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03 前十名单分工合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遇上宓妃这样一个完全不按牌理出牌的出题人,底下所有的考生心里都是七上八下的,尤其是在经历过第一题之后,他们对宓妃问出的第二题更多了几分戒备。   

     

     

       才学重要还是人品重要,他们都不觉得宓妃问的这个问题简单,如果真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好回答的话,相信宓妃也不会选择这样一道题来问他们。   

     

     

       于是,其实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就在那么短短一瞬之间便被绝大多数的考生给复杂化了。   

     

     

       而出这道题的宓妃,则是莫名躺了枪。   

     

     

       事实上她出的这道题真的很简单,完全没有一点阴谋什么的,两个答案二选一,你觉得才学重要就选才学,你觉得人品重要就选人品,根本没有必要想那么多,与第一题相比,第二题完全可以凭借直觉来作答。   

     

     

       当然,宓妃将这一题作为第二考题来考验这些考生,倒也不是她无聊,没事儿找事。   

     

     

       从一开始宓妃就没有打算在琴郡能找到各个方面都满足她条件的人来任职空缺下来的那些官职,但她却又不得不挑选一些人出来为她所用,既然无法满足能力这一项,宓妃就不得不要求选出来这些人的品格与忠诚度了。   

     

     

       这一题看似简单,其实也不好答。   

     

     

       比起才学出众的人,宓妃更看好人品出众的人,毕竟前者虽有过硬的能力,心却容易长歪,容易为他人所用;而后者能力上或许欠缺一些,但贵在心性坚韧,懂得知恩图报,通过后天培养在能力上也未必会逊色于前者,最最重要的是他们会很忠心。   

     

     

       故,这一题,但凡选择才学的考生,无一例外都会被直接刷掉。   

     

     

       而剩下的这些考生里面,也并非全都是坚定不移觉得人品更重要的考生,他们里面掺杂的水份也不少,不过宓妃却是一点儿都不着急,反正还有第三题,第四题,第五题,她相信这一千多人里面,总会找到那么几个让她满意的。   

     

     

       至少之前她观察过后觉得还较为满意的那几个人,目前的表现让她还算满意。   

     

     

       后面的考验他们能否顺利通过,这就不在宓妃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都放松一些,不用这么紧张,本郡主又不是吃人的老虎,至于让你们怕成这样么?”宓妃的声音软软糯糯的,似是带着几分清甜,再配上她绝美容颜上那娇憨逗趣儿的表情,成功的逗笑了场上几个胆子比较大的考生。   

     

     

       随着他们几人的笑声,场上沉闷低压的气氛得以缓解,空气似乎不再那么稀薄了。   

     

     

       “其实本郡主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如果你们以后有机会跟本郡主一起共事的话,本郡主相信你们很快就会明白的。”宓妃表示自己很无语,貌似她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吧,怎的这些人见了她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难不成她之前斩杀卢飞虎等人的血腥手段吓到他们了,以至于他们谈起安平和乐郡主就闻之色变,见到她之后就更怕了?   

     

     

       不得不说宓妃真相了。   

     

     

       琴郡的百姓没有见过宓妃,但是对她的大名却是一点儿都不陌生,关于宓妃的种种传言,琴郡的大街小巷也是流传遍了的。   

     

     

       谁让琴郡距离星殒城算不得远呢,但凡在星殒城流传的消息,不出三五日就会传遍整个琴郡,是以琴郡百姓对宓妃虽未不曾见过,但却能算得上是相当的熟悉。   

     

     

       当初在星殒城关于宓妃流传得最广,最多的一段传闻就是城北狩猎场的那一段。   

     

     

       在那里宓妃先是灭了一支琉璃国的侍卫队,后又废了琉璃国的明欣郡主,非但没有给镇南王颜面,就连当今太子的面子她也没给,尤其是她还让那些朝廷大员的子嗣们放血浇花。   

     

     

       从此,煞星之名响彻整个星殒城。   

     

     

       明面上没人胆敢那样称呼宓妃,私底下很多很多的人都称宓妃乃相府煞星的。   

     

     

       原本这些流言传到琴郡的时候,生活在这里的人因为也接触不到那些身份尊贵的人,就全当是茶余饭后的笑料听了也就听了,没有人会去较真。   

     

