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73】接受挑战赌注翻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陌殇握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眸色沉静如水,嘴角的笑意渐渐深了几许,看似温和明媚,却又隐隐暗藏着几分慑人之气。

    萦绕在周身气息强弱的转变,也不过只是短短一个呼吸之间的细微变化,稍纵即逝,若有似无,虚实不明,仿如人的幻觉一般。

    看着宓妃嘴角肆意绽放的笑容,陌殇仿佛看到了她笑容背后无边无际如同深渊一般的黑暗,有那么一瞬间,陌殇甚至觉得他瞧见了一个傲然站立在黑暗世界里的黑暗女王,浑身都散着诡异的黑暗气息。

    她是那样的冷艳高贵,那样的张扬狂肆,那样的恣意潇洒,小小的身子里似乎酝酿着无穷无尽的某种恐怖的力量,足以毁天灭地,偏他却又在她的眸底现了几分小孩子恶作剧般的精明跟狡黠,明明她在笑着,可身后却是悄然竖起几条左右摇摆得欢快无比的恶魔尾巴。

    那顽皮的模样,引得他心中憋笑不已,脸上的表情险些破功。

    果然不愧是他看中的小丫头,不管怎么看都是独一无二的,最特别的,再无人可以替代。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陌殇好看的眉头轻轻蹙起,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酒杯沿儿,不觉目光又落到宓妃的身上,暗忖:这丫头难道天生就长了一张容易招人记恨挑衅的脸?

    要不怎么是人不是人都冲着她去?

    陌殇心头的疑惑无人知晓,自然也无人替他解答,宓妃却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下意识的就朝着陌殇的方向看去,水眸眨了眨,心里有些莫名的滋味。

    定定的就那么望着,忘了要收回目光。

    “温小姐跟楚宣王世子是旧识,怎的…”从来没有人这么落过自己的面子,心中越是不忿越是恼怒,脸上的笑容就越是纯真明媚,大大的双眼闪烁着澄澈的流光,又隐隐带着几分楚楚可怜与无辜,似是在无声的指责宓妃的嚣张与无礼。

    说话的女子约二八年华,一袭翠绿色的笼烟琉纱束腰宫装拖地长裙,大片大片的牡丹花栩栩如生的盛开在裙摆之上,更衬得她身形高挑,体态玲珑,肤白胜雪。

    乌黑的头梳成繁复的望仙九鬟髻,间别着两支玉叶金蝉簪,一只凤凰衔珠的金步摇,斜插四支灵芝竹节纹玉钗,细致白的鹅蛋脸上化着精致的姣梨妆,饱满光洁的额头贴着活灵活现的赤金色凤钿,双耳则是戴着嵌红宝石的花形金耳坠,颈间佩戴着一条珠光莹润的雪贝项链,腕间则是一对金镶玉嵌珠宝手镯,整个人浑身上下都珠翠环绕,端得是贵气袭人。

    拓跋姻凝年方十六,乃北狼国五公主,封号凌姗,为武帝宠妃玉妃所出,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深得武帝宠爱。

    此女不但深得武帝宠爱,更是在后宫中生活得如鱼得水,人缘极好,更有清纯温婉,善良贤淑的美名远扬,上至武帝的众嫔妃,甚至是北狼国的皇后,下至后宫御前伺候的太监宫女都对她的评价颇高。

    单论容貌,凌姗公主远比不上与她同龄,只比她大三个月的四公主(封号凌香)拓跋姻姿,但是若论起整体的气质而言,凌姗公主却是要远胜凌香公主三四分。

    然而,凌姗公主绝对算得上是一个笑里藏刀,绵里藏针的狠角色。

    北狼国上下在这位公主手上吃过亏的人不算很多但也绝对不少,但就是那些吃过凌姗公主暗亏的人,多半人都还觉得凌姗公主是个好人,是个出身尊贵,心地善良的人。

    这便是凌姗公主做人的高明之处,明明她已坏事做尽,偏偏那些个受到伤害的人还对她心怀感激,仿佛受了她天大的恩惠一般。

    只有真正了解凌姗公主为人的人,方才知晓这个看着蕙质兰心,天真无邪,心地善良的公主,实际上有多么深的心机,又有着怎样阴狠毒辣的行事手段。

    她有着一张极富有欺骗性的脸蛋,说话时声音清亮悦耳又犹如邻家小妹清纯娇羞的呢喃软语,声声深入人心,娇嗲却不惹人厌烦。

    开口说话时,哪怕她的话语中暗藏锋芒与挑衅,嘲笑与讥笑,众人却也会因为她的模样,她的表情,尤其是她的那双清澈无邪的大眼表露出来的单纯与无辜中,选择性的遗忘某些东西。

