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93】吃惊赤果果的邀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什么事?”

    “回世子爷的话,是璃城传来的急报。”无喜手里拿着一本镶金边儿的册子,面色有些凝重,黑眸里涌动着凌厉的杀气。

    主子离开璃城不过三月有余,那些人就坐不住了,只是凭他们也想夺权,真是笑话。

    “进来。”

    “是。”

    无喜推开门,目不斜视的朝右边直走,绕过一道大气磅礴的山水画屏风,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整整齐齐的三排摆放得满满的书架,然后才是位于正中间的那张长形黑木书案,以及窗棂下那张做工精致讲究的软榻。

    此时的陌殇仍旧是那袭月白色的锦袍,领口,袖口绣制着浅浅的云纹,而那玉色腰带的上下却是绣着两枝开得正艳的梨花,更衬得他眉目清华,瑰姿艳逸。

    那在他衣服上绽开的梨花冰身玉肤,凝脂欲滴,妩媚多姿,是柔的化身,但它又抖落寒峭,撇下绿叶,先开为快,独占枝头,亦是刚的化身。

    梨花,它将刚与柔高度的统一,融合,这一点犹在陌殇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古时候梨花纵然好看,但就连小户人家都不会将梨树种在重要或者是显眼的地方,高门贵族以及皇室中人就更不可能。

    即便是有极其喜欢梨花的人,也只会将梨树种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更别说四处嚷嚷自己对这种花有钟爱之情。

    古时人们讲究吉利,而梨花是白色的,而且“梨”谐音“离”――离散,因此被古人认为是不吉利的象征。

    然,古人却视赏梅为风雅高洁之事,却是忘了那各种梅花里,唯有白梅最多,故而却又将梨花视为不吉,实在是有失公允。

    在这个时代,如这般钟爱梨花之人,甚至建造出这么一座梨花小筑的人,或许唯有当年的楚宣王夫妇,可见他们夫妻是有多么的喜爱梨花,以至于他们的儿子对梨花亦有一种独特的情怀。

    月白色的袍子上绣着朵朵梨花,可穿在陌殇的身上却丝毫都不显女气,反而无形中散着一股淡雅的尊贵之气。

    贫民人家的姑娘纵使在衣服上绣野花,也断然不会绣上梨花,而贵族女子的衣服手帕荷包上面,可绣制的花卉有很多种,但却独独是最忌讳绣梨花的。

    谁又能想到,人人避之不及,认为象征着不吉利的梨花绣制出来穿在陌殇的身上,会那样的尊贵清绝,高不可攀。

    陌殇没有抬头,桌上铺着雪白的宣纸,他右手握着紫毫笔正在练字。

    这种笔的笔头是以兔毛制成的,因色泽紫黑光亮而得名。

    这种笔挺拔尖锐而锋利,弹性比狼毫更强,书写出来的字体多苍劲有力,气势磅礴却又锋芒内敛,透着低调的沉稳与奢华。

    无喜捧着那册子安静的立与一旁,纵然心里焦急万分,面上却是丝毫不显,身为陌殇的贴身侍卫,他自是比旁人更了解主子的某些性情。

    比如,在陌殇练字的时候,即便你就是有天大的事情也不能打扰,不然你就等着被回炉重造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无喜急得额上汗水直冒,陌殇似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书法世界之中,全然遗忘了他的存在。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陌殇在最后的一张宣纸上笔走龙蛇的写下一个大大的‘杀’字,无喜顿觉凌厉的杀气铺面而来,惊出他一身的冷汗。

    那个字,映在他的眼里,寒意斗然自脚底板直蹿上心头,一种名为‘畏惧’的东西悄然在心里滋生。

    世子爷的怒火,非一般人所能承受得起,但愿那些人自求多福。

    “东西拿来。”意味不明,若有所思的眸光扫过纸上那杀气凌凌的字,陌殇随手就将只用过一次的紫毫笔给扔了。

    “请世子爷过目。”无喜微低着头上前两步,拱起双手恭敬的将金色册子递上,对那些趁世子爷不在就越蹦越高的人,甚至明目张胆打压争夺世子爷产业的事,他恨不得一巴掌直接拍死他们。

