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02 摘叶伤人另类考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可都安排妥当了?”陌殇没有回头,温柔的目光仍旧落在那考场之上,低头垂眸做沉思状的小女人身上,片刻都舍不得挪开半分。

    情不所起,一往而深。

    陌殇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宓妃,他知道自己这一生算是都栽在那个小丫头的手里了,但他却一点儿都不后悔。

    虽然他跟温绍云兄弟定下了一个两年之约,甚至给了他们那瓶药,但若不到最后关头,陌殇是绝不允许发生那种情况的。

    宓妃是他要的人,即便他明知自己会死,却也无法容忍别的男人守在宓妃的身边,因为在陌殇看来,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比他对宓妃更好了,哪怕那些男人跟他一样优秀,也跟他一样的深爱着宓妃。

    但,他们到底不是他,又如何能替代得了他,自己的女人到底还是要自己守护,自己宠爱的好。

    因此,哪怕倾尽所用,不择手段,历经千难万险,若能保住他的这条命,陌殇是会不惜一切代价的。

    当然,如果在他耗尽最后一丝力气之后,仍然无法活下来,没有办法常伴宓妃左右,护她一生,宠她一世,那么即便不甘不愿不舍,陌殇亦会想方设法让宓妃喝下那瓶中的东西,哪怕宓妃会因此而恨他一生,他亦不会后悔。

    那些还没有发生的事情,陌殇现在没心思去想,他也不愿意去想,目前他想做的就是找到治愈自己这具破烂身体的办法。

    他想活下去,从出生到长这么大,陌殇第一次有了这么强烈的求生欲。

    是的,他要活着,哪怕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抽筋剥骨,日日忍受常人所不能承受的种种酷刑,他都要活下去,不为别的,只为换取在她身边的一生一世。

    一生一世,这对别人而言是何等的容易与简单,对他而言又是何等的艰难与险阻。

    他的命运,从他出生之时便已是注定。

    生与死,皆由不得他。

    然而,宓妃却是闯进他生命里的那唯一的一个意外,是那样的让他怦然心动,又是那样的让他眷恋不舍。

    为了宓妃,陌殇心甘情愿舍弃一切。

    原本关于他的另外一个身份,陌殇是打定主意不告诉宓妃,至少现在不能告诉她,可在来考场的路上,陌殇又改变了想法。

    她既是他所看中的女人,那么她就不会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当然,陌殇也知道,他的阿宓绝对不会甘心永远躲在他的羽翼之下,她向往的是那片广阔的蓝天。

    而他,不会束缚住她的羽翼。

    怀疑的种子已经在宓妃的心里种下,陌殇也相信宓妃不是一个会轻言放弃的人,即便她已经在邪魅男的身上证实过一次,但陌殇至少有七八分的把握宓妃还会找他证实的。

    她若来找他证实,陌殇便不再对她隐瞒,至于有关于他更多的,他相信比起他说给宓妃听,那丫头会更喜欢自己去探索。

    将自己纷乱的思绪整理清楚之后,陌殇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要知道心里压着事情,真的挺不痛快的,尤其是要他欺瞒宓妃,那种滋味更是不好受。

    假如易地而处,陌殇会希望宓妃把什么事情都告诉他,而不是瞒着他。同理,以宓妃的性子,她也绝对不希望他骗她。

    虽然陌殇很不想离开宓妃,更是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将宓妃拴在自己的裤腰带上,但是一旦他向宓妃坦白了自己的第二人格,便也到了他要离开她的时候。

    他的身体就好比一颗不定时的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发,随时都有可能死去,目前虽借助宓妃布下的生命法阵得以抑制住了他的病情,但这到底只是治标不治本,无法将他彻底治愈。

    而陌殇要的不是稳定病情,他想要的是一个健康的身体,一个不用担心何时会倒下,何时会离开,能够一生一世陪在宓妃身边为她遮风挡雨,不让她担忧的强壮的身体。

    或许唯有回到那个地方,他才能寻到那一线生机,他才有资格将宓妃永远霸占在自己的身边。

    “回世子爷,我们的人已经将青松林看守了起来,保证里面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无悲站在陌殇的身后,语气恭敬的回话。

    本是低着头的他,不是抬头小心翼翼的打量一下他家世子爷,实在没想明白世子爷这是唱的哪一出,怎的突然戴起面具来?

