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93】突破男人间的约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天香园

    “两位公子请稍坐片刻,世子爷一会儿就来亲自作陪。”梨花小筑里只有梨树,故而也只有梨花,即便梨花尚未绽开,空气中仍飘散着若有似无的清甜的梨香,煞是好闻。

    至于其他的花卉,此处是没有的,倒是那绿色的青草,梨树下面长了很多,葱葱郁郁显得极有生命力。

    无悲将温绍云和温绍宇带进正厅,客气的请他们入座,很快一个身着青色长衫的男人就端着托盘送了几盘精致的点心和两杯热茶进来。

    这人自然不是小厮,他的身材很高大强壮,五官算不得俊朗精致,但组合在一起却非常的耐看,下盘扎实沉稳,双手虎口都布满了一层厚厚的茧,可见他是常年习武之人,并且他的身手不弱。

    “请用茶。”男人的声音就像一条直线,语速平缓,就连情绪都没有分毫的起伏和波动,想不让人注意到他都难。

    “有劳了。”

    “多谢。”

    送茶的男人看向说话的温绍云,粗黑的眉毛捎了捎,紧抿的唇勾起冷硬的弧度,似是没想到会收到兄弟两人的道谢,于是他微点了点头却是没有说话。

    随后他恭敬的将点心一一摆放到温绍云和温绍宇的面前,收起托盘男人就直接转身大步离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的举止在高门贵族里被认定为是对客人的无礼与不敬,但在这处别院里能得像他这样的人亲自奉命,绝对是稳赚不赔的。

    “咳咳。”无悲尴尬的轻咳两声,成功将温绍云两人的视线拉回到他的身上,面色微微一红,开口道:“那个他就那脾气,没有半点对两位公子不敬的意思,还望两人莫要跟那人一般见识。”

    该死的,那男人就这么端着茶水点心突然冒出来,好歹也跟他打一声呼吸好伐,显些没将他给吓死。

    话说什么时候端茶送水那种活儿他会抢着干了,无悲表示一万分怀疑,莫不是世子爷派他来刺探军情的?

    可世子爷不是交待在他没来之前,他的任务就是分分秒秒察观留意温绍云和温绍宇的一举一动,然后及时向世子爷禀报的么,怎会还搞一个人出来,是嫌他效率太低?

    “不知刚才那位是……”温绍宇可没有脑残的认为那是别院里的奴仆小厮,单是那人的沉稳与内敛,就不可能是个下人。

    而且谁家的奉茶小厮会有那样厉害的身手,那样锐利的眼神,他倒觉得那人是军人出身,就算不是军人,但也绝对在军营里呆过。

    那份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气势,比之军中的将领都毫不逊色,这实在令人有些看不透。

    “世子爷的身边是没有女婢小厮伺候的,自从王妃过世之后,但凡女子靠近世子爷超过一米距离都会被扔出去,且死活不论。”

    无悲的言外之意就是,看看吧,好好看看,他们家世子爷可是一个用情专一的人,这么多年也唯有你们妹妹一人靠近世子爷还没有被扔出去的,可见世子爷待你们妹妹是有多么的特别。

    温绍云和温绍宇都不是傻的,哪能听不出无悲话里的言外之意,只是兄弟两个没曾想他会说得这么直接。

    就算没有无悲的提醒,他们也早就发现了陌殇待他们妹妹很不一样了好吧!

    不然他以为他们这是在做什么,随随便便就会同意把妹妹带到一个陌生男人的府里么。

    “世子爷的日常起居都是自己亲自打理,不需要人近身伺候,身边端茶递水的人都是猎云骑里的人,会武功气场不一样是很正常的。”猎云骑里的一个头领亲手泡的亲自送的茶,自然不一样的。

    要知道陌殇手下那样一个头领,放到外面那就是一个将军的存在。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怎的到了陌殇这里就成了端茶递水的?

