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70】白家覆灭兵权上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白云楼乃药王谷的产业,开遍了四国皇城,虽然建立在各个国家的白云楼大小格局不一,风格各异,但却有着一个共同点。

    每座白云楼的后院,都有一座五进的大宅院,其内亭台楼阁,假山湖泊应有尽有,比起不少人家的府邸都要宽阔精致许多。

    白云楼与后院看似分为两个部分,实则却是融为一体的,只是后院乃完全封闭的私人领地,因此,倒也没有那些不长眼的人胆敢硬闯。

    毕竟白云楼存在已久,并且产业遍布四国,是块很硬的骨头,在没有弄清楚幕后老板是谁的情况下,各方势力都聪明的没有打白云楼的主意。

    现在,但凡是有点儿眼力劲儿的人都瞧得出来,一直以来颇为神秘的白云楼,其实就是药王谷的产业。

    如此,谁还有胆子敢找白云楼的麻烦,争相讨好都是有的。

    即便不能讨好白云楼,那也绝对不要得罪,哪怕双方井水不犯河水都是好的。否则谁知道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白家堡,又会不会如同太师府一样,一夜之间大门前就挂满了一溜排,白骨森森的尸体,甚至还有那只在说书人口中听过,没有亲眼见过的人彘,以及那至今都没有被清理掉的,大大的,鲜红刺目的一个‘死’字。

    大过年的,任谁家大门前出现这些令人胆寒跟瞧了就毛骨悚然的东西都觉得晦气,不吉利,更何况是天天看,天天瞧。

    并非是太师府的人进出门想要看见这些恶心又恐怖的东西,而是药王谷的人压根就不允许他们清理那些东西,尤其是正中间那个巨大的‘死’字,因为周围布下了阵法,别说一般人无法靠近,就是精通奇门遁甲之术的方外之人想要破解也没那么形容。

    除此之外,药王谷也根本就不惧区区一个太师府,原本就撕破了脸面,那么对待敌人就得冷酷无情,心狠手辣。

    故,整个太师府除了大门可以正常进出之外,其余的侧门小门后门,通通都被封死,不许进也不许出。

    对此,庞太师自然是满心的窝火,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无从泄,除了责骂下人之外,骁勇侯夫人白氏这两日也过得极其的屈辱骂与狼狈。

    短短不过三日,她所受的委屈与屈辱,比起以往二三十年受的都要多,都让她恨不得这一切都没有生过,一切都还如同从前一样。

    以前,她虽出身在商贾之家,但她乃是家中的嫡长女,自小吃的穿的无一不是家中最好的,最精细的,谁也不敢给她气受。

    她的父亲白振国一早就打定主意要将自己的女儿嫁入皇家,又或者再不济也要嫁入官家,见她容貌生得妖娆妩媚,又是他的嫡长女,故而花费了很多的心思培养她。

    为了让她不似商贾之家教养出来的姑娘,白振国极其注意对白氏气质与修养的培养,他四处托人找关系,不惜花重金,终于让他寻得一位曾经在宫里当过教养嬷嬷的老宫女。

    那教养嬷嬷教得不错,白氏也聪慧伶俐,随着时间的流逝,久居后院深宅的白氏从一个三四岁的女童成长为一位亭亭玉立,举止仪态端庄娴静的大家闺秀。

    她那通身气度,举手投足之间,比起正正经经高门贵族教养出来的嫡女都不逊色。

    只可惜那教养白氏的嬷嬷去得很早,没能见到白氏与骁勇侯邂逅,更没等到白氏风光嫁入太师府就早早的去了。

    最初,骁勇侯庞正对于父亲庞太师要挑选一个商户女子做他的正妻极其的反感与厌恶。

    在庞正看来,以他的家势背景,他的身份地位,星殒城里高门大户的千金,哪个他娶不得,为何要娶一个低贱的商户女子为妻。

    即便是看中对方家中的财富,纳回府做个贵妾已是足矣,正妻之位是万万不能给的。

    然而,庞太师却坚持要庞正娶白家堡堡主的嫡长女为正妻,还半点由不得庞正反对。

    有意使了一些手段,亲眼见得白氏之后,庞正只觉得这个女人模样生得极美,性情也不错,竟一点不似市侩商人所生之女,周身气度丝毫不比那些贵族小姐逊色,于是对于要娶她做正妻也没有那么反感了。