    难道是觉得自己容貌生得太过俊美,担心被琴郡的百姓围观?

    这个想法刚刚一冒出来,无悲就果断的掐灭了,以他对他家世子爷的了解,这根本就不可能。毕竟以前世子爷出现在比琴郡更繁华热闹的地方,都从来不会以面具遮面的。

    可无悲又哪里知道,不是他家世子爷骚包想要戴上一张玉制的名贵面具,而是不得不戴,懂不?要不怎么遮得了丑呢?

    谁让宓妃打在他右眼上那一拳头真是用了劲儿的,青黑一片,即便涂了药膏至少都要好几个时辰才能彻底的消散。

    “可曾在那周围发现通往外面的地道?”陌殇的声音很轻,带着特有的温润亲和,听在耳中犹如三月春风,特别的沁人心脾。

    许是他的目光太过于专注与火热,以至于宓妃想要忽视都难。

    “妃儿怎么了?”坐在宓妃左手边的温绍云见她眉头紧锁,神色又露出几分烦闷,不由出声问道。

    时至今时今日,他才知道原来他家妹妹也是个临时抱佛脚的人。

    这一点跟他挺像的,唔,妃儿还真不愧是他的妹妹。

    幸好宓妃此时并不知道她家二哥温绍云心里的想法,否则她一定会郁闷得哭的。

    “没什么。”摇了摇头,宓妃颇为敷衍的道。

    事实上从宓妃到达考场,刚刚坐到主位之上,她就察觉到一道熟悉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她,让她想忽视都难。

    不用抬头宓妃就知道是谁在注视她,可她现在很不想看到他。

    因着邪魅男,陌殇显然是被宓妃给迁怒了。

    尤其是在宓妃明白自己同时喜欢上两个男人,而她又做不出取舍之后,不管是邪魅男也好,陌殇也罢,短时间之内她都不待见了。

    此时此刻,陌殇那温柔宠溺的眸光笼罩着她,让得心里有两个男人的宓妃觉得自己在陌殇眼里,就仿佛是个偷情的小妻子被丈夫当场抓住一样的难堪。

    她想躲着陌殇,可陌殇会让她躲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于是实在被看得没办法,又有些恼怒的宓妃抬起头朝着陌殇所在的方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里将他各种咒骂了一顿。

    那双似是要喷火的眸子,在看到陌殇脸上的面具时有一瞬间的怔愣,但宓妃很快就缓过神来,心下犯起疑云重重。

    “妃儿不用担心考题,如果实在想不到也没关系,还有大哥在呢?”满心以为宓妃是因为想不出考题才各种烦躁的温绍云,非常不客气的就把温绍轩给出卖了。

    “嗯。”知道自家二哥会错意,宓妃尴尬的咧了咧嘴不做解释。

    陌殇为何戴着面具呢?

    那个有些荒谬的可能再次浮上心头,宓妃险些控制不住自己就要朝陌殇所在阁楼飞去。

    不过她到底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最后还是忍了下来,不急,如果陌殇真的有问题,她早晚都会弄清楚的。

    遂,再次抬眸对陌殇投去怒视的一眼,宓妃就收回了目光,这时所有报名参加考试的人都顺利进入了考场。

    “呵呵。”毫不畏惧的迎视宓妃的怒视,陌殇心情复杂的轻笑出声。

    看来他的秘密是真的守不住了。

    “回世子爷的话,发现了三条通往不同方向的地道,目前已经守住了地道口,许进不许出。”看着远眺着窗外,甚至还笑出声来的世子爷,无悲感觉到深深的无力。

    呜…不带这么欺负他的好伐,同样一句话他已经说了三遍了,世子爷能理他一下不?

    苦逼的他拉耸着双肩,心里止不住的叹气再叹气,跟未来世子妃比起来,他的确就是一根草啊一根草,太没有存在感了。

    “将那地方守好了,里面的人一个都别放出来,不然你们就都能那毒泉里泡个澡吧。”琴郡这块地方以前是怎么样的,陌殇管不着,但以后可是他女人的地盘,无论是碍眼的人还是碍眼的东西,他都会一一清理干净的。

    “世子爷放心,属下等一定守好,一定守好…”无悲抹了把额上的冷汗,呜…爷太残暴了,怎么可以威胁他们呢?

    毒泉是能洗澡的地儿么,好狠。

    “还有事情要禀报吗?”

