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94】外城之行郡主金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正如陌殇所说,宓妃这整整一天就只吃了一顿早饭,后来在醉香楼又忙着救治墨寒羽,精神都处在高度紧崩的状态,谁还顾得上肚子饿不饿。

    泡在暖心泉的时候,一心想着趁此良机抓住机会突破到古武第五级,宓妃也早就把饿得咕咕乱叫的肚子抛到了九霄云外,一顿两顿饭不吃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也不可能会饿死,只是出了暖心泉,又经陌殇那么一提醒,宓妃觉得自己实在是饿得不行,必须立刻马上填饱肚子。

    以前在特工岛接受专业特工特训的时候,什么样的训练科目她都练过,并且以门门全优的成绩通过最终考核,不然那个男人也不会让她活着,他只恨没有想出更折磨人的法子来收拾她,调教她,将她打磨成他最为冷血锋利的尖刀。

    有时候外出执行任务,饿着肚子干活儿那是家常便饭,如果想要吃的就必须拿命去换,谁能舍得呢?

    因此饿并不算什么,至少感觉到饿的时候,你还是活着的;当你再也感觉不到饿的时候,那么你就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宓妃曾经在美洲热带丛林里执行过一次击杀任务,那一次她整整在那里面呆了足足一个半月才将目标任务击杀在枪口之下。

    初进丛林里的时候,她的身上还带有几天的食物,计划在她击杀掉目标人物之后,还能保证她有干净放心的东西吃,至少也能坚持到她走出那片丛林。

    可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那一群人刚进入丛林不久就走散了,她也压根无法准确的判断出目标人物走的哪一个方向。

    于是她只能追踪着少量的线索在丛林里穿行寻常他们的踪迹,原本几天的食物硬生生被她分割成了半个月左右的量,结果等她解决了目标人物的众多手下后,仍是没能找到她要杀的人。

    丛林里的危险是难以想象的,那地方遍布有毒之物,几乎找不到可以吃的东西,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她只能靠着下雨的时候喝天上掉下来的雨水充饥解渴填饱肚子,直到成功完成任务,伤痕累累的走出丛林。

    被训练成狠辣无情的女特工,一次又一次接下一个个她厌烦的却又不得不执行任务,这些记忆就是潜藏在宓妃脑海里最为阴森黑暗的东西,让她恨不得全部抹去。

    自那一次任务过后,宓妃在特工岛那可就是抗饥饿能力最强悍而闻名了。

    又怎料一次灵魂的重生,不过只是换了一具身体而已,她就变得一点儿饿都挨不得,受不住了。

    似乎每每一饿,她的脾气就会变得很不好,莫名其妙就有想揍人的冲动。

    温宓妃是温家人的宝贝,自出娘胎就是娇生惯养着的千金小姐,什么好穿的好用的好吃的,只有她想不到的,就没有温家人捧不到她面前的。

    只要不是那种特别贫穷的家庭,粗茶淡饭还是吃得起的,至少也是一天两顿,铁定管包饱。可想而知温宓妃这个相府小姐,又怎么可能没饭吃,大概她也从来都不知道饿是什么滋味。

    这才养成她一饿就浑身都不是滋味的毛病,非常吃饱喝足过过瘾。

    手脚利落的穿戴整齐,鼻子特别灵敏的宓妃就闻到了浓郁的饭菜香,本就饿得前胸贴后的她,越发饿得不行,脚下步子迈得飞快,直冲她的卧房而去。

    随后在陌殇的陪同下,宓妃几乎是风卷残云般的将桌上的五菜一汤扫了个干干净净,顺带还吃了三碗饭。

    别问她为什么吃那么多,她只想说那是因为她消耗也大。

    以后每每回想起那一刻,宓妃都忍不住捂脸羞得抬不起头来,实在是陌殇当时端着碗,举着筷子看着她的眼神儿和表情太令人难以忘怀,简直就是想忘都不能忘。

    最后的最后,陌殇当然吃得很少,因为他十之*的注意力都被宓妃给吸引去了。

    见她吃饭跟打仗似的模样,他的脑海里只浮现出斗大几个字:丫头真是饿坏了。

    梨花小筑里有专门的厨子负责给陌殇准备膳食,陌殇又是个对食物特别挑剔的人,能让他随时都带在身边的厨子,手艺能差吗?