    “咳咳…”

    “你就不能小心一点吗?”温绍云扫了被茶水呛到的温绍宇一眼,就算心中惊诧也别表现得这么明显好伐,很丢面子好不。

    好歹他们也是相府出来的公子好不好,能不表现得像个土包子成不。

    “我没事。”就是喉咙呛得有些难受罢了,温绍宇低着头摆了摆手,俊脸呛得通红,谁让他一个没忍住就呛到了。

    楚宣王世子还真是…真是都不知该怎么形容了,要不要这么大材小用啊,威震四国的猎云骑,竟然成了给他端茶递水的人,怪不得他在那人身上感觉到了属于军人的气息。

    “温三公子的衣服打湿了,可要换一件新的?”他们穿的衣服自然不能给温绍宇穿,不过世子爷的衣服倒是可以。

    可一想到陌殇超级严得的洁癖,无悲又有些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拿一套他的干净的衣服给温绍宇换上。

    对方好歹是世子爷未来的小舅子,只是拿出一件世子爷新做的没有穿过的衣服出来,应该大概不会有问题。

    垂眸看着自己胸前被茶水打湿的一块,温绍宇好看的眉头拧了拧,本想用手帕擦一擦,无奈今日他穿的衣服颜色浅,那茶渍很快就渗透了进去,越擦反倒越脏了。

    “这个会不会不方便。”虽然温绍宇并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但他也实在受不了自己的衣服变成这般模样。

    每看一眼,眉头就要紧锁一分。

    “不会。”

    “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一点儿都不麻烦。”无悲又不是傻的,眼力劲儿也是旁人不可比,就温绍宇身上那件袍子,明显就是不能再穿了。

    他主动拿世子爷的衣服出来,那可都是为了帮世子爷的忙,但愿别受罚。

    “那便有劳你送一件你穿的衣服过来就成。”衣服是否华丽贵重,温绍宇并不看重,于他而言只要是干净的就成。

    毕竟,他虽没有洁癖什么的,却也受不了将一件脏衣服穿在身上,更何况一会儿还要见陌殇,这副模样也很失礼。

    “请稍等,我去去就来。”

    “有劳了。”

    “不客气。”

    从早上出门到现在,再有一两个时辰天都快黑了,可他们的肚子还唱着空城计,兄弟两人实在有些饿得惨了。

    之前碍于无悲在场,纵使桌上摆放着诱人的点心,他们也不太方便用来填饱肚子,趁着无悲去给温绍宇拿衣服,兄弟两人便就着茶水吃了几块点心先垫垫。

    很快外面传来齐整的脚步声,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放下了手中的点心,又喝了两口茶润润嗓子,一来是真的渴,二来则是为了掩饰他们的尴尬,仔细看还能瞧见他们脸上微微泛着的粉红之色。

    无悲怀里捧着一件白色绣翠竹的锦袍,身后跟着两个青衣男人,他们的手里都提着一个食盒,饭菜的香气不断从里面冒出来,勾得温绍云兄弟越发觉得饿得厉害。

    “世子爷说请两位公子放心,温小姐已经泡在暖心泉里,很快就能恢复过来。还望两位公子原谅我的失职,竟然忘了替你们准备饭菜。”

    “世子他何时能过来?”

    “这些饭菜是温小姐在入温泉前特意交待世子爷替两位公子准备的,世子爷现在在书房,只等两位用完餐他再过来。”

    “代我们谢谢世子。”

    “温二公子客气。”无悲难得露出一个笑容,其实就算温小姐不特意交待,世子爷也会安排妥当的,谁让这两人是温小姐的亲哥,任何温小姐在意的人,现在可都被纳入了世子爷的羽翼之下。

    “我就在外面候着,两位公子有事直接唤便是,请慢用。”

    说完,无悲退到房外,温绍云温宇道了谢,这才开始用餐。

    “还是妃儿好,时时刻刻都记挂着我们。”

    “嗯。”

    两人用完餐已经是一刻钟之后,温绍宇到里面借着屏风的遮挡换下了身上的脏衣服,出来的时候圆桌上吃剩的食物已经被收拾干净。

    “二哥。”

    “无悲已经去请世子了。”茶是新上的,温绍云轻抿了一口,道:“你说无悲那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温绍宇翻了个白眼,掀了掀袍子坐在椅子上,撇嘴道:“还能是什么意思,自然是帮他家世子说好话了。”

    金凤国谁不知道宓妃是他们一家人的宝贝,楚宣王世子如果真的喜欢他们的妹妹,又有心想要求娶他们的妹妹,不说讨好他们,总之是不能得罪的。既然如此,陌殇的手下向他们透露些什么,又或是说陌殇什么好话,就都可以理解了。

    “这么说来,楚宣王世子他是真的对妃儿有意了。”

    “其实要说这事儿咱们早该察觉到的。”

    “此话怎讲?”温绍云看着自己的弟弟,语带疑惑的道。

    “二哥可还记得正月初二那天咱们陪同爹娘回国公府,途中就遇到了楚宣王世子。”

    “那又如何?”

