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50 强强对碰狼狈出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一改往日穿衣的风格,陌殇大概也知道自己是来做贼打探消息的,如瀑的墨发高高束起,以一张薄如蝉翼的玉制面具掩面,将他那俊美如谪仙般姿容藏了起来,一袭毫无纹饰的黑色锦袍衬得他体态挺拔修长,举手投足之间透出一股霸道的尊贵之气。

    黑色的神秘与高贵被他演绎得淋漓尽致,令人移不开眼。

    拓跋泽晗玉冠束发,面色冷肃,带着无尽汹涌的杀气,青色的锦袍之上,那只眼神锐利振翅欲飞的雄鹰,似是被他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所感染,莫名的仿佛多了几分生气,那双瞪着人的鹰眼,仿佛越发的锐利逼人了。

    绣出那只鹰的人,绣技之精湛,不得不令人道上一句:叹服!

    饶是宓妃见了都不由眼前一亮,心中起了几分计较之意,果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的绣技虽说已是极好,甚至被金凤国的人传为一手绣技独步天下,但也不能否认绣出拓跋泽晗衣服上那只鹰的人,的的确确是个高手。

    哪怕与她相较,定然都不会落于下风。

    夜色宁静,树影斑驳,沉寂的庄园在拓跋泽晗的怒吼声中沸腾了起来,黑压压的人以包围之势朝着书房靠近,顷刻间就将陌殇与宓妃两人,死死的围困在这方天地之间。

    只见半空中,一黑一青两道身影,不过短短一盏茶的功夫,就已然交手数十招,却是不见谁落于下风。

    宓妃收回看向陌殇和拓跋泽晗的目光,习惯性的捏了捏面纱遮盖下的下巴,一双清灵澄澈的美眸中掠过一道森冷的杀意,嘴角勾起一抹邪气至极的笑痕,不怀好意的扫向四周朝她靠近的黑衣暗卫。

    这些人都是拓跋泽晗带来的,能杀一个算一个,能杀一双算一双,也不枉她费力探访此地一番。

    她跟北狼国的梁子结得有些大,虽一时不能痛痛快快的报仇,但这不妨碍她收一点利息。

    至于拓跋泽晗衣服上那只栩栩如生,仿如活物一般的鹰,究竟是谁绣出来的,咳咳…貌似目前不是她关注的重点。

    只是隐隐的,宓妃觉得她跟那个拥有一手好绣技的未知的人,以后肯定会有所交集,是敌是友尚不可知,宓妃也不是特别的关注。

    她亦仅仅只是觉得有种遇到对手的兴奋感罢了,毕竟在绣技方面,饶是教导宓妃这项技艺的水灵长老,现如今都不得不承认,宓妃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完胜了她。

    倘若某天遇上,誓必要好好较量一番,这就跟习武之人渴望遇到同等的对手相互切磋是一样的感觉。

    但若为敌,宓妃亦是不会心慈人软的,谁让她原本就不是一个好人。

    “全力围攻,杀了那个女人。”拓跋泽晗好久好久没有打得这么尽兴了,越打越兴奋,越打越激动,多年来他还不曾遇到像陌殇这样的高手,也不曾有人能让他步步为营,慎重之后再慎重的对待。

    无疑,陌殇是个能让他百分之百认真对待的对手,因此,这一战完完全全激发了拓跋泽晗体内好斗好强好胜的兴奋因子,他要打败陌殇。

    紧张应敌之时,拓跋泽晗也不由得抽出一丝心神对四周的黑衣暗卫下达必杀的指令,但凡知晓他秘密的人都要死。

    不管陌殇跟宓妃是什么身份,又是所属的哪方势力,既然他们闯入了他的庄园,知晓了他的秘密,甚至还听到了他跟屠怀鲁之间的谈话,那么这两人就必须得死。

    斩草除根,方能永绝后患。

    无论如何,拓跋泽晗都不会将自己陷于险境。

    “啧啧,六皇子当姑奶奶是纸糊的不成,就凭你手下这黑猫三五只,也想杀掉我?”

    黑猫三五只?

    丫的,你会数数么?

    里里外外的黑衣暗卫加起来,没有上百也有五十了,怎的到你嘴里就成黑猫三五只了?

    有你这么数的么?

