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43 心理战术云依真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目送墨寒羽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温绍云这才凑到宓妃的跟前,看着她不辨喜怒的表情,心里七上八下的,怎么都觉得不安稳。

    难道这是他家妹妹这是生气得不明显的节奏?

    “二哥,你干嘛?”宓妃瞄了眼温绍云小心翼翼却又带着点儿讨好的那表情,真是又觉好笑,又觉好气。

    她其实心里明白,只要是她想的,自家的三个哥哥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她想要的捧到她的面前;只要是她喜欢的,自家的三个哥哥也会喜欢,只因是她喜欢的,他们就会无条件的喜欢。

    可是,谁让她家这三个哥哥都是妹控呢,这一点打从宓妃穿过来的时候就心知肚明了。

    想当初,她主动提出要退婚,主动向皇上求下那样一道可自行做主婚事的圣旨,三个哥哥连为她招上门女婿,要求娶她的男人入赘相府这样的事情都想得出来,就可想而知他们对她的看重。

    他们也并非是不喜欢陌殇,而是觉得陌殇抢走了她,因此,但凡能让陌殇感到不痛快的事情,他们都乐意去做;但凡能给陌殇添堵的事情,他们都会举双手赞成的。

    总之一句话,对于能给陌殇使绊子,穿小鞋,他们就觉得欢喜。

    “妃儿,二哥错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温绍云其实真没什么坏心眼,也就只是不想让陌殇太得意罢了。

    别人怎么想他不知道,他反正就是每每想起陌殇当着他们的面就敢霸占着宓妃,他就浑身都不舒服,哪里都不痛快。

    他会觉得自家妹妹被抢走了,自己在宓妃心里的地位下降了,宓妃的注意力全都被陌殇给占据了。

    是的,温绍云就是嫉妒了,他觉得有了陌殇,自家妹妹都快要不疼他这个二哥了。

    所以啊,某世子的追妻之路,注定了困难重重,哪怕不会遥遥无期,但这一路上,各种添堵,各种小鞋,各种绊子…百分之两百是少不了的,谁让他敢从妹控哥哥们的手里抢媳妇儿。

    “哦,二哥错哪儿了?”宓妃挑了挑眉,笑得甜美又乖巧。

    但她越是这样,温绍云就越觉得惊悚了,求救似的看向温绍宇和穆昊铮,可那两人直接无视了他的目光,果断的看向了别处。

    不是他们不讲兄弟义气啊,而是跟兄弟义气比起来,他们更怕被宓妃修理,谁知道她会怎么坑他们。

    “好啦,二哥不该帮着寒王说话…”温绍云是想借着墨寒羽让陌殇不痛快来着,但墨寒羽怎么着也是他的好友,甚至也是他当成兄长来敬重的人,他利用他总归有些不厚道,“在琴郡的时候我就知道寒王对妃儿有意,后来发现他对妃儿的关注越来越多,他…他对妃儿是真心的,只是二哥也没有想到寒王会突然向妃儿表白,尤其还是这个时候。”

    以寒王的那副性子,他今天向妃儿表白还不知道鼓足了多大的勇气,可是却被妃儿给拒绝了。

    温绍云不知道墨寒羽为何会突然向宓妃表白,但他却知道这次过后,墨寒羽怕是再也没有勇气说出今天对宓妃说的那些话了。

    “现在妃儿都快要忙死了,寒王选择在这个时候表白,就真的没有发现时机不对,也…。”温绍宇突然冒出声,可他那句‘真是够蠢够笨的’还没吐出口,就在宓妃一个利眼的瞪视下全给咽回了肚子里。

    呜…妃儿看他的眼神好可怕,吓死他了。

    眼下相府乱成这样,各种事情急需处理,宓妃也忙得要命,哪有时间想男女之事,故,温绍宇直觉墨寒羽就算要表白也不能选在这个时候啊,这不明摆着被拒绝么?

    他甚至想着,如果寒王换个时间再表白,那么结果会不会……

    幻想没能继续下去,宓妃恼怒的一巴掌拍在温绍宇的脑门上,怒道:“三哥,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就不能安份一点。”

    “妃儿,别拍,我疼。”宓妃下手可没留情,一巴掌拍得温绍宇是倒抽一口凉气。

    “这样就疼了?”

