保全自己,从而摆脱一次又一次沦为棋子的命运。

    当南宫涵碧抬起头,嘴角勾起温婉浅笑,眸中褪去怨毒之光,似是荡漾着清波,整个人的气质斗然转变,令人眼前一亮。

    对此,宓妃眸光闪了闪,勾了勾嘴角,不由高看了南宫涵碧一眼。

    剖心之痛难以忍受,一方面代表着成全,一方面却代表着毁灭。倘若无法自这样的心路历程之中走出来,那么就只能在南宫涵碧的内心深处积压出更多的怨与恨,随着时间慢慢的累积,终有彻底爆的那一天。

    看清了,却走不出来的南宫涵碧,仍会乖觉的做一颗棋子,在她的自以为是之下,进行疯狂的,不计后果的报复。

    然而,执棋之人面对这样一颗不听使唤的棋子,最简单最快捷的方式便是除之而后快。

    皇室无亲情,无论是苏皇后也好,三皇子南宫立轩也罢,都会毫不犹豫的除掉南宫涵碧。

    但在狠狠剖开自己的心,认识到自己的处境,明白自己的价值,反反复复,徘徊犹豫,纠结挣扎过后,南宫涵碧走了出来。

    她,依旧怨着,恨着,不甘着,但却看清楚了自己前面的路,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整个人的气度在悄然间生了细微却不难察觉的改变。

    她依旧会乖乖听话,安安份份的做一颗棋子,努力达成她的好母后,她的好皇兄对她的一切要求。心放开之后,眼界不觉也宽了些,之前南宫涵碧没有察觉到的一些东西,此时回想起来,她的一颗心只觉更加的悲凉。

    原来…。罢了罢了,那些都不重要了,她又何须强握着不放。

    短短不过半刻钟的功夫,南宫涵碧整个人几乎生了质的变化,满心伤痕鲜血的她,历经挣扎过后,为自己铺就了一条全新的路。

    坐在她身旁的南宫立轩似是觉察到些什么,侧看了看她,浓眉蹙成一团,心下顿觉不安,好像有什么悄然改变了。

    “涵碧…”轻唤一声,本是试探的话,最后却不知该如何问下去。

    “怎么了皇兄。”语气平和从容,南宫涵碧丝毫不在意南宫立轩的试探,红唇轻启又道:“金凤国除了相府,还有那么多的世家,反正我们意在联姻,涵碧嫁谁不是嫁,总能挑选到一家对我们有用又合适的。”

    温相府?怕只怕是她的母后和皇兄一开始就想要她去的地方。

    借着赏花讨要彩头,一切本是水道渠成的,无奈温绍轩直言拒婚,温宓妃又胡言从中插了一脚,以至于计划落空。

    皇兄的计划失败,认识到这一点的南宫涵碧也不想去喔幕胨呈票芸攀巧仙现

     “那涵碧在仔细看看,有喜欢的就告诉皇兄,皇兄一定为你做主。”相府的确是不行了,只能退而求其次,南宫立轩若有所思。

    “皇兄安心便是,涵碧不会坏事的。”是的,她不会坏事,不会明着坏事,暗着嘛…呵呵。

    梦箩国柔幻公主跟温相府大公子联姻一事,在前者的不追究,后者的转移话题下不了了知,过程虽然曲折了些,好在结果还令人满意,总归是达到了宣帝心中的要求。

    一曲歌,一场舞,美纶美焕却是无人欣赏,众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居于高位的宣帝将一切尽收眼底,神色未变,出言打破这一古怪诡异的氛围,朗声笑问道:“骁勇侯可在。”

    “微臣在。”骁勇侯庞正,乃庞太师长子,承袭爵位。

    “朕听闻你的长女擅舞,那便让她献上一舞,让朕也饱一饱眼福。”

    庞正躬着身子,拱手道:“为皇上献舞是小女的福气。”

    “今晚是个好日子,就跳个喜庆些的舞蹈。”

