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13 美男云集打翻醋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正当宓妃在脑补某世子看到这一幕会有何表现,又会对她提出什么古怪要求的时候,温绍宇扯了扯她的胳膊,凑近她的耳边道:“妃儿,我看寒羽这模样是打算正式追求于你了,妃儿觉得他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自家妹妹是最好的,最优秀的,虽说宝贝妹妹的身边很可能已经有了一个实力很强悍的又很是有些霸道的楚宣王世子在守护着,但是温绍宇却并不介意自家妹妹有多一个的选择不是。   

     

     

       当然作为一个二十四孝的好哥哥,他会以妹妹的感受为首要参考条件,可那却不代表他要被陌殇那家伙给吃得死死的。   

     

     

       想到从琴郡回星殒城的途中,那家伙一次又一次想方设法的独霸他妹妹,温绍宇就对他恨得牙根直痒痒,巴不得有更多的男人出现在宓妃身边,且不说宓妃对好些男人有没有好感,会不会来电,只要能给陌殇添堵,他心里就觉得特别的解气,特别的痛快。   

     

     

       他的妹妹条件那么好,会有很多不同的男人对她有好感,再心仪于她,温绍宇是一点儿都不会感觉到奇怪。   

     

     

       要是他家妹妹没有人喜欢,他才会觉得奇怪跟诡异呢?   

     

     

       温绍宇兄弟三个虽说跟寒王墨寒羽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他们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说是生死至交都不为过。   

     

     

       但是甭管他们之间的兄弟感情再怎么深厚,一旦牵扯到宓妃,他们三个可不会站到墨寒羽的身边,毕竟墨寒羽之于他们再怎么重要,也敌不过宓妃这个亲妹妹不是。   

     

     

       因此,对于墨寒羽敞开心胸追求宓妃这件事情,温绍轩和温绍云的态度是跟温绍宇一样的,他们不反对墨寒羽追求宓妃,但他们也不会帮着墨寒羽追求宓妃。   

     

     

       如果宓妃真的对墨寒羽有好感,并且喜欢上他,那么他们做哥哥的就乐见其成,可若宓妃不喜欢墨寒羽,那么他们还是为尊重宓妃的意见。   

     

     

       感情之事,最是不能勉强,就好比他们拿陌殇没有办法一样。   

     

     

       他们虽然不满陌殇对宓妃的独占欲,一门心思想给陌殇穿小鞋,给他添堵,但是同为男人的他们,又不得不因陌殇对宓妃的一片真心而被他感动,甚至有种想要为他打掩护的感觉。   

     

     

       “三哥别闹。”陌殇那货对她独占欲太强,哪怕当着她的三个哥哥也没少收敛,也不怪三个哥哥刈呕峋鸵谒拿媲笆渌┬⌒!  

     

     

       不过宓妃是谁,在她没有认清自己感情之前,她会犹豫不决,会徘徊不定,甚至是纠结矛盾,但她一旦认清了自己的感情,那她就会不顾一切,勇往直前,大胆坦荡的接受她的感情。   

     

     

       她既已认定了陌殇,那么她的心就必然在陌殇的身上,至于旁的人甭管再怎么对她真心,给予她多少的疼爱,又为她做多少事,她都是不可能接受的,直言拒绝是她唯一能给他们的回答。   

     

     

       只要陌殇对她是忠诚的,一心一意的,永远都不背叛她,那么她是断然不可能舍弃陌殇的。   

     

     

       他若不离,她便不弃。   

     

     

       可他若对不起她,那她自然也不会死缠着他不放,并且欺骗她的人,宓妃可不保证他会落到怎样凄惨的下场。   

     

     

       假如某天她跟陌殇不在一起了,他们分开了,那时宓妃才会接受其他男人的感情,而在她还和陌殇在一起的时候,宓妃只能对喜欢上她的男人说上一声抱歉,因为他们的感情她无法回应。   

     

     

       这并非是宓妃自恋,觉得自己会有很多男人喜欢,这仅仅只是她对于感情的观点而已。如若真有那么一天,她跟陌殇不是因为谁背叛谁,谁对不起谁而分开,那么她也不会阻止陌殇身边有别的女人陪伴,而她或许也会拥有自己的另外一半。   

     

     

       咳咳,思绪飘得太远,脑补的画面实在不怎么美好,宓妃甚是无语的辶澹醯媒绽矗砦怂牧硪幌钐焐谋玖旖コぁ!  

