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67】盘根错节强盗行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慈宁宫

    “姨母,您说这事儿现在该怎么办?”

    昨晚她正睡得香甜,躺在暖和的被窝里被叫起来了好大一通的脾气,整个坤宁宫上下伺候的太监宫女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偏生过来传话的人是宣帝身边的贴身总管太监王初德,庞皇后饶是心中有再大的怒火,她也不能冲着他去。

    到底是宣帝身边贴身伺候的老人,又是宣帝所惯用的人,有时候在宣帝面前说几句话,比她这个皇后还管用。

    都说宁可得罪君子,莫要得罪小人,对王初德,庞皇后还是愿意给他几分脸面的。

    更何况,王初德此人一时半会儿的动不得,谁让他的姓,他的名都是先皇赐予的。只要王初德不犯天大的事儿,就是宣帝看在先皇的面子上,也不会取他的性命。

    王初德此人为人谨慎小心,处事圆滑,惯会察言观色看人脸色行事,在宫里甭管你的位份高还是低,他都不得罪,可说人缘极好。

    再加上他是宣帝跟前伺候的人,跟着宣帝二三十年了,任谁见了都会多少给他几分脸面,虽不至于讨好他,但也绝对不想把他给得罪了。

    他若心中记恨了,谁知道什么时候他就一个不小心在宣帝跟前上点儿眼药,届时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心腹大宫女含冬顶着庞皇后的怒火把自己观察所得的说了一遍,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庞皇后梳洗着妆,整个人都处于高度紧崩状态。

    她在庞皇后跟前的确得宠,但她也知道,这事儿她若没有说好,换来的铁定是一顿板子。

    好在听了含冬说是王初德亲自过来传的话,庞皇后暂时冷静下来,趁着宫女们为她穿衣梳头的空档,她心里就琢磨开了。

    “可有打听出这个时辰皇上为何叫本宫去往慈宁宫?”随着庞皇后起身,整个坤宁宫都亮起了灯,一时间正仿如白昼。

    庞皇后侧看了眼窗外,寒风呼啸,耳朵里全都是‘呼呼’的风声,大雪飞扬,大片大片的扑簌簌的直往下落,地面上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雪。

    深更半夜的,她实是想象不出究竟出了什么样的事情,以至于宣帝都无法多等一两个时辰,等到天亮再传召她们。

    “回皇后娘娘的话,王公公也是一直崩着一张脸,说是皇上在御书房里处理折子,他在外面伺候着,突然皇上就说要摆驾慈宁宫,故,他完全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如此,庞皇后心里越没底,不好的预感越的强烈。

    难不成是太子…不,不会的,最近太子替皇上办的几件差事都办得很漂亮,刚得了皇上的嘉奖,皇上若是因太子动怒,断然不会去慈宁宫了。

    难道是因为她的父亲?

    要知道她们庞家跟太后的母族刘家可是有很亲关系的。

    换言之,庞家跟刘家是连在一起的,说是穿的一条裤子也不为过。

    也唯有跟她父亲有关事情,皇上才会将她传至慈宁宫不是?

    左思右想的,庞皇后也没想到庞太师最近究竟做了什么,以至于惹得宣帝大怒,总该不会还记挂着除夕宴上的事情。

    倘若真是为庞太师出言撮合梦箩国柔幻公主跟温相大公子的事情,要动怒也不会等到现在。

    实在没想明白怎么回事的庞皇后,那颗心里就跟吊了七八只桶似的,上上下下闹得她不得安宁,“赶紧的,别耽误了本宫去慈宁宫。”

    “是。”

    小半个时辰之后,等得已经很不耐烦的王公公总算是见到了庞皇后的面,先是恭敬的行了一行,倒也不客气直接道:“皇后娘娘请,让皇上在慈宁宫等久了不好。”

    这话到底不好听,庞皇后脸色一僵,一黑,面上端着的端庄温和的微笑险些破功。

    该死的阉狗,早晚有一天本宫会叫你好看,居然胆敢朝本宫甩脸子。

    慈宁宫一如坤宁宫一般,此时灯火通明仿如白昼,宣帝已经坐在正殿位之上,面色阴沉如暴风雨来临前夕,刘太后也已经被吵醒,听闻是皇上过来了,立马就有宫女伺候她穿衣梳洗,一时间整个慈宁宫险些乱了套。

    与庞皇后相同,刘太后同样是在熟睡中被吵醒,整个人都处于即将爆的边缘。

    她的年纪大了,睡眠又一向不好,难得睡得沉睡得香,突然被吵醒,脾气怎么可能好得了。

    尤其,吵醒她的人,虽然是从她的肚子里爬出来的,但他是金凤国的天,手握生杀大权,不是她想怎样就怎样的。

    即便,她是尊贵的皇太后。

    要换了旁人吵醒她,早拉下去直接砍了。

    “田嬷嬷,到底怎么回事,皇上因何此时来慈宁宫。”

    “回太后娘娘的话,老奴也不知,不过皇上脸色不好,显然是刚刚动过大怒。”小心翼翼的替刘太后梳好头,田嬷嬷真希望自己的存在感越低才越好。

    近年来,太后跟皇上之间的感情是越来越淡薄了,竟是一点儿都不似一对母子了。

    荣昌伯府的荣华再怎么重要,难道真的敌得过自己的亲生儿子,田嬷嬷不知道刘太后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她不过一个做奴婢的,有些话放在心里就好,说出来那可就是杀头的大祸。

