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44 很暴力!很血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梨花小筑・天水阁

    天水阁乃梨花小筑别院中造型最为精致典雅的一处阁楼,位于温泉温心亭后,常年似有云雾缭绕,仿如世外仙境一般。

    站在天水阁的顶端,不但可以将整个梨花小筑尽收眼底,还能将城东盘龙湖这片区域的景色都瞧进眼里,是一处独属于楚宣王世子陌殇的地方。

    这处阁楼他不只一次想要带宓妃上来,但却一次又一次的错过,以至于时至今日,宓妃都不知道这别院里还藏着这么一处如诗如画的地方。

    平日里,陌殇不是呆在湖心亭中,便是呆在天水阁中,至于星殒城里的楚宣王府,活脱脱成了一个摆设,他压根就不想住进去。

    仔细算算他这次回星殒城也好几个月了,但他住在楚宣王府的日子,却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而且那几日还是他怜惜宓妃,舍不得她奔波劳累才住进去的。

    “扣扣扣…”思绪被打断,一身白衣的陌殇拧了拧眉,收回远眺的目光,漆黑的眸色染上几分迷离之色,那半隐在阴影里的俊颜,如仙似魔,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世子爷,属下等有事求见。”

    “进来。”

    无悲无喜得了陌殇的回应,这才轻轻的推开门,躬着身走到陌殇身后三米远的距离站定,想到刚刚传回来的消息,两人都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瞄陌殇一眼,再瞄陌殇一眼。

    同时,他们也在心里反复的组织语言,看看究竟该怎么说,才不至于让他们家世子爷太生气。

    哎,世子爷的担忧果然没错了,他们家世子妃实在是太能招桃花了,这都什么都没做,就招来那么一枝要身份有身份,要脸蛋儿有脸蛋儿的桃花,那要是世子妃再做点儿什么,尼玛,后果简直不敢想……

    “你们进来就是专门为了盯着本世子的后背发呆的。”陌殇负手而立站在阁廊上没有回头,却如后脑上也长了眼睛一般,丝毫没有错过无悲无喜那两张脸上过份纠结的表情。

    随着离开的日期越来越近,陌殇心中的不舍就越来越多,他是那么的不想走,却又是那么的不得不不走。

    尚未离开,他却已是思她,念她如狂。

    陌殇忍不住会想,他怎么就中了她的毒呢?

    一经恋上,便再也戒不掉了。

    “回世子爷,属下……”无悲无喜的眼神在半空中过招之后,无喜险胜无悲落败,只得硬着头皮开口,也顾不得想个什么好一点,委婉一点的说词,就想着伸头是一刀,缩头是一刀,早死早超生得了。

    倘若世子爷要迁怒,他就受着呗!

    谁让他跟在某世子身边伺候了十多年,竟然最近才发现,他家世子爷原来是个醋坛子啊!

    吃醋的女人不可理喻,难以搞定;吃醋的男人更不可理喻,迁怒什么的一点都不稀奇,更是难以搞定。

    可是酝酿了半天情绪,甚至连说完的后果都想了几个版本的无悲,却是怎么都没有料到,他的话不过刚刚开了一个头,竟然就被陌殇给打断了?

    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无悲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只是世子爷到底问他什么来着?

    “世子爷问什么了?”

    无喜翻了个白眼,凑近他低声道:“世子爷问璃城那些不省心的东西最近都有什么动作?”

    璃城楚宣王府的情报一向都是由无悲负责的,无喜负责的是另外一块,因此他就算想开口,也不知道该帮无悲回些什么话。

    “回世子爷的话,最近一个月时间,二爷频繁与琉璃国五皇子项政秦的人接触甚密,暂且不知三爷许给了北狼国大皇子拓跋迟什么好处,倒是与拓跋迟达成了某种协议,大公子与二公子也未能耐得住性子,眼看世子爷就要起程返回璃城,私底下的动作就多了起来,尤其是近几天与梦箩国三皇子南宫立轩之间交换传递消息的速度非常的密切。”