     

       直到宓妃被御赐为安平和乐郡主,琴郡变为她的封地,再加上一些有心人的刻意传播,那些已经沉寂的流言再次浮出水面,让得琴郡的人本能上就对宓妃产生了一种惧意。   

     

     

       然而宓妃刚到琴郡就出其不意的拿下了卢飞虎等人,紧接着抄家的抄家,问斩的问斩,流放的流放,接连两天菜市场上被斩首的那些人,那些鲜血淋漓的画面久久回荡在琴郡人的心里,因而,这又导致他们惧怕了宓妃几分。   

     

     

       今个儿宓妃出现在考场,无论是考场上的考生还是周围围观的百姓,见得宓妃那极富欺骗性的容貌之后,对于宓妃是煞星这一观点,就开始持怀疑的态度了。   

     

     

       虽说宓妃设考场招选人才在琴郡是大事件,前来凑热闹的百姓会很多,但是也不至于会引得琴郡万人空巷,全都跑来围观的。   

     

     

       追其原由,更多的人则是来围观宓妃的。   

     

     

       他们想看看,以后管理他们的安平和乐郡主,是否真如传闻中的那么可怕,那么血腥,那么视人命如草芥。   

     

     

       初见宓妃之时,她的模样瞬间就让很多的百姓否定了宓妃是传闻中那般冷血无情杀人不眨眼的模样,在他们看来是有人故意抹黑污蔑生得倾国倾城,绝世无双的宓妃。   

     

     

       结果当宓妃在众目睽睽之下摘叶伤了方家三公子之后,百姓们又不淡定了,敢情这位主儿还真是说杀人就要杀人的啊?   

     

     

       假如宓妃知晓这些,她一定会郁闷的。   

     

     

       唔,她又没杀人,只是吓唬吓唬那方三公子罢了,谁知道他的胆子竟然那么小,居然就那么晕了,简直太丢男人脸了。   

     

     

       “这道题很简单,两个答案里面随便选择一个就是,如果你们要实在觉得难以选择,那就凭着你们的直觉来选。”   

     

     

       宓妃说得非常的简单,众考生可不敢轻易的随便选择,要知道他们一旦选择失误就错失了这次可一步登天的机会。   

     

     

       那屏风之上张贴着的官位,放到星殒城去算不得什么,但在琴郡位置可不低了。   

     

     

       尤其现在的琴郡已经成为了封地,这里的官员直接听命于宓妃,升官降职什么的都不需要经过吏部,普通一个六七品的官,在这里也相当于朝廷的四五品官了。   

     

     

       这样的诱惑,实在很难让人抗拒,因而面对这样一道题,众考生纠结了。   

     

     

       要知道一步错,可是满盘皆输啊!   

     

     

       “给你们两盏茶的功夫,将你们的答案写在纸上,不会写字的请举手示意,本郡主安排人帮你们代笔。”看到所有考生都提起了笑,宓妃笑了笑,道:“计时开始。”   

     

     

       写下两个字的时间并不需要太久,很快有的考生就停下了笔,而摆在他们面前的纸上也写下了他们的答案。   

     

     

       “时间到,请停笔。”   

     

     

       考场上除了府衙的衙役之外,温绍云还特意从守城军营领了一支三百人的小队过来维持秩序,因此,考场内外才没有出什么乱子。   

     

     

       “下面请写下才学两个字的考生离开考场,至于这题你们为何是错的原因,秦大人会给予你们一个解释,请离场吧!”   

     

     

       秦文杰得了指示,赶紧起身将那些答错的考生领到广场的一角,然后开始了他涛涛不绝的演讲。   

     

     

       听了秦大人的解释,一部分觉得有道理的人,纵然不甘心还是乖乖的走了,还有一部分根本就不满秦大人的解释,一个个都脸红脖子粗的闹得厉害。   

     

     

       “既然你们不服,那么本郡主就来陪你们好好说道说道。”宓妃清冷的嗓音似一阵寒风刮向那部分考生,脸上的笑容依旧甜美,但却只让人感觉危险。   

     

     

       那些原本还高声吵闹不满的人,听到宓妃这句话下意识的就闭上了嘴巴。   

     

     

       对于他们之间的眼神传递,宓妃全当没看见,这些人还没资格让她放在眼里。   

     

     

       “妃儿专心出下一题便是,那些考生交给二哥怎么样?”   