    “回世子爷,有。”

    “说。”

    “无喜传信说在青松林附近发现了药王谷的人。”无悲抬头瞄了陌殇一眼,又道:“领头的人好像是未来世子妃的两位师兄。”

    “让无喜跟云锦和乐风接触一下。”

    “是。”

    “还有别的事吗?”

    “没了。”

    “退下吧。”

    “是。”

    待无悲退下之后,陌殇一手环胸,一手摩挲着下颚,未来世子妃么,他更喜欢自己手底下的人直接称呼宓妃为世子妃。

    唔,看来他要加快脚步,尽快将宓妃拐到自己的身边才行。

    尤其是在他离开之前,陌殇打定主意是要宓妃给他一个承诺的。

    不然等他回来,万一小丫头的身边有了旁的男人,那他找谁哭去。

    “可是染了风寒?”宓妃连连打了三个喷嚏,温绍轩也跟着急了。

    “没有。”皱着眉揉了揉鼻头,宓妃摇头,就她现在被师傅药丹调养出来的体质,想生病其实还真挺难的。

    尤其是风寒这种小病,通常情况下都是不会找上她的。

    “真的没有?”面对三个哥哥关怀的眼神,宓妃点头道:“真的没有,你们看我这样哪里像是染了风寒的模样,刚才肯定是有人在背后算计我。”

    那个人宓妃压根不作第二人想,铁定是陌殇错不了。

    “没有就好。”

    “大哥就放心好了,等妃儿抓到那个敢算计我的人,一定揍得他连爹妈都认不出来。”

    温绍轩嘴角一抽,没有言语。温绍云和温绍宇抹了把额上的冷汗,心中不免腹议道:怎的几日不见,他们的妹妹变得如此暴力了?

    还是说宓妃其实一直都很暴力,只是他们以前不知道而已。

    “秦大人。”两个哥哥看着她的表情让得宓妃有些头大,还有些不好意思,呜…她可爱乖巧的形象就要一去不复返了,难道她这是因为揍邪魅男上瘾了,体内的暴力因子爆棚所致么?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宓妃果断的把目光投向了秦文杰以及场中已经入座的所有考生,积极的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

    “下官在。”

    “考生可都到齐了?”

    “回郡主,此次报名参加这次考试的包括郡主封地管辖范围内的八百七十五名考生,以及琴郡周边各地的四百七十三名考生,共计一千三百四十八名考生参考,现已全部到齐。”秦大人最后那句说得小心翼翼,似是在询问宓妃考题想好了没?

    将秦文杰表情尽收眼底的宓妃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她是那么不靠谱的人么。

    考题什么的,她心中有数。

    “丁大人。”如果不是琴郡的官场太黑,过半的人都不能用,宓妃倒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抓瞎,也不知道她搞出这样的动静,能不能挑出几个像样的可造之材。

    “下官在。”丁形上前几步,走到宓妃的面前回话。

    “此次能有这么多的考生前来参考丁大人功不可没,如若没有丁大人的竭力宣传,想来也不会有今天这么大的阵仗,无论今个儿能否挑选出可用之材,本郡主都记你一功。”

    “下官不敢居功。”

    “丁大人不必过谦,本郡主素来赏罚分明,你既有功自当赏得。”

    “谢郡主。”

    “秦大人不介意本郡主让丁大人来宣读这次考试的要求与条件吧!”

    秦文杰一愣,而后面色僵了僵,郡主也太小看他了吧,他是那么小气的人么,不过他还是很快就醒了醒神,语气恭敬又不失诚恳的道:“回郡主,考试的要求与条件由丁大人来宣读最合适不过,下官与其他诸位大人这几日都忙着整理卢飞虎等人结案后的卷宗,不但对这次考试的具体情况不了解,而且对考生的情况也不了解,故,由丁大人主持我等辅助为宜。”

    如若不是对秦文杰有了一定的了解,宓妃听了这番话都不禁要怀疑秦文杰的动机。

    实是这人说的话太有歧义了,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好不?

    看看丁形那不停扯着袖口擦汗的动作就知道了,什么叫做他们不了解考生的情况,那意思可不就是在说丁形很了解,又或是说丁形在那些人里面安排了自己的人?

    无怪乎丁形吓成那样,偏偏秦文杰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说得不妥,宓妃揉了揉额角,对秦文杰能稳坐郡守那么多年表示相当的怀疑,这人究竟是怎么坐稳的,得罪的人真的不多么?