    只要不是让他回答跟世子妃有关系的事情,无悲的思路都非常的清晰,说起话来也相当的干净利落。

    “呵,他们倒是真的闲得很。”陌殇轻笑一声,那淡淡的笑声却让无悲无喜都打了个寒颤。

    楚宣王府的老王爷陌琛,终身只娶了一个妻子,那便是他的王妃柳氏沉香,再无纳个一侧妃一妾室,这要当年可是流传于整个金凤国的盛世佳话。

    老王妃柳氏为老王爷养育了三子两女,在老王爷死后,嫡长子陌昊乾继承楚宣王之位,迎娶韩国公府嫡次女韩锦芸为王妃,夫妻恩爱非常,亦是传为璃城的一段佳话。

    以前老王爷还在的时候,老王妃柳氏对长子陌昊乾还表现得非常的疼爱,自老王爷死后,老王妃柳氏对陌昊乾的态度就彻底的变了,不冷不热不说,甚至还带着赤果果的厌恶。

    楚宣王是个孝顺的孩子,纵然老王妃待他跟两个同胞弟弟和两个同胞妹妹不一样,但他仍然敬着老王妃,对她的要求无一不满足。

    然而,不管楚宣王再怎么对老王妃好,老王妃对他还是非常的不待见,尤其是在楚宣王拒绝迎娶老王妃的亲侄女为妻之后,母子间的感情更是降至冰点。他就算再怎么敬着老王妃是他的母亲,却也不甘愿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子为妻,因此,他不顾老王妃的反对,毅然决然的娶了韩国公的嫡次女韩锦芸为妻。

    他与韩锦芸的婚事乃是皇上御赐,老王妃纵心有不甘,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媳妇儿,否则岂非是要触怒圣颜。

    但在楚宣王与楚宣王妃婚后,老王妃是变着的法的折腾楚宣王妃,仗着的就是她婆母的身份,楚宣王夹在中间里里外外都不好做,心疼自己的妻子,却又拿自己的生母没有办法。

    后来老王妃更是抓着楚宣王妃嫁进王府一年都未有身孕,逼着他以七出之条里的无子休掉楚宣王妃,楚宣王自是无论如何都不肯答应,气得老王妃狠狠的打了楚宣王一顿。

    老王妃闹那么一出,最终的目的也不是真要逼着楚宣王休妻,韩锦芸是皇上御赐的楚宣王妃,岂是说休就能休的,她无非是要逼着楚宣王纳她的侄女为侧妃罢了。

    楚宣王跟他父王一个样,认定了一个女人就不可能再接受第二个女人,但老王妃偏要让他纳侧妃,甚至是纳很多很多的妾室。

    最终,楚宣王被逼无奈只得纳了老王妃的亲侄女柳氏含玉为侧妃,他不愿于柳侧妃圆房,老王妃就一次又一次的设计,一次又一次拿楚宣王妃做筹码,逼着楚宣王就范。

    哪怕楚宣王处处防备,处处小心谨慎,仍是明枪易档,暗箭难防的中了招,稀里糊涂的跟柳侧妃有了夫妻之实,那柳侧妃的肚子也着实争气,一次便有了身孕,十个月后生下楚宣王府的庶长子陌文耀。

