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88】剖心之谈不喜欢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有了猎云骑帮忙,仅仅只用了半个时辰,堆积在碧落阁跟一座座小山似的箱子就已经全部运出了相府,并且整齐有序的装进马车,按照宓妃设定好的线路由西城出去,继而送往清镜城别院。

    整个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丝毫没有引起相府内其他院子的关注,让得宓妃松了一口气。

    温老爹并不知道宓妃提前改变了计划,但他却是知道府里各房这两日对碧落阁和观月楼的关注有多么的密切,于是晚膳过后,他本有意到碧落阁帮着宓妃安排一二的,临时却改了主意呆在观月楼陪着温夫人哪里也没去。

    他的这个举动也着实替宓妃吸引了一部分的注意力,让得碧落阁安全了几分。

    是以,宓妃才能那么畅通无阻,又异常顺利的在由碧落阁通往西侧后门最近的一段路摆下迷阵,方便猎云骑神不知鬼不觉的运走她院里的东西。

    “温小姐,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出了。”

    “悔夜残恨,你们跟着他们一起去清镜城,在我没到之前守好那些东西。”宓妃冲说话那人点了点头,招来悔夜跟残恨。

    她既然敢用陌殇给她的人,那么她就不怕陌殇会诓她,更不怕他手底下这些人对她阳奉阴违,背地里跟她耍心机玩手段。

    今个儿一早,温夫人就将清镜城那处别院的地契吩咐钱嬷嬷亲自给她送了过来,数额那么巨大的一批黄金将要安置在那里,没有人照看是万万不行的。

    万一要是让别院守门的那对夫妻知道了箱子里装的是什么,指不定得吓出个好歹来。她本是有意要藏着那些东西,可不想闹得人尽皆知,让贼把她给惦记上。

    那样的险,宓妃不想冒也不能冒,故而她才安排悔夜跟残恨过去。

    更何况陌殇只答应让猎云骑替她运送东西,可没说还要让猎云骑负责帮她守着东西,直到她有时间亲自去打理为止。

    “是,小姐。”悔夜残恨倒也明白宓妃的担忧,宓妃怎么安排他们就怎么做,就连原由都不用询问。

    “事不宜迟,那我等就先行告辞了。”那领头的男人朝着宓妃拱了拱手,面无表情但语气却特别的恭敬。

    他敢不恭敬么,这温小姐可是他们世子爷认定的女人,是他们未来的世子妃,现在态度好一点,他以后日子也能好过些不是。

    要是万一哪天得罪了世子爷,还能让世子妃护着一二,他光是想想就觉得很有道理。

    世子爷教导过他们,任何时候眼光都要放得长远一些,切记不可被眼前的繁华迷了眼,就分了原有的判断能力。

    最初他们听说世子爷瞧上了相府的哑巴小姐,一个个的都觉得世子爷估计是脑子抽风了,天下女子何止千千万万,怎的就瞧上了一个哑巴?

    虽然那个哑巴小姐是相府唯一嫡出的姑娘,高贵的出身有资格做楚宣王世子的世子妃,但她终究身有残疾不是,又如何能常伴世子爷的左右。

    后来他们暗中打探又结合星殒城内有关于这位哑巴小姐的种种事迹,他们心中的疑惑随之就更深了,却也仔细琢磨起世子爷的心思,尤其是在赏梅宴后,此次跟随世子爷来到星殒城的猎云骑,虽说未曾亲眼目睹过宓妃的风采,但他们却是相信了自家世子爷的眼光。

    这相府的嫡小姐,即便真是个哑巴,那也配得上他们的世子爷。

    反正他们家世子爷平时话就很少,外界盛传世子爷温柔无双,实则世子爷在他们的眼里,那果断走的是高冷路线。

    未来世子妃若口不能言,也许大概正合世子爷的意,至少这位嫡小姐够安静啊!

    也是宓妃不知道这人心里在想什么,她要是知道一定会吐血的,是谁说陌殇那货话不多来着,怎的她觉得那货其实就是个话唠呢?