    故,当宓妃没有接凌姗公主的话,而凌姗公主又在看着宓妃的时候表现出楚楚可怜又无辜脆弱的模样,众人指责的目光就直接扫向宓妃。

    无声的指责着她的傲慢与无礼,轻狂与嚣张。

    “即便是温小姐与楚宣王世子是相互熟识的,可…可身为一个姑娘家这这般直白的看…”没等凌姗公主这番颇具暗示性的话说完,广场之上一些鄙夷的目光就投向了一直垂眸不语的宓妃。

    说话是一门艺术,凌姗公主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有些话说一半可比全都说出来要有用得多。

    那些人对宓妃投以的鄙夷嘲讽的目光,便是凌姗公主对宓妃无视她存在的惩罚。

    不过只是区区一个口不能言的哑巴,也敢无视她的存在,不收拾收拾她,简直有损她的颜面。

    啪――

    啪啪――

    三声清脆的巴掌声响彻在整个寒梅殿的上空,众人缓过神来,只见凌姗公主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脸,而她那张莹白如玉的脸颊,已经迅高高的红肿起来。

    “你…你你竟。你竟敢打本宫?”拓跋姻凝有片刻的呆滞,眼神有瞬间的空洞,她呆呆的望着宓妃,而后愤怒彻底摧毁了她的理智。

    赏了拓跋姻凝三个耳光,宓妃退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接过剑舞递过来的手帕细细擦拭着自己的手掌,那万分嫌弃的模样就好似拓跋姻凝是什么恶心人的脏东西一样。

    “本小姐打你是轻的,若你不是北狼国的公主,你现在已经成为一具死尸了。”宓妃抬起手比划几下,红袖红唇轻启,眼神凌厉如剑,嗓音冷似玄冰。

    仅剩的一点理智在宓妃这半是嚣张半是威胁的话里彻底崩塌,拓跋姻凝完全忘了要维持她以往的完美形象,怒指着宓妃低吼道:“来人,给本宫拿下她。”

    “既然大皇子没有想保住令妹的意思,本小姐自当成全。”宓妃笑着拍了拍身旁温夫人的手,扭头给剑舞红袖下达了指示,冷声道:“本小姐心眼小得很,又素来记仇,曾在城北狩猎场说过,从今往后若是听到有谁当着本小姐的面再敢说一个‘哑’字一个‘傻’字,那就杀无赦。”

    最后三个字,红袖用足了自己十成的功力,那冷冽的声音久久徘徊盘旋在寒梅殿的上空,闻者莫不色变。

    得了拓跋姻凝指示要跳出来捉拿宓妃的北狼国侍卫,被红袖浑厚的内力所震慑,一时怔愣在原地忘了反应。

    “别以为你的命很贵,你的一条命在本小姐的眼里连条狗都不如,想要你的命只需动动手指即可,又或者你想落得跟琉璃国明欣郡主一样的下场。”宓妃笑望着凌姗公主,双眸依旧清澈如水,但却犹如一个深不见底的黑色漩涡,仿佛要将人的灵魂吸引其中,对上宓妃双眼的凌姗公主忽然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暗道自己不该挑衅她,“你以为你是麻袋么,什么都能装,又是小白花又是绿茶婊的,还是你以为全天下就你最聪明,别人都是白痴大傻瓜,活该被你耍得团团转,被你卖了还在替你数钱,感激你的善良跟大度。”

    话落,宓妃水袖轻扬,银色的蓝鲛筋丝就直逼凌姗公主而去,一截缠住凌姗公主的脖子,一截则是缠住凌姗公主面前的桌子,另外一端则是轻怕在宓妃柔弱无骨的小手里。

    谁也没有料到宓妃会这样的大胆,对方好歹也是北狼国拥有封号的公主,她怎的说出手就出手,丝毫都没有转圜的余地。

    此时,广场上的人,包括宣帝在内都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当自己的脖子被缠住,当自己的一条小命就这么被宓妃轻轻松松的拿捏在手里,凌姗公主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

    她是怎么回事,明明她应该按照计划行事,先抛砖引玉让场上所有年轻的公子小姐们比赛吟诗作对的,为什么要去招惹温宓妃这个煞星呢?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楚宣王世子过多的目光停留在宓妃的身上?

