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06 许你追求皮厚耐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跟着陌殇慢慢悠悠赶往青松林的途中,宓妃从他的口中得知,毒宗在琴郡除了青松林里那处专门制毒与培养毒人的秘地之外,在琴郡与清镜城中还分别有着一个秘密的据点。

    这两个据点看似没有距离星殒城的权利中心很远,但无疑却掌控着许许多多金凤国内外的消息,说是毒宗对外的眼睛一点儿都没错。

    各种各样的毒物其实对宓妃是相当具有吸引力的,因为比起学医她更偏好制毒。

    前世的宓妃能稳坐顶级特工组的老大,除了她本身过硬的各种本领之外,无论是她手底下的人还是她的敌人,无一例外都特别畏惧她的那一手出神入化的使毒功夫。

    与其说是她使毒功夫了得,倒不如说在那个男人死后,宓妃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极爱与毒物为伍,越是剧毒的东西她就越是喜欢,渐渐的她变变得浑身上下都是剧毒,而且还是触之即亡的那种毒。

    此后,但凡听过她名号的人,无不对她敬畏礼让三分,能交好绝不得罪。

    据传闻有云,宓妃身体里流淌的鲜血,既为大补之物,亦为剧毒之物。

    她的血,究竟是救人的良方还是穿肠的毒药,唯她一念之间而已。

    魂穿重生之后,宓妃的芯还是原来的芯,但她的身体却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一具,因此,自幼便被那男人采用各种方法锻炼出来的堪比妖怪的体质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宓妃的那一身血,可算是白白都给浪费掉了。

    重新拥有的这具身体,先天体质就差,若非是出生在相府这样有权有势又有钱的家庭,自出娘胎便有各种名贵药材精心调养着,只怕从出生到死亡,顶多*年的时光而已。

    好在相府有钱,小心仔细的将养着,宓妃即便底子差却也能像个正常健康的孩子一样成长,然后嫁人生子,过完一生。

    然而上天却并未优待宓妃,底子原本就差的她三岁挺身救母,伤及心脉,几度徘徊在生死边缘,命悬一线。

    闯过一关又一关,好不容易活下来的宓妃,身子变得更差,隔三差五的感染风寒,继而引发高热,最终烧成哑巴。

    里里外外看得见看不见的伤,让得宓妃不过十四岁的身体,消耗得竟犹如三四十岁的身体,哪怕她就是被当众退婚之后不选择自杀,在那样极端压抑的环境中,顶多活到二十岁就已经算得上是个奇迹。

    宓妃魂穿而来占据了原主的身体之后,最最闹心的其实就是原主留下的这具败破得不能再败破的身体,如果有得选择,宓妃绝对不会要这具身体的。

    不过,看在原主有那么疼爱她的爹娘和兄长,而宓妃又着实无比的贪恋着那份她最最渴望拥有的亲情和温暖的份上,身体差这个问题就被她当成是小瑕疵给直接忽略掉了。

    身体什么的既然无法再换,宓妃纵然对此也有过不满,但她还是相当知足的,毕竟前世她所渴望的一切,今生都有了,还有何不知足的。

    身为一名古武修炼者,宓妃清楚的知道她的身体还有改造的机会。

    而历经洗髓之后,宓妃的体质虽说还是很差,但已经重新具备了修练古武的资格,只是远远还不能与她前世相提并论罢了。

    跟随师傅药丹进入药王谷之后,药丹专门针对她的体质,几乎是用尽了办法在替她一点一点的完善,直至变得完美。

    随着宓妃将古武之术练至第五级,她的体质经过一次又一次的锻造,可即便就是这般的双管其下,宓妃的体质都还没有达到预期那样的效果,但其实与最初的她早就已经完全不可再同日而语了。

    然,从宓妃两次与邪魅男交手都处于完全被压制的这种状态,宓妃就知道她的天赋还是因为自己的这具身体而被局限住了。

    若非前世的基础与天赋使然,宓妃压根就没有可能在这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接连突破到古武第五级真气出体。