    不,当然不差。

    厨子做出来的饭菜相当的美味,就连宓妃的味蕾都有被收服的趋势。正是饿极的时候,面对这样的美食,宓妃当然是忍不住的。

    结果吃的时候是吃痛快了,但吃完过后问题来了,吃得太撑睡不着,苦逼的只能到院子里来回踩着青石板路散步当作消食。

    明明没吃到多少东西的陌殇,美其名曰自己也吃撑了,死活都要牵着宓妃的手一起散步消食,否则他就死赖着不走。

    实在被缠得没有办法的宓妃只能同意由他陪着散步,等到肚子不再撑得难受的时候,两人各自回房休息。

    宓妃刚突破古武第五级,根基尚且不稳,至少还需要半个月的巩固,修为才能运用自如。

    相府里的灵气比不得这里的灵气纯净浓郁,宓妃躺在紫玉暖烟床上并没有睡觉,而是封闭了自己的五感,疯狂的催动体内灵气蕴养她的全身筋脉,加深巩固自己的修为。

    待宓妃从打座的入定状态中醒过来,只见青玉桌前,陌殇一袭深紫色的暗纹锦袍,墨发高束,正坐在那里喝茶。

    “你怎么可以不经我的同意就随便进出我的房间。”宓妃从床上坐起身,怒瞪陌殇。

    虽说这里是他的地盘没错,但好歹也要尊重一下她的*好伐!

    陌殇无辜的眨了眨眼,修长好看的手将精致的墨菊花纹茶杯放到桌上,凤眸含笑的望进宓妃似要喷出火的眸子,柔声道:“我有敲门的。”

    事实是他不止敲了一次门,而是反反复复敲了很多次,房间里都没有动静,他才自己推门进来查看的。

    “上面天已经亮了,阿宓的两个哥哥要是再见不到你,他们肯定会联起手来揍我的。”陌殇说着说着突然凑到她的面前,跟她脸对脸,眼睛对眼睛,那表情怎么看怎么都透着楚楚可怜的诱人风情,“阿宓,你要保护我。”

    宓妃:“…!?”

    “阿宓,我需要你的保护。”说着又凑近宓妃两分,唔,望着那近在咫尺的红唇,陌殇表示好想亲上一口。

    闻言,宓妃嘴角猛抽,继而一把一把的黑线自脑门上划落,她顿时无言以对,只得睁着一双清亮水灵的大眼死命的瞪他,再瞪他。

    他会需要她的保护?

    开什么国际玩笑,难不成这人身边的猎云骑都是吃素的,宓妃可不认为有人动得了他。

    如果那些想动陌殇的人真的动得了他,估计璃城早就易了主,楚宣王府也早变了天,他如何还能稳坐楚宣王世子之位。

    这男人是觉得她好忽悠么?

    “阿宓别这样看着我,我会害羞的。”陌殇垂下眸子,无比羞涩的道。

    宓妃如遭雷劈,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虽然阿宓的眼睛特别特别的漂亮,但也不能睁得这么大,仔细眼珠……”

    没等陌殇把话说完,宓妃实在忍无可忍的一巴掌拍在他的脑门上,怒道:“你给我把嘴巴闭上,不许说话。”

    唔,这丫头下手真狠,脑门铁定是红了。

    可怜兮兮的点头,陌殇的凤眸里渐渐聚起水雾,那委屈的小眼神儿直把宓妃瞧得险些倒栽到床底下去,谁能告诉她这妖孽是谁放出来的,赶紧来收了吧!

    “你给我正常一点,不然我不理你了。”话脱口而出之后,宓妃嘴角僵了僵,那什么她这是在撒娇么?

    陌殇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冲宓妃摇了摇头,他喜欢跟宓妃这样闹着玩儿,更喜欢看到宓妃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丰富,那种感觉让他觉得特别的开心与自在。

    扯着袖子擦了擦汗,宓妃笑眯眯的问道:“你刚才说上面天亮了?”

