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95】赶往琴郡无情公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御赐郡主金印与服饰到手之后,宓妃熬了两个白天一个晚上绘制了一幅包括整个外城,以及幻海周边各种地形的全貌图。

    在这幅图上,哪个地方在未来几个月内是要被用来做什么的,宓妃皆用不同的颜色做出了区分,还在旁边写下了较为详细的批注。

    宓妃的计划很大很大,大到在那一片区域尚未建造起来之前,别人都会把她当成疯子。

    不过即便是那样,宓妃也没有放在心上,她下定决心要去做的事情从来就不会还没有开始就退缩,更不可能半途而废。

    外城内,渔民的房屋都没有集中在一起,只有极少数的人家是相邻挨着的,这样他们不但占据了很多本身用不着的土地不说,而且很多渔民居住的地方正是宓妃打算用来修建海港周边设施的地方。因而,宓妃要走的第一步是将那些渔民集中安置起来,让他们只能分布在两到三个地方居住,这样其他的地方才能为她所用。

    金凤国建国七百余年以来,生活在外城的人就一直处于一个不上不下,非常尴尬的位置。一方面,他们的确不想离开自己世世代代生活的海边,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内城或者其他地方的人无法接受容纳他们呢。

    最开始的时候,外城的人或许还有很多的人有那样的勇气尝试着去融入内城百姓的生活,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次又一次的被挤兑排斥之后,即便是再怎么坚强不屈的心,也都渐渐寒了。

    既然如此,哪怕外城的生活很艰苦,治安什么的也乱成一团,却也是再没有人愿意搬入内城去生活了。

    但凡沿海的地方,都有内外城之分,星殒城边儿上这一块面积最大,发展前景也最是可观,谁让这里是皇城脚下呢。

    朝廷对外城是采取放养态度的,只要不捅出天大的事儿,内城里的官兵是不会插手的,上面的人更不会插手,而整个外城最大的官儿也就只是被封了一个县令罢了,手下除了一个师爷之外,就还有两个辅助他办差的不入流的小官儿,至于衙役整个县衙加起来也不过只有五十人。

    县令在外城呆得久了,也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方式,除了每逢一三九有市集的日子之外,他们多半会窝在县衙里,要么聚在一起赌博,要么各自找个地方睡觉,反正一个个都闲得蛋疼。

    每逢市集的时候,外城非常的热闹,尤其是近两三年海上有了梦箩国的商船之后,内城里很多自视身份尊贵的人也免不了轻装出行到此淘宝。

    在内城商铺里买不到的一些珍奇的东西,如果你运气足够的好,那么在外城很有可能就能收入囊中,甚至品质还非常的高。

    故,别看外城的渔民都是靠捕鱼为生,日子过得清苦,但生活在外城的那些商人,他们都来自不同的地方,而且一个个家中都很是有钱。

    朝廷虽然对外城放任不管,但每个月从外城收走的赋税却是很多。当然,渔民是不用上缴赋税的,这一部分的缴税都出自那些商人的口袋。

    饶是每个月都要上缴那么多的税银,但都没能让这些商人经营不下去,可见他们每月赚进荷包里的银子有多少了。

    外城的渔民与商户之间的贫富差距乃金凤国之最,每个有海的地方都是如此。渔民不用缴纳赋税,虽说减轻了他们的生活压力,靠着打渔就能自给自足,但他们却是没有一丁点儿人权的。

    换言之,他们就是死也没有人管,只能自认倒霉。

    聪明的渔民都知道莫要多管闲事,谨慎小心的做人,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就好,任凭每逢市集的时候街上再怎么热闹,他们都不会闯进那一方天地。

