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75】震慑血焚陷入沉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大皇子,你可要保证你的阵法无误,倘若是伤及到宓妃丫头的性命,朕可是不会顾忌什么国与国之间的情面,即便是以我金凤国一国之力与三国开战也在所不惜。”宣帝遥望着宓妃已经远去的背影,心里闷闷的,就跟心口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似的,怎么都不舒服。

    莫名的感觉到不安,好像有事情要生,这种感觉让得他异常的烦躁。

    十八木遁神光阵,显然是三国早就合谋计划好的,不管今日的赏梅宴朝着什么方向展,他们都会想方设法的将宓妃引入局中,至于赌注想必也是他们早就商量好的,只是没想到原本该是他们占据着主动权,偏偏却被宓妃横插了一脚,反而使得他们的立场变得被动起来,乃至于赌注也在宓妃的主导之下翻了倍。

    即便赌注翻倍,却也不见三国之人表现出犹豫迟疑之色,想来他们定是对摆划出来的阵法十分的有信心。

    如此,恰恰也说明这个阵法十足十的危险。

    轻功与内力都被限制不能用,宓妃只得凭借自身的本事闯阵,别说是身为父亲母亲兄长的温相温夫人温家兄弟不放心,就是宣帝这个局外人都提心吊胆的,生怕宓妃有个好歹。

    宓妃尚未入阵,一切都还来得及,宣帝的这番话既是对拓跋迟的警告,亦是对他的威胁。

    “陛下放心,本皇子摆下这十八木遁神光阵正如珍月公主和三皇子所言,仅仅只是为了定一场比赛的输赢罢了,凶险是有的,但绝对不会伤及温小姐的性命。”拓跋迟不傻,一句话就将另外两人都同时拖下了水。

    阵法是他布下的没错,可守阵的人却不完全是他的人,也不可能对他惟命是从。

    “不过既然是闯阵,任是温小姐反应再迅猛敏捷,身姿灵活,一些皮外伤却是再所难免的,如此……”以他目前在金凤国的能力,压根就不足以能摆出一个跟北狼皇室木遁神光阵十之*相似的阵法。

    眼前这个,仅仅只有真正木遁神光阵的三四分威力。

    想当初他在闯阵的时候,哪怕是提前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一入阵中便已是伤痕累累,若非心底一直有一股顽强的意志力在支撑着他不断的前进,再前进,世上将再无他拓跋迟,北狼国也将再无大皇子。

    平心而论,拓跋迟无法相信不使用内力与轻功的宓妃能活着破阵而出。

    然,宓妃不是普通人,也绝对不能用估量普通人的态度去估量她,否则一定会吃一个大大的眼前亏。

    “听了大皇子这番话,朕这颗提起的心算是暂时落了地,只要宓妃丫头没有性命之忧,至于那要受些许皮外伤一事,朕便不计较了。”宣帝字里行间都表现出自己对宓妃的疼爱喜欢之情,一方面他是真的挺喜欢欣赏宓妃,另一方面则是在提醒拓跋迟切莫轻举妄动,“宓妃丫头聪明伶俐,朕可是把她当女儿一样疼爱的,可半点容不得旁人的怠慢与轻视。”

    拓跋迟眸光闪了闪,暂且不管宣帝这番话里有含有多少水份,对宓妃是真的喜欢还是抱有旁的目的。

    就单凭这前后两次宴会上宣帝对宓妃的态度而言,拓跋迟也不得不把宣帝的话放在心上。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宓妃真在闯阵的时候丢了性命,只怕金凤国是真的要跟他们三国不死不休了。

