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63】心有疑惑师兄有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梨花小筑

    芳春照流雪,深夕映繁星。乐文 小说

    不论何时,只要踏入这处别院,就会一次又一次不知疲倦的被此处的景色所吸引,继而沉醉其中不得自拔。

    这地方,说是仙境都不为过。

    “唐公子。”正当某人沉醉在如梦似幻美景中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似是一道惊雷在他脑中划过,挺拔颀长的身躯微微一怔。

    “啊,哦,快走快走。”

    无悲抬头张了张嘴,只见刚刚还沉浸在美景中的男人,脚下步子生风,眨眼间就已经走出老远,让他只好将没说完的话又咽回了肚子。

    其实他想说,唐公子,世子不在书房里,您走错方向了?

    “无悲你个臭小子,你家主子在哪里,为什么没有在书房?”

    主子在不在书房,不是他能左右的好伐!

    无悲无视某唐公子的怒吼声,站在原地无比淡定的掏了掏耳朵,心里默数到一百的时候,果然就见某唐公子几个闪掠站到了他的面前。

    “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养出什么样的属下,哼。”某唐公子深呼吸再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一定不能生气。

    虽然他真的很想很想揍眼前的无悲一顿解解气,但悲催的是在这处别院里打架,貌似下场会相当的凄惨。

    一想到痛扁无悲之后,他痛快之后将要迎来的后果,某唐公子表示,其实无悲挺可爱的,他…他一点儿也不生气。

    “唐公子是在说你自己吗?要知道,你也是主子培养出来的哦!”无悲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两排整齐的牙齿很白很白,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本公子说的是你,真是越长大越不可爱了。”某唐公子表示自己很受伤,他到底是怎么在这样一群变脸比翻书快,性格灵活多变的人里活下来的。“快说,你家主子在哪里?”

    “你猜?”日子太无聊,难得有机会逗逗某唐公子,无悲感觉毫无罪恶感。

    反正,他就是吃定某唐公子不敢在这里动手收拾他。

    要知道这梨花小筑是禁止打架的,原因么,其实很简单,同时也很让人容易内伤。

    梨花小筑里有什么,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梨花了。没错,这整座别院,前院后院都种满了各种各样品种的梨树,即便不是梨花盛开的季节,整座别院的空气里都飘散着一股淡淡的清甜的梨花香气。

    若是因为打架而碰坏了一棵梨树,嘿嘿,那就乖乖等着被主人收拾吧!

    “你……”某唐公子欲哭无泪,这都是谁教出来的熊孩子,要不要这么欺负他,他看起来真有那么好欺负。

    摸了摸自己这张棱角分明,深邃立体,不柔弱很冷硬的俊脸,某唐公子决定,等不在梨花小筑的时候,哪怕就是套麻袋,他也定要给无悲一个惨痛的教训,让他知道知道,不能在主子那里受了欺压就到他的身上找回成就感。

    他不出手,可不是因为打不过无悲,而是他怕一个不留神就把这些冬日里光秃秃的,但修剪得很整齐,错落有致的梨树给毁了啊!

    收拾无悲事小,毁坏梨树事大,实是那妖孽的武功随随便便就能甩他十条八条街,他惹不起。

    “世子在湖心亭,唐公子顺着这条路过去便是,小的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就不陪着唐公子过去了。”说完,无悲一溜烟的跑得没影。

    唐景曜看看无悲指的方向,又看看无悲消失的方向,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都这么多次了,他怎么就还没有学乖。

    咬了咬,迈开脚步,心里暗自腹议:无悲,你小子给爷等着。

    目送唐景曜离开,无悲一脸奸诈的从暗处走出来,常言道:死贫道不死道友。

    但愿出来的时候,唐公子你还能好好的。

    “未来三个月之内,我坚决不跟你组队。”无喜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无悲的后面,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本正经的道。

    “你不是吧。”无悲怪叫一声,满是讨好的望着无喜。

    别介啊,丢下他单独一个人,岂不明摆着让唐公子报复他么?

    “我确定。”

    “我们也确定。”

    无喜身后,四司也冒出来说了这么一句,又各自退了回去。

    “你…你们。”无悲哭丧着一张脸,望着跑得飞快的几人,一脸的咬牙切齿。

    他不过就是跟唐公子开个小小的玩笑,至于那么小心眼么?