    父亲说得对,白家堡乃江南富,花了那么多的心思将嫡长女白氏培养出来,无非就是打着将其送进宫的算盘,而以白氏的出身跟容貌,十有*能留在宫中。

    当然,这并非是说当时的先皇会看中白氏,宠幸白氏,而是那时暗流涌动的后宫之中,正好就需要以白氏这样背景出身的女子为棋子。

    他若不能娶白氏为正妻,仅仅只是许下一个贵妾的位份,白振国即便是舍了白氏这个女儿,将她送进宫自生自灭,也断然不会让太师府沾染白家堡的半点金银。

    唯有他娶白氏为正妻,白家堡才会全心全意的依附太师府,继而每年才会有大量的真金白银流入太师府的库房。

    白氏以区区一介商户之女的身份嫁入太师府,又融入星殒城内的贵族圈,不可谓没有花心思,但凭借着她高的交际手腕,放眼那上流圈子里,还真找不出几个不卖她面子的人。

    因而,那么多年来,白氏哪怕上有婆母庞夫人压着,下有妯娌孙氏时时刻刻的盯着找她的错处,她仍旧在这太师府里过得有声有色,任谁也不敢给她脸色瞧。

    纵使是婚前对她很不满意的庞正,婚后对她也是疼宠至极,关怀备至的。

    不为别的,就因白氏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怎么让庞正对她感兴趣,离不开她,哪怕身边有年轻貌美的妾室,心里最疼的还是她,将她放在最高的位置。

    甭管那些妾室再如何得他的宠爱,一个个的也绝对越不过她去。

    如今,一场变故,白氏觉得属于她的一切都毁了,她的天仿佛一下子就塌了。

    是人都喜欢捧高踩低,见她失了庞正的宠,这三天,白氏就尝遍了人情冷暖,一颗心犹如坠入了寒潭深渊,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傻愣着做什么,想清楚一会儿该怎么说话了吗?”花厅里,一等就足足等了两个时辰的庞正,已然是耐心尽失。

    满心烦躁的他,正好转就看到神游天外,一脸茫然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白氏,不由怒从心起,提起脚就招呼了过去。

    庞正是自幼习武之人,力气不是一般的大,尤其是腿上的力气,虽然没有用内力,但他没轻没重的一脚也够白氏喝上一壶的。

    砰――

    没有一点儿准备的白氏被庞正踹了个正着,整个人直接从椅子上翻倒在地,矮几上的茶杯摔在地上,出清脆却刺耳的声响。

    白氏摔在地上,右手不偏不倚按在破碎的瓷片上,手掌被割破,殷红的鲜血就流了出来,疼得白氏倒抽一口凉气。

    思绪被打断,腿上被庞正踹到的地方铁定青紫一片,摔在地上又伤了手,白氏不禁悲从心来,眼泪险些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

    都说远水解不了近渴,她哪里知道她的父亲白振国会做出那样的蠢事,随着府中那个庶女日渐成长起来,她这个远嫁的嫡长女又算得了什么,父亲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再提前知会她一声。

    如今,她却要因父亲而被公爹迁怒,夫君迁怒,怎会不委屈,不难过,更多的是满心的悲凉,要是给她一个机会,白氏真会不惜自行了结了她的亲爹。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她不仅恨白家堡里的所有人,同样也恨极了太师府中的所有人,想想她这些年为太师府做的一切,就觉得自己是肉包子打了狗,全都喂了白眼狼。

    说什么要她体谅,说什么要她以大局为重,白氏心里跟明镜似的,公爹庞太师带着她一起来见云锦跟乐风,摆明了就是要舍弃她,希望用她来平息药王谷的怒火。

    想到明知公爹目的的夫君,丝毫不顾忌他们二十多年的夫妻情份,白氏就恨得咬牙切齿,便是死,她也绝对不会让他们如愿。

    假如她必须下地狱,断然也不会让害她下地狱的人活得痛快。

    捂着鲜血直流的手,白氏逼回了眼泪,强忍着痛一声不吭,身边也没个伺候的丫鬟,自己固执的爬起来,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

    “老大你干什么?”庞太师一拍桌子,狠瞪了大儿子庞正一眼,却也没有过多的指责。

    看着忍痛不语,手上鲜血直流的白氏,庞太师头疼的揉了揉额角,他也知道白氏嫁到太师府这么多年,为人处事从未出过差错,回渔城白家堡的次数更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但凡白家堡传给她的消息也从来都没有隐瞒过他或者是庞正,这次的事情的确也怪不到她的身上,可是…哎,一切都是命,为了庞家的大业,该牺牲的还是要牺牲。

    “哼,她活该。”

