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46 步步试探皇后之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说还是不说?

    她的脸,不能毁了她的脸。

    如果她的脸毁了,那她还有何资本回到他的身边去,不,不可以,他是那么的喜爱美人儿,她要是变得丑了,他一定会嫌弃她的。

    不可以,她绝对不要被毁容。

    怎么办?

    她能怎么办?

    到底是说还是不说?

    电光火石之间,云依的脑海里层层叠叠全是各种各样纷乱的想法与猜测,她迫切的想要寻找到一条出路,明亮的杏眸睁得大大的忽明忽暗,似是在思考如何才能为自己谋取到最大的利益,又或者说如何才能最大程度的保全自己。

    死么?

    她不能死,一定不能死在这里。

    诚如宓妃所言,她的确生得貌美,妩媚妖娆,且性感狂野,她的他总是说她的身上有着其他女人所没有的狂野之美,每每看着她,便会让他的心中升起浓浓的征服欲。

    他赞美她的容貌,迷恋她的身子,但男人都有喜新厌旧的劣根性,纵然他对她山盟海誓,许她正妻之位,可他的身边却是美女如云,难保不会再出现一个比她更美,更有野性的女人将他的视线满满的占据掉。

    她要是被宓妃毁了容,以那人的性子定然会厌弃于她,只怕再也不会给她一个好脸色,甜言蜜语就更不可能了,或许他还会担心她知道的秘密太多,会斩草除根亲手要了她的命。

    可她有什么办法,谁叫她爱他,不顾一切的爱上了他,甚至不惜……

    也许,在爱情的世界里,谁先爱上谁,真的就注定谁更卑微一点,谁更软弱一点。

    先他一步爱上他的云依,注定舍不得他皱一下眉头,为了帮他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她什么都愿意为他做,上刀山下火海都没有半点退缩之意。为了帮他收集一份情报,哪怕龙潭虎穴九死一生,她也甘愿为他去闯。

    是以,云依反反复复的问自己,她能容忍他的身边有美女环绕,但她又怎能甘心始终陪伴在他身边的女人不是她。

    这一次她落入宓妃之手,如果她真的为了替他隐藏身份,守住秘密而死,那人可会为她掉一滴眼泪?可会为她伤心?可会为她报仇?

    摇了摇头,云依觉得她果然想太多了,没有发生的事情她如何能预料得到,但她却牢牢的抓住了些什么,她不能死,绝对不能死在这里,哪怕她要说出一些秘密作为她保命的交换条件。

    是的,她怎能去死。

    她若死了,岂不白白便宜了那人身边众多的女人,不不不,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那些女人如意的。

    她不顾一切爱上的男人,即便不爱她,也绝对不能爱上别人,即便她得不到,别的女人也休想得到。

    他若负她,她必拉着他一起下地狱,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这一生一世他休想在招惹她过后再抛下她。

    “有点儿意思,云依这个女人还当真是个人才。”许是那一瞬间,云依眼里划过的幽光太过疯狂与耀眼,让人想忽视都难,宓妃半眯起的双眸里,闪烁出浓浓的趣味,嘴角勾起的笑痕也越发的邪气。

    啧啧啧,她费尽心思意欲将云依催眠,说了那么多的话引导云依,让她去质疑她心里的那个男人,从而达成所愿,怎料只差临门一脚的时候,云依竟然始终相信着那个人对她的感情,以至于关键时刻云依醒过神来,让得她对她的催眠之术功亏一篑。

    只可惜云依虽然没有被她催眠,但她之前说的那些话,多多少少还是带给了云依种种困扰,让得她对那个男人起了疑。

    不不不,准确的说不是起疑,而是她对那个男人满腔的爱意,在她对那人种种的不确定因素之下,变成了一种疯狂的占有情绪。

    换言之,宓妃在无意间诱发了云依心中那扇邪恶之门,让得她对情爱之事产生了极度的偏激情绪。

    看来,云依心中那个男人定然不单只有云依一个女人,是以,云依不想死在这里,仿佛找到了一个可以活下去的理由。

    如此,宓妃只要再试上一试,逼上一逼,她想知道的云依都会说。

    此时此刻,宓妃也不免要为那个被云依爱上的男人点上一根蜡,招惹上这么一个疯狂又偏执的女人,宓妃相信他往后的日子,一定会过得相当相当的‘精彩’,还真让她挺期待的。

    原本宓妃是想要杀掉云依的,不过现在她却改变主意了。

    云依背后那个男人竟然有胆利用云依摆了她这么大的一道,让她栽了这么大的一跟头,宓妃又怎能不为他奉上一份好礼。

    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宓妃决定好好利用云依这颗棋子,她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她得来个更狠的。

