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99 亲了一下愿赌服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85_85709宓妃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从山洞中出来之后,云锦和乐风就护着她,将那些浑身都是毒的黑衣人引向自己,让她可以率先顺利的离开。

    青松林的面积很大,一棵棵青翠欲滴的松树直径约有二十多公分,生长得非常的高大又都枝繁叶茂的,人走在树下颇有一种遮天避日之感,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枝桠,只能洒下片片斑驳的光影。

    她不像云锦和乐风,是被人追着往一个方向跑路,她明明就有条件选一个自己喜欢的方向跑,结果不知为何就跑到了这里,心里好似有一种感觉在牵引着她,让她不由自主的往这边走,且丝毫都不容她拒绝。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让得宓妃非常的恼怒,毕竟她可不是一个可以任由他人指使摆布的女子,威胁她,挑衅她,招惹她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身后跟了一群随时都想要她性命的黑衣人,这原就让宓妃憋了一肚子的火正愁找不到地方发泄,偏又再次遇上悠闲自在躺在树梢上看戏的邪魅男,顿时,宓妃心里的那把火啊,真是越烧越旺,怎么都压不住。

    这个该死的男人,看了她一次戏,还想看她第二次戏,别说没门就连窗户都没有。

    “丫头,爷知道自己长得很好看,你一定也是喜欢上爷了,但你也不能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爷看啊!”邪魅男仍是那一袭没有丝毫纹饰的玄色锦袍,领口微微立起,露出他如凝脂般令女子都为之心生嫉妒的雪白皮肤,宽广的袖口处那双修长好看的手,更是令人眼前一亮,忍不住就会多看两眼。

    他本是无聊出来闲逛的,也不知道见了什么鬼就跑进这片松林里来了,想离开吧心里又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千万不能走,不然他一定会后悔的。

    这可真是活见了鬼了,他莫名其妙来到这里,又莫名其妙的不能离开,还莫名其妙的要是离开了就会后悔?

    他会后悔什么?

    他要后悔什么?

    他后悔个毛线啊后悔。

    带着满心的郁闷,邪魅男开始带着各种怨念在松林里转悠,等他终于转够了,也转累了,这便找了一棵又高又大的松树,轻轻松松的一跃而上,然后躺下准备睡觉。

    既然他没有办法忽略心底的那个声音,那他就只能选择留下,看看究竟有什么会让他后悔,值得他后悔。

    时间如流水,转瞬即逝。

    就在邪魅男睡得正香的时候,天生警觉性就异于常人的他感受到了浓浓的杀气,而那些杀气里面隐隐的还散发出一种刺鼻的味道,那是毒。

    凭着敏锐的听觉以及过人的感知,邪魅男即便没有睁开双眼,他就已经确切的知道究竟有多少人正在朝着他所在的地方靠近,而且他还知道为首的是一个女子。

    这片松林的面积很大,就算那女子被成群的人追杀,却也不一定就能跑进他的领域里。

    想象总是美好的,可现实却是很残酷的,因为那名女子一点不多一点不少,刚刚好就在距离他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并且正好面对着他。