    无喜心中满腔的怨念,没有读心术的陌殇肯定是不知情的,他拿着册子走到窗前的软榻上斜斜的倚着,举止优雅从容的一页一页慢慢翻看,那嘴角的笑意从拿到册子就没有消失过。

    随着他的手指越往后翻,那笑便越的温柔,越的无害,越的让人移不开眼…同时也越的危险。

    熟悉陌殇的人都知道,这个男人越是生气就表现得越温柔平和,那眼里嘴角的笑就越的深邃迷人,真可谓是阴死人不偿命。

    一见自家世子爷露出这样的表情,无喜不由自主的就默默往后又退了两步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不免又在心中为即将被世子爷收拾的人默默点上两根蜡烛。

    那些人安安生生的过着富足奢侈的生活不好么,怎的偏生就要去谋求那些不属于自己的,招惹谁不好还非要招惹他家世子爷这只吃人不吐骨头的腹黑狐狸,什么时候被玩死了都不知道,那简直就是又可悲,又可叹。

    “一会儿就将本世子病重的消息传回璃城。”陌殇看完册子上的内容,随手将其抛进无喜的怀里,冷声又道:“烧了。”

    “是。”册子烧了是没什么问题,可问题是世子爷有您这么咒自己的么?

    病重?您要再病重,他们这些贴身伺候的人就要集体抹脖子了。

    而且传回世子爷无病无痛消息回璃城不是更能震慑那些人么?为何还要传出病重的消息,那岂不是让那些人蹦Q得更厉害?

    “你说他们要是不蹦Q得那么厉害,本世子如何能捉得了小鬼。”短短离开璃城不过三个多月,竟然就能给他闹出那么多的事情,是当他陌殇死了么?

    只要他还活着在一天,璃城就不是他们能肆意妄为的地方。

    安生的日子过得不痛快,那他不介意仔细替他们活动活动筋骨,也不枉他们对他的一番算计。

    “属下愚钝,世子爷英明。”能近身跟着陌殇的人也都不是笨蛋,只要转过那么个弯来,有些事情一想也就通透了。

    “这段时间只要他们闹得不是太过份就由着他们,派人在暗中盯紧他们便是,本世子难得撒一次网,可不能没有收获。”陌殇仍是温柔的笑着,可那双好看的凤眸之中却是足以冰封千里的寒霜。

    “世子爷放心,属下一定安排得妥妥的。”

    “嗯。”陌殇点了点头,修长的手指轻抚着眉心,一下一下摩挲着那一抹朱砂,眼前不觉又浮现出宓妃清丽绝美的小脸来。

    来星殒城之前,他从不知沉稳冷静,淡漠疏离如他,竟然也会为了那么一个小女人而牵肠挂肚,思她如狂,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将她绑在自己的身边,抬眸或转身就能看到。

    因着她,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想起璃城,楚宣王府里那一群让他憎恶怨恨的人,每天心心念念的唯她一人而已。

    似乎只要看到那小丫头,再糟糕的心情都会立马变得晴朗起来,对于自己的情绪日渐越受到宓妃的影响,陌殇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有些事情还真不是他想怎样就能怎样的,一如得到宓妃的心。

    “人可接回来了。”

    “回世子爷的话,是无悲亲自去接的温小姐,相信很快就到了。”无悲正经起来不是人,不正经起来更不是人,尤其以那厮缠人的功夫,无喜有理由相信,就算宓妃没有心要承他家世子爷的这个情,到最后也会被无悲缠得不耐烦,随无悲怎么安排的。