     

     

       “好啊。”   

     

     

       “来来来,你们有什么不服的不满的都冲着本公子来,让本公子听听你们的理由,如果凭借你们的才学能推翻秦大人之前的论证,那么本公子就许诺你们有资格继续参加下面的比赛。如果不能的话……”温绍云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但他相信这些个闹事的人都不是笨蛋,不会听不懂他的意思。   

     

     

       “我们。我们要跟郡郡主谈。”半晌,为首的一个三十岁出头男人硬着头皮对温绍云道。   

     

     

       “没看郡主在忙吗?”   

     

     

       “你。你做得了主吗?”又一个男子看着温绍云迟疑的开口道。   

     

     

       温绍云笑笑,沉稳的道:“本公子乃郡主的亲二哥,你说本公子能否做得了主。”   

     

     

       “时间紧迫,本公子希望你们能把握住机会。”   

     

     

       “好,我们就跟你谈。”   

     

     

       “成,不着急,你们一个个的说。”温绍云找了张椅子坐下,然后示意他们一个一个的说,秦大人则是拿出一本名册,不知道在上面写些什么。   

     

     

       反正他跟温绍云两人,配合起来倒是天衣无缝。   

     

     

       “下面本郡主出第三题,你们可得听仔细了。”经过第一题和第二题的筛选,一千多人只剩下了四百余人,宓妃不得不感叹一句,尼玛,水军实在是太多了。   

     

     

       “请郡主出题,我们都准备好了。”   

     

     

       “出第三题之前,本郡主首先声明一下,如果你们中间有会武但不会文的,请出列到一旁,本郡主的三哥会亲自考察你们的身手。”   

     

     

       宓妃话落,近百名考生站了起来,依次走到宓妃指定的位置站好,等待温绍宇的亲自考核。   

     

     

       他们大多数都是粗人,会些拳脚功夫,至于文采什么的他们压根就不会,但好歹他们还是识得一些字的,比起很多人来说,相对算是有一定的优势。   

     

     

       “另外,如果你们中间有文武双全的,本郡主建议你们这一场既考文也考武,毕竟这样有利于本郡主了解你们各自的优势,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我等听从郡主的安排。”说话的男子穿着一件青灰色的粗布麻衣,年纪倒是宓妃的二哥三哥相仿,五官俊朗,是个非常帅气的小伙儿。   

     

     

       他身材高大,体格修长,观其气息宓妃便知他的武功算是不错。   

     

     

       跟他一同站起来的还有十来个,彼此之间的年纪相差都不大,二十三四的模样,既能文又能武,比起已经淘汰或在场的许多的人,他们相对来说很优秀。   

     

     

       “那你们先考文,再考武吧。”   

     

     

       “是。”   

     

     

       “都坐下听题。”眼看着这些人坐下之后,宓妃清了清嗓子,道:“半个时辰之内,请各位写出一首代表气节的诗或者是词,当然,你们也可以自己现作一首。”   

     

     

       说完题目宓妃就回到座位上,端起茶杯开始喝茶,丁形亲自点燃两柱香,并朗声道:“计时开始。”   

     

     

       “大哥,一会儿阅卷的活儿就交给你和其他几位大人了。”阅卷神马的,她不喜欢。   

     

     

       “那你呢?”   

     

     

       “我去看那边打架的。”   

     

     

       温绍轩默了默,他能说他也不想阅卷,想去看打架吗?   

     

     

       “走走走,妃儿我们去那边。”温绍宇不理会自家大哥哀怨的小眼神儿,拉着宓妃就走开了。   

     

     

       半个时辰之后,丁大人将考生的试卷都收了上来,然后由温绍轩和苗大人,漆大人负责审阅,而他负责记名。   

     

     

       另一边,百来人在温绍宇和原将军的合力考核之下,只留下了二十个可以继续参加下一轮的考试。   

     

     

       “郡主。”   

     

     

       “你们答完题了。”   

     

     

       “回郡主,答完了。”   

     

     

