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14 高调演戏各种丹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呵呵。”

    “绍宇,你笑什么?”

    “没什么?”

    “你丫的还是不是我兄弟了?”

    “爷还真不是你兄弟。”

    “你少贫,赶紧说来听听,到底什么好笑的事儿能让你笑得那么白痴加傻缺。”

    “你说谁傻呢?”

    “谁应就说的谁。”

    温绍宇抿了抿唇,笑得莫测高深的道:“爷还就不告诉你,让你去猜。”

    “你…”墨子钰气结,瞪着温绍宇那张得意洋洋的脸,恨不得一巴掌给拍到对面墙壁里面去。

    有道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朝堂上的大臣们拉帮结派,各有各有的队伍,各有各的党派,而他们的子嗣也有自己的队伍,跟什么人走得近可以,又要疏远什么人,年轻的一辈心里那可谓是门门清的,丝毫不敢踏错一步。

    宣帝的九个儿子,摊在明面上的共有四方势力,以太子墨思羽与寒王墨寒羽的势力为最,两人的综合实力最强,握在手中的筹码也相当,明争暗斗得也最厉害,都是最有可能名正言顺登上皇位的。

    寒王乃先韩皇后所出,论血统他是金凤国最最尊贵的正统嫡出皇子,是先皇最最属意的大位继承人,太子之位从一开始就是他的,任何人都没有资格与他争抢。

    而太子墨思羽乃现庞皇后所出,虽然也算是嫡出的皇子,身份地位都比其他的皇子高出几分,早年又被宣帝册封为太子,但细论起来他怎么都尊贵不过寒王去。

    直白的说,墨寒羽若不为太子,不登基,以太子墨思羽的身份坐上皇位的话,也就只是比其他的皇子登上皇位要名正言顺一些而已。

    故,这才是墨思羽最最痛恨墨寒羽的地方,明明他是太子,金凤国除皇上以外最尊贵的人,偏偏无论任何时候,只要有墨寒羽在的地方,他纵然顶着太子的身份也处处都要低墨寒羽一头。

    骄傲如他,又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因此比起对他同样有威胁的明王墨明羽和武王墨杰羽,太子千防万防,处心积虑首先想要除掉的敌人仍旧是寒王。

    从他记事起,墨思羽便将寒王视为他这一生最大的敌人,被册封为太子之后,他更是将寒王视为他登上皇位最大的障碍,时时刻刻莫不想要除之而后快。

    不管他怎么努力,怎么讨好宣帝,墨思羽都清楚的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皇爷爷最喜欢的皇孙是墨寒羽,父皇最为看重的儿子也是墨寒羽,而他自出生就不得皇爷爷的喜欢,更是无论如何都比不得寒王在宣帝心目中的地位,他所能依靠的只有太师府而已,偏偏宣帝还一次又一次的逼着他做选择,那更是让得墨思羽恨毒了寒王。

    比起寒王来说,墨思羽握在手里的筹码已经弱于墨寒羽太多了,后者不但有宣帝的宠爱,手中还握有先皇贵旨,他有什么,他有的仅仅只是太师府而已,为了那个位置,他如何能割舍,又如何能下得了那个决心。

    一旦他失去太师府的支持,仅凭庞皇后多年来为他积攒拉拢的那些势力,墨思羽别说跟寒王斗个你死我活了,他就是连明王和武王或许都压不下去。

    墨思羽对比墨寒羽,他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他有一个健康的体魄,但寒王却是没有。而他也深知宣帝不会将金凤国交到一个身中剧毒的皇子手里,哪怕他再怎么疼爱那个皇子,毕竟先皇的旨意他不能违抗,而他身为一国之君的责任也不容他踏错那一步。

    是以,太子对寒王,从来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趁你病,要你命’,绝对不可能留给寒王翻身的机会。