    反正,无悲顶多就是执行某世子的命令而已,难不成还敢对她不利。

    既然没有坏处,以宓妃的性子倒也不会拒绝,更何况消耗太大急需泡个温泉浴的宓妃,更加不会拒绝陌殇这个主动的提议。

    随时随地了解掌控宓妃的最新动态,已经是陌殇每天不可或缺的必修课,只有知道她在做什么,想什么,他的心才安静得下来。

    他安排在宓妃身边的人,不会主动出现,也不会插手宓妃的任何事情,必要的时候那些人还能为宓妃所用。

    以宓妃的警觉,纵然那些人个个身手不凡,但也逃不过她敏锐的感知,如果不是她明白陌殇没有恶意也并非是在监视她,否则以她的个性早就把那些人给杀了。

    即便如此,宓妃还是不太喜欢这种感觉,只是还没抽得出时间跟陌殇好好的谈一谈,让他自个儿把人调回去。

    宓妃行事虽说该狠时狠,该毒时毒,杀伐果决,对于敌人从不心慈手软,血腥嗜杀到了令人又畏又惧的地步,但是她的本性还很善良宽和的,待人处事自有一套独特的风格,恩怨分明得很。

    陌殇从未做过伤害她的事情,明里暗里反而处处维护她,再加上自己心里对他那些理不清也道不明的异样感觉,宓妃实在对他硬不起心肠。

    如果这次在醉香楼不是因为她替寒王抑制火毒的作,从而导致自己几近精疲力竭,险些伤了元气,以陌殇对她纵容放任的程度,他压根不会让无悲现身。

    不得不说,陌殇安排无悲驾着马车专门来接她,目的就只是为了能让她舒舒服服的泡一泡温泉解解乏,继而恢复精气神,这点很难不令人动容。

    若非眼下这个时期太敏感,宓妃有种直觉,那个男人会坐着他那辆风骚至极的紫色马车,大摇大摆的亲自来接她。

    别问她为什么有那种自信却又诡异的直觉,反正在看到无悲的时候,宓妃的脑海里就有闪过那么一个画面。

    “他们到了之后,你将温家两位公子请到天香园,让无悲带着她到溪园。”

    “属下明白。”

    短短几日不见,无喜深知他家世子爷已经思念某人如狂,想当然是要抓紧时间单独相处的。

    哎,也不知道啥时候,他们才能光明正大的喊宓妃为世子妃。

    虽然他们现在也想喊,可就怕宓妃会直接跺了他们,那种感觉实在不太美妙,于是,他们只能忍着,暗中替自家世子爷打气,加油,争取早点儿抱得美人归。

    “去吧!”

    半个时辰之后,无悲驾着马车停在梨花小筑的大门前,语气低沉轻缓,自有一番味道,“温小姐,咱们到了。”

    他是陌殇的人,这一生只会忠于陌殇一人,对宓妃他以前看似尊敬,其实在心里也没太当一回事儿,全都是看在她是世子爷心上人的份上,才能宓妃言听计从的。

    可现在嘛,即便没有世子爷,无悲对宓妃也很尊敬,原因很简单,谁都喜欢强者,佩服强者,他也不例外。

    是以,即便温绍云和温绍宇是宓妃的亲哥哥,无悲对他们的态度也是不咸不淡的,显得极其的疏离。

    “妃儿醒醒。”温绍云摇了摇枕在他胳膊上睡着,面色透着苍白宓妃,眼里是止不住的心疼。

    那模样大有一种,如果早知道救寒王会害得宓妃这样,那就不要救了的意味。

    “二哥,妃儿好不容易睡着,要不我抱妃儿进去。”

    “这…”

    “我是妃儿的三哥又不是外人,有什么不能抱的,就算是要泡温泉,那也得等妃儿睡醒才行吧。”来的路上温绍宇就在琢磨,整个星殒城里温泉就那么几处,要是拒绝了陌殇主动的提议,难不成要他们去拜托寒王,而且眼下寒王那副模样,谁还顾得上他们妹妹。

    虽说暂且不知道楚宣王世子打的什么主意,但就目前来看,人家是没有恶意的,而且还处处设想周到,那完全就是在维护宓妃的闺誉。

    这般的情,他们要是都不承,岂非是在打楚宣王世子的脸?