    明明已经练至第五级的她,哪怕就是在前世的古武者与异能者之间,她的身手也绝对是佼佼者,但在这里她却显得那么的弱,那么的弱。

    明明是同样的等级,宓妃却发不出与之同等的实力,这个事实就好比扎在宓妃心上的一根刺。

    她清楚的身体,假如她无法找到一个彻底将自己的体质再改造一番的方法,她的古武修练之路,就即将止步在第五级这里,第六级甚至是第七级,以至于越往后的那些她都将再无触碰的资格。

    拉回自己的思绪,宓妃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暗忖自己的心思也着实飘得太远了些。

    一个毒宗而已,竟然引发了她那么多的想法,可想到自己的实力有可以会止步不前,宓妃好看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她乃药王谷的弟子,那她与毒宗就可算是天生的宿敌了。对于敌人伸进她地盘里的爪子,宓妃的义务很简单,那便是要将这些爪子连根拔起,杀无赦。

    初闻毒宗,宓妃是从师傅药丹口中得知的,事实上她与药王谷与药王结缘,还挺应该感谢一下毒宗宗主的。

    要不是他那卑鄙的小人行径,背地里下毒偷袭药丹,宓妃也不会因为对药丹所中之毒产生好奇心,从而出手救下了药丹,又怎会从此结下了不解的师徒情缘。

    因此,宓妃得了药王谷这个靠山,毒宗起的间接作用还是非常大的。

    毒宗素有世间剧毒之物祖宗之称,宓妃倒想试上一试,看看究竟谁才是剧毒之物的祖宗。

    首先,就让她从这片青松林开始,然后再拔掉琴郡与清镜城中的那两个据点,最后么,就全当这是她向毒宗开战的第一步。

    反正从小师兄乐风中毒开始,他们药王谷与毒宗就正式宣战了,宓妃这心里是一点儿惧怕的成分都没有。

    “阿宓。”

    “阿宓,阿宓…”不知为何,每每看到宓妃陷入这样的沉思中时,陌殇的心就控制不住的颤抖得厉害,就好像她随时都有可能在他眼前消失一样。

    就好比此时此刻,明明宓妃就在他的怀里,明明他就紧紧的抱着她,但那种感觉还是好强烈好强烈,让他想忽视都难。

    “怎。怎么了?陌殇你个混蛋是想要勒死我么?”呼!腰间无法忽略的疼痛唤醒了沉思中的,让得宓妃险些抓狂。

    这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手劲儿有多大,她这纤细的腰可经不住他那样的折腾。

    “阿宓你凶我。”

    “你…”

    “阿宓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我喊你好多声你都不理我。”松了松环在宓妃腰上的手,陌殇仍是固执的环抱着她,不给她逃脱的机会。

    他从未想过要弄疼她的,只是那一瞬间涌上心头的感觉太可怕了,他才会失控。

    “有么?”

    “当然有。”

    面对陌殇可怜巴巴控诉的眼神儿,宓妃心虚的扯了扯嘴角,好吧,的确是她在听了他的话之后,陷在自己的思绪里飘得太远,想得太多,以至于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

    不过只是腰受了点儿惩罚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陌殇童鞋,能不戴着面具对她露出那样勾人心魄的眼神儿么,吸引力骤减有木有?

    谁让宓妃一看见这张面具,脑海里就会自然而然的浮现出陌殇那对可爱的熊猫眼呢,呜…她真不是故意的。

    虽说陌殇此刻脸上的玉制面具其实薄如蝉翼,又异常的精致好看,但面具再怎么好看,也比不得陌殇原本那张仙妖难辨,媚惑众生的脸好看不是。

    故,宓妃那颗冷硬的心,实在很难对他怜悯得起来啊!