    这原本就是不受楚宣王期待的孩子,他更是连名字都从未想过,孩子的名字还是老王妃给取的。

    两年后,眼看陌文耀都快三岁了,可楚宣王妃的肚子仍是没有动静,甭管楚宣王护她护得有多严实,老王妃又再次出招了。

    她给了楚宣王两个选择,要么纳妾为王府开枝散叶,要么就跟柳侧妃多生几个孩子。

    想当然的,王府多出柳侧妃这么一个女人,就已经让楚宣王特别的头疼,他又怎么可能再让王府出现别的女人,是以,心里再怎么别扭也只能选择了第二个选择。

    一年后,柳侧妃为楚宣王生下第二个儿子,老王妃为其取名为陌文修,越发的宠爱柳侧妃,死死的打压楚宣王妃。

    然,次年楚宣王妃终于怀上了孩子,楚宣王听得大夫确认之后,站在楚宣王妃的床前,高兴得如同一个孩子。

    他终于有孩子了,哪怕柳侧妃给他生了两个儿子,都不及知道楚宣王妃怀有身孕来得惊喜。

    王府之中危险重重,楚宣王守着楚宣王妃更是寸步不离,他是怕啊,就怕自己一离开,就会有人害了他的女人,他的孩子。

    且不管楚宣王妃肚子里怀着的孩子是儿是女,楚宣王对这未出世的孩子,那可真真满满的都是疼爱。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楚宣王妃历经几个时辰的疼痛之后,终是顺利的生下了一个男婴。虽然孩子一出生大夫就说他先天体弱,不易养活,只怕活不长久,但当楚宣王僵着手抱着襁褓里,瘦弱却漂亮异常,软乎乎的陌殇时,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满足。

    不管这个孩子身体健康与否,也不管他能活多长的时间,他都是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拼了命为他生下的唯一的孩子,哪怕不惜一切代价,他也会让陌殇平平安安的长大。

    古代女人生孩子就如同在鬼门关前走一遭,在老王妃看来,身体病弱成楚宣王妃那样的,指不定都不用她动手,她就得跟她肚子里的那个孽种一起死掉,省得活着来污她的眼。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楚宣王妃不但顺利的生下了孩子,而且还在孩子的百日宴上,直接被皇上一道圣旨册封为楚宣王世子。她费尽心机明里暗里的算计逼迫让楚宣王向皇上递折子,封柳侧妃所生的庶长子陌文耀为世子,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世子爷不在璃城,他们的胆子也越发的大了,甚至还一再打世子爷那些产业的主意。”想到那些贪心不足的人,无悲的表情就是愤愤的,特别有想揍人的冲动。

    陌殇闭了闭眼,只觉有些回忆太痛太痛,每每都痛得他不愿去回想,只想远远的逃开……

    以前每次想到楚宣王府里的那些人,陌殇都不免会浑身泛起森冷的杀意,但这一次却没有。

    只因,他的心里住进了一个人,一个让他哪怕只是想到她,心情就会好上一整天的人。

    阿宓……

    “三天前的夜里,二爷和三爷在老王妃的屋里呆了足足两个时辰才离开,暂不知晓他们母子三人都密谈了些什么。”无悲拧着一双粗黑的眉,心里的疑问是一次比一次深。

    俗语有云:皇帝爱长子,百姓疼幺儿。

    皇室宗族,名门世家,多都看重嫡长子,唯有普通的百姓家,父母才会更偏疼幼子一些。

    这就是让无悲想不明白的地方了,楚宣王,二爷和三爷都是从老王妃的肚子里爬出来的嫡子,怎的老王妃对二爷和三爷都非常的疼爱,独独就是对楚宣王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仿佛从来就没有看顺眼过。

    非但不疼也就罢了,偏偏还一副恨毒了楚宣王的模样,真真是让他们这些人瞧不明白。

    “还有什么消息一并说了吧!”陌殇屈起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廊边的扶手,发出清脆如珠坠盘的声响。

    “是柳侧妃那个女人和她那三个女儿,竟然一再想要闯进王爷和王妃的院落。”世人都道楚宣王失踪已十年有余,定是早就已经身亡,但陌殇却一直坚信他的父王只是失踪并不是死亡,因此,他没有继承楚宣王的王位,仍旧让人称他世子。

    无悲口中的王爷和王妃,指的自然就是陌殇的父王和母妃。

    “可有探听到她们为何要擅闯锦乾院?”陌殇再不喜欢楚宣王府里的那些人,但在璃城的时候,多半的时间他还是住在王府里的。

    只是他在王府有自己独立的院落,因着他的脾气,王府上下也没谁不长眼敢去招惹他,而他父王和母妃曾经住的院子,除了他以外,任何擅闯之人都只有死路一条。

    因此,锦乾院在楚宣王府之中,绝对称得上是一方禁地。

    “传回来的消息只说柳侧妃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可具体找什么还不是很清楚。”

    “查,给本世子仔细的查。”

    “是。”

    “既然本世子的好二叔,好三叔,好庶兄都那么闲,你们说本世子是不是应该给他们找一点事情,然后让他们去做一做?”陌殇邪气的勾起嘴角,那谪仙般俊逸的颜容配上妖魔般的气质,如同罂粟一般令人痴迷与沉醉,只一眼,便是永恒。

    他一连三个‘好’,却是听得无悲无喜额上冷汗直冒,他们就知道有些人是闲得蛋疼,干什么非要到世子爷跟前找不自在,这不纯粹找抽么?