    “你别毁我的脸,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短短不过一个呼吸间,虽然云依跟宓妃的脑海里想了那么多的东西,时间却也不过那么一秒两秒,眼看着宓妃手里锋利的匕首就要划到她的脸,云依惊恐的双手抚脸,大声叫喊道:“我说,我什么都说。”

    宓妃勾唇一笑,若非她瞧出了云依的那点小心思,以她出手的速度,此时的云依已然毁容,脸上留下的刀痕也不会只有一道两道。

    看着惊恐万分,瑟瑟发抖的云依,宓妃眼里的笑意更深了,匕首锋利的刀口虽没落到云依的脸上,却是生生划过她的手背,带起一丝血线,她既出手怎可不见血。

    “这可怎么办才好呢?”宓妃玩味的眯起双眼,拿着匕首贴着云依的手背,邪气至极的道:“你倒是想说了,可本郡主现在不想听了。”

    “你……”云依一个哆嗦,瞪大双眼无言以对。

    “毁她容而已,何需劳小姐亲自动手,由属下来代劳即可。”悔夜最是喜欢跟在宓妃的左右,不但好玩又有趣,而且还能学到新的技能。

    不管是新鲜没听过的词汇,又或是整人收拾人的法子,外加一些别人都不会的手法。

    比如,宓妃划在云依身上的那些伤,一条条一道道,划时速度快如闪电,划过之后痛入骨髓,偏又没有渗出多少血来,这般干净利落又让人浑身都不痛快的伤人手法,他刚才可是看得认真,也学得认真。

    眼下,可不就正好差一个试验品。

    “唔,悔夜的提议深得本郡主的心意。”

    “不知小姐想在这女人的脸上绘制个什么样的图形,属下虽说能识文断字,但却不太精通绘画……”

    “本郡主是要毁她的容,又不是替她美容,何必那么麻烦。”宓妃打断悔夜没说完的话,眼角的余光扫过云依灰败的脸,心中那份郁闷彻底扫光。

    只待她还了那人一份‘大礼’,她的心情会更好的。

    “那小姐的意思是……”自家主子要玩,悔夜当然是要全力配合的,演起戏来也是毫不含糊。

    “刚才瞧你看得认真,可有记下本郡主在她身上划了多少刀?”

    悔夜仅是微微蹙了一下眉头,抿唇便回道:“小姐一共在她身上划了三百六十五刀,不多不少正好是一年的天数。”

    “你倒瞧得仔细。”

    “属下想学小姐这门技艺,自然要瞧得仔细些。”

    “你跟在本郡主身边也有些时日了,该明白本郡主的性子。”宓妃弯了弯嘴角,随手便将染了血的匕首扔给了悔夜,自己踱步走回椅子那边,端起矮几上的茶杯呷了一口,然后优雅落座。

    “七百三十刀。”

    当悔夜冷冰冰,犹如看向死人的目光落到她的身上时,云依顾不得自己是不是衣不避体,手脚并用的往后缩,眼露惊恐之色。

    宓妃烙印在她身上的每一道伤口,看似不深还很浅,但她每动一下,就犹如数百根细长的针扎在她的血肉里,疼得她冷汗直冒,心口直抽抽。

    她不挣扎不动的时候,身上的伤口几乎不会渗出血来,可只要她一动,情绪稍有激动,身体里的血就疯狂的往伤口处涌,而她体内原本等同于护身符一样的生命蛊就会拼命的啃咬她心脏附近的血肉,真真是让她痛不欲生,好几次都险些昏厥过去。

    “你…你别过来,你你想干什么?”什么七百三十刀,他是想要划花她的脸,在她的脸上留下七百三十刀吗?

