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15 生财有道又遭挑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宓妃对谁都能冷得下脸,狠得下心肠,偏偏就是对疼爱她的爹娘和兄长冷不下脸,狠不下心,只想将最好的一切捧到他们的面前,让他们开开心心,最好什么烦恼都不要有。

    察觉到自己喜欢上陌殇之后,若说宓妃对谁还会另眼相待的话,那人非陌殇莫属。换言之,不管陌殇有多么的强大,那他也都是被她温宓妃护在羽翼之下的男人,谁敢动他一根头发,宓妃定会与那人不死不休。

    不知何时起,虽然宓妃嘴上没有说过什么,甚至是主动做过什么,但她的心里已经认定了,这一生只要陌殇不做对不起她之事,那么陌殇就是她温宓妃要守护之人。

    即便以她目前的实力,更多的时候不是她去保护陌殇,而是陌殇无时无刻不在谋划着怎样护她周全,但宓妃相信,总有一天她会站到跟陌殇一样的高度,与他并肩,在他有危险的时候,能够傲然的站在他的面前,如他护着她一样,给予他最有力的支持。

    如果陌殇知道宓妃心中所想,知道他在宓妃心里的地位,其实早已在不知不觉中上升到了与她父母兄长同等的位置,那么他或许会忍不住动容感叹,原来他从不曾单方面的付出过,一直以来都有宓妃在默默付出,默默相守。

    对于即将要离开的他来说,底气难免就会更足几分。

    至少,他不用担心自己离开后,宓妃的心里会装进另外一个男人。

    要说陌殇并非是不信任宓妃,又或是怀疑自己的魅力,他只是害怕自己此去会一去不回,那样的结果无疑对宓妃而言太过残忍与狠绝。

    倘若他死了,许就一了百了,解脱了。

    然而活着的宓妃该要怎么办?难不成要让宓妃的后半世都沉浸在失去他的痛苦里?

    每每想到那些尚未发生,但有可能即将发生的事情,陌殇的心情就难免变得烦躁,他之前的犹豫也并非没有道,只因他太清楚自己这个身体,至少百分之八十以上不能带给宓妃幸福。

    可他却自私的向宓妃表达了自己的爱意,他爱她还不够,他更想要的是宓妃对他的爱。由宓妃催动的血焚之术,可以说是陌殇救了宓妃,却也可以说是上天将他与宓妃连在一起,还极其不厚道的打了一个死结。

    陌殇爱宓妃,不管让他再选择多少次,他都不会后悔那么去做,可在他的内心深处,仍然是对宓妃抱有愧疚之心的。

    因此,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谁能明白寒王对宓妃那种爱而不得不退,想亲近却又怕伤害的感情,唯有他楚宣王世子陌殇了。

