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62】文武双玉温馨融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可有把本宫的话传到。”

    梳妆台,铜镜前,妆容精致,明艳动人的珍月公主项映雪,一袭琉彩暗花云锦宫装,身束抹胸,外披薄纱明衣,下穿拖地长裙,裙腰及胸,上窄下宽,结束软带,轻盈飘逸,端得是落落大方,雍容贵气。

    三千青丝高高挽起,梳成垂云髻,发间戴着华盛,步摇,六只雕花金簪,白玉般的耳朵上戴着蝴蝶耳环,颈间是同色的蝴蝶项链。

    纤细皓腕间,两只金镯子与流光溢彩的宫装相映成辉,更是为她凭添出几分贵气。

    “回公主殿下的话,奴婢是亲自到镇南王的院子传的话。”宫婢红秒眉目清秀,恭敬的对着珍月公主福了福身,语带谨慎的回了话。

    任何一个从深宫内院走出来的人都不能小看,因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近年来,章妃娘娘深受景帝宠爱,在琉璃国后宫也算是风头无两,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仅狠狠压了杨贵妃一头,就连皇后娘娘也要暂避其锋芒。

    珍月公主既非景帝的长女,又非景帝的幺女,在众多公主之中排行第三,位置不上不下,想要得到景帝的关注难,很难。

    即便如此,这位曾经连封号都没有,甚至是被景帝所遗忘的三公主,非但赢得了景帝的宠爱与呵护,成为了景帝最宠爱的两位公主之一,还让她的生母章嫔重获圣宠,从嫔位直接晋为妃位,就连那自入宫后就一直圣宠不衰的杨贵妃都硬是被其踩低了一头。

    章嫔晋封为妃的那一天,她的女儿三公主亦被景帝赐封号珍月,从此,琉璃国皇宫再无三公主,只有被景帝疼着纵着的珍月公主。

    珍月两字,比起宫中其他妃嫔所生的公主,景帝为三公主项映雪赐下的这个封号显然更为尊贵,可见小小年纪的珍月公主,有着怎样的心机与手段。

    景帝子嗣昌盛,皇子公主有很多个,章妃却只有珍月公主一个独女。她初入宫廷之时,景帝的的确确独宠过她一段时间,然而也仅仅只是一段时间而已,此后,她在景帝的眼中如同没有存在过一般。

    后来,章妃怀孕,她一心盼着自己能生下个皇子,然后重获圣宠,可偏偏她只生下一个公主。渐渐的,章妃也死心了,不再等待景帝的恩宠,而是一心一意照料着女儿,盼着她长大成人。

    只是任凭章妃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某一天,她会因为自己生下的这个本不受待见,被遗忘的公主而再度得到景帝的宠爱。

    这一次,章妃不再乞求景帝的爱怜,她费尽心思的讨好景帝,无非就是想要为自己的女儿争取到一份好的前程。

    此番出使金凤国是带有目的的,一个弄不好就会被永远的留在金凤国,成为一颗废子被丢弃在这里,再也没有可能回到琉璃国去。

    珍月公主是章妃独女,作为母亲她是不同意珍月打着联姻的旗号出使到金凤国的,但她到底说服不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最后只能含泪将她送走。

    章妃不知道的是,由她出使金凤国这个主意是珍月公主自己主动向景帝求的,其实即便她不主动去求,景帝最后仍然会让她去。

    大公主五年前就已经出嫁,二公主在一年前也出嫁了,四公主五公主尚未及笄,生母位份又太低,而她刚举行了及笄礼,又是从一品享有封号的公主,由她出使金凤国最合适不过。

    是,通过她的努力,她的极尽所能的讨好,景帝的确宠爱她,宫里除了那一位,哪怕是有些个皇子都没有她来得受宠,可她再怎么受宠,那在景帝的眼里也不过只是一颗有用的棋子罢了。

    他宠她,纵她,容她,不过是告诉他的朝臣,他对她有多么的珍视,以便需要她拉拢或是达成某种目的的时候,将她划拉出去,为他赢得最大的利益。

    这,便是她的好父皇。

    他谁也不爱,只爱他自己,也只爱他的皇位,他的权势,谁对他有用,谁能为他带去更多的利益,那么他便会无条件的宠你,疼你,让你觉得自己就是他最疼最宠爱的人。

    珍月公主很聪明,如果说当她刚刚引起景帝注意的时候,景帝对她的关心与疼爱,让她曾经迷失过,那么随着时光的流逝,她已然看清,所谓的那些宠爱,也不过是因为她够聪明伶俐,将会是一颗很好,很值得培养的棋子。

    所以,她的好父皇才会耐着性子在她的身上花费那么许多的精力与心思。

    这次的事情,景帝心中早已有了打算,珍月公主不傻,她清楚的知道如何选择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于是,她不顾章妃的劝阻跟哭诉,主动向景帝提出,她愿意出使金凤国,更愿意与金凤国丞相府的公子联姻。