    若是换了她,她定然不会为了家族所谓的荣华,而日渐与自己的亲生儿子形同陌路。

    别人再亲,到底也亲不过自己的儿子。

    皇上是那么孝顺的一个人,这些年纵使他再怎么不满太后,却也从未对太后有过半点的苛责,然而太后怎就看不清,反而……

    刘太后描绘得相当精致的一对柳眉微微皱起,面色凝重起来,她的儿子她多多少少还是很了解的,自打被册封为太子,他便喜怒不形于色了,就连对自身情绪的把控都已练至炉火纯青的地步。

    动怒,大怒,这是多少年没有过的事情了。

    一次是韩皇后那个女人的死,一次是寒王先后两次中毒,此后刘太后再未曾见宣帝动过怒。

    这次,他又是为何?

    “随哀家出去看看。”刘太后对着铜镜看了看自己的仪容,起身喜怒不辨的道。

    “是,太后娘娘。”

    出了寝殿,庞皇后也刚刚踏进慈宁宫,遂上前向太后请礼问安,婆媳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接,皆是心沉了沉。

    一前一后走进正殿,不等庞皇后向宣帝请安,也没等宣帝向刘太后请安,宣帝的怒火就随之彻底的爆。

    这一刻,他似是全然不顾刘太后是他的生母,第一次冲她怒吼,甚至是斥责。

    在宣帝的心里,他不是不知道他的好母后在打什么样的算盘,为了荣昌伯府刘氏一族,真真是叫她舍弃什么她都是甘愿,这其中甚至包括她的亲生儿子。

    很多时候,宣帝不禁都想问一问刘太后,他给刘氏一族的殊荣还不够多么,为何刘氏一族中有能之人已日渐凋零,却还要妄求那些不属于他们的荣华,一次又一次的逼他,迫他,图谋那些他们根本就没有能力守得住的东西。

    她是他的生母,却也绝对当得是伤他最深的人之一。

    为了得到那些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她不惜背弃他这个一国之君,与庞太师联合在一起,时不时就要给他添一添堵,分一分他的心神。

    她可知,庞氏一族图谋的,那可是她亲儿子的江山。

    届时,她能落个什么好的下场,她的母族又能有什么样的下场。

    庞皇后没得宣帝什么好脸色,她几乎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即便是心里不舒坦,面子上也分毫不显。

    她有她的骄傲,不容贱踏。

    这些年来,宣帝虽然宠爱后宫里那几个狐媚子,又几乎给予了新晋几个新人独宠,庞皇后正寻思怎么拔掉那几颗眼中钉,但好在宣帝已经越的疏远寒王,到底还是让庞皇后心中安慰了几分。

    她得不到的,那个女人也没有得到,到底她还是没能赢过她。

    就凭她活着,她死了,庞皇后觉得她就是胜利者。

    更何况,就连那个已死女人所生的儿子,宣帝都越不看重,不在意了,反倒是她生的太子越得宣帝倚重,庞皇后就觉得自己完胜那个女人了。

    至于宫里其他的女人,庞皇后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整个后宫都牢牢握在她的手心里,还怕那几个小浪蹄子翻出一朵花儿来么。

    只是宣帝这般模样冲皇太后直吼,着实将庞皇后惊得不轻,也吓得不轻,整个人好半晌都没能缓过神来。

    等她缓过神,宣帝已经怒火冲冲的拂袖走了。

    而刘太后则好像是受刺激过度,面色苍白如纸,整个人都摇摇欲坠,若非有田嬷嬷跟朱嬷嬷扶着她,只怕早已跌坐在地上,完全失了仪态。

    “姨母……”

    刘太后靠在软榻上,脑海里浮现出宣帝震怒的模样,那一声高过一声的怒吼似是仍在耳边回响,搅得她不得安宁。

    药王谷…

    赤色药王令…

    单就是想想,刘太后就惊出一身的冷汗,心中更是后怕不已。

    药王谷是什么地方,那是连四国帝王都要避其锋芒的地方,竟然…竟然有人愚蠢到去太岁头上动土,简直让她连骂都不知道该骂什么才好。

    “皇上的话,哀家相信皇后已经听得很清楚了,该怎么做皇后应该心中有数。”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刘太后不觉看向庞皇后的眼神也带了一丝丝厌恶。