    姑且不论宣帝这个一国之君要怎么办,单就是宓妃那个疼她的爹跟宠妹成痴的哥哥,再加一个药王谷也着实够让人头疼的。

    零零总总这些加在一块儿,只要是个脑子还能正常思考的人,都绝对不可能打宓妃性命的主意。

    至于闯阵破阵受点儿伤,宣帝也好,温相一家也罢,都没有借口以这事儿挑起事端,药王谷也不好意思拿宓妃受那么点皮外伤出来说事,那岂非凭白惹人笑话。

    彻底认识到宓妃的价值的之后,拓跋迟更加坚定了要得到她的念头。

    若真能求得此女,何愁大事不成。

    一走神儿,心思就飞远,满脑子幻想泡沫的拓跋迟似乎全然忘记了温家三兄弟提出的三个要求,也忘了宓妃不要二手货,不要破鞋的宣言,兀自想得美美的。

    “以温小姐的聪慧,即便破不了阵,想来也会保护好自身安全的。”不同的人,看待问题的角度截然不同,品出来的东西自然也是不同。

    好比三皇子,珍月公主等人,他们听了宣帝的话,一个个都觉得看到了宓妃这个人所能代表的价值。

    而金凤国的文武百官,他们一方面觉得皇上说这些话是为了安抚温相,毕竟温相是纯臣,是忠实的保皇党,一旦温相因此事而与皇上互生了嫌隙,于江山社稷不利,将打破前朝好不容易维持起来的平衡;

    另一方面他们却又不得不怀疑,宓妃究竟是否真的入了皇上的眼,得了皇上的青睐,又或者皇上待宓妃好又格外的看重宓妃,是怀着讨好药王谷的目的?

    四国皇帝对药王谷都要礼让三分没错,但却用不着讨好药王谷。

    皇上待宓妃尤为特别,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为了寒王。

    看来近些年来皇上明面上是在疏远寒王,冷落寒王,其实心里最看重的到底还是寒王,不然皇上难不成还真喜欢宓妃,真把她当女儿疼不成?

    思来想去,皇上明着贬寒王是假,暗地里护寒王才是真。

    果然,寒王在皇上的心里永远都是最不能动的那一个。

    一时间,广场上的大臣们面上不显分毫,可那翻涌的思绪,就跟坐过山车似的刺激,一会儿上一会儿下,飘忽不定好不闹腾,也着实惊出他们一身的冷汗。

    早就站好队的大臣们纵使心下惊疑不定,倒也瞧出了几分门道,但他们已是不能再重新选择阵营,中立派与保皇党老神在在,任朝堂风云变幻都影响不到他们,唯有那些个左右摇摆不动之人,稍有风吹草动,他们便草木皆兵,如临大敌。

    “三皇子的话,本相现在可是记下了,倘若本相的女儿有个三长两短,休怪本相找你拼命。”心中怒火难消的温相,往日脸上和煦的笑容早就没了,变得阴沉而严肃。

    谁的女儿谁心疼,他的宝贝女儿哪怕就是伤了一根手指头,他这心里也不好受。

    宣帝说的那些维护看重宓妃的话,也仅仅只是让温相心中的火气消了那么小小的冰山一角而已,身为臣子他有火不能冲着皇上,难不成对着别人还不能?

    尤其是这两个乱七八糟的男人竟然还明目张胆打他女儿的主意,当他是死的不成。

    梦箩国的三皇子又如何,他说话不客气又怎么着,莫不还能跟他吵闹或是动手,这个男人温相瞧不上眼,另外一个男人温相同样也瞧不上眼,遂冷着声道:“本相也希望大皇子牢牢记着你刚才说的话,不然妃儿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本相也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与温老爹同朝为官的大人们曾经一直以为温相脾气很好,温相处事老道圆滑,温相不会怒,直到郑国公府世子当众提出退婚,逼得温相的宝贝女儿不堪受辱上吊自杀,至此,众位大人们第一次亲身感受到了温相的怒火。

    凡事只要不牵扯到温宓妃,那么对温相而言都好说好说,一旦牵扯到温宓妃,那铁定是要触犯到温相怒火的。

    这不,温相那怒火一上头,顾着君臣之礼,皇上那是不能骂的,但北狼国和梦箩国的两位皇子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

    温老爹的枪口直接就对准了他们,想也没想那些带着警告意味的话就跟竹筒倒豆子似的吐露了出来,宣泄着自己的怒火。

    假装不经意的移开视线,避开拓跋迟和南宫立轩投向自己的眼神,宣帝就当没看到,他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实在是不想扫到温相的台风尾。