    明知道世子爷的眼里揉不得沙子,偏偏还自以为自己混得有多好,能够借助的力量有多么的强大,孰不知那样的他们,世子爷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瞧过,更从来就不曾放在心上过。

    在世子爷的眼里,他们是跟跳梁小丑同一个级别的。

    “世子爷说得对,像那样的人,就该让他们忙得脚不沾地。”无悲低着头,小心翼翼的给出建议。

    陌殇摇了摇头,清润的嗓音如同天籁,下达的指令却是超乎寻常的邪恶,“无悲,在本世子离开星殒城之前,将二爷三爷和大公子二公子他们几个,不管明面上还是背地里的势力都摧毁三分之二,不然你就回静陆谷去回炉重造。”

    云淡风轻的,陌殇下达完指令,无悲却是双腿直发软,静陆谷那个地方,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去了。

    “请世子爷放心,属下一定幸不辱命。”呜呜…爷,您这也忒狠了,不带这么折腾属下的,无悲泪流满面的腹议。

    “你的能力,本世子自是放心的。”

    “是,属下保证完成任务,让那些不是东西的东西一个都讨不到便宜。”

    “如此甚好。”

    见得此情此景,无喜也是默默的替无悲掬了一把同情泪,远在星殒城的无悲要指挥远在璃城的人,组织行动去摧毁二爷他们的势力,这…这可真考验无悲的实力。

    呼!

    还好不是他在负责璃城之事,不然完蛋的就是他了。

    “盯紧老王妃的一举一动,再将本世子的话传回王府,谁若不经允许擅闯锦乾院,杀无赦。”他母妃的院子,又岂容那个女人去放肆。

    他的祖父只娶了老王妃一个,膝下子嗣却并不单薄,嫡长子是他的父王楚宣王陌昊乾,嫡次子陌皓闲和陌安翔都没有封号,王府里的下人便称呼他们二爷三爷。

    这两人乃是陌殇嫡亲的二叔和三叔,但,自小陌殇对他们两人就没有好感,而他们自然也很不喜欢陌殇,巴不得他能早死。

    老夫人除了育有三个儿子之外,还有两个女儿,陌殇的大姑名唤陌冷霜,二姑名唤陌芷珊,两人都是嫁给的璃城里的旺族,性情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仗着自己的身份,在夫家就连自家爷们都要硬压一头。

    柳侧妃大概天生就很有儿女缘,她也着实是个能生的,先是为楚宣王生了两个儿子,庶长子陌文耀,庶次子陌文修,后又为楚宣王一胞生下三个女儿,庶长女名唤陌尔蝶,次女陌水香,幺女陌绣芳。

    她的儿子盯着陌殇的世子之位,她的女儿自然而然的也帮着,反正就是各种瞧陌殇不顺眼,盼着陌殇早死。

    楚宣王的子嗣,唯有陌殇一人承袭了世子之位,他的庶兄跟庶妹都没有封号,论身份也仅仅只是比其他官家的公子小姐们要尊贵一点罢了,但因他们都是庶出,除了在璃城有身份一点,去到星殒城就说不准了。

    王府里没有分家,老王妃是断不可能将她的两个儿子分出去的,因此,也就导致了王府的水深且浑,各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这些人虽然都分处不同的阵营,但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便是陌殇。

    不管他们想要得到什么好处,首先要除去的人就是陌殇,否则什么便宜都占不到不说,没得还要将自己给赔进去。

    目前的楚宣王府共有三房,且都是嫡出,大房自然是楚宣王一家,二房和三房就是陌殇的二叔和三叔,王府的中馈大权一直都握在老王妃的手里,陌殇毕竟是个男子,此事他不便插手。

    跟陌殇同辈的公子小姐,无论是嫡出还是庶出都按照年龄的大小来区分,毕竟他们都没有封号,其他的称呼也不适合他们。

    “是。”无悲怔了怔,恭敬的应声道。

    “给柳家也添些麻烦,本世子瞧他们不顺眼。”

    “是。”

    “既然这些个人不安生,本世子也不想让他们安生,安排人关照一下他们的私库,正好本世子最近手头有些紧,缺银子花了。”陌殇抿唇一笑,那叫一个风华绝代啊!