    骁勇侯庞正长女,名唤庞菲,正值二八妙龄,生得唇红齿白,貌美如花。

    一袭桃红色的琉璃广袖裙,腰身高束,凸显纤细的柳腰,宽广的水袖,长长拖地的裙摆,金红相间的丝线绣制出大朵大朵的水仙花,花蕊之中镶嵌着泪珠大小的珍珠,极是华丽好看。

    白如玉的脸庞,细长的柳叶眉,杏眼桃腮,眼角微微上挑,很是妩媚勾人,瑶鼻秀挺如峰,朱唇一点嫣红,如瀑青丝梳成望仙流云髻,牡丹花型的翡翠步摇,两支蝶恋花的钗插于间,配以同色的耳环,端得是明艳动人。

    位居皇城五美位的庞菲无疑是个天生丽质的美人儿,然,有了宓妃那般惊艳的出场,她的光芒也随之黯然失色不少。

    此时见她仪态端庄如弱柳扶风般的起身,轻移莲步行至大殿中央,对着宣帝福了福身,清婉温和的嗓音带着女子特有的娇媚,只闻其声,便不觉将目光投向她。

    单看时,庞菲的光芒犹在,然而,若将她跟宓妃放在一块,前者光芒所剩无几,硬生生就低了那么一等。

    怕只怕自今日这除夕宴之后,昔日以美貌与才艺享誉星殒城的皇城五美,精致的容貌已是名存实亡,至于才艺能否再压宓妃一头,谁又知道呢?

    从明月湖畔被当众退婚,再到不堪受辱上吊自杀,又到清醒求下两道圣旨,随后前往清心观静养,再到拜入药王门下,又到城北狩猎场强势回归,锋芒初露。

    短短不过半年有余的时间,相府哑巴嫡女彻底推翻了世人对于她过去近十年之久的认知。

    世人传言,相府嫡女是个哑巴,儒弱孤僻,性情古怪,貌若无盐,无才无德;

    世人又道,相府嫡女貌若天仙,绝代风华,乃是药王最疼爱的关门弟子,天生骨格精奇,武功出神入化,一手绣技独步天下。

    温宓妃的武功厉不厉害,绣技好不好,亲眼目睹过的人三分二都还躺在床上下不了床,另外的三分之一自持身份,也没可能四处宣扬她的‘英勇’事迹。

    故此,传言中的这两点暂且不予评说,单论其容貌,绝对当得起貌若天仙,绝代风华,倾国倾城,放眼整个雪阳宫无人能出其右。

    “臣女遵旨,请皇上允许臣女稍做准备,换身衣服。”

    “朕准了。”宣帝不甚在意的挥了挥手,明黄色的衣袖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

    现如今的庞氏一族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庞菲身为家族年轻一辈嫡出的姑娘,自小便如天之娇女一般,身份比皇室嫔妃所出的公主都不会逊色。

    她的祖父乃当朝太师,她的父亲是骁勇侯,她的二叔是户部尚书,手中皆握有实权,一门三个男人都身居高位,庞菲自记事起就受人吹捧,无论出席什么宴会都是旁人巴结瞩目的对象。

    撇开身份背景不谈,庞菲天生就容貌姣好,五官精致,皮肤白,活脱脱的大美人一枚,是各家公子求娶的对象。

    一方面,庞菲很喜欢很享受别人以她为中心,每当她一出场就对她投以炙热爱慕的目光;另一方面,她又自视身份贵重,很是瞧不起那些倾慕她的男人。

    以她的出身,断然不会嫁给名门世家子弟,嫁入皇室才是她未来要走的路。

    打一出生就顺风顺水,享受世人赞美的庞菲,今个儿是次遇了冷落,可想而知在她这张美丽温婉的面容之下,压抑着怎样的熊熊怒火。

    最近这些日子,除了热热闹闹忙活着过年之外,若说皇城里还有什么趣事儿,无非就是大街小巷都传得沸沸洋洋,关于宓妃的大小事情了。

    认真算起来,当日明月湖畔,郑国公府世子扬言退婚,说不会娶宓妃为妻之时,庞菲也是在场的,那时的她可没有想到,就是那样一个穿着暗沉衣裙,拉耸着脑袋,胆小畏缩,怯弱孤僻,缩着身子躲在郑天佑身后,整个人灰蒙蒙黑压压,毫无可取之处的丫头竟然在这样的宴会上狠狠的将她踩在脚下,无疑是当众煽了她一个极其响亮的耳光。