    没人搭理他的时候,自己跟自己也能说起来,虽说那厮那些话多半是故意说给她听的,但还是抹杀不掉陌殇给宓妃的这个新的认知。

    陌殇默了默,微仰头望天,心里狂吼道:爷变话唠那是因为对象是你,要换成旁的人,爷管他个毛线。

    “路上小心。”

    “劳温小姐挂心,我等会注意的。”

    “等等。”一直沉默的墨寒羽终是出了声,他从腰间取下一块玉佩,冷声道:“此时已过宵禁的时间,你们拿着本王的玉佩出城可不受阻拦。”

    不管宓妃是否接受,他都想要尽他所能帮助宓妃,哪怕他很怕她的心里已经满满的都是陌殇,他仍舍不得放手。

    此时此刻,他唯一后悔的是,为什么明白自己心意的时候,他没有主动出击,而是犹豫彷徨纠结,甚至是隐忍压抑自己的感情。

    与其说他是惧怕自己中毒的身体,随时可能会死,不能带给她幸福,倒不如说在那么美好的宓妃面前,他懦弱了,胆怯了。

    如果他能像陌殇一样,只遵从自己的心,而不是想着自己命不久矣就压抑自己的感情,选择退缩的话,是不是宓妃就不会与他这般形同陌路。

    她的心里是否就会有他?

    宓妃闻言一愣,随后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嘴角抽了抽,无语的道:“我说怎么总觉得好像遗漏了什么,原来竟是忘了还有这茬儿。”

    宵禁之后,不但出不了城,就是在城内行走的人被巡防的禁卫军看到都要一一排查,更别说那么多辆马车聚在一起出城,铁定会引起轰动的。

    她也真是忙昏了头,竟然忽略了这最最重要的一环。

    不但是她,就连温绍云温绍轩兄弟俩想到这晨都跟着傻了眼,若非寒王提醒,他们都没能想得起来。

    “寒羽,拿你的玉佩出城不会给你带来麻烦么?”近段时间太师府的确是安份了很多,明王和武王也都在静观时局,谋定而后动,寒王也因此得了清闲,没再遭遇刺杀什么的。

    温绍云有此一问,自是担心墨寒羽这般高调行事,会再次引得那些人对他出手。

    “本王即便是天天呆在府里什么也不做,他们也不会安于现状的。”那个位置对他们而言,诱惑力太大,他既阻了他们的路,挡了他们的道,他们又如何能见他好好的活着。

    他忍了那么多年,退让了一次又一次,现在,他不想再忍了。

    那些人若再犯到他的手上,他是真的不介意大开杀戒,让他们更加的畏他,惧他,不敢再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可是…”

    “没有可是,如果还当本王是你们的朋友,那就什么都不要再说了。”墨寒羽打断温绍云的话,他的目光落在猎云骑领头的那个男人身上,黑眸幽深似海,仿佛透过他的双眼在跟他的主子陌殇遥遥对视,眼里有着一股难言的倔强。

    他也想要跟着自己的心走,不想被那些条条框框所束缚,他也隐隐知道宓妃追求的究竟是什么,但正因为他知道,所以他才错过了最佳走进宓妃心里的时机。

    假如时光能够倒流,或许他会任性的做出不一样的选择。

    然而,世上并无后悔药可卖,他也没有再重来一次的机会。

    可即便如此,他仍是不想放手,也不能放手,纵使必须要与陌殇一争,他也不想退,不能退。

    “好吧,那我们兄弟在此就多谢寒羽出手相助了。”温绍宇看了眼自家二哥,由他开口向寒王道谢,他们两人乃双胞胎兄弟,自己二哥的心思跟想法,他能感应得到。

    不管寒王也好,楚宣王世子也罢,在温绍宇看来都是有意要来跟他抢妹妹的,虽说是对他们略有排斥,但他还是尊重宓妃的心意。

    没道理自家二哥都瞧出了寒王对宓妃的心思,他这做三哥的还瞧不出来。墨寒羽毫不犹豫答应他们的请求,一来的确是因为他们之间关系好,是相交甚深的朋友;二来哪怕是墨寒羽自己都不敢说自己没有私心,他这么主动的帮忙,可不正因为他对宓妃有意思,有意要讨好宓妃么。

    只是温绍宇没想明白,那楚宣王世子究竟是什么时候对他妹妹上心的?