    必要的时候,墨思羽甚至可以放下对明王和武王的芥蒂,甘愿与他们联手,只为除掉他们共同的敌人――墨寒羽。

    不但他心里明白只要寒王身上中的毒解了,那么毫无疑问,太子之位就将是寒王的,皇位也将是寒王的,明王和武王心里也是清楚的,届时不但没有他这个太子什么事了,同时也没有明王和武王什么事了,他们之间的争斗也不再具备任何的意义。

    多年来,明王与武王势力逐渐强大,很多地方甚至都有压过太子一头的架势,但太子仍是没有将他们太过于放在心上,也不曾跟他们发生过正面的冲突,而那两人即便是挑衅太子之威,却也不会太过,最终的目标一直都是放在寒王身上的。

    不管他们承不承认,一直以来他们最大的威胁从来就不是太子而是寒王,欲要夺位,首先就必须干掉寒王,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放在以前,明王也好,武王也罢,他们都耐得住性子看太子跟寒王互斗,而他们则作壁上观,坐收渔翁之利。

    然,自去年寒王从边关返回星殒城之后,不但太子坐不住了,就连明王武王也坐不住了,种种情报都在显示,寒王身上的毒貌似有了可解之法,而寒王似乎也不再沉寂了,手下的动作变得多了起来。

    这个消息的真假他们无从得到证实,故,去年除夕前后,墨寒羽每天至少都要遭遇到六次以上的刺杀或是毒杀。

    太子虽未与明王武王达成什么协议,但不可否认他们都同时对墨寒羽出手了,几方人马心照不宣,配合得倒也相当的默契。

    “我说你们能注意一点儿影响吗?”温绍云看着一碰面就要互掐的两人,有些头疼的抚了抚额,话说他能不坐在这两人的中间吗?

    貌似每次这两人争论起来,他总会受池鱼之灾的好伐!

    “药楼那么多人,别人也注意不到我们的,要看也是看太子和明王他们。”墨子钰摆了摆手,扭过头继续跟温绍宇掰扯,他非得知道他在笑啥不可。

    “你确定?”

    “当然。”

    “二哥你就别管我们了。”

    “你以为我想管。”温绍云没好气的回了一声,干脆移开了视线,懒得再看他们两个一眼,身为温绍宇的孪生哥哥,他就算不能全部感应到温绍宇的想法,但至少也能感应六七分左右。

    温绍宇能笑啥,无非就是笑妃儿无情公子的这个扮相太过俊美绝色,一现身就惊艳了全场,不但引得女人因她而尖叫,就连男人都对她投以火热的目光,眼睛黏在她的身上就移不开似的。

    当然,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假如楚宣王世子知道了今日的场景,心里肯定会不痛快的。

    那货的占有欲不是一般的强,有他在的时候,宓妃几乎就被他给包圆了,就连他们做哥哥的想要霸占宓妃都能被他想方设法的给弄开,可见他是有多么的想要将宓妃给藏起来,拒绝别人发现宓妃的好。

    这般男女皆为宓妃疯狂的画面,要是陌殇见了,醋坛子很难不打翻的。

    能让陌殇不痛快或是心里堵得慌的事情,绝对就是他们兄弟心里最痛快的事情。

    不得不说,温绍云真相了。

    当宓妃出声从二楼走下来,温绍宇脑海里浮现出的画面就是陌殇抱醋狂饮的画面,唔,别提那种感觉有多爽了。

    以前么,陌殇最想砍的肯定是围绕在宓妃身边的男桃花;今日过后么,陌殇除了砍男桃花之外,还得苦逼的兼职砍女桃花。

    综上所述,温绍宇能不乐么?

    别说是他了,就连温绍轩心里也觉得相当的解气啊!

    只可惜这个暗语么,唯有温家三兄弟才懂,坐在他们身边的人,哪怕就是聪明睿智如寒王,那也是一头的雾水。

    当然,还有一个人懂,但他却倒霉悲催的不能现身好伐!而且就算现身了,他也不能跟宓妃套近乎,所以,他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六楼的好,不然晚上如何跟宓妃谈条件呢?