    景帝初闻她的要求,一脸的犹豫与不舍,似想阻止她,留下她,也不舍得她,若非真的太过了解她父皇的为人,珍月公主都不禁会以为景帝是真的舍不得她。

    最后,她到底还是跟随使团一起出发,赶在年前到达了金凤国。

    当然,她主动提出到金凤国跟景帝指派她到金凤国是有着明显区别的。

    前者,纵使景帝再怎么冷血无情,不为别的就为她是他的女儿,他就不会那么轻意的舍弃她,并且还会为她做出最为周密的安排。

    而后者,一旦计划失败,她死了,是她的命,她活着,也是一枚弃子。

    既是一枚弃子,那么在这个举目无亲的金凤国,等待她的还是只有死路一条。

    或许,也正是因为她的主动,景帝在临行前告诉她,只要她表现好,如果计划成功便罢,倘若当真没有成功,那么她还有三分之一可以回国的机会。

    为了这三分之一的可能,珍月公主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只为成功。

    为人棋子并不可悲,可悲的是连为人棋子的用处都没有,那才是真正的可悲。

    “迎夏,你再去看看。”除夕宴那天,除了最开始向宣帝见礼之外,珍月公主从头到尾都端着一国公主的风姿仪态端坐着,如花貌美的脸上挂着大方得体的微笑,压根没有出声抢风头,而是暗中观察那些个亲王以及朝中重臣家的公子。

    尤其,她极其细心的观察了温丞相的三个儿子,还有传闻中温相最为疼爱的小女儿温宓妃。

    单就她观察的结果来看,要想进入相府难,而且是非常难。

    原本最简单的一个办法就是借宣帝的手赐婚,如此便可光明正大的进入相府。

    但梦箩国柔幻公主的下场告诉珍月公主,那法子蠢透了。

    而且,貌似温宓妃那个人,也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恬静乖巧,不出声则已,一出声就要直接掐断你所有后路。

    也幸好温宓妃是个哑巴,不然就凭她那一张嘴,不知有多少人会被活活的气死。

    当然,即便温宓妃口不能言,被她气得险些吐血的人也不少。

    皇太后不就首当其充了么,紧接着便是那什么吏部尚书,再然后就是梦箩国的柔幻公主。

    而且,寒王墨寒羽跟楚宣王世子陌殇,看似无意但实则似乎是有意在护着温宓妃。那访间关于温宓妃的传闻不但不可信,还根本就是害人不浅。

    “是,公主殿下。”

    “红秒,去偏殿。”起身,对着铜镜照了照,确定自己的妆容无误之后,珍月公主这才伸手让侍女扶着她出去。

    “是。”

    低着头,红秒扶着珍月公主走出寝殿,移步到旁边的偏殿。

    镇南王穿过水榭,走过抄手游廊,看到盛装打扮的珍月公主,浓黑的眉皱了皱,厚薄适中的嘴唇抿成一条冷硬的直线。

    “不知珍月公主唤臣前来有何要事?”景帝近来年动作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镇南王也因着自己的王妃而一再将手中的权放出去,又岂料那根本就满足不了景帝的胃口。

    从而也导致他的胃口越来越大,行事越发的没有顾忌。

    “难不成无事,本宫就不能见见镇南王吗?”镇南王乃是世袭的异姓王,在琉璃国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

    即便是贵为天子的景帝,多多少少也会给予镇南王三分颜面,甚至承袭爵位之后的镇南王是可以享受见君免跪,见君免礼这个殊荣的。

    故,平常时候哪怕是见了皇子公主,镇南王也是可以不用行礼问安的。

    “如果公主没什么事,恕臣暂不奉陪。”与其跟这珍月公主在这里打太极,镇南王更愿意回去陪着镇南王妃。

    若非是为他,镇南王妃又如何会中毒,如何会一睡不起,他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护不住,还遑论什么保家卫国。

    这次的事情镇南王原本就是不赞成的,偏偏景帝要一意孤行,而他为了解镇南王妃的毒,又不得不妥协,否则景帝能折腾出一百件事情来阻止他前往金凤国。

    “镇南王请留步。”珍月公主见镇南王真要提步离开,立马就有些急了,她虽贵为公主,可她一个人在金凤国的能力实在有限,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借镇南王才能成事。

    “本宫跟随使团来之前,父皇交待一定要拿到文武双玉环,否则……”一边说一边观察镇南王的表情,珍月公主咬了咬红唇,纵使她心机再深,到底还是年轻了,怎么可能从镇南王的脸上瞧出什么。