    可恨,当真是可恨至极。

    倘若她有嫡亲的侄女,又或者她刘氏一族其他的支脉有姑娘,刘太后是怎么也不会同意让庞皇后坐上凤位的。

    怪只怪她刘氏一族,近两代来子嗣单薄,不但嫡系一脉男丁少得可怜,就连姑娘都没出一个,旁系支脉亦是如此。

    刘太后的兄长荣昌伯刘守成,现年已经六十二岁,荣昌伯夫人蒋氏也已经五十七岁,纳了数十房妾室,皆没能为他生下一儿半女。

    直到刘守成三十岁时,终于他的妻子蒋氏怀孕了,平安生下了嫡长子,待得四十六岁之时,蒋氏再次怀孕为他生下嫡次子也是他的幼子。

    从此,夫妻两人将两个儿子一个个都宠得眼高于顶,不学无术,成为了实打实的纨绔子弟,星殒城中百姓那是谈之则色变。

    荣昌伯世子刘建开,时年已三十有二,其妻柳氏亦是二十有八,至今已纳了十房美妾,但仍是无子无女。

    次子刘建启年十六,风流成性,整日流连花街柳巷,身体只怕也早已被掏空了去。

    刘氏一族这般景象,叫刘太后如何放心得下,她若不管不问,岂非是要荣昌伯府就此断送在她大哥的手里。

    不为别的,哪怕就为父亲临终前的遗言,刘太后也不能由着荣昌伯府刘氏一族就此败落下去。

    遥想当年,她跟她姐姐在星殒城,那可是百家争相求娶的姑娘。

    后来,姐姐刘清岚嫁给当时刚刚接任为太师的庞太师,而她刘清凤则是入宫为妃。

    待她的儿子被册封为太子,登基做了皇帝,她便是这金凤国最为尊贵的皇太后。

    刘家与庞家,乃是连襟关系,用普通人家的说法,刘太后是庞太师的姨妹,庞太师是刘太后的姐夫,庞太师的女儿庞皇后,便是刘太后的嫡亲侄女儿。

    但是,刘太后可不承认庞皇后是她的嫡亲侄女,只因刘太后与她的亲姐姐庞夫人,压根就是面和心不和,而自幼受庞夫人培养调教的庞皇后,又怎么可能跟刘太后这个姨母一条心。

    她们姐妹两人,刘太后为了荣昌伯府可以牺牲掉自己的一切;而庞夫人却是不会,她所看中的只有庞府,为了庞府她什么都能做。

    若非刘氏一族的的确确是找不出一个姑娘,刘太后是不会在庞夫人的劝说之下,一路扶持庞皇后上位的。

    一开始刘太后就知道,庞皇后不是一个好掌控的人,也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按照她的心意行事,表面上对她很是顺从恭敬,背地里还不知道怎么埋怨数落她。

    “姨母,瑶儿…。”庞皇后半垂着眼眸,纵使听了刘太后的话心中不忿,但面上却是尽显柔弱可怜,似是完全没了主见,一切都要由刘太后为她做主。

    自她入宫为妃的那一天起,母亲就告诉过她,刘太后纵然是她的亲姨母,却绝对不会事事以她为先,她可以讨好她,孝顺她,表面上事事都敬着她,请示着她,但一定不能对她交心,更要时时刻刻都替自己谋划打算。

    后宫是个人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一招棋错不但满盘皆输,还会枉送了性命。

    宣帝的话言犹在耳,一遍又一遍的在庞皇后的耳边回响,又似一道道惊雷直将她劈得几乎魂不附体。

    待她缓过神来,弄清楚究竟生了何事,以至于惹得宣帝震怒,却见宣帝已经满脸怒容的拂袖大步离开,而她则是留在慈宁宫,几乎忘了要赶回坤宁宫安排人传信去太师府。

    正殿之中,充斥着低气压,刘太后自宣帝离开后就一直沉默着,整个人歪坐在明黄色的软榻之上,神色莫名。

    事实上从她踏入正殿,尚未来得及出言询问宣帝为何吵醒她,宣帝的怒火就直接被引爆,冲着她就是一通数落质问。

    那一字一句,莫不清楚明白的告诉她,庞太师府究竟惹了什么事,药王谷的赤色药王令,足以震惊四国了。

    药王令,有多少年不曾出现过了,此番,药王令竟然出现在庞太师府,偏偏出现的还是赤色药王令。

    刘太后到底不是普通的深宫妇人,好歹她也是先皇后宫中,历经重重厮杀而笑到最后,坐上太后宝座的女人,论手段与心机,远非寻常的内宅妇人所能比肩。

    很快,她便想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也知晓了宣帝震怒的原因。

    甚至,身为宣帝的生母,刘太后多多少少还是了解宣帝的。

    近年来,荣昌伯府的确是依赖着太师府才得以维持曾经的荣华与风光,但她这个太后明里暗里也给了太师府不小的助力,让得庞太师无论是在前朝还是在后宫,都跟长了千里眼顺耳朵似的。

    然而,庞太师行事也越的嚣张狂妄,以至于忘了他臣子的身份,竟然连她也日渐不放在眼里,多年来即便心中不甘不愿,但面子上对自己毕恭毕敬的庞皇后,竟也有胆量敢甩脸色给她瞧,刘太后的心中如何能痛快,如何能不记恨。

    若非是为了荣昌伯府,她堂堂一国太后,何至于受这些窝囊气。

    眼下,既然她的儿子不惜以这样的方式跟她摊了牌,打定主意是要好好震一震太师府,刘太后思前想后,觉得此事对她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她不能站到自己儿子一边呢。

    也只有在太师府风头正盛的时候,让其狠狠的摔一个大跟头,他们才能认得清自己的身份,而那时无论刘太后做什么底气都会很足,同时又能死死的压制住她那个眼高于顶的太师妹妹一把,何乐而不为。

    “瑶儿,不是刚才姨母要迁怒于你,而是你大嫂那个娘家也太不像话了,药王谷的人是能随便想杀就杀的,求医不成就买凶杀人,不但买通江湖杀手,甚至还勾结了毒宗的人,就是咱们皇室中人行事还没有这般霸道,到底谁借他那么大的胆子。”论演戏,刘太后随随便便就能甩庞皇后好几条街,都说老而成精,几十年在后宫摸爬打滚的女人,那心思岂是庞皇后能揣摩的。