    难不成是在第一次送宓妃东西的时候,还是其他别的什么时候,反正对于这种无法掌握的情况,温绍宇心里非常不舒服。

    “妃儿,寒羽这可是帮了你的大忙,快过来说声谢谢。”温绍云冲宓妃招了招手,眨了眨眼,暗示意味颇重。

    自己的妹妹自己知道,寒羽纵使对他妹妹有心,也有实际行动,却也架不住他家妹妹对寒羽不上心好伐!

    倘若妃儿稍稍对寒羽有那么一点点的意思,当初在琴郡的时候就不会有意识的,主动的避开寒羽,她那般模样明显就是不想跟任何一个皇室的人沾染上关系啊。

    怪只怪他当时没看清楚,直到近段日子,墨寒羽明里暗里,状似无意频频打探宓妃的喜好,温绍云这才猛然意识到他的心意。

    “二哥,我…”宓妃张嘴正要说话,不料那领头之人恭敬却不卑微的迎视墨寒羽的双眼,语气低沉冷冽的道:“有劳寒王殿下挂心,临行前世子爷已经拿了他的手令,温小姐的这些东西不但可以顺利出城,而且即便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也没人有那个胆量打这些东西的主意。”

    这话听着是解释,可实际上是明晃晃的拒绝。

    言外之意说的就是,拿着寒王你的玉佩虽然的确是能出城,但也绝对会惊动各方势力盯紧马车里装的东西,惹来麻烦不断。

    可若拿着我家世子爷的手令,光明正大出城的同时,别人也不敢打这些东西的主意,除非那些人做好了得罪楚宣王府的准备。

    否则,便是憋出了内伤,那也得受着。

    “陌殇他……”

    “温小姐放心,属下拿着世子爷的手令,出城的时候会直接告诉守城的军官,马车里装的东西乃世子爷从楚宣王府收拾出来要带回璃城王府的东西,那些人没有皇上的手令是不敢开箱查验的。”

    他们家世子爷想做的事情就没有做不成的,不过只是送些东西出城,放眼星殒城内,唯有那么一人有资格询问罢了。

    更何况明知道箱子里装的是什么的皇上,非但不会阻止,还会帮着他们打掩护。

    领头人对寒王的态度恭敬有礼,进退有度,不卑不亢,丝毫挑不出错误,但他对宓妃的态度,除了恭敬之外,还带着丝丝谄媚与讨好,看得温绍云温绍宇眼角直抽。

    这情况出了他们的预料,不觉目光就落到了寒王的身上,不知他会如何?

    “楚宣王世子此举未免也太不妥当,他这分明就是想要闹得全城众人皆知,与温小姐的意思恰恰是背道而驰的,怎能…”幽夜站在寒王身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不站出来说两句都不行。

    可幽夜显然低估了领头人的战斗力,没等幽夜把话说完,恰如其份的就把话头接了过去。

    “今年世子爷在星殒城呆的时间够久了,最近几日就会返回璃城,故,提前押送一些物品回璃城简直就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