    但无悲显然忘了,某人的心眼真就有那么小,那么小。

    而且,诚如无悲自己所说,某世子培养出来的人,貌似心眼都不大,还很记仇。

    正所谓,有仇不报非君子,甭管大仇小仇,不报都对不起自己。

    尽得世子爷真传的唐公子,他的心眼能大吗?能大吗?就算今个儿没有收拾他,未来的某天也一定会收拾他的。

    啊,不作就不会死,无悲觉得他早晚会把自己给玩死的。

    走过九曲游廊抄手,穿过假山亭台,烟雾缭绕如梦似幻呈弯月型的温泉湖就呈现在唐景曜的眼前,只见那湖心亭中,美人榻上,着一袭月白色锦袍,如墨长发随意披散而下,眉目如画,如仙更似妖的绝世美男双眼微瞌慵懒的斜卧着,端得是一幅令人见之屏息的倾世画卷。

    唐景曜定了定心神,暗骂自己定力太浅,怎的每次见到这男人,都会不知不觉的看失了神。

    “听说你调动了暗枭。”

    不等唐景曜走进,榻上浅闭双眸的美男那清润的嗓音犹如三月春风般沁透人心,又如春雨润物无声的渗透进四肢百骸之中。

    “真不知道这天下间还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你这楚宣王世子的眼睛。”唐景曜噙着笑走进湖心亭,看了看榻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零瑕疵的美男,挑了他对面的一张梨花木椅子坐下。

    这世上,美人有毒。

    需知,他面前这病弱的男子,看似温柔无害,亦是剧毒无比。

    触之,必亡。

    蝉翼般的眼睫微颤,璀璨凤眸缓缓睁开,那光华堪比日月,眉心那一点朱砂似是点缀在完美无暇精致面容之上的一抹鲜红,更添了几分魔魅惑人之气。

    陌殇笑得温柔,修长如玉的手指拨动着散落在矮几上的墨玉棋子,俊美无双,翩若谪仙般的身姿在这雾气缭绕仿如仙境,洁白的花海之中,似是下一刻他就会随风仙去。

    “怎么突然想起回星殒城了,璃城那边没有问题吗?”楚宣王乃金凤国唯一的异姓王,比之皇族宗室里分封出来的亲王都要尊贵上一分。皇子封王之后,爵位再怎么尊贵,那也越不过楚宣王去。

    直白的说,历代楚宣王在金凤国的地位,那是仅次于皇帝的存在。

    储君什么的,在楚宣王的面前,那还真算不得什么。

    毕竟,楚宣王只有一个,而楚宣王也是不能被废的,太子在没有登基之前只能是太子,而太子只要还没登上那个位置,是可以立也可以废的,故,太子之尊看似尊贵,但在楚宣王的面前,那也硬生生的逊色了几分。

    自第十六代楚宣王承袭王位之后的第二年,当时的皇帝便将璃城作为封地赏赐给他,从此,楚宣王掌管璃城的一切事务。

    璃城的军政经济皇帝不再插手管理,百姓商人所缴纳之税费,亦可不再上缴国库,直接就可归入楚宣王府。

    此后,朝廷不干预璃城的治理,也不指派官员到璃城任职,不再给予璃城任何援助,然,当朝廷有需要的时候,璃城要给予帮助。

    当然,能下达这个命令的人,只有手持轩辕令跟传国玉玺的皇帝。

    否则,璃城可以拒绝。

    要说当时赐下璃城作为楚宣王封地的皇帝也着实胆大,他难道就不害怕不担心随着时光流逝,楚宣王一代又一代的传下去,家族中会出现那么一个野心勃勃,意图染指墨氏江山的人么。

    竟然就真的放出那么巨大的权利,让得楚宣王坐拥璃城,更是手握重兵,时至今时今日,繁荣昌盛又极其富饶的璃城,俨然就如同国中国一般的存在于金凤国。

    以目前楚宣王握在手里的兵权,拥有的财富与民心,哪怕他要在璃城自立为皇,甚至是图谋整个金凤国的江山,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因此,楚宣王府的水,很深,也很浑,要说深不可测,暗流汹涌亦不为过。

    “他们喜欢蹦Q,本世子管不着。”还是那温润如玉的模样,墨玉棋子似有灵性般在陌殇修长的指间来回滑动。

    闻言,唐景曜嘴角一抽,暗忖:你要真的不想看到他们蹦Q,动动手指不就解决了,还不是你丫的懒,压根不打算搭理他们,否则楚宣王府此刻一定很清静,很安全,一点都不会闹腾。

    “本世子自幼体弱,尘虚大师不是断言本世子活不过二十二么。”陌殇说着,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白的脸庞随着他越发厉害的咳嗽而变得诡异的红润起来,待他好不容易缓和平静下来,那从唇边拿开的白色手帕之上,绽放着几朵红梅,那颜色鲜红得竟是有些刺目。

    凤眸随意的扫了一眼染血的手帕,随之似是厌恶嫌弃般的丢进火炉之中,眨眼间便化为灰烬。

    然,空气中却是没有半点手帕被焚烧之后的刺鼻味道,可见那炉中的炭火,以及那手帕的材质,只怕都世间难求。

    最近半个月来,已是不知第几次咳出血来,他这身子是越发的差了。

    那些人从他出娘胎开始,就一直盼着他赶紧病死,如此,才能名正言顺顶替他的位子,承袭楚宣王的爵位。

    “如风那家伙的药对你的身体不管用了么,怎么会咳得如此厉害,甚至还咳出血来。”手帕上刺目的鲜血,刺激得唐景曜直接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就连陌殇不允许他人近身的禁忌都被他抛在了脑后,可见他是有多么的担心跟着急。