    听着庞皇后在宣帝走后,似是六神无主,一声一声唤着她姨母,打着乖巧的亲情牌,刘太后就满心的厌恶。

    她的真实情绪有那么一刻险些失控,不过好在刘太后对真假虚实的把握早已炉火纯青,神态表情都是自然流露,丝毫让人察觉不出不对的地方。

    “赤色药王令不是闹着玩的,皇上虽然震怒异常,却未曾说过要将此事迁怒于你的父亲,但即便不是为了要平息皇上的怒火,哪怕是为了给药王谷一个交待,太师也必须要做些什么才可以。”

    “瑶儿明白了,多谢姨母教诲。”

    “傻孩子,你是哀家的嫡亲侄女,哀家不疼你疼谁。”刘太后轻拍着庞皇后的手背,接着又道:“后宫不得干政,哀家是皇上的母后,你是皇上的皇后,咱们不能在这个时候拖皇上的后腿。”

    庞皇后点了点头,心下已经有了计较,正如刘太后所言,她们庞家势大,皇上纵使对庞家心生不满却是不会轻易动庞家,而且此事追究起来,不过只是渔城白家堡的事情,与庞家并无直接关联。

    若药王谷当真要一个交待,那便直接舍弃白家就是。

    “好瑶儿,只要姨母还活着就一定会护着你,护着太师府的。”

    “姨母你真好。”

    “好了,你父亲大概还不知晓此事,你且先递个消息去太师府,也好让他准备准备。”

    “是,姨母。”

    低头垂着眼帘的庞皇后温婉乖顺,仿佛全然信任着刘太后,只是她的眸色却幽深阴沉,充满了算计,一时竟也不知究竟是谁在算计谁。

    离开慈宁宫后,心中那熊熊怒火似是得到宣泄,宣帝整个人平静了许多,尽管他的心思仍旧沉重,但精神上轻松了几分。

    他的本意其实仅仅只是为了阻止刘太后和庞皇后不知轻重而暗帮太师府,并无要质问指责刘太后的意思,只是戏演到最后,宣帝竟也分不清是真还是假。

    其实在他心里,对刘太后是真的有着诸多的不满与怨恨的吧!

    太师府大门前的恐怖壮观的景象,暗卫在宣帝踏出慈宁宫就一脸古怪之色的禀告给了他,而宣帝立马就打消了连夜传召庞太师入宫的念头,他觉得天亮以后会更有意思。

    于是,宣帝带着贴身太监王初德直接回了寝宫就寝,吩咐王初德在上早朝的时间,带着他的口谕亲自去太师府将庞太师请到他的御书房,然后逼着自己什么也不要想,就闭上眼睛睡觉。

    王公公知晓宣帝的心思,特意看着时间踩着点,一直等到卯时中,太师府大门前那阴森恐怖的‘壮观’之景彻底展露人前,引得众人议论纷纷,犹如狂风过境般吹遍整个星殒城,庞太师处于暴怒边缘的时候,他出现了。

    带着皇上的口谕,让得庞太师不仅没有一丁点儿的准备,甚至都来不及妥当安排一下如何处理此事,便赶紧换上朝服跟着王公公进了宫。

    太后的慈宁宫,皇后的坤宁宫,在宣帝离开后都被严密的监视了起来,说是暂时的软禁亦不为过,至少里面的消息不经宣帝允许,一时半会儿是传不出去的。

    不过饶是如此,庞皇后稳坐中宫这么多年,整个后宫不说完全掌控在她的手里,至少她的眼线是遍布整个后宫,甚至前朝都藏着一些。

    为了将消息传递出去,庞皇后使了些手段,费了好些心力,最后消息是传出去了没错,但她的这部分势力也暴露在了宣帝的眼中,再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宣帝并未阻止庞皇后的消息传出去,只是控制了消息到达庞府的时间,当庞太师一头雾水,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跟着王公公到了御书房,然后迎接的就是宣帝的怒火,被骂得狗血淋头的时候,庞皇后的消息到了太师府。

    东西本该送到庞太师的手里,庞太师不在自然就落到了骁勇侯的手里,看过妹妹传递回来的消息,骁勇侯脸色一变再变,直接反手就给了站在他身边的骁勇侯夫人白氏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得出其不意,打得快如闪电,更是直接将白氏煽得倒退数步跌坐在地,捂着迅红肿起来的左脸,白氏觉得莫名其妙的同时,又倍感屈辱和委屈。

    当着这么多主子奴才的面打她,可有给她一丝一毫的颜面,白氏双眸含泪委屈的望着自己的丈夫骁勇侯,眼底满是无声的控诉。

    “大哥,怎么回事?”庞太师次子庞统,位居户部尚书之职,眼见庞正一脸的阴沉,他这心也是沉了沉。

    大清早的,奴才们打开大门准备清扫积雪,哪里知道门外会悬挂着一具具只有头颅完好无损,身子却是森森白骨的尸体;一左一右装在坛子里的两个人彘,眼睛的地方两个血窟窿直直的紧盯着太师府,活像索命的罗刹;中间一个鲜血流淌的‘死’字,更是令人胆战心惊,观之则色变。

    尤其,是那嵌进厚重大门里的赤色药王令,那简直就是一把悬在他们头顶明晃晃的刀,随时都有可能要了他们的命。

    偏偏他们这一大家子的人,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究竟怎么招惹到了药王谷,甚至是连药王令都被请了出来。

    “二弟自己看吧。”将握在手里紧了又紧的纸条递给庞统,庞正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干了似的,整个人恹恹的,完全提不起精神来。

    目光落到已经让丫鬟扶起来仍旧捂着脸的白氏身上,庞正真是杀了她的心都有了。

    白家堡那些人究竟是借了谁的胆子,药王谷的人都敢买凶刺杀,他们的脑子里是长的草么?