    而那些商户呆在外城也是为赚钱来的,谁也不想自己的手上沾上血,因此,井水不犯河水的,数十年来倒也相安无事,谁也不主动去挑事儿。

    大多数都是正常的,他们脑子没病自然不会没事去找事,可也奈不住有那么一小部分的人就是天生有病的,每年也会死上一些人。

    宓妃想要安罪那些人,首先这第一步就很不好动作。

    其次,在宓妃的计划里,外城无论是街道还是那些规格不一的商铺都要重新进行规划与统一,力求完美。

    最后,才是建造海港,开设船场造船,继而扬帆出海,称霸海上。

    宓妃想要做海商的这件事情太大,牵扯也甚广,她第一个要争取的人便是皇上,只有皇上将外城的打理大权交到她的手里,后面的计划才有实施的可能。

    她想要经商,想要外城的打理权,光是自己找宣帝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再加上温老爹的话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因此,那张地形地貌与规划图绘制出来之后,宓妃就拉着温老爹还有自家两个哥哥窝进书房里面,然后就开始了她眉飞色舞的讲解。

    听完之后,温家父子三个都震惊了。

    他们实在很难想象,宓妃的小脑袋瓜里究竟装的时什么,怎么她的想法就那么新奇呢。

    如果不是宓妃拿出了那份活灵活现,仿佛一座繁华城镇的设计图,单单只是听宓妃用语言形容的话,他们还不会如此的震惊。

    正因为有图,又有宓妃指着图上她画出来的那结标记一一讲解给他们听,就冲着宓妃描绘出来的那一幅幅前景,不只温绍云温绍宇打定主意要参与到宓妃的伟大航海计划中,就连温老爹也不淡定了,他觉得当丞相没啥意思不说,每天还要处理那么多的事物,时不时的还有人暗地里设计陷害什么的,还不如跟着宝贝女儿日子过得精彩呢。

    虽说很多时候,宓妃做出来的事情都吓得他不轻,但那什么吓吓更健康不是。

    温老爹知道自己的女儿永远都不可能跟其他的高门千金一样,安安份份的呆在后院里做个大家闺家,他的女儿早晚都会一飞冲天的。

    从除夕宴开始,温老爹就有了这样的意识,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那之后的赏梅宴,他的女儿不说名震整个浩瀚大陆,但绝对已经是一战成名,享誉四国了。

    这样的宓妃,的的确确不再适合乖巧的做个闺阁千金,因为那样的她会受到限制,一个弄不好就会沦为他人的棋子。

    名声什么的,温老爹从来就不在乎,他的女儿更不在乎,反正已经够不好的了,再背负上一个商女的名声也无妨。

    就像宓妃说的那样,等她手里握有大把大把金银的时候,只有别人求她的份儿,又如何还敢轻视于她。

    她要的不是小富,也不是巨富,而是垄断四国的超级巨富。

    宓妃的这份心思一点儿都没有瞒着温老爹和温绍云兄弟,她也向他们表明,她并没有不臣之心,只是不想任人宰割,也不过是攒一张底牌握在手里罢了。

    朝堂风云瞬息万变,温老爹在里面浮沉二十多年,宓妃的担忧他何尝不知,思虑一番之后他便表示支持宓妃,不管她做什么,他都支持。

    虽然他还并不知道宓妃还要组建佣兵军团这件事,可也正因为他的这个决定,他的信任与支持,让得他在以后的日子里带领温氏一族嫡系一脉避过了一次又一次的争斗。

    那日书房密谈之后,先是宓妃进宫见了一次宣帝,没等第二天宣帝就召见了温老爹,宣帝要询问的事情自然就是宓妃对他提的事情。

    宓妃向宣帝许下的回报是非常丰厚的,又还不是一次性的那种,而他除了将无人管理的外城全权交给宓妃之外不用做任何事情,每年国库都能有巨大的收入,这简直就是双赢的局面,宣帝压根什么亏都不吃。