    “也怪咱们当时把事情想得太简单,楚宣王世子是谁,那青白双色莲又是何等珍贵的东西,岂能随手就送了人。”

    经温绍宇一提醒,温绍云也想起了那日发生的事情,就算楚宣王世子的性情难以琢磨,要亲近谁要疏远谁或是要送人东西赠人权利都凭他一时心情的好坏而定,却也不能随随便便就送出那样的宝物,而且对象还是他只有一面之缘,甚至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妃儿。

    莫不是从那时起,楚宣王世子就对妃儿上了心,只是他们都没有察觉到罢了。

    “二哥觉得楚宣王世子与我们家妃儿相配么?”果真不愧是手握璃城所有人生死的楚宣王世子,不动声色间就谋划了那么多,让人不自不觉就沉浸其中。

    陌殇喜欢宓妃,爱上宓妃,他纵然心中着急,很想尽可能快的确定彼此的关系,但他耐性很好,知道就这么上门提亲没用,所以他的目标一直都很明确,那便是一点一点,一步一步,无孔不入的走进宓妃的心里,让宓妃也爱上他,离不开他。

    那样的话,他在上门提亲,一切就是水道渠成了。

    他给宓妃的每一分宠爱都不会太过,太明显,他一点一点的给,分寸把握得极好,既不会让宓妃觉得他不重视她,却又不会让宓妃对他心生厌烦,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陌殇是在费尽心思的让宓妃适应他的存在。

    等到宓妃意识到他的重要性,离不开他的时候,便也到了他表白的时候。

    “我既不希望妃儿嫁入皇室,却也不希望妃儿嫁入王府。”那些地方都是是非之地,阴谋诡计层出不穷,到处都是黑暗阴森,处处都是勾心斗角,温绍云如何受得自己的妹妹去吃那份苦,去受那份罪。

    “那二哥觉得以咱们的家势背景,妃儿这一生能嫁个平凡普通的人么?”话说到这个份上,温绍宇不由‘嗤笑’一声,语气里有着淡淡的轻嘲与讽刺。

    他们的出身注定了他们将来要娶或要嫁的人都平凡普通不了。

    如果手中握有权利都保护不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那么没有身份,没有权利的人,又如何能保护得了。

    “就因为这个才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温绍云嘴角也是溢满了苦涩,“可是他的身体……”

    后面的话不明说,温绍宇也懂他的担忧是什么,他们的妹妹可以嫁给一个平凡普通的人,但前提条件是必须身体健康。

    陌殇的命都是悬着的,身为兄长的他们又怎么可能放心将宓妃交到他的手中。

    “他的身体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妃儿对他有无心思。”

    温绍云翻了个白眼,他们妹妹的心思,宓妃自已还没有瞧明白,可他们旁观的人可是瞧得很分明的,不得不说陌殇是个极其攻于心计的人。

    “你又不是不知道妃儿的心……”

    “二哥,咱们是来做客的,这些问题等咱们回家了再讨论。”

    “也对。”两人是双生子,心灵相通,默契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温绍宇只是一个眼神的变化,温绍云就明白了。

    他们两个也真是够大意的,都说隔墙有耳,更何况这里还是某个意欲打他们妹妹主意的家伙的地盘,必须得更小心才成。

    卑鄙么?

    隐身在暗处的陌殇勾了勾嘴角,或许他是真的挺卑鄙的,为了知己知彼,了解宓妃两个哥哥对他的看法,他居然选择了听墙角。

    虽然他的心计的确颇深,各种手段齐上阵,但他所图谋的,从来就唯有宓妃一人而已。

    不过温绍云和温绍宇也真是够腹黑的,话都说到最关键的地方了,竟然就不说了,险些没郁闷得他吐出一口血来。

    “世子爷。”

    闻声,温绍云温绍宇站了起来,同时抬眸朝着门口的方向看去,只见那双手负在身后,一袭月白色锦袍的男子仿佛踩着七彩霞光漫步而来,似乎每见他一次,目光中的惊艳就会更甚一分。

    这般清绝出尘,瑰姿艳逸,尊贵无双的男子竟是美得不似凡人,幽深凤眸之中,流光婉转,澄澈纯净却又暗藏邪魅乖张之气,矛盾的两种气质相结合,更衬得他犹如天生的王者,生来便是让人俯身膜拜的。