    他要不是皇帝,指不定温相连他也要警告一番,爱女如命的温老爹,宣帝表示惹不起,他躲。

    朝臣们见皇上都装作没听见,没瞧见,那他们还着急紧张个毛线,一个个的都精明得很,果断的低下头摆弄桌上的酒杯,又或者跟自己身边的人低声交谈,反正就是不抬头,也不准备将自己的目光挪向三国使臣的方向。

    “温小姐果然是女中豪杰,乃帼国不让须眉的奇女子是也。”

    冲动是魔鬼,会引人犯罪,一步就踏进深渊而不得自拔。

    冷静下来之后,珍月公主才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她一定是疯了才会下达那样的命令。

    温宓妃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赏梅宴上。

    可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就像下棋一样,既以落子,又怎可再收回?

    她已经下达了死命令,要他们在阵中伺机夺取宓妃的性命,现如今箭在弦上,根本就没有给她反悔的机会。

    棋盘之上,落错一子,尚还有毁一步棋的机会,可她命令既以下达,宓妃也只差三五几步就进入阵中,局面已然失控,不再是珍月公主想收回命令就能收回的。

    “爹,别恼了。”温绍云将手搭在温相的肩上,扶着他坐回椅子上,一双眼睛随着宓妃的移动而移动。

    “哎――”

    看着将神经崩得紧紧的温老爹,温绍轩的目光从珍月公主的身上移开,深邃的黑眸掠过一抹暗光,转瞬即逝。

    除夕宴上,记忆中这位琉璃国的珍月公主明艳动人,落落大方,端庄得体,今日再见,却让温绍轩现了一些不同。

    貌似这位珍月公主很不简单,而且她似乎对妃儿怀着某种敌意。

    这个认知让温绍轩眸色渐深,周身气息骤冷,看向珍月公主的目光带着几分探究,几分深不可测,“爹,妃儿会没事的。”

    这话,既是在安抚温相,又何尝不是在安抚他自己。

    “爹没事,咱们是妃儿最亲也最信任的人,要是连我们都不相信她那怎么能行,爹相信妃儿一定可以顺利破阵,并且平平安安的回来。”此时此刻,温相只想陪在温夫人的身边,他担心妃儿去冒险,夫人的身体会承受不住,“爹是担心你们娘亲的身体,她的身边也没个人陪着。”

    历朝历代以来,无论是皇室还是世家举办宴会,男女皆是分席而坐,从不同席。

    故此,宓妃离开之后,温夫人就自己单独一个人坐着,整个人在这广阔的寒梅殿上显得特别的孤单落寂。

    “爹且安心,月依表妹陪在娘的身边,不会有事的。”穆国公夫人见宓妃离开之后,就吩咐自己的女儿坐到温夫人身边去,她相信皇上不会说什么,而太后和皇后若要挑刺儿,她也相信皇上会亲自解决。

    穆月依坐在温夫人的身边,小手拉着温夫人的手,一句一句很有耐心的在开导温夫人,无非就是一些让温夫人放宽心,表妹宓妃一定不会有事之类的。

    兴许也是身边有了个陪着她说话的人,满心担忧女儿安危的温夫人也渐渐平静下来,整个人的脸色好了许多。

    即便宓妃临行前,再三安抚了温夫人,可宓妃到底还是不太能理解一个母亲的心。

    “绍轩,你这样安排很好。”

    温绍轩垂了垂眸,嗓音依旧清润温和,“爹,是大舅母安排的。”

    “瞧爹真是糊涂了。”温相一拍自己的脑门,嘴角抽了抽,他还真是急糊涂了。

    相府的当家跟穆国公府的当家都不是没有眼力劲儿的人,两府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彼此的儿女感情亦是深厚,虽为表亲,但却胜似亲生。