    无悲不禁在心头替璃城那些皮痒找麻烦的人默默的点上几根蜡烛,惹谁不好啊,偏要惹上他家世子爷这个整死人不偿命的。

    他忍不住满心的腹议:爷,放眼这浩瀚大陆,您要都手头紧,缺银子花,谁还敢说自己有钱啊!

    “世子爷放心,属下保证让他们的私库里毛都不会剩下一根。”

    “唔,本世子有那么狠?”

    “那……”主子的心意,无悲不敢随便臆测,只能微仰着头,静待某世子的下文。

    “就给他们留下几根毛吧!”某世子捏了捏好看的下巴,旋即又补充道:“留几个鸡毛。”

    噗――

    无悲无喜看着某世子一本正经说出留几根鸡毛的话,实在没有忍住笑喷了,他们不知道的是,某世子原本是想让他们留下几根狗毛的,但是狗毛那种东西实在太不显眼,想想也就算了。

    “属下一定精挑细选几根鸡毛留下。”

    “好好干,要是干得让本世子满意,有奖励。”陌殇拍了拍无悲的肩膀,说得很像那么回事,“无喜,你有何事禀报?”

    早上从相府回到梨花小筑,陌殇先是处理完这几日积压下的事务,然后安排他离开后,璃城的诸多事务,以及他要留在星殒城保护宓妃的人。

    “回世子爷,昨天后面潜进相府的那批黑衣人,他们的身份已经可以确定,而且刺杀温相大人的黑衣人跟那批黑衣人同属一个主子。”

    “哦?”陌殇玩味的勾起嘴角,眉间那点朱砂鲜红欲滴,似要滴出血来,妖冶,绝美。

    “世子爷吩咐要特别留意调查那个人,他的身份目前看来没有什么破绽,他到底是不是巫族后人还需要进一步的查证。”

    “不急,让他们慢慢的查。”

    “是。”

    “世子爷如果没有别的吩咐,属下就先去安排找二爷他们麻烦的事宜了。”此时不溜更待何时,无悲看准了时机开口。

    “去吧。”陌殇抬了抬手,无悲恭敬的行了一礼,转身行至门边,然后逃也似的飞奔了,活像后面有什么在追他。

    无喜望着无悲远去的背影,低咒道:“该死的家伙,太没有义气了,居然跑得这么快。”

    陌殇胡疑的看了无喜一眼,温润如同春风一般的嗓音,生生让无喜听出了千年玄冰的味道,“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本世子,嗯?”

    “回世子爷,世子爷替世子妃准备的马匹今晚就能到梨花小筑了,属下已经安排好了安置那些马匹的地方。”

    “嗯。”

    “世子爷要不要通知世子妃明…明天来试一试马?”虽然陌殇没有看他,但无喜倍感压力,短短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他的整个后背都汗湿了。

    “嗯。”

    一连听了某世子爷两个不辨别情绪的‘嗯’字,无喜彻底崩溃了,那什么他果然没有世子爷那么妥妥的定力啊!

    呜…

    “世子爷,今个儿寒王殿下向世子妃表白了。”他说了,都说了,只求某世子不要迁怒,千万不要收拾他。

    “所以呢?”

    “啊?”无喜呆了呆,一脸错愕的呆望着陌殇。

    呃…他家世子爷是不是受刺激了,还是受刺激过度了,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啊?

    难道是他意思没表达清楚,还是世子爷压根没听明白?