    越想越气,如果眼神能杀人,估计白氏已经死无全尸了。

    “先别想那些有的没的,皇上昨个儿夜里便知晓了此事,已是当场雷霆震怒,父亲一头雾水的进宫,还指不定会出什么事。”说到这里庞正眸色深沉的看了看自家大嫂白氏,见她一脸的茫然,方知白家堡做下的事情,她压根全不知情,就是生吞活剥了她也无济于事,“眼下咱们还是想想怎么平息药王谷的怒火,看看有无可能让他们收回赤色药王令。”

    谁能保证自己这一辈子无病无痛的,大夫这种职业的确低贱,可大夫这种人却是万万不能得罪的,除非你永远都不生病。

    否则,大夫便能杀你于无形,甚至还让你对他千恩万谢。

    没有名气的小大夫或许低贱可欺,遍地可寻,但有名有望的名医神医,身份则是不同了,而就因为白家堡干出的蠢事,往后他们庞氏一族便是合了药王谷的眼缘也得不到他们的救治,甚至是那些稍有名气的大夫,倘若替他们看诊,那便是与药王谷为敌,被封杀是小,丢掉性命是大。

    如此这般,那些人谁还敢助他们庞氏一族。

    不多时,外面进来一个黑衣人,他在骁勇侯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复又转身退了出去,“二弟,父亲进宫之前,所以关于大门外事件的消息都被药王谷刻意封锁,直到父亲前脚跟随王公公进宫,消息便被有规律有计划的放了出来。”

    现在整个太师府都处于药王谷的监视之中,府中暗卫倒是可以随意进出,但主子跟小厮,踏出太师府不足五百米就会被锋利的冷箭逼回,根本就是寸步难行。

    “该死的,现在只怕整个星殒城都知道,渔城白家堡求医不成就买凶杀人,因着白家堡与咱们太师府的姻亲关系,认定区区一个商贾之家能有什么能耐胆敢挑衅药王谷之威,其实倚仗的就是我太师府的势,是我太师府在挑衅药王谷,不把药王谷放在眼里。”

    庞统脸色难看至极,一巴掌狠拍在桌上,桌子应声而裂,上面摆放的花瓶,茶盏遂摔在地上,出清脆的声响。

    纸条飘落在白氏的脚边,她弯腰捡起来快的看完,整张脸血色褪尽,身体摇摇欲坠,若非有丫鬟扶着,只怕会再次跌坐在地。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

    父亲他疯了吗?

    药王谷的人他也敢动?

    “二弟所言极是,为兄也是这般想的,只可惜父亲不在,咱们又出不了府,如何去找药王谷的人谈。”

    男人说话的时候,女人是不能插嘴的,若非今个儿生这样的事情,甭管是骁勇侯夫人白氏也好,户部尚书夫人孙氏也罢,都没有资格站在这里听他们谈事。

    孙氏虽说不是名门世家出身,但她好歹也是正经的官家出身,偏偏多年来被商户出身的白氏压硬一头,想想胸口积压的那口气就消散不去。

    此刻,眼看着白氏那惨无人色,比鬼还要恐怖三分的模样,真真是太解气了。

    哼,她倒要睁大双眼好好的看看,这事儿之后白氏还要如何在太师府中立足。

    “药王令是云公子出的,也不知道那乐风公子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若是并无大碍,咱们还有谈话的余地,若是情况严重无法挽回,只怕连药王都会被惊动,届时咱们整个太师府都得陪葬。”

    庞正听了庞统的话,莫不惊出一身冷汗,越厌恶起白氏这个曾经让他满心喜欢的女人,假如不是她们白家太能作,也不会有今日之事。

    到底有没有长脑子,普通的药王谷人动了都有麻烦,更何况是药王的四徒弟,纯粹就是找死。

    可你白家想死,别拉着他庞家成不?

    “丞相府已经闭门谢客了,云公子的行踪咱们也查不到,怎么谈?”揉了揉额角,庞正觉得身心俱疲。

    “去穆国公府试试。”

    孙氏看着庞统欲言又止,对他这个提议压根就持反对意见。

    “弟妹有话直说便是。”

    “大哥,请恕弟妹失礼了。”孙氏福了福身,面带歉意的道:“咱们太师府素来与丞相府不对付,更何况……”

    “有话就说,拖拖拉拉像什么话。”

    得了自家夫君的话,孙氏便直言道:“郑国公府世子在明月湖当众退婚那天,咱们府里的公子小姐也在,最后可都被皇上给禁了足,受了罚,送出去一份赔礼,以温相护女的性子,但凡那天出现在明月湖的贵子贵女都会被他记恨到死,只要他不落井下石就好,哪里还能求得他的帮助。”

    庞正一摆手,道:“继续往下说。”

    “穆国公府护短也是出了名的,虽然近三年因着为老穆国公守孝,他们一大家子才刚返回星殒城,不过弟妹可是听说了,昨个儿穆老夫人可是亲自到正门口迎接温夫人跟她的女儿温宓妃。”