    正因为了解那种矛盾的感情,陌殇对墨寒羽喜欢宓妃这件事情,纵然吃醋吃味,却无法做到对他苛责太多。

    很多时候,看到墨寒羽都会让陌殇不由自主的联想到那些日子里那个饱受折磨拿不定主意,徘徊犹豫却又割舍不掉的自己。

    如果有可能的话,墨寒羽将是陌殇最不想伤害的,无论是因为什么,虽然他真的并不欠他什么。

    宓妃可以坦白的说,不将这个世上所有的人放在眼里,但她却独独没有办法漠视她所关心和她所在意的人,他们的感受与想法。

    看到温绍宇苦着一张俊脸,神情哀怨的瞅着她,宓妃差不点儿就自毁了无情公子的形容,露出破绽让人怀疑她跟丞相的关系了。

    状似无意的抹了把额上的冷汗,宓妃想到自己刚才差一点就要败在自家三哥的眼神之下,冲他做鬼脸吐舌逗趣他的画面,只觉自己定力不够,险些坏了大事。

    此时的她又哪里知道,她在那短短几个呼吸之间的所思所想,身在六楼的某世子也似有感悟,脑海里想到的某些竟是奇迹般的与宓妃的想法略有同步。

    或许有那么一刻,陌殇与宓妃真的是在想相同的事情,相同的人。

    这样的默契,哪怕很多非常相爱的情侣之间也未必会有,这大概也是所谓的某种机缘,又或是他们的这段感情,兴许真是上天注定好的也不一定。

    “冒失的小丫头。”看着影像中宓妃那副心有余悸的可爱模样,陌殇实在没忍住低笑出了声。

    唔,天知道有多难得才能看到宓妃这样稚嫩如孩童般的模样。

    要知道每次出现在他面前的宓妃,又或是展现在别人眼前的宓妃,那百分之两百就是只杀伐果断,出手快狠准不讲情面的小狐狸啊!哪怕偶尔出点状况,反应有些迟钝,那脑袋瓜里的算计也不会少,绝对没有可能让自己吃亏。

    也唯有在她信任和依赖的家人面前,她的强势才会消失得一干二净,变得真就仿如一个天真纯真的小丫头一般,偶尔有点儿小坏,喜欢撒娇卖萌,外加装傻天然呆,忽悠死人不偿命。

    咳咳,用陌殇的专业术语来说:综合统计,温宓妃此女的属性相当的复杂,但最最深入人心的是,此女尤其是擅长扮装吃老虎,扮免子绊倒大象,小看她会死得相当凄惨的。

    并且此女还兼职演技一流,活的能演成死的,死的能演成活的,随随便便给她一个身份,她都能玩出一朵花来。

    “阿宓啊阿宓,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陌殇伸出手,似乎很想透过琉璃触摸宓妃的面颊,他的语气透着淡淡的忧伤,还伴随着一声轻叹。

    越是了解宓妃,陌殇就发现他的心越是深陷一分,他迫切的想要挖掘出宓妃所有的秘密。可是,当他好不容易以为自己终于要挖掘出她所有的时候,展现在他面前的宓妃又变了,那种感觉既让他欣喜,却又让他捉磨不定。

    “阿宓,你是我的,是我的……”

    嘶――

    正在思考该如何安慰一下她家三哥受伤小心灵的宓妃,突然只觉背后刮起一股寒风,让得她狠打了一个寒颤。

    唔,好冷。

    刚才那感觉简直就是透心的凉,谁在背后算计她,丫的,不想活了是不?

    抬头四十五度角朝着楼上仰望,宓妃的双眼仿佛透过一层一层的楼,直视陌殇璀璨幽深的黑眸,甚至还死命的瞪了陌殇两眼。

    哼,错不了,肯定是那个不甘寂寞的家伙在背后算计她。

    “呵呵……”清悦的笑声响起,明明隔得很远,宓妃也不可能听见的,但见鬼的,她还真就听见了,而且还听得清清楚楚的。

    呃,那什么,她之前貌似好像大概说了喜欢温绍宇有木有?

    那个醋坛子陌殇,呜…吃起醋来的家伙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宓妃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提前哀悼自己有可能会付出的代价来。

    看到宓妃一变再变的脸色,某世子的心情那叫一个好啊,简直不要太好了。

    不愧是他家小女人,就是聪明,让他越来越爱了怎么办。

    “妃儿,你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难看?”早已暗中接了不知多少来自于温绍轩和温绍云眼刀的温绍宇,苦逼的表示自己真的非常无辜有没有,他是招谁惹谁了啊!

    在挑选要配合寒王演戏人选的时候,好像是他们两个主动推他出来的好吧,现在一听妃儿说喜欢他就要跟他急,简直就是过河拆桥嘛!

    幸好他们两个还知道,妃儿是无情公子这件事情不能曝光,否则温绍宇有预感,只怕他家大哥和二哥一定会上前拉住他,好好跟他探讨一下人生的。

    除了几个知情人以外,谁知道他家大哥看似飘逸如仙,仿佛就是六道以外不染纤尘的谪仙一般,其实他的真实属性是只腹黑的狼啊?