    眼下秦文杰也算是宓妃手下的人了,她得想个办法找人来好好教导教导他们,否则她可不太敢把琴郡的未来交到这些人的手里。

    “既然其他几位大人没有意见,丁大人就由你来主持这场考试,本郡主亲自来出题。”

    “是,郡主。”眼见宓妃看他的目光还是和以前一样,丁形提起的那颗心渐渐落了地,他真怕秦大人那句话害了他。

    心里的确有那么一瞬间对秦文杰充满了怨恨,不过丁形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他很清楚自己想做的是什么,绝对不能止步于此。

    别人怎么想他,他都不在乎,只要宓妃是相信他的,那便足够了。

    与此同时,丁形不会知道他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落入了宓妃的眼里,而他的表现也让宓妃相当的满意,往后对他也就多留了一份关注,“这是整场考试的赛程,丁大人先看看,然后随便说几句就宣布考试正式开始吧。”

    “是。”

    丁形定了定神,接过樱嬷嬷递到他手里的册子,仔细阅读了一遍里面的内容,然后走到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相对于考生答题坐的地方高一些的长形方台上,清了清嗓子,沉声道:“在你们报名要参加考试的时候,本官就对你们说过,这次的考试是安平和乐郡主为琴郡选拔人才特意举办的并非是一场儿戏,考试获得前十名的考生,郡主将会直接授于官职,所以本官希望你们好好珍惜这次难能可贵的机会,切莫错失良机,一定要用心对待这次的考试。”

    这次参加考试的考生,五花八门的什么样的人都有,并非全是读书人,丁形虽说在给予他们考试资格的时候就有提醒过他们,切莫把这当成是游戏来胡闹,否则后果不是他们所能承担得起的。

    他的话的确也赶走了一部分意欲凑数胡闹的人,但难免今日坐在考场上的人里面,还有抱着玩乐之心来的,丁形是不得不再提醒他们一次。

    要知道郡主的脾气可不太好,手段也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想象的,但愿这些考生不会脑子发烫招惹到宓妃。

    “现在本官先将琴郡空缺的那十个官职名称以及权限公布出来,张贴在一旁的巨大屏风上面,随后再宣布考试评判的要求以及标准。”

    丁形的动作很快,目前空缺下来的十个官职很快就张贴在了屏风上面,可供场上的考生看到,然后他就照着宓妃给的册子宣读了考试的要求与标准。

    说完这些之后,丁形想了想又开口道:“距离考试开始还有一柱香的时间,各位考生如果心中还存有什么疑问,现在可以举手示意,本官会一一解答你们的问题。此外,如果有不想继续参加考试的考生,现在可以选择离开。”

    后面这句话,明显就是对那些个来玩闹的人考生说的,希望他们知难而退,这也算是丁形对他们最后的维护。

    如果他们顺着这个台阶下,悄悄的离开,事情也算完了。但如果他们不知好歹,硬要一意孤行的话,丁形也是不会手软的。

    “这个丁形挺有意思的。”突然,温绍云若有所思的道。

    “的确有意思。”温绍宇的眸色沉了沉,意味难明的扫过场上某些考生的脸,如果不是担心冒然出手会坏了宓妃的好事,他一定亲手将那些人丢进静水河里好好的洗洗脑子。

    给人添堵也看看是谁好不,他的妹妹可由不得他人欺负。

    “你们都淡定一点,妃儿自有分寸的。”

    “还是大哥了解我。”宓妃俏皮的眨了眨眼,似是对底下那些考生都不甚在意,其实她一直都有在观察他们。

    一来因着时间紧迫,来不及宣传,二来也因着她是女儿身之故,很多有才之士大概都觉得她是在胡闹,因此根本就不会前来报名。

    这也就导致了场上的考生龙蛇混杂,真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见此情景宓妃倒也不恼,指不定这些人里面还真有她需要的人,至于那些她不需要的赶走便是,还不至于会影响到她的心情。