    “阿宓。”没等宓妃开口,似是瞧出她心中所想的陌殇又可怜兮兮的喊了她一声。

    “我没想什么,就是在想怎么才能抑制住你的病情,让你尽可能的不再发病,又或者是彻底的痊愈。”生命法阵到底只是治标不治本的,陌殇的身体问题一日不解决就犹如埋下的一颗不定时的炸弹,宓妃可不想时时刻刻都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她既然已经认定了这个男人,那么这个男人是生也好,是死也罢,那都是她的所有物,不但不允许他人觊觎,当然也更不允许死神来跟她抢人。

    说到占有欲,宓妃也是有的,而且还很强。

    “别想那么多,哪怕就是为了能常伴阿宓左右,即便只有一线生机我也不会放弃的。”聪明如陌殇,他敏锐的察觉到宓妃其实并没有对他说实话,但那又如何,正如宓妃说过的那样,有些秘密要自己去挖掘才有意思。

    只要是宓妃说的,他就信,而且陌殇也相信宓妃是真的很想找到治愈他的方法。

    “阿宓是我的,我一定会好好的活着,不给任何一个男人接近阿宓的机会。”呜…他家阿宓太有招蜂引蝶的资本了,陌殇是不得不防。

    天知道宓妃的身边有那些宠妹如命的哥哥,表哥,师兄就够他头疼的了,若是再来一波对她别有用心的男人,陌殇就要醋死在醋缸里了。

    每每一想到自己的追妻之路,陌殇就忍不住抚额哀叹,他想亲近自己的女人实在太难了。

    “我是我自己的,才不是你的。”

    “阿宓就是我的,我的。”

    “我不是。”

    “你就是。”

    “不是。”

    “就是,就是。”紧紧的抱着宓妃,陌殇一时间也来了脾气,他非得让宓妃意识到她是他的女人这个事实不可。

    想到不久之后他就要离开她的身边,陌殇怎么都觉得自己必须有个名份才成,不然等他回来媳妇儿跟人跑了怎么办?

    “阿宓还是不肯原谅我吗?”流光溢彩的黑眸突然失去了原有的光华,陌殇的语气也随之低落孤寂起来,他在宓妃的注视中垂下头去,抱着她的手也渐渐松开,“是我强求了,像我这样一个没有明天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去的人,怎么能奢望别人爱我,而我也是没有资格去爱人的。”

    除夕宴上初见宓妃,她目光坦荡的,大胆的,直勾勾的望着他,让得陌殇平静的心湖微微荡漾。当他接连两次对宓妃报以微笑的时候,心里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而当宓妃对他露出灿烂明媚,胜似骄阳般的笑颜那一刻。

    陌殇知道,他对她,动了心。

    送她青白双色莲,又送她那把匕首,毫无疑问的那是陌殇想要宠她,给她世间最好的一切。他想亲近她,但却有着顾忌。

    只因,他觉得自己是个随时都有可能会死掉的人,既然如此他又有何资格爱宓妃呢?

    纵然他爱极了她,却无法永远陪在她的身边,于她而言岂非是害了她一生。

    于是,陌殇强忍着亲近宓妃的冲动,一次又一次压抑着自己不要去见她,却仍是控制不住收集有关她所有的一切。

    直到赏梅宴上,她催发血焚之术,置身于那片血红色的火海之中,陌殇才猛然惊觉,他的世界里早就已经不能没有她。

    原来,他对她的爱,早已不知不觉间就深入了骨髓。

    他既已深爱她至此,又怎能允许她不爱他,除了她的爱,他什么都不缺,什么都不要,只要她而已。

    霸道如他,便是强抢,他也要她爱他。

    便是定下那个两年之约,也不过只是陌殇对他与宓妃之间感情最坏的打算,而他本能的从未想过要履行。

    毕竟在陌殇看来,这个世上无人能取代他,那么自然也没有比他对宓妃更好的人,哪怕那些人都如他一样深爱着宓妃。

    比起将宓妃教给别人照顾,他更喜欢自己亲自来照顾。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欠揍是不是?”甭管陌殇那番话是否存在逼宓妃说实话的可能,反正宓妃听了只觉一颗心被扯得生疼生疼的。

    难道只是因为他先天体弱,命不久矣就没有爱人的权利与被爱的权利了吗?