    看在他受了这么大委屈的份上,陌殇觉得他要多多讨要几分福利才能满足。

    “绍宇你快说,不然……”

    “哥。”

    “怎么了萱儿?”正准备伸手掐向温绍宇脖子逼他说实话的墨子钰突然被坐在身旁的妹妹墨子萱大力的扯了扯他的腰带,身形不由一顿,停下手上的动作,扭头沉声问道。

    “那…那个无情公子在看你。”墨子萱意外的对上宓妃的视线,莹白如玉的小脸霎时羞得通红,又见她的目光似是落在她哥哥的身上,反射性的就伸手扯了墨子钰的腰带。

    出身尊贵的她,从小到大见过的,无论男子也好,女子也罢,不说个个倾城绝色,但相貌绝对都差不了。

    要说她见过相貌最是好看的,非楚宣王世子陌殇莫属,甚至墨子萱还觉得普天之下,怕是再也没有人能与之比肩,就是寒王也逊色了一分。但面前的这个无情公子,他的相貌竟然比之楚宣王世子都不逊色,让得她都有些看呆了去。

    好在她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不然真要丢死人了。

    “什么?”

    “无情公子在看你。”

    墨子钰愣了愣,抬头正对上宓妃邪气的黑眸,莫名的让他后背升起一股寒意。

    那什么,他应该没有得罪过无情公子吧!

    他怎么会用那样的眼神看他?

    “敢掐我哥,你丫的找死呢?”宓妃心里恨恨的想着,直到墨子钰在她的目光中低下头去,她这才笑眯眯的移开目光。

    “无情公子,是不是只要有钱,甭管什么药都能在你这药楼里买得到?”

    “是啊无情公子,我们可都是冲着这个来的。”

    “还有啊,你这里的药都放在柜台里,咱们是碰不到闻不着的,又该如何判断这药的效果?”

    “万一这些的疗效并不如写出来的那么好,咱们花那么多的银子岂不打水漂了。”

    “从外面瞧这药楼可足足有六层高啊,怎么不请咱们到楼上也瞧瞧?”

    “难道除了一楼这些药之外,药楼就没有更特别一些的药了?”

    “要是我们揣着银子来,没在药楼买到合心意的药,无情公子可否按照咱们的需要,专门给咱们配制啊?”

    “……”

    短暂惊叹过无情公子绝色无双的容貌之后,整个药楼都沸腾了起来,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问的问题可谓千奇百怪,有不少也让人啼笑皆非。

    尤其是那个出银子让无情公子专门配制购买人所需药的问题,直接就把宓妃给逗笑了。

    “哈哈……”

    看着无情公子轻狂邪肆的笑颜,闹轰轰的现场又一次奇迹般的安静下来,连带着太子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她微仰的下巴上。

    这一笑,足以倾城又倾国,悠扬悦耳的笑声久久都徘徊不散,一点一点的深入所有人的脑海里。

    “本公子虽说不敢保证自己这药楼里什么药都有,但却敢打包票说,这药楼里珍奇的药,只有你们想不到的,就没有本公子拿不出来的。”宓妃勾了勾嘴角,黑眸里荡漾着浅浅的笑意,深处却聚满冰霜,让人望不到底,斗然心生寒意。

    “整座药楼,下三层是对外开放的,上三层是本公子的私人地方,擅闯者死。”

    嘶――

    闻言,药楼内众人都不禁变了变脸色,暗忖这无情公子好大的口气。

    “可千万别质疑本公子的话,你们应该知道比治病救人,本公子更喜欢用毒。”不动声色的将所有人的表情都尽收眼底,宓妃又道:“从你们踏进药楼开始,其实你们就已经中毒了,直白的说你们的生与死都捏在本公子的手里。”

    “什…什么?”

    “无情公子你……”

    “你怎么可以对我们下毒?”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他们怎么毫无所觉,甚至就连他们的身体也没有任何的不舒服感?

    这…这这该不会是无情公子故意吓唬他们的?