    思来想去,权衡得失之后,温绍宇还是觉得跟着无悲走是最好的办法。

    “那我是二哥,我抱也是一样的。”宓妃本就靠在温绍云的肩上睡觉,垂眸看着睡得昏天黑地的妹妹,那眼神儿简直就能柔出水来。

    “不行,提议是我出的,我来抱。”温绍宇想也没想就拒绝,伸手就要把宓妃抢过来。

    “你忍心将妃儿抢醒?”看着就要暴跳如雷的温绍宇,温绍云挑了挑好看的眉,风清云淡的道。

    “不带你这样的二哥,等妃儿醒了我一定告诉他你欺我这个弟弟。”最后两个字咬得狠狠的,早知道他就该先把妃儿抢过来护在自己怀里再说出提议来的,这样温绍云就没有较他有利的条件了。

    温绍云嘴角一抽,额上划下三道黑线,抿唇道:“我还就欺负你了。”

    “你肯定不是我亲哥。”

    “你确定你是我亲弟?”

    “啊,我不想看到你这张脸,讨厌死了。”温绍宇即将暴走抓狂,为什么他要跟他一同爬出娘亲的肚子。

    吼,他想踢他回去可不可以。

    “我也一样。”

    “你,哎…我懒得跟你说。”兄弟两个对视一眼,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倒映在他们漆黑的瞳孔里,顿觉又相看两生厌,别扭的赶紧车过头去,模样幼稚到了令人抓狂的地步。

    明明他们就是双胞胎兄弟,自出娘胎开始,他们除了性格有所差异之外,容貌与气质都极其的相似,除了亲近的家人之外,两人如果同时出现在相同的场合,很难有人分得清楚他们究竟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要说双生子,星殒城贵圈里也能找出四五对,但论兄弟间的相似程度,无疑温绍云和温绍宇兄弟俩在容貌上面,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五。别说不熟悉的人,就是相府里其他三房的主子,一般没有瞧准的情况也不敢随意称呼他们两个,就怕一不小心喊错了人,尴尬就不说了,还会惹来不必要的是非。

    马车外,听着兄弟两人的争吵,无悲嘴角抽搐中,他:“…!?”

    果然传闻不假,温家三兄弟将唯一的嫡亲妹妹宠上了天,那可真是宓妃哪怕想要天上的月亮和星星,只要告诉哥哥一声,哥哥都不会皱一下眉头,赶紧就想办法要摘月亮夺星星的节奏。

    只是对妹妹这么个宠法,真的好吗?

    还有他们两个大男人,为了谁抱妹妹的问题吵成这样,争风吃醋又好吗?

    这要是以后娶了媳妇儿,妹妹跟媳妇儿生冲突,这是帮妹妹好呢还是帮媳妇儿好呢?

    看这架势,护短到几乎没有下限的温家兄弟,明显就是要护妹妹的节奏,那这样的他们,真的能讨到媳妇儿么?

    短短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无悲就脑补出了这么多的问题,可这些都不是重点好伐,重点是他家世子爷的女人,怎么能让别的男人抱。

    咳咳,虽说抱的男人那是人亲哥,嫡嫡亲的亲哥,但也不能摆脱他们是男人的事实,所以一定不能让他们抱着宓妃走是梨花小筑,否则无悲有预感,世子爷一定会好好招待他的。

    至于怎么个‘招待’法,大家可以自由想象,怎么惨怎么想就不会有错了。

    “温小姐。”无悲定了定神,语气有些着急的喊了宓妃一声,除此之外他别无他法啊,难道要他对里面那两位大吼出声道:别碰他家世子爷的女人么?

    还是冲他们喊,你们谁也别想抱宓妃,只有他们世子爷能抱?

    理想很美满,现实很骨感,无悲相信只要他那么喊了,里面那兄弟俩铁定会停下争斗,齐心协力的揍他再揍他。

    而他,敢还手么?

    答案当然是不能。

    要他站着挨打,那是傻子才做的事情,可如果还手,世子爷估计会很乐意将他亲手送到未来世子妃的手里,随便世子妃怎么收拾他。

    别说世子爷不会,那是你不知道世子爷的眼里,现在就只剩下未来世子妃了。

    若能换世子妃一笑,无悲保证世子爷啥事儿都干得出来。

    于是,综上所述,他就是最最可怜,最最没人疼的那一个。

    世子爷想娶人家温相的闺女,岳父岳母肯定是要讨好的,世子爷想娶人家温家三兄弟的妹妹,舅哥就算不讨好那也是不能得罪滴,否则各种小鞋一定穿得世子爷暴走抓狂,偏偏为了抱得美人儿还得忍着,别提会有多屈憋了。

    车里那两位,就连世子爷得招惹不起的未来舅哥,无悲自认他更招惹不起,故而饶是他心中已经在各种爆,嘴里说出来的也就那么三个字。

    呜呜,爷,小的已经尽力了,您下手可得轻着点儿啊!