    不不不,这太可怕了。

    一道两道伤,哪怕深可见骨,只要运用她苗族王室的秘法,她就可以拥有恢复如初的希望。

    如果她的脸被划上整整七百三十刀,即便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她的脸,不要,她不要被毁容。

    “对于不听话的人,小姐通常都会给予他们双重待遇,你,自然也不会例外。”

    “不――”

    “这可由不得你。”悔夜笑得残忍,三下五除二就将云依给制服了,冰冷的刀锋紧贴她的脸颊,冷声道:“我是初学者,手法可比不得我家小姐干净利落,你要是疼得受不了的话,尽管大声的叫出来。”

    云依不住的摇头,普天之下只怕没有哪个女人能在面对毁容危险的时候面不改色,镇定自若。

    常言道:女为悦己者容。

    不管金枝玉叶也好,小家碧玉也罢,别说这个时代的女子极其注重自己的容貌,生怕有一丁半点儿的损伤,就是在现代女孩子也是极其在意自己容貌的。

    毕竟,生得貌美的女子,的的确确要比生得丑陋的女子,拥有更多表现的机会。

    “你说,你是比较喜欢横着划还是竖着划呢?”悔夜压低了声音,猛然凑近到云依的耳边,那种感觉就如厉鬼索命一般,让得云依无处可逃,“又或者不管横的竖的,爷这都给你来点儿?”

    “啊――”

    云依放声尖叫,听着悔夜那般询问的语气,只是让她更加的恐惧,“我说,我真的什么都愿意说,我是认真的。”

    滚烫的眼泪滑出眼眶,云依此刻只想保住自己的脸,她算是看出来了,宓妃并不一定非要从她嘴里问出东西来,那些黑衣人虽然没有她知道的多,但聪敏如宓妃,只要给她留有线索,她定能顺藤摸瓜,找到那人在星殒城布下的几处隐秘据点。

    “左脸横着划,右脸竖着划挺好的。”宓妃半瞌着眸子,白嫩如葱的手指轻轻扣击着桌面,似是没有听到云依的话,云淡风轻的给悔夜下了命令。

    “小姐说怎么划就怎么划,属下也觉得左脸和右脸划痕不一样会特别一点,要是划出个对称的来,着实也太无趣了一些。”

    “记得划的时候一刀一刀划得紧密一点,不然她这张脸还没划到那么刀就划满了,到时岂不得刀上加刀?”

    “小姐提醒得是。”

    “见血即可,可别见骨了。”

    “这个…这个属下尽量,也不知道一会儿会不会突然手抖一下什么的。”悔夜说得认真,听的人却是听得头皮发麻。

    云依手脚都使不上劲儿,她趁着悔夜跟宓妃说话的空档,想要张嘴咬上悔夜的手,悔夜轻蔑的瞥了她一眼,掌心一用暗劲,径直就将云依横扫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又狠狠的砸落下来。

    此刻的云依,已然是半裸之状了。

    “咳咳…咳…”在命都快要没有的时候,云依也没有心情在意自己有没有露胳膊露大腿了,哪怕就是真的露了,那又能如何?

    现下的她,除了一张脸还完整以外,浑身都是两到三公分的刀伤,整个人也鲜血淋淋的,哪怕她就是裸着估计也没有男人看得上她,会对她产生什么想法,是以,云依不怕给人看。

    “温宓妃,你真的不想知道幕后主使是谁吗?”捂着胸口,云依怒瞪着宓妃,她要牢牢的记住宓妃的模样。

    想她这一生,受过所有的屈辱都是宓妃给的,叫她怎能不恨,她是恨不能喝宓妃的血,吃宓妃的肉,以解她的心头之恨。

    “是,那些黑衣人的确也知道一些秘密,不过他们也仅仅只是知道一点皮毛而已,你就算问了也不会得到多少情报的。”

    “这么说你知晓很多的秘密了?”

    “当然。”

    “那你现在是在跟本郡主讲条件还是在跟本郡主谈交易呢?”