    而那些恃才傲物,自视甚高的家伙,宓妃还真就瞧不上眼,她宁可挑些没什么才华,哪怕不识字,但却人品过关的人,那样一旦将人培养出来之后,她才能放得了手。

    同时,被背叛的可能性也很小。

    再不济,不是还有苗大人,原大人和漆大人推荐给她的人么。这几个人既然能入得了他们三位大人的眼,相信自有他们的过人之处。

    宓妃虽不至于让他们走后门,但多一分的关注还是有的,毕竟她的目的在于求才。

    那五人的名字宓妃心中有数,倒也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他们一番,别的暂且不说,至少宓妃对他们的第一印象还是好的。

    “妃儿欺负人。”

    “妃儿只喜欢大哥。”

    面对二哥三哥幽怨指责的目光,宓妃那个满头黑线啊,她怎么就忘了身边还有这两只,“谁说的,二哥和三哥妃儿也喜欢啊,妃儿的性子你们最了解了啦。”

    “你们两个别在这个时候闹妃儿。”温绍轩语气不变,神色不变,就只是淡淡的扫了两个弟弟一眼,宓妃就发现她的二哥和三哥奇迹般的安静了下来,唔,瞬间就变得好乖。

    嗷嗷,这是什么技能,她都想学了。

    “妃儿,你也专心一点,底下那么多人都在看着你呢。”

    “他们喜欢看就看呗,反正我又不会缺一块肉。”宓妃撇撇嘴,两只小手交握在一起,丝毫没有感觉到现场的紧张气氛似的。

    对于场上这些人会如何选择,她心里有数,遂她乐得静观其变。

    “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问题要问,也没有人要离开,那本……”

    没等丁形把话说完,广场上第七排第十三个位置上的一位穿藏青色棉袍的,约莫二十出头的男子站了起来,问道:“丁大人,学生想问今日这场考试算是科考吗?”

    宓妃递了一个眼神给丁形,她清澈水润的眸子对上那人的双眼,视线相接不到一秒,那人就赶紧低下了头,袖袍里的双手竟然都汗湿了。

    他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双眼,仿佛能够直接看透他的所思所想,而他在她的眼前,就好像没有穿衣服似的,什么都隐藏不了,什么秘密都会暴露在那双眼睛里一样。

    短短不到一秒,他便汗如雨下,宓妃带给她的压力太强了。

    “琴郡乃皇上御赐给本郡主的封地,享有跟璃城一样的特权,本郡主手执金印可自行任免这块封地上的所有大小官员。那些任职的官员,本郡主既能向皇上讨要,也可以像今天这样自行挑选可造之材任命他们做官,授予他们权利。”宓妃的声音不轻不重,但却足以令考场周围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从琴郡被赐予本郡主为封地的那一天开始,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百姓,无论你是士农工商中的哪一类,你们所纳之税是属于本郡主的,而能领导你们的人,甚至是主宰你们命运的人都是本郡主,虽然你们仍是金凤国的子民,但朝廷却不会再管你们。”

    那男子听了宓妃的话,身体不受控制的抖了抖,底下其他观望的人见状,心思也开始活跃起来,脸上的神色也是一变再变。

    “把话说得更直白一些就是,你们既然生活在这片土地之上,而本郡主又既为琴郡之主,其实还是很希望跟你们和平共处的。通常情况下,只要本郡主脑子没病的话肯定不会随便去找你们的麻烦,但是如果你们不但野心太大又贪心太多,最后犯到本郡主的手里,那么休怪本郡主不讲情面,将会毫不留情的将你们驱逐出琴郡,届时不管你们的家族曾经有过怎样的辉煌,放眼天下之大亦再无你们的容身之处。”

    “郡。郡主,学学生并…”

    宓妃突然起身,抬手打断男子的话,轻柔的嗓音骤然变得冷冽,气场开始转变,自有一股尊贵之气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让得考场之上很多的人都低下了头去,顿生一种意欲向她俯身跪拜之感。

    “今个儿趁此机会,本郡主直白的告诉你们,只要你们有真才实学,不管你们是什么出身,有无背景,那么本郡主就会给你们成为人上人的机会。当然,机会只有一次,就看你们是不是能把握得住。”

    随着宓妃话落,底下不少人都惊愕的瞪大了双眼,眼里掠过一抹亮光,激动的心情久久都无法平复。

    “本郡主用人不讲究那些有的没的,但是本郡主的手下却是不养闲人跟废物的,凡是能为我所用,又忠于本郡主永不背叛之人,那么不管是权利也好,金钱也罢,不出三五年本郡主相信这些他们都会凭借自己的双手拥有的。”宓妃眯了眯眼,嘴角噙着浅浅的微笑,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暖暖的,却又自有一股慑人的寒意,“对于那些忠于本郡主的人,本郡主赏罚分明,但对于那些胆敢背叛本郡主,吃里扒外的人,那么本郡主定会让他求生不能,求死而不得。”