    至于那些追杀她的黑衣人,好死不死的呈半包围之势将她锁定在中间,脚下踏的地方不巧正是邪魅男给自己划定领域的分界线。

    直白的说,邪魅男是一个领地意识极其强烈的家伙,换言之但凡他驻足或者是停留的地方,在他没有离开之前,那周围方圆五十米范围之内都将自动被他归纳为他的领域。

    而擅闯他领域之人,就得死。

    他想杀人,故而他刻意暴露出他的气息,甚至让自己的杀气随着气息一起流泻出去。

    他的脾气一直以来都算不得好,尤其在他睡觉的时候被闯入者吵醒,他就要吵醒他的人死得不能再死,否则实难消他心头之怒。

    睁开双眼的瞬间,炫黑如同黑色钻石一般璀璨的双眸划过一抹耀眼的暗芒,瞬间又敛入他的黑眸深处,使得他整个人的气息越发的深沉而内敛了。

    邪魅男喜怒不辨的目光先是从五十米开外的黑衣人身上直接掠过,最后定定的落到宓妃的身上,微怔片刻,那目光竟是再也无法挪开。

    这个丫头,他见过。

    而且他还跟这丫对交过手,最后这丫头还恼羞成怒的将他一脚给踹进了结了冰的湖水里,害他泡了个冰水澡。

    想到当时在湖里那个冷啊,他就是想不记起这个丫头都难。

    是以,看到宓妃的那一刻,邪魅男想也没想就语带戏谑的笑话她又被人追杀,一点儿都没有掩饰自己那幸灾乐祸的美好心情。

    只是宓妃也不是个能吃亏的,立马就轻狂的说他欠揍欠收拾,邪魅男就想不明白了,他可是无论走到哪里都人见人爱,受万人追捧的,到底哪里欠揍了?

    两人四目相接,一时间火光四射,各种眼刀层出不穷,一场看不见硝烟的眼神大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为了彰显出自己的不同,宓妃不说话,邪魅男就也不说话,两个人就这么对望着,谁也不肯低一下头。

    即便宓妃站在树下,邪魅男躺在树上,一人抬眸仰视,一人低首俯视,一男一女的气势都只强不弱,谁也压不过谁去。

    最后,这场无声的较量以宓妃胜利而告终,谁让邪魅男没能耐得住性子率先开了口呢?

    但他说出口的话,怎么听都带着点儿调戏的味道好伐,这样一来就更欠揍了。

    好吧,自打初次见面,宓妃就知道这个男人是极其自恋的,他也的确长得很好看,是宓妃见过所有男人里面唯一有资格跟陌殇那个男人比肩的。

    邪魅男与陌殇,虽然他们都生有一副好皮囊,好相貌,几乎无人能出其右,但他们的相貌却又一个南一个北,完完全全就是两个极端的类型。此外,两人无论是性格还是气质,都截然不同,一点儿相同之处都没有。

    可就是这样的两个男人,宓妃竟然会觉得他们是同一个人,她也真是活见了鬼了。

    宓妃承认邪魅男是生得好看,且对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但她又不是花痴,他究竟是哪只眼睛看到她直勾勾的盯着他瞧了,简直就是欠收拾。

    正当宓妃准备要回嘴的时候,邪魅男见宓妃没有反应,心下不悦邪气的勾着嘴角又道:“唔,原来这才是丫头的真实模样,虽然这次也是丫鬟扮相,但比起上次那个丑丫鬟的扮相,这简直就是太令人惊喜了。”

    怪不得那次在仙女湖他会对她动了恻隐之心,原来并不是他所认为的自己病了,又或者是疯了,纯粹是因为看起来丑丑的丫头,其实是个绝色大美人儿。

    唔,他讨厌一切长得‘不美好’的东西,因为那样的东西看了眼睛疼。

    而他喜欢一切长得‘美好’的东西,因为那会让他觉得赏心悦目。

    心情好了,看什么也都觉得顺眼了。

    宓妃上次虽未易容,但她的化妆技术很高超,美女在她手里能变成丑女,丑女在她手里虽说不能变成绝世美女,但小家碧玉还是可以的。

    这一次宓妃没有易容,也没有刻意给自己化妆,邪魅男能认出她,凭借的其实就是宓妃自己的气息,以及她的味道。

    当然,这一点宓妃现在还不曾察觉到。

    丑丫鬟?

    尼玛,她哪里丑了,这个该死的欠揍的男人,别落到她的手里,否则看她不揍死他。

    是个女人都不会希望听到别人说她长得丑,就算宓妃不怎么在意自己的长相,也不太介意自己的美丑,但她好歹也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这个通病是免不了的。

    “看在丫头是个美人儿的份上,爷允许你喜欢爷了,但丫头能不能别在这么多的人面前这么色迷迷的盯着爷啊,爷…爷会害羞的。”说完,邪魅男俊脸微微泛起醉人的粉红,极其羞涩的低下了头去,那模样就好似他真的害羞了似的。

    他是不会告诉宓妃,他其实就是故意在逗宓妃的。

    唔,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看到宓妃他就想逗她,然后亲近她。

    呃…邪魅男无力的抚了抚额,他为毛要亲近宓妃呢?难道他真的病了?