    “皇上当真确定文武双玉环在温丞相府?”当初,他也问过景帝这个问题,而景帝只是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既想让他帮他把东西拿到手,偏又不全然信任于他,镇南王对景帝也当真是无语凝噎,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是自然,父皇如若稍有一丝不肯定,也不会将本宫也安排来了。”

    文武双玉环是件什么样的东西,又有什么用,珍月公主不知道,可她知道那一定是件非常宝贵的东西,否则北狼国跟梦箩国也不会都想得到。

    此行,他们三国打的主意是一样的,就是冲着那文武双玉环而来。

    “那公主觉得有可能通过联姻嫁入相府吗?”温相是只老狐狸,在朝堂之上影响力很大,又深受宣帝信任,他的三个儿子个个都乃人中龙凤,心思缜密。

    还有一个温宓妃,那丫头的背后不但有丞相府,穆国公府,甚至还有一个庞然大物般的药王谷,招惹上她实非明智之举。

    尤其,镇南王可是亲眼目睹过宓妃行事之风的人,那丫头绝对是个杀伐果决,心狠手辣的主儿。

    梦箩国柔幻公主打她大哥的主意,下场虽不若他的女儿明欣郡主那般凄惨,不过谁又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这个…。”说到嫁入相府,饶是珍月公主聪明绝顶也不由犯起难来。

    假如温相的三个儿子都是纨绔子弟,贪恋美色之徒,那么只需动动美人计就可成事,偏偏温家三兄弟个个都不是那样的人,在星殒城也是众家千金争相求嫁的夫婿人选。

    任她生得再如何美丽动人,人家也不动心不是。更何况,家里有那么一个天仙般的妹妹,什么样的美人儿才能迷惑住他们。

    光是那么一想,珍月公主就额角突突的疼,脸色也难看起来。

    “宣帝是不可能赐婚的,不单是你,就是北狼跟梦箩两国的公主,他也不会赐婚,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不是嫁入温相府。”

    听完镇南王的话,珍月公主燃起亮光的眸子又瞬间暗淡下去。

    那东**在相府之中,不嫁入相府如何能找到那东西,不嫁入相府又如何能得到那东西,若是得不到那件东西,那她干嘛还要嫁到相府去。

    “温相就是立马让自己的长子娶一个白身的姑娘为妻,也断然不会让他娶别国女子为妻的。”温相是纯臣,他不偏帮任何一方的势力,只效忠于历代的君王,故,温氏一族才能世世代代都如此的繁荣昌盛,享尽富贵荣华。

    “依本宫的观察,温家三兄弟似乎对他们那个妹妹特别的宠爱,

    镇南王你说要是…。”

    没等珍月公主把话说完,镇南王冷笑一声,道:“你觉得那温小姐能喜欢上你?”

    不是他看不起珍月公主,而是他觉得任何带有目的性接近温宓妃的人,下场估计都不会太美好。

    “不就是讨一个不会说话的小丫头开心么,那有什么难的。”

    珍月公主觉得她的办法很好,只要温宓妃能接受她,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届时,宣帝阻拦都没有用,那丫头背后不还有药王谷么。

    镇南王黑眸如冰,冷笑着打断珍月公主过于美好的幻想,“臣劝珍月公主还是不要得意忘形的好,公主就真的觉得那温小姐是那么容易哄的,真觉得你讨好皇上那一套用到她的身上也适合?”

    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就这样还敢去招惹温宓妃,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镇南王你……”她是想方设法,不择手段的讨好过景帝,那她也是不想再被人欺,再被人遗忘,她有什么错。

    如果她一出生就有父母兄长的疼爱,哪怕是生来就是一个哑巴,她也甘愿。可她,没有那样的命不是,这能怪得了谁。

    “臣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提醒一下公主罢了,还望公主好好想一想,那温小姐在除夕宴上是怎么收拾的吏部尚书,堵得太子一派哑口无言,又是怎么逼得梦箩国柔幻公主险些声名尽毁,不得不收回赐婚请求的。”

    初见宓妃,镇南王就不曾小瞧过她,一个即便天赋再怎么出众的人,倘若不付出比旁人多几倍几十倍的汗水与辛勤,她的成就再高也高不到哪里去。

    大半年以前的温宓妃还是个大街小巷,人人谈起就嘲笑讽刺的相府哑巴嫡女,仅仅只是大半年以后,皇城上下再无人胆敢说一个‘哑’,一个‘傻’字,在她风光的背后,谁又能想到她曾经为此付出过些什么。

    即便是宓妃天赋再好,药王看中她的,又岂会只是她的天赋而已,更多的只怕是那丫头身上暗藏的人格魅力。

    那才是真正吸引人,真正引人注目的。

    “她…。”经镇南王一提醒,珍月公主面色一白,后背竟是冷汗直冒。

    她怎么把如此重要的讯息都给忘了,当真是在作死。

    “那咱们要怎么办,如果得不到那东西,父皇会震怒的。”身体一软,珍月公主跌坐在椅子上,一双美目紧紧的盯着镇南王,咬牙道:“此事,父皇是交由镇南王与本宫两个的人,王爷你为主,本宫为辅,还望王爷再仔细思量一二。”