    “当然疼了,我是不是木头,我有知觉的嘛!”温绍宇委屈的嘟着嘴,关键是他压根没意识到自己哪里错了。

    他跟温绍云是双胞胎,两人间有着旁人所没有的默契与感应,常常是一个有了某种想法,另一个就会有所感应。虽然他们的想法不是百分之百的相同,但大致的方向是不会错的。

    对于楚宣王世子陌殇抢了他们的妹妹,他们都不爽了,嫉妒了,所以才会不反对有其他的男人追求和喜欢他们的妹妹,甚至他们还愿意从中插那么一下小手,帮那么一下小忙,目的就是不让陌殇痛快。

    认真说起来,当初在琴郡,他们兄弟意识到墨寒羽对宓妃有意之后,那可是同一时间都把墨寒羽给恼上了的,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防住了墨寒羽,却漏掉了陌殇。

    等到他们有所察觉的时候,陌殇那个家伙就已经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躲过他们直接走进了宓妃的世界,宓妃的心里,如此这般,温绍宇三兄弟能待见陌殇才有鬼。

    “昊铮表哥,你也有话要说?”

    “呃…”欲言又止的穆昊铮猛地被宓妃馗稣牛限斡志狡鹊拿嗣亲樱ㄚǖ牟恢萌绾慰凇

    “昊铮表哥有话直所便是,我可从来都没有把表哥当成是外人的。”穆国公府的人待宓妃如何,宓妃哪能不知道,在她心里除了爹娘跟三个哥哥以外,穆国公府的人也是被纳入她保护范围的人。

    她的表哥和表姐表妹待她都犹如同胞的亲妹妹,宓妃要真把他们当成是外人,可就太让人心寒了。

    “表哥要是说错了什么,妃儿你别往心里去,就当表哥是在……”

    “放屁么?”宓妃随口接下他没有说完的话,就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反倒是穆昊铮闹了一个在红脸。

    他微张着嘴望着宓妃,整个人都有点傻眼的感觉,半晌后紧张的抓了抓后脑勺,认真的道:“不怕妃儿笑话,就连表哥这个大男人听了寒王表白的那番话都觉得很感动。”

    “所以呢?”宓妃伸手抚了抚颊边滑落的一缕发丝,对着穆昊铮翻了个白眼,暗忖:就你?还大男人呢?充其量也就是个小男人,在她眼里丫的你还未成年呢?

    就这样,你也敢自称是大男人?

    “寒王的人品很好,他没有什么坏习惯,而且身边也没有不三不四的女人,寒王府很……”说着说着,穆昊铮觉得自己这话怎么越说越不对劲,压根就不是他想表达的那个意思,“妃儿,我…我的意思不是那个,呃,我不是说你应该嫁进寒王府,哎呀,我这张嘴真是太不会说话了。”

    看着越急越说错话的穆昊铮,又见他脸上极为丰富想要解释清楚的表情,宓妃被逗乐了。

    “好了好了,昊铮表哥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

    “对对对,妃儿知道就好,不管是相府还是我们穆国公府,荣华什么的都已经够了,不需要妃儿嫁入皇室来帮扶家族,妃儿喜欢谁就嫁给谁,我们都会支持的。”

    “当真?”

    “自然是真的。”

    “呵呵,那我可要先谢谢昊铮表哥了。”

    “不…啊,妃儿你又坑我。”不用谢还没出口,穆昊铮就发现自己掉坑里了,唔,对宓妃这丫头真的是防不胜防啊!

