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97 张榜选人楚府制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85_85709三月如歌,万物齐吟。

    翌日,碧空如洗,阳光明媚,隆冬悄然过去,初春一早一晚的天气却仍有些寒凉,而素有百花乡之称的琴郡已是随处都可见悠然绽放的花朵,连带着空气里都带着淡淡的花香,煞是好闻。

    午时过后,郡守秦大人就接到了宓妃派人传递给他的消息,让他将昨晚仅剩的几个官员召集到议事厅等候她的指示。

    原本昨个儿宓妃初到琴郡是打算暂时静观其变再伺机而动的,虽然她很相信自家大哥的办事能力,也知道温绍轩列举出来的那些人还不能一次性的拔出干净,但是宓妃却没有耐心徐徐图之,一步一步的来。

    她想要结果是一次性就将那些人连根拔起,永除后患,否则表面上琴郡是她的封地没错,暗地里还不知道她是在给谁挂着名呢,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傻子才会去干。

    既是她的东西,她又岂能允许他人染指。

    翻阅了数十份卷宗之后,再结合大哥温绍轩给她看的那些隐秘的资料,还有那些不足以定罪的罪证,宓妃知道短时间之内她想罢免琴郡的某些官员是不能了。

    虽说琴郡现在是她的,而她也手执金印,想罢免谁就可以国罢免谁,但那些她要动的人,背后的靠山份量都不算轻,如果没有切实的证据将他们斩草除根,那么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宓妃自己的处境会变得相当的被动,而且所有的矛头还会直接向相府。

    琴郡是她的封地没错,宓妃也可以选择常驻在琴郡,但就目前的形势而言,她呆在星殒城的时间会比呆在琴郡的时间长。

    如果琴郡不能交给她信任或是对她忠心的人,那么她的封地易主可能性很小,但在她封地上的人听命于谁可就说不准了。

    正是由于这种种无法确定的意外因素,宓妃才久久都没有做出选择,脑海里一直在反复推敲执行不同决断后事态的各种发展情况,从而选择一个对自己最为有利的。

    事实证明在宓妃没有看到掺杂在卷宗里面的那几份资料之前,她的确是没有想过要当晚就动手,谁知最后形势所迫,她是不得不即刻动手。

    那些卷宗里面掺杂的资料,里面详详细细记载了那些官员的犯罪事实,人证与物证皆有记录被安置在什么地方,只需要宓妃安排人去接收就成。

    这些东西如果是别人给的,宓妃会怀疑,会不相信,但这些东西是陌殇给的,她就信了。

    那个男人明明没有在她的身边,却把她的心思摸得透透的,总是悄无声息的将她需要的一切都安排得妥妥的,让她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他倒也不愧是璃城之主,一点儿也没白坐了楚宣王世子这个位置,其心智手段远非常人所能企及,似乎这天下间就没有什么事情是能逃过他那双眼睛的。

    远在璃城又被世人传诵得不问世事的陌殇,他的手里究竟还握有朝廷多少官员见不得人的罪证,宓妃压根就不敢深想,他的势力远比她所能想到的还要深还要广,还要令人畏惧。

    这样的一个男人,若是与他为友,那一切都还好说;可若与他为敌,或许怎么死的都搞不清楚。

    陌殇暗中操作混在卷宗里的东西,毫无疑问正是宓妃正急需要得到的,只要她的手里掌握了那些东西,那么完全就不需要她使其他的手段,埋在琴郡多年的那些眼线,顷刻之间就能清理得干干净净,往后那些人再想安插人进来就难了。

    他送上的这份情,时机掐的得刚刚好,也百之百相信宓妃不会拒绝。

    纵然宓妃对此会心生不满,甚至有可能恼上他,但宓妃却是一个善于把握时机的人,她深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道理。因此,当宓妃手里握着那些东西,细看过一遍之后她也仅仅只是愣了一下,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宓妃不动声色的用眼神和大哥温绍轩做了无声的交流,然后就有了他们兄妹对话的那一幕。她给温绍轩看的那几张纸,不留心看的话就只当那是宓妃抄录的一份卷宗中的某些东西,实际上却是宓妃在纸上玩了一个文字游戏。