    那时,庞菲可没有将宓妃看在眼里,听着其他人嘲笑奚落宓妃,左一句哑巴右一句哑巴的喊她,庞菲心里也是很痛快的。

    虽然她一直未一语,但她的神色与表情,却让很多的人都愿意为了让她展颜一笑而攻击宓妃,狠狠的嘲讽侮辱宓妃。

    又怎料到今日,她的风头都被宓妃掩盖得严严实实,所有人的目光都围绕着她,而后她完全没有了存在感。

    心里万般不甘不愤,庞菲也不得不承认,什么皇城五美,什么五美之,到了她温宓妃的跟前就什么都不是。

    论容貌,放眼整个金凤国只怕都找不出一个能与之比肩的,而她若不是一个哑巴,那……

    紧了紧袖中半握着的拳头,庞菲抬眸警惕的飞快瞥了宓妃一眼,微低着头退下去准备。

    “妃儿,你在看什么?”大儿子不用娶柔幻公主,温夫人提起的心也落了地,紧崩的神经一放松,所有的心神就又都落到了宝贝女儿的身上。

    摇了摇头,宓妃笑得乖巧恬静,小脑袋靠在温夫人的肩上蹭了蹭,比划道:“看美人儿。”

    噗――

    温夫人一愣,轻抚宓妃头的手一顿,轻嗤了一声,险些当场失态,这小丫头说的什么话。

    “谁家的女儿有我家的女儿漂亮。”常言道,绿叶红花,经过今晚温夫人才真正的认识到,三个儿子所言非虚,在这众多盛妆出席,精心打扮的众家女儿中,她的女儿就是那一枝独秀的红花,而其他纵使早有美名的姑娘也都一时间沦为了陪衬的绿叶。

    “娘是台上的鲜花看多了,把女儿也当成花了吧,哪有这么夸自己女儿的。”

    “娘说的是真话。”

    母女俩的悄悄话旁人是看不懂也听不到的,宓妃的手语瞧不懂,温夫人的低语听不清,任凭再多的目光落到她们的身上,她们也只当看不见。

    目送庞菲的身影离开,宓妃低垂着眸子,危险的勾起嘴角,笑得莫测高深。

    庞菲,庞家的人。

    换言之,那便是她的敌人。

    妃?菲?

    同音不同字,宓妃的眼神又冷了几分,她可不太喜欢别人的名字跟她的名字同音呢?

    既然不喜欢,那便要毁了。

    明月湖畔,被许多年轻公子众星捧月般对待的几个女子中,便是有这庞菲的身影,她虽不曾开口说过话,但她极聚暗示性的举动,却也间接给了原主羞辱与难堪,要说她是推手,是帮凶,倒也一点都不过分。

    庞菲自以为她投向宓妃略带警惕又满是警告,复杂难明的眼神无人察觉,竟被宓妃捕捉了个正着,唤起了原主不愿记起的那一段灰色记忆。

    朦胧模糊的记忆碎片之中,说有着庞菲这位明艳动人的美人儿。

    欠下的,总归是要还的。

    她的到来,就是讨债来的。

    故,对上庞菲视线的那一刹那,宓妃无声的动了动嘴唇,似笑非笑,眼神挑衅的低睨了她一眼,不出意外看到庞菲变了脸色。

    上了她黑名单的人,无论男女,宓妃誓必定让他们今生后悔生为了人。

    “皇上,有舞无曲不美矣,何不再请上一位小姐抚琴为庞小姐助兴。”说话的自然是太子一党的人,无非是求个锦上添花罢了。

    宣帝闻言颔,道:“朕曾听过户部尚书庞统之长女抚琴,琴音甚是美妙,她二人既为姐妹,想必默契更胜于旁人。”