    狠起来的时候,比起在战场上威名赫赫的寒王也不差多少的。

    “没事,三哥别在出声了。”以前宓妃是个哑巴,为了亲近她,温绍宇三兄弟不但精通手语,就连唇语也学得很精。

    此时他们两人挨得很近,暗中的交流自然不会出声,毕竟今日出现在药楼的这些人,几乎半数以上都是人精,稍有破绽露出去,宓妃之前花费的那些心血就全都要付诸东流了。

    那个险宓妃是不甘愿去冒的,能避则避,能躲则躲才是王道。

    温绍宇也不是个笨的,接收到宓妃那样的眼神,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心下了然,遂也不再开口,脸上的表情也极为符合他此时的心情。

    被男人喜欢什么的,被众人质疑性取向什么的,再被人当成是断袖一样抱以同情的目光,他乃一堂堂正正的大男人,不生气不动怒岂不太假了。

    是以,此时此刻的温绍宇是怒视着宓妃的,好看的黑眸都似能喷出腥红的火来。

    偏偏这个时候还没拎得清的墨子钰又跳了出来,漆黑的双眸怒瞪着宓妃,厉声道:“无情公子,你…你必须向我道歉。”

    墨子钰怎么说也是理郡王世子,他的父亲理郡王为人耿直正义,又是忠实的保皇党,再加上墨子钰即便是真的恼了他,也没有将他的世子身份挂在嘴边,宓妃对他的印象还挺不错。

    “本公子又没有对不起你,干什么就要向你道歉了。”

    话出口之后,宓妃这才逵猩竦姆⑾郑鞘裁此幕坝衅缫灏。

    她那话反过来说岂不就成了,她得做了对不起墨子钰的事情才能向他道歉?

    可她能怎么对不起他呢?呃,难道强了他?

    呸呸呸,宓妃忍不住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她都在胡乱脑补些什么见鬼的东西,难道她真把自己当成男人了,而且还当成性取向不正常的男人了?

    灏。涫凳歉稣媾撕貌唬不赌腥撕苷#不杜瞬挪徽:梅ィ

    “你。你你你,反正你就是该向我道歉,我的取向很正常的,我…我喜欢的是女人,不是男人,要是那些话传了出去,以后我还怎么娶媳妇儿啊我。”墨子钰觉得自己冤死了,他不过只是想要跟温绍宇闹着玩争上一争的,结果怎的把自己绕坑里去了。

    其实已经有了药王谷的保障,寒羽的毒也有了可解之法,他们压根就没有再指望无情公子的意思。

    但显然太子,明王等人对无情公子的兴趣很大,而且一再试探着寒羽的反应,因此,当墨寒羽说要让他们配合演一场戏的时候,他们都同意了。

    且不说药楼如何如何,单单就是无情公子这个人也是个有真本事的人,若能交手自然不能得罪,谁知道下一刻会不会求到她的门上。

    只是墨子钰又哪里想得到,这无情公子原是这么难缠的一个货啊!

    “本公子没说你取向不正常啊?”

    “可是你…”墨子钰气得险些吐血有没有,他指着宓妃都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了。

    原来这世上真有人有那种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他这眼前可不就有一个。

    “啧啧,本公子对你没兴趣,别说喜欢你了,就连多看你一眼都}得慌。”宓妃气死人的对墨子钰做出点评,又道:“反正本公子喜欢什么人,不喜欢什么人,其实都只跟本公子自己有关,至于别人是什么样的想法,本公子管不着,也没有兴趣去管,你懂了么?”