    这种游戏以前她跟三个哥哥都玩过,得了宓妃的暗示,温绍轩就特别留了心,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所在,遂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纸上给出的信息并不是很多,但却非常明确有用,字里行间提供给温绍轩的有一条街的名字,一处小院的名字,还有人证与物罪等字眼。

    温绍轩的记性很好,看完记在心里之后,他跟宓妃扯了些有的没的,当着某些人的面将那几张纸又放回宓妃的跟前,甚至还刻意让那些人瞧清楚纸上写的是什么,然后顺势带走了温绍云和温绍宇,为了不引起怀疑,宓妃将贴身伺候她的紫瑜也派了出去。

    离开府衙之后,温绍轩,温绍云和温绍宇就兵分三路,各自抓紧时间行动。

    温绍宇到宓妃提供的地点去接收那些人证和物证,以保证那些人的安全;温绍云则是拿着宓妃的金印去调动守城军,争取连夜将那些官员的府邸看管起来;温绍轩拿着宓妃出入皇宫的令牌,赶至城外调动皇上的暗衣卫,以便宓妃行事。

    临行前,宓妃向宣帝要了五十名暗卫衣,其实只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没曾想刚到琴郡她就得用上了。

    至于紫瑜,她直接听命于宓妃,离开府衙之后就直奔雷县而去。

    任谁也没有想到,当卢飞虎郝田那些人准备着要给宓妃一个下马威的时候,面对他们刻意的刁难与刻意的忽视,宓妃非但没恼没怒,反而表现得比他们还要沉稳淡定,不声不响的就煽了他们一个大耳巴子。

    就在他们被宓妃晾着,一方面心里没底,七上八下又隐隐还抱着看戏心态的时候,宓妃出其不意的出手了,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宓妃出手一向都秉持着快狠准的原则,雷霆般的手段起了很大的震慑作用,那些毫无准备的官员无论反抗的还是不反抗的,没有意外全都被她关进了大牢,至于遗留在外还在活动的,究竟将是为谁所用的棋子尚未可知不是。

    “秦大人,你说郡主今个儿将我们召集到议事厅究竟是所为何事?”经过昨晚那一次洗牌,琴郡剩下的官员连二分之一都没有了。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透过窗户投射进摆设较为庄严的议事厅,洒在人身上似是笼罩了一层柔和的光晕,沉闷压抑的气氛却是一点都没有减少。

    厅里的摆设简洁大方,以黑色和红色为主色调,再配以绿色的植物,给人一种干净干练的感觉,作为议事厅倒是非常合适。

    “郡主的心思岂是我等可以随意猜测的,耐心等着郡主来不就知道了。”秦文杰对着问他话的那位大人翻了一个白眼,他要知道心里就不会紧张着急了。

    虽说他曾有缘较近距离的见过宓妃,可他想说的是,掌管他们琴郡的这位主儿,模样实在太具有欺骗性了,如果仅凭她的容貌就判断她是一个好欺负的人,那么恭喜你,你完了。

    别看宓妃不说话不动作的时候,容颜绝色倾城,乖巧又不失甜美,气质更温婉雅致,美若仙子,但是她的性格绝对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恬静温婉,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让你永无翻身之地。

    这是宓妃刻意收敛自身气场之后给人的第一感觉,每当她不再收敛自己的气息,释放出自己的气场之后,她给人的感觉就完全变了。

    那时的她霸气外露,气场强大,犹如行走在黑暗世界里的暗夜女王,高贵,冷艳,神秘却又妩媚而妖娆,仿佛生来就该是高高在上,受人俯身膜拜的。

    两种截然不同的气场,却在宓妃的身上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怎不令人心生惊艳。

    “秦大人所言有理,咱们还是不要胡乱揣测郡主的心思为好。”要说他们这几个被宓妃给留下来的人,的的确确都是真的有学之士,只可惜以前被打压得太厉害,官位很小不说更是没有一丁点儿的话语权。