    “小女技拙恐污了皇上的耳朵。”户部尚书庞统起身行了礼,语气恭敬却难掩傲气。

    他们庞府所出的姑娘自是顶好的,不管是他大哥的长女还是他的长女,自小便是按照一国皇后的礼仪规矩在教养,如何能不好。

    “朕记得你…你好像名唤庞烟。”宣帝没有理会庞统,而是直接看向了庞烟。

    庞家的风水也的确养人,五个姑娘容貌都生得不俗,琴棋书画倒也都精通,其中尤以庞菲,庞烟两个长女最甚。

    “回皇上的话,臣女闺名确是唤作庞烟。”声音清脆似黄莺轻啼,悠扬婉转,又不失甜美软糯。

    闻其声,便知这是一个性格开朗,活泼俏皮的姑娘。

    一袭鹅黄色的束腰长裙,裙身跟裙摆都绣满了海棠花,一张小巧的瓜子脸,白里透红的肌肤,精致的五官,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闪烁着慧黠的光彩,举止有度,透着满身的清贵之气。

    庞烟与庞菲两姐妹,一动一静,相得益彰,一人擅舞,一人擅琴,乃是星殒城内流传着的一对佳人,一段佳话。

    “你可愿为你的堂姐伴奏?”

    “回皇上,臣女当然愿意。”庞烟回话干净清脆不假思索,落落大方的举止为她赢得了不少赞赏的目光。

    宣帝哈哈一笑,虽身处高位,但给人的感觉倒是越的亲和起来,“那你可要下去准备?可否带了惯用的琴来?”

    “回皇上,庞烟自幼喜爱抚琴,走哪儿都带着琴,所以…。”说到此处,似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表情语气运用得可谓炉火纯青。

    “如此,便将你的琴搬上舞台。”

    “臣女谢过皇上。”

    片刻之后,庞菲换上一袭红色的舞衣,应宣帝的要求要跳上一个喜庆些的舞蹈,很大程度上让她的特长受到了些许限制。

    舞台上,一架二十四弦古筝已经摆好,庞烟坐在那里,白细长的手指轻搁在琴弦之上,待得庞菲上台,姐妹两人四目相对,各自点了点头。

    弦动,琴声起,曲调明亮,轻快,琴声之中似是有淡淡的欢笑声洋溢出来,两道鲜红的水袖抛向上空,庞菲随之翩翩起舞。

    此舞名唤《喜丰收》,最早来源于民间,描述的是江南等地百姓秋日里,载歌载舞庆丰收的喜庆画面,后来流传进宫里,再经司乐局改编而流传于高门大户之中。

    此曲此舞虽然有过改编,但却最大程度上保留了原来纯朴的模样,故此,也算是金凤国极为有名的舞曲。世家小姐在苦学舞蹈的时候,此舞便被用作了代表着民间舞蹈的教材。

    庞菲自小苦练的舞蹈皆是当世名舞,多以表达情感的舞蹈居多,喜庆的舞蹈她根本就没有准备过。临到头才想到这一曲,好在她的基本功扎实,以前也学过,跳得很好,很喜庆。

    除夕宴上,献上一曲喜庆的丰收之舞,倒也可圈可点,寓意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是个顶好的兆头。

    金凤国南北以鑫城为界,南方统称为江南,北方则被统称为北国。

    整个舞蹈从开始到结束,多以双脚的连贯跳跃动作居多,辅以双手以及腰部头部动作,画面感很强,尤以面部表情最为传神。

    故,只要有舞蹈功底的人,想要跳好《喜丰收》都不难,难就难在如何将面部表情完美的展现出来,过于追求动作的完美,实则根本没有领悟到此舞的精髓所在。

    听着琴音,看了看舞蹈,宓妃的目光就移开了,庞菲此舞美则美矣,却是没有半点灵魂。

    至于庞烟的古筝,倒是弹得极好,感情细腻真挚,可见是下了不少的功夫,比起只追求表面的庞菲,貌似这个女人更吸引宓妃的目光。

    皇城五美,第一次听到是在理郡王世子墨子钰的口中,位居位的第一美庞菲,第二美好像她应该喊一声表姐,出自穆国公府,名唤穆月依,第三美正是擅琴的庞烟,第四美说熟不熟,说陌生也不陌生,可不正是她的庶姐温雪莹么,至于第五美,宓妃对她的印象可比对庞菲还要深得多。