    “懂了。”怔愣了片刻,墨子钰有点儿被绕晕般的点了点头。

    “男人也好,女人也罢,本公子爱喜欢谁就喜欢谁,至于墨世子你是喜欢着男人还是喜欢着女人,本公子就不得而知了。”

    “……”墨子钰黑着脸,一口血涌上喉头,脚步也往后一退,还是墨子萱眼明手快的扶住了他。

    温绍宇暗自焦急的递了一个眼色给宓妃,让她别玩得太大了,墨子钰这个家伙可是很较真的,他真怕自己这兄弟以后不但对男人有了阴影,就是对女人也有阴影了,那他真就罪过大了。

    揉了揉角,宓妃也觉得自己玩得有点儿太大了,她嘻笑道:“罢了罢了,天地良心本公子可没有跟墨世子玩闹的兴致,之前也是你自己冒出来的,本公子知道你取向很正常,喜欢的是女人而不是男人,为了将来墨世子能娶上一个美媳妇儿,不知需不需要本公子对外声明一下。”

    “不必了。”墨子钰咽下口中的血,真真觉得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他暗暗发誓,以后跟谁打交道也不要跟无情公子打交道,他怕自己某天真的会被气死。

    可他又怎么会知道,往后的日子里,他跟无情公子打交道的日子还多着呢,谁让无情公子就是她呢?

    “诸位不介意卖给本公子一个面子吧,相信之前那段胡扯的话不会传到外面去的哦!”宓妃的声音很轻,但却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刺骨的寒意,让得周围的空气都骤然冰冷三分。

    她的话看似云淡风轻,却也是带着十足的威胁意味的。

    “这是当然,我们又不是长舌妇。”好半晌,沉默的众人中才有一个站起来领头回了这么一句。

    不过话落之后,那人立马就收到了场上所有女人的注目礼,当然那眼神的杀伤力还是不小的。

    就算为了证明他们不是长舌妇,那也不能把她们这些女人拖下水不是,她们招谁惹谁了。

    之前因着宓妃的话,害她们还真以为墨子钰是个断袖来着,某些个芳心都碎了一地,好在墨子钰不是,不然多少女人得哭啊!

    “既然大家这么给本公子面子,本公子也不能不厚道不是,但凡今日再场的诸位,除了参与拍卖的丹药之外,其余的各种药只要你们买,那就一律八五折,机会仅此一次,还望各位牢牢的把握住。”

    太子,明王,武王等人看着赚钱宣传人情三不误的无情公子,嘴角时不时就要抽一下,神色也是一再的变化着,心里越发想要将他收归自己的麾下了。

    如此会捞钱的人才,若能为他们所用,何愁荷包里没有金银拿来挥霍。

    “多谢无情公子。”太子等人都没有出声,那些闻名而来的江湖人士,以及朝堂上那些中立的人家,又或是一心只为好药而来的商户们,听到宓妃主动给了他们优惠,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没看过展示台里的那些标价不知道,一看完全就是吓一大跳。反正只要看过之后的人,心里都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什么时候开始,钱那么好赚了。

    不就是一瓶止血散么,竟然就要卖三百两白银,虽然他们很想问:无情公子,你怎么不去抢?

    但是,他们没那个胆啊!

    “本公子无非就是个性情中人罢了,本公子的那个喜欢温三公子是像朋友兄长一样的喜欢,并非男女之情,男男之情那种喜欢,诸位还是别想太多,不然本公子会有负罪感的。”

    男女之情?

    男男之情?

    听了宓妃这不靠谱,但貌似很有效果的解释,温绍宇真想给她跪了。

    “所以,喜欢温三公子的小姐们可得努力使把劲儿,不然怎么追得到自己心目中的男神,又何谈成为他的妻子呢?”宓妃眯着好看的眸子,嘻笑着不忘对场上众美女抛了一个媚眼。

    墨子钰的话到底还是提醒了一下宓妃,她顶着无情公子的身份随便怎么闹都没关系,反正只要身份不暴露,管她喜欢的是男人还是女人,谁也管不到她的头上来。

    但她家三哥不一样啊,真要被传出他有龙阳之好这种事情,那谁家的好姑娘还愿意嫁给他,她上哪儿找个三嫂去。

    所以,这件事情她必须要澄清,绝对不能让温绍宇的身上有半点污点。

    她家温柔美丽的娘亲,年后刚刚得闲就在翻看打听各家的姑娘,目的无非就是看看有没有适合她家三个哥哥的,若能定下来自是最好,若是不能至少也能有个准备。

    “无情公子怎能鼓动我们这些名门闺秀主动去…去去…”勾引,媚惑男人这样的话,身着翠绿色长裙的娇美女子说不出口,对上无情公子那张绝色的俊脸,更是连出口的话都结巴了。

    “就是,那样有**份的事情,我们这些贵女怎么做得出来。”