    片刻的沉默过后,云依倒也认得清眼前的局势,她满脸挫败的道:“我一个阶下囚,貌似没有资格跟你讲条件。”

    “你倒还有几分自知之明。”

    “呵呵……”云依自嘲的笑了笑,大脑飞快的运作起来。

    “本郡主喜欢听实话,你若说谎来糊弄本郡主,你的下场恐怕会不太美妙的。”对云依宓妃可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如她这样的女人,想掌控在手并不太容易,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反咬一口。

    不过,宓妃既然决定不杀她,那么也就不怕在她身上多花一点时间,让她即便不甘不愿,哪怕被迫都要受她牵制。

    而她,突然就想到了那么一个对云依而言,非常具有诱惑力的筹码。

    “我既决定开口,又何必多此一举绕个圈子来骗你。”

    “哈哈…那敢情好,说说你的条件,也让本郡主瞧瞧你的诚意。”且不说因为这次事件相府死去的那些铁卫跟护卫,单单就是分家前因云依而让她娘亲在祠堂受的委屈,宓妃就不可能轻饶了云依。

    如若那时不是考虑到云依还有很高的利用价值,此刻云依也早就变成一具尸体了,如何还能跟她讨价还价。

    “我会告诉你,我是听命于谁,潜入相府又是为了完成什么任务的,唯一的条件就是你要饶我性命,放我安全的离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她云依还能活着,总有一天她会找宓妃报仇,以偿她今时今日所受之辱。

    精明如宓妃,放虎归山,养虎为患这样的事情,云依相信她不会做,但此刻她却盼着宓妃能点头。

    “你就上嘴唇碰碰下嘴唇,本郡主凭什么相信你说的是真话。”

    “我受制于你,命都捏在你的手里,我既想活命又怎么可能再撒谎来欺骗于你。”

    “可本郡主就是不信你,所以……”

    眼看着宓妃耐心仿佛尽失,又想毁她容貌,云依不由得急了,喊道:“你之前说的都对,我的确是爱上了一个男人,不但将自己的身子给了他,只要是他想得到的,我都心甘情愿的替他冒险去夺去抢,哪怕是为了他潜进别人的府邸成为细作,随时都有暴露的危险,我也认了。”

    宓妃挑眉不语,云依咬唇又道:“即便他的身边女人多得数都数不过来,可我的一颗心仍然落在他的身上,为了他连命都可以不要。”

    “他总是说我生得美,也爱极了我的容貌,你怎么对我用刑,为了他我都不会吐露一言半语的,但诚如你所言,男人都喜新厌旧的,倘若我没了容貌,那他定是不会再多看我一眼,那怎么可以,我绝对不能失去他,所以…所以为了保住我的脸,我真的不会骗你。”

    “如果本郡主放了你,回去你要怎么像他解释,他又怎么可能还信任你?”宓妃话一出口,云依就愣住了,她压根就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脸色‘刷’的一下惨白惨白的,“如此,你还不如什么都不要说,让他以为你为他而死,至少那人还会为你惋惜一声。”

    “你别管他会不会信我,你只管回答我,这个交易你做还是不做?”怎么回到他的身边,云依现在的确没有好的主意,但她也绝对不能呆在宓妃的手里,无论如何先逃出去再说。

    只要离开了相府,离开了星殒城,离开了金凤国,那么她就还有机会,还有希望再回到他的身边。

    更何况,她还要弄清楚,那个男人是否真的骗了她。

    如果他骗她,那么一定不能只有她难受,她不痛快,她所承受过的一切,那人也必须都偿一遍,否则怎么对得起她。

    “好像本郡主没有理由拒绝你的提议。”

    闻言,云依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的脸暂时保住了,“你…你走开,把刀拿开。”

    咽了咽口水,云依还真怕对她虎视眈眈的悔夜,会突然冲过去给她脸上来几刀,那她就真的完了。

    “悔夜,退下。”

    “是。”

    “云依,容本郡主提醒你最后一遍,千万别在本郡主的眼前耍心机,玩手段,本郡主最是不喜谎话连篇之人,你可得牢记莫要犯了本郡主的忌讳,不然就不是毁不毁容那么轻松的事情了。”

