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16 府中密谋四处巡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是夜,月朗星疏,夜风带起丝丝寒意,宽敞整洁的大街之上,除了打更的人,再也捕捉不到第二个人影。

    太子府中灯火通明,根本无人敢睡,甭管有多累有多困,主子都没有就寝,何时能轮到他们这些伺候人的奴才了?

    墨思羽虽说如愿以偿的拍下了寿元丹,绝了墨寒羽的一条暂时性的生机,但却没有继续好运的拍下天香续骨膏和断续膏,明王墨明羽也太不把他这个太子放在眼里。

    要说墨明羽为了他手下那一员大将也的确很舍得下本钱,砸向那么多的银钱竟然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要知道当时为了不让他拍下天香续骨膏,他跟他可是一直在提价的,反倒是武王墨杰羽谁也没帮,也丝毫没有坐收渔翁之利的意思。

    即便最后墨明羽如愿以偿将天香续骨膏抢到了手,但因他抬价的缘故,竟是硬生生多花了近一倍的价钱,太子心里那点儿不舒服也就没有了。

    至于武王墨杰羽他就很聪明啊,目的一直就相当的明确,可谓是看准了再下手,因此拍卖会上最大的赢家是他。

    而宓妃么,显然又是一大笔银钱入账,算是赢得不明显。

    墨子钰那家伙也是个精明狡诈的,竟然虎口夺食,打了太子墨思羽和明王墨明羽一个措手不及,在两人争得最火热的时候,不声不响的直接拿下。

    那一刻,某墨世子的形象很高大上档次。

    在太子府,太子的书房是禁地,除了太子指定的人以外,任何人不得擅入,违令者死。

    此时的书房里正弥漫着一股低气压,憋得人心肝脾肺肾都疼得紧,想主动开口吧又担心扫到太子的台风尾,那滋味不好受啊。

    终于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太子坐在主位之上,冷着眼扫了众位幕僚一圈,沉声道:“对药楼又或是对无情公子你们怎么看?”

    通过短暂的接触,墨思羽也算摸清楚了一些无情公子的脾性,那少年虽说轻狂张扬,嚣张跋扈又狂放不羁,喜怒无常,不按牌理出牌,但他的确是有足够支持他狂他傲的资本。

    看得出无情公子是个说一不二,且锱铢必较,别人敬他一分,他会回敬三分,可若别人欺他一分,那么就休要怪他斩草除根了。

    那男人别看年纪小小,但论起手段来,绝对是个狠辣的主儿。更何况,撇开无情公子的医术和毒术不谈,他那比之寒王都不逊色的身手,就足以让太子对他多留几个心眼了。

    可任凭太子想破脑袋,他都想不到所谓的无情公子,其实就是他正准备要刻意接近和讨好的相府五小姐温宓妃。

    且不管无情公子的医术比起药王谷如何,毒术比起毒宗又如何,单单就是药王谷找不着,毒宗又碰不着这一点来说,身在药楼的无情公子就算脾气再坏,心思再难捉磨,不也是距离他们最近,想找就能找得到的人么。

    “太子殿下,药楼尚未开张之时就在星殒城内外声名大噪,今个儿一开张名声更是响亮,而且药楼里销售的那些各种药品,如若都是咱们的,一来可以赚钱,二来可以赚人情,可谓是两全齐美。”幕僚一说完,脸上还挂着得意的笑容。

    只是他怎就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脸皮厚,想法也太天真了吗?

    药楼那可是宓妃精心打造出来的地盘,岂是太子说插手就能插手的地儿,这人也不知道是墨思羽从哪里收罗来的奇葩,莫不在他眼里太子已是能只手遮天的人物了,那又为何还屡次在寒王手中吃亏呢?

    “你的意思是想将药楼收归己用?”墨思羽扫了幕僚一一眼,心中暗骂:蠢货。

    不过也不能否认,这个蠢货话里最后那半截其实就是墨思羽想要拽在手里的好处。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了药楼今日的收入,也许墨思羽还不会那么急着想要将药楼弄到自己的手里。药楼除了本身很赚钱之外,那些外面很难求的各种药品,绝对也是他拉拢朝臣或商贾最好的利器。

    “是。是的。”被太子那样的眼神扫过,幕僚一额上浸出了冷汗,捉磨着是不是自己哪里说错了话,惹了主子不高兴。

    “你们呢?都说说看。”每年他都花大把的金银养着这些为他出谋划策的幕僚,这么多年以来这些人也的确帮他办好了不少的事情,但这次药楼和无情公子的事情,却不是那么容易办妥的。