    “就算无情公子出身江湖,礼仪教养差了一些,但也应该知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吧,怎可将我们与那些下贱的……”

    没等对方的话说完,宓妃脸上的笑意就越发的邪魅逼人了,此时的她就仿佛是邪魅男附身了一样,周身都萦绕着一种神秘色彩,让人明知有危险却止不住想要靠近她,再靠近她。

    出头的三个女人里面,其中有两个宓妃是认识的,而且这两个女人在今日这群女人里面,论身份也是最高的。

    荣王府的娴婷郡主,和沐王府的淳雅郡主,前者在郑国公世子当众退婚那日,可是所有女人里面对她讥讽和嘲笑最多的,就只差没有赏她一鞭,将她丢进明月湖里。

    后者么,在琴郡的赏花大会上,她们也算是有缘相识一场,虽然那段记忆对于淳雅郡主来说算不得美好,不过对于宓妃来说,其实还挺好的。

    胆敢说她大哥没资格,她不介意让她睁大狗眼看看清楚,究竟是谁在谁的面前没有资格。

    此时此刻,宓妃突然有些感激宣帝赐给她那安平和乐郡主的身份了,真要论起规矩,她面前这骄傲如花孔雀一样的两个女人还得乖乖向她俯身低头屈膝行礼呢,想想就热血沸腾了有没有。

    至于最先开口的那个翠绿色长裙的女人,论模样比起娴婷和淳雅两位郡主差远了,但偏偏那周身的气质却令人眼前一亮,果然太师府出品,压根就找不到一个简单的。

    看她乖顺的坐在骁勇侯世子庞翔的身边,宓妃猜想此女应该是庞菲那个女人嫡亲的妹妹――庞洁。

    “啧啧,本公子今日算是开了眼界了。”戏谑的目光先是扫了扫故作镇定的淳雅郡主一眼,又掠过娴婷郡主的脸,最后停在庞洁的身上。

    “你什么意思,给本郡主说清楚,不然…”

    “不然怎样,赏本公子几鞭子吗?”

    “我……”被宓妃身上的气势震慑住,淳雅郡主反射性的向后退了三步,完全不敢直视宓妃过于锐利冰冷的眸光。

    她就是胆子再大,后台再硬,她也不想得罪这么一个下毒于无形的男人啊,万一他随随便便给她下点小毒,那她岂不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本公子很好奇,淳雅郡主知道矜持为何物吗?”宓妃的话问得很认真,丝毫没有掺杂旁的意思,至少听到她这么问话的人就没有瞧出来她眼中的不屑与讥讽。

    噗嗤――

    “墨子钰你笑什么?”星殒城上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淳雅郡主这个女人啊!