    “我…我我知道。”强压下心头的不安,云依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四平八稳,很害怕被宓妃寻到蛛丝马迹。

    “说。”

    云依深吸一口气,一双杏眸直视宓妃那双似是蒙上了层层迷雾般的美眸,定了定神开口道:“我喜欢的人是琉璃国的三皇子项宗浩。”

    琉璃国景帝共有六个儿子,虽都尚未封王,但却都已经离开皇宫入住了新建的皇子府,三皇子项宗浩能文能武,相貌英俊,仪表堂堂,传闻他的红颜知已颇多,府中姬妾成群。

    然,项宗浩十七岁上战场,骁勇善战,战功彪炳,甚得景帝的喜爱不说,在军中也颇具影响力。

    他的母妃初入宫时,不过只得一个常在的位份,却一步一步晋封到妃位,二十多年来甚得景帝的心意,哪怕她不及杨贵妃圣宠加身,但宫里也没有哪个女人敢在她的面前甩脸子,给她难堪。

    苗妃出自彪旗大将军府,她的父亲是彪旗大将军,偏她容貌生得秀丽清婉,体态更是轻盈多姿,她的舞姿乃琉璃国一绝,至今未有一人能胜过她,得景帝一句赞赏。

    三皇子项宗浩不但有个手握重兵的外祖父,还有一个颇得圣意的母妃,自己又能征善战,在军中极有声望,暗中的势力也很大。因此,项宗浩是琉璃国皇位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

    “的确,项宗浩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还是琉璃国皇位最有竞争力的皇子之一,你看上他倒也不奇怪。”

    “是,他就是我喜欢的人。”云依露出娇羞状,惨白的脸上浮出两朵红云,瞧着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以你的身份,喜欢上那么一个风流成性的皇子,跟那么多的女人共用一个男人,本郡主也挺佩服你这等喜好的。”

    云依怔了怔,一时也无法品味出宓妃话里的意思,她又道:“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可以让被你活捉的十二个黑衣人来与我对质。”

    她喜欢的人的确不是琉璃国三皇子项宗浩,但她潜进相府的确是受了项宗浩的命,倒也不怕宓妃会起疑。

    一年半前,她便设计了一出场,让得自己顺利被项宗浩挑中,秘密训练成女细作,出师之后她接连出了二十次任务,每一次都圆满完成,让得项宗浩对她越发的器重,也越发的信任。

    之后,她便被项宗浩派到金凤国,伺机潜入相府。

    为免显得自己表现过于急切,云依纵然心中七上八下的很不踏实,她也按捺着没有开口,却也不敢抬眸打量宓妃的神色。

    “当面对质?”

    “对,你若不信我,我可以跟黑衣人当面对质。”下意识的咬了咬下嘴唇,云依表现出坦荡的模样。

    “唔,这个倒是可以考虑。”宓妃捏着下巴,做出一副沉思之状。

    “小姐,想必残恨已经从那些黑衣人的嘴里问出点东西了,既然云依有胆跟黑衣人对质,不如咱们就问问她,黑衣人里面领头的两人都叫什么名字,是何身份?”

    宓妃看了悔夜一眼,含笑点了点头,道:“云依,这个问题不难回答吧!”

    “领头的黑衣人名唤史中通,那个脸上有道刀疤的男人名唤阵书铎,他们都是宗浩身边得力的属下,分别掌管着金凤国内,宗浩布下的两处据点。”云依抿着唇,似是有些不甘愿的吐出口,表情又是自责又是难过,仿佛她真的做了对不起项宗浩的事一样。

    “那你可知晓那四处据点具体的位置。”

    半晌沉默过后,云依咬着牙,恶狠狠的道:“我知道。”

    那四处据点她当然知道,为了弄清楚那四处据点,她曾受过重伤,还险些暴露了身份,此番却要如此容易的说出口,告诉宓妃知晓,云依觉得份外的不甘与懊恼。

    当然,更多的是愤怒。

    项宗浩虽说重用她,但他对她仍是留有戒心,很少透露重要的情报给她,她手里掌握的都是她自己辛苦探查而来,甚至还未来得及告诉那人知晓。

    “说。”