       “那好,你们自行决定是挑战我三哥还是原将军,本郡主负责记录你们的成绩,谁先出场由你们自己决定。”宓妃也的确是手痒想要打架,但显然这些人不是她的菜,否则她也不会抱着名册,主动要求记录成绩了。   

     

     

       “是。”   

     

     

       又是半个时辰之后,温绍轩那边的文试结束了,温绍宇这边的武试也结束了。   

     

     

       最后两边综合起来,场上还剩下二百六十八人,其余的全部退到了考场之外,就连那部分极其不满的人也被温绍云给打发走了。   

     

     

       宓妃没想那么多,第四题也不让他们写,直接就将他们分成六个组,然后由她和大哥温绍轩,二哥温绍云,三哥温绍宇,郡守秦大人以及文官之首苗大人,询问他们相同的问题,让他们直接作答。   

     

     

       至于这道题的答案,宓妃让樱嬷嬷照着她的答案抄了五份,并不要求这些考生完全答对,只要他们能答对一部分就成。   

     

     

       “第四题,请问是先有国还是先有家?你们有一刻钟的思考时间,提前想好的考生可以到你们的考官面前直接作答。”   

     

     

       这个时候,广场边上那几个临时搭建起来的小屋总算是派上用场了,秦大人几人不得不说宓妃比他们想得周全。   

     

     

       以后,任何事情不到最后一步,他们都不敢轻意相信了。   

     

     

       近两个时辰之后,第四题答题完毕,最终剩下不到一百人,其余的一百六七十人全部刷掉。   

     

     

       宓妃直接吩咐丁形将第四题的答案公布出去,倒也不怕有心人拿来作文章,要知道那份答案可是她结合前世的一些典故以及金凤国历史整理出来的,还真不怕别人找茬。   

     

     

       谁知此题答案一出,竟是赢来一片赞扬之声,宓妃对此不发一语。   

     

     

       那些在第四题败北的考生,一个个的竟然也输得心服口服,尤其是在看过公布的答案之后,他们更是觉得自己输得不冤。   

     

     

       “本郡主的最后一题是,请问如何才能做一个好官?”   

     

     

       从一开始,宓妃的目的就是选官,选出一些好官,她这一题问得异常直白,就看这些人如何作答了。   

     

     

       “仍旧是以半个时辰为限,将你们的答案都写在纸上即可。”   

     

     

       经过前面的四道题,考场上剩下的这些人全都是读书人,能文能武的也只剩下六个了。   

     

     

       这一天折腾下来,宓妃也累得哆呛,出题之后她就赖在椅子上闭上双眼睡起觉来,宠妹如命的温家三兄弟自是不舍得说她,甚至还给她打起掩护来。   

     

     

       至于底下那些正在聚精会神答案的考生,他们注意力自然不在宓妃的身上,考场外时时刻刻紧盯着考场的百姓,精力也没有来时那么好了,一个个的都一副精神不济的模样。   

     

     

       起初他们还觉得这场规模这么大的考试,至少会举行两到三天,哪里知道仅一天就要出结果了。   

     

     

       也正是因为前十名的结果很快就将揭晓,因此已经等候了一整天的百姓,自然舍不得现在离去,再怎么着他们也得把结果瞧了再离开不是,不然不白等一天了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半个时辰转瞬即逝,考生也都很自觉,有序的依次递交自己的考卷,然后再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上,等待最终的结果。   

     

     

       随着每一道题的深入,这些最初觉得宓妃是在胡闹的考生,渐渐觉察到宓妃出这些题的深意,也渐渐意识到他们若能追随宓妃,前途一定是一片光明的。   

     

     

       只是他们不知道,这最后的一题,他们是否能通过。   

     

     

       “郡主,可以开始阅卷了。”   

     

     

       “嗯,那赶紧阅卷,天都快黑了,看完也好早点儿回去睡觉。”宓妃连连打着哈欠,她真觉得自己快要困死了,好想好想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丁形听到这里嘴角狠抽了一下,抱着试卷的手都不禁抖了又抖,心说郡主就算您心里是这么想的,您也别说出来啊,这里还有好多人呢。   

     

     

       “郡主,不知这次评卷的标准是什么?”站在一旁的秦大人苗大人也是抹了把额上的冷汗,宓妃的话他们也听得很清楚。   

     

     

       折腾一天了,别说宓妃吃不消了,就是他们也累得够呛,好想赶紧完事,然后回家。   

     

     

       “标准么?”   