    她除了恃强凌弱,嚣张刁蛮,视人命如草芥之外,对于相貌生得好的世家公子,官家公子,甚至是商家公子都极感兴趣,但凡是被她看上眼的,谁没被她骚扰过。

    当然,人家淳雅郡主还是很有眼力劲的,自然也知道哪些人是她可以招惹的,哪些人又是她不能招惹的。

    不然,仅凭一个沐王府如何能护得了她的周全,她又焉能再有机会回到星殒城继续为祸。

    要说高门大户里的姑娘,谁最不矜持了,显然淳雅郡主认第二,绝没有人敢认第一。

    “嘿,淳雅郡主你管天管地,还能管得了本世子笑不笑么。”墨子钰对这个女人可是一点情面都不讲的,只觉这个女人将皇室的脸都给丢尽了。

    “哼,本郡主就是再不济,那也比相府的那个哑巴强。”因着被宓妃给嘲笑了,淳雅郡主心里窝着火,可她吼完之后就后悔了。

    好了伤疤就忘了痛这种事情,她以前的确经常做,但对象若是换成相府的那个哑巴,她就很没骨气的怕了,惧了。

    她永远也忘不了,在琴郡赏花大会上她所受过的屈辱,以及她所承受过的折磨,要是有机会她一定会将那个哑巴千刀万剐的。

    “淳雅郡主,我妹妹貌似没有得罪过你吧,你说这话可是要付出代价的。”温绍轩怒了,他脸上温润的微笑仍在,可前后的气息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显然某个脑残女触到某个护短大哥的底线了。

    “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揍你,辱骂我妹妹就算你是公主我也下得了手。”

    “跟这种女人废什么话,难不成揍了她,沐王爷还敢上门问罪吗?”

    不是温绍云嚣张,而是沐王府站不住脚啊,这事儿就是闹到皇上那里沐王也翻不了天。

    “二哥说得对,我看这丑女人就是皮痒欠收拾。”温绍宇冷哼一声,任何胆敢说他们妹妹一句不是的人,都该死。

    “淳雅郡主,我们的表妹不是谁都可以辱骂的,这次你或者是沐王府若是不给我们穆国公府一个交待,这事儿不算完。”穆国公府世子穆昊宇开口之后,穆昊天和穆昊铮自然是支持的,他们捧在手心里的表妹,岂容他人指责半句。

    所以当六个大帅哥朝着淳雅郡主逼近的时候,某脑残郡主终于知道害怕了,“太…太子哥哥。”

    求救的眼神飘到太子墨思羽的身上,让得他有种想要掐手淳雅郡主的冲动,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脑子,瞧瞧她都干了些什么蠢事。

    同时也更加坚定了墨思羽要得到宓妃的心思,只要他娶了宓妃做太子妃,何愁相府和穆国公府不站到他的身边,成为他的助力。

    温绍轩三兄弟看重宓妃他是知道的,但他没有想到穆昊宇三兄弟也如此维护宓妃,那简直就是说一句宓妃不是的话都不行。

    有这个想法的人除了太子墨思羽之外,明王墨明羽和武王墨杰羽都心思活络起来,他们都没有王妃,自打知道宓妃身后有个药王谷之后,可以说他们的目标就定在宓妃的身上。

    今日又亲眼目睹了两府对宓妃的重视,他们实在很难没有想法。

    “本姑娘的主意可不是那么好打的,你们准备好要付出代价了么?”腹议着这句话,宓妃将那些人的神色尽收眼底,水眸里泛起杀意,很快又被她收敛,冷声道:“几位可否听我一言。”

    温绍轩脚步微顿,他险些就忘了无情公子就是宓妃了,他看着宓妃嘴角的笑意,心里竟然对淳雅郡主生出一丝同情。

    “无情公子请说。”

    “其实么,本郡主挺这位郡主的,你们说她的脑子里装的是豆腐么,要不怎么干得出这么蠢的事情,竟然当着人家亲哥哥,亲表哥的面,说人家的妹妹表妹不好,这不纯粹找抽么?”

    “可不是么?”

    人群里,不知是谁回了这么一句。

    宓妃扬起笑脸,白嫩如葱的手指轻轻抚过自己水润的红唇,慵懒的眯了眯眼,道:“相府五小姐温宓妃乃皇上亲封的正一品安平和乐郡主,御赐金册金印且享有封地,若论其身份,皇亲国戚里面能尊贵过她去的没多少个,偏偏那些人里面还真没有你这么一位,你说你在人家温小姐的面前算个什么东西,大不敬的罪名又岂是你区区一个只有封号的郡主担当得起的,嗯。”

    伴随着最后那个‘嗯’字落下,一股杀气直逼淳雅郡主的面门,吓得她怒红的脸立马惨无人色,身体如同筛子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本公子早就说过,既然踏进了本公子的地盘,那么一切就得按照本公子的规矩,你说本公子应该赞扬你的大胆吗?”