    不说三个舅哥,舅嫂打小就把自家孩子当成亲生的孩子一样的疼宠,单就凭宓妃为穆国公府几个表哥表姐求下的旨意,温相就知道他这女儿是个拿捏人心的个中高手。

    甭管这次最后的结果是输还是赢,宓妃都将收获穆国公府整整三房人的人心。

    这可是多少的金银珠宝都换不来的真心,温相似乎也渐渐琢磨透宓妃为什么固执的要去冒这样一个险。

    “爹说得对,我们应该相信妃儿。”温绍宇暗中握了握拳,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坚定。

    “行了,咱们都别想太多,虽然不能陪在妃儿的身边,但我们在这里为她加油打气也是一样的,不能还让妃儿因为我们而分心。”

    “好,咱们都听绍云的。”温相一拍手,直接拍板叫定。

    目不转睛注视着已经站定在十八木遁神光阵阵门前,面色沉静,水眸含笑,举手投足间从容优雅,贵气逼人的宓妃,珍月公主险些将手中的丝帕都撕个粉碎。

    “镇南王你的人…”当镇南王将那四个人带到珍月公主面前的时候,她再三要求他们以她为主,以她的命令为尊。

    可是眼下,她却迫切的希望那四个人最好是表面臣服于她,其实背地里还是以镇南王为尊。如此,他们就不会乖乖听话,完全按照她的指示行事。

    那么…结果或许就能…一边想,一边摇头,珍月公主险些就要被自己脑海里的那个可怕的后果给逼疯。

    “从本王将他们交到公主手中的那一刻开始,本王就已经不再是他们的主子,他们也只会对公主惟命是从。”镇南王面无表情,冷冰冰的一句话,直将珍月公主从幻想的天堂打入地狱。

    他早老就提醒过珍月公主莫要将主意打到宓妃的身上,也莫要将主意打到宓妃所在意的人身上,她偏偏不听,现在才知道后悔为时已晚。

    更何况,从她踏出第一步,就已是再无后悔的可能。

    而镇南王相信,现在还不到珍月公主真正后悔的时候。

    镇南王妃虽然昏睡多年,但她却是一个极有头脑,眼光也很毒辣的女人,初见宓妃之时,她便有一种直觉。

    此女,若能为友,切莫为敌。

    即便是彼此之间不能成为朋友,那么也最好不要得罪,否则将再难脱身,再难得安宁。

    “你…”喷火的双眸望着面色沉静的镇南王夫妇,珍月公主气极反笑,罢了罢了,事情已经展到这个地步,与其她在这里反复的挣扎折磨自己,倒不如向上天诚心的祷告,盼着宓妃死在阵中,那样即便怀疑到她的身上又如何,宣帝难不成还真的敢杀她。

    再说了,她项映雪又不是傻子,只要将宓妃的死同时归结到三国的身上,难不成宣帝还真能像他说的那样,不惜以一国之力对抗三国之力,那纯粹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以卵击石。

    温宓妃不过只是一个丞相之女,她凭什么?

    想明白这些之后,珍月公主算是彻底的平静下来了,她不气也不恼了,端着公主的架子,双眸含笑的望着宓妃,笑意不达眼底,眸底却是涌动着淬了毒的丝丝寒光戾气,“温小姐不愧是出自药王谷的,胆量还真不是一般千金小姐能比的。”

    以宣帝为,出席赏梅宴的人都聚在寒梅殿外的广场之上,此处居高临下,可将整座夕颜行宫的梅景都尽收眼底。

    广场之下,有一方呈扇形的梅林大道,种着整座夕颜行宫唯一的一片绿萼梅。

    绿萼,花呈白色,萼片绿色,重瓣雪白,香味袭人。外围则是由花形极美,亦花香浓郁的红梅层层叠叠的圈围起来,红与白,相映成辉,强烈的色彩对比,令人眼前一亮。

    整座行宫除了必经的青石板路上的积雪被宫人清扫得很干净之外,其余地方都保持着被积雪覆盖的模样,明媚的阳光洒落在晶莹剔透的白雪上,那雪消融间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偶尔一丝寒风袭过,梅香阵阵,暗香袭人,却是保留下了最原始纯真的自然之景。