    被他以这样的方式逗弄与亲近的宓妃,呃…确定不会真的揍他吗?

    邪魅男突然想起在仙女湖宓妃跟他动手的那股狠劲儿,呜…完了完了,面前这个体内满是暴力因子的女人铁定会揍死他的。

    呜…他好可怜……

    “混蛋,姑奶奶今个儿非宰了你不可。”宓妃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只觉自己头顶都要冒青烟了,这该死的男人,简直就是她的克星。

    尼玛的,每次遇上他一准儿没有好事。

    她喜欢他,她喜欢他个毛线啊喜欢。

    还允许她喜欢他,他当自己的金子还是银子,人人都要喜欢他。

    姑奶奶她喜欢谁,用得着他允许吗?

    最该死的是,谁色迷迷的看他了,她吗?宓妃黑着脸,抽着嘴角,她像是那样的人吗?

    他还害羞?

    她怎么觉得像他脸皮那么厚又超级自恋的男人会害羞,太阳得打西边出来呢?

    这人真是好不要脸。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宓妃对自己的情绪都把握得很好,从来没有被气得跳脚过,此时此刻,她却觉得自己要被气疯了。

    “丫头人美心善,不会舍得宰了爷的。”邪魅男丝毫不将宓妃的狠话放在眼里,他甚至还眨着那双迷人的墨瞳朝着宓妃猛抛媚眼。

    难得遇到一个他感兴趣的,又主动想要亲近的女人,邪魅男又怎么会被她的狠话给吓到。

    “我很好奇,你这爆棚的自信心是哪里来的。”宓妃眯了眯眼,心里再次升起浓浓的挫败感,那条强者之路距离她真是太远了。

    她发现邪魅男的武功又精进了许多,与那日在仙女湖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虽说这段时间她的内力也精进了,就连古武之术她也突破第五级,但若真跟这个男人动起手来,宓妃心里明白她是占不到丝毫便宜的。

    这个邪魅男是宓妃至今为止,遇见过修为最高深的人,最令她心惊的是,这个男人的底她完全都探查不到。

    如果邪魅男要杀她,宓妃即便能重伤于他,但她要付出的代价却是自己的生命。

    面对这样一个难缠的男人,宓妃简直就是又气又恼,偏偏她还拿这个男人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她觉得她的自信都快被邪魅男给打击得没有了。

    遇到他,就是老天爷在明晃晃的提醒她:你太弱了,你太弱了,再不努力变强,你就等着别人凌驾于你之上吧!

    “丫头是这么的喜欢爷,怎么会舍得伤害爷呢?”他眨巴着那双动人心魄的黑眸,邪魅男的眼神儿就好似在说:是吧!是吧!我说的没错吧!

    宓妃:“…!?”

    这男人还能再自恋一点吗?

    她究竟是哪里表现出对他有喜爱之情了,她改还不成么?

    “丫头你就是喜欢爷的,你别不想承认,如果你害羞不好意思说的话,爷是可以理解的。”邪魅男一点儿都没有要从树上起来的意思,他看着宓妃表现得相当的大方。

    她害羞?

    她不好意思?

    宓妃扯了扯自己的头发,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尼玛,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谁能告诉她,眼前这看着挺正常的男人,真的不是从疯人院里跑出来的吗?