    不不不,不是那样的。

    凌姗公主此时害怕极了,也后悔极了,她很怕宓妃的手轻轻一握,她的小命就会交待在这里,而她毫不怀疑宓妃会杀了她。

    即便宓妃真的杀了她,有云锦跟乐风在,纵使她贵为北狼国的公主,想必最后都会不了了之的。

    父皇虽然宠她,纵她,但也绝无可能因她而得罪药王谷,故此,凌姗公主真的觉得自己蠢透了,她怎就失了分寸,生生撞在宓妃这块啃不动的铁板之上。

    “还请温小姐手下留情。”拓跋迟皱了皱眉,一方面不满宓妃的嚣张狂妄,仗着背后有药王谷撑腰就丝毫不将北狼国放在眼里,另一方面又暗暗责骂凌姗公主是个蠢货,明知道温宓妃不是个普通的闺阁小姐还敢挑衅她,简直就是作死。

    “怎么凌姗公主辱骂本小姐的时候大皇子不出声请她嘴下留情,现在才舍得开尊口不觉晚了些么?”说着宓妃手上微微用力,凌姗公主的脖子浸出殷红的鲜血,任谁也不会怀疑,只要宓妃的力气再大那么一点点,凌姗公主的脑袋就会跟她的身体分家。

    拓跋迟语噻,一口气憋在胸口,气得他俊脸黑,“本小姐就是嚣张,就是狂妄,还真就目中无人,胆大包天了,你又能把本小姐怎么着。”

    宓妃这话说得痛快,可在场的人都听得眼角直抽,嘴巴疼。

    “谁叫本小姐天生骨格精奇,乃百年千年难遇其一的习武天才,身后不但有药王谷这个强大的靠山,还深得药王的宠爱呢?”

    噗――

    若说宓妃的前一句听得大家眼角直抽,嘴巴疼,那么她后面这一句,直接就听得大家浑身都疼,全身都要控制不住的抽抽了。

    尤其是拓跋迟,险些被气得吐血。

    这…这这女人是会读心术么,不然她怎么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看着拓跋迟被气得阵青阵红的脸,又半晌找不到反驳的话,宣帝看着那是面无表情,一本正经的模样,实际上心里老早就笑翻了。

    唔,宓妃这丫头简直太有趣儿了,他怎么就没有这么一个闺女。

    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在火没有惹到自己身上之前,宣帝打算安静的看戏。

    底下的大臣一见宣帝没动静,得,皇上都没插手的意思,他们还是假装看不到,听不到算了,安安静静的看戏岂不是快哉。

    只是,他们不由得同时在心中暗暗祈祷,但愿温相家的这个嫡小姐永远都别开口说话,否则那还不得见天就有人被她给活活的气死啊?

    这女人,战斗力太强悍了。

    “楚宣王世子生得好看又温柔,本小姐眸光澄澈光明正大的看着他怎么了,总比那些个想看又不敢看,自命清高却又故作矜持,满眼花痴看着人家流口水,满脑子脏东西幻想的女人要高贵纯洁端庄得多。”

    此话一出,又是满场寂静无声。

    尤其是那些个一边爱慕着陌殇地位权势相貌,一边却又计较他病弱身体活不长久的女子,一个个的脸色瞬间惨白,赶紧低下头去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心思,生怕会被人现。

    正如宓妃所言,楚宣王世子就好比一个光体样,走到哪里都会无形之中吸引无数的目光,女人们爱慕着他所拥有的一切,却独独嫌弃他那副破败的身体。

    假如陌殇是个身体健康的男子,那么不知会有多少女人为了能嫁给他而拼得头破血流。只可惜陌殇拥有一切,独独没有一个健康的体魄,让得那些想嫁给他却又不能嫁给他的女人们,一个个的脑海里有过关于他的幻想。

    至于那些幻想怎么样,就只能呵呵了……

    “小师妹说得对,有些人天生就是属于欠打又欠抽型的,要不要小师兄帮忙,省得杀她脏了你的手。”

    云锦眨着电力十足的桃花眼,笑说道:“小师弟,要不咱们同时出手,看看到底是你快还是师兄我快,又或者是小师妹比较快。”

    凌姗公主听得头皮麻,她不想死,一定不能死,遂忍着满心的屈辱与不甘,红肿着一张猪头一样的脸看着宓妃,真心诚意的道歉,“请温小姐见谅,是凌姗失言了,对不起。”

    识时务为俊杰,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本小姐耳力很好,但却没有读心术,奉劝凌姗公主往后再说本小姐坏话的时候,一定得记着放在心里说,千万别一个不小心说了出来,那样会引来杀身之祸的。”