    “别问本公子什么时候下的毒,也别问本公子下的是什么毒,更别问解药在哪里,只要你们好好遵守药楼的规矩,那么本公子自会保你们平安无事的走出药楼。”

    “无情公子这样做就不怕得罪我们么,要是……”

    抬手打断明王党这个说话的男人,宓妃微眯起双眸,冷声道:“你们可都是本公子的财神爷,本公子又怎么可能把你们往门外推,只是无规矩不成方圆,既然走进了本公子的药楼,那么你若是龙,那么你就得给爷盘着,你若是虎,那么你就得给爷卧着。从你踏进药楼的大门开始,甭管你是什么身份,手中握有多大的权利,在这里那些都没用,也救不了你。你们只需要清楚的知道,这里是本公子的地盘,而这里的一切都由本公子说了算,其他的就是天王老子来了都不顶用。”

    “你…你好大的口气。”

    “本公子生来口气就这么大,你能奈我何?”话落,宓妃身影一闪,那出声之人就被她给拎了出来,丢在了大厅中央。

    “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什么?”浑身绵软无力,完全提不起一点力气,他尤其惊诧的是宓妃快如闪电般的身手。

    几乎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他就已经被宓妃像是拎小鸡一样的丢了出来。

    “今日药楼开张,本公子暂且就留下你的性命,但你既冒犯了本公子,不付出些代价怎么可以。”

    “你。你想做做什么?”被宓妃冰冷的眸光锁定住,灰袍男人只觉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早知道他就不该为了向明王表忠心而率先开口,此时此刻,身为幕僚的他,压根就不敢向明王求救。

    “不做什么,只是用你来给大家试试药效罢了。”宓妃抬眸扫射全场,一些被她强大气场震慑住的人根本就不敢与她对视,纷纷都移开了目光,“诚如大家所看到的,一楼摆放的每一个展柜里都放有一种或两种药品,旁边的小牌子上面不但有它们的名字,还有它们的功效与价格,所有的药都是明码标价对外销售,绝对的公平公正,童叟无欺。”

    话锋一转,宓妃又道:“透过玻璃展示台,你们可以看到各种药品的展品,以及嗅闻到它的味道,记下名字之后就可以到掌柜那里签下一份协议,然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容本公子善意的提醒一下各位,千万别打展示台里药品的主意,因为本公子也不太确定,碰过之后你们会中什么毒,死相又会怎样的凄惨。”

    宓妃没兴趣管这些人的脸色好看还是不好看,她只会把她想要表达的,当着这些人说完,以免他们觉得她很好欺负,她的主意很好打。

    “一楼的药品都是较为常见的,售价都在万两白银以内,一般人都买得起。二楼分为两个部分,一边是为某些向本公子求医的人准备的;另外一边则是举行拍卖会用的。”

    “何为拍卖会?”

    “所谓的拍卖会,就是指数量有限的珍品药,药楼将会以拍卖的形式对外销售,价高者得。”不愧是她家三哥,很会为她铺路嘛,“当然,拍卖场的座位有限,但凡入场者,须得每人缴纳五千两白银作为入场费。”

    众人:“……”

    丫的,你还能再会赚钱一点吗?

    “能被拿来拍卖的药品,无论是质量还是疗效,本公子都是敢打包票的,只要用过一次,哪怕本公子入场费收一万两万,你们都会心甘情愿掏荷包的。”

    “请问无情公子都拿些什么药来拍卖,多多少少应该让我们大家心里有个数吧!”

    “这位公子问得好。”整个一楼,最惹眼的几方势力,最惹人注目的就要数寒王一派了。他的身边不但有宓妃的亲哥外加表哥,还有理郡王世子墨子钰兄妹,以及韩国公府的韩靖和韩枫,当然也少不了燕如风和溥颜,至于离慕经那次之事过后,整个人安份了很多。

    这次跟着溥颜师兄弟来到药楼,也不见她说什么,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还挺像个大家闺秀的。