    宓妃不语,捉磨着该怎么跟他们说道说道,才能不让他们从中搞破坏,哎,这个头疼的问题,真是愁死她了。

    “妃儿,寒王他…你就真的不考虑一下?”穆昊铮这么问其实也没错,放眼整个星殒城里,大大小小所有的世家公子,在他看来还真找不出可以与宓妃相配的。

    若非今日有幸听了寒王那番表白的话,穆昊铮倒也不会开口帮墨寒羽说话,他不过也只是就事论事,想的没有那么深,也不像温绍云和温绍宇暗藏了心思,存粹就是为了给某世子添堵。

    他就只是单纯的觉得,寒王人不错,而且寒王也没有逼迫宓妃的意思,有个多的选择也不错。

    “二哥,三哥,昊铮表哥,你们跟寒王都私交甚密,是非常好的朋友对不对?”

    三人满脸迷茫与疑惑,不知道宓妃要说什么,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应声道:“对,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那你们都想寒王好,对吧!”

    “对。”

    “我们当然是希望他过得好的,毕竟他…他真的太苦了。”三人点头过后,温绍宇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

    “既然你们都想寒王好,那么你们就要认真思考一下,我下面要说的这些话了。”宓妃揉了揉眉心,她其实并没有生气,只是觉得有些烦躁。

    这个时候相府地下发现那么多的密道,北院地下又埋着那么多的兵器,还有地形布防图没有取出来,文武双玉环也没有具体的下落,再有幕后之人没有被挖出来,宓妃也没有确定那人身边是否真的藏有巫族后人,一件件一桩桩事情压在她的心头,让她哪里还有时间想那些有的没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陌殇即将要离开,宓妃担心他的身体,又不清楚他到底要去做什么,心里的烦闷已是越积越多,没有当场发火揍人都算她修养好了。

    “妃儿要说什么?”温绍云倒也没有着急着去追墨寒羽,毕竟刚刚被拒绝,总得让人家收拾收拾伤口不是。

    “三哥会认真想一想的。”

    “呃,我…我也是。”

    宓妃无语的瞅了他们三个一眼,语气特严肃的道:“我对寒王没有男女之间那种感觉,所以不管他怎么优秀,我都不可能喜欢他,现在我拒绝他,你们或许觉得我很残忍,但如果我不拒绝他,让他以为自己还有希望,就那么一直跟我耗下去却又得不到我的回应,渐渐的变得越来越冰冷,越来越不能接受别的女人,没有办法开始一段新的感情,遇到可以给他幸福的女人,你们觉得到底哪一样更残忍?”

    闻言,三人都愣住了。

    “趁着他现在没有陷得很深,让他知道他跟我之间没有可能,他现在痛过之后就会慢慢的好起来,不会一直陷在对我的感情里面不能自拔,你们觉得我做错了吗?”

    “妃儿没错,是二哥错了,也把事情想简单了。”

    “三哥也错了。”

    穆昊铮也就算了,他还不知道宓妃跟陌殇之间的事情,但温绍云和温绍宇却是知情的,他们明知道还那样坑了墨寒羽一把,可不就是错了么?

    而且像他们这样坑朋友的,也真是……

    “感情的事情最是不能勉强,我不喜欢他就不能给他希望,那样只会让他越来越痛苦。”宓妃看着自己的两个哥哥是真的认识到了错误,随即就笑开了,柔声道:“其实我知道,不管是哪个男人,那男人又有多优秀,只要那人敢打我的主意,二哥和三哥都不会喜欢那人,都会想方设法的给那人找不痛快,给那人穿小鞋。”

    “我哪有。”

    “我…我也没有。”好吧,心事被宓妃说中,温绍云和温绍宇都觉面子挂不住了,尤其旁边还有一个一脸了悟的穆昊铮,更是让他们恼了。

    “二哥三哥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就你们那点小心思,又怎么可能瞒得了我。”宓妃撇了撇嘴,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你们只要一想到我会嫁人,心里是不是巴不得全天下男人都死光了才好,那样就没人能抢走我了。”

    妹控哥哥什么的,真心伤不起啊!