    陌殇咬着性感的薄唇,流光溢彩的眸子似是闪烁着星光,他乖乖的点了点头。

    他虽然不惧温绍云和温绍宇,也不怕他们在别院里面乱闯,反正他们也走不到溪园来,更别说见到宓妃了。

    但是谁让他们是宓妃的亲哥哥呢,哪怕就是看在宓妃的份上儿,陌殇也舍不得为难他们。

    再加上已经隔了一整晚没有见到宓妃,陌殇也担心温绍云兄弟两人会急疯了,到时就更没有可能替他说好话了。

    要知道他的心意既然已经向他们坦诚了,那么他们有一半的可能成为他的助力,也有一半的可能成为他的阻力。

    陌殇只想每天都看到宓妃,能陪在她的身边,可没有想过要替自己树立太多的‘敌人’,尤其是宓妃很在意的‘敌人’。因为那些人里面,很有可能就有那么一个的言行会影响到宓妃的情绪,甚至影响到宓妃对他的态度。

    因此,有些人即便不能得到他的帮助,却也绝对不能把人给得罪了。

    “糟了,二哥三哥肯定担心坏了,你你你赶紧给我起开,我要出去。”

    看着手忙脚乱的小丫头,陌殇眸色幽深,任凭宓妃怎么推,他愣住纹丝不动,半点都没有移动。

    “你到底要干嘛。”

    某世子摇头,黑漆漆的眸子直勾勾的望着宓妃就是不说话。

    某女一头黑线,咬牙切齿的道:“说话。”

    陌殇咧了咧嘴笑得风华万千,那双眸子更亮了几分,颇为神秘的道:“你猜?”

    “快让开,我没空陪你玩儿。”推开陌殇下了床,垂眸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皱巴巴的衣服,好看的眉头微拧了拧。

    “我是来给阿宓挽发的。”

    “哦。”不会梳头这实在太丢脸了,等她回去后一定好好的学一学。

    太复杂的学不会没关系,总得先学两个简单的发髻来应应急不是。

    “快去换衣服吧。”

    “知道了。”实在受不了陌殇过于火热的注视,宓妃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躲到了花鸟屏风的后面,先是净了手,然后是漱口,最后才将自己的脸庞洗洗干净。

    对着镜中的自己撇了撇嘴,又抓了抓长长的头发,宓妃忍不住满腹的吐槽,像她这么聪明的女人,怎么就是学不会梳古代女人的头发呢,简直太打击她的自信心了。

    打开衣柜,入目的是挂得整整齐齐的,赤橙黄绿青蓝紫白八种颜色,不同款式,不同布料,但做工都极其精致讲究的近百件美衣华服。

    宓妃相信任何一个看到这些漂亮衣服的女人都会忍不住惊呼出声,因为这大大满足了一个女人对于衣服的巨大的虚荣心。

    无论身处在哪一个时代,只要是女人,打开衣柜的时候都不免感叹自己总是少了一件衣服,少了一双鞋子,少了可以搭配衣服的种种配饰。

    总之不管拥有多少,就是觉得永远都少了那么一件,即便是宓妃心里也有这种想法,在她看到这些衣服的时候。

    指尖划过那一件件质地轻薄却触手生温,款式新颖独特,设计或简洁或繁复的衣服,最后挑了一件粉蓝色的立领束腰长裙穿上。

    衣服的款式非常简单,宓妃拿在手里看了看,很容易就穿在了自己的身上,心里不知为何泛起淡淡的甜味儿。

    用陌殇的说法,这个房间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为她准备的,是他送给她的,如果她不喜欢或是不要,那就直接扔了。

    想到上次在马车里,她看到那条裙子心里对他的怀疑,宓妃不由得抽了抽嘴角,越发觉得自己的情绪很容易受陌殇的影响。

    那个人,竟是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一点一点的要融入她的生活了吗?

    “时间快要来不及了哦,阿宓可是没找到合适的衣服,要不我再吩咐人重新再做一些新的,款式就再简单一点的。”

    外面陌殇的声音响起,听得宓妃一头的黑线,低头瞅了眼身上的衣服,嘴角不由一抽,还能做出比这更简单的?