    宓妃手里握着陌殇送的匕,好看的眉头拧了拧,在这个时代,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收下一个男人送的东西,可想而知会有怎样的麻烦事在等着她。

    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即便相隔很远,宓妃依旧能感觉到爹娘兄长投射在她身上紧张关注的目光,心里暖暖的,不管前路如何艰险,她一定会保护好他们的,一定。

    紧了紧手中的匕,似是那个美如画卷一般的温柔男人就陪在她的身边,她并不孤独,前行的路上似是有人在保驾护航。

    “送你。”

    “防身。”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陌殇向她详细解释十八木遁神光阵的由来,宓妃不会知道,原来他竟是那么一个惜字如金的家伙。

    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莫名让她对他心生好奇,莫名的想要靠近他,甚至是试着去了解他。

    这种感觉对于宓妃而言是陌生的,同时也是让她极为排斥的。

    就好像宓妃明知道陌殇很危险,她应该要果断的避开,但却有些不由自主,不管是意识也好,身体也好,偏还就想向他靠近,这让得宓妃倍感矛盾与纠结。

    不过,此时此刻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让宓妃纠结烦恼这些,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破阵。

    左手紧握匕,莲步轻移,宓妃抬脚踏入阵中时在心中对自己默念‘加油’两字。

    随着宓妃入阵,扇形的绿萼梅林斗然生变化,一个一个虚幻的场景依次呈现出来,梅林还是原来的梅林,唯美,梦幻,但却悄然变得诡异阴森了几分。

    梅林的变化,坐在广场上的众人肉眼可见,不得不感叹这个阵法的精妙与神奇,同时也不免替宓妃担心着急,不知道呈现在她眼前的情景是否跟他们一样。

    如果一样,尚且还能有所防备。

    如果不一样,身处在这样的险境,不能动用武功就等于是在找死。

    几乎就在宓妃踏入阵中的那一瞬间,她便敏感的察觉到了梅林的细微变化,嘴角的笑意敛尽,整个人变得警惕起来。

    她并非是盲目自大,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的人,也从不会小看自己的任何一个对手和敌人,集琉璃,北狼,梦箩三国之力,共同出谋划策专为她布下的这个局,怎么可能那么简单,那么普通。

    哪怕他们不会取她性命,自当也不会让她好过,别说是受些皮外伤,重伤或是致残都有十之六七的可能。

    长长的似是没有尽头的梅林中,宓妃将匕放在腰间,不紧不慢的走着,将自己的五感都放开,探查这整片梅林。

    拓跋迟对她的要求是从起点走到终点,夺得帅旗便算破阵。

    抬眸朝前望去,那黑色的帅旗就在梅林的尽头,距离宓妃其实并不远,只要加快脚步,最多也就两盏茶的功夫便能拿在手里。

    然而,事情当真如此简单吗?

    不,当然不。

    那条通向帅旗的路,依然是笔直的,中间没有任何的障碍物,但它的方向却在不停的变化,一会儿在东,一会儿在西,一会儿在南,一会儿又在北,唯一的共同点唯有一个。

    便是那通向终点的路,从始至终都是一条笔直的路。

    方向在变,路线未变。

    每走一步,脚下的路都在悄然生改变,周围的景象不再是梅林,渐渐变得陌生,宓妃脚下步子未停,仍是从容淡定的走着,嗅觉与听觉开始变得越的灵敏起来。

    鼻翼间梅香依旧,沁人心脾,却已参杂了些许其他的气味,让得宓妃垂眸冷笑,她倒也并非全然没有准备,无论迷香还是毒药对她都起不到作用。

    空无一人的地方,渐渐响起细微的破风之声,身后东南方六点钟位置有两个人,八点钟位置也有两个人,另外三个人分别位于她的左前方,正前方和右前方。

    如无意外,他们的武器应当是弓箭。

    搭弦的声音很轻,轻到几不可微,若非宓妃天生五感异于常人,只怕连她都察觉不到这细微的声响。

    仔细的辨别着那细微的声响将会同时从几个不同方向射来,她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身体调动起来,宓妃已然准备妥当,只等随机应变。