    “史中通负责的两处据点一处在昌河坝,一处在陵眙城,孟书铎负责的两处据点,一处在安剑山,一处在玉云村。”

    “悔夜,给她纸笔。”

    悔夜了然,先是搬了一张矮几到云依的跟前,再拿来文房四宝摆在地上,沉声道:“将那四处据点的详细位置,大致结构以及里面的布防写下来,作为一个优秀的细作,可别告诉爷你不会。”

    “我……”

    “纸上就算染了你的血也不妨事,只要字看得清楚就成。”

    “我写。”咬着牙,云依忍着痛提笔开始画图,再配以文字说明。

    “说说三皇子派你潜进相府都想干什么?”

    “宗浩让我潜进相府的目的,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聪明如你温宓妃,应该早就想到了。”云依不答反问。

    宓妃收回放在茶沿儿上的手,扫过自己漂亮的指尖,冷声道:“本郡主耐心有限,你可别太浪费。”

    “潜进相府,一是为了探得文武双玉环的下落,再想办法拿到手;二是为了暗中探听相府的情报,再埋些隐患在相府以备他日之需。”

    “项宗浩跟温二爷温三爷和温四爷可有暗中往来?”

    “没有。”

    “你确定?”

    云依喘了一口气,神色平静的道:“宗浩的确没有跟温家其他三位爷有暗中往来,但他却是有吩咐我暗中拉拢温家庶出的三位爷,让他们跟宗浩结盟合作,然后许给他们好处。”

    “那你为何却挑拨了他们与相府的关系呢?”

    “我…我怎么可能那么做。”云依皮笑肉不笑的憋出这么一句,让得宓妃面上不显,心下却冷笑一声。

    这女人,果然欠收拾得很。

    “金凤国朝中,谁与项宗浩暗中有所往来,本郡主不想听到‘不知道’三个字,你可懂得?”

    这个问题可比前面宓妃所有的问题都来得重要,不但宓妃好奇,心中有着种种猜测,就连监控室里的墨寒羽温绍云几人都很想知道。

    “你既那般喜欢项宗浩,而项宗浩的正皇子妃之位又是留给你的,他对你的信任可想而知,不会隐瞒你这等事情的。”

    所以呢?

    所以她就一定要知道?

    云依被宓妃那理所当然的语气跟态度逗乐了,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望着她,心乱如麻。

    项宗浩跟金凤国朝中哪位大臣来往甚密,怎么可能让她知道,她跟项宗浩也根本不是那样的关系。可即便她跟那人是那种关系,却也对他在金凤国布下的暗棋知之甚少,这让她怎么答?

    “答不出来?看来你的诚意也不过如此。”

    “是庞太师。”

    宓妃危险的眯起双眼,霎时就怒了,声似千年玄冰,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骤然下降,仿佛隆冬降临,“还真把本郡主当傻子玩了,悔夜,给本郡主划花她的脸。”

    “是。”

    说时迟,那时快,悔夜心知肚明,前一次是宓妃故意要吓云依的,但这一次却是认真的。

    因此,悔夜根本没让云依有时间反应,锋利的匕首便划破了云依娇嫩的脸蛋儿,带起一丝妖冶血线。

    “啊,我的脸――”

    云依的惊叫声,呼痛声,求饶声,声声入耳,换来的不是宓妃喊停,而是悔夜出手越发的快狠准。

    左一刀,右一刀,长长的伤痕以她的鼻梁为界,左边是左边,右边是右边,不过眨眼之间,鲜血便染红了云依的整张脸。

    “在你开口之前,本郡主就提醒过你,不要犯了本郡主的忌讳,但你却是明知故犯。”

    “痛…好痛…我的脸…呜呜…我的脸…”

    “痛啊…好痛…”

    待得悔夜在云依的脸上划足七百三十刀,云依已经痛得昏死过去三次,每一次却又都被痛得清醒过来,然后就是死命的叫喊,发疯失控的诅咒宓妃各种不得好死。

    “下去找一个能装得下她的木盆,再往里倒满盐拿过来。”

    “是。”

    “本郡主生平最讨厌欺骗,你却当着我的面说谎,你真觉得本郡主好糊弄,随你怎么说就是什么?”