    出自荣王府的娴婷郡主,便是死后化成灰,宓妃也不会忘了她。

    就是这个女人在明月湖第一个对她难,一口一个哑巴的喊她,一字一句恶毒的嘲笑她,讽刺她,奚落她……

    最后,也是在她的推动之下,郑天佑那个渣男当众将她推倒在地,扬言要退婚,彻底将原主推入了地狱。

    五美里面,除了温雪莹是庶出之女,其余四位皆是嫡出,若单论身份,温雪莹是没有资格位列五美之一的。

    可温雪莹到底很争气不是,她的姨娘长得不差,温相的相貌更是不用说,本着强大的遗传功能,温雪莹也生得如花似玉,更是有着舞画双绝之称。

    她虽为庶出,却是温相的长女,在宓妃沉寂的情况下,世人眼中的相府小姐便是温雪莹无疑,她的身份就被堂而皇之的忽略了。

    待得宓妃站在人前,又有谁还会想起她,又有谁还敢说温雪莹是相府小姐。

    是,温雪莹是相府小姐不假,但也仅仅只是相府的庶出小姐罢了,如何能跟宓妃这个嫡出千金相提并论。

    更何况,朝野上下,谁人不知温相有多么的宝贝这个嫡出的女儿。即便这个女儿是个哑巴,可她也是温相捧在手心里,当成是眼珠子一样的哑巴。

    一舞作罢,一曲方歇,宓妃脸上的微笑完美得无懈可击,同时将眸底的嘲弄敛尽,无声的嘀咕一句:五个美人,其中三个都跟她有仇,啧啧,往后的日子不会无聊了。

    当然,最最不能放过的就是渣男郑天佑。

    “好,舞跳得好,琴弹得也好,有赏,都有赏。”宣帝大手一挥,显然很是高兴,“此舞寓意极好,朕心甚悦。”

    “谢皇上赏赐。”

    “都回去坐下吧。”

    庞菲庞烟都是庞皇后的亲侄女,两人得了皇上的赏赐,她这个做皇后的自然也不能落下,遂笑说道:“菲儿的舞技跟烟儿的琴艺都越出彩了,本宫就赏赐你们一人一副蓝宝石头面。”

    “臣女谢皇后娘娘赏赐。”

    “皇上,皇后都赏了,哀家也锦上添花赏你们姐妹二人一人一副玲珑玉镯,以示嘉奖吧。”

    “臣女谢太后娘娘赏赐。”

    眼看着庞菲庞烟两姐妹得了皇上,皇后,太后三人的赏赐,底下其他贵女不乐意了,不就是跳舞弹琴么,她们也会,难道就因为她们是皇后的侄女,但凡有出风头的机会就都给她们么。

    “陛下,除夕宴求的就是一个喜庆,本宫跟皇兄此番出使贵国带来了五种珍稀的名菊,其中三种大家都认识,若是在场的众位小姐能说出另外两种的名字,本宫便将这些精品名菊都赠送于她,还格外以一瓶无痕香作为添彩。”