    “温绍云(温绍宇)见过楚宣王世子。”楚宣王失踪之后,皇上就有意让陌殇继承楚宣王之位,偏偏这位世子爷淡定得很,一次又一次的给拒绝了继承王位。

    他虽为世子,却是实为楚宣王,掌管着璃城大大小小的所有事情。

    他的地位,倘若认真算起来,丝毫都不会比皇上逊色。皇上掌管金凤国,还要顾忌着平衡各方势力,而陌殇掌管璃城,即便府中的确有那么些不省心的东西,但若不是陌殇一直都纵着他们,楚宣王府也不会闹成那般模样。

    只是这位爷心里在想什么,不是什么人都有胆量去揣摩的。

    “免礼。”陌殇伸手虚扶了一把,这要是让那小丫头知道他受了她哥哥的礼,估计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瞧。

    然,礼不可废,在身份上他是受得起温绍云两兄弟向他行的这个礼的。

    “请坐。”兄弟两人道了谢,从善如流的坐到陌殇的对面,倒也不主动开口说话。

    无悲送了一杯清茶到陌殇的跟前,随后躬身退了回去,一时间房间里就只剩下这三个风格各异的大美男相对无言,玩起了大眼瞪小眼的游戏。

    “我对温小姐是没有恶意的。”他对阿宓疼惜都来不及,又如何舍得她受半点委屈,只恨不得能将这天下最好的一切都捧到她的面前。

    兄弟俩对视一眼,本来他们正在犹豫该怎么向陌殇开口,不料对方比他们直接多了,而且语气温和真诚,一时倒让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诚如你们心中所想,我心悦于她,不然我又怎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主动接近她。”

    “这……”

    “我喜欢她,不代表她就一定要喜欢我,我不会给她任何的压力,更不会干涉她的任何想法与决定,但我会用自己的方式一步一步走进她的心里,融入她的世界。”承认自己喜欢宓妃一点都不难,难的是自己的心意不被认可与接受。

    好在宓妃在男女之情这方面,虽说表现得迟钝了那么一些,但她到底不是完全对他没有感觉的,否则她也不会在他的面前流露出这么多的情绪。

    “可是…”话到嘴边,温绍云又咽了回去,只因陌殇那双眼睛里的坚定深深震憾了他。

    即便他也同为男子,但要他像陌殇这样坦言自己对一个女人的爱意,温绍云自认他做不到像陌殇这样。

    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颜面,也丝毫不怕这会成为别人攻击他的弱点。

    “我的心意不会改变,纵然全天下的人都反对,我还是喜欢她,还是要跟她在一起。”陌殇端起茶杯,半瞌着的眼眸遮挡了他眼底复杂难明的思绪,他知道他们在担心他的身体,怕他无法陪伴宓妃一生一世。

    而他,何尝不知道这一点。

    好半晌房间里都静悄悄的,连根针掉地上的声音都听得见,饶是脾气最为暴躁冲动的温绍宇都沉默了起来,气氛一时降到了冰点。

    “你们的担心我理解,那不如咱们做一个男人之间的约定。”

    “什么约定?”温绍云挑眉,黑眸里有着几分疑惑。

    “虽然你们是她的哥哥,但如果是她真心喜欢上的人,以你们对她的疼爱与宠溺,相信最后你们仍然会认同她喜欢那人的。”

    陌殇这话说得直白,却也是说到了温绍云兄弟两人的心坎上,其实不单单是他们两个,就是爹娘和大哥肯定也抱着跟他们一样的态度。

    只要是宓妃喜欢的,不管是人还是东西,哪怕他们不是十分的喜欢,也都会认同。

    “说实话我并没有十足的信心,那个丫头会喜欢上我。”说到这里,陌殇苦笑着摇了摇头,凤眸幽幽,宛如墨色琉璃,璀璨夺目,蕴藏着致命的吸引力。

    “世子到底想说什么?”温绍宇是最耐不住性子的人,看到这般模样的陌殇,不觉险些动了恻隐之心,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他只能用这种口气来说话。