    宓妃对此表示严重的怀疑,可她的确是拿古代女人的衣服和头发没有办法,别说复杂的她搞不定,就是稍微有些复杂的都搞不定。

    只是陌殇这样笑话她真的好么?还有,这衣柜里少说不下一百件衣服了,他还嫌少?

    “喂,你快给我梳头。”关上衣柜门,宓妃身影一闪就坐到了梳妆台前,透过铜镜看着身后的绝世美男,白玉似的耳朵微微有些发烫。

    “好,阿宓想梳什么发髻?”

    “随你。”

    “嗯。”陌殇拿起梳子,先将宓妃的头发梳顺,然后双手很是灵活的摆弄她的一头青丝,很快就麻利的挽了一个灵蛇髻,又从妆台上拿了成套的紫玉首饰替她戴上。

    粉蓝色的长裙,搭配紫色的发饰与首饰,让得宓妃整个人都透出一股清灵之气,尤其陌殇还特意拿出一块墨紫色的玉佩挂在她的腰间。

    “这个…”

    “喜欢吗?”

    玉佩通体呈墨紫色,上面雕刻着迷你型的山水风景,最惹人注目的是那玉中似有一丝一缕的青烟在飘荡,若隐若现,若有似的,透着丝丝灵气。

    宓妃看着手里的玉佩,很难违心的说自己不喜欢,更何况陌殇拿出手送她的东西,又怎么可能普通得了。

    若是连他都瞧不上眼的东西,宓妃相信这个男人绝对不会拿出手。

    既然是他能送得出手的东西,那么他就是吃定了她会喜欢,故而宓妃要是矫情的说自己不喜欢,反倒落个没脸,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说自己喜欢呢。

    “我就知道阿宓会喜欢,虽然我不知道阿宓究竟修习的是什么功法,但我看得出来灵气越是纯净浓郁的地方对你的修习越是有利。”

    宓妃挑眉看他没有说话,陌殇也不理她诧异的眼神,接着又道:“这块玉佩是我偶然所得,以后阿宓就随身佩戴着它,尤其是练功的时候,阿宓可以不用再分出心神净化和提炼要吸食纳入体内的灵气,只要是灵气阿宓就能吸入体内,反正它能帮你净化灵气,将涌入你体内的灵气反复净化提炼,直至转化为纯净的灵气才会被你吸收。”

    “这么宝贝的东西你说送人就送人,真就一点儿不心疼?”

    果然,陌殇出品,绝无凡品。

    这个男人真的只是楚宣王世子么,为何她总觉得他的身上笼罩着重重迷雾,这样的东西也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

    什么时候这些宝贝都成大白菜,偶然就能得到,那她怎么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对象是别人的话,我肯定心疼,但对象是阿宓那就不一样了。”奇珍异宝,陌殇想说他很多,真的很多。

    但对他而言,能被称之为‘宝贝’的,唯宓妃而已。

    “有。有有什么不一样的。”

    “当然不一样。”陌殇见宓妃低下头,又是一副鸵鸟样也是相当的无语,不愿为难她的他只得转移话题道:“我送阿宓的东西都是心甘情愿的,我并不想阿宓有任何的负担,还有阿宓一定要记得,但凡是我送给你的东西,你若不喜欢可以扔了毁了,切记不要转手送人,不然我会生气。”

    他可以纵容着宓妃不回应他的感情,但他绝对不允许宓妃践踏他的感情。

    宓妃可以不喜欢他,也可以不接受他送给她的东西,但陌殇无法接受宓妃收了他的东西却又转手送给别人,那是对他的侮辱。

    “我记下了。”好吧,宓妃承认她有鸵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应陌殇,但她不是傻子好伐,多多少少也瞧出了一些门道。

    比如,陌殇貌似喜欢她。

    呃,那咱喜欢就是所谓的男人对女人的喜欢。

    不是都说拿人手软,吃人嘴短,宓妃就是再怎么脑残也不可能这头收了陌殇的东西,那头就将东西又转手送人,那岂不是在打陌殇的脸?