    似是没看见寒王越难看的脸色,领头人说话时只留意宓妃的表情与神色,见宓妃面色平静,丝毫看不出她的喜怒与情绪,心里越待见起宓妃这个未来世子妃来。

    他们家世子爷身边危险重重,正正经经的闺阁千金那是没有资格站在世子身边的,唯有那不依附男人而活的姑娘,才是真正配得上世子爷的人。

    无疑,就是今夜他与宓妃的短暂接触,让得他认定宓妃就是那个配得上世子爷,有资格成为世子妃的女人。

    如此一来,在面对对他们家世子妃有意思的寒王殿下时,领头人咬牙表示:对待世子爷的情敌,出手那必须得是又快,又狠,又准,一丁点儿都不能手软。

    得罪寒王也没关系,反正他也不在寒王的手下讨生活,世子爷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寒王殿下,他们家世子可不会因为你是他嫡亲的表哥,就在温小姐的事情上对你让步,除非温小姐的心里装的是殿下你,而非是世子。

    “你…”幽夜瞪着那人,若非一旁的苍茫拉着,只怕他都要动手了。

    在场的人只要不是傻子都该看得出来,猎云骑领头这人还就是故意的,故意等寒王拿出玉佩的时候才开口说后面的话。

    不然他早干嘛去了?

    与其说是他在墨寒羽较量,倒不如说他是代表着陌殇在跟墨寒羽较量。

    宓妃无力的抚了抚额,面上不显心里却是在咒骂陌殇,丫的,什么样的主子养出什么样的属下,可真会给她挑事儿。

    他是在提醒她,时时刻刻都要记着他,莫要将他给忘了?

    按照往年的惯例,楚宣王世子早就已经回了璃城,唯有今年临近三月他都尚未离开,也的确到了该走的时候。

    之前陌殇还能借着身体有恙留在王府,既是病情稳定了,离开星殒城是迟早的事。

    只是想到陌殇即将要离开,宓妃心里就有些不舒服,毕竟刚才在马车上,他什么都没有对她说,她不明白他是真的在意她还是……

    “寒王殿下你看…”

    “世子他既然已经安排妥当,那本王就不宜再插手,就且按照你们的计划行事吧。”寒王声冷如玉,纵然心下不喜,面上却是不显分毫。

    其实他又何尝不知眼前这处处针对他的人说的是事实呢?

    拿着他的玉佩的确可以顺利出城,但也的确会引起各方针对他的势力盯上那些马车,甚至是以其他的名义强抢。

    而以陌殇的手令出城,再加上陌殇即将回璃城这个信息,就算那些人知道马车里的东西不一定是陌殇要带回璃城的,但也绝对没有人胆敢打那些东西的主意。

    楚宣王府近年来各种暗斗不断,占着世子之位的陌殇也的确如他一样,时时刻刻都有人想要他们的命,然,陌殇仍是比他要幸运一些。

    为了那个位置,他的兄弟们是欲除他而后快,但为了那个位置,他的兄弟们非但不能得罪陌殇,反而还要尽可能的拉拢陌殇,借以增加他们上位的筹码。

    故此,不管陌殇做什么,只要没有触及到他人的利益,那些人就不敢对他做什么,甚至还要想办法帮他掩着藏着。若能让陌殇欠下他们一个人情,可想而知他们能获得多么巨大的利益。

    那么多年过去,楚宣王府仍然牢牢的把握在陌殇的手里,任凭府里那些人怎么蹦Q,也没能翻出什么大的浪花来,反而明里暗里的势力被陌殇寻了由头拔了不少。

    太子也好,明王武王也罢,他们都想拉拢陌殇为他们所用,可惜天不从人愿,陌殇看似温润亲和,但实则是个极有主意与主见的人,他不想做的事情没人能勉强。

    一方面,他们极尽所能的拉拢陌殇,另一方面又积极的与楚宣王府里的陌殇庶出的叔伯和庶出的兄弟接触,妄图做两手准备,两面讨好,又岂知他们的如意算盘,陌殇不是不知道,只是选择了视而不见罢了。