    如果不是他们所处的官位实在太低,手中又没有实权,对那些人造不成影响,而那些人又懒得麻烦向吏部提交罢免他们的折子,只怕他们现在早已是一介布衣。

    眼下,那些人全被郡主下令收押,琴郡的天也该清明了,积压在他们胸中的那口郁气也除了,只盼着那些人都莫要再出来害人了。

    “哎,你们都放心吧,郡主不是都说过了,一旦人证物证都集齐了,那些人也就活到头了。”秦文杰丝毫不怀疑宓妃就是那样一个杀伐果决的人,斩草定是要除根的。

    “没曾想秦大人还挺了解本郡主的。”突然宓妃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惊得以秦大人为首的几位大人面色斗然一白,更是险些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呼――

    那什么背后说人是非,的确是要遭报应的,呜…他们以后不敢了。

    “下官等参见郡主,郡主万福金安。”

    宓妃直接走进议事厅,身后跟着樱嬷嬷和紫瑜,两人手里都抱着一叠叠账册之类的东西。

    “都起来吧。”优雅落座在主位之上,宓妃饶有兴致的打量起他们的神色,唔,她有那么可怕,一句话就把他们吓成这样?

    “谢郡主。”秦大人擦了擦额上的冷汗,从地上起来的他只觉自己双腿发软,感觉到头顶宓妃的目光,他恨不得自己没有存在感才好。

    呜呜…他好怕怕的。

    其他几位大人也都拉耸着脑袋,低垂着头,想说点儿什么又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千言万语凝在喉间吐不出来的滋味,真真的难受。

    “下官不该在郡主背后议论郡主是非,请郡主责罚。”定了定心神,秦大人遂又掀了掀袍子,笔直的跪在宓妃面前。

    宓妃挑了挑眉,如水的眸光落在秦大人的头顶,想起自家老爹对她说过的话,这人是个可造之材,她可以培养培养。

    反正目前她的手上也没有什么可用之人,眼前这几个三十岁出头四十岁不到的男人,若能培养得出来倒也不亏。

    毕竟他们在琴郡为官,时间呆得最短的都已经有了五年左右,虽说在任职期间并没有什么建树,但究竟有无真才实学,用过之后才能见分晓。

    “秦大人先起来吧,本郡主为人处事一向赏罚分明,有功自然就有奖,有罪自然就得罚,没有谁能例外。”

    “是。”

    “如今被本郡主收押关进大牢的那些官员,他们的身后有什么人在替他们撑腰,又有什么多硬的后台,他们又是为谁办事的,本郡主相信你们心里都有数,可他既然落到本郡主的手里,那么他们就唯有死路一条。”

    “下官等明白。”

    “你们明白就好,虽说你们为官之时处处受那些人的打压,却也并没有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你们既身为百姓的父母官却没能为百姓做实事,这笔账本郡主暂且先为你们记着,望你们以后好好为琴郡的百姓谋福祉,莫要辱没了你们穿在身上的那套官服,头顶上的那顶官帽。”

    “是。”

    “琴郡乃本郡主的封地,除了本郡主之外没有人能阻碍你们的前途,只要你们忠于本郡主,踏踏实实的管理好琴郡这方土地,只要本郡主在一天就必定护你们一天,任谁也不敢欺负到你们的头上。”宓妃将他们的神色尽收眼底,话锋一转又道:“可本郡主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你们既在本郡主的封地为官,那你们就要记住一点,切莫三心二意,吃里扒外,除非你能保证你的把柄不被本郡主抓到,否则本郡主便诛你九族,以儆效尤。”

    “请郡主放心,我等自当公正廉明,清清白白的做官,为琴郡百姓谋福祉,一心一意的追随郡主,绝无二心。”仍是以秦文杰为首,另外七名官员紧随其后跪下向宓妃表忠心。

    相府是出了名的护短,而温相又是秦文杰几人非常敬佩的人,宓妃是温相的女儿,他们一点都不怀疑宓妃的话。

    他们也相信,在往后的日子里,只要不是他们本身犯的错,即便是真的将天都捅出了篓子,宓妃也会如她所言护着他们,让他们不受欺负。

    至于宓妃后面所说的对背叛之人的惩罚,他们就更没有意见了,那种不忠不义之徒,落得什么样的下场都是活该。

    “身为本郡主的人,你们将要面对的困难与挑战从来就不会少,当然面对的欺压也不会少,本郡主希望你们的骨头都能硬一点,要牢牢的记住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受你们跪拜之礼的,明白吗?”