    暗处作为阵角与木遁神光阵融为一体的十八个人,宓妃瞧不见他们,他们却可以光明正大的看到宓妃,甚至连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然而,从始至终表情轻松愉悦,没有丝毫变化的宓妃,让得他们感到心惊震憾的同时,不由得又感觉满心的惊恐与畏惧。

    到底是这个女人无知则无惧无畏,还是这个女人当真有本事破得了此阵。

    又或者,这个女人除了浑厚的内力与卓绝的轻功之外,其实还有更为厉害的底牌。

    想法在脑海里划过,仅仅一瞬便消失干净,再看向平静从容的宓妃时,眼神已然变得冰冷而无情,狠戾而嗜杀。

    北狼国与梦箩国,拓跋迟与南宫立轩都没有对派入阵中的死士下达必杀令,他们的原话是:可以伤宓妃,哪怕致残,但绝不能伤其性命。

    可拓跋迟与南宫立轩都低估了一个女人的嫉妒心究竟能有多么的疯狂与不计后果,到底能扭曲狰狞到什么样恐怖的地步,他们的人不会对宓妃下杀手,但不代表别人不会。

    很不凑巧,宓妃入阵遇上的第一波偷袭她的人里面,就刚好有两个死卫是珍月公主的人。

    死士是没有过多感情的人,在他们的意识里,服从命令是最神圣的事情。

    故,当镇南王将他们带到珍月公主的面前,告诉他们从此以后珍月公主才是他们的主子,他们也只需要服从珍月公主的命令开始,他们便只会无条件服从珍月公主的命令,哪怕是镇南王都不能再使唤他们。

    五个人,不分前后,十五支黑色的利箭朝着宓妃飞射而去,眼前的景象再度生变化,射箭人的气息凭空消失,宓妃侧身,后退,弯腰,身姿灵活的避开那些暗箭,眸底染上一层冰霜。

    幸好这些暗箭躲开之后并不会再反弹回来,否则宓妃就是身体再怎么灵活,长时间疲于应对这些箭羽,她也会累得虚脱,还何谈夺什么帅旗。

    有惊无险的避开了那些攻击她的暗箭,宓妃心里渐渐浮出一股疑虑,刚才她明显感觉到了杀机。

    按道理说,暗处那些作为阵角的人,想方设法伤她没错,但杀她……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来重生之后,她的心变得软了很多,以至于是个人见到她都有胆量挑衅于她。

    呼――

    “刚才真是吓死我了。”广场之上,温绍宇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拍着胸口重新坐回到椅子上,黑色暗箭射出来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似乎都从胸口跳了出来。

    温绍轩温绍云虽然没表现得那么明显,但兄弟两人目光仍紧锁在宓妃的身上,刚才他们也着实吓得不轻。

    北狼国的木遁神光阵果然名不虚传,这才刚开始闯阵就这样危险,后面还不知道会生什么。

    “还好小师妹没事,真是太吓人了,我差点儿都不会呼吸了。”乐风也拍了拍自己的心口,“三师兄回神了,想什么呢?”

    “真没出息。”

    “三师兄你要有出息,怎么也被小师妹给吃得死死的。”

    云锦被乐风一句吃得死死的噎住,狡辩道:“那是你家三师兄我疼爱小师妹,让着她的。”

    “师弟我还真没看出来。”

    “琉璃,北狼,梦箩三国的如意算盘怕是要落空了,对于别人而言,没有内力还不能使用轻功,无益于跟普通人没什么差别,对付起来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云锦双手环胸,看向三国的位置,眸冷如冰,“但他们又如何知道,小师妹没有修习内力之前,她那诡异的身手就连师傅应对起来都极为吃力。”

    “该死的,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乐风一拍脑门,回想起在药王谷跟宓妃切磋比武的事情,“话说,小师妹那没有内力的拳头,砸在身上也是很不好受的。”

    想当初,他们四个可没少挨宓妃的揍。

    “那是你笨。”