    “该死的男人,我杀了你。”宓妃真是暴走抓狂了,她简直就是要被邪魅男这个自恋到了一定境界的男人给气疯了。

    素手轻扬间,数十根带着绣线的绣花针直逼邪魅男的嘴巴而去,她非把他的嘴巴给缝起来不可。

    闪烁着寒芒的绣花针飞射而来,邪魅男眼皮猛跳了跳,呜…这丫头要不要这么狠,他也没把她怎么着不是。

    话说闯进他领域的人如果不是她,他早就大开杀戒了好不好,怎么还能容许她在这里活蹦乱跳的,而且还是个扬言要揍他收拾他的。

    唔,什么时候他这么好说话了,邪魅男眸色渐深,原本就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黑得令人窒息,却又极具吸引力,让人沉醉其中而不得自拔。

    “丫头,你这是想要缝了爷的嘴巴吗?”宽大的袖袍轻轻一挥,带起一股凌厉的劲风,绣花针被邪魅男挡了下来,吃过一次亏的他还是相当吸取教训的,丝毫都没有掉意轻意,他知道宓妃是不会只做一手准备的,那丫头铁定还有后招,但他又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一边挡着绣花针一边嚷嚷道:“丫头你真是太不可爱了,这么粗暴的你是没有人喜欢的,乖,温柔一点儿,爷会儿很疼……”

    邪魅男的话每说一句,宓妃的脸色就黑上一圈,出手也就越来越狠,越来越快,完完全全就是见缝就插针的节奏,谁让这男人的嘴巴实在太欠收拾,而且对敌人手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故,宓妃是一点儿都没有手下留情。

    绣花针被邪魅男一挥袖就给挡了,紧随其后的七根银针直逼邪魅男周身的大穴而去,根根都带着致命的危险,可谓是相当的狠辣。

    早有防备的邪魅男看似惊险却异常轻松的躲开了银针,身体又再次落到树梢之上,谁知他挑逗宓妃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悲催了。

    知道宓妃银针过后指不定还有招的邪魅男,防止了射向他胸口的锋利的匕首,却没防住那细如发丝银白色的蓝鲛筋丝,只差一点儿他就被那削铁如泥的玩意儿给分尸了。

    于是邪魅男后面没说完的话突然变了声调,‘啊’的惊叫一声过后,他怒吼道:“丫头你好狠的心,你你你…你这是谋杀亲夫啊!”

    呼――

    好险,幸好他反应够快,身手够敏捷,不然地上被蓝鲛筋丝给分成一截一截的木头就是他的真实写照,邪魅男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颇有几分惊魂未定的感觉。

    这丫头的心,不是一般的狠啊,呜……

    邪魅男的一句理所当然的‘谋杀亲夫’,惊得半空中意欲接连出手的宓妃一个激灵,险些控制不住身形直接倒栽下去。

    亲夫,丫的,他是谁的亲夫。

    宓妃咬牙切齿的瞪着站在另一棵树上的邪魅男,这该死的男人她一定不会放过他,就算杀不了他,她也要让他脱上一层皮,否则难消她心头之怒。

    “丫头,你怎么舍得这么对爷,呜…”邪魅男对上宓妃似是喷着火的双眸,小心肝颤了颤,不怕死的装起可怜了。

    那黑如钻石般的眸子染上点点泪意,水雾迷蒙的,配上那张棱角分明,鬼斧神工的俊颜,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大。

    “…!?”宓妃抹了把脑门上的黑线,她怎么不知道这自恋的男人还有这么跳脱的脑回路。

    “丫头,你真想杀爷。”

    “姑奶奶杀的就是你。”

    邪魅男闻言瞪大双眼,似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不确定的道:“丫头,你真狠得下心?”

    他的性子本是亦正亦邪,清高孤傲的,给人的感觉就是嚣张轻狂,邪肆不羁且喜怒无常,遇上宓妃之后,他居然挖掘出自己还有无赖痞气,外加恶作剧装可怜的潜能,呃…邪魅男蹙眉,对此他是该哭还是该笑呢?