    凌姗公主心中一惊,本就苍白的脸色霎时惨白,身体也斗然僵住。

    她本来还觉得奇怪,怎么宓妃说动手就动手,丝毫没有征兆,原来竟是因为她把心里说的话低喃了出来。

    她。她说了一句‘这该死的哑巴’。

    原来就是因为这么一句话,才惹得宓妃动了怒,甚至还对她动了杀机。

    啊――

    砰――

    宓妃收回蓝鲛筋丝,同时还伴随着凌姗公主凄厉的尖叫声以及桌子猛然碎成片的声响,地上随风飘落一束小指大小的头,竟是贴着头被凌厉的掌风给直接削下来的。

    “三师兄你竟然使诈,太不厚道了。”乐风怒吼一声,明明说好是他对凌姗郡主出手的,结果被云锦抢了先。

    “师兄我这是兵不厌诈,小师弟你学着点儿,别以后说师兄没教过你。”云锦挑了挑眉,他的目标一直都是凌姗公主,比他出手慢了一拍的乐风,自然只能拍碎那张桌子了。

    他削落凌姗公主一束头已是对她的仁慈,否则即便是真杀了她,顶多不过赔偿些精贵丹药给北狼国皇帝,还不至于因她而大动干戈。

    看着旁若无人又争论起来的云锦跟乐风,宓妃除了抽抽嘴,一时还真难找到别的表情,“不是说要吟诗作对么,谁先来?”

    温相父子四人若非早就收到宓妃的眼神暗示要他们静观其变,把一切都交给她自己处理,不然早在凌姗公主说出极有暗示性的那番话时,父子四个就忍不住要替宓妃出头了。

    连带着穆国公几人都是得了温相的暗示,这才没有出言维护宓妃,要不这广场之上的‘热闹’还要番上几番。

    “既然是为了赏梅应景而吟的诗做的对,那便先由太子来看一个头,不知三国使臣意下如何?”其实宣帝的心里更想叫寒王来,只是眼下时机尚未成熟,他还不能那么做。

    吟诗作对是北狼国提出来的,宣帝也不是傻子,他当然瞧得出今个儿的琉璃,北狼,梦箩三国似乎暗中达成了某种协议,目的无非就是冲着相府的文武双玉环而去的。

    好在对此他早有准备,哪怕最后被三国的阴谋得逞,他们也得不到文武双玉环。

    最差的结果无非就是可怜了几个孩子将要赔上自己的婚姻。

    如若最后结果当真如此,宣帝也只能想其他的办法作为补偿了。

    “那便就由太子先来。”刘太后扫了眼一脸灰败阴郁之色的庞皇后,倒是看着太子墨思羽满眼的慈爱之色。

    要说刘太后虽然打心眼里不喜欢庞皇后,但她对墨思羽这个孙子可是相当喜爱的。

    凌姗公主对上相府千金碰了那么大的一个硬钉子,琉璃,北狼,梦箩三国也算是出师不利,心里恨得要死,但却不得不接过宣帝踢回来跟烫手山芋似的皮球。

    不就是吟诗作对么,他们合三国之力难道还比不过一个金凤国。

    于是三国的使臣代表都面带微笑,自信满满的开口说好。

    “皇上英明,太子殿下才华横溢又满腹诗书,由太子殿下来开头最好不过了。”

    “臣等相信太子殿下定能开一个好头。”

    “每年太子殿下在除夕宴上作的诗词都极为出彩…。”

    “……。”

    宣帝跟刘太后开了口,底下自然就有大臣站起来替太子说话,夸赞太子。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反倒是冲淡了之前场上压抑的气氛,渐渐变得活跃轻松起来。

    “太子自然是个好的,现下可有想到好的诗词。”宣帝对待太子的感情是极其复杂矛盾的,一次次的给予希望,却又一次又一次的换来失望。

    他仍总是盼着,会有那么一天,太子能够真正的醒悟过来。

    认识到他肩上所要背负的责任,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谁能亲近谁要疏远。

    经过短暂时间的休息与沉淀,墨思羽已经彻底的冷静下来,将自己所有的不甘不忿等等所有的坏情绪都收了起来,他是不会被打败的,也永远都不会失败。

    当他抬起头扬起温和的笑脸时,仿佛又恢复成以往那个温和有礼,宽以待人的太子殿下。

    “回父皇,儿臣才疏学浅,刚才倒是也现作了一咏梅词。”