    “唔,到了么?”刚睡醒,宓妃的意识还有片刻的迷茫,但很快她眼前的一切就清晰起来,甩了甩有些昏沉的脑袋,看着一左一右拉着她胳膊的两个哥哥,敢情睡梦中那些争吵声都是从他们嘴里来的?

    只是为毛这两人吵架要拉着她,让睡着的她当裁判真的好吗?

    “妃儿,你怎么样?”

    “妃儿,有没有好一些,脸色瞧着还是很苍白,这可怎么办?”

    争争争,争个毛线,现在人都被吵醒了,他们谁也别想抱着她走了。

    “温小姐你终于醒了。”车外,无悲听到宓妃的声音,简直差点儿喜极而泣。

    呼――

    醒得太及时了,他安全了。

    宓妃不明就里挑了挑眉,清澈的眸光看向两个哥哥,没有意外的两个哥哥都同一时间别开脸,露在外面的耳朵泛起可疑的粉红色。

    两人欲哭无泪,难道要他们告诉宓妃,就说他们为了谁抱她的问题争论不休,吵得面耳红赤,醋味升天的?

    后知后觉,貌似那样的脸,他们也拉不下来好伐。

    “到别院了。”

    “到了。”

    “二哥三哥,咱们下车。”此时此刻越坚定了宓妃要赶紧寻到一处温泉的决心,省得以后想要泡个温泉还那么费事儿。

    “好。”

    三人下了马车跟在无悲的身后往别院里走,宓妃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对这里的新鲜感和好奇心都没有了,但温绍云和温绍宇却是第一次来,看着周围的种种景象,总让他们有种身处重重迷雾中的错觉。

    他们是从东城门出来的,按照马车行驶的度与时间推算,这里距离星殒城根本就不远,而他们好歹也是在星殒城土生土长的人,为何从来都不知道在东城之外还有这么一处仿如世外桃源,美如仙境一般的地方。

    “陌殇的这处别院其实距离盘龙湖不远,不过整座别院的周围都被陌殇布下层层阵法,里面的人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而外面的人只当这里是一座绵延的山峰,根本想不到这里其实座落着一处如诗如画的别院。”

    “原来如此,我就说怎么没有见过。”温绍宇明悟的抓了抓后脑勺,再一次见识到了阵法的奇妙之处。

    “怪不得以前老是听人说走进这里的人都再没一个能再走回去的,久而久之大家也就认为这里不吉利,渐渐就没有人胆敢靠近这里了,原来都是阵法在作祟。”

    “二哥说得没错,陌殇在这座别院周围布下的是重重杀阵,由外而内,越是靠近别院附近,阵法的杀伤力就越大,一旦触到必杀之阵,就算你是猫有九命条也得交待在这里。”

    宓妃自认她也算是对排兵布阵极有天赋之人,出师以来极少遇到这方面的对手,显然,在布阵方面,陌殇引起了宓妃极大的兴趣。

    想她上次来这里,从外面走到别院门口,也算是过五关斩六将了,虽说那些阵法没能伤到她,倒也让她生于一股想要跟陌殇一较高下的心思。

    怎料他的身子真那么差,是以她就没再提那个有些无礼的要求。

    现在跟两个哥哥说到阵法之事,那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又来了。

    “真那么厉害?”