    最开始,唐景曜怀疑过的,在他看来楚宣王府并不比皇宫里的阴谋诡计少得了多少,前韩皇后身死,她唯一的嫡出皇子寒王先后身中两种剧毒,饱受剧毒的折磨,那么拖着重病的楚宣王世子,是否也有可能是因为在娘胎里是被下了某种毒,只是他们没有发现,才认为那是他先天体弱所致。

    自己的这个怀疑,在一次又一次的验证中失败了,那便是楚宣王世子的身体虚弱不堪,随时都有可能死掉,真的不是因为他中了毒,而是因为他真的先天体弱,能活到现在那也是用各种各样珍奇的药材堆出来的。

    倘若他不是投身在楚宣王妃的肚子里,不是出生在楚宣王府,不是楚宣王世子,换在寻常的世家,或者是普通的家庭,只怕这世上早已没有陌殇此人的存在。

    殇,意为死亡,死去。

    一般人都不会取用这个字作为孩子的名字,哪怕是寻常人家没有读过书,识过字的老百姓也不会用这个字作为自己孩子的名,而楚宣王却取这个字作为自己唯一嫡子的名,意为希望他能不受死亡的约束,不畏惧死亡,一定要坚强且健康的活下去。

    在这个充满黑色死亡气息的字里,凝聚着楚宣王对自己孩子最真挚的爱。

    殇,如果真的代表着,象征着死亡,那么他偏就要用这个字作为自己孩子的名,他要借着这个字,教会自己的儿子,不畏死亡。

    陌殇,陌殇,莫殇…陌若同莫,莫,本意有不要,没有,无,不,不能之意,陌殇之名,又隐含‘不要死’之意。

    陌殇,莫殇……

    谁说,楚宣王与楚宣王妃不爱自己的孩子,他们爱,而且很爱。

    若有可能,他们宁肯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只为换取孩子一生的喜乐与康健。

    “咳咳…本世子自知将不久于人世,所以当然要留着让他们尽情的蹦Q,看着他们蹦Q,以便本世子走后,方便他们接手楚宣王府的一切。”

    呵,即便他当真不在了,楚宣王府也不会属于那些人。

    这么多年了,陌殇实是没有想明白,他们求的,争的,究竟有何意义。

    权势,财富,当真有那么重要吗?

    重要到可以……

    “你…这个时候你还有闲情逸致开玩笑,你你真是气死我了。”唐景曜十三岁的时候,母亲重病而亡,他一路辗转流落到璃城管辖内的阳观郡,也遇到了改变他这一生命运的人。

    当时年仅九岁的陌殇站在高高的城楼之上,留给他一个倾世侧颜,居高临下的问他,你,是否愿意追随于我。

    他的眼神虚无飘渺,整个人仿佛是脚踏祥云而来的谪仙少年,却又好似那无尽黑暗世界里绝对的皇者,如妖似魔般令人不觉需要仰望的存在。

    他问,是否愿意追随于他。

    不是要他卖身为奴,他的双眼没有看他,可他知道在他的眼里,丝毫没有轻贱他的意思。

    于是,他点头欣然同意,满身狼狈的他就这么跟着他走了。

    后来,唐景曜才知道他是楚宣王世子,小小年纪的他,手里已然握着整个楚宣王府的前途与命运。

    那一刻,唐景曜并没有觉得陌殇有多厉害,有多么的了不起,他只想问他,累不累,苦不苦?

    是的,他也当真就把自己心里想的就那么问了出来,他以为陌殇不会回答的,可是陌殇却郑重的回答他:累,苦。

    再累,再苦,他却没有资格抛下他的责任,他的使命。

    从陌殇记事起,他的父王楚宣王就告诉他,身为他的儿子,身为楚宣王世子,楚宣王府就是他这一生不可推卸的责任。

    只要他还活着一天,那么就要尽一天的责任,不能放弃,不能放弃……

    那是唐景曜第一次看到陌殇的笑,那样的干净,那样的明媚,那样的温柔,那样的令人沉醉……

    便是他那一答,他那一笑,从此他甘愿为他做任何事情,只为让他可以那样张扬恣意,毫无顾忌的展颜欢笑。

    或许陌殇永远都不知道,他,是他唐景曜的救赎,不但给了他做人的尊严,还给了他新生,甚至是给了他报仇血恨的资本。

    跟随陌殇回到楚宣王府的第三天,他便被秘密送走了,陌殇对他说,他是他的第一个朋友,或许也是最后一个。

    陌殇不但找了人教他习武,教他习文,还找了人教他经商。三年后,陌殇没有半点犹豫的将慕雪山庄交给了他,从此,他成为了名震四国慕雪山庄的庄主,从此,世人眼中有了一位唐公子。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有什么可大呼小叫的。”苍白的俊脸上,唯有眉心那一点朱砂越发的鲜红欲滴,似能滴出血来。