    嘴上是这么说没错,但珍月公主素来不喜欢将宝同时押在一个人的身上,所以她的脑子此时也是转得飞快。

    同在一座行宫,分别住在明辉苑的北狼国跟住在秋月苑的梦箩国,此时也是关起门来,反复商量如何才能顺利进入相府,寻找到文武双玉环。

    联姻的可能几乎是没有了,除非有办法逼得宣帝不得不赐婚,逼得温绍轩不得不娶。

    还有就是下下之策用药,只是那药该如何用到温家三兄弟身上去,毕竟人家可是有一个身为药王徒弟的亲妹妹。

    访间传闻,温宓妃会武不会医,谁知道这是不是又是谣传,万一她会呢?

    那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已打自己的脸么?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最后这一群怀着相同目的,但却心思各异的家伙,竟然奇迹般的神同步了,主意都打到一个方向去了。

    “听公主这么说,似是心中已经有了主意。”镇南王也不着急着表态,从始至终他都不赞成景帝的做法,更不屑那么去做。

    文武双玉环代表着什么,又有什么用处,镇南王知道得很清楚,他也知道若是得到文武双玉环究竟能给琉璃国带来多么巨大的利益跟好处,但他心里更清楚,这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如若没有能使人臣服与信服的魄力,无论做什么都是无用功。

    一个人若是不能诚心效忠,那人反而会成为一个隐患,一个顷刻之间就能毁掉一切的大毒瘤。

    因此,镇南王并不主张去抢,去夺那样一件东西,在这一点上,宣帝明显比其他三国的皇帝看得清,想得透。

    或许除夕宴当晚宣帝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但除夕宴过后,他能回味过来。

    三国君主都知道的事情,宣帝没道理不知道,更何况那东西还有百分之六七十的可能就在他的臣子手里。

    “本宫心里的确有个主意,还望初六的赏梅宴上镇南王多多配合。”求人不如求已,这是多年来珍月公主总结出来的经验。

    “公主不告诉微臣是什么计划,微臣又如何能好好的配合公主。”

    珍月公主皱了皱眉,似是在犹豫到底在不要向镇南王透个底,诚如他所说,如果他什么都不知情,又如何能配合得好她。

    “罢了,既然公主无意要说,微臣先行告退。”初六么,云公子似乎说是初四便将解药送来,如此,飘飘的毒就能彻底解了,压在他胸口多年的巨石也得以挪开。

    “既然不能直接嫁入相府,那么本宫也只能从穆国公府挑选一位夫婿了。”

    穆国公府是温夫人的娘家,若她成为穆国公府的媳妇儿,倒也有机会光明正大的走进相府,至于进去之后如何想办法留下来,珍月公主自有打算。

    只要能有机会出现在相府,那她就有成事的把握,不说十成十,至少也有五六成的把握。

    当然,珍月公主不是傻子,她这么坚持一定要进相府,甚至是不惜赔上自己的婚事,无非就是做给她的好父皇景帝看的。

    但愿他能看在她这么努力,这么尽心的份上,假如计划仍旧失败,她能不被舍弃。大话珍月公主不敢说,可她敢说她是一颗很好,很聪明的棋子,清楚的知道应该如何做一颗棋子,如何为执掌她的下棋人开疆辟土。

    单单就凭着这一点,她就还有保全自己的资本,还有再被景帝看重的资本。

    “如此,微臣自当好好配合公主。”话落,镇南王冷笑一声,转身大步走出偏殿。

    不能嫁入相府就打嫁入穆国公府的主意,啧啧,有意思,真有意思。

    ……。我是可爱分界线……。

    穆国公府・福禄院

    “怎么了,这都是怎么了,昊宇,昊天,昊铮,你们三个是同时感染风寒了。”

    以穆国公为首的一大家子人,从前院走到后院,穿过两座花园就直接到了老夫人的福禄院,因为担心她老人家等得太着急,一路上大家都走得很快。

    这不,前脚刚刚踏进温暖的正堂,穆昊宇三兄弟就没忍住,赶紧别开脸连连打了三个喷嚏,后背似是窜过一阵凉意。

    莫不是有人在算计他们?