    “明白。”几乎是宓妃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八个人‘呼啦’一下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对上宓妃局促的目光,一张张还算年轻的脸全都‘刷’的一下就红了。

    对于他们的表现,宓妃暂时还算满意,语气也柔和了几分,“等本郡主将那些钉子都清除干净了,能不能将琴郡打理好就看你们了。”

    “郡主,这…”秦文杰等人面面相觑,他们怎么觉得宓妃有想当甩手掌柜的意思呢?

    宓妃抬了抬手,示意他们听她把话说完,“以前琴郡隶属于星殒城直接管辖,距离星殒城也非常近,加之又有一万守城军常驻于此,乃朝中几方势力争相夺取之地,你们处在这些争夺中为官还能坚持住自己的立场也不容易,就算想做点什么都不方便,顾忌的东西也多,这些本郡主都能理解。”

    听着宓妃这番真诚的话,议事厅里的官员都不觉松了一口气,仿佛那么多年的坚持都得到了回报,这样的认同让他们很有归属感。

    初闻琴郡被圣上御赐给安平和乐郡主温宓妃为封地的时候,他们这些人还曾倍感担忧,只怕琴郡会再也没有未来。

    毕竟在他们看来,一个自幼被娇生惯养,身上又背负着那么多流言蜚语的女子,琴郡成为她的封地,仍旧摆脱不了被人争夺的命运,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百姓也过不了好日子。

    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宓妃的眼界会那么宽,心思会那么细,手段与魄力都不缺,较之男儿都不逊色。

    郡主她果真不愧是温相嫡出的女儿,怪不得温相会那般宠她,哪怕是换在别家,郡主也定然是个非常受宠的。

    如若宓妃知道秦文杰等人此时心里的想法,她非得郁闷死不可。

    “你们也知道,琴郡成为本郡主的封地之后,你们的任免除了皇上之外,就只有本郡主可以做主,以后对待那些套近乎的都给本郡主硬气一点,别受了他们的威胁,不然后果可就不是你们能承担得起的了。”

    “是。”一边回答一边抹汗,呜,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他们现在是深有体会了。

    “常言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本郡主既然留下你们任用你们就不曾对你们疑过心,不过本郡主也实话告诉你们,其实对于你们的能力本郡主还不是十分的满意,因此,本郡主给予你们为期一个月的试用期,看看你们究竟有没有值得本郡主用心栽培的价值。”

    这话秦大人等人听得不是很懂,于是对宓妃投以疑惑询问的目光。

    “直白的说就是一个月内,是本郡主给你们的考察期,能否真的坐稳本郡主任命给你们的官职,就看你们自己的能力了。”

    “郡主放心,我们会好好表现的。”

    “优胜劣淘这个道理大家都懂,本郡主的身边不留无用之人,而本郡主也相信你们都是有真本事的人,希望咱们大家合作愉快,共同进步。”

    “我等谨遵郡主教诲。”

    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脑门,宓妃对于这些个一板一眼的家伙实在有些无语,教诲,她教诲他们个毛线啊教诲。

    “你们之中有想离开的么?如果有现在提出来,本郡主会成全你们的心愿,还会替你们准备一份银两作为往后的安家费用。”这些人的资料大哥温绍轩有给她准备过一份,人品都很不错,就是能力差了一些。

    眼下宓妃也不需要他们有多么出色的能力,只要两三月内能帮她治理好琴郡就在,至于其他的可以慢慢来。

    “不用着急,你们可以慢慢想。”接过紫瑜递过来的茶,宓妃垂眸小口小口的饮着。

    琴郡没了那些人插足,宓妃又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做主实现曾经的那些抱负,只要他们不傻就不会拒绝这个送到眼前的机会,因此,八个人几乎都没有任何的犹豫就点头,回话道:“郡主,我们不离开,我们要将琴郡建造得比璃城还要繁华富贵。”

    同样都是能自主的封地,璃城可以那么强盛,琴郡又为什么不可以。

    反正他们就是相信只要追随着宓妃,早晚有一天琴郡可以跟璃城一样,不再是各方争夺的力量,而是让各方都争相讨好的力量。

    起步之时或许艰难了一些,但只要他们坚持下去,未来一定不可限量。

    宓妃抽了抽嘴角,满脑门的黑线,一脸的无语:“…!?”