    趁着庞菲庞烟谢完恩退下的空档,沉默良久的南宫涵碧再次出声,笑语晏晏,仪态端庄,此时的她更像一位尊贵的公主,周身自有一股威仪,不容人轻视小觑。

    梦箩国享有百花之国的美誉,同时也是制香大国,对外出售各种以鲜花提炼出来的香料,而无痕香乃梦箩国三大奇香之一,可谓千金难求。

    珍品名菊易求,无痕香难求,不为别的,哪怕就是冲着那瓶无痕香,已然令殿内众千金为之疯狂。

    三大奇香是梦箩国皇室专用香料,也唯有这无痕香流传到了金凤,北狼和琉璃国皇室,其余两种香是不外传的。

    因此,南宫涵碧要拿出来添彩的这瓶无痕香才会引出这样的热潮。

    冲动过后,冷静下来,美人儿们的一双双美目直勾勾的落在舞台边上的几盆菊花上,任凭她们怎么瞧,也没能瞧出这究竟是什么品种的菊花,不由一个个目露失望之色。

    果然,无痕香是不好得的。

    “只女子能参加?”宣帝面色平静的扫视全场,只见各家千金由最初听到无痕香,跃跃欲试的欣喜,到蹙眉沉思也认不出那是什么名菊的失望,就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焉了,不由心生不悦。

    这个南宫涵碧果真不是个安份的,之前赏花之时就借着这几盆花硬是压了金凤国一头,现在此举说得好听叫助兴,说得难听就是挑衅了。

    墨寒羽把玩酒杯的手微微一顿,目光先是投向温绍云,而后落到一脸无辜,满不在乎的宓妃脸上,就是觉得她会知道。

    寒王府中一年四季花开不败,但墨寒羽可不是一个惜花懂花之人,让他领兵打仗行,叫他识花解花他可不会。

    因着他这下意识的举动,不禁让病世子陌殇也看向了宓妃。

    不同于墨寒羽看过之后就移开目光,不敢流连在宓妃的脸上,陌殇直看得宓妃抬眸与他对视,当瞧见宓妃清澈的眸底倒映出他的身影,陌殇极尽温柔之能的笑了。

    一笑,暖如三月春风。

    一笑,风华绝代,举世无双。

    片刻怔愣过后,宓妃望着陌殇做出了一个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举动,竟是咧开小嘴冲他呲了呲牙,甚至还举了举自己握起的小拳头,一副威胁挑衅他的模样。

    这男人是在学她么?

    “呵呵。”望着宓妃张牙舞爪的小模样,陌殇不觉笑出了声,眉心那一点朱砂越的红艳逼人,将他的面容衬得越的魅惑人心。

    这小丫头,真是个可人儿。

    “当然不是,殿内的大人跟公子们都可以认上一认,看看可否识得。”

    吃了之前的亏,南宫涵碧张扬的性子收敛了一些,说话也没那么咄咄逼人,不过有些深入到骨子里的东西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

    冬日里最常见的花是梅花,称得上珍奇二字的莫过于能在冬日绽放的珍品名菊。

    经过三年时间反复的试验与培养,二十多种珍稀名菊里面,他们已经成功培育出十二种能在冬日盛开的菊花。

    故,此次带来金凤国的菊花占了五种。

    只是没曾想金凤国竟然也在冬日培育出了帅旗,绿衣红裳和玉壶春三种珍品名菊,倒是让南宫涵碧跟南宫立轩都略微吃了一惊。

    不过,饶是如此他们还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大臣们交头接耳的低声攀谈交流,目光不时落到那两盆开得绚丽,品象极好,形态优美的菊花时,实是不知这是什么品种的菊花。

    男宾席很热闹,女宾席这边更热闹,你一句,我一句,就是无人起身说出来。

    琉璃国使团由镇南王坐阵,珍月公主坐在他的上,一双如水般柔美的凤眼荡漾着淡淡的浅笑,宴会进行到现在,她倒也耐得住性子,从头到尾都不一言,也不知她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其余人等自是以镇南王马是瞻,王爷都没有动作,那他们也乐得看戏,只要火不烧到他们身上,烧谁不是烧。

    有些事情不一定非得在除夕宴上闹腾,瞧瞧梦箩国那只出头鸟的下场可不太美好。

    “大皇兄,咱们的…。”

    “姻姿,南宫涵碧的结局还没让你看清今晚的局势么?”北狼国大皇子拓跋迟嗓音低沉冷寒,锋利且不容情面。

    “是,姻姿知错。”

    “四姐着什么急,眼下有好戏可看,错过了岂不可惜。”

    拓跋姻姿看了一眼身旁的拓跋姻凝,红唇抿了抿没说话,只是手中握着的丝帕早已变了形,她却下意识的又揉又捏。

    似乎这样就可以让她没有那么紧张,没有那么焦躁。

    是的,从她们踏出北狼国的土地,她们就面临着被舍弃,被抛弃的命运。如若不是梦箩国借着赏花出了手,或许大皇兄就出手了,那么她……

    摇了摇头,定了定心神,整个人还是平静不下来,以至于拓跋姻凝冷笑着凑近她,笑道:“四姐,你在害怕什么?”