    这些话是哪个见鬼的家伙告诉他的,他有的,他明明应该拥有幸福的,可他却偏生被硬是被幸福给拒之门外了。

    “我没有胡说。”此时的陌殇已经彻底松开了环抱住宓妃的手,浑身都散发出一种孤寂冷漠到绝望的气息,开口之前他的确是抱着逼迫宓妃向他表露自己真心的想法,结果说完之后,他能说他胆怯了吗?

    他好怕宓妃会拒绝。

    “我喜欢你。”明确了自己心意的宓妃从来就不是一个扭捏的人,她喜欢陌殇又没什么不好坦承的。

    看着陌殇难过失落的样子,她的心揪得生疼,倒也顾不上继续惩罚他了。

    本来揍了他一顿之后宓妃的心里的气也消了大半,不过回想起自己之前在‘两个男人’之间的挣扎纠结的心情,宓妃又觉得不能太轻易的原谅陌殇,于是每当他想表白的时候,她就故意的转移话题,让他憋着。

    哪里知道玩大了,这厮居然……

    “什。什么?”陌殇猛然抬起头,呆傻呆傻的瞪大双眼,紧紧的盯着宓妃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他听到了什么?

    阿宓说她喜欢他?

    他真的没有听错么,真的没有幻听么?

    这…这是真的么?

    “我喜欢你。”

    “呵呵…”又是片刻的呆怔过后,陌殇望着宓妃就傻乐了起来。

    他那模样直让宓妃捂脸,好想好想仰面怒吼一声:丫的,姐不认识这货。

    “我也喜欢阿宓,好喜欢好喜欢。”

    “能有多喜欢?”宓妃挑了挑眉,颇有几分为难他的意味。

    “比阿宓喜欢我还要多一些。”陌殇回望着宓妃,回答得很认真。

    宓妃默了默,不得不佩服某世子的机智,比她喜欢他还要喜欢多一些。的确,宓妃无法否认,陌殇喜欢她,的确要比她喜欢陌殇更多。

    “不管阿宓有多喜欢我,我都比阿宓的喜欢要多上一些。”

    “…!?”宓妃听了他的话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心里却是莫名染上几分暖意。

    “等阿宓及笄的时候,我就去相府提亲好不好?”眨巴着灿若星辰般的眸子,陌殇笑意盈盈的道。

    “提。提亲?”

    “我要跟阿宓订婚,省得还有别的男人打阿宓的主意。”

    宓妃无力抚额,实在控制不住脑门上直往下掉的黑线,她抽着嘴角有些无语的道:“那个…我还小呢,用不着那么着急的吧!”

    提亲,订婚,接下去该不会就是成亲了吧?

    算算年纪,宓妃即将及笄,也就是年满十五,按照陌殇的节奏,她及笄的时候提亲,交换各自的庚帖之后就算是订婚了,那顶多她十六岁的时候就要嫁作人妇了?

    这个想法有些可怕,也让得宓妃直接欲哭无泪好伐!

    那什么她能说她还没有准备好吗?可是看着陌殇眼里满满的期盼之色,呜…她说不出口。

    “不急的,我只是想要跟阿宓把婚事订下来,然后告诉所有人阿宓是我的未婚妻,这样别的男人就不会再打阿宓的主意了。”陌殇到底是心疼宓妃多一些,又怎舍得她受半点委屈,“至于成亲么,我可以等到阿宓年满十八周岁以后再举行咱们的婚礼。”

    他若能活到那时,必定给予她这世间最美好的一场盛世婚礼。

    “你…”

    “我知道阿宓还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跟我订婚之后成为我的未婚妻,以后阿宓出门行走的时候也能方便很多。”

    这个时代对女子的要求还是非常严苛的,而作为陌殇的未婚妻,显然行起事来就要方便顺利许多。

    而身为未婚夫的他,自然也能名正言顺的为她支起保护伞了。

    “可是…”

    “没有可是。”