    “太子殿下果然博学多知,令珍月佩服。”珍月公主项映雪柔声夸赞,容貌艳丽却是气质温婉沉静。

    “珍月公主客气。”墨思羽起身回了珍月公主一个礼,倒也丝毫不扭捏,张口就吟出一咏梅的词。

    整词虽说不是绝世好词,但也绝对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景中容情,情中写景,又是短短时间之内应景现作出来的,倒也足以说明墨思羽的的确确是个有才华的人。

    只是他的才华在遇到某些人的时候,就会不知不觉被比下去罢了。

    “太子殿下的词果真是好词。”品诗赏词这种风雅之事,自有那些学识渊博的当世大儒来品评,而后给出公正的点评。

    墨思羽的词可圈可点,又是第一个开口的,故此,还是得了相当高的评价。

    “本宫也想到一诗,还请大家品评一二。”珍月公主一直都表现得知书达礼,落落大方且进退有度,让得在场的人对她印象都极为不错。

    无形间就拉开了她与北狼国凌香公主,凌姗公主与梦箩国柔幻公主的距离,认为堂堂一国之公主就该像她这样,才不算是辱没了尊贵的公主之尊。

    继珍月公主之后,北狼国大皇子拓跋迟作了一五言绝句,梦箩国三皇子不甘落后,也作了一七言律诗。

    柔幻公主纵使不擅诗词,却也咬着牙不失颜面的作了一诗,不出彩也不算丢脸,顺利的蒙混过关。

    凌香公主垂眸沉思片刻,方轻启朱唇,一咏梅的词作得入景入情,博得了不少的掌声与赞美之声。

    红肿的脸颊敷过药,火辣辣的疼痛感渐渐消失,脸上清清凉凉的感觉让得凌姗公主心中的怒气有所减少,却也越积越深。

    蓝鲛筋丝在她脖子上留下的勒痕,因浸出了血,伤口虽然仔细处理过了,但难免疼得厉害,而且极有可能留下疤痕。

    想到这里凌姗公主就气得恨不能冲到宓妃的面前亲手杀了她。

    可她杀不了宓妃不说,凭她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就连宓妃的身都近不了,反倒还会授人以柄落人口实,着实可恨又可恼。

    “凝妹妹,要不你也即兴来一。”凌香公主得了拓跋迟的暗示,状似无意的开口道。

    她们北狼国皇室中的众位公主,论起诗词歌赋来,找不出一个能与凌姗公主比肩之后,即便是众位皇子里面,能压得住凌姗公主风头的也不出三个之数。

    纵使心中嫉妒不忿,凌香公主此时也不会表现出一丁半点儿来。

    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凌香公主,又看了看沉默不语的拓跋迟,凌姗公主心里自有几分得意,从善如流的顺着这个铺到脚前的台阶下,声似黄莺出谷,清脆婉转,一咏梅词更是震惊全场。

    论嘴上功夫或许她是真的不如宓妃,但论吟诗作对,女子之中能赢过她的,少,很少,非常少,对此她非常的有信心。

    果然传闻不假,北狼国的凌姗公主是个地地道道的才女。

    “好诗,凌姗公主不愧是北狼国的第一才女,让朕也开了一回眼界。”宣帝笑着赞了一声,转看向他的皇子跟公主,目光又在群臣的公子小姐们身上转了一圈,沉声道:“来来来,你们也来。”

    在金凤国的地盘上,怎么也不能被其他三国抢了风头。

    男人对女人,兴许还会有几分怜香惜玉的心思,女人对女人,聚在一起那就是拉仇恨值的了。

    出席这样的宴会,女子都是盛装出行的,谁都不甘心被别人比下去,眼看着三国的公主出尽了风头,金凤国各家的小姐们坐不住了。

    不就是作诗么,她们也会。

    于是整个寒梅殿热闹起来,一诗,一词就跟不要钱似的从各家小姐们的嘴巴里蹦出来,一个个的即便不出彩,但也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宓妃懒洋洋的窝在自己的椅子上,心里感觉很是震憾,古人的智慧真是令人想不佩服都难。

    出口成章,并非虚言。

    众家小姐们一展才华之前,宣帝的皇子跟公主就一人作了一,当然其中并不包括寒王,从头到尾他就没开过口。

    让宓妃有记忆的只有三,一出自明王,一出自武王,一则是出自那位浑身都带着一丝丝仙气儿的荣烟公主。

    其他皇子公主作的诗词,宓妃没印象,记住这三,原因也很简单。前两位亲王,才华手段甚至是外祖家的背景都不逊色于太子,是太子夺取皇位的有力竞争者。

    后一位的荣烟公主,宓妃记住她除了因为她是宣帝最美的一位公主之外,还因目前为止,只有她的诗仅次于凌姗公主作的诗,暂居女子这边的第二位,想不引人注意都挺难的。

    随后,荣王府,沐王府,理郡王府,北郡王府,荣昌伯府,永定侯府,太师府,相府,韩国公府,穆国公府…等等,不管在学识方面是否出彩都站出来作诗一,其中以相府大公子温绍轩,韩国公府世子韩靖,穆国公府世子穆昊宇作的诗最为出彩,得了最高的点评。