    虽然她穿越来的当天就知道了她有这样的三个哥哥,但直到陌殇出现后,宓妃才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

    “这是没有的事情。”温绍云狡辩道,却不得不感叹宓妃的聪明,这丫头会读心术不成,怎的还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妃儿,我们怎么可能有那样的想法,我们…我们可是巴不得妃儿可以觅得一个如意郎君的。”

    “解释等于掩饰。”宓妃弯了弯嘴角,看着他们着急想要解释的模样,心里就特别的痛快。

    唔,折磨自家哥哥们就是比较有意思。

    “……”

    “二哥三哥,不管妃儿会喜欢上什么人,嫁给什么人,你们在妃儿心目中的地位永远都是唯一的,不变的,没有人可以取代你们在我心里的地位,你们也不要担心我被抢走好么?”

    “妃儿,我们……”温绍云温绍宇张了张嘴想说点儿什么,却发现语言是那般的苍白。

    “我知道二哥和三哥都最疼妃儿了,你们越是表现成这样,就表示妃儿在你们心里的位置越高越重要,所以我就是生谁的气,也不会生你们气的。”好笑的看着他们紧张的表情,宓妃不忘叮嘱道:“既然你们跟寒王是好朋友,那你们就好好的劝劝他,让他别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

    得了宓妃明确的话,温绍云即便心里还是对陌殇有意见,但也知道适可而止了,想到被他坑了的墨寒羽,沉声道:“妃儿放心,寒王那里我会跟他好好说一下的,实在不行就让大哥去。”

    “寒王不是一个偏激的人,妃儿就算拒绝了他,他也不会……”对于墨寒羽的人品,温绍宇是百分之百相信的。

    即便宓妃拒绝了寒王,寒王也不会因为被宓妃拒绝就各种给相府穿小鞋,毕竟寒王与他们交好,看重的从来就不是他们的家势背景所能带给他的好处,只是因为他们合得来罢了。

    “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咱们也不能太晾着寒王了。”穆昊铮指了指墨寒羽离开的方向,仔细回想一下,他也觉得宓妃既然不喜欢寒王,还是果断拒绝的好,以免寒王越陷越深,以后都成仇了。

    现在这样哪怕他们成不了有情人,至少还能和平相处,像朋友一样的相处,这样就好。穆昊铮也相信,墨寒羽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更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影响到几家的关系。

    宓妃耸了耸肩,丝毫不觉得他们担心的问题是问题,墨寒羽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也瞧得很分明的。

    “王爷,温小姐她……”幽夜很为自家王爷抱不平,心里也觉得宓妃太过份了。

    他家王爷有哪里不好的,他就想不明白宓妃为什么要拒绝,而且还拒绝得那样的果决。

    天知道他家王爷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开口向她表白的,结果……

    “幽夜,你应该学学苍茫。”半晌,沉默的墨寒羽幽幽的开了口,俊美的脸庞半隐在阴影里,无法看清楚他的表情。

    其实他知道就算表白也会被拒绝的,可当他抓住她手腕那一瞬间,他突然就有勇气把自己心里的话都对她说了出来,那一刻他觉得无比的轻松与欢快。

    原来,他的要求就只是那么低,那么低……

    宓妃的拒绝既在他的意料之中,又在他的意料之外,墨寒羽伸手捂住隐隐作痛的心口,他想,宓妃心里的那个男人,应该真的是他吧!

    “王爷你怎么了,难道是毒发了?”苍茫一直留意着陌殇的举动,见他捂着胸口,霎时就急白了一张俊朗的脸庞。

    “我…我去请温小姐。”幽夜也是一怔,生怕墨寒羽有个好歹。

    “本王没事。”

    “王爷你……”

    墨寒羽哪能不知道他们的担忧,松开捂住胸口的手,沉声道:“本王只是心口有些疼,很快就会好的。”

    他的语气淡淡的,透着无尽的苍凉,让人心头不禁泛起涩涩的酸……

    他心口的这疼,大概永远都不会好了吧!