    “杀了她。”闻言,拓跋泽晗冷肃的面色险些龟裂,整个人都顿了一顿,怔了一怔,若非回神得快,十足十就要吃上陌殇一掌。

    他训练有素的暗卫,到她嘴里就全成猫了,他还就不信自己上百的暗卫拿不下一个女人。

    “是。”

    黑衣暗卫一个个攻向宓妃,杀气冲天而起。

    陌殇被拓跋泽晗缠住,两人的武功似乎不相上下,就连功力似乎都在伯仲之间,一时之间胜负难分。

    初交手之时,两人都没有尽全力,都在试探对方的实力,一招一式,你来我往之间方才加重了力道,越打越是激烈。

    “小看她,你可是会吃亏的。”陌殇原是担心宓妃的,等他想要速战速决去助宓妃之时,反被宓妃瞪了两眼,她要表达的意思很明显:她手痒,她想打架,你丫的别插手。

    正当陌殇还想说点儿什么的时候,宓妃又给了他一个眼神,其中威胁的意味甚重:你要敢插手,姑奶奶保证不揍你。

    清楚明白宓妃的意图之后,陌殇甚是无奈的摸了摸鼻子,他哪里还敢去插手她的揍人大计啊,没得自己也会挨上一顿揍。

    他家这小女人要是狠起来,任凭他如何撒娇卖萌装可怜,她都不会心软的,保证不揍他是因为保证不会把他揍得太惨。

    嘶――

    回想起上一次挨揍的经历,陌殇咽了咽口水,他觉得自己还是专心对付拓跋泽晗就好,至于其他的能不管最好,尤其不能坏宓妃的事。他可不想再被揍成熊猫,再顶着满脸的青紫红肿不能上药,只能以一张面具遮面来掩盖,那滋味着实挺难以忍受的。

    “她还能翻天了不成。”拓跋泽晗虽觉陌殇这话说得怪诡,但他却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他承认陌殇是个高手,是个能与他一较高低的高手,但他显然并没有把宓妃放在眼里。

    在拓跋泽晗看来,任宓妃身手多么的敏捷,武功多么的高强,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他还就不相信宓妃可以以一敌百。

    “呵…”陌殇轻笑一声,笑声仿如天籁,却又带着无尽的轻嘲与讽刺,让得拓跋泽晗再次一愣,眼里折射出一抹凶狠的幽光,出手更快了几分,“本皇子很好奇,你们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勇气,竟然……”

    陌殇一边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的接招,然后化解拓跋泽晗凌厉的攻势,一边出言打断他的话,冷声道:“你瞧,这可不就吃亏了么?”

    以一敌百的本事宓妃有没有,陌殇表示不是很清楚,但他可以肯定,这些黑衣暗卫无人近得了宓妃的身,如此他那颗提起的心,顿时就安稳了几分,也就有了心思跟拓跋泽晗一较高低,分出个胜与负了。

    甭管怎么说,今个儿算是陌殇第一次在宓妃面前展露自己的身手,怎么着也不能让宓妃失望,更不能败给他人,否则太丢份不说,还特别没有面子。

    作为邪魅男时动武的那些表现,当然不能算在他的身上,虽然那其实也是他,但陌殇想想还是觉得不舒服,一定要亲自在宓妃的面前表现表现才可以。故,六皇子殿下在陌殇眼里的作用,说白一点就是个练手的啊!

    是某世子为了在自家媳妇儿面前挣表现,不得不采用的一件道具。

    索性北狼六皇子拓跋泽晗是不知道陌殇心里想法的,不然他不当场气绝身亡才怪,不带这么坑人,嘲讽人的。

    “你找死。”眼看着黑衣暗卫将宓妃围困在中间,却连宓妃的身都近不了,就那么死在宓妃的剑下,拓跋泽晗几乎是瞬间就怒红了眼。

    只见宓妃游刃有余的穿梭在黑衣暗卫中间,手中长剑所过之处,莫不倒下一个黑衣暗卫,收割掉一条鲜活的生命。

    “六皇子还是先顾好自己。”闻言,陌殇面色一沉,想取他的性命,就凭他还远远不够资格。

    而他落到宓妃身上那欲除之而后快的目光,也让得陌殇相当的不舒服,黑瞳里的杀意也越发的强盛。

    动宓妃者,死。

    “哼,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今日都得把命留在这里。”话落,拓跋泽晗再次朝着陌殇猛力攻去,同时怒声道:“一群废物,连个女人都收拾不了,本皇子留尔等何用?”