    乐风对着云锦翻了一个白眼,简直就是懒得搭理他,再看底下的情景,他不由得轻咦出声,脸色随之大变。

    “是迷幻阵。”桃花眼危险的眯起,云锦蹙眉,脸色同样凝重起来。

    “大哥,那是咱们从清心观回星殒城被围杀的地方。”

    温绍云的一声惊呼,将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引向了他,对于温相三位公子遇刺一事,因有寒王盯着,宣帝又极为重视,故,事即便已经过去大半年时间,现在仍然抓得紧紧的,誓要将幕后真凶给找出来。

    “阵中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场景?”温绍轩百思不得其解,心下不安渐重,整个人如同崩得紧紧的一根琴弦,稍不留神就会崩断了。

    陌殇看似对一切都漠不关心,实则场上每一个人的表情变化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只是他不愿意去理会罢了。

    “木遁神光阵将迷幻阵与绝杀阵融为一体,两种阵法相辅相成,闯过第一波绝杀,自然而然就会被卷入迷幻阵。”

    除非闯第一关时受伤,失败,被弹出阵外,否则自动开启迷幻阵。

    “迷幻阵中的一切都虚假的,你若觉得生的一切都真的,那么它就是真的,你若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那么它便是假的,一切皆由一念而起,一念而灭。”

    如果宓妃受阵中虚假景象所迷惑,那么她就会陷入无止尽的厮杀之中,不得自拔,直到她精疲力竭为止。

    随着她每斩杀一人,幻象中与她拼杀的人就会越变越强,强大到无法想象。

    “普天之下,果然没有什么是楚宣王世子不知道的。”

    陌殇端起酒杯,轻嗅了嗅酒香,直接无视了南宫立轩的存在,倒是寒王开了口,他的声音质冷如玉,带着某种压迫性,“据本王所知,迷幻阵中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入阵之人近一年之内想要看到,想要听到的。”

    那场残酷血腥的围杀,或许一直都是宓妃的心结。

    只是墨寒羽没有想明白,宓妃陷入这迷幻阵中,究竟是清醒的还是……

    避开那些冰冷暗箭,宓妃就陷入了迷幻阵中,开始的时候她的眼前黑乎乎的,她什么也看不见,唯有那越来越浓,越来越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她的感官。

    后来,她的眼前渐渐开阔起来,只见成群的黑衣人目露凶光手持刀剑,一点一点将她早已伤痕累累的三个哥哥围困在中间。

    与其说这是一场围杀,倒不如说这是一场精心谋划的屠杀。

    不过只是对付三个世家子弟,竟然值得对方花费这么大的心力,可见对方是有多想要温绍轩三人的性命。

    此情此景,宓妃只瞧了一眼,她便怒了。

    脑海里一片空白,宓妃只知道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她的哥哥,她要保护他们。

    明明在这个场景出现之前,敏锐如她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儿,可当她看到这样一幕的时候,理智坍塌,只剩下无边无际的愤怒。

    那幕后之人最好不要让她将他揪出来,否则她一定叫他生不如死。

    不顾一切杀出一条血路,冲到温绍轩三兄弟面前,察觉到那些不断进攻的黑衣人的变化,宓妃猛然惊醒。

    该死的,她差点儿就让自己陷在阵中无法脱身,果然冲动是魔鬼。

    深吸一口气,宓妃闭了闭双眼,又再度睁开,眼中一片清明之色,所有的负面情绪瞬间自她的身上消失得干干净净。

    假亦真是真亦假,真亦假时假亦假,宓妃就这么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仿佛这里就是世外桃源,没有厮杀,没有血腥,什么都没有。

    不出片刻,温绍轩三人从她身旁消失,成片的黑衣人也从她的眼前消失,周围的景象不再是星殒城外的景象,绿萼梅林再次呈现在她的眼前。

    抬眸望去,那梅林尽头,帅旗迎风招展,脚下的路依旧笔直。

    虽然迷幻阵中呈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假象,但宓妃算是亲眼目睹了三个哥哥当初被围杀时惨烈的景象。