    幽夜苍茫闻言都是一愣,然后呆站在原地没了动作,王爷的伤有人能治,但那人却不喜欢王爷。

    “本王不想看到你们这样的表情,都收起来吧。”墨寒羽扫过两人的脸,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似是为了自己的自作多情。

    罢罢罢,只要她开心就好,他不该贪图太多的。

    自发现相府地下藏有那么多的地道之后,宓妃就吩咐沧海等人将碧落阁里里外外都彻查一番,最后果然找出了不少的秘密。

    碧落阁的地下,不但有两条地道,而且还有整整十间暗室,等同于一座小型的地牢,在里面发现了种类非常齐全的刑具,看得出来以前这里就是一处关押犯人的地方,只是不知道几百年前都是谁住在这处院落里。

    相府所占的地这块地,自新月皇朝以来就存在了,新月皇朝覆灭,金凤国建国,相府都没有任何的变动,历经近千年岁月的洗礼,相府虽然每隔数十年就会大肆修葺一番,但大的格局仍是保持着最初的模样。

    前院和后院的主院一直都没有变过,其余的院落倒是有过改变,宓妃住的碧落阁听温老爹说,以前只是一个小的院子,百多年前才逐渐扩大扩宽,然后成为嫡女住的院落。

    因着碧落阁被改建之后,不但占地面积仅次于观月楼,而且院内的环境更是清幽宁静,假山湖泊,亭台楼阁,翠竹环绕,花团锦簇,景色格外的好,倒是一直都没有人有资格住进去。

    于是,碧落阁就这么空置了下来,虽然府内很多人打这处院子的主意,但最终都没有得逞。

    温老爹与温夫人成婚后,夫妻两人都决定,如果生下一个女儿,就让她住进碧落阁,院内很多的布置都是后期温老爹和温夫人添置的,只因这是他们夫妻共同为宝贝女儿打造的专属的地方。

    后来夫妻二人得偿所愿,有了宓妃,碧落阁理所当然就成为了宓妃的院子,只是碧落阁底下的那些秘密,即便是温老爹也是不知情的。

    哪怕是宓妃自药王谷归来,安排沧海几人在碧落阁为她造一处暗室,竟然都没有发现那两条地道和那十间暗室,足以说明地下那些布局的精妙所在了。

    云依和那两拨黑衣人,宓妃看似将他们都分别关押了起来,但其实她将他们都关在同一个地方,只是他们可以相互看到彼此,却没有办法跟彼此说话。

    “月珍别出去。”暖阁内,穆月依拉住兴冲冲就要往外冲的穆月珍,对她摇了摇头。

    “是表姐回来了,为什么不让我出去?”

    “你这丫头就只看到宓妃,没有看到寒王也在么?”穆月兰屈指轻弹了弹穆月珍的脑门,平日里她觉得自家小妹挺聪明的,怎的最近变得越来越笨了,这可真是让人着急。

    “寒王来这里肯定是有事情的,妃儿现在可没时间陪你,你这丫头别去闹她。”

    “哎哟,人家不是一时兴奋就给忘了么,二姐和三姐就别说我了。”穆月珍吐了吐舌头,又趴回窗边的软榻上。

    她要快快长大,然后去帮表姐的忙。

    “那些人我都关在地下的暗室里,你们随我来。”宓妃没有刻意回避墨寒羽的目光,领着几人朝东侧的花园走去。

    “王爷,妃儿她……”温绍去张了张嘴,却又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一张俊脸都要皱成包子状了。

    墨寒羽抬手打断他的话,沉声道:“本王都明白。”

    “正事要紧,其他的以后再说。”迈开步伐之后,墨寒羽没有回头又补充了一句。

    不管怎样,他都不会怪宓妃,毕竟他有喜欢她的权利,她也有拒绝他的权利。

    “剑舞红袖。”当宓妃走到一个菱形的花园前便停下了脚步,清冷的嗓音带起一股慑人的寒意。

    “小姐。”

    “我们下去之后,注意周围的动静。”

    “是。”

    随后宓妃在花园前描绘了一个复杂的藤型图案,整个花园便从中间裂开,一左一右拉开距离,露出一阶一阶的石梯。

    “走吧。”话落,宓妃走在前面,墨寒羽紧随其后,温绍云和温绍宇则是瞪大了双眼,嘴巴张开都忘了要合上。

    亏得他们还是住在府里,自己的院子就在碧落阁的旁边,可他们竟然完全不知道宓妃的院里竟然建了一个这样神秘的地下暗室。

    “绍云表哥绍宇表哥赶紧捡起你们的下巴,再不跟上妃儿表妹的脚步,咱们就要被丢在外面了。”穆昊铮没觉得这个地下暗室奇怪,他只是觉得温绍云和温绍宇的表情奇怪。

    他又怎么可能知道,此刻正奇怪的两人,其实压根就不知道有这处暗室的存在,否则他们也不会这样丢脸啊!