    皇爷爷曾经对他说过,金凤国内谁都有可能谋反,唯楚宣王世子不会。

    墨寒羽仍然记得,陌殇的世子之位是皇爷爷亲赐的,他也隐隐记得,皇爷爷临走之前,曾经给过陌殇一道遗旨。

    至于遗旨上的内容,墨寒羽不得而知。但他知道,如若某天金凤国当真因皇位而生内乱,陌殇若还在,他将亲自平乱,倘若他不在了,那么他自当安排他人代他出面平乱。

    自小,墨寒羽跟自已的这个表弟陌殇便是在对比中成长的,一直到皇爷爷驾崩才宣告结束。

    任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他们同时爱上了同一个女人。

    “多谢寒王成全。”

    只是‘成全’这两个字,不同的人听出不同的意思。

    “你且去吧。”似是没有听出那人话里的言外之意,墨寒羽抬了抬手。

    “属下告退。”

    “悔夜残恨,一路上留点儿神。”

    “小姐安心便是。”

    “嗯。”

    一刻钟之后,碧落阁彻底的安静了下来,除了丹珍冰彤两个大丫鬟之外,其余的四个二等丫鬟和两个婆子皆被剑舞红袖点了睡穴,此时正在各自的房间睡得香甜,什么都不知情。

    待天一亮,碧落阁仍跟往常一样,仿佛什么事情也不曾生过。

    “王爷,夜深了。”幽夜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墨寒羽的思绪,让他收回了落在宓妃身上的视线,心头溢满苦涩。

    白天,当温绍云和温绍宇找上他时,他本就有意想要帮宓妃一把,于是毫不犹豫就点了头。

    距离赏梅宴已经过去那么长一段时间,他也很想见一见宓妃,哪怕不跟她说话,只是看一看她也好。

    然而,满心欢喜,满带期望而来的他,却被宓妃带回来的猎云骑闹了个没脸。

    原来,她压根就不需要他的帮助。

    什么时候开始,她与陌殇那么熟了,熟到可以理所当然的,毫不在意的接受陌殇的帮助,那一刻,他的心是抽疼的。

    现在该走的人都走了,他想得到宓妃的一个解释,可又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立场要求她给自己一个解释。

    他不是她的谁,她又为何要给他解释。

    这样一想,墨寒羽不觉自己的心越的冰凉起来,叹了一口气道:“咱们改日再谈,本王先回府。”

    “寒羽,我们送你。”

    “不用。”

    话落,墨寒羽带着幽夜苍茫很快就消失在夜色里,独留下温绍云温绍宇望着宓妃一脸的纠结,可那眼底分明还有几分骄傲与得意。

    不愧是他们的妹妹啊,不但引得寒王为她倾心,就连楚宣王世子貌似也对他们家妹妹情有独钟,只是这两个人其他方面都很不错,配他们妹妹很好,但他们不健康的身体是硬伤有木有,难道真要他们看着自家妹妹在两人中选择一个?

    “二哥三哥,妃儿有话想跟你们说。”宓妃除了对自己的感情比较迟钝之外,对其他的事,她的观察力可是相当敏锐的。

    经过今晚,她要再瞧不出寒王对她有意,那她就真的白活了。

    “正好我们也有话想对妃儿说。”兄弟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觉得寒王的事情还是要跟宓妃好好谈一谈的,至少他们必须弄明白宓妃的想法,不然以后他们在面对墨寒羽的时候也觉得别扭。

    要知道,他们跟墨寒羽虽然是朋友,是至交,但墨寒羽到底出自皇室,又贵为亲王,更是手握重兵,有些事情由不得他们不重视。

    “那我们到里面坐下谈。”

    “好。”

    “丹珍沏壶茶送进来。”

    “是,小姐。”

    剑舞红袖守在门外,沧海跟冰彤搭档着清理碧落阁残留下,运走了箱子的那些痕迹,力求尽善尽美,不留瑕疵。

    “妃儿你跟楚宣王世子…”

    丹珍将三杯茶送进厅里之后就退出去帮冰彤的忙了,温绍云也没有来那些弯弯绕绕的东西,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出他心中的疑惑,话没说完但意思很明显。