    惧于宓妃此刻所表露出来的气势,底下的人本就低着的头又矮下去三分,有些胆儿小的,报名来充数的更是冷汗直流,恨不得没有一丝存在感才好。

    “方家三公子是吧,你们可是觉得本郡主好欺好糊弄,嗯。”宓妃刻意咬重了最后那个‘嗯’字,微微拖长的尾音,直听得那唯一个站在考场上的方家三公子浑身打哆嗦,双腿一软就直接跪了下去。

    “郡主。郡主饶命…”

    “你做错了什么?”

    “我…我…”

    “既然你没错,为何要求本郡主饶你性命,还是你们觉得本郡主是个杀人狂魔,看不惯谁就会杀了谁。”

    “没有没有,我。我我没有。”方三公方不住的摇头,他是真的没有那种想法,呜…宓妃给他的压迫感太强烈了,他好怕。

    琴郡七大家明面上很和睦,暗地里的各种争斗却是不断,宓妃初到琴郡就罢免了那么多的官,又杀了那么多的人,七大家里面不说每一家都与那些被杀的官员有所利益牵扯,但多少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宓妃举办这场考试,意欲从中挑选人才,七大家明里暗里都有派人报名参加,目的无非就是试探宓妃的态度。

    结果考试尚未开始,便让宓妃这个不喜按牌理出牌的人给破坏了。

    事实上,原本宓妃是打算顺着他们的剧本一路唱下去的,但丁大人那句话出口之后,她突然就没有了那样的耐性,到底以她的脾性,还是更喜欢速战速决一些。

    “来来来,让本郡主也瞧瞧七大家的风采,甭管你们是嫡出还是庶出,又或是旁支,全都挨个的站起来。”

    宓妃话落,底下却是没有半点动静,这场面让得宓妃很没有面子呢。

    “呵。”一声轻笑,十里寒霜。

    指尖运气,宓妃就近摘下一片树叶,只见那片树叶破风而去,径直划过方三公子的脖颈,带起一丝血线,只差一点就割断了他的颈动脉。

    啊――

    方三公子一声凄厉的尖叫,突然眼前一黑,顿时就吓得晕死过去。

    “怎么,你们都是不带种的么,需要本郡主走到你们的面前请你们起来么?”

    谁也没有想到宓妃说伤人就伤人,这次参考的人多半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看到宓妃那一手,一个个都吓得脸色发白,低呼出声,好在还没有人惊受不住给昏过去。

    一盏茶的功夫过后,场上陆陆续续有人站了起来,有了第一个,然后就有第二个…一直到挨个站了八十多个之后,再没人起身。

    宓妃扫过他们瑟瑟发抖的身体,冷声道:“别说本郡主对你们七大家的人区别对待,既然你们都报了名,那就拿出你们的真本事,如果真有才学,本郡主不介意给你们高官厚禄。”

    “谢。谢郡主。”

    “都坐下吧。”这八十多人都被宓妃吓得不轻,哆哆嗦嗦的道了谢,如坐针毡的又坐回凳子上。

    他们很想就这么离开的,可宓妃之前说的那句话偏又断了他们的退路,这一时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樱嬷嬷,把方三公子唤醒,好歹他也是方家嫡出的公子,想必学识过人,可别错过了这次一步登天的好机会。”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宓妃语气里满满的嘲弄。

    考场外围观的人群里,方家人比起其他几家,可谓是面子里子都丢了。

    “郡主放心,老奴省得。”

    “最后一柱香的时间,想走的人赶紧走,不想走的尽快平复一下你们的心情,因为考试马上就要开始了。”

    丁形得了宓妃的暗示,脸上露出亲和的微笑,道:“郡主已经说了,现在想退出比赛的人可以马上离开,各位考生请仔细想清楚。”

    不一会儿,有四五十人留下自己的名字之后,选择了离开考场。

    “还有人要离开吗?”对于那些人的离开,丁形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隐隐的他也算是瞧出了宓妃的用心,心里对宓妃越发的尊敬起来。