    这几天,不管走在哪里,庞正都能感觉得背后有人在指指点点,那种滋味真他娘的难以忍受。

    放眼以前,谁敢这么瞧太师府出来的人,简直就是憋屈死他了。

    白氏抬眸,不可思议的看了与她同床共枕了二十多年丈夫,听着他冷酷无情的话,垂眸却是笑了,笑得有些疯癫。

    心里那点儿犹豫,此时此刻是一点儿都没有了,既然你们不仁,也休要怪她不义。

    她的选择,要知道全都是你们逼的,千万别怪她。

    “大哥,这里不是咱们自己的太师府,你多少注意一些。”庞统不是第一次出入白云楼,以前也曾在白云楼宴请过朝中同僚,却是不知这白云楼的后院竟别有一番天地,五进的院子比起一些五六品官员的府邸都要大上许多。

    “老二说得对,你这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改。”在他还不是太师的时候,就没人让他枯等过这么长时间,成为太师之后,就更没再等过什么人,要等也是别人等他。

    宣帝只给了他两天的时间,如果他不能平息药王谷的怒气,那么就由宣帝直接出手处理此事,而他不得对处理结果有丝毫异议。

    初三下午,晚上两次,初四早、中、晚三次,他都到白云楼求见云锦跟乐风,岂料吃了一次又一次的闭门羹。

    庞太师是明知道云锦跟乐风就在白云楼里,但他不敢硬闯,不然后果越不可收拾。

    饶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忍不了他也忍着,早晚有一天,今日之辱他也一点一滴的讨要回来。

    今个儿初五,眼看着午时马上就要到了,倘若再见不到云锦跟乐风的面,那么宣帝就能光明正大的对太师府出手,而他连反抗都不可以。

    谁让,宣帝这次倚仗的是药王谷,是目前哪怕十个庞氏一族都惹不起的药王谷。

    “爹也别着急,昨个儿咱们还只能在白云楼里等着,今个儿既然让咱们进了后院花厅,想来再等等一定会见到云公子跟乐公子的。”

    “爹,老二,我就是不甘心。”

    “不甘心也受着。”庞太师黑着脸斥道,难道他就甘心。

    这般屈辱,受着的时候他能甘心才有鬼。

    “大哥,你先给大嫂把血止住,再流下去可别闹出人命。”庞统皱眉看了看白氏越来越苍白的脸色,目光又落到她受伤的手上,嘴唇抿成一条冷硬的直线。

    不得不说,他们这一家子的人都喜欢把错归到别人的身上,觉得自己其实一点错都没有,错的都是别人,更是喜欢迁怒于人。

    “麻烦…”

    “啧啧,不是都说骁勇侯对骁勇侯夫人一见钟情,非卿不娶,两人结合在一起是真爱么,怎么本公子左瞧右看这都不像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反而就跟仇人似的呢?”

    药王谷的人都在花厅外伺候,一个个武功底子都还不错,花厅里传出去的声音都被他们听得清清楚楚,就连他们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没落下,一字一句的转身就禀报给了云锦。

    悦耳动听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让得花厅里的父子三人皆是一怔,站起身来就见一身着白色绣云纹锦袍,风姿卓越的男子阔步而来。

    相传,药王的四个徒弟,个个皆是人中龙凤,相貌一等一的好。

    见得云锦,方知传闻不虚。

    “你是云公子?”

    “正是本公子,不知庞太师有何见教。”云锦扫了一眼因失血已经有些摇摇欲坠的白氏,一双桃花眼风姿潋滟,勾魂夺魄。

    “云公子是个爽快人,老夫也就不藏着掖着开门见山的…”

    没等庞太师把话说完,云锦目光落到碎了一地的瓷片上,眼里划过一抹深意,沉声道:“来人。”

    “公子有何吩咐?”

    “你们是怎么回事,没见有人受伤了么,还不赶紧带她下去包扎一下,不知道本公子最是见不得死人了吗?”

    粉衣侍女面色一白,福身又惊又惧的道:“奴婢失职,请公子恕罪。”

    “叫人进来把花厅收拾干净。”

    “是。”

    “庞太师不会怪本公子自作主张吧。”目送白氏跟着粉衣侍女离开,云锦勾唇冷凝着地上的血迹,好看的眉头拧了拧,对这姓庞的一家越厌恶了一些,于是笑说道:“本公子最是见不得脏东西,等这花厅收拾干净了,本公子再来。”

    话完,压根就不等庞太师父子三人反应,看也不看他们乌黑乌黑的脸色,云锦的身影就已经闪到花厅之外,在他们的眼里化作残影消失在长长的走廊尽头。

    至于这些人心里怎么想,云锦压根就不在意,他巴不得他们闹得更凶,更没谱一些,这样他才有本钱为小师妹谋求得更多。

    这样的一家人,以后指不定还得给小师妹使什么绊子呢?