    甚至宓妃还主动向他提出,外城新建之后的守卫什么的,可以全派他的人,而她没有任何的反对意见。

    不得不说宓妃也是一个揣摩人心的高手,她知道皇上不放心什么,她就给他一颗定心丸,让他可以放心。

    毕竟自古帝王都多疑,能做到宣帝这个份儿上,已经非常的不容易。

    但凡能退步的地方,宓妃倒也不会死卡着不放,那样对她没有丝毫的好处。

    温老爹离开之后,宣帝又想了两天,最后还是决定授权给宓妃,让她再次进宫就着外城的事情商谈了所有的细节,然后公平公正的签订了合约。

    得了外城管理权的宓妃,第一件事情就是向宣帝借了两个擅长谈判的人,让他们跟着沧海一起到外城,先是找到当地居住的那些渔民跟他们商谈搬迁事宜,然后则是找到那些商户,高价购买他们的商铺。

    前者宓妃有过保证,虽然是要让渔民都搬离自己原来居住的房屋,但却不会让他们搬离外城,因此,反对的人不是很多。

    更何况,宓妃许给他们的搬迁条件非常好,好到让那些渔民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一来,他们搬迁的时候可以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二来,他们搬入新房的时候还能每户领取十两银子。

    且不说民不与官斗这样的话,单单就是宓妃许下的这些,那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渔民们对此都很满意,纷纷表示愿意跟沧海订定搬迁协议。

    同时,也有一些比较顽固的渔民不愿意搬离自己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沧海倒也不着急,就把那些人家凉着,直到其他人家都签订完了,沧海这才回头再找他们谈。

    好在过程虽然曲折了一些,但结局总归是好的,顺利的。

    解决了渔民的问题,那些商户就有些不好搞定了,毕竟他们家底都不薄,饶是宓妃出高价购买他们的铺子,他们都不愿意卖。

    后来还是在宣帝的干预下,沧海才从那些商户的手里把铺子都盘了下来。

    事情虽有宣帝施压,可那些商户也都不是傻的,一个个都油滑得很,沧海跟他们谈很是有些吃亏,不过幸有宓妃的提点,总算幸不辱命的完成了收购任务。

    沧海向那些将铺子都卖给他的商户们承诺,他买下他们的铺子并非是要独霸整个外城商场,而是要将这些铺子全都拆了,然后重新设计装修,统一的修建在一个地方,待重新规划建好之后,他们这些商户可以拥有优先的选择长期租赁铺子又或者购买铺子的权利。

    得了这个消息,对于把赚钱的铺子卖掉这件事情,商户们也就没有那么反感了。

    “妃儿这是怎么了,眉头皱起来可就不好看了。”马车里,温绍宇一脸的疑惑,莫不是外城那边出事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沧海会处理好的。”宓妃扯着嘴角笑了笑,温绍云则是拿过她手里的信看了起来,越看脸色越是难看。

    “真是一群不要脸的混蛋。”把信看完,温绍云就得了这么一个结论。

    想当初妃儿没有提出要外城的管理权时,星殒城里大大小小的家族,他也没听谁说对海运感兴趣的,更没听说有谁想管理外城的。

    结果现在倒好,妃儿前脚刚向皇上要了外城的管理权,大肆改建外城兴建海港,那些人就不安份的蹦Q起来,一个个憋着坏水儿要砸妃儿的场子,温绍云不动气才有鬼。

    “怎么了?”温绍宇听得一头雾水,见自家二可这副想揍人的模样,一把抢过他手里的信,飞快的看了一遍,脸色黑得似能滴出墨汁来。

    “tmd,那些人也太不要脸了,简直就是欠收拾,他们以前怎么不去抢,现在妃儿的计划刚刚起步,他们就想横插一脚,紧赶着要分一杯羹了。”