    假如不是最后一刻遇到了寒王墨寒羽,她是不是就彻底失去了三个疼爱她的哥哥,爹和娘也会受不了的吧。

    只要一想到那样的后果,宓妃就很难控制自己满心升腾而起的怒火,她绝不会让那些人好过的。

    从腰间拿出匕,再拔开,从裙摆上割下一块细长的布,然后收好匕,宓妃将自己的眼睛蒙了起来。

    迷幻阵与绝杀阵相结合的木遁神光阵,前者用于迷惑闯阵人的心智,后者自然就是用于暗杀与偷袭。

    欲取她性命的那几个人,大概没有预料到她会那么快就破了迷幻阵,以至于他们都还没来得及出手暗害她。

    误入了一次迷幻阵,同样的错误宓妃岂能再犯第二次,她自当守好自己的本心,一念不灭,万念不变。

    蒙上眼睛之后,无论是迷幻阵还是四处变幻的终点,对她都将再造不成威胁。

    至于越往后,连续飞射出来数不清的暗箭,宓妃自认还是有把握能闯过去的。

    不管是打雷闪电的时候,最先是听到雷声,方才看到闪电。故,宓妃蒙上眼睛不但不会影响到她前进的度,反而更有利于她的行动。

    用耳朵辨别箭羽来的方向,从而让身体迅的做出反应躲避,比起看到箭羽再躲,要快安全得多。

    不出宓妃所料,闭上双眼的她,脚下的路不再变化,而她的脚步也很坚定,那终点的位置就在她的正前方,迷幻阵对她已无效用。

    她走在梅林中央的那条青石小道之上,她俨然就是那些从四面八方涌向她的箭羽的活靶子。

    那些黑色的箭羽与白茫茫一片的梅林花海形成鲜明的对比,一支紧接着一支射向宓妃,每一支几乎都是贴着宓妃的身体飞射过去。

    其中更是有很多支箭,完全就是贴着宓妃的要害命门而过,吓得广场之上的人,仅仅只是看着都汗湿了后背,可想而知宓妃的处境是有多么的凶险,那些射箭之人分明就是想要她的命。

    到底梅林并不算太长,加上宓妃的度极快,她很快就接近了终点,扯下眼前布条的同时,手中的匕同时飞射出去,三支冷箭迎面而来,宓妃是彻底的冷了脸。

    借着俯冲过去的惯性力量,宓妃的身体凌空而起,三百六十度的旋转过后,险象重生的躲开了两支箭,另外一支却是将她的左臂穿透而过,带起一股血线。

    匕成功斩落帅旗,宓妃伸手接住,这十八木遁神光阵她闯过了。

    闯阵结束,宓妃周身气息骤变,汹涌澎湃的杀气以她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而她丝毫没有要收敛的意思。

    转身,面朝广场的方向,宓妃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痕,突然运足十成十的内力,那帅旗便如一支利箭,呼啸着飞向三国使臣位置,最后整个没入地面,只余下那面黑色的旗帜在随风飘扬。

    “对于要取大皇子性命之人,不知大皇子会如何做呢?”

    千里传音响彻天际,犹如一道惊雷在会武之人的耳边炸开。

    拓跋迟怔愣了一下,竟是呆呆的回应宓妃,道:“当然是杀了。”

    “哈哈哈…。”宓妃笑了,那笑不再明媚胜似骄阳,而是妩媚而妖娆的,带着黑暗气息,神秘莫测,极其邪恶,“伤我之人,我必杀之,既然有胆动我,那便准备承受我的怒火吧!”

    宓妃话落,拓跋迟才后知后觉的呢喃出一句完了。

    与他有相同预感的,包括三国所有的人。

    锋利的匕划破手掌,殷红的鲜血顺着匕往下滴落,宓妃犹记得第一次使用这个禁术之后,她整整沉睡了一个月。

    但是现在,她什么都不想,只想杀人,再也顾不了那么许多。

    顶多这具无法跟前世相比的身体,使作禁术之后,再沉睡一年,或者更长时间…。

    “吾以吾之血,驭天地之灵,以吾之魂,唤心火涌潮,烈火焚天,血焚祭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075】震慑血焚陷入沉睡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