    “无情公子喜怒无常,脾气古怪,想一出是一出的,行事皆是率性随心而为,再加上他又是孤身一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弱点,咱们就是想拿捏,想威胁都找不到下手的地方,想要掌控他,难。”

    继幕僚二开口之后,幕僚三又道:“药楼里的东西虽说是宝贝没错,但只要有钱就甭管是谁都能买得到,咱们也没必要非要将其掌控在手里。那无情公子也不是一个好招惹的人,他要发起疯来,在太子府投毒什么的,那殿下可就得不偿失了。”

    “哼,咱们堂堂的太子殿下主动想要招募于他,给他一步登天的机会,那无情公子不过区区一介白身,难不成他还敢拒绝不成?”幕僚四比起幕僚更白痴加脑残,本想拍墨思羽马屁的他,又怎知自己拍到了马蹄子上。

    有那么一瞬间,别提太子的脸色有多难看了,只可惜讨论得很激烈的幕僚们都没有察觉到罢了。

    太子的面子真要那么有分量,墨思羽他还用招集府中所有的幕僚连夜商量跟药楼跟无情公子有关的事情么?

    那药楼,那无情公子不早该跟着太子殿下一起回太子府跟众人见面了么?

    可见,幕僚四马屁没拍成,倒是狠狠的煽了太子一巴掌,啧,那力道还真不小。

    “太子殿下,我建议还是暗中再观察观察药楼和无情公子的动作再说。”

    “虽说无情公子没有家人可以拿捏威胁,但他总归是一个男人,只要殿下承诺给他权势,金银,名誉,美人儿,咱还就不相信他不上钩。”

    “对对对,无情公子即便还年少,但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不是,是男人他肯定就会有需要的,就算他的相貌生得绝色,比之女子都要好看上几分,眼光定然也高,可这也方便了咱们行事。”

    “殿下何不先送上几个美人儿,试试看他的态度,如果无情公子收下的话,那咱们也就有了拿捏他的法子,如果他不收……”

    “俗话说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无情公子此时正值情窦初开的年纪,对女人肯定很感兴趣,只要咱们送上的女人够美,够媚,相信他一定会乖乖听话归顺于太子殿下的。”

    “……。”

    转眼之间,书房内十多位幕僚都对墨思羽的提问做出了自己的回答,唯有角落里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

    墨思羽被幕僚们各种各样的建议吵得脑门疼,他微闭着双眼,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但这种气氛绝对很压抑有没有。

    半晌,那位一直都没有出声的年轻男子开口说了一句文不对题的话,“你们怎知无情公子喜欢的是女人,而不是男人?”

    淡淡的问句,带着几分讽刺与轻嘲,却是让其他幕僚与太子的脸上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表情。

    前者想的是,这个新来的,年轻的幕僚太没有眼力劲儿,竟然胆敢公然跟他们这些资历老的人叫板,明显就是欠收拾。

    后者想的却是,唔,还不错的样子,总算有一个人能触摸到他的心思。

    “今日药楼中除了理郡王世子和温家三公子的事情没有被外传之外,其余有关无情公子的话题,大街小巷都传遍了。”

    “那又如何?”

    太子府中的幕僚都不会出现在明面上,只能在背地里活动,故,他们都没有资格去到药楼,即便有幸有去的,也不会所有人都去。

    再有,无情公子明令禁止某些人谈论某些话题,是以很多人都极其聪明的选择了闭口不谈,又或是主动催眠暗示自己已经都忘了,绝对不会傻得去以身犯险。

    要是有个风吹草动传进无情公子的耳里,他们的小命可就悬了。

    因此,幕僚们压根就不知道无情公子有好男风这回事。

    无情公子要是不喜欢女人,可不就只有喜欢男人了么,幕僚们心中虽然惊诧,但也并不觉得奇怪。

    虽然浩瀚大陆四国都存在着一部分有龙阳之好的人,但那毕竟只是少数,绝大部分的男人性取向还是非常正的。

    那样算不得正常的感情的确有是有,却是不被世人所承认的,因此,有那方面取向的人都会被指指点点,沦回别人口中的笑谈。

    当然事有例外,只要你的身份够高,后台够厚,别说是喜欢男人了,哪怕就是男女通吃,也没人敢站出来说什么。

    故,听到青衣年轻男子的话,幕僚们才没有过多的惊奇。很快就再有人开口道:“就算无情公子偏好男风,那又有何难,咱们给他送几个模样俊秀阴柔的男子便是,保证让他满意。”

    “药楼的主意打不得,无情公子也动不得。”没有过多的解释,青衣男子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你这简直就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区区一个没有背景的无情公子,咱们太子府还拿不下么?”