    他那高大威猛,英勇不凡的形象,呜…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了。

    “你又不是我的谁,嘴巴又那么坏,不杀你恶气难消,所以你受死吧!”话落,宓妃也不跟邪魅男多说,省得这个男人还要毒害她的耳朵,至于那些追杀她的黑衣人,很抱歉,还真被她抛到九宵云外去了。

    不为别的,就因她是真的险些被邪魅男给气疯了去。

    “丫头你还来真的。”

    侧身避开宓妃凌厉的攻击,那把轻薄的匕首在她的手里仿佛有了生命力一般,招招都紧贴着他的身体划过,若非他的实力高于宓妃,只怕这数十个回合下来他已经挂彩了。

    “你以为呢?”一次又一次的攻击都被邪魅男给避开了去,宓妃虽能近身攻击到他,但这男人就跟一条滑溜的泥鳅似的,每次眼看就要伤到他了,偏又让他躲了过去,拿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随着宓妃出手越来越狠辣,邪魅男应对起来也越来越小心谨慎,一来他得保证反击的情况下不伤到宓妃,二来他也得保证自己不受伤,不然挂了彩他得多丢面子。

    都说最好的防御就是不断的攻击,这丫头还真是这句话的忠实奉行者,不管她对他出手是以何种方式,她都只注重攻击而不会防御,但也正因为如此,即便是邪魅男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近不得宓妃的身。

    “丫头现在还太弱了,你是打不过我的。”

    “哼。”

    “小丫头这是不服气么,呵呵。”邪魅男惊险的避开两根银针,身体猛然后倾,躲开了刺向他腹部的匕首,非但没有动怒,反而展颜笑了起来。

    那笑张扬恣意,邪肆轻狂,一笑就连世界万物都不禁为之黯然失色。

    宓妃怔了怔神,暗骂一句:死妖孽。

    “是,本小姐现在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但谁说以后本小姐还不是你的对手,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姑奶奶不是君子,要找你报仇就是十年二十年都不会晚的。”

    “呵呵,那爷等着。”

    “就算本小姐杀不了你,但你今个儿也想全身而退。”

    “丫头,你真狠。”邪魅男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呜…他是不是玩得太大了,真把小丫头惹毛了,这都抱着要跟他拼命的决心了。

    怎么办?

    他的本意并非如此啊!

    “女人不狠地位不稳,本小姐要是不狠也活不到现在了,你乖乖让我揍。”后面那句话说出口,宓妃自己都被自己雷得不轻,她这是脑子被门给夹了么?

    擦,她居然让那邪魅男乖乖让她揍,嗷…那人又不是傻的,凭嘛让她揍啊!

    可她说得那么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真的好吗?搞得好像她跟邪魅男在打情骂俏一样,语气要不要那么……

    邪魅男嘴角一抽,继而眼角也狠狠的抽了抽,女人不狠地位不稳,唔,貌似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如果当初他的母亲够狠的话,是不是现在就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如果我让你揍的话,丫头能轻一点儿么。”他可以把小丫头最后那句当成是她在撒娇么,呵呵,还真是可爱呢。

    想他长这么大,初次见面就跟他大打出手,把他踹进湖里的,宓妃是第一个,现在这丫头又叫他乖乖让她揍,那什么他难道就长了一张比较欠揍的脸吗?

    “你丫的脑子被驴踢了?”

    “咳咳…你…”

    “不然你那么听话真让我揍。”趁着邪魅男愣神之际,宓妃扎扎实实的拳头毫不客气的往他身上招呼,拳拳到肉的‘砰砰砰’声,直听得人全身都疼。

    嘶――

    接连硬挨了几拳,邪魅男疼得呲牙咧嘴的,嘴里不由自主的溢出一声低吟,唔,这丫头的拳头不是一般的硬啊,打在身上太特么疼了。

    “你还真要谋杀亲夫啊你,好疼。”不舍得伤到宓妃的邪魅男,没办法只能在嘴巴上占点儿便宜,谁让他就是连她的一根头发丝儿都舍不得动呢。

    瞧着宓妃那柔若无骨白嫩嫩的小手,邪魅男实在没想明白她是哪里来的那么强的爆发力,那样力度的拳头要是打在普通人的身上,结果必定是骨头都得全断掉,哪怕是常年习武之人被她的拳头招呼一顿,也必定是伤筋动骨,足够好好的喝上一壶。

    上次与宓妃交手,她的拳头虽说威力很大,但明显这一次她变得更强了。

    “闭嘴。”