    若能尽快除了,倒也未尝不可,只是眼下时机不对。

    “爹,他云锦实在欺人太甚。”庞正气得面色涨红,整个人都处于爆的边缘,尤其想到云锦说话时的表情,当真是恨不得就那样扑上去咬断云锦的脖子。

    庞统的脸色也不好看,袖中双手屈握成拳,狠狠的握了又握,怒极的道:“他的话实在太侮辱人了,这样的窝囊气儿子我实在受……”

    什么叫做最是见不得脏东西,等收拾好了他再来,他们父子在他眼里就是脏东西么,他简直可恨至极。

    他们不是脏东西,更不是东西,呸呸呸,庞统觉得自己要疯了,他竟然说他们自己不是东西。

    “忍。”

    庞太师这样告诉自己的儿子,同样也这样告诉自己,当云锦打断他的话,有那么一刻他是真的很想拂袖而去的。

    最后他却生生顿住了脚步,他若离开,自己的确是痛快了,可他庞家的一切就要通通都毁在他的手里。

    那怎么可以,那是绝对不行的。

    庞家的基业无论如何都不能毁在他的手里,更不能毁在他两个儿子的手里。

    这些个屈辱,即便难以忍受,也得就这么先受着,才能从而静待时机再扳回他们丢失的尊严跟颜面。

    只有手里还牢牢握有这些权势,早晚会有报仇血恨的那一天。

    此番,云锦找上宣帝,虽然他在太师府大门前闹了那么一出,手段血腥残酷,但却没有动用江湖手段。

    故,庞太师不敢太激怒云锦。

    药王谷神秘莫测,然物外,四国皇室对药王谷都避让三分,礼遇三分,认真说起来药王谷属于江湖门派。

    对于那些挑衅了药王谷威严的存在,直接就可采用江湖手段行事,或灭门,或血洗,或挑战,反正以药王谷的实力,无论哪一条,太师府都要吃大亏。

    原本庞太师心里并没有想过这些,在他看来,即便是药王谷再怎么强势,他堂堂金凤国的太师府,又是当朝皇后的母家,怎么可能由得他们动用江湖手段。

    一点一点认清楚隐匿在太师府外围的那些暗棋的身手,庞太师也终于认清楚一个事实,为何四国帝王皆要对药王谷敬畏礼让三分,哪怕亲近不了药王谷也绝对不得罪药王谷。

    哪怕就是动用庞氏一族这么多年来积攒下来所有的势力,兴许的确是能与药王谷一拼,胜负尚未可知之前,庞太师却明白一点。

    那便是他即便险胜一筹,一直没有动手,保持着观望姿态的宣帝,将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太师府连根拔起。

    逞一时之勇的事情,以庞太师这只老狐狸的心机与谋略,他是万万不可能这么做的。

    常言道:忍常人所不能忍方能成就大事。

    这些年他的确是得意忘形,行事太张扬,太嚣张霸道,目中无人了一些,以至于招惹了多方记恨而不自知。

    若非是他行事越的张狂得意,白振国那老东西也不会糊涂到对乐风动了杀机,招惹到药王谷这头沉睡的雄狮。

    狮子就是狮子,哪怕睡着了,也绝不允许任何人挑衅它的威严。

    沉寂多年的药王谷,势必因着他太师府而高调的向世人宣告,犯药王谷之威者,杀无赦。

    “可是爹…”

    “老二,你素来聪明,不会想不明白为父为何要你忍,我忍,大家都忍着。”此时,紧盯着庞统说话的庞太师,眸光如箭,锋芒毕露,带着凌厉慑人的寒气。

    今日之辱,暂且受着,总有一天他会将曾经所受之屈辱,一点一点十倍,百倍的偿还给药王谷。

    药王谷而已,也并非是动不得的。

    只是不能冒然去动罢了。

    似是想明白了什么,庞太师整个人的气息一变再变,渐渐归于平静,周身的气势敛尽,整个人都平和了下来。

    如若不是他眼里一闪而逝的一抹精芒,或许当真会以为他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姿态摆得很低很低的一个普通的老人。

    眼见庞太师是当真动了怒,庞正庞统两兄弟心中纵有再多的不满,不甘,不愿,都不得不收起来,甚至还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

    他们并不怕庞太师暴跳如雷的怒,因为怒过,吼过之后,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但却怕极了明明心中有怒气却隐忍不的庞太师,每每那个时候,他们整整半个月都会提心吊胆,又惊又惧,生怕行错一步而遭受重罚。

    “清洗伤口的时候会有些疼,还请夫人忍着一些。”粉衣侍女将白氏带出花厅,穿过抄手游廊,绕过两个小巧精致的花园,走进了玲珑阁正堂才安排她坐下,找来一个药箱替白氏处理伤口。

    云锦的心思她一个小上的侍女不敢去猜测,只能尽职尽责的做好他吩咐的事情。

    比如,替白氏包扎伤口。

    明明因着乐公子之事,云公子应该憎恶她面前这位骁勇侯夫人的,偏偏云公子却让她替白氏包扎伤口,真真让她想不明白。

    “姑娘动手吧,本…我能忍。”

    疼吗?痛吗?