    兄弟三个面面相觑,顿时又齐齐打了一个寒颤,压下心头泛起的疑惑。

    穆老夫人虽说听了儿子媳妇的话回了福禄院等着,可她压根就没坐着等,而是来来回回的在门前走动,不时伸着头往外张望。

    没等传话的小厮来禀报,她的目光就先是从温相的身上扫过,然后落到温夫人的脸上,虽然隔得有远,但却并不影响她的打量。

    看到温夫人脸色红润,气色很好的样子,穆老夫人一直提在嗓子眼的那颗心,总算是平安落了地。

    女儿好,就比什么都好。

    最后,穆老夫人的就目光落到不紧不慢走在三个外孙后面一点的宓妃身上,这一看,她不由得睁大双眼,心跳加速,目光竟是怎么都移不开了去。

    这…这这这就是她的外孙女长大后的模样?

    以前就是穆老夫人掏心掏肺的待宓妃,宓妃也是不搭理她的,哪怕是见了面,这丫头也喜欢躲在屏风后面,别说仔细看她的模样了,就是远远看着她也都是件不易的事情。

    三年前,老国公去了,穆老夫人准备带着一家老小回烟城为丈夫守孝,因为心里记挂着宓妃这个外孙女,临行前她特意到相府看她,可这丫头仍是不见她,就低着头坐在屏风后面,倒也耐着性子听她在那里叨叨。

    之后也是温夫人哭得厉害,宓妃这才从屏风后面走出来,隔她们远远的,就坐到软榻上面,一动也不动的。

    她到底还是让穆老夫人看到了她,虽然还是无法亲近她,哪怕是抱一抱她。

    此时此刻,穆老夫人看着宓妃眉目如画,绝色倾城的容颜,又看着她牵着小孙女月珍的手,脸上带着温婉端庄,大方得体的浅笑,气质清绝出尘,贵气浑然天成。

    这样的丫头,端是较之一国公主也丝毫不会逊色半分。

    怪不得,小孙女月珍会说她的表姐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人。

    怪不得,小孙女月珍在说这话的时候,三个媳妇跟其他三个嫡孙女儿都只是双眸含笑,那完全就是一副赞同的模样。

    不过倒是没等穆老夫人扑向温夫人,扑向宓妃,穆家三兄弟的喷嚏声就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尤其是穆老夫人。

    是以,她看到女儿女婿一家,出口的第一句话却变成了关怀自己三个嫡孙的身体。

    心下正犯着疑惑的穆家三兄弟,突然发现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射在他们身上,不由俊脸微红,面露尴尬窘迫之色。

    瞧得他们这般手足无措的模样,宓妃牵着穆月珍的手很不厚道的笑了。

    笑声清脆悠扬,灿若骄阳,绚若烟花。

    完全不似她一直挂在脸上那般恬静安然,温婉得体的笑。

    这一笑,百花都不禁要黯然之色。

    自药王谷回到相府,宓妃很忙,似乎每天都有事情缠着她,让她脱不了身。温夫人也很忙,忙到自家母亲跟兄长从烟城回到国公府,她除了吩咐管家送去一些礼物之外,自己都没能回国公府看看。

    以至于,宓妃也没有想到过他们。

    无论身处任何环境,周边有什么样的人,出于本能宓妃会先进行观察,雪阳宫中除夕宴上,朝中众臣与其家眷打量她的目光带着三分试探,三分惊疑,四分慎重。

    只有穆国公府的人,虽然也在打量她,目光中仍然有试探疑惑,但更多的却是诚挚的关心。

    其实原主对于穆国公府的记忆很少,也很零碎,对于外祖家的舅舅舅母,甚至是表哥表姐的记忆也很模糊,几乎全都是三岁以前的记忆。

    宓妃不敢奢望一个三岁孩子的记忆能有多么的完整,只是渐渐从那些记忆里搜罗出来,原主外祖家的人对原主都很是疼爱。

    也正是出于这一点,宓妃在大门外的时候,才忍着没有将穆月珍给甩开。

    这不单单是因为宓妃顾忌着便宜娘亲的感情,又抑或是这具身体还存在着某些本能的反应吧!

    “妃儿,你笑什么?”

    “表姐,你笑起来真好看。”

    温绍宇的话让宓妃俏皮的眨了眨眼,穆月珍的话让宓妃果断的抽了抽嘴角,敢情从今往后,她就正式拥有了一个头号小粉丝?

    “我觉得三位表哥不是染了风寒,而是……”宓妃比划了一下,丹珍一边说一边看向宓妃,唔,她家小姐干嘛不把话说完。

    “没感染风寒怎么会连着打这么多的喷嚏。”穆老夫人偏着头望着宓妃,想亲近又怕被拒绝的模样,瞧得宓妃眼角直抽抽。

    那啥,她觉得有些不太适应,可穆老夫人这个老太太,貌似很…很可爱。

    想她温宓妃在相府两次跟老夫人过招,第一次把她吓得吐血,第二次把她气得吐血,貌似她跟上了年纪的人有些犯冲。

    似是知道女儿心中的为难,温夫人适时开口道:“妃儿,你外祖母很好的,自你出生就特别疼你,时常把你抱在怀里不撒手。”