    “世子爷,属下是说,是说今个儿寒王殿下向世子妃表白了。”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无喜小心翼翼的重复一遍。

    “本世子听到了啊,所以呢?”男人的心思是个男人都能瞧得明白,从墨寒羽看宓妃的眼神中,陌殇就知道他对宓妃有意了。

    别的暂且不说,至少陌殇明白,墨寒羽看向宓妃的眼神,就如同他看向宓妃的眼神一样,满满的都是爱恋。

    只是他更直接一些,认定了宓妃,就不惜一切代价,不惜任何手段,也要将她拐到自己的身边,而墨寒羽则是更含蓄了一些,他担心自己的毒解不了,给不了宓妃幸福,所以他选择了隐藏自己的心意,改为默默守护。

    而陌殇自己也曾想过要放手,毕竟他的情况比墨寒羽更糟糕,但他没能控制得了自己,哪怕明知会有怎样的后果,他仍然不顾一切的闯进宓妃的生命里,走进她的世界里。

    “世子爷可别生气,寒王的表白虽然真诚感人深情至极,温二公子温三公子和穆三公子都有替寒王说话,不过世子妃心里只有世子爷啊,所以世子妃果断的拒绝了寒王。”无喜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陌殇的表情,双脚也不住的往后退,以便保持安全距离。

    “你躲什么,本世子很可怕?”他家小女人的心里,当然只有他,也只能有他,寒王算个毛线,其他的桃花也算个毛线。

    丫丫的,他是知道他家小女人有多优秀,但按这样招桃花的速度,等他回来的时候得砍多少桃花啊?

    陌殇逵猩竦南胱拧

    “不…不不不,世子爷不可怕,属下只是脚…脚滑了。”无喜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越发觉得无悲不讲义气,怎么可以丢下他一个。

    脚滑了?这理由亏得无喜想得出来,听得陌殇嘴角直抽抽,“怎么办,本世子生气了?”

    任何胆敢跟他抢小女人的男人,都是他的敌人,哪怕对方是他嫡亲的表兄,那也得罪他了。

    觊觎他的女人,这可不行。

    “那世子爷要不要去揍寒王殿下一顿……”解解气三个字,无喜还真没胆说出口。

    “本世子是如此斯文的人,怎么可以那么暴力,阿宓会不喜欢的。”

    “那……”

    “你过来。”陌殇对无喜招了招手,后者胆战心惊的走到他的身边,然后陌殇俯身在他的耳朵说话,每说一句无喜就忍不住打下寒颤,莫名有些同情起寒王来,果然他家世子爷醋得不明显,“都听明白了没有?”

    “回世子爷的话,属下听明白了。”

    “能完成任务吗?”

    “能,属下一定能。”呜…他也不想去静陆谷啊,那地方一辈子呆一次就够了,他不想再回去。

    “事情办妥之后,将线索引到太子府,明王府,华王府,陈王府,武王府和靖王府去,切记一个都别漏了。”这些个男人,他家小女人肯定不会喜欢,但陌殇喜欢未雨绸缪啊,尤其以宓妃的家势和背景,难保这些男人不会把心思动到宓妃的身上,他何不让他们斗到没时间去打宓妃的主意。

    也不怪陌殇要多想,就从他们一个不落全都出席了温绍轩的生辰宴就能看得出来,他们对宓妃起了心思。如果自己得不到,又不想别人得到,那么就难保他们不会兵行险招毁了宓妃。

    他既然察觉到这一点,又怎么可能放任那样的危险去逼近宓妃,所以让寒王牵制住他们,他们牵制住寒王,实在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了。

    “世子爷放心,属下就是忘了自己也不敢忘记世子爷交待的东西。”哎,果然被他家世子爷惦记上不是一件好事,未来两三个月内,只怕这些人都要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事实证明,这才是他家世子爷处理事情的惯用手段,管你什么心思,爷只要动手直接就给你掐死在萌芽状态,看你还能怎么蹦Q。

    “你说阿宓的哥哥怎就那般不待见本世子呢?”陌殇揉着额角,颇为无奈的问道。

    无喜嘴角一抽,脑门上划下三道黑线,半晌后道:“世子妃的哥哥们不是不待见世子爷,而是……”

    “而是什么?”此时的陌殇睁着一双灿若星辰般的凤眸,神情专注的望着无喜,满眼都是期待啊!

    “而是他们不待见所有跟他们抢世子妃的男人。”所以,爷,您节哀吧!