    她早就麻木了,失血过多也让她精神恍惚,头眩晕得厉害。

    可她咬着牙坚持着,一定不可以倒下去。

    “那好。”粉衣侍女垂眸扫过白氏的手掌,秀气的眉毛皱成一团,暗道这女人可真能忍,姓庞的那些人也真狠,真冷血。

    保养得宜的玉手,掌心之上正扎着一块青花白瓷片,伤口深可见骨,将白氏的整只手都染得鲜血淋漓极为刺目。

    也幸得白氏不傻,没有冒然将掌心的瓷片拔掉,否则她早就因失血过多而昏迷不醒了。

    “奴婢要先拔出碎瓷片才能替你包扎伤口,如果实在忍不住,夫人就拿块手帕咬着,以免伤到舌头。”

    “多谢姑娘提醒,我能忍。”痛过之后,她便彻底死心了。

    往后谁为谁的棋子,就说不准了。

    “但愿你真忍得住疼。”话落,粉衣侍女就利落的动起手来。

    她先是简单的清洗了一下白氏血淋淋的伤口,而后拿出镊子夹住碎瓷片,果断下手将其拔出,顿时,一股鲜血喷涌而出。

    白氏疼得脸色白中泛青,嘴唇都给咬破了,她想这再怎么疼,也比死好受多了吧!

    掌心越是疼,她便越是恨。

    仔细检查白氏的掌心,确定没有残留的细碎瓷片之后,粉衣侍女再次为她清洗伤口,然后在她的伤口上用了止血散,金疮药,最后拿出白色的纱布替她包扎好。

    “好了,切记伤口一定不能沾水。”

    “多谢姑娘提醒,我记下了。”白氏感觉伤口虽疼,但这种疼比起之前那种疼,无疑轻松了好几倍。

    同时,她又不禁感叹于这个粉衣侍女对待她良好的态度。

    因着她父亲的关系,就连她的婆家明知事情与她无关却分分秒秒都在迁怒于她,反倒正应该要迁怒于她的药王谷的人,反而待她态度亲和,这是怎么回事。

    常年生活在算计与算计之中的白氏眸色深了深,原本很简单的一件事情瞬间便被她给阴谋化了。

    只是她也不脑子想一想,她的身上究竟有什么是药王谷看得上眼的。

    救她,无非就是云锦故意给庞太师一家添堵的罢了。

    不然,她是死是活,干云锦何事。

    “夫人是想呆在这里休息还是回花厅?”

    白氏一愣,抬眸看向进退有度,举止从容的粉衣侍女,下意识的又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目光扫过自己已包扎好的手掌,柔声道:“可否牢烦姑娘代为通传一声,我。我想见见云公子,或者乐公子也是可以的。”

    顺势拔下自己间的一只金步摇递向粉衣侍女,白氏目露期望,生怕会被拒绝。

    “小师妹,你怎么看?”白氏不会知道,从头到尾她的神色都尽数落在宓妃等人的眼中,哪怕是她一个细微的表情都没能有幸逃过。

    宓妃勾了勾粉唇,笑道:“白振国那个蠢货竟然也能生出这么有心计,有头脑的女儿,莫不是基因突变?”

    “什么是基因突变?”云锦乐风听得一头雾水,在宓妃偶尔从嘴里蹦出来的新鲜词汇面前,显得他们很白痴。

    “就是遗传的意思。”

    “我可不觉得这个白氏是遗传了白振国那个蠢东西,兴许是隔代遗传。”乐风想起自己跟白振国那几次碰面,真是分分钟都让他想要捏死他。

    一副商人特有的精明嘴脸,满眼全是算计,仿佛他在他的眼里就是那有待估价的货物,试问,乐风怎么可能对他和颜悦色得起来。

    更别提白振国一开口就暴户似的,好像自己拥有金山银山,是个人就必须要给他面子,听他话的模样,简直不让乐风倒尽了胃口。

    若非见他一次又一次都是为了自己女儿而求到他的面前,乐风对他才不会那么好脾气。

    哪里知道,他差不点就动了恻隐之心的人,竟然那么恶心人,完全就是颠覆了他的认知。

    非但如此,竟然还惹来了杀人之祸。

    宓妃抽了抽嘴角,那什么,他们现在不是来讨论遗传不遗传问题的好么,“这个女人心里藏着秘密,又或许她的手里还握着什么底牌,三师兄小师兄你们谁去见见她。”