    暂且抛开楚宣王世子那先天病弱的身体不谈,单单就论他的相貌,他的学识,他的出身,他的地位,随随便便拿出其中一样,也足以令世间女子对他钦慕有加,欲嫁与他为妻。

    在温绍云看来,他的妹妹纵然聪慧,可她也是女子,既然是女子的话,面对俊美无双又温柔似水的楚宣王世子,真的很难做到不动心。

    “我跟陌殇不是二哥想的那样子,我对他没有…”想说自己对陌殇没有特别感觉时,宓妃迟疑了,她对那个男人应该是特别的,不然她就该向面对寒王一样,没什么可纠结矛盾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对陌殇是什么样的感觉,可是我好像不太讨厌他的亲近。”

    听到宓妃这么说,又看着她迟疑外加迷茫的表情,温绍云温绍宇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们家妹妹对陌殇是有感觉的。

    只不过是宓妃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罢了,或许她也意识到了,只是还不敢肯定,又有些不知所措的抗拒。

    那楚宣王世子是怎么回事,竟然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拐走了他们的妹妹,简直不能原谅。

    “相信妃儿也看出来了,寒羽他很喜欢你。”温绍宇伸手揉了揉宓妃的头,心中虽是吃味有别的男人要跟他抢妹妹,不过自家妹妹有人喜欢,有人追求,他还是非常的高兴。

    更何况,倾心于他妹妹的两个男人,都乃人中龙凤,放眼整个金凤国几乎无人再能出其右,他也没什么可计较的。

    如果站在一个兄长的立场来选择的话,温绍宇会选择墨寒羽,至于陌殇他会拒绝。

    当然,这并非是陌殇不够优秀,而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家妹子成婚不久就守活寡。

    墨寒羽是身中剧毒,药王乃宓妃的师傅,如若妃儿和寒羽在一起,温绍宇相信哪怕倾尽所能,不管药王也好,妃儿的师兄也罢,都会想办法替寒羽把毒给解了的。

    不是他们觉得墨寒羽有多么好,而是他们疼爱妃儿,又怎么可能让墨寒羽受毒之苦,又如何舍得妃儿因墨寒羽的毒而皱一下眉头。

    在这一点上,墨寒羽比陌殇有优势。

    前者中的毒尚有解毒之法,后者却是先天体弱,自娘胎里带来的顽疾,根本就无法治愈,更何况还曾有隐灵寺得道高僧尘虚大师的断言,楚宣王世子陌殇是活不过二十二。

    如今,陌殇已是弱冠之年,妃儿若嫁予他为妻,岂非是毁了自己一辈子。

    “但我不喜欢他。”虽然墨寒羽跟她的三个哥哥关系很好,彼此相交也很亲近,墨寒羽也对她处处表现出关心与维护,但宓妃对他确实没有特别一些的感觉。

    甚至,最开始因为他毒险些耽搁了她去救大哥和二哥,宓妃是相当不待见他的。

    后来听大哥和二哥说,墨寒羽对他们有救命之恩之后,她对墨寒羽的态度才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也仅仅只是一点点而已。

    凭心而论,宓妃是真的一点都不想跟皇室的人扯上关系,因着墨寒羽王爷的身份,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能避则避,能躲则躲。

    很多次墨寒羽表面上是来见她的三个哥哥,实则是冲着她来的,可她其实每一次都是故意躲开的,压根不想跟他有所交集。

    这倒也不是宓妃矫情,而是面对墨寒羽的时候,她好像没有面对陌殇时那种脑子当机,意识行为都不受自己控制的那种感觉。

    不对比,不知道,原来陌殇之于她,远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只是她的这种感觉,就是喜欢么?