     

     

       “是。是的,郡主说了标准我们才能更快速的阅卷。”面对宓妃打量的目光,秦大人等人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如何做一个好官这个问题,就是连他们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这要如何评卷?   

     

     

       “标准不是很简单么,如何做一个好官,用六个字来概括足矣。”   

     

     

       顶着莫大的压力,秦大人几人不耻下问,恭敬的道:“请郡主赐教。”   

     

     

       此时,那些答完题,等待结是的考生,听到这里不由得一道道目光都齐刷刷的投向宓妃,直把宓妃看得嘴角猛抽。   

     

     

       那什么,她是金元宝么,吸引力竟然如此之大?   

     

     

       “简而化之,如何才能做一个好官,做一个于百姓有益的好官,概括来说就六个字,做人,做事,做官。”   

     

     

       见场上所有人都面露迷茫之色,宓妃揉了揉额角,补充道:“直白的说只有先做好人,再做好事,最后才能做好官。”   

     

     

       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在所有人的心里都掀起了一场风暴,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哪怕是场边围观的百姓都沉默了起来。   

     

     

       面对这样的场面,宓妃叹了一口气,耐着性子继续解说,也算是她给琴郡今日出席的所有人免费上的第一课。   

     

     

       “从本郡主出的第一题到最后一题,注重的从来就不是你们有多少的才华,又有多少的能力,唯一看重的就是你们的人品,看你们能不能做好一个人,这决定着你们能否做一个好官,一个为百姓谋实事的好官,清官。”   

     

     

       “古人云:敬天地,忠社稷,孝父母,和夫妇,友兄弟,信朋友,睦乡邻,施穷人,救危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说白了就是要你们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百姓的人。只要你们能做到诚信而坦率,正直而忠诚,宽厚而善良,严谨而负责,那么你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一个合格的人,一个本郡主需要的人。”宓妃一边说一边暗中观察场上所有人的神色,不紧不慢的接着又道:“只要你们能做到这些,那么即便你大字不识一个,本郡主也愿意花时间,花精力培养你们,让你们成为有理想有抱负,于国于民都有大作为的人。但如果你们做不到这些,那么即便你博学多知,通天文晓地理,本郡主也用不起。”   

     

     

       这段话宓妃说得简单易懂,哪怕是普通的百姓都能听得明白,越是回味越是觉得有道理,短暂的沉寂过后,考场周围掌声如雷。   

     

     

       细细品味了宓妃话里表达的意思,考生们也陆陆续续鼓起掌来,如若他们真的有机会能留下来,那么他们一定会誓死效忠宓妃的。   

     

     

       饶是宓妃自己,也没想过自己这番话竟能收获到这样的效果。至少,从很大的程度上改变了琴郡百姓对宓妃表面上的认识,渐渐让他们不再那么抗拒宓妃,也让他们不再那么容易受到挑拨。   

     

     

       要知道这些普通百姓的想法,宓妃虽然不用刻意去管,但若因为不实的流言而发生暴动,于宓妃而言还是相当不利的,毕竟琴郡是她的封地,又岂容他人在此放肆。   

     

     

       有了这个意外之喜,是锦上添花的事。   

     

     

       “首先懂得了如何做人,然后便会懂得做事,最后懂得做官。做人的道理与做事做官是相辅相成的,这便是本郡主阅卷判定名次的标准,你们可服?”   

     

     

       “回郡主的话,我们服。”   

     

     

       “好,你们这近一百名考生能通过前面四题,其实本郡主相信你们都是很会做人的,因此,今日本郡主向你们承诺,无论前十名里面有没有你们,待他日琴郡需要更多的人才,你们会是本郡主优先考虑的对象。”   

     

     

       “多谢郡主。”这样的结果是考生们没有想到的,他们能走到这一步,眼界都不算小,自然明白宓妃给他们的这个承诺就等于一个机会。   

     

     

       琴郡已经是宓妃的封地,身为琴郡的管理者,只要琴郡要寻求发展,那么需要的人手就不会少,纵然他们错失了这次的机会,还能有下一次的机会,这无益于宓妃向他们伸出一条橄榄枝,此行不虚。   