    “爷就喜欢跟丫头说话,偏偏就是不要闭嘴,。”邪魅男挑了挑眉,傲娇的道。

    那得意的神情就好似在说,有本事你来咬爷啊,爷等着你。

    “好好好,你丫的不闭是吧,那姑奶奶就打到你闭上为止。”

    叔可忍,婶婶不可忍,宓妃觉得她的理智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她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这个男人压在身下,狠狠的收拾。

    呃…

    那什么她只是要将他压在身上揍一顿而已,真的不是想要霸王硬上弓啥的。

    “小丫头在想什么,打架的时候不专心可是会吃亏的哦,不过小丫头小脸红扑扑的样子好可爱,好想咬一口怎么办?”邪魅男紧盯着宓妃嫣红的脸蛋儿,璀璨的眸光流转,果断的凑近宓妃满足他内心里的渴望,亲亲。

    薄唇贴上宓妃细滑娇嫩带着热度的脸颊,邪魅男浑身一颤,一种奇异的感觉瞬间溢满他的心间,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同样的,脸蛋儿被亲了的宓妃也愣住了,灵动的水眸似乎都忘了要眨,她…她这是被非礼了?被调戏了?

    “丫头别瞪我,我我…我我我不。呃,其实我是……”回神的瞬间正好对上宓妃要杀人的眼神,感受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凌厉的杀气,邪魅男眸色微闪,复又恢复平静,身体却下意识的跳离了危险区,落到相对安全的位置才停下。

    怎么会这样?

    他其实只是在心里想想亲一亲她脸蛋儿的,怎么就真的亲上去了呢?

    现在怎么办,这丫头是真的生气了,真的要杀他了。

    “混蛋,我杀了你。”虽然她的初吻仍在,但该死的谁允许他亲她脸颊的,宓妃抓狂了,握着匕首就冲向了邪魅男。

    她居然被亲了,该死的。

    “丫头冷静一点,冷静一点。”邪魅男一边躲避宓妃的攻击,一边想方设法的让她冷静下来,他知道错了成不?

    “冷静不了,你乖乖的受死吧。”

    “爷还没有娶媳妇儿呢,不能死。”

    刷――

    削铁如泥,吹毛断发的匕首划破邪魅男胸口的衣服带起一丝血线,宓妃显然没有料到自己真的伤到了他,眼里闪过一丝迷茫。

    伤了他,不知为何心里竟是有些闷闷的。

    而邪魅男则是快速远离宓妃,伸手在胸口点处了两处穴位止血,呼,幸好伤口不深,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那一刀他其实是可以躲过去的,可让邪魅男如遭雷劈的是,在他说出还没有娶媳妇儿几个字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竟然浮现出了宓妃模样。

    正因为如此,他才傻了,愣了,然后被宓妃所伤。

    “丫头,那些追杀你的黑衣人还在呢,要不咱们打个赌如何?”对于自己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邪魅男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他选择了逃避。

    “什么赌?”

    “你跟我同时出手斩杀那些黑衣人,谁杀得多就算谁赢。”

    宓妃抬眸看了他一眼,目光又掠向将这块地方都包围了起来的黑衣人,平静无波的眸子里酝酿着无边的杀意。

    因着这个男人,她竟然将这些黑衣人全都红果果的无视了,还真是……

    “如果小丫头你杀的比较多,那么我就乖乖让你揍一顿,绝对不还手;如果要是我杀得比较多,那么小丫头你就不能再生我的气了。”

    宓妃孩子气的撇了撇嘴,怒道:“你谁啊,本小姐为毛要生你的气。”

    “好好好,小丫头你没有生气。”女人这种生物果然都是口是心非的,就算他从来都没有跟女人接触过,但没吃过猪肉他也见过猪跑啊。

    既然宓妃不承认,他又何必非逼着她承认不可呢。

    没生气就没生气吧,他不跟她争。

    “怎么样,小丫头要赌吗?”