    她还没有那么蠢,而且陌殇送她的东西,她一件都不舍得送人,哪怕是自己的亲爹亲娘亲哥,她都舍不得,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便是那衣柜里每天穿一件都不带重样要穿上三个多月的衣服,自打陌殇说那都是专门为她准备的之后,潜意识里宓妃就将那些东西当成是她的所有物,任何胆敢打那些东西主意的人,她都是不会放过的。

    “阿宓记得就好。”

    “我要去天香园。”昨个儿来的时候,宓妃记得她的两个哥哥就是被安排在那里的。

    “好。”话落,陌殇很是自然的牵起宓妃的左手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道:“这次阿宓是强行突破的,根基尚且不稳,至少三天以内都到湖心亭打座吸纳一些灵气巩固巩固。”

    “你…”

    “阿宓是怕我舍不得?”陌殇笑了笑,忍不住伸手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神色温柔宠溺,举止更是亲密无间。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么,不许动手不动脚的。”即便是爹娘还有哥哥和师兄他们,顶多也就是揉揉她的发顶,还没有谁对她做出这般亲密举动的,这个陌殇都不知道让她说什么好了。

    当然,最气人的是她自己,居然一点儿都不排斥陌殇这样对她。

    呜呜,她这是认命了的节奏,还是真的对陌殇抱有跟他对她一样的想法。

    每当宓妃鼓足勇气想要看清楚自己心里对陌殇是什么感觉的时候,脑海里就会突然浮现出那个邪魅男人的脸来,真是让她头疼不已。

    明明她与那个男人只有一面之缘,偏偏她就是对那个男人印象深刻,而且怎么都难以忘怀似的。

    以宓妃前世的眼光,真要喜欢男人的话,她肯定会选择邪魅男人那一型的,陌殇这一类型的美男,她好像没办法短时间之内喜欢上。

    如果将陌殇和那个男人放在一起比较,单论容貌的话,他们是不相上下的,很难说出谁更好看一些。

    一人如仙,清绝出尘。

    一人似魔,邪魅狷狂。

    但就是这么两个容貌与气质完全不一样的男人,偏偏就让宓妃有种他们是同一个人的错觉。

    可他们明明就是不一样的……

    也正因为如此,宓妃纠结了,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喜欢陌殇多一点,还是喜欢那个邪魅男人多一点,如果她要两个都喜欢,岂不是三心二意,两踏两条船?

    想到这里,宓妃就觉天雷滚滚的,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阿宓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

    “我就喜欢牵着阿宓的手,只是牵着不做别的,别急着甩开我。”

    走出地宫,出了溪园,陌殇牵着宓妃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话,光看背影的话会觉得他们很相配,相依相偎的画面很唯美;只有凑近了才知道,这两人压根就是在斗嘴,而且大有一种越斗越厉害的趋势。

    好不容易走到天香园门外,宓妃果断挣脱开陌殇的手,丢下他往里跑去,一边跑一边喊,“二哥,三哥。”

    “妃儿。”

    正厅里,温绍云和温绍宇听到宓妃的声音,兄弟俩一前一后就跑了出来,宓妃更是直接就扎进了他们的怀里。

    “二哥三哥,妃儿有话想跟你们说。”她懂医术的事情,也是时候告诉自己的家人了,以前到底是她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一些。

    “事情再重要也不能饿着肚子说吧,三位不介意陪我一起用顿早膳吧!”

    跟在宓妃身后进来的陌殇,看着她一手紧紧拉着一个哥哥,黑眸极快的掠过一抹幽光,心里酸酸的有些不是滋味。

    唔,他吃醋了。

    等温绍云和温绍宇要向他行礼的时候,陌殇赶紧抬手阻止了,他可没忘某个小女人正站在那里冲他直瞪眼呢。

    假如他真敢受了温绍云兄弟的礼,陌殇毫不怀疑宓妃会恼上他。

    “不吃白不吃。”

    “妃儿。”