    即便你是真的没有十足的信心,但就凭你这段时间的努力,他家妹妹的心里就已经装着你了好伐,只是妃儿还没有意识到罢了。

    或许她也意识到了,只是没好意识承认。

    “我们定下一个两年之约,在这两年里我会倾尽所以待她好,让她开心,让她欢笑,给她最好的宠爱。”但凡他能给予她的,陌殇都不会吝啬,“两年之后,如果我还活着,而她的心里有我,那么我便差人上门提亲娶她为妻;两年之后,如果我已经死了,那么我希望你们为她寻得一份好的姻缘,让她十里红妆,风光大嫁。”

    “这个约定我不同意。”温绍宇想也没想就抢在温绍云的面前开了口,脸上的神色尤为凝重,“两年的时间已经足够妃儿喜欢上你了,你若活着,经过这两年我们对你的考验,把妃儿嫁给你为妻自然是好的;可你若是死了,妃儿又已经对你用情至深,怎么还可能移情别恋,喜欢上其他的男人,你会毁了妃儿一辈子的。”

    不怪温绍宇自私,身为兄长他无非只是想要保护自己的妹妹而已。

    以陌殇的条件,被他那样温柔深情的爱着,宠着,纵着,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拒绝的诱惑,饶是妃儿心性坚定,又不通情事,整整两年时间已经足够她看清楚自己的心,届时陌殇若是没了,叫她如何受得了。

    “世子的病…难道就真的治不好吗?”陌殇的那番话对温绍云触动还是很大的,他能跟他们开诚布公的说出他对宓妃的感情,就足够说明他的诚意了。

    如果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压根就不值得陌殇在他们面前放下身段。

    要知道这个男人可是连皇上的面子都很少给的,若非真心喜欢宓妃,又如何会对他们这般客气。

    “这个给你们。”温绍宇的话虽然伤人,但却是陌殇无法回避的事实。

    故此,他从袖口拿出一个小巧的翡翠玉瓶递给温绍云,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润淳厚,却是透着无尽的孤寂与凄凉,“两年后,我若真的死了,你们便将瓶中的东西喂她喝下,从此她脑海里关于我的一切记忆都随之被清除得干干净净,她将再也不会记得曾经有一个我在她的生命里出现过。”

    “你…”

    “你们可以放心,瓶中的东西对她的身体不会有任何影响,她也只会将我从记忆中抹除掉,其余的一切她都会记得。”

    “我不是那个意思。”温绍云语塞,他真不是那个意思的。

    陌殇将翡翠玉瓶搁在温绍云的面前,起身背对着他们眺望窗外那渐渐黑下来的夜幕,道:“我知道。”

    “喂,别以为你这么说我们就会认同你。”

    “如果仅仅只是因为今日咱们谈话,你们就认同了我,我会瞧不起你们的。”

    “你这人…”

    “我很期待你们对我的考验。”那只翡翠玉瓶里的东西,陌殇不介意交给他们保管,反正他是不会向命运屈服的,哪怕是死亡他也要征服。

    不是还有两年么,谁说他一定会死。

    他记得阿宓曾对他说过,我命由我不由天,他的命运只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天若阻他,便是把天给逆了,那又何妨。

    “今日的谈话是咱们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秘密,你们可以告诉温相和温夫人,甚至是你们的大哥,但我不希望她知道。”

    温绍云温绍宇对上陌殇的目光,不自觉的点了点头,这点信誉他们还是有的,而且这件事情让宓妃知道就麻烦了。

    此时此刻,握在手中小巧精致的瓶子似有千斤之重,压得温绍云有些透不过气来。

    “花园里的风景不错,你们可以到处走走看看,我去看看她出来了没有。”

    “妃儿出来之后,劳烦世子派人给我们传一句话,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还能赶回相府。”

    “嗯。”陌殇点了点头,带着满腹的心思,迈着优雅却又沉重的步子离开。

    身后,凝望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兄弟两人莫名觉得有些心酸。

    “二哥,他若能活下来,定是最适合咱们妃儿的夫婿人选。”

    温绍云顶了一脑门的黑线,抿唇道:“前提条件是他能活下来再说。”

    要是死了,一切都是白搭。

    …。我是可爱分割线……

    陌殇离开的时候,宓妃栽进暖心泉呛了几口温泉水,忍不住抓狂的咒骂了陌殇一顿,只差没有问候问候他的祖宗十八代。

    随后她便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凝神静气开始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里浸泡在泉水里,让泉水温养她的筋脉。