    踩着石梯走进地下暗室,菱形花园渐渐闭合起来,仿佛什么异常都没有过,而当走进暗室墨寒羽等人以为眼前将会是一片黑暗,或是仅有夜明珠照明的时候,他们却惊愕的发现,他们身处的地方根本就不需要照明,只因这里亮如白昼,完全不像是在地下。

    “去监控室,看看他们在做什么之后,咱们再去会上一会。”为了让暗室亮如白昼,宓妃可是花了很多的心思,其中也借助了梨花小筑地下那片天地的某些灵感。

    好在最后还是让他捣鼓出了这么一个地方,用来关押某些骨头硬的家伙挺好,相信效果也会相当的不错。

    “妃儿,你把他们全都关在一起?”温绍云皱了皱眉,这岂不是方便他们交换口供么?

    “二哥觉得我有那么好心?”宓妃挑眉,对于这些给她找麻烦,让她特别不痛快的黑衣人,她怎么可能让他们好过。

    “妃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眨着星辰般的双眼,温绍宇的好奇心啊,那是全被勾了起来。

    墨寒羽走进这处暗室便在耐心的观察,越看越是心惊,看向宓妃的眼神都带着赞赏,别人或许没办法从死士的嘴里问出东西,但如果那个人是宓妃,他相信会有奇迹。

    黑衣人们看似被关在一起,他们可以看到彼此,甚至彼此的手都能接触以对方,但他们却没有办法跟对方交流,而且他们所处的地方,那一束束的强光让得人非常的不舒服,精神还很容易出现恍惚。

    “关押他们的地方,我以阵法的方式摆放了很多面镜子,阵法停止的时候那些镜子就会出现,如同障碍物阻挡在他们中间,当阵法启动的时候那些镜子就会消失,说白了就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摆了个障眼法。从这里看,他们都被关押在一起,其实他们是被分开关押的,而且能活动的范围很有限,透过镜子他们可以看到其他的人,但他们伸手触碰到的人都是虚幻的。”

    为了弄这么个地方,宓妃也失败了好多次,最后总算弄了出来,试过之后发现效果还挺好。

    “那他们说话的声音,别人能听见吗?”穆昊铮觉得宓妃给的惊喜那是一个接一个的,他在宓妃面前都不像个哥哥,反倒像个弟弟了。

    没办法,这地方让他好奇的东西太多了,要是宓妃能耐心解释给他听,让他叫她‘姐’他也乐意。

    宓妃摇了摇头,抿唇道:“他们说话的声音只有自己听得到,而呆在这个房间里,可以听到他们所有人说话的声音。”

    “这真是太神奇了。”

    看着欢呼出声的穆昊铮,宓妃无语的默了默,那些光学声学什么的,她可没有办法清楚的解释出来,所以,她祈祷他什么也别问。

    就是问了,她也只能说:秘密。

    “咦――”

    “温三公子怎么了?”一直站在墨寒羽身后的幽夜,听到温绍宇的声音下意识的问道。

    他也发现了一些奇异的地方,但他还因宓妃拒绝墨寒羽的事情怨着宓妃,因此他忍着没问。

    他也知道那事怨不得宓妃,可他心疼自家王爷,苍茫是一如既往的少言寡语,存在感一直都不强。

    “妃儿,怎么黑衣人呆的地方,那些光要强那么多?”