    “你这样宠着我真的好么?”宓妃觉得她会被宠坏的,偏偏陌殇的话又让她相当的受用。

    按照陌殇的说法,早些订下婚事的确好处多多,既方便了她外出行走,又不至于让她的爹娘为她的婚事操心,忍受他人的白眼,最最重要的是陌殇答应她可以十八岁再举行婚礼,这简直就是……

    等等,她十八岁的时候,陌殇整好是二十三…二十三,如果应了那个断言,他是活不过二十二的,这男人要求提早订婚却要那么晚才成婚,他是想……

    意识到这一点,宓妃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特别难看,眼刀子直往陌殇的身上扎。

    “阿宓怎么知道,我就是想要宠着阿宓,最好是把阿宓宠坏,宠得没边儿,那样阿宓就离不开我了,别的男人也要不起阿宓。”

    “你就那么确定我会嫁给你么?”眨了眨眼,宓妃眸色难辨,看着因她对他说了喜欢而喜形于色的陌殇,宓妃真的很难对他硬起心肠,甚至连对他说一重话都舍不得。

    这个男人,到底是让她心疼了。

    “阿宓要是不嫁给我,那我就嫁给阿宓也是一样的。”

    宓妃双眸斗然睁大,继而嘴角狂抽,嘟囔道:“那也得看我要不要娶你不是。”

    “像我这么美的新娘,阿宓真的不考虑一下。”

    噗――

    幸好宓妃嘴里没有茶水点心什么的,否则她就是不被呛死也得被噎死。

    爷,您这是要闹哪样啊?

    “阿宓你真的不要我?”陌殇轻抬起宓妃的下巴,墨黑如玉的眸子凝望着她,语气异常的认真。

    “我要。”

    “我就知道阿宓会要我的。”

    不甘心被吃得死死的宓妃,想到什么似的突然好心情的勾起嘴角,笑眯眯的道:“熙然真的想跟我订婚么?”

    “当然想。”

    “那行,我允许熙然从今天开始就可以正式的追求我了。”想她活了两辈子,居然都没有被男人追求过,宓妃决定她也要享受一下被男人追求的是什么滋味。

    “追求是什么意思?”

    “追求就是你来追我啊,嗯,还要想方设法的讨我开心之类的。”从来没有被人追求过的某女开始胡扯。

    “那我要追到阿宓之后呢?”

    “如果熙然追到我的话,我就答应跟熙然订婚,然后明年我们就成亲。”

    陌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温润的嗓音如大提琴音流泄出来,暖声道:“那阿宓跑吧,我一定会追到你的。”

    那阿宓跑吧,我一定会追到你的……

    被主动放到地上的宓妃半晌都没缓过神来,脑海里陌殇的话在无限的循环播放中,呜…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此追非彼追啊,她跑个毛线,呜……

    “阿宓。”不是让他追么,怎么不跑?陌殇顶着满脑门的问号,眼里全是迷茫之色。

    “此事容后再谈。”

    “哦,我听阿宓的。”

    “我的地盘但凡毒宗的人一个也不能留,熙然再给我说说关于他们详细一些的情况。”

    陌殇抚着宓妃柔顺的发丝,薄唇轻启,道:“阿宓相信我吗?”

    “信。”

    “琴郡和清镜城里毒宗的那两个据点已经存在七年左右了,至于青松林那处却是五年前才有的,就算阿宓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存在,我也不会让他们继续存在下去的。”

    金凤国里里外外,只有他陌殇不想知道的事情,还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以前他不管是因为觉得麻烦,但现在么,自家女人的地盘岂容他人插足染指。

    “都是为了我。”

    “我想让阿宓一世无忧,生活里只要有开心快乐就好,至于其他的都交给我来处理,当然,我不会折断你的双翼,我希望你能自由自在的翱翔在蓝天之上,什么时候飞得累了倦了就回到我的身边就好。”

    “干嘛要对我这么好。”别人的情话动不动听宓妃不知道,她只知道陌殇这话却是甜进了她的心里,她想,面前这个男人她是越了解越发舍不得松开手了吧!