    “呵呵。”陌殇望着宓妃那傲娇的小模样笑出了声,如玉般的容颜竟是越发的好看起来,直让人移不开眼。

    温绍云牵着宓妃的手,又看了温绍宇一眼,跟着陌殇的脚步走向花厅,热气腾腾的早点已经摆上桌,勾得人肚子里的馋虫咕咕乱叫。

    “请坐。”

    “多谢世子。”

    “不客气。”按照规矩陌殇动筷之后,温绍云这才拿起筷子替宓妃夹了她爱吃的水晶包,温绍宇又替她盛了一碗素菜清粥。

    本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古语,一顿早膳四个人吃得很安静,气氛也还算温馨。

    别的暂且不谈,单单就冲着陌殇昨个儿对温绍云兄弟俩的那份坦诚,他们两个也不能当着宓妃的面儿找陌殇麻烦不是。

    更何况,陌殇的一举一动都表现得进退得宜,他们压根也找不到给陌殇穿小鞋的机会。

    还有让他们满肚子都冒酸泡泡的是,陌殇的眼力劲儿是不是太好了一点,宓妃的眼神都还没有表达出来,他就已经不动声色的将宓妃喜欢吃的,想吃的都送到了她的面前,而且一点儿都不会让人觉得他是刻意的。

    这样的一个男人,如果不是从一出生就背负着那样不吉的预言,想要嫁给他的女人,估计早就数都数不过来了。

    “听无悲说你们要去外城?”

    “是啊。”宓妃一点儿都不奇怪陌殇会知道,这个男人贴心起来简直就不是人。

    “那我去给你们安排马车,你们兄妹慢慢谈。”说着陌殇就站起了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停下来,似是不放心却又用询问的语气说道:“湖心亭那里灵气浓郁,你刚刚突破体内气息正是不稳的时候,最好还是考虑一下多在这里住上几天。”

    闻言,温绍云和温绍宇皆用疑惑的目光看向宓妃,眼里有着无声的询问。

    “那个我会考虑一下的。”宓妃撇了撇嘴,小脸黑了黑,暗骂陌殇黑心,他分明就是故意说出这样一句话,目的无非就是用她的哥哥来让她妥协,答应在别院多住几天。

    “其他的一切我会安排妥当的,而且有你的两个哥哥陪着你,闺誉什么的不会受损的。”

    闺誉那种儿玩意儿,陌殇可不觉得宓妃会放在眼里。

    “要你管。”

    陌殇是目光温和的看着她恼怒的样子,蔷薇色的薄唇抿了抿没再说话,转身离开。

    “妃儿,你对他这样很不礼貌。”温绍宇揉了揉宓妃的脑袋,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心疼陌殇了。

    他处处为宓妃考虑,又处处护着宓妃,对宓妃的疼爱丝毫不比他们少,多多少少让温绍宇对陌殇硬不起心肠来了。

    反倒是温绍云看着这样的宓妃眸色深深,怕只怕陌殇不是单相思,他们的妹妹心里是真的有陌殇这个人的。

    否则,以宓妃对待外人的态度,她是绝对不可能那样跟陌殇说话的,至少寒王就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妃儿,快告诉三哥你是不是在温泉里泡了一整晚,可有哪里不舒服?”

    “三哥别急,坐下来我慢慢说给你们听。”宓妃简单概括了一下昨天她在溪园泡温泉的一些情况,却是只字未提到地宫里的暖心泉,那是陌殇的秘密,而她已经占了两次大便宜,怎么着也得为他保守秘密不是。

    “强行突破是很危险的事情,以后切记不可再冒险了。”宓妃突破时的情景温绍云是没有亲眼见到,但单就是听宓妃说起,他都心有余悸,生怕她会有个好歹。

    “呵呵,二哥放心好了,这次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妃儿当然不愿错过,绝对没有下一次了。”宓妃尴尬的扯着嘴角笑了笑,又是撒娇又是讨好的道。

    “这么说来楚宣王世子的这处别院里的灵气是真的很纯净很浓郁了。”

    “相比起其他地方来,这里的确很好。”

    温绍宇看着自家二哥,态度很坚决的道:“二哥,我决定在这里多住几天。”