     

     

       果然,女人胡思乱想的本领是无人能敌的,八字没有撇,甚至是压根就没有发生,又或者不会发生的事情,居然被她想得就跟真的差不多,宓妃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真想给自己跪了。   

     

     

       “妃儿你对那家伙是认真的。”温绍宇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心里顿时闷闷的。   

     

     

       要说这种滋味倒也不是不舒服,不高兴,反正就是有那么几分说不出的味道,让他有种妹妹即将被抢走的感觉。   

     

     

       “熙然他挺好的,三哥何不好好跟他相处试试看。”一边是疼爱她的亲哥哥,一边是她喜欢的男人,夹在中间做夹心饼干的宓妃表示,这种滋味不太好受啊!   

     

     

       “他只是对你好而已。”没有理会墨寒羽投向他奇怪的眼神,温绍宇的语气充满了哀怨的味道。   

     

     

       陌殇那家伙也忒没眼力劲儿了,不知道他们是妃儿的亲哥么,想要娶他们妹妹也不先讨好讨好他们,真是可恶透了。   

     

     

       “呵呵。”捂着嘴,宓妃笑了笑,敢情哥哥们不是对陌殇不满,而是记恨着陌殇不给他们这几个做哥哥的面子,竟敢当着他们的面抢她。   

     

     

       不愧是她家的哥哥啊,还真是可爱呢,但陌殇那家伙也真是够黑心的,明知道她家三个哥哥在意着什么,他偏偏就不顺着他们的心意行事,这是打算不惯着她的哥哥们?   

     

     

       “坏丫头,跟他还没有怎么着呢,就胳膊肘往外拐了。”   

     

     

       “我哪有。”   

     

     

       “你要真对寒羽没意思,那就找个时间跟他好好的谈一谈,他…他毕竟是我们的好朋友,好兄弟,而且他…”后面的话温绍宇没有说出口,其实也是不想自家妹妹为难。   

     

     

       那么多年过去,墨寒羽好不容易第一次主动喜欢上一个人,居然就要被拒绝,温绍宇觉得这事儿对他挺残忍的。   

     

     

       “三哥放心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墨寒羽各方面条件都很好,人品什么的更是没话说,宓妃也不想因为她,而影响到他与她三个哥哥之间的兄弟感情,那不是她想看到的。   

     

     

       如无意外,墨寒羽将会是金凤国下一任的帝王,宓妃没有想过要交好他,但比起跟他成为敌人,做朋友还是要好一些。   

     

     

       此时此刻,宓妃不得不在心里暗暗祈祷,但愿墨寒羽不会是个偏激的男人,不然她还真担心等她拒绝的话说出来,他会因此而迁怒无辜的人。   

     

     

       “公子,神兵山庄和上官将军府的人都来了,是否要将他们请上二楼。”房外,掌柜恭敬的声音响起,既达到了通知房间里面人的目的,又不至于因出声太突兀而惊吓到他们。   

     

     

       “先交他们领到后院去。”   

     

     

       “是。”   

     

     

       “寒王殿下的师傅若是来了星殒城,还望请他到相府演上一场戏。”换言之,宓妃是在为墨寒羽身上的毒作准备了。   

     

     

       “好。”墨寒羽虽然不满宓妃对他的称呼,但看她似是急于安排其他的事情,他就强行压下了心中那股不舒服的感觉。   

     

     

       不知为何,这次再见到宓妃,他总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了,他与她之间的距离仿佛也越来越远了。   

     

     

       这种感觉让他不知所措的同时,又让他产生了浓浓的不安全感。   

     

     

       “大哥二哥三哥你们是打算到一楼四处逛逛还是守在这里?”   