    “就是。”

    “只要咱们好好的谋划谋划,一定可以收服无情公子的。”

    “今个儿晚上别说是殿下了,就是明王和武王,肯定也都没有睡,指不定就是在商量怎么拿下无情公子和药楼呢。”

    “……”

    面对一句接一句的指责,青衣男子神色未变,依旧淡定极了。

    并非是他修养好,而是不屑跟这些蠢货争一时之长短,他想要的可是很多呢?

    他是个没有背景的人,也算是费尽千辛万苦才挤进太子府,用心良苦才成为太子众多幕僚之一的,为了得到墨思羽的重用,让墨思羽注意到他,青衣男子不得不兵行险招。

    说是险招,却也是奇招。

    进入太子府也已经三月有余,他凭借着过人的观察力,也算渐渐摸准了墨思羽的一些心思,通过表情也总算能揣摩到墨思羽的一些想法了。

    被叫到书房之后,他就缩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暗暗观察墨思羽,总算功夫不负苦心人,就算没有将墨思羽的心思摸得十足十,但六成的把握肯定是有的。

    “你继续往下说。”太子猛然睁开双眼,锐利的目光直射向角落里的青衣男子,语气不似平日里的温润,而是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场。

    “是,殿下。”

    无视掉其他幕僚投射在他身上警告的目光,青衣男子缓声道:“无情公子目前就算不能结交,也切记不能得罪。”

    “哦?”墨思羽语气上扬,透露出几分趣味儿。

    “至少殿下暂时不能与无情公子交恶。”至于以后,谁知道呢?

    那么大一个威胁矗立在那里,任谁心里都不会痛快的。

    而且时间拖得越久,药楼的根基就越深,届时也就越发不好拔出,可问题是即便眼下药楼根基不深,也不是谁想动就动得了的。

    “呵呵,有意思,真是有点儿意思啊,你继续往下说。”

    “殿下防着无情公子,无非就是担心他会跟寒王纠缠在一起,但今日寒王跟无情公子大打出手,虽说那也算不得是结了仇,但以无情公子那傲娇的性子,他是绝对不可能将手伸向寒王的。”

    闻言,墨思羽满意的点了点头,总算是遇到这么个合他心意的。

    “而且寒王性子也极其高傲,他今日请无情公子为他看诊被拒,又发生了那样不愉快的事情,再想他开口请无情公子帮忙,怕是难于上青天了。”

    寒王是个什么性子,只怕也没人比墨思羽更清楚了,要他再向无情公子低一次头,除非杀了他。

    “皇上那里……”话刚开了一个头,青衣男子就被墨思羽的目光扫个正着,他心下一个‘咯噔’,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接着说。”

    悄悄的抹了把额上的冷汗,青衣男子接着又道:“就算皇上听闻了无情公子的事迹,有意招无情公子进宫或威逼或利诱他为寒王看诊,但那无情公子又岂是好拿捏之人,皇上必然会碰软钉子的。”

    “你就那么肯定?”

    “其一,无情公子已经明确表态不愿跟任何一个皇亲国戚扯上关系,说白了就是他不会也不愿为皇室之人看诊或治病;其二,即便皇上最后真让无情公子点了头救治寒王,但寒王会接受么?”

    最后这个反问其实很有意思,不但墨思羽明白寒王不会接受,就是他手底下的这些幕僚也明白,寒王是断然不会接受的。

    哪怕上面有皇上压着,他寒王想抗旨不遵也不是不行,谁让人家就是有那样的资本呢。

    “那依你之见,本太子现在又该当如何?”