    宓妃看着秒变喷火暴龙的三哥温绍宇,嘴角抽了抽,他跟二哥不愧是双胞胎,骂人都喜欢骂‘不要脸’。

    “二哥三哥淡定一点,别生气别生气。”宓妃抚了抚额,这样的结果她其实早就预料到了。

    此时的他们正乘坐着马车在前往琴郡的路上,宓妃跟宣帝签好合约,又将渔民搬迁和收购商铺的事情交给沧海之后,就跟两个哥哥出发起程前往琴郡。

    郡主的金印她已经有了,总不能一直把她家大哥留在琴郡,堆积下来的一些事务,的的确确也只有她才处理得了。

    除此之外,宓妃对清镜城附近的樊梨县也极其感兴趣,听悔夜回信说,那里也非常适合建立海港,尤其那里处于她的封地管辖之内,比起星殒城的外城,更适合她的开拓与发展。

    这一趟她早晚都要走,至于那些捣乱的人,宓妃是肯定不会放过的,敢打她东西的主意,最好他们要准备好接受她的怒火与报复。

    “那些人太过份了。”温绍宇还是怒,大有一种想要冲回星殒城找人算账的节奏。

    “幻海之上商机重重,他们那些人早晚都会发现那里的价值,我不过只是先下手而已,就算他们现在要搞破坏也是无可厚非的。”宓妃挑了挑眉,对此表示不甚在意。

    到嘴的东西飞了,那些人能甘心才有鬼。

    “怪不得收到沧海的消息,妃儿一点儿都不觉得生气。”

    “二哥,妃儿可没有说过自己不生气哦!”她的东西,谁动谁死。

    “难不成妃儿早有安排?”

    “那些人明着是不敢出手的,他们也只能在背地里下黑手,既然黑对黑,那就看谁手段更高明,更凶残了。”

    “妃儿,就算沧海很厉害,他一个人也对付不了那么多吧。”至于他们身边的贴身护卫,都被宓妃安排了其他的任务,目前都没有在星殒城,不然温绍宇也不会这么担心。

    “谁告诉三哥沧海是一个人了。”

    “呃…难道不是?”

    看到温绍宇瞪着她语带疑惑反问她的样子,宓妃笑得有些奸诈,“我问爹爹要了暗卫,还向皇上要了禁卫军。”

    即便没有温老爹给她的那些暗卫,宓妃相信身在梨花小筑里的陌殇,也断然不会允许那些不省心的东西碰属于她的东西的。

    别问她这是哪里来的自信,就那么肯定陌殇会帮她,反正她就是知道。

    “那样就好。”温绍云点了点头,又道:“沧海在信上说,承诺给渔民的房子已经动工了,妃儿什么时候找好的人。”

    “那些匠人么,其实是妃儿很早的时候就找好的,因为半个月后要开张的药楼就是妃儿的产业,那些建房子的人就是我请那些替我装修药楼的匠人介绍的。”毕竟除了药楼之外,她要装修要建造的房子还有很多,懂这方面的人才自然是越多越好,就算要她花钱养着他们都成。

    “药楼是妃儿的。”温绍云问。

    宓妃:“是啊。”

    “那无情公子也是妃儿。”这次是温绍宇问。

    宓妃点头,又答:“是啊。”

    她的药楼造来就是售卖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药,当然最多的要数毒药。

    为了打响药楼的名声,从半个月前宓妃就吩咐沧海安排人在江湖上替‘无情公子’也就是她造势了,经过这段时间的发酵,她医术堪比药王谷,毒术胜过毒宗的种种传闻,几乎袭卷了整个金凤国,大有朝着其他三国的蔓延的迹象。

    “咳咳,妃儿怎么替自己取了个这样的名字,听起来感觉怪怪的。”温绍宇摸了摸鼻子,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无情公子就是他家妹妹。

    “不好听么,妃儿觉得还可以啊。”

    “妃儿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你管那么多做什么。”温绍云瞪了弟弟一眼,传闻中的无情公子就是喜怒无常,性情乖张,冷血无情的一个人,倒也的确配得上‘无情’二字。

    “二哥三哥你们觉得药楼开张之后生意会不会很火爆。”