    “赌,为什么不赌。”宓妃心里明白,以她现在的实力即便赔上自己的性命也打不赢邪魅男,而且这个邪魅男貌似还没有使出几分真本事,跟这样一个不知底细的人拼死相斗,那简直太愚蠢了,不符合她的行事风格。

    她乃药王谷弟子,琴郡现在又是她的封地,宓妃又怎能容忍毒宗的人在她的地盘上放肆。

    既然硬拼是赢不了邪魅男的,他提出的这个赌局倒是不错,反正这些黑衣人她是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那好,咱们击掌为盟,不能反悔哦!”

    “击掌就击掌,本小姐还怕你不成。”

    啪!啪!啪!

    三击掌之后,赌局成立。

    “小丫头准备好了没有。”邪魅男嘴角勾起一抹勾人心魂的浅笑,墨瞳里散发着邪气至极的笑意,整个人仿佛都笼罩在一种乖邪之气里,明明该是令人心生畏惧的,偏偏他的容颜俊美邪A极了,哪怕是个轻挑的眼神,都能引得无数女子对他一见倾心,再见难忘。

    他仿佛是上天的宠儿,完美得不像话。

    从来没有人能在他的领域里活过一盏茶的,这些黑衣人已是破了例,他又如何会放他们离开,尤其他们还是想要杀这个小丫头的人,他就更不允许了。

    要知道他可是说过的,这个丫头只能由他来欺负,其他人谁敢动谁就得死。

    他会让这些人知道,他的戏可不是那么容易看的,那是要付出代价滴!

    “早好了。”

    “那咱们就行动吧,小丫头我很看好你哦,加油。”

    “滚――”忍无可忍,宓妃提脚就朝邪魅男的屁股踹去。

    “丫头,你已经踹过我一次屁股了,你还踹,莫不是丫头你有这种嗜好?”邪魅男身手敏捷的护住了自己的屁股,扭头一本正经的望着宓妃,满眼好奇的问道。

    宓妃站在原地,伸出去的那条腿儿都还没来及收回,听到邪魅男的疑问之后,她整个人都僵住了,只觉自己的脸都丢尽了,各种天雷滚滚而过,而她早已碎成了渣渣,呜……

    踹人被抓包,还被指责已经踹过一次了,甚至被怀疑有这种嗜好,宓妃不禁泪流满面的捂脸,她想挖个洞把自己给埋了成不?

    “你妹才有,你全家都有。”

    “别激动别激动,我只是好奇而已,又没有别的意思。”这丫头不但拳头很厉害,腿上功夫也是不弱的,那次一脚把他踹进湖里,回去后那里的淤青可是抹了特质的药膏才消的,不然指不定好几天都不能坐凳子。

    好在这次他闪得快,不然岂不又要留下一个记号。

    “闭嘴。”

    “好,我闭嘴,我闭嘴。”邪魅男觉得自己好憋屈,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被人这么吼,光是想一想他就觉得好心酸。

    呜…为毛他好不容易看顺眼了一个女人,脾气是个这么暴躁的,一点都不温柔好不好。

    什么女人都是温柔似水,楚楚可怜的,那是骗鬼的吧!

    “这个女人知道了我们的秘密她是不能留的,不惜一切代价杀了她。”黑衣首领全身都笼罩在黑袍里,脸上戴着一张青面獠牙的恶鬼面具,一双眼睛泛着青红之色,与他相同的几个戴着鬼面具的人也有一双青红色的眼睛,可见他们都是毒人。

    直白的说,他们都是服用过各种剧毒,最终都成功活下来,成为了毒人的人。

    “是。”

    “毒宗不愧是毒宗,培养出来的毒人还能拥有如此清醒的意识,还真是挺让人意外的。”宓妃粉唇微勾,笑得明媚,眼底却是一片冰寒。

    敢在她的地盘挑事儿,她是不会放过他们的,那山洞底下的毒泉倒是可以留着,毕竟等她的药楼开张营业之后,毒药之类的会卖得比较多。

    而以毒泉里的水来炼制的毒药,药效可是会翻倍的,让她也眼馋得很。

    “你已是将死之人,本首领不与你多说废话,上。”