    “回太子的话,属下觉得明王和武王他们哪怕也是连夜商议此事,但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

    “说来听听。”

    “明王和武王最终的结果,定会跟太子一样。”

    墨思羽拿不下无情公子,吃不下药楼,那么明王或武王自然也是如此,他们能做的就是努力结交对方,莫要得罪对方便是最好。

    “以目前的局势来说,殿下一方面可以派人出去调查无情公子的底细,另一方面派人盯紧无情公子最近的动作,以及药楼的情况就好。”

    “本太子若将此事交由你去办理,你可有信心做到最好。”

    “属下谢殿下赏识。”

    “只要无情公子不靠向寒王,本太子也乐意跟他保持现在的局面,谁也莫要招惹谁,甚至在某些地方,本太子还可以给予他方便。”

    有道是无利不起早,墨思羽给无情公子方便,可不就是为了收获更大的利益么。

    “殿下英明。”

    “你叫什么名字,以后就跟在本太子的身边伺候吧!”

    “属下卓充谢太子恩典。”爬到墨思羽身边之后,距离他登上太子府第一幕僚的位置也就不远了,届时他才有本钱跨越更高的门槛。

    如卓充这样功利心与野心极重,偏又心机深沉的人,若是用得好那就是福气,是一把利刃,要是用不好那可就是个背后捅刀子的了。

    “本太子也累了,你们都散了吧。”

    “是,太子殿下。”众幕僚起身向墨思羽恭恭敬敬的行了礼,有序的退出了书房。

    进去之前与进去之后,卓充已是今时不同往日,那些想要借机打压他的人也要三思而后行了,谁也不想搞不好被太子驱逐不是。

    像他们这样的人,如果离开太子府,那就唯有死路一条。

    “先生觉得那个卓充如何?”待所有幕僚都离开之后,太子的书房恢复了平静,一身着褐色长袍的老者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单凭墨思羽对此人的态度与语气,就知此人很得他的尊敬与看重。

    “卓充可用,但不可尽信。”被墨思羽尊为先生的老者名唤公玉正,留着黑色的山羊胡,有着一头花白的头发,额令纹很深,眼里精光阵阵,是个极有谋略之人。

    八年前他生命垂危,幸得墨思羽所救,后来他便住进了太子府,暗中为墨思羽出谋划策,但却无人知晓他的存在。

    即便是庞太师也不知道他的存在,太子对他的保护丝毫不亚于对自己的保护。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又何尝不是太子在防备着庞太师,既想借他之力登基,又不想留下他那么强大的外戚来干权呢?

    宣帝承受过的压力,并不代表墨思羽也甘愿受着,遂,为了那至高无尚的皇权,他所做的努力与付出,又岂是旁人可以想象的。

    “先生的话,我记下了。”

    “诚如那卓充所言,只要无情公子不结交朝中任何一方势力,那么太子就无需要顾忌那么许多,毕竟咱们培养一个死士也不容易,可不能平白无故的就折损了。”

    “先生所言有理,那个无情公子可下毒于无形,当真是防不胜防,怕只怕派了人出去,目标没有死,反倒折损了自己的人。”

    “太子明白这点就好。”

    “先生,你说寒王的毒是不是快要压不住了?”天山老人要来星殒城的消息,早在十天前墨思羽就掌握在手了,从那时起他的脑海里有闪过了无数个念头,但看到墨寒羽什么事也没有,那些念头就被他硬生生给掐灭了。

    最近的那一次刺杀虽说失败了,可那一天墨寒羽毒发的情形有多危险,太子,明王等人哪个不是心知肚明。

    谁让他们都是下了命令的参与者呢?

    想必那日若非有天山老人的大弟子燕如风在场,兴许寒王真就那么给挂了。

    “有可能,但还要进一步证实。”

    “先生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太子招来自己的贴身暗卫,眸色幽深的连续下达了几个指令,倒是一点儿都没有防着公玉正。