    等陌殇的身体情况再稳定一些,宓妃就打算教他修练古武,但愿他能尽快练至第四级练筋缎骨,从而达到强化自身体格,重塑筋骨的阶段,那样至少可以延长她为他找到治愈方法的时间。

    还有被陌殇分裂出来的邪魅男人格,若有机会宓妃定要好好的研究一下他,看看他的身上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又是否对救治陌殇有用,尤其宓妃想要知道他潜力的底限在哪里。

    假如陌殇真有那样的机缘,将古武之术练至第六级洗髓换血,再加上她从旁用药物辅助,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让他重新锻造一个身体出来。

    届时,陌殇的身体虽然还是原来的身体,但里子却是完全不一样了,那么他的先天疾病也就随之不药而愈了。

    “我只想对阿宓一个人好而已。”

    “嘴巴这么甜,抹蜜糖了么?”想法既已在心中产生,宓妃就只等再观察一下陌殇的情况,她就可以付诸于行动了。

    “嗯,抹了,阿宓要不要尝尝。”说着,陌殇就搂住宓妃将自己的嘴巴往她唇边儿送。

    “呵呵,别闹。”

    “亲一下嘛!”

    “…!?”宓妃抖了抖,只觉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亲一下嘛!

    亲一下嘛!

    呃,好肉麻好不?

    “我想睡觉,青松林的事情既然你比我都清楚,那就全都交给你处理了。”

    “好,只此一次了,以后阿宓的事情我都不会插手了,除非是在阿宓有生命危险的时候。”

    “嗯。”

    陌殇究竟有多强大,宓妃现在见识到的还只是冰山一角,但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弱者,总有一天她会跟陌殇站在同一个高度。

    那样世人就不会再说,她是他的女人,而会说他是她的男人。

    比起前者,宓妃显然更喜欢后者。

    “睡吧,我会处理好的。”他的阿宓还需要成长,虽然宓妃已经做得足够好了,但陌殇还是要时刻都督促着,切记不能让宓妃太过依赖他。

    至少在她成长起来之前,依赖这种东西不适合她,但以后么,陌殇希望她能全心全意的依赖他,乖乖的做一个站在他身边的女人。

    是与他并肩的女人,而非站在他身后的女人。

    “嗯。”又乖巧的应了一声,宓妃滑下他的大腿,几步就蹦到马车另一头的贵妃椅上躺下,眨了眨水灵的大眼睛,想了想又道:“在熙然追求我的期间,我保证不接受其他男人的追求。”

    宓妃想,她跟陌殇之间,这是定下来了吧,心里泛起的甜蜜泡泡反正是怎么都忽视不掉了。

    “呵呵,好。”陌殇勾唇一笑,波光潋滟,遗世风华。

    他想要的承诺,她给了。

    唔,如此他即将离开的这段时间,慌乱的心也能安定不少。

    情敌固然有可能增加不少,但至少他家小女人不会接受。

    ……。我是可爱分割线……

    两天过后,宓妃和三个哥哥终于踏上了回星殒城的路途,随行的自然还有陌殇那辆极其风骚的,招摇的紫色马车,以及猎云骑的一队人。

    陌殇不愧是早就有所准备和安排的,到达青松林与云锦乐风碰面之后,结合他手中掌握的情报消息,接连下达了好几个指令,剩下的事情就再也不用他操心了。

    猎云骑将会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他交待的任务。

    对于没见到宓妃,反而见到了楚宣王世子,云锦和乐风不淡定了,甚至于他们都要抓狂了好么?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好歹他们也是男人好伐,从陌殇看宓妃的眼神,以及他对他们师兄弟两个的那股防备劲儿就看得出来,这男人对他们家小师妹有意思。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们怎么不知道?

    当然,陌殇防着他俩没事儿,真要把他们惹毛了,管他是什劳子世子来的,他们也照揍不误。

    偏偏是他们家小师妹睡在人家的马车里,而且这个人家还把小师妹要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以他们对宓妃的了解,若非是宓妃许可的,谁敢插手她的事情,不想活了不成?