    好好的,为毛要拿琴郡跟璃城比?

    璃城是陌殇的,这是在暗示她要跟陌殇pk的意思吗?

    “记住你们今日的话,难得你们有此雄心壮志,本郡主表示很欣慰。”

    “呵呵…”

    “秦大人,苗大人和原大人,你们担任的职务昨个儿本郡主已经说过了,这个册子里面是本郡主对其他五位大人的职位的安排,现就交由苗大人负责。”

    得了宓妃的示意,樱嬷嬷将那个册子退给苗仁康,后者双手接过,语气恭敬的道:“请郡主放心,下官会办妥的。”

    “另外,大牢里面那些人是该处死的还是流放的总得有个章程,桌上这些都是他们的罪证,至于人证等你们审理案件的时候自会有人安排他们出现。这件事情你们务必尽快处理妥当,若还有其他问题,再安排人到郡主府找本郡主。”

    “是。”

    “都放松一点,本郡主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

    一句话,说得这些个比温老爹小或大不了几岁的大男人都窘迫得红了脸,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给埋了。

    “本郡主是想问问你们对官员的选拔有什么样的要求或者是意见,毕竟除掉那些人之后,琴郡很多的位置都空了出来,总不能一直都空着,只有你们八个人岂不每天都要忙得跟陀螺似的。”那什么其实宓妃还是非常的,并不想将琴郡变成是她的一言堂。

    “回郡主的话,那些空余下来的官员位置,郡主是想向皇上要吗?”

    “那可不一定,朝廷每隔三年科考出来的学子,或许才学非凡,但论人情事故,为人处事却不一定算得上优秀,更遑论是做官。”都说高手在民间,宓妃有意从民间挑选有才之人,最好是在琴郡土生土长的。

    “如果郡主并不打算向皇上要官员下来,那下官倒是想向郡主举荐三个年轻有为的寒门子弟。”

    “哦,那本郡主可得见一见。”

    “他们与下官并无裙带关系,下官只是欣赏他们的为人,所以……”

    “苗大人无需如此,本郡主相信你的为人。”宓妃抬手打断他的解释,转首看向其他几位,柔声道:“本郡主无意向皇上要官员下来,所以几位大人心目中若有合适的都可以说出来。”

    “回郡主,下官也举荐一位。”

    “你是清镜城监管卷宗的漆雕舟。”

    “回郡主,下官正是。”

    “你们也都别顾忌什么,如果有合适的人选都可以让他们赶来琴郡一趟,只要他们能交出一份让本郡主满意的答卷,那么他们就有资格直接略过科考,挤身入官场。”

    秦文杰表示自己年纪大了,这都完全跟不上宓妃的节奏,“郡主的意思是……”

    “本郡主的意思就是你们心里想的那个意思,明个儿秦大人就张贴一张告示到府衙门口,凡年满十六周岁到四十周岁之间的,籍贯不限,是否识字也不限,报名时间为期三天,无论男女皆可报名参加这次的考试,过期不候。考题由本郡主考试当天现场出,前十名本郡主会亲自授予他们官职。”

    虽然只是短暂的相处了一会儿,秦大人,苗大人等人也都明白宓妃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她此举的确很惊人,但看她的模样压根不是闹着玩的,许是心里早就有这样的打算。

    科考是考,郡主出题那也是考,反正目的都是一样的,想明白这一点他们也就没啥好纠结的了。

    谣言止于智者,关于宓妃的言论实在太多了,各种各样的版本都有,亲眼见过宓妃之后,那之前说宓妃种种言论都被推翻了。

    在他们看来,说什么宓妃是无才无德呢,兴许人家才高八斗呢,要知道有其父必有其女啊,而且人家三个哥哥都是星殒城有名的才子,哪怕就是遗传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故,由宓妃亲自出题,他们不但不反对,反倒还相当的期待起来。