     

     

       “楼下热闹些,我们去楼下。”今个儿的药楼可是热闹得很,温绍云在二楼又怎么呆得住。   

     

     

       “妃儿,今天各方势力都会齐聚到药楼,我们不出现的话有些不合常理。”温绍轩的嗓音清润悠扬,极是好听。   

     

     

       宓妃点了点头,抿唇道:“一会儿我让悔夜带你们从另一条路出去,然后你们再从大门进来,见了我之后就假装不认识吧。”   

     

     

       “好。”温绍轩含笑点头,大手习惯性的摸了摸宓妃的脑袋,眼里满是对她的宠爱,“太多人打妃儿你的主意了,记得要小心一些,知道吗?”   

     

     

       “大哥就放心好了,你家妹妹不欺负别人就是好的,谁敢欺负我,保管毒得他连亲爹亲娘都认不出来。”宓妃嘿嘿的笑了声,美眸里闪烁着狡黠的幽光,让她像极了一只正在算计人的小狐狸。   

     

     

       “那我们就先出去了。”   

     

     

       “嗯。”   

     

     

       目送大哥寒王四人拐过走道,从另一条路往药楼外走去,宓妃叫来悔夜跟残恨低声吩咐了几句,这才拂了拂自己的袍子,步伐优雅的朝着一楼走去。   

     

     

       虽然早就瞧出墨寒羽对宓妃有不一样的感情,甚至跟他一样是爱恋着宓妃的,可真当墨寒羽如他一样对宓妃流露出那种占有侵占性目光时,陌殇才发现他竟然很想掐死他。   

     

     

       “小丫头,我是不是该把你藏起来,省得你总是给我招惹一朵又一朵的桃花回来。”陌殇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下颚,浑身都散发着浓烈的酸味,他真担心自己某天会发现自己淹死在醋缸里。   

     

     

       别的男人还好说,他会毫不犹豫的直接掐死,但墨寒羽这个男人,他却是不太好下手啊!   

     

     

       那男人到底是他母妃亲姐姐唯一的儿子,陌殇揉了揉隐隐发疼的额角,此事需得从长计议,他且先忍忍,看看小丫头会怎么做。   

     

     

       要是小丫头的处理方式他不满意,陌殇勾起唇角,笑得邪魅逼人,莫测高深。   

     

     

       药楼开张,比起桃花节都还要热闹三分,往来的俊男美女就别提有多么的养眼了。   

     

     

       按规矩,药楼的一楼是所有人都能够进的,柜台里面摆放的各种药品,只要你出得价钱,那么只需简单的记录一下身份,就能得到你想的东西。   

     

     

       此外,但凡药楼出品的东西,购买人都必须留下真实有效的身份证明,否则药楼就会拒绝出售购买人想要买的药或是毒药。   

     

     

       当然,药楼乃是开门做生意的地方,购买人的身份信息除了购买人之外,将不会再有第三方人知晓,否则药楼就会对被泄露了身份的购买人做出天价的赔偿。   

     

     

       既然药楼能做出这样的承诺,而那些花钱买药的人,只要不是太亏心,又不是买去做坏事的人,留下个身份信息也无伤大雅,他们也不怕被人给泄露出去,身正不怕影子斜,别人也威胁不到他们。   

     

     

       至于那些专门买毒药干不好勾当的人,他们想要得到东西就必须留下真实的身份信息,而药楼不对外公布购买人信息,还有一旦身份被泄露就会获得天价赔偿的承诺,到底还是让很多的人非常的心动。   

     

     

       能从药楼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又不用担心被药楼出卖,可想而知药楼往后的生意会有多么的火红,又将赚进多少的金银。   

     

     

       自三天前开始,星殒城中的各方势力就都在打拉拢药楼的主意,以前对于无情公子之名,他们听了也就听了,倒也并未太放在心上,只当他是一个江湖人士,有些过人的本事罢了。   

     