    “我去。”

    乐风出声之后,云锦就暗中使了一个眼色给粉衣侍女,后者不动声色的收下白氏递到她面前的金步摇,福身道:“请夫人稍等片刻,奴婢这便去传话,不过云公子跟乐公子会不会来见夫人,奴婢可是不能保证的。”

    “这是自然的,姑娘只需要替我通报一声即可。”白氏并非没有见过世面的无知妇人,也没把自己的姿态摆得太高,云锦乐风连庞太师的面子都不给,凭什么要给她。

    粉衣侍女一只脚踏出门槛,白氏忍不住又说了一句,“劳烦姑娘告诉云公子,我。我我有要事与他商谈。”

    白家堡有多少财富,身为白振国的嫡长女,白氏多少还是知道的。

    更何况,除了知道那些明面上的,她还知道一些除开她的父亲白振国之外,其他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一笔财富。

    而眼下,那笔财富就是她最后的筹码。

    她能不能借此平息药王谷的怒火,换取她在太师府的地位,就看那些东西能不能入得了云锦的眼,让他放她一马。

    纵使她恨毒了太师府里所有的人,可是白氏心里明白,那太师府的后院就是她这一辈子的战场,争,她能拥有一切,不争,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她的儿子,她的女儿都在太师府,所以她不能离开,更不能死,尤其不能失去骁勇侯的地位。

    当然,她也知道骁勇侯庞正现在是恨死她,怨死她了,不过只要她能继续留在太师府,那么她就有那个自信,甭管那些小妖精怎么撩人,她一定能将庞正的心牢牢握在自己的手里。

    哪怕,几日过后,她白傲珊再也没有可以依靠的娘家。

    “果然小师妹看人的眼睛真毒,我这就去见见她,听听看她的筹码究竟是什么。”

    不过两盏茶的功夫,白氏也等得万分着急,她很怕云锦不愿意见她,那今日回府之后,即便她不死,等待她的也将是一纸休书。

    那样,还不如让她一死,索性求个干净。

    但她不能死,更绝对不能让她的儿女喊别的女人母亲,绝对不可以。

    就在她忍不住想要出去碰碰运气的时候,一袭茶色锦袍的乐风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墨飞扬,锦衣飘飘,面容俊朗精致,气质尊贵出尘的乐风,直让白氏看迷了眼,半晌都没缓过神来。

    果然,药王谷出来的公子,个个皆乃容颜俊美,气质出尘之人。

    云锦,白氏已经有幸见过一面,虽然那时的她头晕目眩得厉害,但还没有严重到识不清人的地步,那此时眼前这人,便是药王的四徒弟乐风无疑。

    “小妇人见过乐公子,乐公子有礼了。”白氏很端庄规矩的朝着乐风行了一个礼,半低垂着头,整个人显得有些不安。

    如果来人是云锦,或许白氏还没有这么不安,这么害怕。

    可来人是乐风,是她父亲花重金聘请杀手刺杀的直接受害人,为此还险些丢了性命,白氏对乐风从心理上就产生了惧意。

    她很怕,一个不小心乐风会直接扭断她的脖子,而她连丝毫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骁勇侯夫人请坐。”乐风的笑容很阳光,很亲和,他走进正堂看了没看白氏一眼,就目不斜视的走到主位坐下,不动声色的将白氏的神色尽收眼底,不屑的暗笑在心。

    杀她,岂不脏了他的手。

    留着她,让她在太师府的后院争权夺势,搅得太师府后宅不宁,那可远比杀了她有趣得多。

    经过这几天在太师府非人的折磨,以及在花厅的那一幕,乐风相信怨恨的种子已经在白氏的心里悄然芽,早晚有一天会成长为参天大树,届时,可就有趣儿了。

    不得不说,乐风其实也是一个腹黑的主儿。

    “谢乐。乐公子。”

    “不知骁勇侯夫人有何事要与在下的三师兄商谈。”

    白氏沉默了片刻,没有受伤的手反复捏着自己的袖口,一时间有些犹豫起来。

    可乐风压根不给她思考的时间,接着又道:“三师兄忙得很,一会儿见过庞太师之后就要进宫,骁勇侯夫人既然没话可说,那便恕本公子暂不奉陪了。”

    “别…请乐公子留。留留步。”咬了咬牙,白氏决定赌一把。

    “那些弯弯绕绕的话本公子不爱听,骁勇侯夫人可明白?”