    “肯定会的。”对于这一点,温绍云兄弟丝毫都不怀疑。

    短短不过半月时间,无情公子的名号就响彻整个金凤国,传闻被他治愈过的人都称他为医毒双绝,天下第一人。

    “唔,二哥三哥就这么肯定。”宓妃嘟着嘴看着他们,眼里全是笑意。

    “妃儿拿出来的不管是疗伤的药,止血的药,解毒的药还是剧毒的药,就没有一种是差的,我们对你当然有信心,药楼的生意肯定会非常好的。”对宓妃的那些药,温绍宇简直就是如数家珍。

    “等妃儿的药楼开起来,二哥是不是想在里面拿什么药就能在里面拿什么药,有没有什么限制的。”温绍云眨了眨眼,语气里满是逗乐与打趣。

    “药楼里的药还配不上哥哥们,妃儿自当给哥哥们更好的。”放在药楼里售卖的药,宓妃并不打算用最好的,当然她能拿得出手的自然也不是最差的。

    任何好东西,她都喜欢留给自己,或者自家的家人。

    “哈哈,有个神医妹妹就是不一样,二哥太有福了。”

    “三哥也有福。”

    “留些保命的药在哥哥们的身上,妃儿也能更安心不是。”至少发生意外的时候,他们还能有自救的能力,不会坐以待毙。

    “妃儿,皇上赐下的嬷嬷和宫女,她们可否……”经过几天的相处,温绍云觉得那两个嬷嬷和四个宫女都还不错,能力很强,若能为自己妹妹所用,一定会成为她的助力。

    只是他又不免担心,那六个人会不会是皇上安排到宓妃身边的监视她的棋子。

    “她们六个目前看着还不错,但若要真的为我所用还得考察一段时间。”宓妃勾了勾嘴角,她知道两个哥哥在担忧什么,反倒是老爹告诉她,皇上既然把人给了她,那么那六个人就是她的了,生与死皇上都不会追究。

    此外,老爹还告诉她,皇上既然有心赐给她的人,必是有用之人,好好调教培养一番定不会让她失望。

    初见那六人之时,宓妃就知道宣帝没有拿什么残次品给她,赐给她的人都是顶好的,无论容貌还是气质都非常不错,脑子也绝对比一般人都好使。

    只是这般聪明的人,若是不能忠心于她,要来也没用。

    “妃儿有这个意识就好,原本看着你的碧落阁空荡荡的,三哥还想替你挑选几个丫鬟去伺候呢,没曾想皇上竟然下手了。”

    “丫鬟什么的三哥就不要操心了,妃儿会自己想办法的。”她身边的丫鬟,即便是个洒扫的粗使丫头也绝不能普通了,一技之长是必须要有的。

    “三哥是很相信妃儿眼光的。”

    “嗯。”

    此番前往琴郡,皇上赐下的两个嬷嬷,宓妃的只带了樱嬷嬷一个在身边,另一个清嬷嬷被她留在碧落阁替她当家。

    四个一等宫女曾经都是宫里的女暗卫出身,个个都可说是貌美如花,气质出众的正值二九年华的女子。

    她们接受过最严格的暗卫训练,同时也接受过最严苛的宫女训练,身手不凡的她们都是作为受宠妃嫔贴身女卫而存在的。

    为了顺利的完成任务,自小生活在宫里的她们几乎很少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易了容的,故而出宫之后就恢复了本来容貌的她们也不用担心会给宓妃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皇宫里最不缺少的就是宫女,除了皇上赐下两个正五品的尊等嬷案靛谇俺鹆瞬簧俚恼橹猓拖滤母鲆坏裙土岬娜硕济挥辛恕

    本来嘛,作为金凤国史上唯一一个唯有四字封号的正一品且享有封地的郡主,配备四个宫女在身边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谁让人家背景够强,后台够硬,又深得皇上的宠爱呢,但是再有两个品级这么高的嬷嬷伺候着,那就实在有些打眼了。