    “哈哈…好好好,真是不错。”这场明着玩乐,暗则挑战的诗词大战以金凤国取胜而结束,宣帝怎能不高兴,故大手一挥,豪气的道:“来人,御赐大家一致评选出来最佳作品的创作者,一人一颗大东珠作为鼓励。”

    既然不是赏赐,那么东西的贵重与否就没那么重要,也不会给人留下把柄。

    拳头大小的东珠,虽说算不上价值连城,但也绝非凡品了。因而,得到宣帝御赐大东珠的人,心里都挺舒服的。

    待众人谢过恩之后,前一刻还热热闹闹的氛围又渐渐变得低迷起来,凌姗公主吃了那么大一个亏,恨宓妃恨得咬牙切齿却也不敢轻竟将矛头指向宓妃了。

    一双眼睛似是看进了凌姗公主的心里,珍月公主暗咒一声:废物。

    “咱们大家不过是聚在一起玩的一场游戏罢了,不知寒王殿下,楚宣王世子跟温小姐为何不参与,莫不是我们大家哪里得罪了三位?”

    既然矛头不能直接指向宓妃,珍月公主倒也不介意拖两个人下水。

    寒王掀了掀眼皮,看也没看珍月公主一眼,直接选择无视她的存在。陌殇今日似乎一反常态,轻抬起一双漂亮至极的凤眸,薄唇轻掀吐露出来的却是世间对女子而言最残酷的话语。

    “丑女人不要跟本世子说话,也别让本世子听到本世子的名字从你的嘴里说出来,那让本世子觉得恶心。”

    噗――

    宓妃捂嘴喷笑,眼儿弯弯,竟然莫名其妙的觉得陌殇可爱?

    她想,她一定是疯了。

    珍月公主若是长得丑,这世间该有多少女儿家得要上吊自杀,以免污了他人的眼睛啊!

    “温小姐你这样是不是太无礼了。”珍月公主怒极,一张明艳动人的脸憋得通红,满心怒火无处泄,偏还得死死的忍着。

    在宓妃跟陌殇之间,她理所当然的觉得得罪宓妃要比得罪陌殇好处理,哪怕宓妃身后有药王谷,但她多少要顾忌自己的家人。

    而陌殇则是不同,谁知道这位世人眼中温柔无双的病世子会怎么出招,她不敢冒那样的险。

    假如宓妃知道此时珍月公主心中所想,一定会为她鼓掌的。

    不得不说珍月公主是个聪明的,她摸透了宓妃的一半心思,但却实在太不了解宓妃的行事之风。

    她的确在意自己的家人,每做一件事情之前她都要先考虑她的家人,但她的这个弱点偏偏也是她的逆鳞,谁敢碰谁就得死。

    “得了得了,你们玩出这么多的花样,无非就只有一个目的,本小姐现在就接下你们的挑战。”

    宓妃说的话跳跃性太大,珍月公主一时怔愣当场,有些没反应过来。

    “从除夕宴开始,你们一个个的就在打我家哥哥的主意,想方设法的要嫁进我相府。”随着宓妃抬起手比比划划,红袖出声解说,在场的人脸色莫不一变再变,心中的疑惑也越积越多,“其实本小姐也不知道该骂你们白痴还是蠢货,明知道我家爹娘跟哥哥最疼的就是我,不知讨好我也就罢了,居然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将我往风口浪尖上的推,就这样你们还想嫁入相府,简直痴人说梦,滑天下之大稽。”

    陌殇闷笑出声,他想说白痴跟蠢货有区别么?