    此番他原以为自己的计划那般的周密,环环相扣,局局相连,可以说是几乎天衣无缝,遂,他带来金凤国的势力虽不是手下实力最强悍的,但总体实力绝对弱不了。

    可是,即便是这样的战斗力,竟然折损了近三分之二在相府,怎不叫他震怒又肉疼。

    要知道培养这些人,他花费了多大的人力,物力跟财力,结果竟是这般的不堪一击,心头又岂是一个‘恼’字了得。

    “但愿六皇子真能将我们留下,呵呵。”

    “你别太过猖狂。”

    “我一向便如此张狂,你又能奈我何?”一个不轻不重的‘我’字,偏生却贵不可言,高不可侵,精致的面具之下,陌殇缓缓勾起嘴角,漆黑如墨的双眸燃起浓烈的杀意。

    “看招。”

    拓跋泽晗知道自己这次遇上的对手很强,就连底下被众多黑衣暗卫围攻的宓妃也很强,但他也不是泥捏的,岂容他人骑在他的头上,更何况这两人知晓了他的秘密,不除之而后快,他怎能安心。

    这一战,非打不可,也非分出胜负不可。

    “六皇子还不准备拿出真功夫么?”陌殇眸底划过一道暗芒,浑身的气息一变再变,时强时弱,让人捉磨不透。

    “你……”

    “要说六皇子这份隐藏的功夫跟隐忍的功夫,还真让人挺佩服的。”

    “太过聪明的人都活不长久,阁下难道不懂吗?”世人皆知北狼国六皇子拓跋泽晗是个双腿残废,容颜尽毁之人,而他却生得俊美非凡,双腿也完好无损,他从不以这样的姿态示人,此刻方才意识到自己被掀了老底。

    随即拓跋泽晗又不免嗤笑出声,纵观这天下,传言多可笑,世人又多愚昧无知。传他容颜尽毁,双腿残疾,他却健康得不能再健康,虽然四年前的他,的的确确如同传言所传那般,但庆幸他终于从那泥潭之中站了起来,走了出来;传言金凤国相府嫡女温宓妃,貌若无盐,琴棋书画一窍不通,更是无才又无德,且性情孤僻,喜怒无常,还是个胆小怯懦,口不能言的哑巴。

    而真正的事实是怎样呢?

    相府嫡女温宓妃,倾国倾城,绝色无双,一手绣技独步天下,更是拜入药王谷,乃药王之关门弟子倍受宠爱,习得一身好武艺。

    最重要的一点,曾经因口不能言倍受欺凌,甚至被当众退婚的她,现在不但不哑,嗓音清灵悦耳,犹如天籁之声。

    “六皇子还是操心一下自己比较好,至于我能不能活着离开,你倒是管不着的。”从他知道这处庄园,就没想放过这庄园里的人。

    在他离开之前,无论如何他都要扫清围绕在宓妃身边的危险,否则他如何能走得安心。

    宓妃其实并不怎么喜欢使剑,不过碍于她顺手的兵器在做贼的时候都不太方便使用,她也只能顺手牵羊,夺了黑衣暗卫的长剑来用。

    二师兄教给她的剑法,宓妃以前也就兴趣来时练练,倒还真的没有用来杀过人,但眼下死在她这套剑法之下的人却是不少。

    月夜下,宓妃的剑招越来越快,黑衣暗卫根本就无法近她的身,天空中似是飘起一朵朵晶莹剔透的雪花,扑簌簌的往下落,景色极美。

    那在漫天雪花下挥舞着长剑的女子,一双清冷的眸子带着凛冽的杀意,周身寒气遍布,明明看着该是畏惧的,然,即便无法看清楚她的容貌,那一刻,却只觉她美得惊心动魄。

    当屠怀鲁安排好拓跋泽晗交待的事情,嗅闻到空气中飘散的血腥气,赶到书房的时候,眼前的情景让他瞪大了双眼,也怒红了双眼。

    瞧瞧他都看到了什么,遍地的暗卫尸体,得了他指示前来面见拓跋泽晗的康庄康荣,此时已经跟宓妃缠斗在了一起,至于前面围攻宓妃的黑衣暗卫,还真就如宓妃所言,只剩下黑猫三五只了。