    别人都说寒王如何如何,但他公玉正还就是铁了心要将太子扶上皇位,让他将寒王狠狠的踩下去。

    随后公玉正对墨思羽细心的交待了一些事情,这才又退到屏风后面,通过暗道回到他的住处。

    今夜或许是个无眠之夜,太子府通火通明就不说了,明王府,武王府,甚至是其他几个王府都没歇着,太师府等地儿也不平静,阴谋便是在这样的夜色里应运而生的。

    ……。我是可爱分割线……。

    话说,白天的时候宓妃刚刚溜出药楼,就好死不死的被陌殇堵了一个正着,随后二话不说直接拐了她出城,无视她的抗议将她抱回了梨花小筑。

    鉴于在某世子手上吃了几次暗亏,莫名有些小心虚的宓妃就想着先躲躲他,然后等她想好对策再跟他碰面。

    哪里知道落跑不成,还反被抓个正着,可见她是有多么的憋屈了。

    原本以为被陌殇刈。嵛仕碓谀睦铮只蚴窍蛩饕髦植钩ィ氡破劝胗栈蟮娜盟┫虏黄降忍踉肌

    结果反倒是她想太多,某世子看起来心情非常好,一点也不像吃醋憋着火要找她算账的样子,对她那叫一个温柔体贴,细致入微,让她不自在极了。

    呜呜…面对这样的陌殇,宓妃表示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

    那什么要是他吃醋啊,发火啊,不许她这,不许她那,宓妃觉得她还有理由跟他吵跟他闹,然后让他退让。

    谁能告诉她,事情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陌殇这厮不正常啊!

    按照她对他的了解,这男人多霸道啊,她说喜欢自家三哥也就算了,可聪明如他,不会瞧不出寒王对她的企图啊,怎的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还有她那无情公子的扮相,的确正如他所说,大有男女通吃的趋势有没有,男桃花女桃花都让她给招惹了,这么大条的事情,陌殇也放过她了?

    越想越是觉得不对劲,宓妃无比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一双美眸落到陌殇的身上,那神情岂是一个‘哀怨’了得。

    三四月正是桃花梨花盛开的季节,梨花小筑里面所有的梨花都开了,远远的就能闻到清甜的梨花香气,坏心情仿佛就此飞走了一般。

    夜幕下梨花小筑的一树树梨花,比起白天要神秘许多,也梦幻许多。

    “阿宓可是病了?”

    “没有。”宓妃语气很冲,脸色也臭臭的。

    陌殇一点儿都不介意,他紧紧的牵着宓妃柔若无骨的小手,温润的嗓音格外动听,“那为何总是抓脑袋?”

    “……”

    “难道是头疼?”

    “……”

    停下脚步,陌殇侧身将宓妃捞到自己的怀里,然后低首用自己的额头贴在宓妃的额头上,以此来确定她有无发热。

    “体温正常,阿宓应该没有生病。”

    宓妃抽着嘴角,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谁来救救她,赶紧的告诉她这货究竟是哪根筋搭错了。

    “莫非阿宓是饿了?”丝毫不介意宓妃不回他的话,陌殇自己一个人也说得很高兴。

    他的身边只要有她陪着,他就觉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前几天宓妃帮着药楼开张的事情,白天她的时间都排得满满的,只能挪出晚上的时间来陪他,而心疼她的陌殇一边舍得看她那么辛苦,一边又舍不得自己装可怜好不容易谋求来的福利。

    思考再三,陌殇决定不让宓妃跑到梨花小筑来陪他,只要去到楚宣王府陪他就成。

    楚宣王府就在城内,不用出城,自然就会节省下来很多的时间,每天陪着陌殇用过宵夜之后,宓妃就能美美的躺到床上休息了。

    为了能安稳的睡觉,宓妃许下的那些不平等条约里面,有一条就是亲手替陌殇做衣服,不等宓妃耍心眼口头应下再找其他人做,陌殇就掐断她的后路。

    直白的告诉她,他的衣服只能她亲手做,绝不能假他人之手,否则…哼哼,后果自己想象。

    “我又不是猪,是有多能吃啊我,撑都快要撑死了。”

    呼!

    吼完之后,宓妃觉得心情舒畅了,整个人瞬间就都好了。

    她确定以及肯定,陌殇这男人就是在对她玩冷暴力,让她自己受不了之后才主动开口向他坦白,其实她有什么可向他坦白的。

    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还有谁比他看得更清楚明白吗?

    “阿宓…”陌殇显然没有料到宓妃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怔愣过后他弱弱的轻唤一声,欲言又止的别开目光。

    他相信她,即便他没有在六楼目睹一切,他也不会怀疑她。

    没人比他更清楚宓妃对待感情的态度了,若是喜欢了,她就坦荡的接受,敢爱又敢恨。若是不喜欢,任你心机手段用尽,她还是不喜欢。

    对待感情她认真极了,绝对做不出脚踩两条船的事情来。

    他承认,他其实就是吃醋了。

    小女人太优秀,陌殇其实早就做好要长期吃醋的准备了,如果宓妃不落跑,而是向他撒撒娇,他真的不会揪着不放的。

    可这丫头竟然选择逃避,想要丢下他一个人跑掉,陌殇就生气了。

    带宓妃回梨花小筑的这段时间,但凡宓妃肯说两句话哄哄他,陌殇也不会憋到现在。

    谁说只有女人需要哄的,某世子大人觉得他也需要哄,就好像是为了证明他在宓妃心里很有地位一样,其实他很好哄的不是么?