    他不傻,陌殇肯定是有意要留宓妃住在这里,结果宓妃不答应,那主意可不就得打在他和二哥的身上。

    人家一个暂时还跟他们家妃儿扯不上关系的男人都这么关心妃儿,身为哥哥的他怎能不关心自己的妹妹。

    “我也是这个意思。”

    “你们怎么不问问我。”宓妃郁闷了,她是被无视了么。

    “在这个问题上没得商量,你的修为要巩固,身体也需要调养,不许逞能。”

    “可是……”

    “没有可是,妃儿听二哥的话就好,反正咱们在这里好吃好喝的多住几天得了便宜不说,也影响不到什么,其他的楚宣王世子不是说么,自有他去处理。”

    宓妃扯着袖口抹了把脑门上的汗,撇嘴道:“二哥什么时候跟陌殇那么熟了。”

    “我跟他不熟。”是的,就是不熟,但温绍云却是怎么也忘不掉陌殇昨天说的那些话,尤其是在发现宓妃心里有陌殇之后。

    那些话总是不断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让他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宓妃。如果妃儿真的跟陌殇在一起,两年后陌殇又走了,即便他们能狠下心肠将那东西给宓妃吃了,让她将有关陌殇的一切都遗忘了,只怕也弥补不了她心中的那一片空白。

    真要如了陌殇所愿,那既是对陌殇的不公平,更是对宓妃的一种无言的伤害。

    “二哥三哥,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们说。”

    “那件事情等咱们回府再说,其他人不用知道,但至少爹娘和大哥也应该知道。”

    “对不起。”

    “傻丫头,我们是一家人说什么对不起,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们都明白。”

    “二哥。”

    “是啊,不管妃儿做了什么,你都是我们最最疼爱的妹妹。”

    “三哥。”

    “行了,扭扭捏捏可不是妃儿的风格哦,世子的马车应该准备妥当了,我们陪你去外城逛逛。”温绍云之前以为宓妃去外城是冲着那里的市集去的,哪里知道她只是想去看海。

    既然只是去看海,那就没有必要非要等到逢一三九的时候过去。

    那个时候外城来往的人太多,反而不安全。

    半个时辰之后,宓妃和温家两兄弟坐上马车前往外城,陌殇没有跟去,他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缠着宓妃,什么时候要给她空间,再加上还有那么大两只灯泡,他又没办法逗宓妃玩儿,想想还是不要去的好。

    反正,温绍云不是说了么,他们要唠扰他了,至少会在这里多住上三天时间。

    三天虽说短了点儿,但也好过一天都没有,只要宓妃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陌殇就不止一种办法亲近她。

    兄妹三人到外城之后直奔海边而去,看着那绵延起伏的海岸线,宓妃的心情颇有些激动,蓝天,白云,大海,真是美极了。

    不逢市集的时候,外城是很安静的,渔民们若是不出海都习惯呆在自己的家里,要么陪着妻子孩子,要么就是睡觉了。

    外城的建筑风格颇有西方建筑的特点,房屋十之*都是用木头搭建起来的,每家每户的小院儿都很别致,与内城的建筑很不一样。

    呈井字形的街道上,虽说商铺林立,但都大门紧闭,没有老板自然也没有客人。

    宓妃此行的目的并不在于买卖东西,而是实地考察幻海周边的地形地貌,以便落实她的计划。

    亲眼看过之后,宓妃提起的那颗心算是落了地,海港她是一定要建的,船只也必不可少。只是在落实这个计划之前,她还得进宫找一找皇上,问他要些特权。

    温绍云和温绍宇见宓妃一到海边就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完全就是一副停不下来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满是一个接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好在宓妃知道她要组织商船出海这事儿,既然需要皇上的帮助,爹娘那里也肯定是瞒不了的,至于她的三个哥哥,她压根就没有想过要瞒。

    于是宓妃就很兴奋很激动的向温绍云和温绍宇描绘了一幅极其大气磅礴的宏伟蓝图,听得那两人是一愣一愣的。

    缓过神来之后,两人看向宓妃的眼睛都冒着光,那是兴奋的光。

    怪不得宓妃总是嚷嚷着她缺钱,想要实现她称霸海上,扬帆海外的宏愿,后期赚钱是一定有的,但前期投入的就是一笔巨款啊,要是没有几分家底,的确开展不起来,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但有了那些赔偿款的宓妃,距离她实现她的愿望就容易了许多,至少不用担心资金不足。

    “妃儿怎么想起要经商的?”