    “郡主放心,下官一定办得妥妥的。”

    “如此甚好。”该交待的宓妃都交待清楚了,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想到自家大哥交待她的话,“大哥替我准备的郡主府很好,至于这郡守府秦大人就安心的住着,那些话以后就不要再说了。”

    郡守府在琴郡有着特别的意义,也算是一种象征,秦文杰在温绍轩来的时候就将自己的家人都安排在了他自己的别院里,目的就是空出地方做宓妃的府邸,谁知被温绍轩给拒绝了。

    “可是…”

    “没有可是,本郡主洁癖很严重,别人住过的地方都不太喜欢,所以比起你这郡守府,本郡主更喜欢郡主府。”

    听了宓妃这话,秦文杰还能说什么,只得点头道:“下官明白了。”

    “好了,你们几个聚在一起好好商量一下,尽快定了牢里那些人的罪,然后该杀的杀,该流放的流放,至于抄家所得的那些家产,就仔细的记录在册作为琴郡的公共费用,本郡主还有事就不多呆了。”说完,宓妃起身就朝议事厅外走去。

    “下官等恭送郡主。”

    待宓妃离开了,秦大人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认命的聚在一起分析整理那些罪证,然后准备审理案件,最后定罪。

    三天后要举行选拔人才的比赛,他们时间紧迫,能用的也就两天而已。

    呜…貌似他们这几天都不能好好睡觉了,简直太可怜了。

    出了府衙,登上马车,宓妃就直接对车夫道:“去南街楚府。”

    上了马车之后宓妃就闭上双眼养起神来,说了那么多话她觉得很累,然后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她去做,想想就觉得头疼。

    樱嬷嬷和紫瑜安静的坐在一旁,谁也没有出声打扰宓妃的休息,尽职尽责的做好自己份内之事就好,其他不该她们问的就不问。

    半个时辰之后,马车在楚府大门前停下,樱嬷嬷低声道:“郡主,楚府到了。”

    “嗯。”宓妃睁开眼,从一旁的盒子里拿出一封拜帖,软声道:“嬷嬷去问问楚老爷子可在。”

    “郡主稍等。”

    “郡主喝口茶润润嗓子,奴婢替您重新打理一下发髻。”

    “好。”

    樱嬷嬷弯着身子下了马车,拿着拜帖到楚府门房,那人一见樱嬷嬷就觉得她不是普通人,而她口中的小姐自然也不是普通人,于是客气的请樱嬷嬷稍等之后,他赶紧找来了管家。

    管家一见,又立马接过拜帖跑进府里找太老爷去了。

    “陈管家这么慌慌张张的是作何?”

    “夫人万福,门外来了贵客,奴才这是急着去见老太爷。”

    “贵客,什么样的贵客?”衣着华丽富贵的中年美妇乃制琴大师楚大师的儿媳妇燕氏,绝对是个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女人。

    想到客人还在门外等着,陈管家就那个急啊,偏偏燕氏又拦着不让他走,大有一种你要不说清楚就别想离开的意思。

    “这个…”那拜帖虽说看起来很一般,但是里面有一个名字,却是吓得陈管家额上直冒冷汗,双腿都有些发软啊。

    放眼整个金凤国,敢叫温宓妃这个名字的人,只怕没有第二个。

    “娘,你怎么在这里,害女儿好找。”燕氏生有两子一女,在楚家主母的位置非常的稳固。

    楚怀曼容貌生得俏丽,五官单看并不出彩,组合在一起之后却有种很特别的味道,二八年华的她正是青春洋溢,姿容艳丽的时期,上门求亲的人很多,但却没能让心高气傲的她看上。

    一袭嫩黄色的抹胸长裙,上面绣满白色的牡丹花,初春的天气虽说阳光明媚,但仍带着丝丝寒气,她却已是穿着夏装,衣裙更是轻薄得很,极是完美的衬托出她婀娜的身段儿。

    “曼儿找为娘做何?”