    陌殇仍是温柔的笑着,胸口隐隐作痛,倒也没能影响他的好心情。

    “不会的,你的身体一定会有办法治好的。”唐景曜什么都可以不在意,但他不能不在意陌殇。

    这个男人在他眼里,既是知已好友,更胜似兄弟,他绝对不能接受他真不久于人世这件事情。

    如风若是没有办法,他便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药王谷,哪怕是求,是逼,他也定要他们治好陌殇,让陌殇活下去,打破那活不过二十二的预言。

    如今,陌殇已经二十,至少还有两年时间,唐景曜就不相信真找不到药王谷。

    更何况,星殒城里都流传遍了,温丞相的女儿温宓妃就是药王的关门弟子,看住了她,还怕找不到药王谷么。

    “此事暂且不谈,本世子的身体自己知道,且说说你在太师府都发生了些什么?”知道唐景曜是个认死理的人,陌殇不再执着于这个话题。

    他这身体,能撑一天算一天。

    说到那天在庞太师府发生的事情,唐景曜就一脸的窘迫跟尴尬,想到要不是有那位姑娘相助,他即便是没有落入庞太师之后,必然也会身受重伤,甚至极有可能暴露他的身份。

    虽然这事儿挺丢脸的,不过唐景曜倒是一点儿都没有瞒着陌殇,从头到尾都跟他说了一遍。

    “也不知道那位姑娘最后怎么样了,有没有脱险,是不是伤得很严重。”到底是他拖累了人家,唐景曜觉得很是过意不去。

    等他召集来暗枭,解决完追杀他的暗卫,再返回去追寻宓妃踪迹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还真是黄花菜都凉了。

    那仙女湖畔有极其激烈的打斗痕迹,就只是看到那些遗留下来的痕迹,唐景曜的心就沉了沉,对那帮了他脱身,自己却陷入绝境的姑娘充满了内疚之情。

    还有那湖面上有一个大大的坑,唐景曜不禁怀疑,那姑娘有没有可能跳进湖里逃生了。

    只是那个坑好像不是凿出来的,反倒更像是被砸出来的,难道那姑娘被打落进了湖里?

    “你想报恩?”

    “什么?”唐景曜一时没反应过来,而后倒是很郑重的说道:“要不是因为我的失误,那位姑娘也不会暴露,更不会被九大高手围杀,如果还能遇上她,我肯定是要还她这个人情的。”

    陌殇垂眸笑了笑,那笑极尽温柔之能,却让人莫名生出几分不安,“你会有机会报恩的。”

    原来,那小丫头就是从庞太师府跑出来被追杀至仙女湖的,貌似他似乎也听到那些人说过什么‘太师’什么的。

    如此说来,当时那容貌普通平凡,扔进人群里就再也找不出来的小丫头是化了妆乔装过的。只是,那小丫头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没有容易,也没有服用易容蛊,脸上更没有戴…那她是如何将自己本来容貌给改变的。

    那个从她身上掉下来的银色盒子,想来便是她从庞太师府得来的东西,应该是个很重要的东西,不然她也不会贴身收藏。

    小丫头,你的身份真是让本世子越发的好奇了,不知此时本世子所猜测的你的身份是否对了,又是否错了。

    “我也觉得我会机会报恩还人情的。”唐景曜压根就没有听出陌殇话里的深意,只当他是随口安慰他一句。

    一心一意想着等再遇宓妃好还人情的唐景曜却是不知道,就因他的一个不小心,非但害得宓妃暴露了不说,还被追杀也不说,偏偏还遇上那么一个神秘莫测处处制住她的男人,最后甚至连她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东西也掉了。

    这个梁子,结大了。

    至于这上了黑名单的某人,往后的日子一定会过得有滋有味,外加水深火热的。

    “庞太师府你暂且不要管了,本世子会另外派人接手。”

    有些人就是生活过得太悠闲,才会平白无故生出那么不该有的心思。

    好歹他现在还坐着楚宣王世子的位置,有些事情还是要做的,以免有人说他不负责不是。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唐景曜可不会自恋的觉得,某世子是看他太累,想要给他放假,才会安排人把他手中事情都接走的。

    每当这个时候,或许会有更棘手的事情交给他去办,总之一句话,这个表面温柔,实则腹黑狡诈的男人,绝绝对对会将他的能力发挥到难以想象的地步,压榨得不能再压榨。

    “给你两个时辰的时间,将相府五小姐从出生到现在所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仔仔细细不能有丝毫遗漏的放到本世子的书房里。”

    相府五小姐?