    “明明白。”

    “如此,你说,本公子听着。”乐风斜倚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手托着脑袋,好看的黑眸犹如黑宝石一般璀璨耀眼,但却少有人胆敢与之对视。

    莫名的威压笼罩在正堂上空,白氏紧张有之,害怕有之,最后到底是心中对庞氏一族的怨恨占了上风,她宁可赌上自己的性命,也绝不甘心就此失去曾经触手可及的一切。

    “我知道我的父亲得罪了乐公子,也得罪了药王谷,但我也只是一个嫁出去了的女儿,虽然的确跟白家堡有着斩不断的关系,但不能否认在这件事情里面我也是无辜的。”

    假使她知道一点点父亲白振国的打算,她都会阻止的,也不至于闹出今天这样的局面。

    乐风不语,示意白氏继续往下说。

    “乐公子要怎么对付白家堡我不在乎,哪怕是灭族我也不会有意见,但求乐公子保住我在太师府的地位。”白氏一边说,一边注意乐风的表情,可惜乐风的脸上一直带着阳光温和的浅笑,她是什么也没有瞧出来。

    “你认为凭什么本公子要帮你,既然白家堡将被灭族,那其中自然也包括你。”

    “小妇人当然不会让乐公子吃亏的,作为我活命和保住地位的资本,小妇人愿意说出一个秘密作为交换。”

    要白氏交出那一部分东西,也跟要了白氏的命差不多。

    可她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若她死了,或者失了势,那些东西她也根本得不到。

    既然如此,用来保她的命,保她的地位,也就没有那么舍不得了。

    某些时候,白氏在取与舍之间,得与失之间,抉择起来比起男儿更果决坚定,由此也注定了她往后的成就,完完全全对得起她今时今日的选择。

    她若贪了财,那势必就丢了命,便再也没有什么以后了。

    “哦,那本公子可要听听你的这个秘密值不值得本公子留下你命的同时又保住你的地位了。”

    乐风的话让得白氏心中一震,后背斗然升起一股寒意,可她退无可退,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自从太师府大门外生的事情传遍星殒城,传遍金凤国,江南那边肯定有很多人在打白家堡的主意吧,他们都在觊觎白家的财富,可他们却不知道白家真正的财富在哪里。”

    原本以为乐风听了这话至少会露出不一样的表情,可白氏失望了,她摸不准乐风的心思,心里也就一直没底。

    这种感觉快要将她给逼疯。

    其实乐风听到这里,真的险些破功,心里非常震惊,面上却是端着,什么也没有表露出来。

    不只他惊了一惊,就连幕后看着听着这一切的宓妃跟云锦也有些傻眼。

    敢情,他们自以为得到了白家堡三分之二的财富,原来不过只是九牛一毛?

    白家真正的财富,他们连毛都没有摸到?

    靠,这也太打击人了。

    “你废话太多,本公子的耐心已经用完了,你且继续在这里慢慢的卖弄你的心计。”说完,乐风起身看也不看白氏,就要大步离开,丝毫都没有要留恋的意思。

    白氏顿时就急了,她快步跟上乐风的脚步,道:“这是藏着那部分财宝的地图还有钥匙,我都给乐公子,只求我刚才所求的。”

    青色缎面绣着牡丹的荷包摊在乐风的面前,乐风没接,白氏焦急的道:“小妇人若有半句虚言,甘愿天打雷劈,死不瞑目。”

    接过这荷包,乐风瞧了瞧,笑说道:“本公子定当如了骁勇侯夫人所求。”

    “多谢乐公子成全。”

    “你我各取所需,谈不上成全。”

    “这份东西是我从我父亲那里偷换出来的,他不知道我知道这个秘密,整个白家只有父亲一人知道这个秘密,若是…罢了,我相信以乐公子的能力,定然不会让旁人捷足先登的。”

    她的生母早就死了,白家堡里面的人是死是活都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她能被逼到这个份上,不得不做出这么巨大的牺牲,全都拜她那个那父亲所赐,白氏不觉得留下白家堡还有什么用。

    “来人,送骁勇侯夫人回花厅。”

    “是,乐公子。”

    目送白氏走远,乐风才回到宓妃跟云锦所在的阁楼上,将荷包递给宓妃,道:“小师妹先收起来吧,等有时间了咱们再去探探虚实。”

    话虽是这么说,但他们三个谁也没有怀疑白氏这个秘密的真假。

    毕竟,现在的她可没有那样的胆量拿假的东西来糊弄他们。

    只是这个女人也够心狠的,够冷血的,她竟然暗示乐风一定要将白家堡灭族,一个活口都不要留,尤其是她的父亲。

    “三师兄,该你出场了。”