    “三哥现在才发现?”宓妃勾了勾嘴角,美眸里掠过一抹幽光,关押黑衣人的地方,那些强光不但刺眼,而且还会让人心浮气躁,怎么都冷静不下来。

    这些人只有在极端的不安与恐惧,完全失去冷静与理智,处于崩溃边缘的时候,才会潜意识的放弃抵抗,说出她想知道的东西。

    而且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宓妃还悄悄对他们用了一种无色无味的,会让人产生幻觉的毒,让他们分不清真与假,虚与实。

    “那些强光有什么作用?”见宓妃没有正面回答,温绍云干脆直接就问作用了,“妃儿不过昨天才把他们关进来,他们怎么会如此疲惫,两只眼睛里竟然全都是红血丝,而且他们看起来特别的急躁,好像都要崩溃了似的,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里亮如白昼,又没有黑夜白天之分,黑衣人被关在这里,他们无从判断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长时间,没有食物也没有水,他们本就又饿又渴,心里的焦虑就会越积越多,对未知的恐惧就会成倍的放大,变得无边无际。那刺眼的强光一直照射着他们,也会让他们的精神一直都处于紧崩的状态,而且都还不能闭上眼睛休息,时间长了难免就会精神恍惚,情绪就会变得更加的焦躁和不安。”墨寒羽冰冷的嗓音,低沉有力,一字一句似是敲击在人的心坎之上。

    “是这样吗?”

    “寒王说得不错。”

    “这么做真的有用吗?”温绍云皱着眉头,手指下意识的敲着桌面,发出‘笃笃笃’的声响。

    “有用没用,一会儿问过之后不就知道了。”宓妃神秘的笑了笑,她没有第一时间就审问这些黑衣人,就是在跟他们玩心理战术,一步一步击溃他们的心理防线。

    采用强光照射,除了在精神方面对他们施压以外,更是在混淆他们的时间观念,让他们精神恍惚,处于情绪的崩溃边缘,只等一个合适的契机,便能让他们彻底的失去理智。

    这些黑衣人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直接对他们进行审问,或是对他们用刑,他们宁可被生生折磨到死,也绝对不会向他们吐露半个字,所以,宓妃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跟他们玩那一招。

    “妃儿表妹,那我们还要等多久再对他们进行审问合适?”没有黑夜,没有白天,一方小天地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刺眼的强光无处不在,又没有吃没有喝,看得到熟悉的人,想要伸手去触摸对方,却是得不到回应,那样的感觉真的可以把一个人逼疯。

    穆昊铮看着那些黑衣人,他们明明都没有受刑,但他们的表情与现状,却清楚的在陈述着一个事实,此刻呆在那方天地里的他们,比受了酷刑还要倍受折磨得多。

    “这些人能被派来相府就说明他们背后的主子对他们非常的信任,而且他们的主子也相信他们不会背叛他,不然怎么可能让他们知道那么大的秘密,想必这些人的骨头肯定都不是一般的硬,想要从他们嘴里问出我们想要知道的东西,不拿出些真本事可说不过去。”宓妃弯了弯嘴角,随后拉了张椅子坐下,目光落向被关在角落里的云依身上,美眸里的笑意现深了几许,“都自己找个地方随便坐,听听他们都在嚷嚷些什么。”

    “表妹,你快教教我,等以后抓到死士什么的,也不怕他不老实交待了。”说到这个穆昊铮很兴奋啊,整个人都眉飞色舞的,仿佛浑身都充满了干劲儿。

    “我用的审问方法,表哥用起来效果可能会不太一样。”她用这样的方法打乱黑衣人的阵角,从心理与精神两个方面逼迫他们,让得他们流露出焦躁不安惶恐等诸多的情绪,继而让他们失去冷静的思考力与清晰的判断力。

    等他们的神经都崩成一根弦,意志力没有那么顽强的时候,就是宓妃收获胜利果实的时候。

    这些黑衣人都是死士,他们的意志力都非常的顽强,在他们有防范意识的时候,就算宓妃对他们进行深度的催眠,他们也会反抗,甚至他们极有可能会将计就计假装被催眠,从而给宓妃错误的情报。

    如果不是前世经历过那么多,接受过的训练比这些黑衣人要先进要严苛变态得多,宓妃或许真的会上当。

    从将他们关进地下暗室开始,宓妃就没有轻视或小看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她虽然没有在暗室里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但她对他们在这里的表现却是一清二楚。