    是谁?

    唐景曜听得一愣一愣的,这男人什么时候有闲心说这么长一句话还不带喘气的?

    “没听明白。”

    “听,听明白了。”

    “你要觉得时间还很充裕,那…。”

    “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两个时辰要我打探那么多的东西,你当我有三头六臂。”唐景曜在心里默默为自己点上一根蜡烛,恨不得脚下生风。

    那什么,相府五小姐是哪个?

    咦,相府五小姐不就是……

    啊――

    相府五小姐温宓妃八个字浮现在唐景曜脑海里的时候,他忘记了提气,也忘记了自己正用轻功在飞掠,然后…然后直接从房顶上砸下来,狠碎了一地的雪。

    呸呸呸!

    不等他把嘴里的雪吐干净,陌殇温润如风的嗓音似在他的耳旁响起,“压坏了一棵梨树,记得赔本世子十棵,不然…。”

    唐景曜苦着脸,欲哭无泪,简直就是满腹的委屈无处倾诉。

    他就说,那个妖孽哪里会想死,这不就让他去查找温宓妃的一切资料了么。

    哼,不口是心非要死啊!

    他又哪里知道,陌殇让他调查宓妃的资料,压根不是冲着药王谷去的,而是……

    放眼整个金凤国,即便是宣帝也没奢侈到用温泉来做府内观赏湖,还在这温泉湖心建造一座凉亭,闲暇时就躺在美人榻上,简直就是快乐似神仙。

    三月末四月初是梨花盛开的季节,然,在这梨花小筑却能有幸见到一年四季都常开不败的梨花。

    每当别院里其他地方的梨花都凋谢的时候,湖心亭,温泉周围的梨花仍旧如火如荼的绽放着,清甜的梨香袅袅,格外令人沉醉。

    尤其这温泉湖周围种着的梨树,四季花开不败,夜晚时分在此赏梨花,那景致当真如梦似幻,犹如仙境一般。

    梨花白得清纯,白得玉洁,白得无暇,如雪一般晶莹;美而不娇,秀而不媚,倩而不俗,似玉一般纯洁。

    梨花,乃楚宣王妃最喜爱的花。

    便是这梨花小筑里过半的梨树,都是他父王亲手为他的母妃所种。许是随了他的母亲,陌殇也喜欢梨花,他的很多件衣袍上都绣有这种花,而这种花的香气,总是能让他回想起楚宣王妃那温婉柔和慈爱宠溺的笑容。

    小丫头,会是你么……

    ……我是可爱分界线……。

    穆国公府,前院穆国公的书房里,温相将自己心中的疑惑跟推测一一说与三个舅哥说,同时也听听他们对除夕宴上柔幻公主所提之事的看法。

    除此之外,温相又提起初六还未举行的赏梅赏,提议不管是他家的三个小子也好,还是三个舅哥家的小子也罢,最好在初六那天都警醒着些,切莫着了小人的算计。

    不得不说温相的的确确是只老狐狸,他对事的敏锐嗅觉简直超出常人的认知,往往都能点中要害。

    穆国公是武将,不是文臣,对于某些风向的变化他并不能如同温相一般迅速的捕捉到,当然,这并非是说穆国公不够足智多谋,而是在这方面反应会稍稍慢一些。

    不过,若有人能适时的提点一下,他便能很快将其中那些弯弯绕绕想个通透。

    作为武将,穆国公已经三年未曾回星殒城,更是已有三年之久未曾上朝,朝堂之上的细微变化,他一时还未能适应。以至于导致他对琉璃,北狼和梦箩三国出使的目的琢磨得不够透彻,也太简单化了。

    此时经由妹夫温相一提点,之前脑海里那一团浆糊模样的东西豁然开朗,心里的疑团亦是随之解开,眼界更开阔了一些。

    穆二舅跟穆三舅也都不是糊涂之人,否则他们兄弟几个也无法撑起整个穆国公府,守住并且使得穆国公府的荣华更上了一层楼。

    “三国目的尚不明确,他们在暗我们在明,就是想主动出手都不容易。”微苦的茶水在唇齿间散开,穆国公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弟弟,又道:“兆元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穆国公府与温相府是姻亲,两府素来交好,他的父亲一直都很是看好温相这个男人,言词之间多是对温相的赞赏。

    后来,温相又娶了他的妹妹,两府的感情也越发的好。哪怕是当初相府老夫人做下那样的事情,硬生生在他妹妹跟温相的中间塞了两个女人,老穆国公虽对温相多有责备,但也未曾否认温相这个人。

    穆国公心疼自己唯一的妹妹,发生那事之后对温相真是摆不出好脸色,哪一次不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而温相总是笑脸相迎,一心一意护着他家妹子。