    这话猛然一听没什么问题,仔细一听可不就还有言外之意么,穆家三个舅舅三个舅母一听这话,眉头就皱了起来。

    难不成是老夫人给了宓妃气受,那他们可不能坐视不理,不由凌厉的目光射向温相。

    宓妃一愣,旋即点了点头,依她观察这穆老夫人跟府里那个老夫人完全就是两种气场的人,单单就是眉目间偶然流露出的一丝凌厉,一丝贵气,就能完败老夫人。

    穆家乃行伍出身,第一代穆家掌权人就是一位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子孙多自幼习武,长大之后投身军营之中,为国征战沙场屡立战功,三代之后被赐封为穆国公,爵位传袭至今。

    组合起那些零碎的记忆,宓妃隐隐记得,穆老夫人的娘家也是行伍出身,她的这位外祖母自幼就喜欢舞刀弄棒,不爱红妆爱武装。

    出嫁之后,更是跟随夫君,她的外祖父戍守边缰,驰骋沙场,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在与她同辈的人里面,无疑穆老夫人的威望是最盛的。

    “来来来,宓妃丫头到外祖母身边来,外祖母教你认认家里的人。”

    穆月珍这个时候松开宓妃的手,乖巧的站到宋氏的身边,一双晶亮的眸子直勾勾的落到宓妃身上,似乎害怕这位仙女般的表姐会突然消失在她的眼前。

    “妃儿去吧。”

    宓妃冲温夫人点了点头,倒是没有直接去到穆老夫人的身边,而是走到穆国公的跟前,微微福了福身子向他见礼,比划道:“妃儿见过大舅舅,大舅舅福安。”

    随后,依次是穆二舅跟穆三舅,接着才是大舅母,二舅母跟三舅母。

    规规矩矩,举止优雅的见完礼,宓妃这才笑着走到穆老夫人的面前,“妃儿给外婆请安,以前是妃儿不懂事,没得让外婆操心难过,就罚妃儿以后常常到国公府陪外婆。”

    穆家的几个长辈都是精通手语的,宓妃不会说话,他们想要亲近宓妃,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用她的方式去跟她交流。

    故此,穆老夫人专门学习了手语,连带着还要她的儿子儿媳都会。

    至于孙子辈的,穆老夫人没有要求,因而,穆昊宇等孙子辈的需要丹珍解说,他们才明白宓妃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谁说我的外孙女儿不懂事了,看老婆子不打死她。”穆老夫人就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宓妃,只觉得怎么都看不够似的,想伸手牵宓妃的手又迟疑了下,生怕吓到她似的。

    宓妃脸上笑容不变,不动声色却是主动牵了穆老夫人的手,那一瞬间,她看到穆老夫人眼眶中含着的眼泪险些夺眶而出,可见因她这个举动,让得这位老太太是有多么的开心与激动。

    此情此景,宓妃瞧得心中酸涩不已。

    或许,从一刻开始,她的生命里又会多了一个负担。

    不过,这是甜蜜的负担。

    便是这一生她都要背负着,也是甘之如饴的。

    “外婆想跟妃儿说什么直接说就好,不用迁就妃儿这么比比划划的。”微微仰了仰头,宓妃眨动双眼,隐去眼中的湿意。

    饶是她前世练就了那么一颗冰冷坚硬的心,此刻看到眼前年过六十的穆老夫人,为了亲近她而僵硬的用双手反复比划着手语,她都差点儿哭出来。

    人与人,为什么就是那样的不同。

    祖母跟外祖母,相差的怎么就那么大,宓妃不求老夫人能像穆老夫人这么疼爱她,只求她能安份守已一些,她便心满意足了。

    “没事,全当外婆活动活动手脚。”外婆,是乡村百姓家的孩子对外祖母称谓,在高门贵族里或许不够庄重,但听起来显然更加的亲切。

    “外婆,妃儿险些就要忘了自己是个哑巴的事实,您确定非得这样,这样…。”说着,宓妃抬起双手比了比,模样带着几分小女孩儿的娇憨,还有几分小狐狸般的慧黠。

    穆月珍性子活泼,穆老夫人对她又格外疼爱一些,因此在福禄院里她说话一向没有多少顾忌,“奶奶您就别比划了,表姐比划的时候美得跟画儿似的,您比划的动作就跟…嗯,就跟那蹩脚鸭子走路似的别扭,还僵硬。”

    说的还不算,穆月珍还外加现场表演,两只小脚各自往外一撇,小手放在腰间当作鸭子的翅膀,别别扭扭的走上几步。

    噗――

    哈哈――

    顿时,所有人都大笑出声,笑得肚子疼,穆老夫人更是笑得乐不可支,眼泪都笑了出来。

    她颤抖着手指着穆月珍,嗔怒的道:“你这小皮猴,竟然连奶奶也敢打趣儿。”