    “三哥想试试?”宓妃挑了挑眉,目光戏谑的望向温绍宇。

    “还是不要了。”什么时候能逞强,什么时候不能,温绍宇还是拎得清的,“妃儿也精通奇门遁甲之术,可不可以也教教三哥。”

    其实早在见识过宓妃布下的索魂阵之后,他就有心想要跟宓妃学习如何布阵,这段时间他也搜罗了大量有关那方面的书籍来看,只可惜无人指导他是看得一个头两个头,云里雾里的,总觉得那是一件很玄乎的事情。

    “好啊。”

    “那二哥也学。”

    “没问题。”任何可以增加两个哥哥保命筹码的事情,宓妃都愿意去做。

    “天,这。这里竟然全种的梨树。”跟着无悲走进别院之后,温绍宇就在听宓妃对他们讲这处别院的特别之处,倒是没得及分出心神打量周围的景致。

    岂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入目所及之处一片接着一片的梨树,让得兄弟两人都瞪大了双眼,暗道:这楚宣王世子得是有我喜欢梨花,多喜欢吃梨啊?

    如果宓妃要是知道她两个哥哥心里想的后半句话,铁定会笑喷的。

    陌殇喜欢吃梨,她怎么不知道。

    事实上,她在梨花小筑里见过各种各样的水果,唯独没有见过梨。

    “三哥,梨树不好吗?我觉得梨花很好看啊,花色洁白,如雪五出,花香更是带着淡淡的清甜,而且你看这些梨树都开始在芽了,再过二十多天梨花就要开了,到时这里的景致肯定越的美轮美奂。”

    “这倒不是不喜欢,三哥只是有些惊讶罢了,其实我们一家六口都很喜爱梨花的。”温绍宇摇着头向宓妃解释了一遍,出生在他们那样的家庭,自是打小就知道梨花所代表的另外一种含义。

    受温夫人的影响,其实比起雍容华贵的牡丹,他们兄弟三个其实更偏爱梨花,不过相府里却是一棵都不能种的。

    原因么,自然就是老夫人知道温夫人喜欢,那就越死活的不许温老爹种,哪怕就是种在自己院子里不起眼的角落都不行,大有一种你要敢种,我就跟你没完的劲头。

    是以,每年梨花绽开的时候,他们兄弟就会折一些梨花趁着夜里送到温夫人的房间,让她能看上一眼。

    对于胡搅蛮的老夫人,他们大家也是没办法。谁让老夫人的出身不高,要是府里种着梨花,她就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侮辱,生怕别人用那梨花来影射于她。

    故,她打心眼里觉得温夫人喜欢梨花,还想把梨花种在府里,那是对她那个婆母的大不孝,大不敬,是在嘲讽她。

    因此,温夫人嫁入相府那一年老夫人大闹过之后,再也没人敢说把梨花种进相府了。

    对于老夫人他们兄弟是觉得不可理喻的,但又偏偏不能跟老夫人硬碰硬,谁让她是长辈,而且还是他们的祖母,最后也只得就那么算了。

    不然他那一句一家六口,又怎会没有老夫人,其实他们都是很孝顺的孩子。

    要不看到这满院子的梨树,温绍宇也不会那么吃惊,那么失态说出那样一句有些失礼的话。

    “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温绍云可没有兴趣把自己家里的事情传得沸沸洋洋,虽说楚宣王世子的人看起来都不像是会嚼舌根的人,但还是有备无患的好。

    宓妃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就对无悲道:“世子可是还在湖心亭。”

    她乃古武修炼之人,每日都需要吸取天地灵气,化作自身精气,从而提高她的修为。药王谷里灵气充裕,于她修炼最是有效,哪怕就是清心观周围的那些深山,灵气较之星殒城都要纯净得多。

    龙气与灵气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金凤国的皇宫龙气极为浑厚充足,说明金凤国的气数还很长,墨氏江山纵有外戚专权,能坐稳皇位的人仍然会姓墨。

    那些历朝历代选址建造而成的亲王府也都汇聚着一丝丝龙气,单论其气势就要胜于其他府邸住宅,然而可供人吸食纳入的灵气却是极少,而且含有很多杂质,宓妃修炼起来很是有些吃力。

    上次她在湖心亭替陌殇下针,就感觉到那里的灵气异常的纯净且充足,是完全可以直接吸食纳入体内的灵气,都不需要她反复净化。

    若能在那里连续打座十天左右,宓妃相信她就能突破古武第四级练筋缎骨,从而踏入第五级真气出体。

    只是陌殇又凭什么将那么好的地方,凭白无故的借给她十天。

    “回温小姐,这个属下还…”