    “你……”

    “别这么瞪着我,妹妹我会受惊的。”

    拓跋姻姿咬了咬唇,松开手,笑了,“皇姐相信四妹的胆子没那么小,惊不了。”

    “哼。”

    无视两个妹妹的暗斗,拓跋迟一口饮下杯中之酒,幽深的目光来回在墨寒羽跟陌殇的身上扫射,停顿在墨寒羽身上的时间最长。

    他生平的第一次战败,便是败于墨寒羽之手,拓跋迟想不牢牢记住墨寒羽都不可能。

    其次,拓跋迟还对世人言传的病世子陌殇尤为感兴趣。

    兴许是因同为男人的缘故,拓跋迟压根就不信陌殇就如他表现出来的这般,更不相信有关于他的任何传闻。

    都说传闻不可信,病世子陌殇算一个,同样,相府的哑巴嫡女温宓妃也算一个。

    静观宓妃在这场宴会中的表现,拓跋迟深信,这个女人除了不会说话之外,其他方面都相当的优秀。尤其,她的身后还有一个药王谷的存在。

    最初,拓跋迟留意关注宓妃的确是因为她背后的药王谷,但现在嘛,他更关注她这一个人。

    “怎么,没有谁……”

    “皇上。”温绍云起身,黑眸扫过一脸自得的南宫涵碧,语气沉稳,态度恭敬的开口。

    宣帝看到他眼前一亮,道:“绍云可是识得这两种名菊?”

    温相的三个儿子,宣帝都不陌生,相反还很是熟悉,尤其为了…他不能直接去做,去表达的事情,往往都需要通过温家三兄弟去达成,对这三个优秀的孩子,宣帝可谓是极其喜爱。

    “回皇子,臣子不才,只识得其中一种。”没有把握的事情,温绍云不也托大。

    他虽爱菊,也喜养菊,但在他所熟知的数十种菊花品种中,这两种显然是他从未见过的。

    之所以他坦言自己识得其中一种,其实他并没有见过,只是很偶然的一次机会,他曾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脑海中残留了一些印象。

    至于对错与否,温绍云不敢保证。

    “说实话,温二公子竟然识得这两种菊花中的一种,本宫甚觉意外。”

    温绍云挑了挑眉,平静无波的目光看向南宫涵碧,只听她又道:“当今世上,这两个品种的菊花已然绝迹,就算没人识得也不奇怪。”

    言外之意便暗指温绍云能识得其中一种,已经是天赐的运气。

    要知道,为了得到这两种菊花花种,他们的人在那个地方折损了过半,又岂能是平常之物。

    温绍云皱了皱眉,修长的手指指着其中一盆,坚定的道:“这盆名唤朱砂红霜。”

    整株约莫四十公分,菊叶青翠,花型呈散开状,稍稍往里收拢,花瓣细长,颜色白中浸透着鲜红,似是秋日里被寒霜所染,花蕊为纯白之色,有淡淡的菊香飘散。

    远观,花瓣之上的红色,似是染在上面,与之融为一体;近看,花瓣之上的红色,犹如一点一点的朱砂,竟是清晰可见。

    “温二公子果真见识广博,本宫佩服。”

    “柔幻公主过谦,在下受之有愧。”摆放在朱砂红霜旁的那盆菊花,温绍云总觉得在哪里看到过,特别的眼熟,可一时他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