    想到自己比划起来那僵便的动作,的确挺难看,挺别扭,挺僵硬的…。

    再想宓妃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还真真优美如画卷一般,“你这小嘴倒也真甜,打趣奶奶的同时还不忘把你表姐夸赞一番,告诉奶奶你这小皮猴是不是想缠着你表姐教你功夫。”

    到底穆月珍这个小丫头片子是在穆老夫人跟前教养着长大的,她的那些个小心思瞒得过她娘,可瞒不过她这老婆子。

    “奶奶,珍儿说的是实话,大大的实话,你问问姑母,姑父,大伯父,二伯父,大伯母,二伯母,我爹我娘,还有姑母家的三个表哥跟我的哥哥姐姐们,表姐比划手语的时候明明就是美得跟画儿一样嘛,我。我我才没有说谎。”她还以为她的小心思藏得很好,哪里知道这么快就被穆老夫人给发现了。

    “哈哈,珍儿没说谎,说的是大实话。”有人夸他妹妹,温绍云自是开心的。

    本来他还疑惑不解,月珍这小丫头怎么就认准了妃儿,敢情小丫头是想先讨了妃儿的喜欢,打着让宓妃教她武功的小心思。

    啧,真是个可爱的小东西。

    “珍儿最喜欢二表哥了。”穆月珍一听有人赞同她,立即满血复活,欢快的蹦到温绍云的身边,不过强忍着没有扑上去。

    娘说她已经十岁了,是大姑娘了,不可以再像小时候那样缠着哥哥要抱抱。

    哪怕是姐姐,她也不能想抱就抱了,哎,长大了真是麻烦。

    “我怎么记得以前某个小丫头片子说过最喜欢三表哥的。”

    “啊?”

    穆月珍呆了呆,嘟着小嘴甚是哀怨的望着温绍宇,老实交待道:“好嘛好嘛,其实珍儿最最喜欢的是表姐,还有。还有就是。就是珍儿想要跟表姐学功夫,学很厉害的功夫。”

    “学功夫也是要静心的,就你这毛毛躁躁的性子学点儿三脚猫的功夫还成,其他的没戏。”知女莫若母,宋氏对自己生的小女儿心里门清。

    “娘,哪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

    宋氏不理会女儿哀怨的小眼神儿,倒是拿捏住了小丫头的软肋,道:“不信你问问你表姐,看看娘说得对不对。”

    宓妃莞尔,对上小丫头那满含期待的星星眼,心里斗然升起一股小小的罪恶感,她可没有时间整天带个小丫头在身边,她也受不了穆月珍缠人的功夫,不然指不定哪天她就能一巴掌拍飞她。

    所以,为了往后她的清静日子,宓妃觉得很有必要给这丫头安排一点点功课,让她没有时间来缠着她,但又不能让这聪明的小丫头觉得她是在忽悠她。

    “表姐……”

    “珍儿想跟着表姐学功夫。”

    听了丹珍的解说,小丫头忙不跌的点头,重重的点头,“表姐,我想学。”

    “可是你看表姐这模样,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不会用刀也耍不了棍。”

    穆月珍看了看她家恬静雅致的表姐,好看的眉头蹙成一团,不死心的又道:“那表姐你都会些什么功夫。”

    一说到功夫两个字,小丫头就双眼放光,跟见到什么宝贝似的。

    “表姐只会绣花。”话落,只见宓妃手里突然多出数十根绣花针,每根针上都带着一截彩色的丝线,十指齐动,便见那绣针似有意识般飞向一旁多宝格上的一幅绣屏。

    绣针来回穿梭,速度奇快,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宓妃收手,赫然可见那绣屏之上多了一只活灵活现,极富神韵的七彩蝴蝶。

    “好。好漂亮的蝴蝶。”穆月珍的欢呼声,唤醒惊愕失神的众人,一个个看向宓妃的目光那都带着惊奇。

    这般神乎其神的绣技,说是独步天下一点都不为过。

    “表姐初学之时,双手十个手指可没有一个指头是完好无损的,不过你若真有心学成了,就算你不喜琴棋书画,单就凭着这手飞针绣技,那些个自视清高的贵族小姐也不敢说你无才无德。”

    小丫头眼前一亮,是了,娘说她长大了,不能再玩闹下去,不然会被人笑话。

    “可别小瞧这小小的绣花针,你若学得好,这针这绣线都会成为你的武器,练至大成时亦可杀人不见血。”

    “真。真的吗?”如果既能习武,又能修得一门贵族小姐都要会的技艺,穆月珍觉得可行。

    素手轻扬,三根绣花针破风而出,径直没入屋外院子里的假山石之中,只闻得‘咔嚓’一声响,假山碎掉了一块,四分五裂砸在地上。

    而那三枚绣花针,则是安静的躺在那一堆碎石之中。

    “哇,好厉害好厉害,表姐表姐我要学。”