    “夜深了,我送阿宓回房休息。”

    “我自己认得路。”说完,也不等陌殇反应,宓妃就跑走了。

    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陌殇凝望着宓妃跑远的背影,僵硬的转身慢慢离开。

    最多还有十天,他就要离开了,可知他尚未离开就已经在思念于她。陌殇很担心,不知归期的他,再次回来的时候,他的丫头是否还在等着他?

    一路冲回房间的宓妃心里乱糟糟的,她以为陌殇会追来的,但身后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混蛋,臭混蛋。”

    “你生气,我还生气呢。”

    “坏蛋,有种你就别理我,永远也别理我…”他们不是好好的么,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

    宓妃觉得心里憋闷得慌,有些难过,有些委屈,他一个大男人就不能让让她么?

    在药楼几乎忙活了一整天,她的肚子其实早就饿了,回来的路上陌殇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就拿出那么多好吃的给她吃,一样一样还是热气腾腾的,虽然觉得他会秋后算账,但宓妃吃得很开心,很满足,哪怕她的心里真的很不安。

    一路从头吃到尾的她,肚子都快要撑圆了,宓妃只以为让她不停的吃就是陌殇对她的小惩罚,哪里知道压根就不是。

    晚膳过后没一会儿,丫的又问她是不是饿了,她能不火吗?偏偏那厮还一副无辜受伤的模样,宓妃也就跟他杠上了。

    在她看来,自己已经是处处都被陌殇给吃定了,坚决不能再养成陌殇的某些习惯,不然以后惨的就是她了。

    “臭男人,别以为我会忍不住去找你……”宓妃念叨着的扑到床上,也不知折磨了多久,总算是睡了过去。

    她是睡着了,陌殇却怎么也无法入睡,站在她的房外,透过微敞的窗注视着她的睡颜,直到天快亮了又吩咐无悲无喜照顾好她才离开。

    翌日清晨,阳光洒进房内,伴着满室的清香,宓妃悠悠转醒。

    看清楚自己身在何处之后,宓妃这才爬下床,认命的推开屏风后面的一道门,走到后面去洗漱,然后换上干净的衣服。

    药楼已经正式开张,以后有掌柜的坐阵,宓妃很放心,按照计划她要去外城看看工程的进度。

    等她收拾妥当,无悲已经替她准备好了早餐,花厅内没有看到陌殇身影的宓妃,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失落。

    小心眼的男人,这是还记恨上了。

    咬着牙,宓妃心里腹议着,刚有的好胃口,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世子爷处理事情去了,世子妃快些趁热吃吧。”无悲表示很无奈,世子爷跟世子妃闹别扭,他们做属下的夹在中间很为难的好不?

    两位祖宗,你们赶紧和好吧!

    “给我准备匹马,吃完我要出去。”

    “好。”

    无悲离开之后,宓妃看着眼前以往最喜欢吃的早点,竟是什么胃口都没有。

    陌殇是谁,有什么事情会需要他亲自去处理的,他一向都是喜欢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好伐,无悲就算想要为他找借口,也不用找个这么烂的。

    更何况,陌殇真要有事情去办的话,又怎么会不带着无悲和无喜,当她是傻的么?

    明明陌殇就在梨花小筑哪里也没去,仅仅只是避着她而已。

    臭男人,不想见我的人是你,细心为我安排好一切的人还是你,你到底是要闹哪样啊你。

    “我走了。”

    “世子妃你…”

    假装没有听到无悲的话,宓妃的身影几个闪掠就已经飘出去很远,她表示坚决不能惯着陌殇。

    不然以后他要还跟她这么闹,她可受不了。

    “世子爷你这又是何必呢?”明明就舍不得,偏偏还要硬忍着。

    昨晚更是在人家房外站了整整一夜,世子妃其实很好哄的,他家爷怎么就不开窍呢?