    然,即便他见过,他也说不出叫什么名字,这可真是叫人万分捉急。

    看着自家二哥着急上火的模样,宓妃很不厚道的笑了,明眸皓齿,笑语晏晏,这一笑,恰似那冰天雪地之中迎寒绽放的腊梅,沁人心脾,暗香浮动。

    “不知温小姐笑什么?”南宫涵碧看向宓妃,眸光闪了闪,说不出是喜欢还是讨厌。

    要是没有宓妃那番话,她也不会败得那么惨,一张脸都丢尽了。只是,平静下来之后,她才现寒王跟楚宣王世子竟然都替她说了话。

    温宓妃与他们,有何关系?是无意,还是…。

    “二哥难道就没觉得那花看着眼熟?”红袖代替宓妃出声,只是把二哥换成了二公子,接收到自家小姐戏谑的小眼神儿,红袖又道:“二公子若是一时想不起来,不如仔细瞧瞧您的衣裳。”

    衣裳?

    脑中猛然划过一道亮光,温绍云反射性的低头,紫色锦衣之上,银白色丝线绣制的菊花栩栩如生,一片枝叶,一片花瓣的伸展都活灵活现,逼真的呈现了出来。

    雪海,那盆菊花名唤雪海。

    他记起来了,宓妃在给他的衣服上绣制这种花的时候,温绍云有问过,妃儿有告诉过他。

    “柔幻公主,不知这盆菊花可是名唤雪海。”身为金凤国人,自是不允许他国挑衅,温绍云虽无大的抱负,但也当做力所能及之事。

    南宫涵碧此时才瞪大双眼,目光错愕又满是震惊的盯着温绍云,确切的说是盯着温绍云身上的衣服。

    这是一款同温绍轩所穿款式一模一样的衣服,唯一的区别在于,衣服上绣制的图案不一样。

    大片大片的雪海绽放在袍身之上,领口与袖口点缀着要开不开的花骨朵儿,尤以腰间的雪海最为引人注目。

    若非亲眼所见,不然南宫涵碧不会相信世间真有如此卓绝的绣技,几乎到了能经假乱真的地步。

    台上的雪海与温绍云衣袍上的雪海,观之近乎一模一样,她看到了,自然整个殿内的人都看到了,耳畔隐隐响起抽气声。

    “不知那衣服上的雪海是何人所绣?”

    “活灵活现的,观之都能以假乱真…。”

    “世间竟有如此神乎其神的绣技,当真是生平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

    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议论声,温绍云倍感骄傲,眸光温和的看向宓妃,不由嗓音轻柔了几分,带着几分宠溺的说道:“我这衣服乃是我妹妹亲手所做,衣服上的雪海,自然也是我妹妹亲手所绣。”

    他家妹妹是最好的,让那些没长眼的东西去后悔吧!

    霎时,一道道目光齐刷刷的投向宓妃,七分惊疑,三分好奇。

    残酷的现实告诉他们,传言误人,这相府的嫡出小姐,除了是个哑巴的传闻是真的以外,其他的就没有一点相符的,靠谱的。

    容颜倾城,风华绝代,见识广博,绣技卓绝,谁说她无才无德,估计说这些的人是对人家羡慕嫉妒恨吧!

    再看,温家三兄弟都穿着同一款式的紫色锦袍,唯有衣服上的图案各不相同,一瞧便知出自同一人之手。

    从今往后,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八个字深深的刻画在雪阳宫中每一个人的脑海里,时刻提醒他们莫要被传言所误。

    只是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唯有用一颗心认真去看,认真去听,仔细分辨,方能辨别真与假,虚与实。

    ------题外话------

    《女王重生之绝宠狂傲妻》紫狐血

    简介:

    创造财富,带着父母奔小康,升级、下墓、打怪恋爱、赚威望。本文风格,女强男强,强强联手,男女主身心健康。全程男女主无虐,文风爽快,独宠,绝宠,狂宠,宠宠宠!一次乌龙重生后,鬼王干爹让她重回前三世。一个坑女的威望系统,让她不断接取任务,升级打怪赚威望。一个痴情妖王,从此她的天由他来撑,她的人由他来护。……

    投了1票投了1票送了3颗钻石送了3朵鲜花――月票:22511211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059】传言误人见识广博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