    那些支持寒王大臣的子嗣,因着忌惮寒王,倒也一个个都离他远远的,表现得既不亲近,也不疏远,分寸拿捏得刚刚好。

    其次就要数太子一行人最为耀眼了,身边聚集的人,且不论亲疏远近,单论人数就要比墨寒羽多出足足一倍有余。

    再然后才是明王和武王,他们两人的母妃同为妃位,宣帝为了平衡后宫中的势力,打压庞皇后的气焰,因此偏宠明王的母妃姚妃和武王的母妃熹妃,因此后宫一直都维持在一个极其微妙的平衡点上。

    庞皇后既不能一家独大,又不至于处处受困,刘太后看似不管后宫锁事,但牢牢握在她手里的权利,却是比之庞皇后都不逊色的。

    这两位王爷身边围着的人,除了他们各自外祖家的,就是那些归顺依附着他们生存的,排场倒也算不得小。

    在宓妃眼里,有一位王爷却是不得不提一下的,那人便是陈王墨易羽。

    虽说宓妃只在除夕宴上见过他一面,但结合悔夜调查回来的资料来看,这位爷要么是隐藏得太深,要么就是谁暗中扶持起来的一枚棋子。

    他的外祖父不过只是个从五品的翰林院参政,为人处事都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尤其是他的母妃林淑妃,初入宫时仅仅只是个常在,现如今却稳坐妃位,又怎么可能是个没手段的。

    明面上的林淑妃自幼体弱多病,尤其是在生下陈王之后,身子就更是弱不经风了,隔三差五就生病,因着其不争不抢的性子,容貌又生得柔弱秀美,宣帝对她的宠爱可比姚妃和熹妃多多了。

    不管后宫的女人如何争宠,林淑妃从来都不参与其中,她既不依附皇后,也不与姚妃熹妃为伍,她仅守着自己的宫殿,若非必要极少踏出宫门,偏偏皇上对她疼宠至极,遂,胆敢动她的人几乎没有。

    陈王仿佛就随了他母妃的性子,是个云淡风轻,与世无争的。自封王后,没在朝中担任职务不说,除了每月进宫三次向淑妃请安,他要么就呆在自己的王府里吟诗作画,要么就骑着马出去纵情山水,朝堂风云皆与他无关。

    渐渐的,不管是太子也好,明王武王也罢,他们的注意力也就不集中在陈王身上了。至于宣帝最小的两位皇子,八皇子墨泽羽和九皇子墨星羽,他们打小就是寒王的跟屁虫,自然就是站在寒王一边的。

    “此次二楼拍卖的丹药共八种,其中寿元丹一颗,天香丸一颗,清神化毒丹一颗,天灵解毒丹一颗,天香续骨膏一盒,断续膏一盒。”每念出一种丹药的名字,底下的人就要议论一番,看着他们的表情宓妃撇了撇嘴,哼,从她手里拿出来的东西可都是好东西,这些不识货的家伙。

    “无情公子不是说八种么,还有两种是什么?”

    “另外两种可是毒药,一种名为断魂丹,一种名为噬心丹,其功效么,各位从它们的名字就能联想一二,所以有需要的买家还请郑重考虑。”宓妃笑眯眯的说着,仿佛一点儿都没有瞧见某些人的小心思。

    从她这里买毒药,付出的代价可不会小,她还真有些好奇,到底都有些打断魂丹和噬心丹的主意。

    “能不能请无情公子简单的介绍一下刚才说的那些丹药有什么效果?”

    “所谓寿元丹就是一种能够延长寿命的丹药,如果你只有几天好活了,服用一粒寿元丹至少可延长你的寿命三个月。”

    “那这寿元丹多少钱一粒?”

    “无情公子是不是还能炼制长生不老药?”