     

       直到醉香楼内,无情公子凭借着他出神入化的医术与毒术,治病救人抑或是下毒杀人都在她一念之间,本事之大竟是丝毫不逊色于药王谷或毒宗之时,某些人的心思就有了变化。然后又考虑到无情公子这个人背后所能给他们带来的种种好处与利益,甚至是通过她救人可以积累下来的各方势力,一时间无数人的内心都火热了。   

     

     

       这样的一个人,若不能成为朋友,一旦成为了敌人该得多么的令人头疼。   

     

     

       比起得罪宓妃,显然拉拢她更为靠谱一些,不但能借助她的医毒之术平步青云,还能靠着她的药楼赚进大把的金钱,想不动心都难。   

     

     

       是以,心里有想法的人,一个个的无论身份高低,今日都出现了,目的很简单,无非就是想要借机摸一摸药楼的水有多深罢了。   

     

     

       在没有弄清楚药楼身后是否还隐藏着其他势力之前,任何一个打药楼主意的人都不会轻易行事,毕竟谁也不想去做那只出头鸟不是。   

     

     

       “太子皇兄,那什么神兵山庄的人会不会是无情公子找来的托儿?”华王墨华羽,他的母妃初入宫时只得贵人的位份,生下他之后被晋为嫔位,多年来一直都依附着庞皇后,她的儿子从小就跟太子玩在一起,说是太子的死忠也不为过。   

     

     

       秦嫔的父亲乃是兵部尚书,为人小心谨慎,大错没有就是小错也很难抓得到他,数十年来秦家虽说被他经营得不错,暗中也培养了不少自己的势力,但他也深知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凭他又怎么可能斗得过庞太师呢。   

     

     

       因此,即便他有心想让华王也争皇位,但也明白华王不是那块料,是以除了让华王在太子面前收敛一点自己的脾性之外,他能做的委实不多。   

     

     

       “太子皇兄,我觉得那个无情公子是个有真本事的人。”   

     

     

       华王与靖王都是太子党,他们两人的母妃都只得嫔位,以至于他们之间的暗斗也不少。   

     

     

       宁嫔出自太师府的旁支,细论起关系来,靖王跟太子除了是亲兄弟之外,还能算作是表兄弟,而太子墨思羽也更信任靖王墨辰羽一些。   

     

     

       “六皇弟你继续说。”对于墨华羽和墨辰羽之间的暗斗,墨思羽不是不知道,他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只要他们不闹到明面上,他就全当不知道,而他刻意偏信墨辰羽一些,目的无非就是逼着墨华羽的外祖父秦大人靠向他罢了。   

     

     

       他要的是秦大人成为他的势力,而非是太师府的势力。虽然太师府一直都是支持他的,但这两者之间其实有着本质上的差异。   

     

     

       “神兵山庄或许能做假,上官将军府却是做不得假的。”近几年上官明诚虽说渐渐淡出了朝中众臣的视线,手中也没有兵权,但他的影响力还是在的。   

     

     

       有关于上官明诚与其夫人成婚二十载都没有子嗣这件事情,在星殒城可算不得秘密,走在街上随便拉一个人问问,都可以证实这件事情。   

     

     

       “那上官夫人可是个众所周知的不会下蛋的母鸡,一辈子所求无非就是有个孩子,她是怎么也不可能配合着无情公子作戏的。”   

     

     

       “六皇弟所言有理。”上官明诚可是个不逊色于穆国公府几位爷的将帅之才,比之寒王手下的人都不差,墨思羽早就想要把他收归麾下,无奈一直都找不到可以下手的地方。   

     

     

       身为朝廷命官的上官明诚,自为上官老将军守孝过后,整整两年都没有出现在朝堂上,他的父皇竟然还放任了上官明诚,墨思羽的心里不是一点儿疑惑都没有的。   

     

     