    如此这般,直到外甥女宓妃出世,穆国公几兄弟这才算是原谅了温相。

    毕竟,那错当真不在温相,而是老夫人作的。可那老夫人再怎么可恶,也是他家妹子的婆母,温相的生母,他们能把她怎么着,只能揭过此事。

    好在温相是当真深爱着他家妹子,数十年如一日,渐渐的穆国公便也放下此事。

    “大哥,二哥三哥,我是这么想的。”温相思来想去,宫里那一趟他是非去不可的,他对自己的三个儿子也是这么交待的,“琉璃,北狼和梦箩三国都是打着相同的主意,借联姻为引,意欲图谋我相府什么东西才是真。”

    穆家三兄弟点头,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既然是三国皇帝都心中有数的东西,我相信皇上心里也是有数的。”

    听到温相这么说,穆家三兄弟遂点头道:“此事的确棘手,你提前去见皇上,哪怕是探探口风也是没差的。”

    “如此,午膳过后我便即刻进宫求见皇上。”

    “好。”穆二舅生性严谨,耿直,说话做事都一板一眼的,平日里话便不多,却绝对是一个顾家的好男人。

    穆三舅为人风趣随和,端得就是一只笑面虎,“正事咱们谈无了,现在来谈点儿别的。”

    对上自家三弟的眼神,穆国公端起茶盏,垂眸低头喝茶,三弟想问的也是他想问的。

    “三哥有话直说便是。”

    “咱们都是一家人,有些话三哥憋在心里的确不是滋味,不吐不快。”穆三舅索性放下一直端在手里的茶杯,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温相,道:“要是三哥哪句话说得不中听,兆元也别太放在心上,全当……”

    打断人说话不礼貌,可温相此时却是笑着打断了穆三舅的话,心里明白他们想问什么,又想要知道什么。

    他们想问的,无非就是宓妃跟绍宇的事情,昨晚他跟温夫人都商量好了,今个儿过来,那些事儿都要跟他们说明白的。

    自家儿子女儿都是顶好的,再加上穆国公府这几位又都是打心眼里真心疼爱自己孩子的,温相觉得没什么可隐瞒的。

    尤其,无论是已经去世的岳丈大人,还是至今仍健在的岳母大人,甚至是舅哥兄嫂对他的儿女那可看得比自家孩子还要重,温相也是为人父的,心里的动容可想而知。

    “妃儿跟绍宇的事情,正是我今天要跟三位舅兄说的。”

    “那兆元你便仔细说说,我们这刚回星殒城,耳朵里就全是流言,也不清楚具体的事情,没得让旁人钻了空子,你且说说让我们心里都能有个数。”活到他这个年纪,不说看人看一个准一个,好歹也是阅人无数,心中自有一杆称。

    单就之前在国公府大门前发生的那一幕,穆国公就相信,也许宓妃的确心狠手辣,杀伐果决,视人命如草芥,但她绝对不是一个不讲孝义,不重血亲的冷血之人。

    这从她对待月珍小丫头的事上就能看得出来,那丫头明明不喜人亲近,明明也因为月珍抱了她而动了杀气,可最后她选择了接受月珍,试着主动去亲近月珍。

    当然,穆国公不傻,他可不觉得宓妃收敛了自己对月珍的杀气是因为月珍可爱,那不过只是因为月珍是她三舅舅的女儿,是她爹是她娘的侄女,她压根就是爱屋及乌。

    宓妃要如何对待旁人穆国公不置可否,不予评价,他只要知道宓妃如何对待她的亲人便足够了,至于其他人与他何干。

    这世上,又有谁的手是干净的。

    甭管什么办法,什么手段,只要是能保护自己家人不受侵害的手段就是好手段。

    “事情最开始是这样的…。”接下来的半个时辰,温相就开始从郑国公府世子在明月湖畔当众退婚一事说起,一直说到现在宓妃的近况,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中间温绍宇受伤痴傻的那一段。

    听完之后,穆家三个舅舅从最开始的愤怒,渐渐平息下来,最后则是欣慰了。

    他们并不看重宓妃是否拜入了药王门下,又是否成为了药王的得意高徒,他们在意的是宓妃终于告别了过去自闭的日子,嗓子不久之后也即将就要痊愈,一切都会变得越来越好。

    这,才是真正的亲人。

    这,才值得真心相待。

    另一边,穆老夫人的卧房里,温夫人也没等穆老夫人一个一个的向她提问,自觉的将宓妃最近大半年以内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刚开始,穆老夫人跟宓妃的三个舅母听得直掉眼泪,一个劲儿的咒骂郑国公府世子,更是恨不得立马就打上门去。