    “不…不不…”

    “现在拒绝不嫌晚了吗?”话落,宓妃就果断的出手了,根本没有给墨思羽思考救或不救的时间,一条明紫色的软绸便缠住了淳雅郡主腰身将她凌空提了起来。

    而后,众人便看到宓妃拔下了淳雅郡主头上的一支镶嵌满了珍珠的金钗,再看到她摘下那一粒粒圆润饱满的珍珠,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在大厅空余的位置摆了一个阵,旋即尖叫着的淳雅郡主就被她反手丢进了阵中。

    “不知无情公子这个阵可会伤人性命?”沐王府是支持墨思羽的,他虽说看不上淳雅郡主,但也不能让她死在他的面前。

    “太子放心,本公子说过今日不沾染人命。”

    “那她……”

    “呵,犯到本公子手里的人,想活命要受到的惩罚自然轻不了。”

    墨思羽头疼了,这个无情公子怎的油盐不进的样子,竟是让他无语以对。

    “也别怪本公子出手狠辣,如她这样的女人,没杀了她已是便宜她了。至于她能否在这梦魇之阵与困阵之中撑到拍卖会结束还没有精神失常变成疯子,本公子倒是很乐意替她解阵的。”

    “无情公子确定要得罪沐王府吗?”

    “武王殿下这话问得好生奇怪,难道对于挑衅你,要死你的人,你不会反击还会顾忌她的背景么?本公子孑然一生,一个人赚钱一个人花,想要我的命不拿出些本事来,只怕会得不偿失哦!”神秘的冲墨杰羽眨了眨眼,宓妃笑得那叫一个得意。

    她既然敢把药楼开起来,还敢明目张胆的拒绝各方势力的拉拢,又怎么可能没有拿得出手的底牌。

    她倒要看看对于没有任何弱点的她,这些人想怎么拉拢,怎么威胁。

    “无情公子就当本王什么也没说。”

    “沐王府真要敢为这女人找本公子的麻烦,那么本公子也不介意让整个沐王府的人死得神不知鬼不觉,反正你们不也有了切身体验么,可能想出本公子是何时对你们下的毒,待你们离开之时又要如何为你们解毒?”

    宓妃这话口气虽大,但却没人敢质疑她话里的真实性。

    毕竟,他们是真的不知道宓妃是何时下的毒,又会在何时替他们解毒。

    谁让他们比谁都惜命,虽然想过那可能只是宓妃吓唬他们的伎俩,但是他们却不敢赌。

    “本公子承认寒王殿下人缘极好,有那么多的人都一心想着你,但愿你能好好珍惜。”

    “本王要如何做,不劳无情公子费心。”

    “本公子只是善意的提醒寒王要惜福罢了。”

    “那本王要跟你道谢吗?”墨寒羽的脸色仍旧不好看,却也足以让太子等人对宓妃放心了。

    “不必。”

    “你我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既然寒王殿下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本公子也就表个态吧。”

    ‘刷’的一下,数十道目光齐聚在宓妃身上,让得不可抑制的抽了抽嘴角。

    “本公子不会跟皇室的任何人有牵扯,也不算是针对寒王你一个人,至于皇室的人要跟本公子做买卖么,本公子当然还是很欢迎的。”

    墨寒羽突然笑了笑,道:“既然无情公子不是针对本王一人,那么本王跟你之间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往后各走各的便是。”

    “如此甚好。”

    演完她跟寒王之间的戏,宓妃心下稍安,至于中途窜了戏的部分,她的本金没收,可利息却是不会少收的。

    “娴婷郡主也别把自己说得有多高尚,更别说追男人的事情你做不出来,本公子怎么听说…”

    “你闭嘴。”虽然她的所谓的秘密在贵族圈里压根就不是秘密,可她又怎能容许宓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那叫她的脸往哪里搁。

    啪啪啪!

    三下掌声过后,宓妃阴恻恻的道:“很好很好,你竟然有胆敢吼本公子,胆量不错。”

    “你。你想做什么?”