    要知道因着先皇执政后期那几年的动荡,宫里有品级的嬷嬷和宫女几乎已经所剩无几,皇上登基之后又压着嬷嬷宫女晋封之事。因此,目前为止近身伺候在皇太后身边的贴身嬷嬷那也才正五品,皇后身边的那才从五品,安平和乐郡主就是再怎么受皇上的宠爱,一下子就拥有了两个正五品的嬷嬷贴身伺候,可想而知会闹出多大的动静。

    但是甭管你闹得怎么厉害,皇上那是铁了心要宠着宓妃,谁站出来说话都不顶用。

    皇上被闹得烦了,干脆也不按牌理出牌了,耍赖似的直接就站在金殿之上,怒吼反问他乃一国之君,难道就连赏赐一个新受封的郡主两个嬷嬷和四个宫女的权利都没有?

    他是皇帝,他说了算,谁敢说他没有那样的权利。

    于是乎,宓妃的身边就这么拥有了两个高品级的嬷嬷,甚至隐隐还压了皇太后一头,顺带着还直接将庞皇后踩到了脚下。

    四个宫女各有所长,宫里的名字是不能再用了,遂宓妃重新给她们赐下了新的名字,依年龄大小分别是紫瑛,紫瑜,紫琳和紫琼。

    王公公将她们带到相府,宓妃收下金印与服饰将她们领回碧落阁之后,她们便向她下跪磕头行了主仆大礼,表示此后她们的命就是宓妃的,而她们的主子也只有宓妃一个。

    甚至她们还将临行前皇上对她们的告诫都告诉了宓妃,那并非是她们想要向宓妃证明些什么,而是她们此举是在表忠心。

    不管以前她们的主子是谁,从今往后,她们的主子只有一个,那就是宓妃。

    “那两个嬷嬷和四个宫女的身手虽然比不得剑舞和红袖,但在会武的女子里面已经非常难得,她们若能对你忠心,那妃儿以后也能轻松一些。”温绍云完全有理由相信,只要不是那种心术不正,接近宓妃就是带有目的人,只要跟宓妃相处过就会被她的性子所吸引,从而死心塌地的追随她,并且忠于她,永不背叛。

    不用怀疑,在他看来宓妃的身上就是有这种语言难以形容的人格魅力。

    “她们都是不错的人,能收为已用的确能帮我大忙,若是不能杀了也没关系。”反正宣帝的意思很明确不是,既然已经是她的人,要杀还是要如何都由她说了算。

    另外紫瑛和紫瑜这次与她同行,被她带在身边贴身伺候,紫琳被她派去接替剑舞的任务盯牢云依,紫琼则是受她指令,在她去琴郡的这段日子,将府中其他三房的动静一一监控起来,尤其要留意他们是否有跟什么可疑的人有接触。

    丹珍,冰彤,白晴,白梅四个大丫鬟在此期间也都听从紫琼的调配,以方便她完成宓妃交给她的任务。

    云依是一颗很有用的暗棋,她在相府扮演的角色很有意思,同时也很关键,并非是宓妃信任紫琳,而是她一方面需要考验紫琳的能力,另一方面则是要试紫琳的忠心。

    除夕宴时宓妃就动了要分家的念头,而赏梅宴后那样的念头越发强盛,什么温家祖训她压根就没放在眼里,她只知道相府里那些不省心的东西应该早点分出去,以免他们惹下什么祸患还得连累她亲爹。

    一直以来她都没有寻找到适合的契机,那些人也不能说分就分,尤其这段时间他们都安份得很,让得宓妃非常不好下手,这才会一拖再拖。

    可是有句话说得好,是狐狸就总会露出狐狸尾巴,自她受封安平和乐郡主之后,那三房的人就都坐不住了,终于有了动作。

    分派给紫琼的任务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就看她要如何应对了。

    宓妃放了权给她们,如果无法换回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也就没有继续留下她们的必要了。