    “难道女儿没事就不能找娘吗?”楚怀曼抱住燕氏的胳膊语带娇嗔的道,眼神儿瞄到一旁的管家,道:“陈管家在这时做什么?”

    陈管家低着头,嘴角抽了抽,谁稀罕呆在这里啊!

    “陈管家是来找你爷爷的。”

    “哦。”楚怀曼不以为意的‘哦’了一声,转眸又道:“还呆在这里做什么,你不是要找爷爷么,还不快去。”

    “是是是,奴才这就去。”得了楚怀曼的话,陈管家那是一溜烟儿的就跑了,天知道他最不想应付的两个人一个是夫人,另外一个就是夫人的女儿怀曼小姐。

    燕氏见陈管家跑得比兔子还快,心里不免有些恼怒,低头看着抱住她胳膊撒娇的女儿,语气柔和了几分,道:“曼儿找娘到底有什么事?”

    女儿是从她的肚子里爬出来的,燕氏还能瞧不出她那点儿小心思。

    “娘,女儿想到千叶湖去游玩。”

    “那里有什么可玩的,曼儿还是呆在家里练练琴什么的就好,过两天又会有媒婆上门,这次娘让她们都带着对方家里公子的画像来的,一定替曼儿挑选一个如意郎君。”

    “娘。”楚怀曼突然很大声的叫了燕氏一声,吓了她一大跳。

    “你这孩子干什么大呼小叫的。”

    “女儿不要看媒婆找来的那些人,他们哪里配得上我。”

    “那些公子可都是咱们琴郡的大户,门当户对的有什么配不上的。”燕氏又气又急,她这女儿都十六了,别人家的姑娘这个时候都嫁人了,她这女儿还没有定下亲事,她这做娘的哪能不急。

    可偏偏这丫头的亲事一拖再拖,眼看明年就十七了,她哪里还能由着她。

    “娘,女儿有喜欢的人了。”说着,楚怀曼露出娇羞的神色,双颊变得红扑扑的。

    “你说什么?”

    “娘,你小声一点儿。”

    “说,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不然我打死你。”燕氏虽然疼女儿宠女儿,但却绝对不许自己的女儿做出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

    自古以来,儿女婚事皆讲究媒妁之言,私相授受是绝对不可以的。

    “娘,女儿喜欢的那位公子身份尊贵,女儿若能嫁他为妻,那还是女儿高攀了呢?”

    “是吗?”燕氏对此表示怀疑,以她们楚家在琴郡的家势,她的女儿嫁进谁的家里也不会高攀,除非……

    “娘你一定要帮女儿,女儿喜欢那人是…”没等楚怀曼把话说完,燕氏正好看到走出院子的楚老太爷,赶紧行礼道:“儿媳给父亲请安。”

    “嗯。”楚老爷子手里拿着那张拜贴,署名处的‘温宓妃’三个字同样惊得他不轻,仔细回想了一下,他这才想起宓妃正是年前那场赏花大会上,他承诺只要她能集齐材料,他便替她制一架琴的那位姑娘。

    那时他只觉她出身不凡,不是普通世家能教养出来的姑娘,却不知她竟是相府千金,现在更是皇上亲封的安平和乐郡主,就连这琴郡也都成为了她的封地。

    可见,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怀曼给爷爷请安。”

    “起来吧。”

    “爷爷近日可好,可是在院子里呆得闷了,要不曼儿陪着爷爷逛花园,春天到了咱们琴郡好多花都开了呢。”

    “怀曼有心了,今日爷爷有贵客,改日吧。”

    楚怀曼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很快又恢复过来,笑说道:“那下次爷爷可一定要给曼儿机会哦。”

    “嗯。”

    “温小姐这边请。”陈管家一路恭敬的领着宓妃主仆三人往里走,态度好得不得了。

    宓妃无意暴露自己的身份,对方心中有数仍顺着她的心意行事,这点让她很是满意。

    走过抄手游廊,穿过两座精致的花园之后,宓妃看到了楚大师居住的青园,当然以她的耳力,自然也将小花园里几人的对话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老太爷,温小姐到了。”陈管家的职责就是把宓妃领到楚老爷子的院子里,至于其他的他管不着。