    “本公子送你去跟淳雅郡主做伴。”

    “不…我不要。”

    “你没资格拒绝,又或者你想进杀阵。”

    娴婷郡主一呆,整个人就跌坐在地,宓妃却不管那么多,出手快如闪电,等众人反应过来,某郡主已经被丢到了淳雅郡主的身边。

    “庞小姐,你…”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我不是我…”庞洁已经吓得快傻了,她的身份可比不上那两位郡主啊,这个无情公子太狠了。

    “你有对不起本公子吗?”

    “我…”张了张嘴,庞洁继而猛摇头。

    “你说你长成这样,有那个资格对不起本公子么,嗯。”

    这样的话比起直接说庞洁长得丑还要让她难以接受,手指甲深深的掐进肉里,她都感觉不到疼。

    “你,现在立马赶紧滚出药楼,记得以后见到本公子绕路走,永远都别再出现在本公子的面前,否则那两个阵里也会有你的身影。”

    “不――”

    庞洁惨叫一声,双手捂住脑袋逃也似的跑了出去,仿佛身后有恶鬼在追她。

    “本公子很好奇,男人追求女人,女人追求男人,真的是件很可耻的事情吗?”

    “不是不是。”众人赶紧回答,生怕答慢了就被她丢到困阵与梦魇之阵里面。

    那两个阵法就摆在他们的眼前,虽然他们不知道淳雅郡主和娴婷郡主在里面都看到了什么,但仅仅只是从她们惊骇的面部表情以及布满恐怖之色的眼睛里,就知道她们正在承受非人的折磨。

    那样的滋味,兴许比死更痛苦。

    “现在本公子就亲自为大家展示一些药楼这些药的效疗。”

    短短的一刻钟里,宓妃展示了一部分常见药品的疗效,也让得来药楼的这些人把提起的心都放回了肚子里。

    展示药品里面,止血药和金疮药最为引人注目,想要买的人很多,但宓妃却限制了一个人的购买数量,以免有人借机囤货。

    “拍卖会可以开始了吗?”

    “当然,各位请上二楼。”

    二楼的格局与一楼的格局完全不同,装修上也更上档次,空气中淡淡的药香令人神清气爽不说,就连疲惫也一扫而光。

    “这药香可是好东西,唯有上二楼的你们才有资格享受,可别浪费了。”似是没有察觉到那些人防备的神色,宓妃自顾自的道。

    她要真想要他们的命,又何需留他们到现在,在楼下的时候就可以解决了。

    缴纳五千两白银参与拍卖会的,除了那些个皇亲国戚以及附庸他们的大臣之子以外,还有几个世家的人,商家的人自是没有了。

    至于少数的江湖人士并不算在此列,毕竟他们并不受制于太子等人,也不怕得罪他们。

    那些精明的商人手中的确有钱,但也聪明的知道此次药楼拍卖的八种药,尽数都有可能落入太子,明王和武王等人手里,压根就没有他们的份。

    遂,那个热闹么,他们不凑也罢。

    在太子等人上楼的时候,他们就趁机询问了掌柜,看看什么时候会再有拍卖会,而掌柜的也告诉这些商人,下次拍卖的药会是他们迫切想要的,故,这些人又如何还会上去抢那根本就抢不到的药。

    不出意外的,寿元丹被太子抢到了手,而明王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天香续骨膏,武王不甘落后直接拿下了断续膏以及清神化毒丹,寒王则是诡异的拍下了天香丸,最后那粒天灵解毒丹意外的被墨子钰收入囊中,断魂丹和噬心丹因为是毒药,碍于身份的太子等人怎好明抢,是以被两个江湖人士给拍走了。

    等到拍卖会结束,宓妃就将事情全丢给掌柜处理,自己果断的闪人了。

    哪里知道刚出药楼的后门,就被陌殇堵了一个正着……

    ------题外话------

    ~(>_<)~啥时候能顺手~(>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15生财有道又遭挑衅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