    云依捂着自己的脸,咸咸的眼泪流进伤口里,疼得她倒抽几口凉气,她恨,她好恨。

    “你心里那人到底是北狼国的人还是梦箩国的人,说了你还能活着走出相府,走出金凤国,不说那你便将这条命留下吧!”

    话落,宓妃似是还嫌云依不够狼狈,不够凄惨,掌心运起暗劲吸了一条黑色带倒刺的长鞭握在手里,“没有人能在欺骗本郡主之后还能全身而退,下面是你接受惩罚的时间。”

    啊――

    黑色的长鞭在宓妃的手里似是有生命一般,每一鞭抽在云依的身上都打得她皮开肉绽,身上所剩无几的衣服更是碎成了破布条,很快就只剩下上面一件,下面一件遮丑的,小的有些可怜的布料。

    足足抽了云依二十鞭,引得她体内的生命蛊疯狂的躁动之后,宓妃这才扔开鞭子,语带讽刺的道:“本郡主很好奇,究竟是个什么模样的男人,竟然值得你堂堂一个苗族王室嫡系的贵女,不惜叛离苗族都要跟在他的身边,而且还甘愿为他辗转各国各府去当细作。”

    轰――

    此刻,云依的心理防线彻底的坍塌,她已经没有力气再爬起来,坐起来,她只能趴在地上,吃力的仰着头看向宓妃,眼神如刀似箭,恨不能将宓妃给生吞活剥。

    “如果本郡主没有记错,但凡苗族王室之女,无论嫡庶都是不得与外族通婚的,否则便会被族人视为叛徒。”

    “你…你你怎会知晓我的身份?”

    “苗族王室的王位素来都由女子继承,女子不得与外族通婚,便是为了保证其血统的纯正,不然那项本就……”

    “闭嘴,你闭嘴。”

    “你在命令本郡主?”宓妃挑了挑眉,一双水灵灵的美眸里涌起骇人的风暴,抬脚便踩在了云依的脸上,还恶作剧般的左右碾了碾,似是怕她还不够痛似的。

    她苗族那么隐秘的事情,温宓妃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从一开始宓妃对她的怀疑不是因为她露出了破绽,而是因为她苗族人的身份?

    云依心乱如麻,她虽叛离了苗族,但她身体里流着苗族的血,维护苗族是她的本能。

    “我苗族隐世那么多年,竟然还能遇上一个知晓苗族那么多隐秘之人,我这跟头栽得也不算委屈。”强行咽下一口血,云依咬牙切齿的扫过宓妃的脸,“我的确出自苗族王室,而且还是王室嫡系一脉的,论身份也不比一国公主差了,但也诚如你所言,我爱上的男人不是苗族的男人,所以我叛族而出了。”

    换言之,宓妃别想通过她找到苗族的所在地,她是宁死都不会说的,哪怕她不想死,她想活着回去问问那人,可曾真正的在意过她。

    “本郡主对苗族不敢兴趣,只是对你背后的那个男人很感兴趣。”

    “哼!”

    “本郡主好像记得苗族王室姓古,不知你……”

    满是惊愕又满是戒备的双眼瞪视着宓妃,云依的心里掀起惊涛骇浪,她竟连这都知晓?

    她的真实身份,云依就连那人都没有告诉,只对他说她是苗族一个很有名望世家的小姐,未曾告诉过他,她出自王室。

    可宓妃却准确的说出她王室姓古,怎不令她惊恐异常,“对,我苗族王室的确姓古,而我的真名叫做古依娜。”

    “啧啧,你要一开始就对本郡主这般坦白,也不至于受这番皮肉之苦,你可真是不听话。”

    “你答应过留我性命的话可还算数?”