    回应丁形的是沉默,再没人要离开,而七大家的人是想要离开,但宓妃不给他们离开的机会。

    “既然没有人再离开,各位考生都请坐下,然后本官宣布考试现在开始。”

    说完,丁形按照宓妃的指示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而宓妃也早就回了自己的位置,手里把玩着几片柳叶儿形的树叶,樱嬷嬷则是替她揉捏着双肩,温家三兄弟静观其变,其他几位大人各忙各的。

    一时间,整个考场鸦雀无声,就连掉根针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见。

    宽敞的广场之上,每个考生与每个考生之间都间隔着六十公分的距离,每人拥有一张桌子,一张凳子,桌上配有笔墨纸砚,至于其他的再也没有了。

    然而,从丁形宣布考试开始之后,全场的考生都陷入了呆怔之中,谁能告诉他们考题呢,难道他们就要这么坐着么?

    这样的疑问,不但考生有,就连秦文杰等人都有,但见宓妃没有出声,他们也没敢问。

    最后还是丁形见他们实在憋屈得慌,这才将宓妃给他看过的册子递给他们,让他们一一传阅。

    等到他们都看完之后,整个人就跟吃了定心丸似的,再也不着急了。

    册子之上记录着宓妃出的考题,旁边还注明了这样做考察的是什么,有何用处,虽然上面没有明确的答案,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判断。

    从这一刻起,他们也不再觉得宓妃这样选拔人才的举动莽撞冲动了。

    事实上宓妃很有远见,至少比他们有太多了。

    宓妃的第一题要考验的是一个人的耐性与应变能力,说来简单其实也挺难的,毕竟她的题出得突然,甚至是在人毫无准备的情况之下。

    此题要求,一个时辰以内,考生要在不知道考官会出什么题的情况下,保持镇定,冷静,还要有足够的耐心,不能冲动,急躁。

    静坐一个时辰,如果在知情的情况下,很多人都能做得到,偏偏这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因此,很多人潜藏的习性就会暴露出来。

    前一刻钟,所有的考生都还能耐住性子安静的等待,慢慢的就有人开始变得焦躁起来,他们的情绪都表露在脸上,整个人显得狂躁不安。

    随后,越来越多的人都开始不安,然后有人出声询问到底要考他们什么,只是谁也没有出声回答他们的问题。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丁形拿着一份名册登上高台,朗声道:“各位考生,首先本官恭喜你们答完第一答。”

    “什么…我们什么时候答题了,题目是什么?”一个肤色黝黑,生得浓眉大眼的灰衣男子高声问道,同时他也问出了很多考生的心声。

    “郡主出的第一题就是让你们静坐一个时辰,考验的是你们的性情是否沉稳,有无耐性,能否随机应变,随时都保持冷静,显然你们中间很多人都没有做到。”丁形看着考场上众人各种各样的表情,定了定神又道:“第一题的答题时间从本官宣布考试开始就已经在计时了,因此,本官相信各位考生对自己能否留下继续答第二题,心中也是有数的。”

    任丁形怎么也没有想到,仅仅只是宓妃出的这第一题,居然就直接刷掉了一半多的考生。这个数据让他好半晌都没能缓过神来,不过看到剩下的那一半人,他又觉得信心倍增。

    相信按照宓妃的选拔方法,一定能够为琴郡选出很优秀的人才。

    “下面本官念到名字的请离开考场,没有念到名字的继续进行下面的考试。”

    离开的人纵有不甘心的,却也没人胆敢挑战宓妃的权威,要知宓妃中是能摘叶夺人性命的,他们都还年轻,一点儿也不想早死。

    很快在几位大人的合力之下,总算是念完了第一题就败北考生的名单,他们依次离开之后,宓妃挥手让丁大人几人下去休息,她走上了高台。

    众考生只听宓妃红唇轻启,道:“第二题很简单,你们只需要回答本郡主一个问题就好。”

    底下众位考生表示明白,齐声回应她,“请郡主出题。”

    “请你们回答本郡主,一个人究竟是才学比较重要还是人品比较重要。答案只有两个,要么是才学,要么是人品,这一题是二选一。”

    ------题外话------

    捂脸,荨是取名无能,~(>_<)~ 如果妞儿们见了,可以无视,太丢人鸟,嗷嗷。=""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如果妞儿们见了,可以无视,太丢人鸟,嗷嗷。=""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02摘叶伤人另类考题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