    没等无悲把话说完,无喜就接过话头开口道:“温小姐,世子爷让属下来接你去溪园泡温泉,两位温公子可以先跟无悲到天香园去,世子爷一会儿就过去亲自接待你们。”

    宓妃没出声,只是把目光投向了两个哥哥,她又不是缺心眼,当然认识到现在由她说话非常的不合适。

    “如此便有劳了。”陌殇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温绍云还能说什么。

    “我们妹妹就暂时交给楚宣王世子了,但愿能早点儿见到楚宣王世子。”温绍宇也笑嘻嘻的开了口,这倒不是他担心陌殇会对宓妃做什么不好的事情,而是记恨那人竟然想要先跟宓妃独处,实在不能原谅。

    如果说陌殇真对宓妃怀有歹意,早在赏梅宴后他将宓妃带走整整七天,该生不该生的也都生了,可他没有那么做。

    至少,陌殇在温家兄弟的眼里,信誉还是杠杠的。

    “两位公子放心,世子爷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了温小姐的。”

    “哼。”温绍宇压根不买无悲的账,拉着宓妃的手,不放心的交待道:“妃儿你要小心。”

    “二哥三哥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只有她温宓妃欺负别人的,何时轮到别人欺她,是不想活了的节奏。

    “我们等你。”

    “好。”宓妃笑着点头,看向无喜道:“带路。”

    “温小姐请这边走。”无喜领着宓妃绕过抄手游廊,很快就消失在温绍云温绍宇的视线里,无悲这才道:“两位公子咱们走这边,世子爷很快就会来见你们的,不用担心。”

    谁让世子爷喜欢上你们的妹妹呢,不管怎么着世子爷对你们都会奉若上宾的。

    “世子爷,温小姐到了。”

    “下去吧。”

    “是。”无喜是很识趣的,将宓妃带到溪园,看到早就等候在那里的陌殇,恭敬的低着头飞快消失在宓妃的视线里。

    莫名的觉得很座园子有些熟悉,宓妃皱了皱眉,她貌似在哪里见过一样。

    “走,我带你去暖心泉。”虽说墨寒羽是他的亲表哥,可得知宓妃在替他压制体内火毒的时候,陌殇承认他是醋了,怒了。

    他多想立刻冲进城里,立刻冲进醉香楼,再冲进那间房里将宓妃给带走,可他也知道,假如他当时真的那么做了,那么眼前这个小丫头也就离他越来越远了。

    好在最后关头,他冷静了下来。

    此时看到宓妃苍白没有血色的小脸,陌殇心里酸酸的,涩涩的,又是心疼她又是恼她,就算治病救人是大夫天生的职责,那也多少应该顾忌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不是。

    “你…”就那么怔了一下神的功夫,宓妃就没察觉到陌殇是何时站到她身边,又是何时将她的手握在他手心里的。

    “跟我走。”

    “你先放开。”他牵着她的手,让她很不自在,还走什么走。

    “我不放。”陌殇可是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气,又怀着怕被她甩开的风险,这才将她的小手牵在自己手里的,要他放开,不可能。

    他既然已经牵了她的手,等他放开的时候,兴许就是他离开这个人世的时候。

    “放开。”

    “就不放。”垂眸凝望进宓妃如水却染上了几分恼意的眸子,陌殇的语气软了几分,表情透着丝丝委屈与可怜,像个被抛弃的孩子,浓密的眼睫如蝶翼般轻颤,蔷薇色的唇瓣固执的抿着,眉心一点朱砂赤红如火,散着令人难以抗拒的媚惑之气,美得是那般的勾魂夺魄。

    这妖孽男人,要不要这么引人犯罪啊?