    话,点到即可。

    庞正庞统哪里还能不明白,相府也好,穆国公府也罢,做做面子接触一下行,但想让他们帮太师府的什么忙,无益于白日做梦。

    “毕竟这次的事情与咱们太师府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最主要的错在渔城白家堡,只要…。”孙氏说着低下了头,似是有些无措,实则表情语气都把握得刚刚好,不会让人觉得她是刻意。

    一旁沉默不语的白氏看到这样的孙氏,则是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疼。

    可她,不能慌,不能乱,更不能大吵大闹,那样对她没有半点好处。

    忍,忍,忍,白氏告诉自己一定要忍耐,绝对不能冲动,否则她多年苦心经营的一切都会瞬间化为乌有。

    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倘若事情真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她知道该舍弃什么才能保全自己。

    “大哥你看…。”

    “咱们再等等父亲,听听父亲怎么说。”其实庞皇后在纸上已经隐晦的写明,弃掉白家堡以保全太师府。

    毕竟跟太师府比起来,区区一个白家堡算不得什么。

    然而,白家堡的财富却让庞正跟庞统都舍不得将其丢弃,单单只是想到一下子断了这条财路,每年就会少那么许多真金白银的进项,他们就肉痛不已。

    金钱谁不爱,尤其像他们这样的家族,没有钱财是万万不能的。

    “来人。”庞统定了定心神,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必须要做了,与庞正交换了一个眼神,兄弟两人心中各自有了算计。

    “二爷。”

    “赶紧安排人把这些话都传出去,传得越多越好。”凑在来人的耳边低语了数句,庞统将他打出去。

    “大哥再安排一些暗卫探查云锦的下落,咱们做足两手准备。”

    庞正起身,道:“此事我去安排。”

    “那我再派两个人到宫外去等父亲。”

    “也好。”

    此时此刻,御书房内,宣帝一脸怒容站在御案后面,庞太师则是低垂着头,一脸阴霾狠戾的伏跪在地。

    多少年了,庞太师一直都被众人高高的捧着,奉承着,何曾再被人这般指着鼻子骂他。

    别说是宣帝,即便就是先皇也不曾这样落过他的面子,可想而知庞太师此时心中对宣帝有多少的怨恨。

    只可惜,宣帝是君,他是臣,常言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庞太师已多年未曾见过宣帝动怒,一时琢磨不透宣帝的心思,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朕说了这么多,庞爱卿你可知道错在哪里,又该如何处理?”哪怕庞太师低着头,一直跪在地上没有起身,还口口声声说着请他恕罪,而看似暴怒一句一句责骂着庞太师的宣帝,实则心如明镜波澜不掀,丝毫没有错过庞太师眼底布满的阴沉与狠戾。

    这老匹夫当真是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莫不真以为他软弱可欺?

    还是觉得他庞氏一族已经强大到可只手遮天的地步,又或是觉得他庞氏一族已然有了争夺墨氏江山的能力?

    若非要遵循祖训,宣帝断然不会继续留着庞氏一族,哪怕为此他将要付出的代价也不会小,至少情况不会比现在更糟。

    所谓帝王之术,讲究的便是一个平衡,宣帝纵然恨极了庞氏一族,但他也有不得不留下庞氏一族的理由。

    毕竟,正因为有庞氏一族,才得以让其他几方势力受到一定程度的制约。就这一点而言,对宣帝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回皇上的话,老臣对白家堡打着老臣名号做下的那些恶事,当真是毫不知情,还望皇上明察,以便还老臣一个清白。”

    如唐景曜所预料的一样,庞太师弄明白药王谷为何找上太师府,又为何出药王令之后,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简直就是气得他险些吐血。

    蠢货,真真就是蠢货。

    药王谷是什么地方,药王谷的人又岂是他区区一介商户动得的,偏偏他那亲家不但动了,甚至还花重金买凶意欲杀之。

    你说你,要杀就杀吧,只要把人给弄死了,随你高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谁也找不了你的麻烦。

    可你倒好,不但人没杀死,反倒惹来一身腥,甚至还牵连到太师府,简直愚蠢至极,脑子里装的都是豆腐渣吧。

    倘若此时白家堡堡主白振国在这里,庞太师不知道能不能控制住想要一把掐死他的冲动。

    “朕自然是相信太师为人的,只是……”随着太师府行事越的目中无人,张狂至极,宣帝已是存了心思要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究竟谁才是金凤国的天,谁才是金凤国的主,而他们又是什么身份。

    一直迟迟不曾动手就是缺少了那么一个契机,无疑云锦的出现,让得宣帝眼前一亮,他等待已久的契机就这么出现了。

    借着药王谷,宣帝即便不会就此将太师府连根拔起,但也绝对会蛇打七寸,让其伤筋动骨一百天。即便伤不了根本,也定要元气大伤,以便给其他几方势力一个震慑,悬一把剑在他们的头顶,让他们知道谁才是真正主宰他们富贵荣华之人。

    “皇上的担忧老臣明白,为了给药王谷一个交待,不管皇上对老臣做出怎样的惩罚,老臣都心甘情愿的受着。”

    对于庞太师的以退为进,宣帝暗笑在心,面上却是不显,似是颇为为难的道:“太师你也知道,药王谷不比其他地方,即便是朕也要对他们礼让三分,若是朕处理的结果不能让药王谷的人满意,其他三国介入进来,怕是……”