    “那妃儿就是喜欢楚宣王世子了。”温绍云见她回得这么干脆,不由凝望着她的双眼,不错过她的一丝表情的变化反问出声。

    宓妃摇了摇头,她不知道对陌殇那是不是喜欢,所以她没说话。

    “…!?”看着宓妃迷茫的模样,温绍宇嘴角狠狠的抽了抽,不由得替陌殇还有墨寒羽都掬了一把同情泪。

    尚且还不知道喜欢为何物的,他的亲妹妹,毫不犹豫的告诉他,她不喜欢墨寒羽,想也没想就对他们这样说了;可明明已经喜欢上陌殇的她,却又完全一副不知道自己喜欢陌殇模样,温绍宇揉了揉自己的额角,想不头疼都难。

    真不知道陌殇喜欢上他家对自己感情如此迟钝的妹妹,究竟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寒羽不比楚宣王世子逊色,妃儿怎么就那么肯定自己不喜欢他,或许妃儿是喜欢的,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

    温绍宇的担忧,温绍云也有,要他们接受宓妃有了心上人这就已经让他们拈酸吃醋了,怎么着他们那妹夫也得身体健康才成吧。

    他们就这么一个妹妹,对于未来妹夫,他们跟温老爹和温夫人一样具有言权,绝不能让宓妃轻易就被谁骗了,拐了去。

    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情,被他们说得这么郑重其事真的好吗?

    “妃儿不想嫁人,也没有喜欢别人,二哥三哥是不是不喜欢妃儿了,所以才想着要赶妃儿走。”

    “没有没有,二哥怎么会不喜欢妃儿。”私心里,温绍云巴不得宓妃终身不嫁,天天都能生活在他们的视线范围之内。

    “天地良心,三哥就算不喜欢自己,也不会不喜欢妃儿的。”

    宓妃看着就差指天誓的两个哥哥,抿着粉唇认真的道:“妃儿现在年纪还小,感情的事情现在不想谈,难道二哥三哥不想多留妃儿两年。”

    “想,我们当然想。”

    “寒王是很优秀没错,可是他的肩上却肩负着振兴金凤国的使命,他不属于他自己,而是属于整个金凤国万民的,当然他也不可能独独属于妃儿一人。”她虽对墨寒羽没那种意思,不过有些话她觉得还是应该告诉自己的哥哥,“皇上自见我第一面起,他便有意无意的处处维护着我,不动声色的让我一次又一次的承他的情,无非就是希望有朝一日,我能请药王谷的人出手替寒王解毒。”

    两人一边听着宓妃说,一边回想,不得不说宓妃比他们看得更透彻。

    “皇上赐我郡主的封号,又赐我封地,处处都在彰显他对我的喜爱与疼宠,一方面或许是因为我在爹爹的面前答应了他,会请师傅出手替寒王解毒,他心生感激故而给我别人没有的荣耀;另一方面,我始终觉得皇上封我为郡主,虽不至于害我,但目的绝不单纯。”

    “妃儿答应替寒王解毒了。”

    宓妃点了点头,明面上的确是她请师傅出来替墨寒羽解毒,事实上可不就是她要替墨寒羽解毒么,温绍宇这么说也没错,她也懒得纠正什么。

    “二哥三哥心里都有数,一旦寒王所中之毒得以解除,那么皇上誓必会寻个时机废了太子墨思羽,改册立寒王为太子。届时,他纵然对我真心,却也无法一心一意的待我,毕竟他要肩负起来的责任不允许他那么做。”

    听到这里,温绍云温绍宇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们看到了墨寒羽最大的优势,却忘了他最大的劣势。

    别的女子如何他们不知道,可他们却是知道自家妹妹的性子,宁缺勿滥。

    所嫁之人,唯能有她一妻,纳妾什么的想都不要想。

    如此一来,寒王还真的不合适。

    别的男人如何他们也不知道,可自打老夫人强塞了两个姨娘给他们的父亲,害得他们的母亲郁郁寡欢,身体日渐消瘦,甚至连带着他们的妹妹都险些没命成了哑巴之后,温家三兄弟就对妾室特别的厌恶。

    三妻四妾什么的他们没有兴趣,成婚晚也没关系,但求一个知心可人的妻子与他们相伴一生便足矣!