    刚被沧海他们扔进这里的时候,十六个黑衣人都表现得相当的镇定,他们不吵不闹面无表情,低垂着头沉默不语的坐在那里,整整三个时辰都一动也不动,仿佛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与他们无关。

    直到又三个时辰过去,他们中才有人露出平静以外的带着惊慌与焦躁的表情,渐渐的,流露出明显情绪波动的黑衣人越来越多,他们也开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企图逃出这个困住他们的房间。

    一次又一次的碰壁失败之后,他们的情绪表现得越发的明显,脸上的怒容已经无法掩饰,甚至他们还开始击打周围一切,然而,回应他们的除了满室的寂静什么都没有。

    慢慢的,黑衣人们越发难以忍受这样的局面,他们开始制造出声响,企图引起看守他们的人的注意,一刻钟过去,两刻钟过去,一个时辰过去…没有任何人搭理他们,他们的情绪就开始失控。

    就在他们快要忍不住发疯发狂的时候,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可以看到自己的同伴,而且还能伸出触摸以对方,那简直就像是在沙漠里发现了绿洲,眼前满满的都是希望。

    然而,当他们想要拥抱自己同伴的时候,才猛然发现那行不通,而且对方也听不到他说话,那一刻,绿洲消失不见,满心都是一种从天堂跌入十八层地狱的感觉。

    他们无法看到希望,整个人都被绝望所笼罩着……

    “突然接收的信息量太大,表哥要好好的缓一缓,再慢慢的吸收一下,以后总有用得到的地方。”穆昊铮双眼紧盯着那些黑衣人,一手托着下巴,说得异常的认真。

    “等以后有时间,妃儿在教昊铮表哥一些审问犯人常用的方法和该注意的事项。”宓妃很坦然的说了自己要对这些人进行催眠,因此,她也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为什么要对这些黑衣人做这样的安排。

    催眠术这种东西,藏是藏不住的,墨寒羽就坐在这里,等宓妃对黑衣人催眠的时候他也会看出来,既然如此她也没必要藏着捏着。

    更何况,她相府坦坦荡荡的,没什么不能让别人知道的。

    “嘿嘿,那表哥就先行谢过表妹了。”

    “催眠术听起来好神奇的样子,妃儿教教三哥呗,三哥很想学。”温绍宇对宓妃说的那些方法不感兴趣,此刻,他对催眠术特别的感兴趣。

    “还有二哥。”

    宓妃冲他们俩咧了咧嘴,万分无语的翻了个大白眼,冷声道:“你们两个都不适合学习催眠术,我是不会教你们的。”

    “啊,为什么?”兄弟两人怪叫一声,睁大双眼瞪向宓妃。

    “你们两个心性不定,大哥比你们适合学习催眠术,而且我已经答应教大哥了,至于二哥和三哥,我只打算教你们一些防备中催眠术的招儿,但不会教你们催眠术,所以,死心吧。”

    “妃儿你偏心。”

    “妃儿你不爱三哥我了。”

    墨寒羽听着他们兄妹间的对话,不自觉的勾了勾嘴角,只是这样的美好,一直以来都将他隔绝在外。

    “表妹,那…那个女。女女人……。”穆昊铮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但听他的声音却是惊恐至极。

    “她…她在干干什么?”扭头一看,温绍云险些摔到凳子底下去。

    “她竟然真的是苗族王室之人。”旁的女人隔了这么长的时间,墨寒羽一定不会记得,但被宓妃从琴郡带回来的这个女人,他却至今都记忆犹新。

    云依,一个服用了精圣易容蛊,扮作卖身开葬父的可怜女子,蓄意潜进相府的女细作,墨寒羽又怎么可能忘记。

    精圣易容蛊就是出自苗族王室的东西,原本墨寒羽是要彻底调查云依身份的,但因她被宓妃放在了身边,墨寒羽也就没有再查,只是暗中防备着。

    “啧啧啧,瞧瞧这张娇艳明媚,妩媚妖娆的脸,比你之前那张脸可要美上十倍不止,本郡主真是越瞧越喜欢呢?”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43心理战术云依真容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