    宓妃又羞又恼的咽了咽口水,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将他扑倒。

    咳咳,她为什么会有这么见鬼的想法。

    “我什么都不会做,就只是想要牵着你的手而已,别怕。”他牵了宓妃的手,小丫头虽然叫他放开,也试图挣脱开他的大手,不过那到底只是她反射性的举动,其实并没有特别抗拒他牵她的手。

    这个认知让陌殇高兴坏了,他现在的要求真的很少,少到只要宓妃不拒绝他就好。

    至于以后么,他会让宓妃主动牵他的手。

    “你要带我去哪里?”诚如陌殇所想,她的确只是反射性的想要避开他的手,其实心里并没有多大的抗拒性,否则凭她的本事,如何会甩不开陌殇的手。

    “到了你就知道了。”

    “随你。”

    陌殇紧紧的牵着宓妃的手,力道很大,有种害怕宓妃挣脱的感觉,可他又很有分寸,牵得紧是紧,但却不会弄伤宓妃的手腕。

    穿过一道又一道的石门之后,宓妃总算想起来为何瞧着这里眼熟了。

    这个地方就是她昏睡七天醒来的地方,位于梨花小筑的地底下,如同一座地宫一般的存在。

    每隔半米就在顶上镶嵌一颗璀璨的夜明珠,让得这里没有白天黑夜之分,气温保持得非常的舒服,花园里百花齐放,隐隐还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让得踏入其中的人,仿如置身在仙境一般。

    “这里是…”

    “暖心泉。”

    “这处温泉是天然形成的还是人工开凿的。”怪不得名唤暖心泉,整个池子呈心形,算不得大却能同时容纳两个人在里面泡澡,简直就是极富暧昧色彩的存在。

    “纯天然形成的。”陌殇牵着宓妃的手走到泉边,柔声又道:“阿宓一会儿就在这里泡澡,相信我,这里的效果可比你一头扎进湖心亭下面的温泉泡着得到的益处多。”

    当初察觉到这处温泉时,陌殇可谓是费尽了心思才将其完好的保存了下来。

    世人只道他多年未曾回到星殒城,又岂知他每年都会回到梨花小筑住上月余。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你猜。”

    宓妃抿唇不语,只觉继续被他那双溢满深情的凤眸看着,自己的脸就要红得烧起来了。

    “我就只是想对你好。”既然小丫头都已经认识到他对她好了,陌殇觉得自己又距离宓妃的内心世界近了一步。

    “我懒得搭理你,你快给我滚蛋,我要泡温泉了。”

    “阿宓真无情,我也想泡怎么办?”

    “凉拌。”

    “别啊,要不咱们一起泡?”陌殇狐狸似的眯着双眼提议道。

    “你丫的想挨揍。”

    陌殇摇头,认真的道:“不想。”

    “我家二哥三哥就教给你了,给他们准备些吃的。”

    “好。”拐妻之路遥遥无期,陌殇又想到天香园里那两个明显不太好应付的二舅子和三舅子,顿时只觉头大如牛。

    吼,谁能教教他怎么和舅哥相处?

    “谢谢你。”

    “以后不许对我说谢。”

    啊――

    宓妃叫了一声,拍开陌殇捏着她鼻子的手,揉着红的鼻子,怒道:“你干嘛捏我鼻子,疼死了。”

    “谁叫你说错话。”陌殇丝毫不觉自己有错,自顾自的道:“我离开之后这里没有人会进来,阿宓可以放心,那个房间是你之前住的,里面有干净的换洗衣服。”

    “知道了。”

    “那我走了。”

    “嗯。”

    “阿宓,你要记得想我。”陌殇一步三回头,很不放心的交待道:“你一定要记着想我,知不知道。”

    站在暖心泉边宓妃听得黑线一把一把的直往下掉,脚下一个趄趔,整个人‘噗通’一声栽进池里,好死不死的还呛了两口水。

    混蛋陌殇,混蛋……

    身后那一声‘噗通’巨响,陌殇不是聋子,自然听得清清楚楚,他是想回去来着,可他不敢。

    正在气头上的某女,一定会像上次那样掐他的,太特么疼了。

    而且让他跟她泡在同一个池子里,陌殇很担心自己为化身为狼将她吞吃入腹的,如此,他就真离死不远矣!

    ------题外话------

    呼――

    总算是码出来了,荨也实在忍不住了,就等上传完去看医生,么么亲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093】吃惊赤果果的邀请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