       曾有很长一段时间,他的人都在紧盯着上官明诚,却见他每日的生活都极其规律,早起练武,再打理一下上官家的产业,照顾他的母亲,除此之外就是陪在他夫人的身边,浓情蜜意自是有的,可孩子却仍是没有。   

     

     

       要说孩子那可真就是上官将军府的死穴,只因上官将军府太需要一个孩子了。正因为如此,上官家的血脉才不容丝毫差错,但也更不容许任何人以这一点来玩弄上官家。   

     

     

       “这么说那无情公子还真能让那女人的肚子大起来?”墨华羽嗤笑一声,眼里有着赤果果的讥讽,在他眼里上官明诚那就是个没种男人,什么真爱不真爱的,为了一个女人,整整二十年都没个孩子,明里暗里的多少人在笑话他,要是他的话,早就纳了妾,孩子都成堆了。   

     

     

       “三皇兄难道没听说么,上官夫人怀不上孩子,貌似最主要的题的出在上官将军的身上。”不怪墨辰羽老想跟墨华羽做对,而是对方总能满足他的一些小心思。   

     

     

       “你…”   

     

     

       “三皇弟,六皇弟你们都别说了,半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到时候那个无情公子是真的有本事还是玩虚的,咱们自然也都知道了。”墨思羽眸色暗了暗,他不管无情公子有的是真本事还是假本事,他只要确定无情公子不会靠向墨寒羽那边就行了。   

     

     

       墨寒羽中的火毒和寒毒,这么多年以来,就连他的师傅天山老人都解不了,太子可不希望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无情公子横插一脚进来,常言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墨寒羽的毒真被他给解了,那他的太子之位可就真的悬了。   

     

     

       父皇看似对墨寒羽不闻不问已经多年,但谁又能肯定他的好父皇对墨寒羽不抱有其他的想法了,无论如何墨思羽都不会让寒王有机会痊愈的。   

     

     

       倘若无情公子是个识实务的,那么他即便拉拢不到药楼也不会打压药楼,可他若与寒王为伍,那就休要怪他出手无情了。   

     

     

       哪怕不惜任何的代价,他也非杀了无情公子不可,绝对不会让他活着来给他添堵,对他造成威胁。   

     

     

       “那咱们就等半年看看。”   

     

     

       对于墨华羽的话,墨辰羽不置可否,他看着药楼里来来往往的人,嘻笑道:“无情公子之名都直接赶上药王谷那四位公子了,他在醉香楼出手救治的,哪一个不是多年的顽疾,杂症,依我之见他的本事定然不小,咱们若是能让他为太子皇兄所用,想来以后咱们不会缺各种疗伤圣药也不缺各种要人肠穿肚烂的剧毒之药。”   

     

     

       “哼,那个无情公子性情古怪得很,油盐不尽,恐怕没有那么好拉拢。”   

     

     

       墨辰羽能想到的东西,墨华羽又怎么可能想不到,前两天他就让他手底下的人接触过无情公子,怎料会被拒绝得那么彻底。   

     

     

       别以为他不知道,他的人在接触无情公子的时候,墨辰羽的人也没有闲着,只可惜对方跟他一样,通通都碰了硬钉子。   

     

     

       “越是有本事的人越是不好征服,不瞒太子皇兄,我的人找机会接触过他,结果都……”   

     

     

       “拉拢他之事,咱们再长从计议便是,不必急于一时。”墨思羽能告诉华王和靖王两人,他也派人接触过宓妃,但都被拒绝了吗?   