    “自然,本郡主可是从不说谎的。”她即便说了谎,也不会让人知晓她是在说谎。

    听了宓妃这骗死人不偿命,还说得一本正经,理直气壮的话,温绍云温绍宇都别过头去,不忍再看。

    穆昊铮却是望着宓妃,那佩服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果然没有白跟着来一趟,学到的东西还真是不少。

    “真到了你嘴里能变成谎,谎到了你嘴里亦能变成真,你还真是从不说谎的。”墨寒羽嘴角微抽过后,心中腹议道,幽夜苍茫站在他的身后,那脸上的表情是满满的赞同之色。

    “好,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本郡主洗耳恭听。”宓妃又坐回椅子上,翘起二郎腿静待云依的下文,看看究竟是哪国动的手。

    虽然有证据指向那些黑衣人都来自北狼国,但也不排除梦箩国无人插手进来,因此,宓妃需要云依的供词。

    “我真正喜欢的男人是北狼国皇后之子拓跋泽晗。”说到拓跋泽晗的时候,云依的神情自然而然的柔和了下来,不似之前她提到项宗浩时的伪装,此时她脸上的娇羞之色才是真实的。

    只可惜,云依容颜已毁,并不知道自己露出那样的表情,其实看起来份外的狰狞扭曲,骇人至极。

    “那个传闻双腿残疾,容貌被大火烧毁的六皇子拓跋泽晗?”好吧,除了金凤国之外,宓妃对其他三国皇室的皇子公主都有所了解,倒还真忽略了北狼国这位皇后之子。

    北狼国武帝的皇后乃是当朝萧太傅的嫡长女,因是先皇亲赐的太子妃,当时的武帝纵然不喜却也不能拒绝,但武帝对萧皇后还真就是相敬如宾,人前恩爱非常,人后形同陌路。

    外界有所流传,说是武帝尚武,宠爱的女子多性格豪爽,热情奔放,而萧皇后出自书香世家,性情温婉,容貌虽美却弱不禁风,自然而然就不讨武帝的喜欢,连带着她所生下的嫡出皇子都不怎么受武帝的宠爱。

    再加上七年前的一次意外,六皇子拓跋泽晗被大火烧毁了容貌不说,还被掉下来的房梁砸断了两条腿,自此,越发不得武帝的宠爱,也就渐渐淡出了北狼朝堂众人的视线。

    怕只怕连那大皇子拓跋迟都不知道拓跋泽晗藏得那么深,势力比他还要强上三分。

    “他没有毁容,双腿也没残吧!”好歹云依也是美女一枚,不会那么眼瞎爱上一个双腿残废又容颜尽毁的男人。

    “对。”

    “他派你来的目的。”

    “一是夺取地形布防图,二是拿到文武双玉环,三是掀出相府地下遍布地道,让金凤国的朝臣向宣帝施压,借以除掉相府。”

    该说的不该说的,她都说了,云依也没那么多顾忌了,索性全都说出来,反正她也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

    “地形布防图是谁告诉拓跋泽晗的?”

    “这个我并不清楚,只知道他很信任一个人,那人是他最亲近的谋臣。”

    “那人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

    面对宓妃的问题,云依皱了皱眉,缓了口气才道:“那人叫明一锐,三十出头的年纪。”

    明一锐么,这人如果不出所料,定是那巫族之人,宓妃眸色沉了沉,没了再问下去的心思。

    “琉璃国三皇子有没有跟庞太师往来甚密我不知道,但庞太师跟北狼国却是……”

    “小姐,东西准备好了。”

    “将她给本郡主丢进木盆里,然后专门针对女子的刑具,一样一样都给她用上一遍,别弄死就成,毕竟本郡主答应过留她一条命的。”

    悔夜笑了笑,拱手道:“小姐放心,属下自有分寸。”

    “如此甚好。”弯了弯嘴角,宓妃转身离开。

    云依惊恐的瞪着木盆里那白花花的细盐,整个人都剧烈的颤抖起来,“你是自己进去,还是爷亲自扔你进去。”

    “不…不不不……”

    “那可由不得你。”拎小鸡似的,悔夜提起浑身都是伤口的云依,邪笑着将她扔进了满是盐的木盆里。

    啊――

    好痛――

    什么叫做伤口上撒盐,这就叫。

    不不不,这哪儿是撒盐啊,这根本就是滚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46步步试探皇后之子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