    随着时间的流逝,宓妃整个人悬浮在暖心泉里,清澈温暖的泉水将她包裹其中,身体沉睡过去之后,宓妃的意识越来越清晰,灵魂力量与精神力量相互叠加,变得越来越深不可测。

    拥有清醒意识的宓妃总算明白,陌殇为什么告诉她,在这里泡温泉要比在湖心亭好了,她以为那里的灵气浓郁,有助于她突破,孰不知这里才是最好的。

    虽然不太清楚自己究竟泡在暖心泉里多长时间了,但宓妃可以肯定绝对还没有超过一天。

    如此说来,暖心泉里的灵气远远是湖心亭的数十倍不止,她简直就是赚到了。

    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灵气越来越浓郁,越来越纯净,也越来越雄浑,宓妃知道她距离突破古武第五级真气出体不远了。

    当体内灵气趋于饱和状态,达到丰盈之后,灵魂力量与精神力量叫嚣着要冲破束缚的时候,宓妃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此时的她并不知道,暖心泉旁边,陌殇正一脸担忧的注视着沉在泉水里的她,感受到泉水接连开始沸腾,深邃的凤眸里极快的掠过一抹幽光。

    逞强的丫头,为了变得更强,竟是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肯错过。

    若是按照正常的规律进行功法的突破,陌殇相信宓妃吃不了那么多的苦头,偏偏这丫头是个要强又不服输的性子,见到灵气疯狂的往她体内钻,她竟硬生生的动了强行突破的念头。

    心知肚明以宓妃现在的状况,一时半会她是出不来的,于是陌殇走出地宫,唤来无悲交待道:“你们去告诉二公子和三公子,他们妹妹修练的功法就要突破了,暂时出不了暖心泉,让他们别担心,同时也提醒他们别打扰。”

    “是,世子爷。”无悲抹了抹额上的冷汗,爷,其实您最想说的是后面那句吧!

    “他们想吃什么就叫厨房准备什么,就在天香园收拾两个房间给他们住,衣服什么的直接去制办新的。”抬头看了眼天色,心知他们今晚是必须得住在这里了,陌殇倒也没有很排斥。

    “是,属下会安排妥当的。”

    “去吧。”

    正如陌殇所担忧的那样,戌时初(晚七点)兄弟两人还没见到宓妃的人就再也坐不住了,不管无喜说什么他们都吵着要见陌殇。

    无喜被问得没办法,正要找人去请示陌殇的时候,无悲像颗救星一般的出现了。

    原原本本将陌殇的话转述给了温绍云和温绍宇,兄弟两人这才安静下来,只说在宓妃出来之前,他们不会再说什么。

    因着年后他们兄弟三人都在宓妃的指导之下练功,也听宓妃简单的跟他们提起过她所修习的那种功法,知道每突破一级都很困难而且还需要一定的机缘。故此,他们如何还能闹着要去见宓妃,要是害她走火入魔就惨了。

    安排好一切,陌殇就回到暖心泉,见宓妃仍在积聚着力量,他只得就在泉边席地而坐,闭目开始运用丹田之气加固宓妃在他体内布下的生命法阵。

    自从体内有了这个生命法阵,陌殇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一连好些天,他再也没有犯过病。

    即便偶尔会有一些咳嗽,只要配合着服用宓妃给他的丹药,很快就能稳定下来。因着不用担心不知何时会突然犯病,这段时间他的功力提升得很快,以前修练一个月还不敌现在修练十天,可见这速度是有多么的惊人。

    打座练功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外面已是月上中天,地宫里却仍是亮如白昼,沉睡的身体在宓妃清醒的意识下渐渐舒展开来,随着体内那根紧崩的弦发出‘嘣’的一声脆响,宓妃只觉自己的身体被撕裂再重组,重组再撕裂……

    那种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疼痛,让她宓妃忍不住抱住头难过的吼叫出声。

    啊――

    一声痛到极至的尖叫过后,暖心泉里的温泉水被高高的掀起,目测超过了四五米,旋即再轰然跌落下来。

    陌殇在宓妃发出痛呼的时候就已经从入定状态中惊醒了过来,即便是他早有准备,还是没能避免被那高高掀起水幕浇成落汤鸡。

    “阿宓。”

    暖心泉是温泉,整个池子的周围都烟雾缭绕的非常梦幻,陌殇看到宓妃的时候,她正从泉水里冒出头来,先是长长的头发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垂落在她的身后,拍打着水面荡起阵阵涟漪,然后便是她那张仍带着水珠,绝色倾城妖娆妩媚的脸蛋儿,偏生她的气质又清纯若仙,两者相融合越发惹得人的目光不舍再从她的身上移开,往下是她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玉颈与精致的锁骨,周身肌肤莹白如玉,比之前他所见过的还要细腻白,娇嫩光滑,仿佛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

    “阿宓。”

    熟悉的声音让得宓妃浑身一僵,顺势抬眸望去刚好对上陌殇含笑凤眸,让她有片刻的愣怔,瞬间的迷茫,有种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错觉。

    “你。你怎么在这里?”