    庞太师拧着眉听着,一方面知道宣帝是有意借着药王谷打压他庞氏一族,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宣帝说的话没有错。

    要是药王谷不松口,其他三国一旦介入进来,整个太师府兴许都将从此不复存在。

    这样的结果,仅仅只是这么一想,庞太师就惊出一身的冷汗。

    “此事的确是白家堡有错在前,行事有欠妥当,接受任何的处罚都是合理的,老臣没有做过的事情断然也不会承认,皇上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老臣没有意见。”白家堡这条财路,再无挽回的可能,忍着痛也得舍,庞太师眸色一沉,又道:“老臣没能及时规劝亲家实是失职,还请皇上降罪。”

    不听不知道,这一听,宣帝险些都不知是被气笑了还是逗笑了。

    那白振国都买凶杀人了,到了庞太师的嘴里,仅仅就只是行事有欠妥当?

    看来白家的财富,当真是让庞太师万分的舍不得。

    至于请他降罪一说,宣帝不得不暗骂庞太师一句‘老狐狸’。

    渔城白家堡与太师府的确是结了儿女亲家,可亲家一家犯的事儿,没道理让太师府也给担责任不是,宣帝若是因此而降罪太师府,那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传出去徒惹人笑话。

    “太师言重了,朕岂能胡乱降罪于人,那岂非成了昏君。”宣帝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然后沉声道:“说了这么多,朕的心意想必太师已经心中明了,此事只要药王谷不再追究,朕就全当没有生过。”

    云锦不好对付,宓妃那丫头也绝对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主儿,宣帝一点儿不客气的将庞太师踢了出去。

    既然你想将朕推在前面挡着,那么你自己便去搞定药王谷,如此,他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不曾生过一样。

    “可是皇上…”

    “好了,昨晚云锦亲自到御书房见朕,若非朕承诺一定会给药王谷一个交待,太师以为就单是收到赤色药王令以及看到森森白骨那么简单吗?”

    庞太师直到走进御书房都还是一头雾水,压根没闹明白生了什么事,也未曾收到女儿庞皇后传递的消息,现在想来庞皇后应当是被软禁了,甚至连皇太后也没能幸免。

    想到心思越难以琢磨的宣帝,庞太师不禁也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后怕,开始反省起自己近几年的行事来。

    “药王谷因何而让四国皆俱,朕相信身为两朝元老的太师不会一点儿都不知道。”说完这话,宣帝也没有看庞太师的脸色,直言道:“云公子住在白云楼,朕给太师两日时间解决此事,不然朕就只能亲自出手了。”

    庞太师一怔,似是想到什么,一张老脸血色瞬间褪尽,惨白如纸。

    “朕乏了,太师跪安吧。”

    不等庞太师开口,宣帝转身大步离开御书房,独留下庞太师呆呆的站在原地,很久很久才缓过神,脚下的步子很沉很沉,几乎短短几个时辰就让他老了好几岁。

    一招棋败,竟是险些让他满盘皆输。

    白家堡,好,好啊,当年成事也是它,现在坏事还是它。

    怪只怪他为何要看重白家的财力,结下这么一个儿女亲家,早知今日,他的长媳还是应该从高门贵族里挑,而不是……

    罢了罢了,此时多想无益,还是想想要付出些什么才能平息这件事,否则庞太师有预感,他将失去得更多。

    想到数十年经营所得,哪怕是损失一点点出去,也让庞太师万分肉痛。

    “外公。”

    “太子怎么在这里?”墨思羽各方面虽不如寒王墨寒羽出众,但撇开那些不谈,庞太师对这个外孙是格外喜欢的。

    不仅因为他是太子,是储君,而是老一辈人所说的隔代亲吧!太子自幼便喜欢黏着庞太师,自己得了好东西第一个想到的也是庞太师,故,庞太师对墨思羽也由心的喜欢与疼爱,胜过他嫡亲的孙子孙女。

    “外公,母后被禁足在坤宁宫,外面现在已经传疯了,形势对太师府大大的不利,虽然两个舅舅也安排了人传出旁的消息,但压根就没什么效果,父皇是不是也…。”

    没等听完墨思羽的话,庞太师看着他道:“此事太子莫要插手,不管传出什么听着便是,切记不要有任何的动作。”

    “为何?”

    “不要问为什么,太子乖乖听外公的话就是,外公自会处理好这些事情。”宣帝本就无意要册立墨思羽为太子,眼下宣帝也是将枪口对向了他,庞太师万不能冒险将太子牵扯进来,不然他就是主动将否定太子的机会推给宣帝,这般蠢事庞太师不会做,“安安心心办好皇上交给你的赏梅宴,你若牵扯到这件事情里面,外公会腹背受敌的。”

    只是蹙眉想了想,墨思羽便点头道:“外公放心,思羽知道该怎么做了。”

    “好,赶紧回去。”拍了拍墨思羽的肩膀,目送他离开,庞太师这才迈着大步向宫外走去。

    他,不能被打倒。

    这个时候,人人都避他不及,也只有太子墨思羽对他没有避讳,待他还是如从前一样,让得庞太师心中安慰了几分。

    到底是自幼受他教诲的孩子,在他有生之年,哪怕不惜一切代价,他也一定会把太子推上那个最高的位置。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庞太师,又怎会料到,他眼里的好孩子,此时正站在一隐蔽的高处将他的神色变化尽收眼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眸色渐渐加深,似是一个黑色的漩涡。

    “殿下。”

    “这几天密切注意外面的动静,只看着就好,不要插手也不要暴露了。”

    “是。”

    ……。

    白云楼・后院

    “小姐。”

    “进来。”

    剑舞推门而入,看着早已经梳洗完,端坐在书案后面写写画画的宓妃,眉头皱了皱,道:“小姐,你的内伤都好了。”

    “只是说两个字罢了,还能累着不成。”宓妃抬手比了比,经过打座调息,又服食了治愈内伤的丹药,她的伤已无大碍,只是短时间内还是尽量不要动武比较妥当。

    “乐公子已经醒了,小姐要过去看看吗?”