    越是听到后面,眼泪掉得越多,但心里放宽了,那眼泪也是甜的。

    “哼,以后我穆国公府与郑国公府也是不死不休的死敌。”饶是现在宓妃真的很好很好,甚至还求了圣旨可以做主自己的婚事,但一想到竟然有那么不长眼的东西胆敢退自家宝贝外孙女的婚,穆老夫人就气不打一出来,“那没长眼的东西,从头到脚没一点儿配得上我的宝贝外孙女,这婚,退了好,退了好啊。”

    只是,自古以来对女子就诸多苛求,曾被人退过婚的女子,到底是声名有损,穆老夫人还是为宓妃觉得委屈。

    “娘,事情都过去了,女儿也都看开了,更何况您的外孙女儿眼界宽着呢,那郑世子不是她的良人。”或许刚刚发生退婚事件的时候,温夫人还没想明白这些,每当她稍有露出一点儿对那事情的愤恨,宓妃便会开导她。

    时间长了,温夫人也就放下了。

    也许真就像女儿说的那样,缘分到了,好的姻缘自然而然就来了。

    更何况,她的女儿今年才及笄,而他们夫妻还想多留宓妃两年,哪舍得将她早早的嫁出去。

    如果到时真的没有遇到合适的人,三个儿子不也说了么,以他们相府今时今日的地位,还怕不能为宓妃招赘个夫婿么。

    “那混账东西当然配不上我的宓妃。”

    “是呢,我的妃儿值得这世间更好的男儿。”说到女儿,温夫人就是满心的欢喜。“娘,妃儿的事情您就别担心了,要是让那孩子知道您这样为她操心,她心里肯定会自责的。”

    说着,温夫人就赶紧向三个嫂子眨眨眼,示意她们都赶紧帮忙劝劝。

    “母亲难道舍得这么早就把妃儿嫁出去?”

    穆国公夫人话落,二舅母司徒氏紧接着就道:“母亲,要是妃儿嫁了人,可就没有时间常常来国公府陪你了。”

    三舅母宋氏也笑说道:“母亲,媳妇儿觉得妃儿是个有主意的孩子,她的眼光也是极好的,将来铁定给您挑个顶好的外孙女婿回来。”

    “那是当然,必须得是这样。”穆老夫人何尝不知道女儿跟媳妇话里的意思,想了想便傲娇的如是道,完了把自己也给逗乐了。

    “母亲,媳妇先去梳洗一下,眼见午时都快到了,孩子们肯定都饿了。”穆国公夫人眼睛红红的,不单是她,整个房间里的人都是红红的兔子眼,一个个的都哭过。

    “去吧,别着急慢慢来。”

    “是,母亲。”

    旋即,二舅母跟三舅母也起身向穆老夫人行了礼,退下去梳洗一二,然后跟穆国公夫人一道去张罗午膳。

    “娘,我伺候您梳洗。”

    “好好好。”穆老夫人拍拍温夫人的手,笑道:“过往的一切都过去了,琴儿啊,为娘觉得妃儿有些话说得对,你要向前看,别总是回头看,要好好把握眼前,就恣意的活在当下。”

    温夫人见穆老夫人一把年纪还为她操心,为她谋算,不由鼻头微酸险些再次哭出声来,她道:“娘,女儿都明白了。”

    “你也别怕,你是我穆国公府出去的金贵小姐,你娘我还健在,你的三个兄长一个弟弟也在,咱们穆国公府就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是,女儿明白。”

    “你啊,是个有福气的,三个儿子孝顺懂事,现在连妃儿也好了,知道护着你,甚至当面顶撞老夫人,你可不能再钻牛角尖。”

    为母则强,穆老夫人还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坚强起来,不为别的什么,就当是为自己的儿女好好的争一争。

    只是一想到宓妃那丫头,大半年来就见了老夫人两次,一次吓得老夫人吐了血,一次气得老夫人吐了血,虽然幸灾乐祸不太厚道,不过不得不说穆老夫人听了心里高兴,觉得万分解气。

    她没能做到的事情,竟然让外孙女儿宓妃给做了,话该那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老东西受着。

    想她好好的一个宝贝女儿嫁到他们家,给她做儿媳妇儿,对她孝顺恭敬,偏生那老东西这么多年都转不过那道弯,真是叫她不知说什么好。

    “娘就安心吧,女儿现在想明白了,往后不会再让自己受委屈。”就算她想,她的女儿也不让不是,想到自己一个当娘的还要时时刻刻让女儿护着,温夫人就觉得脸有些发烫,不好意思起来。

    知女莫若母,穆老夫人一见自家女儿这般模样,哪里还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伸手敲了敲她的脑门,语重心长的道:“老夫人到底是长辈,纵使她有再多不是,你这做娘的要提醒着妃儿一些,不然传出去对妃儿的名声不好。”

    要知道若是传出宓妃气得祖母吐血这种事情,且不论真假,那当真会直接毁掉宓妃这么一个人。

    “是,女儿谨记娘的教诲。”