    您都要把人家妹妹拐来做媳妇儿,人家做哥哥的能待见你么,尤其温家的哥哥们是妹控啊!

    妹控懂不懂,能待见你才有鬼?

    “…!?”陌殇了悟的抿了抿薄唇,额上的黑线那是杠杠的。

    “其实世子爷如果能不当着温家公子的面…咳咳,那么霸占着世子妃的话,估计他们就不会致力于给世子爷添堵,穿小鞋,让爷不痛快了。”

    “你很懂?”陌殇挑眉,垂眸捉磨着,他不过就是抱抱自己的小女人,怎的也招人恨了?

    为嘛他不能在他未来舅哥的面前抱自己的女人了,他们要是羡慕嫉妒恨的话,干什么不找自己女人抱去?

    幸好是温绍轩等人不知道陌殇这心里的想法,不然铁定会卷袖子跟陌殇干架的。

    什么时候起,他们找不找女人都碍着他的事了?丫的,还真把自己当温家人了呢?

    “咳咳…”无喜被噎了一下,苦着一张脸道:“属下不懂,只是旁观者清而已。”

    “行了,本世子知道了。”

    “那属下告退。”

    “去把唐公子叫来。”

    “是。”

    这个时候陌殇按捺住想去相府找宓妃的念头,他还是先把事情安排妥当,晚上再去找她,然后顺便收取福利。

    自家小女人招人喜欢,他这既是高兴又是愁啊,而且难免心里还酸酸的不是滋味,看来他不仅要把墨寒羽弄走,他还真需要像无喜说的那样,把墨寒羽约出来,然后揍他一顿。

    丫的,最好揍得他不能见人,这样他家小女人就安全了。

    ……。

    枉云依自诩聪明绝顶,伪装毫无破绽,自为心中那人甘作细作以来从未有过败绩,但却不知何时就被识破了身份,偏她还不自知。

    可笑啊可笑,她笑自己的愚蠢,也笑宓妃这能忍的性子,竟然放任她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潜伏那么长时间,传递那么多的消息。

    在这间过份明亮的房间里,云依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她自是不甘宓妃高高在上,而她低贱卑微如尘埃。

    “你是什么时候怀疑我的?”过于刺眼的强光不但让云依觉得头晕目眩,精神都不禁有些恍惚,呆在这里她连方向都无法辨别,唯有朝着宓妃声音的方向望过去。

    然,她目光所及之处,除了耀眼的白色以外,竟是再无第二种颜色,心里斗然升起一股焦躁之感。

    “你猜?”宓妃透过面前的镜面看着云依,倒不急着跟她摊牌。

    说实话,刚才亲眼目睹云依怎么恢复真容之后,宓妃对养蛊控蛊之术感兴趣起来,突然觉得那非常的有意思。

    的确,宓妃对蛊毒颇有研究,不管是出自南疆,北疆还是苗族的蛊毒,只要不是特别棘手的,她都有办法解,但若遇上级别特高深的那一种,宓妃也没有办法。

    这就好比当初在琴郡,她虽然瞧出了云依服用过精圣易容蛊,也知晓此蛊出自苗族王室嫡系,但她却没有办法解此蛊,甚至她也没有办法让云依露出她本来的容貌。

    “即便你抓住了我,你也休想从我嘴里问出什么?”云依没有去猜宓妃是什么时候对她起疑的,她也根本就猜不到。

    当初跟随宓妃一起回相府,她就隐隐察觉到,这次的任务或许是她接手过最难的,只因她完全摸不准宓妃的心思,有时候好像懂了,有时候又好像什么都不懂,而她也知道过犹而不及的道理,因此,从来都不敢把目光落到宓妃的身上太多,对宓妃的事情也不能过多的打听,否则只会暴露出自己。

    哪怕她如此小心谨慎,却仍是掉进了宓妃为她编织好的坑里,云依也只能认栽,即便她是真的非常的不甘心。

    “如果本郡主说从带你回相府的时候,本郡主就怀疑你了,你信吗?”邪气的弯了弯嘴角,宓妃的话让云依的脸色骤然又惨白了几分。

    她说什么?