    “王爷,温小姐她这样…”

    “怕什么,有事自有本王兜着。”寒王笑了笑,打断苍茫未说完的话。

    幽夜捅了捅苍茫的后腰,递给他一个不要管的眼神,小心被王爷记恨。

    温小姐在王爷的眼里,心里,那地位可是与日俱增,别人轻意触碰不得。

    “你。你你胡说…”自己心里想是一回事,被别人这样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又是一回事,顿时,珍月公主只觉颜面扫地。

    “本小姐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你们心里要是没鬼,何必这么激动,脸色又干嘛这么难看,亲爹死了还是亲娘死了。”

    “温小姐你过份了。”拓跋迟跟南宫立轩怒了,要是再忍下去,再听下去,他们都快成忍者乌龟了。

    对上两人的凌厉的目光,宓妃毫不示弱,云淡风轻的道:“别把别人当傻子就以为自己聪明,你们心里打什么算盘本小姐心知肚明,咱们大家也都坦荡一点儿,趁着本小姐愿意接受你们的挑战,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如果我要是输了,那便如你们的愿,让我的三个哥哥娶你们;如果我要是赢了,那么从此以后就收起你们这般恶心人的龌蹉心思。”

    “妃儿…”温绍轩兄弟三个当然不是怕宓妃会把他们给输了,而是担心她的身体,毕竟她内伤未愈,而且对方明显就是做足了准备的。

    他们一步步的计划着,一步步的推动计划,无非只是没有料到宓妃会主动把整件事情搬到台面上来罢了。

    其实,他们正等着他们往下跳。

    “大哥二哥三哥,你们该不是怕妃儿把你们卖了吧!”俏皮的眨了眨眼,宓妃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今日这场不见硝烟的恶战是免不了的。

    只有让他们知难而退,甚至是伤筋动骨,才能换来一段时间的清静与安宁。

    而她,目前迫切需要那样一段时间。

    “妃儿说什么傻话,大哥相信你。”

    “二哥(三哥)也相信你。”

    “放心放心,我保证一定不会让哥哥们娶不喜欢的女人回家,以后但凡对哥哥们不怀好意的女人,小妹一定让她们有多远滚多远,要是她们胆敢死缠烂打,小妹一定揍得她们连爹妈都认不出来,给她们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温绍轩兄弟三个听得嘴角抽抽,其他人则是被宓妃这番豪言壮语惊得不轻,这等女子就算不是哑巴也绝对嫁不出去。

    如同宓妃等人所猜测的那样,琉璃,北狼,梦箩三国的的确确早就制定了一个完美无缺的计划,即便打不进相府,也能成功进入穆国公府。

    这一次,他们不但将两府的公子算在内,就连两府的姑娘都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尚未行动就做足了两手准备,确保万无一失。

    假如公主们无法顺利嫁入相府或国公府,那么拓跋迟跟南宫立轩则会提议求娶两府的小姐,一方面也不打着进府的算盘,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为了逼迫两府的人就范。

    只要他们不想将自己的掌上明珠嫁出去,那么他们就必须同意娶公主。

    左右,三国都不吃亏。

    唯有琉璃国镇南王,他除了提供给珍月公主六个人以外,其余的事情他一点都没有插手,更不可能向宣帝求娶两府的姑娘。

    当然,身为琉璃国的镇南王,他也并没有将这个消息透露给云锦。

    “怎么样,你们考虑得如何?”

    “温小姐的提议,本皇子同意。”拓跋迟双手环胸,目光灼灼的望着宓妃,就仿佛他正盯着即将属于他的猎物一般。

    南宫立轩则是笑望宓妃道:“要想本皇子同意温小姐的提议也不是不可以,除非…”

    “说说你的条件。”

    “本皇子要求娶温小姐为本皇子的正皇妃。”这句话南宫立轩脱口而出的瞬间,立马感觉到几道满是杀机的目光投向他。

    不过越是如此,他就越是觉得娶了宓妃将能为他带去天大的好处。

    却是不知,在他还没有娶到宓妃之前,就已经登上了某些人猎杀的黑名单。

    宓妃眸色一冷,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她看向拓跋迟,笑得明媚而干净,“大皇子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当然,自古英雄爱美人儿,又何况是温小姐这样的绝世美人儿。”虽然求娶宓妃有危险,但同时又伴随着莫大的利益,拓跋迟自然是动心的。

    若能将宓妃这样的美人儿驯服了,可想而知会有多大的好处。

    “你们两个找死,休想娶我妹妹。”性子最是沉不住气的温绍宇彻底炸毛了,丫的,别以为你们是一国皇子,小爷就不敢揍你们。

    “三哥淡定,淡定,注意一下形象。”宓妃微嘟了嘟粉唇,温绍轩跟温绍云拉着温绍宇坐下,一双眼睛紧盯着宓妃,完全摸不透这丫头想干什么,真可急死他们了。

    “本皇子是相当有诚意的,不知温小姐意下如何?”南宫立轩想要争取到宓妃,此时自然顾不得他与拓跋迟的协议。

    谁能娶到宓妃,那便意味着极有可能得到药王谷的支持。

    “你们两个都想娶我,我该嫁谁好呢?”宓妃弯了弯嘴角,语气软哝,带着几分小女孩儿的娇憨,格外引人注目,“你们的挑战本小姐接了,至于赌注咱们就改一改。”