     

     

       不,他当然不会说。   

     

     

       那般没有面子的事情,说出口他还有脸么他。   

     

     

       “太子皇兄说得是。”墨辰羽眸光闪了闪,没再继续之前的话题。   

     

     

       “太子表兄,你们也在这儿。”说话的是骁勇侯庞正的长子,骁勇侯世子庞翔。   

     

     

       继庞菲闹出那么大一件事情之后,太师府又低调了几日,不曾想庞翔一出场就特别的高调,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谁一样。   

     

     

       “翔弟你们都来了,外祖父他近日可好。”   

     

     

       “劳太子表兄记挂,祖父他很好。”庞翔说话的时候已经向墨思羽行了一礼,说是一行,其实就仅仅只是象征性的拱了拱手罢了。   

     

     

       跟庞翔一起来到药楼的还有他的亲弟弟庞弈,亲妹妹庞洁,大堂弟庞西,二堂弟庞勇以及堂妹庞烟,单是一个个的见礼都花了好一会儿的时间。   

     

     

       太师府的基因很不错,出来的子孙一个个相貌都生得不错,尤其是占据着皇城五美两个位置的庞菲和庞烟,那端得是明艳动人的大美人。   

     

     

       即便是容貌稍稍逊色于其长姐的庞洁,她的容貌只能是可圈可点,但她的气质却令人眼前一亮,可见她是一个极其注重自己内涵的女子。   

     

     

       不一会儿很多太子党,太师党的年轻公子和小姐就朝着墨思羽靠拢了,这一群俊男靓女的组合,很快就吸引了大片的目光。   

     

     

       这些个公子小姐,他们的父亲都是支持太子的,作为子女的他们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了太子一党,但凡有太子在的地方,自然而然就少不了他们的身影。   

     

     

       “出门在外,你们也都别当我是太子,各自都随意一些,咱们先到那边坐下在说。”墨思羽在外人眼中的形象一直都很谦和,有礼,给人的印象一向都极好,偏偏他给宓妃的第一印象却是差到了骨子里。   

     

     

       “是。”   

     

     

       一行人应了声,就跟在太子身后朝着一楼大厅右侧的休息区走去。   

     

     

       落座后,墨思羽就安静的喝着茶,再慢慢留意这些出现在药楼,他熟悉或是不熟悉的人。   

     

     

       约莫一刻钟过后,寒王出现了,他的身边跟着温家三兄弟,穆家三兄弟还有穆家三姐妹,唯独最小的穆月珍没有跟来。   

     

     

       颜值力压全场的这行人一出现,太子什么的就又落了下风,众人的目光落在他们十人的身上是怎么都收不回去。   

     

     

       惊喜当然是远不止如此的,继温绍轩等人过后,燕如风和溥颜也来了,身后不可避免的跟着那个他们都不想理的师妹离慕。   

     

     

       “欢迎各位光临药楼,本公子倍感荣幸之至。”宓妃嘴角勾着邪气的浅笑,缓步自二楼走下,纵然是在美男云集的地方,她仍旧如同一个耀眼的发光体,一出场就必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当她的脸全露出来时,药楼里的男男女女都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无情公子生得俊美邪魅,果然不是传言呵!   

     

     

       尤其是场中的女子,那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更是大胆花痴得令人咂舌。   

     

     

       “小丫头,你还真要男女通吃么?”透过玻璃看着那些人目露痴迷之色的望着宓妃,陌殇只觉心里酸涩难忍,他想杀人怎么破?   

     

     

       这女人,不藏起来都不行。   

     

     

       难以想象等他离开之后,他会不会因为猜忌而把自己泡在醋缸里酸死?   

     

     

       吼――   

     

     

       要不带着小丫头一起走?   

     

     

       ------题外话------   

     

     

       实在忍不住想吐槽几句,荨今天的心情非常非常不美丽,发脾气了,也抽风了,居然在码字的时候将笔记本的那个键盘抓掉了十来颗,等平静下来之后再装回去,发现有几颗已经被荨弄烂了,好多字打不出来,真心泪奔了。   

     

     

       今天暂时就更这么多吧,在网上下单买了新的键盘,不知道明天能送来不,如果送不来,估计明天荨也更不了多少,抱歉了,荨的年纪其实早过了任性的时候,但…还是没有控制住,失控了!   

     

     

       明知道不该把这种情绪带到写作中,可素…原谅荨很多时候也是个任性的小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13美男云集打翻醋桶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