    带她回来的时候,那岂不是从初见她起,宓妃就在怀疑她,那她带她回来的目的……

    似是想到什么,云依的脸色顿时惨白如纸,浑身都控制不住的打哆嗦,宓妃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此时此刻,云依万分后怕的想着,那些她传递出去的消息,到底有多少真,有多少假,他会不会被……

    “本郡主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既然花了心思将你从琴郡带回来,又默许了你潜伏在相府替你背后的人传递各种消息,你觉得本郡主能放过你?”

    云依语塞,垂眸不语,她当然知道宓妃不会放过她,而且她也已经做好了受审的准备。

    “看看你身边那些刑具,你觉得你能挺是过几样?”也不知宓妃按了个什么东西,云依所处的房间强光消失,但却诡异的出现了数十种各式各样的刑具,直看得温绍宇三人头皮发麻,就连幽夜和苍茫都怔了一下,唯有墨寒羽仅是挑了一下眉,就没了第二个表情。

    这些刑具都是在那十间暗室里发现的,宓妃检查了一下,每一样都还能用,于是她就挑了些颇具震慑性的,吩咐悔夜放到了这里。

    当然,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宓妃并不打算用刑具,毕竟有些人,哪怕你让他尝足了十种二十种三十种刑具,他要是不说,终究还是不会说的。

    “呵呵,成者王,败者寇,我既落到你的手里,是杀是剐都随你。”云依不是普通的女子,从小到大她也是娇身惯养的,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刑具,就不怕是假的。

    可是这个时候,怕有什么用,难道她露出害怕的表情,宓妃就会放过她吗?不,宓妃肯定不会放过她,而她又不愿说出心里那人,那么,注定她是难逃此劫的。

    “看来你是宁可死都不愿意说出你的背后之人了。”宓妃眸光闪了闪,好像猛然间抓住些什么,嘴角的笑意加深。

    “你别白费心机了,我是不会说的。”

    “真的不说?”

    “我就是死也不会说的。”云依咬牙,额上不停冒着冷汗,整个身体都控制不住的在打颤。

    温绍轩生辰的前几天她就被宓妃的人控制了起来,此后她便没有再吃过一顿饭,喝过一口水,能撑到现在已经快到她的极限。

    精圣易容蛊不是一般的蛊,服用到体内之后就会消散于无形,哪怕是精通控蛊之人都不一定懂得其中的门道。云依服用的精圣易容蛊乃是她亲手炼制的,若非刚才她险些真的睡过去,再也醒不过来,沉睡在她体内的生命蛊是不会醒来的,而现在她就全靠生命蛊在撑着。

    生命蛊醒来之后就会觅寻,云依根本找不到什么东西可以喂它,因此,生命蛊就将残留在她体内的易容蛊给吞食了,于是,她恢复了本来的容貌,身体也渐渐恢复了一些力气。

    穆昊铮看到她的时候,正是她的脸在一点一点改变的模样,那画面委实有些骇人,也不怪他会惊呼出声。

    “行,那本郡主就亲自会一会你,看看你的骨头到底有硬。”话落,宓妃穿过几道门就出现在云依的面前,伸出脚就狠狠的踹在她的胸口,云依整个人被横扫出去,再重重的砸落在地,‘哇’的一声吐出几口殷红的鲜血。

    此时,关押在其他房间里的黑衣人,同一时间目睹了宓妃踹人的整个过程,莫不露出错愕的神情。

    当然,这还不算完,宓妃打人习惯挑人身上最痛的地方下手,对于云依那是更不会例外。

    “啊――”

    彼时,整个暗牢里,传出的都是云依惨绝人寰,凄厉的尖叫声。

    透过镜面看到宓妃揍人场面的温绍云,温绍宇和穆昊铮,情不自禁的伸出双手戳了戳,他们发现自家妹妹好暴力,好血腥啊!

    不过,他们很喜欢,越瞧越是热血沸腾有没有,好想也上去揍两拳。

    墨寒羽眸色幽深如海,屈指敲击着桌面,暗忖:被宓妃这样的打法,云依很快就会抗不住的。

    或许,抗不住之后,她的嘴巴就会松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44很暴力!很血腥!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