    “阿宓不喜欢我在这里么?”陌殇语气有些委屈,表情更是楚楚可怜,“快些从暖心泉里起来,泡在里面的确是很舒服,可也不能泡太长时间,不然对身体还是有害。”

    “哦。”伸手揉了揉自己有些眩晕的头,宓妃作势就要起身,锁骨下面的肌肤刚刚露出水面一部分,她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是泡在水里,而且貌似她自己还是浑身不着片缕,就那么出去岂不是要裸奔?

    “陌殇,你个臭流氓,混蛋,王八蛋,我要杀了你。”该死的男人,她差一点儿就上他当了,怎么会有这么无耻不要脸的人,他那心是颗黑炭做的吧!

    “咳咳,阿宓温柔一点。”

    “温柔你妹。”宓妃又羞又恼,把脖子以下的地方全都藏在水里,一双水眸似能喷出火来,“你赶紧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臭男人,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是又想占她便宜,上次昏睡时他替她洗澡的事情,她还没有找他算账,这货竟然还敢明目张胆的让她…让她露着身子…该死的,她实在说不出口,反正不能轻意的饶了他,绝对不能。

    “别生气别生气,我这就滚。”陌殇憋着笑,低着头赶紧滚了。

    他怕自己再不走,会控制不住爆笑出声。

    唔,这丫头简直太可爱了,尤其是偶尔暴露出来的小迷糊模样,让他爱死了。

    他是个纯洁的好孩子,真的没有那么猥琐的想法,喊她跟她说话不过都只是为了逗逗她罢了,哪里知道她会听了直接就要从水里站起来,也吓了他一大跳好不好。

    而且,陌殇实在没想明白,他那句话哪里说错了。

    瞅了瞅四周,又竖起耳朵听了听动静,宓妃抿着粉嫩的唇瓣,整张小脸都布满了纠结之色,“那臭男人也不知道会不会藏在哪里偷看,光溜溜的她要怎么回房间拿衣服嘛,真是急死她了。”

    不自觉的宓妃就把心里话全都嘀咕出来了,想动又不能动的滋味太难受也太憋屈了。

    “阿宓。”

    “你怎么又回来了,赶紧滚,姑奶奶现在只想抽你不想见你。”

    “我滚了啊。”陌殇一本正经的道。

    宓妃:“…!?”

    迎着宓妃瞪向他如刀的小眼神儿,陌殇正色道:“我又滚回来了。”

    噗――

    “咳咳…”幸好宓妃嘴里没有水,不然她一准儿得喷,呛得面红耳赤的她不禁怒吼出声:“这货是谁家的,赶紧拖走,赶紧的。”

    陌殇抽了抽嘴角,看着已经濒临暴走边缘不远的宓妃,柔声道:“阿宓,这是干净的衣服,我给你放在这块石头上,你自己过来拿。”

    “你到地宫外面去。”

    “不要。”

    “那你想干嘛?”

    “我不会偷看的。”陌殇举手指天发誉,该看的不该看的他都看过了,虽说突破后的宓妃蜕变得比之前更美了,但他仍然清楚的记得她的模样。

    只是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不然搞不好宓妃真会杀了他。

    “真的。”

    “千真万确。”

    “那你回房间去,我没叫你之前不许出来。”

    陌殇点头,道:“好,我去,穿好衣服你就直接回房,饿了一整天你也该吃些东西了。”

    “知道了。”

    “动作快一点,我说不会看就不会看的。”

    “嗯。”再三确定陌殇不在之后,宓妃这才拍了拍自己已经红得快滴血的脸,让自己清醒清醒,这才游到岸边抓过石头上的衣服套在身上。

    衣服的样式很简单,完全就是为宓妃这个不会穿衣服的人量身准备的,不然在这种精神紧崩的情况之下,她只会越穿越乱。

    ------题外话------

    ~(>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093】突破男人间的约定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