    一会子没见到宓妃,又想到宓妃这大半年来,可谓是传奇至极的经历,穆老夫人觉得一刻都呆不住了,急忙道:“咱们快些收拾,一会不见妃丫头就想得紧。”

    温夫人赶紧伺候着穆老夫人洗了脸,又换了身衣裳,然后重新梳了发髻,母女俩这才走出房间,去往花厅。

    此时,花厅里已经摆上了一张可以用巨大来形容的圆形梨花木木桌,穆家子嗣尚算繁盛,再加上温相一家六口,桌子若是小了,那可真是坐不下。

    这张桌子是老穆国公还在时专门吩咐下去定制的,目的就是在初二这一天,一大家子人可以不分男女同坐一张桌子上用膳,取其团圆之意。

    “老大媳妇,可都准备妥当了。”这般称呼自己的媳妇儿或许不太符合高门贵族里的规矩,但却很亲切,听在耳里更像是一家人。

    因此,穆老夫人习惯这么喊,她的三个媳妇也喜欢听她这么喊。

    “回母亲,可以开饭了。”

    “也不知道月依几个丫头将妃儿拉到哪里谈心说话去了,赶紧吩咐两个丫鬟去唤她们回来用膳。”

    “母亲安心,大嫂早就派人去了。”

    穆老夫人坐在主位之上,点点头又道:“家里那几个小子呢?”

    “也都吩咐丫鬟去请了。”三舅母忙接口回话,手上指挥人的动作一点儿都不慢。

    穆国公领着两个弟弟跟温相这个妹夫进来先是向老夫人行了礼,而后这才按照长幼顺序入座,期间几人瞥向自己的妻子,见她们仪容端庄,但眼睛都红红的,遮也遮不住,遂知道她们只怕都哭过,想来也是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不多时,等穆国公夫人张罗的冷盘都摆上了桌,以穆昊宇为首的公子们,以穆月依为首的小姐们分别从花厅的两边走了过来。

    宓妃表示自她穿来之后,除了爹娘以外,就是跟哥哥师傅师兄们接触跟相处,若说跟能称之为女人的人打交道还真没有。

    剑舞红袖,丹珍冰彤她们四个,虽说也是姑娘家,但甭管宓妃怎么说,她们都自觉自己是下人,跟在她的身边虽不若跟在其他主子的面前拘谨,但尊卑观念还是根深蒂固的。

    跟与她身份相差不多的千金小姐相处,今个儿是头一回,别扭是有的,而且宓妃觉得相当的不在自,有种想逃的冲动。

    好在,穆月依,穆月兰,穆月华三个表姐虽性格各异,但人都挺好,与她相处小心有之,也很拘谨局促,但更多的却是满满的真诚。

    小表妹穆月珍一直都是活力四射型的,有她在想不热闹都不成。

    至于那一个庶出的表姐跟庶出的表妹,说话夹枪带棍,绵里藏针又指桑骂槐的,别真以为她听不出来,当她好欺。

    若非这是她这么多年来初到国公府,不想坏了大家的好心情,看她不好好收拾收拾她们,让她们也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来,妃儿坐到外婆身边来。”

    宓妃看了看三个舅舅,三个舅母,又看了看表哥表姐,甚至是最小的表妹,见他们都对她温和的笑笑,还孩子气的眨眨眼,顿觉心里一暖。

    正要走过去的时候,熟悉的‘啾啾啾’声让得宓妃一愣,而后周身气势斗然一变。

    五彩鸟的声音,这是五彩鸟主人受到攻击,五彩鸟发出求救信号时的声音。

    啾啾――

    求救的声音很有规律,亦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先是两长两短,随后是一声长一声急促,紧接着会接连发出数声拖得长长的,带有余音的叫声。

    身影一闪,宓妃已是身在花厅之外,屈指放在唇间发出一声长啸,声音嘹亮而幽远。

    只见一只五彩鸟的身影渐渐自高空中显现出来,灵动的双眸在看到宓妃的瞬间,甚至是有了湿意,它朝着宓妃俯冲而下,凄厉的叫着,那叫声凄厉,似是在诉说着它的担忧与恐惧。

    看着受了伤浑身都染了血的五彩鸟,宓妃抚了抚它的羽毛,似是在安抚它,别怕。

    樱桃是小师兄的信鸟,它在求救,便是意味着小师兄在这附近,并且遇到了危险。

    “三哥,樱桃先交由照顾,小师兄出事了,我必须赶去看看。”

    随着宓妃的声音落下,她的人已然消失在穆国公府,若非五彩鸟樱桃停在温绍宇的手臂上,估计会觉得自己产生了幻觉吧!

    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速度,简直太快了。

    ------题外话------

    主人外出第三天,瓦是存稿君,求订阅,求追文,主人会每天按时更新,保证每章字数都足足哒,美妞儿们有木有奖励,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063】心有疑惑师兄有难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