     

     

       若是没有这场考试,或许他们会觉得琴郡即便成了封地,又拥有了自主权,但因其管理者是个女子,大概也就维持现状了。可是,宓妃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喜,能说出那样一番话的女子,如何会是一个简单的女子,有她在琴郡又怎么差得了。   

     

     

       “现在本郡主和其他几位大人开始阅卷,各位还请静候佳音。”   

     

     

       “是。”   

     

     

       “樱嬷嬷,准备些茶点。”   

     

     

       “是,郡主。”   

     

     

       按照宓妃的意思,整场考试持续一天,因此中午无论是考官还是考生,用来填饱肚子的都是各式各样的点心和茶水。   

     

     

       哪怕是舍不得宓妃受这份儿罪要带她到酒楼去用餐的温家三兄弟,最后也没能拗得过宓妃,就跟所有人一样就着茶水吃的点心,完全没有搞特殊化。   

     

     

       单单就凭这一点,场上许多考生对宓妃的印象就非常的好,觉得她完全不似那些高门贵族里眼高于顶又盛气凌人的贵族千金。   

     

     

       相反,她的身上无形中展露出来的气场,比之男子都不逊色,令人忍不住就要臣服于她。   

     

     

       转眼又是一个时辰过去,所有的试卷都已审核完毕,前十名的名单也已经出来,宓妃安排丁形去宣布,顺便将前十名考生的试卷拿出去供其他考生传阅,以示公正。   

     

     

       整场考试从开始到结束,全都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完全是公开公正公平的,不存在一丁点儿作弊的嫌疑。   

     

     

       丁形先是上台公布了前十名考生的名单,然后将他们的试卷分发下去供其他考生一一传阅,以便让他们输得心服口服,不至于心里有疙瘩,同时还宣布了这十名考生即将就任的官职会在三日后公布。   

     

     

       拿着前十名的名单,宓妃看到五个较为熟悉的名字,他们分别都是苗大人,原将军和漆大人向她推荐过的人,这样的结果倒也不愧三位大人特意向她引荐了一番。   

     

     

       十人里面,其中七人分别来自琴郡,清镜城,樊梨县和溪水镇,另外三人则是从外地途经琴郡正好赶上的。   

     

     

       名单公布之后,他们三人也特别庆幸自己牢牢的把握住了这次机会,比起每隔三年就参加一次科考,他们这次也算是一步登天了。   

     

     

       结果出来之后,其他考生也没有提出任何的疑问,一些后续的事情宓妃交给秦大人几人之后就直接撒手不管了,任再有天大的事情也等明天再说。   

     

     

       这场选拔人才的考试圆满落幕,宓妃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不然这水深火热的琴郡她还真的丢不开手,人更走不开。   

     

     

       就目前而言,琴郡自然是比不上她在外城的海港以及药楼来得重要,前期宓妃的所有精力都花在那上面,她是不容那有任何闪失的。   

     

     

       回到郡主府之后,宓妃先是吩咐樱嬷嬷替她准备热水,舒服的泡了一个澡,解了解乏这才到花厅跟三个哥哥一起用晚膳。   

     

     

       “二哥,妃儿有事想要拜托你。”   

     

     

       饭桌上,温绍云一听立刻来了兴趣,凑到宓妃的旁边道:“妃儿有什么事想让二哥帮你直说便是,说什么拜托不拜托的,二哥可不想听。”   

     

     

       “今天前十名的人,妃儿想要一份他们详细的身世背景资料,毕竟他们以后都要在妃儿的手下做事,妃儿可不想养虎为患又或出养出白眼狼来。”宓妃相信自己的眼光是一回事,但有些必要的东西她也一定要弄清楚。   

     

     

       如果没问题是最好,要是有问题一来她可以早做防备,二来她也可以好好的利用利用那颗棋子不是。   

     

     

       “妃儿放心,最多两天时间,二哥一定把他们祖祖辈辈都查清楚。”   

     

     