    再看半空之上,拓跋泽晗与陌殇战得激烈,一招一式尽是杀招,其气势虽强,却是渐渐落于下风。

    此情此景,让得屠怀鲁面色大变,整个人竟是生出一股无力之感,不过他也知道退是没可能的。

    主子都没退,他退算个什么事儿。

    于是,顶着莫大的压力,他也攻向了宓妃,眼里涌动着无尽的杀意,杀了或是拿下这个女的,想来就能制住那个面具男了。

    “不自量力。”瞥了眼冲过来的屠怀鲁,宓妃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她还真不怕他过来。

    除了陌殇以外,宓妃还真的没在谁的手中吃过亏,眼前这些人还真的没有办法让她产生惧意,越战她只会越兴奋,身体里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劲。

    “丫头,我要结束战斗了,找人来帮忙。”陌殇身影一闪,避开拓跋泽晗的一个杀招,反手给了后者一掌,逼得后者倒退数步方才稳住脚。

    这些年陌殇虽然没有停止过练武,但真正意义上他却极少跟人较量,自然而然也就没什么对手。在他的记忆中,也唯有第二人格出现的时候,才有机会跟人大打出手,战一个痛快。

    在他这个主人格的时候,拓跋泽晗算得上是个对手,至于他的武功高到足以让陌殇认真以待。

    眼下,逼着拓跋泽晗毫无保留的使出了全力,陌殇也动用了近八成的功力,这场战斗也该结束了。

    “知道了。”一招逼退屠怀鲁几人,宓妃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号弹,用一成功力将它击向天空,然后绽开一朵红艳艳的玫瑰花。

    看到她发的信号,沧海会带人第一时间赶过来,接下来她就要接手这处庄园,指不定还能发现些别的东西。

    当然,前提是拿下或是赶走拓跋泽晗。

    砰――

    一黑一青两人四掌对轰,陌殇往后倒退七八步,稳住身形面色如常,拓跋泽晗只退了三步,面色惨白。

    噗――

    捂住胸口,拓跋泽晗当众吐出几口血来,再看底下那一片狼藉,他的双眼泛着腥红之色,整个人怒到极致。

    “撤退。”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两个字,拓跋泽晗恨恨的瞪了陌殇一眼,今日之辱他记下了。

    “想走,你可问过我了。”陌殇闪电般的再次逼近拓跋泽晗,后者强忍着胸口翻涌的血气,运功应敌。

    化掌为爪,陌殇逼得拓跋泽晗一退再退,胸口再受上一掌,紧接着腹部更是再挨上一脚,整个人顿时倒飞出去。

    “殿下。”康庄康荣惊呼一声,脸色大变。

    “你们还是先顾好自己。”

    “撤。”

    话落,拓跋泽晗朝着陌殇扔出两枚黑色核桃大小的霹雳弹,一阵浓烟过后,拓跋泽晗跟他剩下的几个属下都失去了踪迹。

    “熙然为什么要放走他?”

    “阿宓也没想要留下他不是?”

    “哼,你又知道我的想法了。”

    “阿宓宝贝心里想什么,我当然知道了。”

    阿宓宝贝?

    闻言,宓妃嘴角抽了抽,为毛跟这个男人在一起之后,他对她的称呼越来越多了,也越来越让人受不了了。

    阿宓宝贝,丫的,还能再肉麻一点不?

    “咱们放他回北狼国,再将他不在北狼,而且还身体健康的消息放出去,相信他未来的日子会过得非常精彩的。”陌殇眸色一沉,对拓跋泽晗却是高看一眼的,放眼整个北狼国,貌似就他一人有意思一点。

    是个不错的对手,有资格让他认真对待。

    “这男人心机也忒深沉了,竟然从那琉璃国的明欣郡主到金凤国就开始了整个的布局,咱们全都身在局中而不自知,可见他的本事了。”

    “阿宓怕他么?”

    “怕他做什?姑奶奶今日放过他,只是不想他死得太便宜。”

    “嗯,要他生不如死才好。”

    宓妃默了默,对于像拓跋泽晗那样将权利看作一切的男人,唯有让他看得到那个位置,却永远都坐不上那个位置,才算真正的报复。

    ------题外话------

    么么,卡死荨了~(>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50强强对碰狼狈出逃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