    “你这丫头,快说说你想要庞太师付出些什么?”按照云锦的意思,他是想将整个庞家的人都给杀了了事。

    但那样做也不妥当,毕竟宓妃除了是药王谷的弟子之外,还是丞相府的千金,很难不让外界的人难猜,是不是因为相府跟太师府不和,故而宓妃就借着此事要连根拔起太师府。

    杀人虽然很容易,不过暗地里那些盘枝错节的各方势力却是不好解决,一个不仔细就会动摇国之根本。

    真要是闹到那样的地步,即便药王谷占着一个理字,也会引得天怒人怨的。

    届时,不但温相要被牵扯出来,寒王更不可能坐视不理,尤其极有可能引得璃城楚宣王府也要插足。

    那样的场面是目前为止宓妃不愿意见到的,所以她才放任着太师府,只尽可能的折损庞太师的羽翼,却又控制着不让庞太师抓狂,“夺白泰城的兵权。”

    “成,三师兄明白了,你个鬼灵精,还真是谁要惹上你不死也得脱上几层皮。”云锦笑着揉了揉她的头,转对乐风的道:“师弟进宫跟宣帝喝喝茶?”

    “好。”乐风点头,他正有此意。

    “小爷再去会会庞太师父子。”

    云锦到了花厅,也不乐意听庞太师父子商量好要对他说的话,而是直接清楚明白的表达出他的要求。

    如果庞太师不同意,那么药王谷也不是好惹的,看谁强得过谁。

    云锦表示,要是庞太师想在赏梅宴上见到他师傅的另外两位弟子,他很乐意牵线的。

    最后,眼见事情再无转圜的余地,庞太师不得不咬着牙,混着血咽进肚子里。

    云锦答应,即刻就撤掉太师府外药王谷的暗棋,也拆掉大门处设下的阵法,以便让太师府的人清理现场,至于赤色药王令已,断然不有再收回的可能。

    故,你就是心里再怎么不舒服,也得受着,药王令上的内容,更改不得。

    此外,骁勇侯夫人白氏得了他的眼缘,上天有好生之德,对于已嫁出白家堡二十余年的白氏,药王谷不予追究她的责任,太师府要是还追着不放,那就得沦为普天之下最大的笑谈。

    白氏是个聪明人,云锦已经保住了她的命,甚至还给了她一道救命符,剩下的就看她自己如何把握了。

    除去这些之外,最让庞太师无法接受的是,白泰城整整十万大军的兵权,竟然就这么白白便宜了宣帝。

    仅仅只是那么一想,庞太师就觉得喉咙里一股腥甜之气,他竟是被气得生生吐了血。

    他舍弃颜面和尊严所求的,云锦没有一样答应,也没有一样退步,偏生他还不得不答应一条又一条不平等的条约,只是气得吐血是轻的,没被当场给气死算他命大。

    “既然庞太师身体不适,本公子也不便相留,各位请吧。”

    “爹,我们走。”再不离开,庞正庞统害怕自己忍不住会跟云锦动手。

    可他们心里也明白,凭他们那点儿功夫,哪里是人家云锦的对手。

    动了手,那也是自己找抽,找不痛快的节奏。

    未时末,申时初,乐风自宫中回来,宣帝接连下达了两道圣旨。

    其一,渔城白家堡欺君罔上,以权谋私,鱼肉百姓,遂抄家灭族。

    三族以内,全部处死。

    三族以外九族以内,全部流放至苦寒之地,男的为奴,女的为婢。

    其二,太师府有监察失职之责,上交白泰城十万大军兵权于宣帝,以平息药王谷的怒气。

    自此,在星殒城闹了整整三天的大事件就此落下帷幕。

    以白家的覆灭和庞氏一族上交十万兵权而落幕,警醒着世人,药王谷之威,不容挑衅。

    至于毒宗和杀手盟,药王谷自当以江湖手段去处理,不可能让他们逍遥便是了。

    ------题外话------

    呼――

    松了一口气,总算赶着在上午之前码出来了,荨木有时间检查,如果有虫子什么的,等这几天过后,荨再慢慢的修,抱歉啦妞儿们。

    感谢一直送礼物支持荨的亲,这段时间也没来得及整理出来向大家道谢,不过荨一直都记在心里的,谢谢你们的支持。

    六月,一个新的开始,让荨跟乃们一起努力,加油。

    明天赏梅宴开始,看宓妃如何收拾那些个蹦Q的公主们,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070】白家覆灭兵权上交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