    无悲又怎会知道,他家爷这个时候才正需要人哄,而且那个人还必须是宓妃才行。

    骑着马一路急行到外城,收拾了一下心情,宓妃找到沧海,让他领着她四处看看,再说说看她之前的设计有无不合理的地方,她也好修改一二。

    “沧海,辛苦你了。”

    “小姐说这做何,现在的生活我很喜欢。”

    “呵呵,那我以后不说了,因为我相信你跟悔夜他们往后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沧海敏感的察觉到宓妃似乎心情不好,眸色微沉,但很快就指着远处的那一座座六层楼高的房屋,语气难掩兴奋的道:“小姐,渔民的房屋都已经建好了,就剩下一些收尾的活儿,后天就能安排他们搬进新家。”

    “我们过去看看。”

    “好。”

    宓妃当初给渔民设计的房屋,仿照了现代的居民楼,每一层可以住两户人家,而每户都配备有最为基础的前后两个阳台,四房两厅一厨两卫。

    她了解过世代生活在这里的渔民,他们大多并不富裕,而且家里也不养猪,养鸡鸭等牲畜,故为了统一性与美观性,宓妃才决定建造这样的楼房出来,否则还有够她头疼的。

    最最重要的一点是,渔民们每家每户人口最多的也就九口人,少的就两到三口。按照基础配备来划分,每家每户的房子都是一样大的,但因有人口多的人家住着或许会挤一些,宓妃就让他们自己选择。

    看是少要一些补偿款还是将就挤挤,一家人就那么住。

    新的房子建好后,沧海曾有领着渔民去观参,他们都表示非常的满意,而且人口多的那几户,还主动要求少要补偿款,以换取更加宽敞的房子,寻思着一人一个房间才高兴。

    “那些渔民能这么满意,相信那些一直在观望的商户也不会后悔当初跟咱们签下合约了。”

    “小姐一点儿没猜错,那些商户看了渔民的房子,竟然也想花钱买下一户给自己住。”若非是他一直在盯着外城这块地方,说给沧海听他都不相信。

    房子修起来,他看过之后,心里也有买下一户的想法,不过想到宓妃说过,等那海边别墅修好之后,他跟悔夜几个都有各自的房间,于是想法这才作罢。

    连这渔民住的地方小姐都设计得这么好看,想来那别墅会更加的上档次。

    “看来你家小姐又找到一个赚钱的法子了。”

    “什么法子?”

    “等咱们把外城建设起来,再选几个地方修几处别院,转手再卖出去,回来的可不就是钱么。”

    “呃。小姐说得是。”

    “商铺那边进展如何?”

    “顶多再有半个月就能完工了。”

    “那,你在盯紧一点。”

    “小姐放心便是。”

    “等海港建起来之后,立即着手造船厂之事。”

    “是。”

    “这里你盯着,我再到城北去看看。”

    沧海知道药楼开起来了,他家小姐其他的几个产业也要抓紧时间了,“路上小心。”

    “嗯。”

    城北的跑马场,在宓妃的眼里可比药楼还要重要得多,是她商业王国里不得不走的一步,也绝不允许失败的一步。

    跑马场里其他的,宓妃都能搞定,唯独那些个好马,让得宓妃是相当的头疼。

    在她跟陌殇闹脾气的这个时候,宓妃非常不想承认她其实非常眼馋陌殇手里的那些马。

    想到拉他那辆紫色马车的骏马,宓妃的双眼就不由自主的冒精光,那马可是汗血宝马啊,竟然被他暴遣天物的拿来拉马车,可见某世子的奢侈了。

    原本昨晚她还想向他讨马来着,结果…揉了揉眉心,宓妃暂时不想想那些烦心的事情。

    匆匆赶到跑马场看过之后,宓妃知道她目前真的就只是缺马了。

    不找陌殇的话,她就只能去马市了。

    随后,宓妃又跑了一趟城南和城西,预计膳楼和倾城坊开起来怎么都还要二十来天的样子,她就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相府。

    “妃儿你都去哪里了,怎么累成这样?”

    “大哥,我没……”

    没等宓妃把话说完,一道颇具威严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一个姑娘家,成天往外跑,看看你像什么样,真是丢尽了我相府的脸。”

    温绍轩将宓妃护在身后,俊脸黑沉如墨的,因着陌殇心里憋着火的宓妃也如同炸了毛的猫一样,以往收敛着的煞气顷刻间以她为中心向四周扩散。

    ------题外话------

    有妹纸说进展慢了,目前荨正在努力给第二卷收尾,然后进入第三卷。

    女主哥哥们的婚事,以及她跟男主的婚事,还有男主的另外一个身份,外加女主行走海外都在第三卷,所以追文的妞儿要有耐心一点哦,荨也正在努力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16府中密谋四处巡视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