    “嗯,那你先跟着三舅母学习刺绣,等什么时候你能绣出一幅完整的墨菊图,我就教你如何使针。”

    宋氏似乎是明白了宓妃的用意,伸手点了点女儿的脑袋,柔声道:“你表姐能那么厉害,那也是在熟练了绣针的基础之上慢慢练就的,你连绣花针都不会拿,还想一步登天砸大石,白日做梦没醒呢。”

    噗――

    宓妃默,她家三舅母也是个趣人儿。

    “等你跟着娘学习刺绣,也能张绣出一只像样的蝴蝶时,你表姐再给你指点指点,你也就会了。”

    “好嘛好嘛,珍儿会认真跟着娘学习刺绣的。”小丫头握了握拳头,一脸的坚定。

    坐在穆老夫人身边的宓妃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把这缠人的小丫头给打发了,即便这小丫头天资再怎么聪颖,哪怕是一学就会,要绣制出一幅完整的墨菊图没有三五个月是不可能的。

    至于三五个月之后,宓妃觉得她又会想到其他法子困住这丫头的。

    “妃儿,这是你大舅舅家的昊宇表哥,这是你二舅舅家的昊天表哥,那是你三舅舅家的昊铮表哥。”顺着穆老夫人手指向的人,宓妃笑着起身向他们福身见礼,不错不错,貌似她又收获了三个颜值都挺高的表哥。

    被点名的穆家三兄弟同样起身回了宓妃的礼,真心觉得闻名不如见面,传言是浮云,他们这个表妹不简单。

    “那是你大舅舅家的月依表姐,二舅舅家的月兰表姐,月华表姐,她们两个是双生子,比你虚长几个月,三月就举办她们的及笄礼,至于你三舅舅家的那个小皮猴表妹,外婆就不多说了。”

    虽是嘴里小皮猴小皮猴的叫着,不过穆老夫人眼里对穆月珍的宠溺却是丝毫不减。

    笑望着三个如花般娇美的表姐,宓妃先见了礼,而后穆月依三姐妹又回她的礼,大表姐穆月依落落大方,反倒是穆月兰跟穆月华两位表姐比较腼腆,只是对上她的目光就羞红了脸,倒让宓妃有些无语,她又不是会吃人的老虎,还是说她长得很可怕?

    最后,穆老夫人又指着另外一男两女道:“那是你二舅舅家的表姐芹锦,三舅舅家的表哥哲吉跟表妹迎梦。”

    在这嫡庶分明的时代,以宓妃嫡出小姐的身份,她是不需要向二舅三舅庶出子女见礼的,他们也当不起她的一声表哥表姐。

    虽是如此,在不了解对方性情的情况下,初次见面宓妃还是给足了对方面子。

    她没有叫人,却是笑着见了半礼,不管走到哪里都挑不出她的错来。

    穆哲吉以为即便有祖母介绍,他们庶出子女的身份,宓妃也不会理会,却不知宓妃会笑着向他见了半礼,眼神清明,丝毫没有瞧不起人的意思。

    怔愣过后,穆哲吉有些局促的回了宓妃的礼,穆芹锦跟穆迎梦心里却是很不痛快,也很是瞧不起宓妃这个哑巴,但她们的脸上却不显分毫。

    只可惜,她们这点儿功力在宓妃面前显然不够瞧,不过两个庶女罢了,宓妃没功夫搭理她们。

    一家人相互见了礼,认识熟悉之后,大舅母提议把午膳摆在花厅,可以一边用餐,一边观赏花园里的花,穆老夫人点头同意。

    随后,穆国公,穆二舅,穆三舅拉上温相去前院书院谈事,穆家三兄弟也拉着温家三兄弟围坐在一起说话,穆老夫人压根不想宓妃离开她的视线范围,但一想到她要询问温夫人的话,只得让穆月依几个孙女儿陪着宓妃说话,反正有穆月珍那小丫头在,一定不会冷场。

    大舅母原本想亲自去张罗午膳,穆老夫人却是留下了她跟另外两个儿媳妇,指派了自己身边的舒嬷嬷跟云嬷嬷过去盯着。

    她想问的事情,没有想过要瞒着自己的儿媳妇,让她们都听听也好,真有什么事情,大家聚在一起也能出出主意。

    很快,由温夫人扶着穆老夫人走进内室,后面紧跟着她的三个嫂嫂。

    “琴儿,你快告诉为娘听听,妃儿那孩子跟郑国公府世子的婚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还有妃儿她怎……”

    ------题外话------

    主人外出第二天,瓦是存稿君,求订阅,求追文,主人会每天按时更新,保证每章字数都足足哒,美妞儿们有木有奖励,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062】文武双玉温馨融洽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