       “嗯。”她的要求不高,只要对方身家清白就好,祖祖辈辈啥的没那个必要,“琴郡那七大家似乎与之前被问斩的那些人关系匪浅的样子,之前处理卢飞虎那些人的时候我就知道没能彻底断了他们的根,实是当时手里没有切实的证据又没能空出手来,这次他们通通都冒了头,不如三哥替妃儿好好的查一查。”   

     

     

       宓妃原意是短时间之内不动七大家的,可既然他们耐不住寂寞,她也不介意替他们找点儿事情做。   

     

     

       警告什么的是必要的,不然她离开之后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幺蛾子,那样也不利于她对琴郡未来几年的各种规划。   

     

     

       “妃儿放心,三哥保证完成任务。”   

     

     

       “谢谢三哥。”   

     

     

       “傻丫头,说什么傻话呢,讨打是不?”温绍宇怒瞪宓妃,举起手要打她的样子。   

     

     

       “嘿嘿,我三哥才舍不得打我呢。”   

     

     

       闻言,温绍宇哭笑不得,这丫头的意思岂不是他若打了她,他就不是她三哥了,真是个调皮的鬼精灵呢。   

     

     

       “妃儿没有给大哥安排任务么?”温绍轩一直都没有发表意见,只是一个劲的在给宓妃夹菜,俊脸上的笑意柔柔的,暖暖的。   

     

     

       宓妃似是饿惨了,但凡夹进她碗里的菜,来者不拒的全都进了她的肚子,好不容易将嘴里的菜咽下之后,她才笑眯眯的道:“大哥的任务是将那十个人安排到适合他们的官位上去,顺便再调教调教。”   

     

     

       “那可是你的工作,而且有秦大人他们,大哥不便插手。”   

     

     

       “这事儿我知会过秦大人他们了,哪怕由大哥全权安排,他们都没有意见的。”   

     

     

       “妃儿以权压人了?”   

     

     

       “大哥。”宓妃不满的撅起小嘴,嘟囔道:“我是那样的人么,我家大哥肯指点调教他们那是他们的福气,而且我对官职什么的根本不了解,难不成要随便放?”   

     

     

       “大哥,我觉得妃儿说得有道理。”   

     

     

       温绍轩冲温绍云翻了一个白眼,心说:你什么时候觉得妃儿说的话没道理了。   

     

     

       “我也觉得分配官职的事情由大哥去做最妥当了,妃儿又没有接触过那些,难免安排起来会有欠妥当,搞不好以后还得调动,那多麻烦。”总之一句话,妃儿的要求要无条件的满足。   

     

     

       有了两个哥哥的帮腔,宓妃就负责点头即可,等他们都说完了,她才又笑眯眯的问道:“大哥会帮我的吧!”   

     

     

       “帮,当然得帮。”   

     

     

       “我就知道大哥会同意的。”   

     

     

       “反正你就是吃定我们会答应你的任何一个要求,坏丫头。”   

     

     

       “呵呵,谁让你们是哥哥的,如果我是姐姐,我也会……”   

     

     

       没等宓妃说完,温绍轩三人就异口同声的道:“我们比较喜欢当哥哥,至于姐姐什么的,妃儿就下辈子再想吧!”   

     

     

       比起头上有个姐姐,他们表示更喜欢萌萌的,软乎乎的妹妹。   

     

     

       “金印也先给大哥,府衙里积压的那些事务,大哥就顺便帮我处理了吧,嘿嘿。”   

     

     

       “想要大哥帮你处理那些事务也不是不可以,妃儿先告诉大哥你想去做什么再说?”   

     

     

       宓妃撇撇嘴,表情忧伤的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大哥的眼睛。”   

     

     

       “我要听真话。”   

     

     

       看了看自家严肃的大哥,又看了看紧盯着她的二哥和三哥,宓妃咽了咽口水,抿唇道:“三师兄和小师兄在位于琴郡和清镜城之间的那片青松林里发现了毒宗的一处秘密基地,我跟两位师兄约好想先去探探路。”   

     

     

       想到山洞底下那一处毒泉,宓妃没敢告诉三个哥哥她已经闯过一次了,而且还悲催的被追杀了。   

     

     

       “毒宗的秘密基地?”   

     

     

       “三师兄说那片林子里面设有阵法,空气中隐隐能嗅到毒气的味道,所以才格外留了心。”   

     

     

       “那你们打算怎么做?”   