    “三哥看不起经商的么?”宓妃不答反问,她想要主导四国的经济大权,除了经商之外也没有第二条路可选择了。

    那么多职业里面,唯有商人是赚钱最多的,难不成她还能去种地么。

    “当然不是。”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你们知道的,妃儿很缺银子嘛,嘿嘿。”她可不就是缺银子么,如果她富有天下之财,她也就不会想方设法的要赚钱了。

    温绍宇听了,忍住满头的黑线道:“等妃儿把海港建起来,三哥跟着你混。”

    “还有二哥。”

    “好啊,等到妃儿确立了航线之后,咱们就将爹娘带上一起去环海旅游。”

    “什么是旅游?”

    “旅游就是到处去游山玩水的意思。”宓妃擦了擦汗,以后这种词汇她还是少说一些为好。

    “天快黑了,妃儿可还有要去的地方,要是没有咱们就先回梨花小筑。”

    “二哥三哥,你们觉得那个地方怎么样?”宓妃扯了扯两个哥哥的袖子,指着远处的海湾,一双水眸弯成月牙状。

    “挺好的。”抬头看了一眼,温绍云很认真的道,那处海弯很美,海水格外的蓝,透过海水还能看到底下五颜六色的贝壳。

    “那里有什么特别的吗?”温绍宇关注的重点不一样,他总觉得宓妃不是无缘无故有此一问的,比那处海湾好看的地方还有很多,又不是单单只有那一处。

    宓妃环抱住温绍宇的胳膊,笑嘻嘻的道:“那里的确挺特别的,因为妃儿打算在那里建造一套海景别墅。”

    看到幻海的时候,这个想法就在宓妃的心里诞生了,她要回去画好设计图,等修建海港的时候就顺带将房子一起建造起来。

    以后不说天天住在幻海周边,至少一个月总会有三五天呆在这边,故而,居住的房子是必不可少的。更何况,等她想要看大海的时候,能够住进海景别墅里,简直不要太幸福。

    “海景别墅?”

    “咳咳。”面对两个哥哥疑惑的目光,宓妃干笑道,“就是妃儿想要在那里建造一套面朝大海的房子,等以后我们什么时候想看海景了就住在里面,每天早晨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日出,看到海。”

    “妃儿想建就建吧,三哥支持你。”温绍宇看了看宓妃,又看了看那处海湾,实在不想泼宓妃冷水。

    那地方海水虽然不深,可到底是在海里啊,房子怎么可能建在海里呢?

    宓妃笑而不语,她说能建就一定能建,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她就不信没有她做不成的事。

    一晃又是四天过去了,温绍云和温绍宇向陌殇道了谢,带着宓妃就返回了相府。

    那四天里,他们眼看着宓妃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心里也越发肯定陌殇没有对他们说谎,多留下几天果然是对的。

    也是赶巧儿了,兄妹三人刚回到相府不到一个时辰,管家就到碧落阁来将宓妃请到了前院正堂,说是皇上身边儿的王公公来了。

    宓妃猜的没有错,王公公的确是来相府送东西的,一样是象征着安平和乐郡主身份的金印,另外一样则是正一品郡主专门的服饰。

    除此之外,王公公还带来了两个正五品的尊等宫女做宓妃的贴身嬷嬷,以及四个从七品的一等宫女做丫鬟。

    深知宓妃性情的皇上,特意交待王公公悄悄捎了一句话给宓妃,大概的意思是,人既然已经赐给宓妃了,那么是死是活就不是他的事了。

    言外之意就是,他赐下的人并不是用来监视宓妃的,如果宓妃能收为已用,肯定会感谢他的,他可是免费送了帮手给宓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094】外城之行郡主金印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