    宓妃屈起手指轻轻了楼梯扶手,冰冷的眸光直射那个嚷嚷着长生不老药的家伙,意有所指的道:“生老病死,因果循环,人生在世,有生就会有死,没有人能够长生不老,所以你们也别愚蠢的认为本公子能炼制什么见鬼的长生不老药,那根本就是一个不太好笑的笑话。”

    “可是……”那人在太子的暗示下还想再说点儿什么,宓妃直接一个眼刀飞过去,他就拉耸着脑袋没了声音。

    “寿元丹所需要的珍奇药材太多,也不是各位出得价钱就要多少有多少的,本公子能炼制出这种有延寿效果的药已是非常难得,所以诸位的想法还是不要太天真的。”宓妃顿了顿,清冷的嗓音再次响起,“并且这寿元丹的效果,只在临死之际有效,所以还请慎重选择。”

    话到这个份上,众人哪里还有不明白的,不过即便如此也挡不住他们想要得到寿元丹的冲动啊!

    俗话说,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万一遇到生命垂危之际,服下一粒寿元丹延长了生命,不还有重新获救的希望不是。

    要是没有这玩意,岂不死了就死了。

    “服用了天香丸的女子,会因体质的不同获得一种迷人的异香,自服用之日起直到死亡那种异香都不会消失,可比使用香料什么的自然得多。”

    话音刚落,宓妃的耳边就响起一阵赛过一阵的尖叫声。

    “天香丸真有此神效?”

    “无情公子你此话当真?”

    “我一定要得到天香丸。”

    “……”

    女人对香有着天生的痴迷,尤其是这种从身体里由内往外散发出来的异香,对女人的诱惑力之大,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为了让自己的身上有香气,各家千金身上的衣服无一例外不是用熏香反复的熏上的,有些人因体质的差异还不能使用香料,只能靠那些花香来点缀,时间稍微长一点点,香气就没有了。

    如果服用天香丸之后就能拥有异香,那她们还买什么香料啊!

    “本公子何时说过谎,假如今日谁家小姐拍到天香丸之后吃了没效果,本公子免费赠送她十颗天灵解毒丹。”

    有了这句保证,疯狂的女人们收敛了一点,各自拉着身边的人讨论无论如何都要买下那粒天香丸。

    “故名思义,清神化毒丹和天灵解毒丹都是解毒良药,前者的功效比之后者稍稍低了那么一个等级,但其解毒的功效比起一楼这些寻常的解毒丹,强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药好与不好咱们没人试过,谁知道无情公子你说的话有没有出入呢?”

    对上明王墨明羽的阴戾的双眼,宓妃勾唇浅笑,不气也不恼,“就拿江湖上无解的七大剧毒来打个比方,即便你中了三笑逍遥散,只要服用了清神化毒丹,至少半个月内你无性命之忧,而若是服用了天灵解毒丹,本公子可保你两个月性命无忧。”

    “这……”

    “倘若只是一些小毒,一楼的解毒丹就能保命,甚至是解毒。”

    “无情公子应该不介意本王用毒试上一试吧!”

    “唔,那人反正也是明王你的人,你想怎么试就怎么试呗,本公子是无所谓的。”

    明王给自己的侍卫递了个眼色,后者上前便给那人喂了一粒药,很快那人就疼得满头大汗,面色极度扭曲,两只手死命的抓着地板,十根手指头抓得鲜血淋漓都停不下来。

    “掌柜的,取一粒二品解毒丹给他服下,账就记到明王殿下的头上。”

    “是,公子。”

    “至于本公子的清神化毒丹和天灵解毒丹,明王殿下若是想要试试效果,最次等也要拿七心海棠来试,不然本公子可舍不得白白浪费了好药。”

    “无情公子的本事,本王服了。”

    “能得明王夸赞,本公子该感到荣幸吗?”

    “不必。”

    宓妃果然是不喜欢跟太过阴戾的男人打交道,多看一眼就觉得眼睛疼,很想动手打架有木有,“医者讲究对症用药,解毒自然也是如此,所以本公子可拿不出能解百毒的药来。至于以后会不会有,那本公子就不能保证了。”

    “天香续骨膏……”

    “本公子听闻武王殿下身边有一个武功高强的侍卫,因护主而伤了手臂,不知是真还是假?”