    故,结合种种猜测与摆在眼前的实际,云锦和乐风抓狂了,暴走了,这这这…这是他们家小师妹沦陷了的节奏?

    呜…他们爱可爱的小师妹怎么就有男人了呢?简直太伤他们的心了,呜…还他们小师妹……

    如果争抢宓妃的对象是他嫡亲的三个舅哥,陌殇表示那是他家小女人的亲哥,在他还没有跟宓妃订婚之前,将小女人拐回家之前,一定是不能得罪的,而且他还得想方设法的,阴谋阳谋齐上阵的好好讨好,以免被穿小鞋,惹得小女人对他心生不快,拉长遥遥追妻之路,因此,陌殇还有可能对他们退让,避其锋芒。

    但师兄神马的,哼,想跟他抢女人,别说没门就是连窗都没有。

    于是,云锦和乐风首次对上看似温柔绵软实则霸道腹黑的陌殇,最终以完败收场。

    短短一夜之间,青松林的毒泉就被陌殇手下的猎人云骑成功拿下,同一时间琴郡与清镜城的两个据点也没能幸免于难,主要的人物都被秘密收监,其余人等则是全部被灭杀。

    山洞中的那些毒人按照宓妃的要求,陌殇的人并没有杀掉他们而是全都留了下来,那些毒人都是没有意识,也没有思想的傀儡,是生是死其实本质来说没有多大的区别。

    宓妃之所以留下他们,自然不是因为心善,而是意欲借此引出幕后操控他们的人。

    那人的身份,至少也是毒宗的高层人物,否则手中不可能有那么大的权利,也绝对没有那样的经济实力培养出那么多的毒人。

    那些毒人究竟是直属毒宗宗主的,还是受控于毒宗其他高层,宓妃暂时还没有答案,她想知道的从那些毒人嘴里也问不出来。

    负责这三处地点的人,他们知道的也不多,否则宓妃就不用花费那个脑子了。

    苦逼又倒霉的云锦和乐风在陌殇手里吃了亏,一心想要挑拨他和宓妃之间的关系,结果宓妃被他们三个闹得头疼,直接躲在了大哥温绍轩的身后。

    然后没地儿发泄的陌殇就找了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将云锦和乐风都留在了青松林,让得两人就是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诚如陌殇所言,琴郡现在是宓妃的封地,而青松林里山洞下的那处毒泉对琴郡与清镜城两地的百姓都存在致命的威胁,因那是含有剧毒之地,普通人留守肯定不行,是以身为药王徒弟的他们就理应当仁不让的承担起这个责任,直到危险警报解除为止。

    谁让他们出自药王谷,谁让他们会医的,谁又让他们是真的疼宓妃,想要为宓妃做一些事情的…反正最后出于种种原因,云锦跟乐风没能随大部分一起返回星殒城,只得悲催的守着毒泉过了。

    隐患没解除之前,两人被陌殇整得是完全不能离开青松林半步。

    吼――

    这梁子结得有点儿大,但陌殇一点儿都不在意,他们要再敢来,大不了他又想别的办法就是,总之一句话,坚决不让他们有机会在宓妃的身边转悠。

    “妃儿,你…你跟楚宣王世子他…你们两个是不是…”温绍宇一边断断续续的问,一边不住的抓挠自己的头发。

    虽说这个疑问压在温绍宇的心里那长时间了,但真要轮到他问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真的很难开口,很担心宓妃会生气不理他。

    楚宣王世子为何出现在琴郡,温家三兄弟其实是心如明镜的,他可不就是冲着他们家妹妹来的么。

    而且琴郡的所有事情能处理得这么顺利,里面真的少不了陌殇的功劳。

    他做这么多可不是为了琴郡百姓好,无非想讨的就是宓妃的欢心,其用心不可谓不深。

    “三哥想问我跟陌殇是不是在一起了。”她对陌殇有好感,她喜欢陌殇这件事情,宓妃从未想过要瞒着自己的哥哥或是自己的爹娘。

    有他们帮着自己参谋参谋也是好的,更何况宓妃可是非常相信陌殇的,那个家伙一定会让她的爹娘还有兄长都认可他的。

    至于过程嘛,宓妃暗爽在心,刁难什么的肯定免不了,就全当是对他的考验了。

    自家爹娘有多宠她,宓妃心知肚明,再加上她的三个妹控哥哥,唔,貌似陌殇对她的追求之路不会平坦,若是她的外祖家也插足进来的话,那什么宓妃就只能无力抚额了,她表示自己对陌殇爱莫能助。