    “这位小姐看起来好面生,不知是哪家的千金,以前怎生没有见过。”楚怀曼几乎是在看清楚宓妃容貌似好一瞬间就心生嫉妒了,世间怎会有生得如此美丽的女子,而为什么那个女子又不是她。

    “怀曼不得无礼。”

    “爷爷,曼儿怎么无礼了,她的确是很面生嘛,我又没有说错。”

    “燕氏,还不将你女儿带下去。”楚老爷子颇为厌恶的瞪了楚怀曼一眼,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早晚要因自己的性子吃大亏。

    以宓妃现在的身份,岂容他人那般直视她的容颜,若非宓妃拦着,樱嬷嬷就要出手教训她了。

    “是,父亲。”

    “赶紧带走。”

    “是。”当着外人的面,燕氏一再被楚老爷子落了面子,脸上的表情也难看起来,拉着楚怀曼就走。

    “让温小姐见笑了,里面请。”

    “请。”

    宓妃脸上浅浅的笑容大方得体,气质温婉平和,自有一股难言的尊贵之气,哪怕身处人群之中,也一眼就能看到她。

    因为,她就是那么与众不同,那么独一无二。

    “想必楚大师也猜到我的来意了,我是为了请大师制琴来的。”

    “温小姐有心了,竟然这么快找到制琴的材料了。”楚汉岑知道宓妃请他制琴都是为了她的哥哥,对她难免就很有好感。

    世人皆传相府三位公子都对他们的妹妹极其疼爱,又可知他们的妹妹也是那样维护着她的哥哥的呢。

    “我也是偶然寻得的材料,不知一个月的时间楚大师能否为我制好这架琴,因为我大哥的生日就快到了。”

    “这要看看是什么材料老夫才能给温小姐相对准确的回答。”

    “紫瑛。”

    紫瑛将捧在手里的盒子放到桌上,宓妃起身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块保存得非常完整的极品羊脂白玉,其形态更是非常的完美。

    “这…温小姐是想用这整块羊脂白玉制成一架玉琴。”

    “是的。”

    “老夫生平还从未制过玉琴,温小姐让老夫雕木头还行,雕琢玉石…”找他制琴的贵人有,却从未有过这么大手笔,拿得出这么大一块,尤其还是价值不菲的完整的极品羊脂白玉来制琴的就根本没有。

    事实上,楚大师很想说,你这丫头是不是太奢侈了。

    “楚大师不用担心,雕刻的活儿可以交给我,您只需要帮我试音调音就好,琴身的部分就要麻烦你指点着我来完成。”宓妃笑了笑,她想要的可不是一架普普通通的琴,琴身的雕琢自然由她亲手完成最为妥当。

    雕刻东西说不上是宓妃的爱好,她学这些无非是为了保命,为了训练她双手的灵活性,稳定性,以求达到一种境界。

    宓妃最先学习的是根雕,特工岛上有丛林,里面最不缺的就是树疙瘩,随后学的就是雕刻玉石珠宝类的东西,最后学习的是微雕,就是那种在一粒米上雕刻文字的技艺。

    虽然很长时间没有亲手雕刻过东西,但宓妃相信她亲手雕出来的东西,也没有几个比得上。

    “好好好,这样的话就没有问题了。”制作一架玉制的琴,又何尝不是楚老爷子一生的宿愿呢。

    他的家境虽说富贵,但也不一定就有缘能得到一块完整的,可以用来制琴的玉石。

    任你权势倾天,有些东西得不到就是得不到。

    ------题外话------

    ~~

    今天终于提早了几个小时了,荨正在慢慢的调整过来,谢谢亲们这几天的理解与支持,么么!

    明天男主会以另外一个身份出现哦,妞儿要不要猜一猜,两人见面会发生嘛事,嘿嘿!

    等琴郡滴事情安排妥当,药楼就开起来了,外城也在发展中了,宓妃就要造船准备出海,开启新的天地了,而且男女主也要定情鸟,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097张榜选人楚府制琴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