    “无情公子消息还真灵通。”

    “呵呵,出来混的嘛,小道消息怎么都该有些不是。”邪气的笑容外加痞痞的语气,让得宓妃看起来像个风流的痞子。

    武王墨杰羽嘴角一抽,黑着脸道:“不知无情公子看本王可还曾顺眼,能否为本王的属下看一看他的手臂?”

    “抱歉,本公子看武王殿下还真不顺眼。”

    噗嗤――

    四周响起压抑的喷笑声,墨杰羽的脸这次是彻底的黑了,瞪着宓妃咬牙切齿的道:“你…。”

    “别那么着急嘛,且先听完本公子的话再动怒也不迟。”

    “你说。”两个字,几乎就是从牙齿缝里蹦出来的。

    “本公子虽说看武王你不顺眼,也不会替你的属下看手臂,不过若是武王能够拍下那一盒天香续骨膏给他用,那么仅凭宫中的御医就能让你属下的手臂恢复如初,且一点都看不出曾经受过伤。”

    墨杰羽的眸光亮了亮,复又恢复如初,“本王就暂且信你一回。”

    “只要不是断了十年以上的手骨腿骨,任何地方的骨头,天香续骨膏都能重新让断裂的骨头再长到一起,并仿如新生一般。”

    “那断续膏有何用?”

    “半年以内断的骨头用断续膏便能重新接好,所以么,本公子给大家的可是双向选择,既然是买东西,自然就得买合心意的。”

    “拍卖什么时候开始?”坐了这么久,听了这么多,墨思羽算是弄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无情公子根本就没办法拉拢。

    当然,他无法拉拢,其他人也一样。

    为了断绝墨寒羽所有的生路,那粒寿元丹,太子是无论如何都要弄到手的。

    “之前不是有人质疑本公子的药么,当然是得先让你们看看一楼这些药的疗效如何才能举行拍卖不是,以免辱没了我药楼的名声。”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出声的墨寒羽开口了,“本王对下面要举行的丹药拍卖没有兴趣,今日来此只有一个目的。”

    “哦?”宓妃挑眉,既然寒王要演戏给太子等人看,她也需要配合一下不是。

    更何况,太子,明王那些人,可不一直都在等墨寒羽表态么。

    “以无情公子高超的医毒之术,相信一眼便瞧出本王身中剧毒了。”

    “那又如何?”

    “本王想请无情公子替本王解毒。”

    宓妃唇角微扬,眸色如冰,冷声道:“可本公子瞧你不顺眼啊!”

    知道宓妃身份的温家兄弟齐齐抽了抽嘴角,他们心说:妃儿,你这得是有多不待见寒羽啊!

    “不知本王哪里让无情公子瞧着不顺眼了,本王可以改。”

    嘶――

    幻想过墨寒羽各种回答的众人,怎么也没有想到高高在上,如在云端的寒王殿下会说出这样的话,简直颠覆他们的认知。

    也正是因为墨寒羽这反常的回答,让得太子等人越发认定他是为了解毒,就连尊严都舍弃了。

    故,太子,明王,武王等人越发在意宓妃接下来的回应了。

    她如果答应替寒王看诊,那么今晚他们就不会再让宓妃活着。她如果不答应替寒王看诊,那么在他们没有彻底摸清宓妃底细之前,会一直保持着这种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

    “你想让本公子看你顺眼么,除非你重新钻回你娘的肚子里再重造一次,否则甭管你怎么改,本公子看你不顺眼就是不顺眼。”

    “你找死。”按照剧情走,墨寒羽怒了,直接飞身就跟宓妃动起手来。

    虽然只是演戏,但墨寒羽动的不是怒,而是满心的难受。

    他能感觉到的,宓妃就算不是真的看他不顺眼,又或是讨厌他,可她对他却也不是喜欢,甚至他总有一种她想躲他越远越好的感觉。

    那种滋味非常的不好受,让得此时的他就犹如困兽一般,看向宓妃的眼神充满了幽怨之色。

    “别人畏惧你寒王,本公子可不怕。”说话间,两人已经对打了十来招,谁也没有讨到便宜。

    至此,众人对无情公子的武功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毕竟寒王虽说自幼就身中剧毒,但他的武功之高却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

    能与寒王打得不相上下的无情公子,他的武功能弱得了?