    “小师兄醒了。”

    “是的。”

    “那我去看看。”比划完,宓妃将手中的笔搁下,转身提步就走。

    剑舞紧随其后,她看着宓妃匆忙的脚步,觉得她家小姐其实就是一个性情中人,有恩必报,有仇自然也必报。

    但凡被她纳入自己羽翼之下的人,无论高低贵贱,她都将之视为自己的左右手一样的重要,谁敢动一下,便得付出惨重的代价。

    “小师妹来了,快过来坐。”乐风清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用过云锦端来的早饭,他的精神好了许多。

    眨了眨眼,见乐风气血不错,心知他已无大碍,宓妃笑了笑,甚是乖巧的走到他的身边坐下,“小师兄没事就好。”

    “多谢小师妹救命大恩。”当他察觉到自己体内潜藏的剧毒之时,想要收功已经来不及,本以为他这次真的会死的,却在最后意识即将消散之际,看到了一脸焦急之色的宓妃冲了过来,心里想着便是死了,倒也没有遗憾了。

    至少,临死之前他还见了小师妹一面。

    “小师兄这话我可不爱听,我们是师兄妹啊,什么谢不谢的,小心我生气了不再理你。”宓妃别过脸去佯装生气,看也不再看乐风一眼。

    “小师妹别生气,小师兄错了,认罚成不?”乐风也知自己说错了话,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以他这位小师妹的性情,倘若他不是她认定之人,她才不会管他是死是活,不踩上两脚就算不错了。

    “知道自己说错话,何不想想该怎么补救。”云锦是一夜未眠,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疲惫,好在乐风醒了,提起的那颗心也落了地。

    “三师兄。”

    宓妃跟乐风异口同声的唤了声,云锦笑了笑,又道:“小乐风可还记得在城外说过的话。”

    乐风不傻,很快就反应过来,他家小师妹虽然贵为相府千金,但就目前来看,她的手上似乎没有什么可用之人。

    别的乐风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但若是送些人给宓妃,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小师妹想要白家堡的财富。”

    看着乐风一脸古怪的笑容,宓妃微微一愣,继而点了点头,她的确想要,很想要,而且必须要。

    为了得到白家堡,她设定的计划已经一改再改,但最大的问题是,她的手上竟然没有可用之人,简直让她郁闷得想死。

    这就叫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小师兄在江南有些人,他们涉及各行各业,现在小师兄将他们的调动权都交给小师妹,如果这里面有小师妹瞧得上眼的,那就算作小师兄送给小师妹的礼物。”

    人手么,乐风真的不缺。

    “真的?”宓妃也不矫情,她现在真的很缺可用之人。

    “当然。”

    “谢谢小师兄。”

    “我们不是师兄妹么。”乐风笑,看向宓妃的目光很是宠溺。

    对待唯一的一个师妹,哪怕她是想要天上的月亮,他们四个也甘愿为他去摘。

    “现在人手有了,小师妹打算怎么做?”

    宓妃邪气的笑了笑,道:“时间紧迫,光明正大的商场竞争夺取白家堡不现实。”

    “所以呢?”

    “小师兄就传个指令给你的人,让他们不管用什么手段,在不伤人性命的前提下,将白家堡大大小小的动产不动产,能改则改的产业地契弄到手,然后把地契上的名字换成我的。”

    随着宓妃最后一个字落下,云锦跟乐风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脑门上滑下三条黑线,小师妹这也太狠了,太黑了。

    这。这这简直就是明抢,完全就是强盗行径啊,怎么还能让他们听得热血沸腾的呢?

    见鬼了,往后惹谁也不能惹这丫头。

    “咳咳,别这么看着我,我这也是迫不得已的。”宓妃翻了个白眼,要是有时间公平竞争,她也不会强抢啊,“今个儿初三了,初六之前关于小师兄遇刺一事,甭管是宣帝也好,庞太师也罢,都将给出一个交待,届时白家堡会被抄家,甚至是灭族,钱财也会充入国库,我是不拿白不拿。”

    与其进国库,还不如给她来的好。

    要知道,她缺钱,很缺钱。

    而且,就算是抢,她也是光明正大的抢好伐。

    “有道理,不拿白不拿。”云锦憋着笑,怎么突然才现,敢情他家小师妹还是一个小财迷。

    “便宜谁也不能便宜宣帝,那些金银还是给小师妹有意思。”

    正正经经的通过商场上的手段得到那些东西,的确很是费时,用抢的就容易许多,而且以他手下人的度,保管一天一夜的时间足矣。

    唔,只是他家小师妹连抢东西都抢得这么理直气壮,真的好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067】盘根错节强盗行径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