     

     

       “二哥,我们还没打算要怎么做,为免打草惊蛇,目前只是想要探探对方的路。”很多时候宓妃对自己挺无语的,她不想撒谎的,却一直在说谎,嗷,老天一定是在玩儿她。   

     

     

       “明天去的时候记得要小心。”   

     

     

       “大哥放心好了,有三师兄和小师兄陪着,他们不会让我有事的。”彩儿传信给她,她的两个师兄甩掉那些黑衣人之后并没有进城,而是就近找了一个山洞暂时住下,随时留意那些人的动静。   

     

     

       他们闯进山洞又惊动了毒宗的那些黑衣人,甭管山洞里有什么,他们肯定都会选择立即转移,而那天然的毒泉既然他们得不到,以毒宗的行事之风,必然会毁掉。   

     

     

       如此,琴郡和清镜城的百姓,十之*会染上剧毒。   

     

     

       “云公子和乐公子既然来了琴郡,怎么不来找我们?”   

     

     

       “三哥,妃儿发誓两位师兄真的在琴郡,我真不是要一个人去探路。”   

     

     

       自己的言外之意被宓妃这么直白的说出来,温绍宇那个尴尬简直无法形容,“妃儿,三哥的意思是…呃,三哥没有别的意思。”   

     

     

       “两位师兄就在那片林子附近盯着,这是他们传给妃儿的信,哥哥们都可以看看的。”   

     

     

       “我们相信妃儿。”他们不放心,无非就是又担心宓妃瞒着他们自己去冒险,毒宗的人擅使毒,他们冒然跟着宓妃去吧,又怕拖她的后腿,万一不小心中了招,岂不是害了宓妃。   

     

     

       正因为想到这些,他们才这般的放心。   

     

     

       “那就这么决定了,咱们快些吃饭,然后都早些回房睡觉,明天才会有精神做事。”   

     

     

       一刻钟过后,兄妹四个吃完饭,又说了一会儿话才各自回房休息。   

     

     

       宓妃回房后又洗了个澡,然后就躺到床上准备睡觉,樱嬷嬷和紫瑛紫瑜随后也回了旁边的耳房休息,可一个时辰过去了,宓妃在床上翻天覆去的却是怎么都睡不着。   

     

     

       她的脑海里一会儿是邪魅男,一会儿是陌殇,两个男人不停的交替在她的脑海里出现,生生的折磨着她,险些要把她给逼疯。   

     

     

       突然她想到陌殇脸上戴着的那张玉制面具,宓妃猛然自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想也没想就下了床,拿了衣服匆匆套上,披头散发的,犹如一道清风就刮出了房间。   

     

     

       “无喜,你说咱家世子爷这样真能等到咱家未来世子妃吗?”郡主府,寂静的街道上人影都没有一个,却停着一辆外表朴素,内里奢华的马车。   

     

     

       “不知道。”   

     

     

       “你…”无喜这家伙简直太不可爱了,无悲在心里愤愤不平的想。   

     

     

       呜…可怜的他们,大半夜的不睡觉,也不知世子爷是抽的哪门子疯,非得在这里来等未来世子妃,天知道这个时候,世子妃应该睡得正香呢。   

     

     

       前面就是郡主府,世子爷要真想念世子妃,直接飞身进去不就好了么,现在这样是要闹哪样?   

     

     

       “啊,要死的无喜,你干什么掐我。”呼!疼死他了,下手也太狠了点儿,又不是女人来的,怎的还用上掐这招了。   

     

     

       “世…世子妃。”   

     

     

       “你说什么?”   

     

     

       “快看,世子妃在那里。”仰望着站在房顶上的宓妃,无喜忍不住想,什么时候他家世子爷变神算了,竟然还真让他等到了未来世子妃。   

     

     

       “啊,还真是。”无悲一声尖叫,在夜里还挺响亮的。   

     

     

       宓妃居高临下的看着那辆马车,粉唇紧抿,眸色复杂。   

     

     

       正当她愣神的片刻功夫,陌殇从马车里走了出来,向她伸出手,柔声唤道:“阿宓。”   

     

     

       ------题外话------   

     

     

       猜猜看:明天男女主会定情么,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03前十名单分工合作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