    “别打别打,咱们都是斯文人,动粗是不对的,不如咱们坐下来慢慢的谈?”温绍宇得了授意,赶紧站出来说公道话。

    头一回,他发现自家宝贝妹妹的嘴巴挺毒的,居然让寒王回娘胎再重造。

    吼,他只想说一句,妃儿啊,咱不喜欢寒羽是一回事,可也别太伤他的心了不是。

    “来来来,咱们有话好好说。”飞身上前,温绍宇挤身在两人中间,宓妃当然很快就收手了,她可舍不得揍她家三哥,墨寒羽也不敢打伤温绍宇呀,否则宓妃还不得找他拼命。

    他想要亲近宓妃,讨好她都来不及了,又怎能再为自己拉仇恨值。

    “本王看在绍宇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宓妃同样冷哼一声,怒道:“本公子看他就很顺眼,今日就放过你。”

    说完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真的看温绍宇很顺眼一样,宓妃还顺势拉住了温绍宇的手,嘻笑道:“掌柜的,本公子看温家三公子就很顺眼,以后他来药楼买东西,一律只收他半价。”

    “是,公子。”

    “妃儿,你对寒羽是不是太狠了?”温绍宇小声嘀咕。

    “演戏就要演得逼真啊,不然怎么骗人。”

    “……”温绍宇嘴角一抽,没了言语。

    “不知无情公子看我们可还顺眼,如果顺眼的话,能否就替我们的好友寒王看看。”温绍轩主动开了口,墨子钰等人就同声附和。

    他们这么多人,总有一个合无情公子眼缘的吧!

    宓妃从左往后扫了他们每个人一眼,冷笑道:“别以为本公子看温三公子顺眼,就会看你们也顺眼,哪怕你,还有你都是他的亲哥,本公子还是看你们不顺眼。”

    呜…大哥二哥别生气,这可是你们自己要演的啊?

    什么叫做同人不同命,什么叫做亲兄弟也有差别,围观众人算是瞧明白了,也深深的明白,无情公子此人到底有多么的难搞了。

    “那…那无情公子可不可以看在我的份上,出手救一救寒羽,我跟他……”

    “你虽得本公子眼缘,那也仅仅只是你而已,看在你的份上就要本公子救人,你想得倒是挺美。”

    “呵呵。”温绍宇干笑。

    “无情公子要不再好好看看,我们长得也都不比绍宇差的,真就没有一个合你眼缘的?”墨子钰不死心,一时竟忘了宓妃此时是个男子装扮啊,放电有个毛线用。

    宓妃双手环胸,双眼危险的眯起,道:“别诱惑爷,爷的性取向很正常的。”

    噗――

    闻言,墨子钰险些栽倒,其他人则是轰然大笑出声。

    “咳咳,我…我也很正常。”欲哭无泪的墨子钰黑着脸为自己辩解。

    “不过嘛,本公子倒是很喜欢温三公子。”

    难道无情公子真的喜欢男人?

    还是喜欢像温三公子这类型的男人?

    面对众人疑惑的小眼神儿,宓妃淡定极了,谁让她家三哥帮寒王说话的,她这只是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哦!

    “妃儿…”温绍宇红了俊脸,在心里大喊了宓妃一声,他他他这是被调戏了?

    呜…大哥二哥不会放过他的,还有那个黑心肝的楚宣王世子。

    妹妹啊妹妹,不带这么玩哥的好不?

    我还是不是你亲哥啊我……

    ------题外话------

    今天晚了一点哦,新键盘到了,荨还有些不太熟悉,打字慢了很多,需要几天来适应,不过等荨熟悉一些过后,争取补上昨天欠下的三千字,么么大家。

    也谢谢大家对荨的支持与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14高调演戏各种丹药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