    “你想怎么改?”三国里面,要数琉璃国最是吃亏,早知如此珍月公主当初就应该央求父皇也派一个皇子来的,不然也不会白白便宜了北狼和梦箩两国。

    一旦让他们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人娶了温宓妃,可想而知回去等待她的是什么样的惩罚。

    只是想到宓妃喜怒不定的性情,珍月公主心中稍安,这女人可不是好娶的,谁知道她的心里打着什么算盘。

    “假如本小姐输了,我会以药王谷的名义向皇上许下一个承诺,你们四个公主可以想嫁谁便嫁谁,任何人都阻止不了,并且本小姐也同意大皇子跟三皇子的求娶,会在你们二人之中挑选一个成为我的夫君。”

    宓妃给的诱惑不可谓不大,三国知道计划的使臣都在低头小声议论,最后由拓跋迟出声问道:“要是你赢了呢?”

    “要是本小姐侥幸赢了,你们便得放弃打那样东西的主意,从此以后也别想以任何理由,任何借口打我哥哥的主意。”

    “这个要求我们同意。”

    “大皇子急什么,本小姐都险些要赌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了,你觉得本小姐的赌注会这么小,白白让你们捡便宜。”

    宣帝嘴角一抽,耐着性子听宓妃跟三国谈条件,反正对此他是乐见其成,甚至还可以暗中帮忙。

    “温小姐还想要什么?”

    “除了前面那个要求之外,本小姐要是赢了,我还要你们每个国家十万两黄金。”宓妃话落,全场无声,“当然,本小姐若是不接受你们的挑战,你们不但什么都得不到,而且貌似也不能在金凤国逗留太长的时间,最最重要的一点其实取决于你们对你们布下的局到底有多少信心。”

    她,岂是那么容易招惹的。

    犹豫再三,又想到他们精密的布局,三国协商之后点头同意,“我们跟温小姐赌。”

    “好。”这个答案在意料之中,“还请皇上派人写两分赌约协议,以免他们赖账。”

    “太傅,这份协议由你来写。”

    “是,皇上。”

    宣帝吩咐完,对上宓妃黑亮的眸子,心下一跳,道:“可还有哪里不妥宓妃丫头。”

    “皇上,臣女可是为了整个金凤国的脸面而战,想向皇上讨份旨意。”

    “你说,想要份什么旨意?”宣帝额角跳了跳,心下有些不安。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如果宓妃赢了,就请皇上给道旨意,言明我家三个哥哥跟我的几个表哥表姐,他们以后的婚事可由自己做主,旁人不得干涉阻挠。要是宓妃输了,全当宓妃什么也没有提过。”宓妃想得很明白,既然这次她赌得那么大,又冒那么大的风险,怎么都必须得替自家人捞些好处,不然太吃亏了。

    “这个…”

    “哎,要是皇上不同意,那宓妃回去睡觉,谁敢抢我哥哥我就揍她,管他会不会引起两国…”

    “你这丫头好没耐心,朕有不同意么。”宣帝怒瞪宓妃,只是那眸底的笑意让他少了几分威严,倒是多了几分慈爱。

    当然,这几分慈爱是对宓妃才有的。

    这丫头当真讨人喜欢,他本以为她求的不过只有她的三个哥哥,哪里知道穆国公府的人她也护着,看来但凡真心待她之人,她都必将回以厚报。

    只是待她不好之人,这丫头报复起来,也的确够心狠手辣的。

    “皇上你真好,宓妃谢皇上恩典。”

    “别谢得太早,等你赢了朕才会下旨。”

    “放心放心,就算输了本小姐也不会哭鼻子的。”哪里摔的哪里爬起来,她会自己找回场子的。

    拓跋迟蹙着眉,心里越没底,不过箭已在弦上不得不,遂开口道:“只要温小姐能闯过十八木遁神光阵,就算我们三国输。”

    十八木遁神光阵,七个字一出,众人闻之色变,后背斗然升起一股寒意,温绍轩更是失了往日的温文儒雅直接开口道:“妃儿,大哥绝不允许你闯阵。”

    ------题外话------

    昨天谢谢妞儿们的祝福,么么哒!

    呜呜,晚了近二十分钟,大家表拍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073】接受挑战赌注翻倍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