    “本小姐的戏可不是谁都能看的,你们免费看了那么久,也是时候付点儿本金了。”说话间宓妃递了一个眼神给邪魅男,示意他可以动手了,省得说她占他便宜。

    数百根绣花针从宓妃的袖口飞射出去,手中的蓝鲛筋丝更是所过之处无一生还,宓妃也不指望从他们嘴里套出更多的情报,现在她只想杀了他们,一个不留的杀掉。

    “丫头,他们都是毒人,切记要小心。”

    “哆嗦,顾好你自己就成,本小姐不劳你操心。”

    “不识好人心的臭丫头。”邪魅男此时可谓马力全开,一出手倒下的就是六七个,那些普通的毒人他杀起来就跟砍白菜似的,简直不费吹灰之力,而那些倒下的人无一例外全是被震断全身筋脉而亡,可见这个男人的功力是有多么的浑厚。

    若非之前他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宓妃的身上,这些意欲趁他和宓妃斗得两败俱伤之时,好坐收渔翁之利的黑衣人早该被他收拾干净了。

    对于用毒之人,邪魅男人其实是非常厌恶的,尤其是这种把正常人活生生变成毒人的毒,更是让他厌恶。

    因此,下起手来他是一点儿水都没有放,要多狠就有多狠。

    见识到邪魅男那么凶残的杀人方式,宓妃倒也不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很弱有挫败感了,这个男人与一般的习武之人不一样,他所修习的功法或许与她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然,一般的高手还没有这么强的攻击性或者是破坏力。

    黑衣人的数量飞快的在减少,宓妃为了能赢,为了能揍邪魅男,那可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完全就是一副杀红了眼的模样,一边杀一边数自己究竟杀了多少个人。

    邪魅男一直都在注意宓妃的情况,见她杀的人与自己杀的人差不多了,他就不动声色的放慢了速度,然后就将目标锁定在这群黑衣人的那个首领身上。

    一刻钟之后,这场宣告结束。

    “我杀四十六个,丫头你呢?”他把手脚动得那么隐密,小丫头应该没有发现问题吧,邪魅男蹙眉思索着。

    “四十八个。”宓妃抿了抿唇,好看的眉头拧了拧,她明明赢了却没有想象中的开心,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

    “愿赌服输,丫头你赢了。”比起他赢让宓妃认输不再生他的气,邪魅男相信由他输而宓妃赢,然后她揍他一顿,小丫头会更开心的。

    “嗯,我赢了。”

    “臭丫头,赢了还不开心吗?”皱眉扫过遍地的尸体,邪魅男眉头拧得死紧,他有洁癖的好不好,这地方他一刻也呆不下去了,“丫头想揍爷的话,咱赶紧换一个地方。”

    这地方再吐下去,他就要吐了。

    “你放心,本小姐肯定是要揍你的。”一看他的表情宓妃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遂迈开步子离开这个地方。

    邪魅男赶紧跟上,提起的心总算是落了地,小丫头没有怀疑就好。

    “丫头,看在爷这么主动的份儿上,你下手可得轻点儿,就你那拳头会打死爷的。”

    宓妃嘴角抽了抽,这男人是在向她邀功吗?

    原因就是他是主动凑上来让她揍的。

    “丫头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半晌,邪魅男发现宓妃站在距离他四五米左右的地方盯着他猛瞧,他的小心肝儿是颤啊颤的,呜…别这么看着他,他好怕怕的。

    为什么这男人刚刚说话的语气那么像陌殇呢?

    还有他的那一身皮肤…想到这里宓妃就迫切的想要证实自己心中的想法,于是双眼紧紧的盯着邪魅男,然后朝他扑了过去。

    “打哪里都可以,千万别打脸。”以为宓妃是要痛扁他一顿的邪魅男一声大喊,吓得已经跑到他跟前的宓妃一个脚下趄趔,整个人直接摔到他的身上,两人滚作了一团……

    ------题外话------

    明天精彩继续,今天又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099亲了一下愿赌服输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