    她对他硬不起心肠,可不代表她身边那些爱她的人对他也硬不起心肠。

    想必那货心中早就做足了准备,不然也不会把她的三师兄和小师兄欺负得那么惨了。只是,三师兄和小师兄好欺负,大师兄和二师兄却是不好糊弄的,不知陌殇想好怎么接招了木有呢?

    “呃…嗯。”温绍宇有些无语,这事儿难道不该是妃儿脸红的,他脸红个什么劲儿。

    大哥和二哥也真是够坏的,明明主意是他们出的,偏偏要把他推出来,呜…他好可怜,可谁叫他打赌输了。

    “我答应让陌殇追求我了,至于能不能追得到就看他的本事了。”宓妃像只小狐狸似的笑得格外狡黠,清亮的眸子份外动人。

    她的心在他的身上,即便她跑得再远,最终都会回到他身边的。

    但她也是真的很想享受一下被人追求的滋味,因此,宓妃很期待陌殇会用什么办法来追求她。

    “妃儿很喜欢他。”温绍云看着笑得明艳动人的妹妹,问得有些着急。

    “喜欢,我对他很有好感。”

    “那妃儿会阻止我们考验他么?”温绍轩望进宓妃含笑的双眸,语气从未有过的严肃。

    “不会。”摇了摇头,宓妃小手托腮,尽显小女儿的娇态,“他既然喜欢我,想要娶我为妻,那么前提必然是要得到爹娘还有哥哥们的认可才行,而我对他有信心,他一定会得到你们认可的。”

    温绍轩眸色加深,抿唇不语,温绍云和温绍宇对视一眼沉默了下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但不可否认,他们对宓妃说的话很受用,如果宓妃在他们面前说陌殇的好话,他们铁定是不会对陌殇客气的。

    偏偏宓妃什么都没有说,他们反倒不怎么好对陌殇下手了。

    那个抢了他们妹妹的男人,真是…真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哥哥们别那么担心嘛,你们家妹妹我可不是那么好追的。”

    宓妃话落,直接就收获了三对大白眼,你要真的不好追,还会答应他的追求么?还会提到他的时候就笑得那么明媚好看么?

    显然,不出意外的话楚宣王世子就会是他们的妹夫了。

    “呵呵…”被三双雷达似的眼睛看得浑身发毛的宓妃尴尬的笑着,呜…她好想秒遁,然后去找陌殇寻求安慰,那什么她被哥哥们华丽丽的嫌弃了。

    想着想着,宓妃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她对陌殇的感觉真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妃儿,大哥对他是不会手软的。”

    “嗯。”

    “妃儿,二哥也不会。”

    “嗯。”

    “三哥也是不会的。”

    “嗯。”宓妃扯着嘴角回了三个‘嗯’,她好想哭有没,“哥哥们要真看他不顺眼就使劲儿的揍他呗,他皮厚,耐揍。”

    闻言,温绍轩三兄弟的目光齐刷刷的射向宓妃,难得异口同声的问出同一句话,“妃儿你揍过?”

    不然怎么清楚陌殇皮厚,耐揍的?

    楚宣王世子又岂是说揍就能揍的,就他那身体揍出毛病来了怎么破?

    不由自主的脑补出宓妃紧握双拳狠揍陌殇的画面,温绍轩三兄弟额上都滑下一滴冷汗,然后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

    “没…没有,我怎么会,嘿嘿。”

    ------题外话------

    么么,今天字数补上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06许你追求皮厚耐揍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