    “她们到底是皇上赐下的人,杀了不太好吧。”温绍宇皱了皱眉,又不由得想起宣帝的为人,他应该不会做出这么蠢的事情才对。

    要知道他们温家人大多喜欢吃软不吃硬,逼急了他们对谁都没有好处。

    “皇上不是说了么,赐给我了就是我的,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他不管的。”

    事实上做皇帝的就是不一样,宣帝揣摩起她的心思来也是个顶个的准,如果不是他吩咐王公公给她捎了那么一句话,宓妃很肯定自己会进宫,然后当着他的面把那六个人给解决了。

    有了那句话宓妃就能冷静思考了,既然皇上要演戏给外面的人看,那她又怎能不好好的配合,不然岂不白承了他的情。

    皇上的心思宓妃是心中有数了,她也乐得配合,不过她的手底下要什么样的人,那可由不得旁人做主,她会亲自挑选的。

    “怎么停下来了?”温绍云冷声问道。

    “回二公子的话,不到半个时辰就要到琴郡了,您和三公子虽说与郡主是亲兄妹,但今日琴郡的官员都会到城门口迎接郡主,老奴是怕会影响到郡主的清誉。”

    马车是樱嬷嬷吩咐停下的,她虽不曾与宓妃朝夕相处过,但就这短短几日的接触,依她对宓妃的观察和了解,她伺候的这位主子与她以前伺候过的都不一样,绝对不能以寻常的眼光去看待她。

    而且,她也知道宓妃最是忌讳什么,她的底线又在哪里。

    反正不触怒她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一旦惹毛了她下场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凡是其他闺阁女子所看重的一切,在她的眼里什么都不是,也切记不要她的面前提起女子这该怎么怎么样,那该怎么怎么样,虽然那是她们的职责所在,但如是她们真的那么做了,距离扫地出门也就不远了。

    住进相府的第一天,樱嬷嬷就知道外界盛传的有关于温相夫妇尤其宝贝唯一的小女儿宓妃,温家三位公子更是宠妹如命的传闻不假,因为现实中的他们真的宠女儿宠妹妹几乎到了一种人神共愤的地步。

    耳朵听到的不一定是真的,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但耳朵听到了,眼睛看到了,那就一定错不了。

    宓妃在相府到底有多受宠,樱嬷嬷是亲眼目睹过了,也不怪外界流传着一句话:若生为女儿之身,定要投身在温夫人的肚子里,如此不但有父母疼爱,更有兄弟维护。

    也不知她今个儿这番话会不会惹怒宓妃,不过樱嬷嬷还是必须履行自己的职责,她跟在宓妃的身边就是为了提点她这些,哪怕宓妃不喜,她也是要说的。

    “樱嬷嬷说得有道理,聊着聊着我们都险些忘了时间。”短暂的沉寂过后,温绍云笑着开了口,有些东西宓妃不在乎,可他们做哥哥的却不得不在乎。

    樱嬷嬷说得对,纵使他们是亲兄妹,该避讳的还是要避讳,更何况宓妃现在是以安平和乐郡主的身份来琴郡的,身上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脏污。

    “妃儿,樱嬷嬷说这些都是为你好,你可不能责怪她。”临下马车前,温绍宇拉着宓妃的手不忘交待她,自己的妹妹他清楚得很,这丫头才不在乎这些虚的。

    “我是那么不明事理的人么。”宓妃瞪了温绍宇一眼,怎么说得她是要吃人的老虎似的,她有那么可怕?