    “妃儿还小,咱们暂时不谈那些有的没的。”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温绍云到底还是对陌殇上了心,怎么着都要寻个机会见上陌殇一面,当面问一问他。

    虽说陌殇救过宓妃的命,但是在弄清楚陌殇对宓妃抱的是什么态度之前,兄弟两人可是打定了主意,最近手头上的事情必须交给别人去做,他们要时时刻刻的跟着宓妃,以免给了陌殇可趁之机。

    “时间不早了,妃儿好好的泡个热水澡,早点儿上床睡觉。”

    “知道了,二哥三哥也是。”宓妃很庆幸,两个哥哥没再追问她跟陌殇的事情,不然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可她又哪里知道,她的两个哥哥是把主意打到陌殇身上去了。

    寻思着,宓妃是否是因为陌殇的救命之恩才对陌殇有特别感觉的。

    毕竟赏梅宴当天,陌殇将宓妃带走了整整七天,那七天里究竟生了些什么,除了宓妃以外,就数陌殇知道得最清楚。

    想来从宓妃嘴里是问不出什么来的,可不得把心思放陌殇身上去,谁让他是两个当事人之一。

    不能问宓妃,那就只能去问他。

    送走两个哥哥,宓妃吩咐丹珍冰彤打来热水伺候她沐浴,打其他人都去睡觉。

    当房间里只有剩下她一人,宓妃泡在浴桶里,满脑子都是她跟陌殇在马车上相处的情景,想到他的某些话,小脸到现在都禁不住红了又红。

    那个混蛋男人,仿佛就是吃定了她不敢把他怎么样似的,胆儿肥得很。

    相府外,紫色的马车仍旧停在之前目送宓妃进府的那条街道上,陌殇并不着急着出城回别院,又或是回楚宣王府,他躺在马车上,那怡然自得的模样,仿佛是在等着什么人。

    “世子。”

    “那些人可都清理干净了。”陌殇没有睁眼,手指轻轻的摩挲着蓝田玉扶手,温润的嗓音在夜里带着暖意却只令人觉得冷。

    “回世子,一个不留,都清理了。”

    “很好。”陌殇睁开水光潋滟的凤眸,修长的手指轻抚着自己的眉心,如果不是担心真的惹恼宓妃,今晚他铁定要缠着她,跟她一同进府。

    不过不要紧,能在小丫头的心里留下那么浓墨重彩的一笔,让她想忘也忘不掉他,陌殇已是相当的满足。

    有些事过犹不及,他需得把握好分寸才可以。

    “传信给孤鹰,回头让他再调些人过来,务必护好她所在意的一切。”

    “是。”

    温小姐所在意的一切,无非就是她的父母兄长了,世子爷这是为了一个温小姐,将相府还有国公府的某些人都纳入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保护起来,可见世子爷对温小姐是有多么的上心。

    “王爷,那是楚宣王世子的马车。”从碧落阁掠过高墙飞身出来的时候,远远的幽夜便看到了停在街道上,华丽奢侈的紫色马车。

    那辆马车就如楚宣王世子一样,不容错辨。

    苍茫拍了一下还想说其他话的幽夜,递了一个不要多言的眼神给他,回头之时墨寒羽已经落到马车前,惊动了无悲和无喜。

    “寒王殿下。”无悲无喜看到寒王并没有躬身行礼,只是微微低了低头。

    “世子可在里面。”疑问的语气,肯定的话,墨寒羽盯着紧闭的车门,面色沉静如水,衣袍猎猎作响。

    陌殇似是早就料到寒王会来,听到他的声音竟是丝毫不显意外,柔声道:“请寒王上来一叙。”

    “是,世子爷。”

    两人退开两步,让出上马车的路,墨寒羽踩着梯凳上车,嗓音质冷如玉,带着慑人的寒气,“你们在外候着。”

    “是,王爷。”

    ------题外话------

    又晚了,~(>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088】剖心之谈不喜欢他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