    “当然不是,我家妃儿最是听话懂事了。”

    “樱嬷嬷,你且带着紫瑛紫瑜上来替我重新梳妆。”初到琴郡的时候,宓妃并未想过琴郡有一天会成为她的封地,而她将成为这块土地上百姓们的主宰,这种感觉还挺奇怪的,不过也很新奇。

    既然琴郡已经是属于她的,宓妃自然而然会让琴郡变得越来越富饶,越来越繁华,同时也越来越美丽,更要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百姓都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

    唯有如此,才能让这里成为她光明正的根据地,发展她在明面上的事业,至于暗地里的,宓妃可没有兴趣到处显摆。

    “是,郡主。”

    待温绍云和温绍宇上了后面的一辆马车之后,樱嬷嬷这才带着紫瑛紫瑜爬上宓妃的马车。

    “今日第一次见琴郡的大小官员,不知郡主时否要换上那套象征身份的服饰。”正一品郡主的服饰,宓妃是可以穿着进入金殿议事的,那就是她身份的象征。

    “不用,那衣服太繁复了,本郡主穿着浑身都不舒服,尤其觉得眼睛疼。”宓妃这话当然不是说那衣服不够好看,不够庄重,事实上这次为宓妃量身打造的郡主服饰特别的好看,还特别的霸气,一般人根本穿不出那样浑然天成的尊贵与霸气来。

    宓妃不想穿是因为她嫌麻烦,尤其是穿上那套衣服,再梳上与之搭挡的发髻,她就觉得脖子疼,何必为了好看就折腾自己不是。

    于是,宓妃打定主意,只要不是非穿不可的场合,她就是打死也不要穿。

    “那老奴替郡主选一套贵重端庄的换上。”

    “好。”

    很快樱嬷嬷就手脚麻利的从整箱整箱的行李里面挑出了一套紫色镶嵌金边的长裙,又挑选出一整套蓝宝石的头面,跟紫瑛紫瑜配合起来,不出一刻钟的功夫,宓妃整个人从头到脚就大变样了。

    速度之快,令宓妃相当的满意。

    “天快黑了,加快速度赶往琴郡。”

    “郡主不必担心,很快就到琴郡了。”

    “嗯。”宓妃点了点头,粉唇轻启,道:“本郡主先闭上眼睛眯会儿,到了再唤我。”

    “是。”

    琴郡

    半个时辰之前,琴郡郡守秦文杰就领着琴郡的大小官员在城门口恭迎宓妃了,他的旁边站着的自然就是宓妃的大哥温绍轩。

    相貌清俊飘逸,温润仿如出尘谪仙般的温绍轩,刚一进入琴郡各个家族的视线,那些有女儿的人家就开始活跃起来,只可惜不管他们怎么折腾,温绍轩都能找到理由避而不见,可见相府的门槛高得很,并非什么人都迈得进的。

    此时的温绍轩一袭青色绣墨竹锦袍,墨发高束,广袖宽摆,腰间系着一块白玉,负手而立迎风站在那里仿如仙人欲乘风归去一般。

    总的来说郡守秦文杰还是一个不错的官,在他治理下的琴郡相对来说还是较为清明的,只是他明知其中有某些人安插进来的眼线却不动作,而是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点让得温绍轩有些不满,好在其他地方还算令他满意,相信妃儿应该会留下他。

    至少短时间之内会看他的表现,从而考虑是否要换下他。

    其他那些人,该拔掉的温绍轩是一点儿都没有手软,只等妃儿拿着郡主金印盖在奏折上,那些人就可以滚蛋了。

    短短不过半月时间,琴郡上上下下的官员对温绍轩这个仿如仙人一般的男人那是又敬又惧,一个个几乎都是夹着尾巴在做人,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他抓住把柄,继而丢了头上的官帽。

    “来了来了,大公子你看那是不是安平和乐郡主的马车?”

    当皇上下了诏书,将琴郡赐封给宓妃做封地的时候,秦文杰得到这个消息也是傻眼了,好久都没回过神来,倒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竟会跟宓妃还有这般缘分。

    “准备迎接吧!”

    ------题外话------

    ~(>__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095】赶往琴郡无情公子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