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51 艰难处境绘制路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北狼国六皇子拓跋泽晗位于星殒城城西之外的秘密庄园被宓妃跟陌殇一举查获,双方交手之后,拓跋泽晗不但彻底损失了这处隐秘的据点,同时亦是身受重伤,落得一个狼狈出逃的下场。

     

       

       

       

    陌殇不动拓跋泽晗,自然不是不敢取其性命,而是留着拓跋泽晗这个人远远比杀了他意义重大得多。北狼国是四国之中,皇位争夺之战进行得最为激烈也最为残酷的国家,有了拓跋泽晗那样一匹蛰伏的恶狼,一来可以牵制北狼武帝,二来可以牵制拓跋泽晗的那些兄弟,让得他们少来掺合金凤国之事。

     

       

       

       

    如此,至少半年以内,金凤国不会有外患,也给陌殇留足了往来的时间,让他不必时时刻刻担忧宓妃的处境。

     

       

       

       

    这也算是陌殇临走之前送给宣帝的一份大礼,让他多出那么一部分时间来缓和或是解除金凤国国内的危机,不可否认陌殇也的确是恼了墨寒羽对宓妃表白一事,因着吃醋给墨寒羽找了不少的麻烦,但墨寒羽若能顺利解决掉那些麻烦或是收服那一部分人的话,无疑也是给自己增加了一部分势力。

     

       

       

       

    总的来说,陌殇对墨寒羽还是手下留情了,当然,想要解决掉他刻意吩咐人捣腾出来的麻烦事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未来至少三个月时间,墨寒羽不会出现在宓妃的面前,至于三个月之后,他此行若是顺利,想来也已经回到宓妃的身边,自然也就不会将那些个烂桃花放在眼里。

     

       

       

       

    宓妃不动拓跋泽晗,有意放他回北狼国去,却也绝对不会让他顺顺利利的回去,这从金凤国到北狼国的一路上,层出不穷的刺杀肯定是少不了的,谁让他策划了那么大的一个阴谋,招惹到了某个煞星呢?

     

       

       

       

    他若痛快了,宓妃便不痛快了。

     

       

       

       

    心里拿定主意的宓妃笑得相当的邪恶,就连陌殇瞧了她那表情都忍不住打了两个寒颤,暗忖:被谁惦记上都别被这丫头惦记上,那滋味不好受不说,还随时都有被玩死的危险。

     

       

       

       

    果不出陌殇所料,在他离开星殒城的前一天,拓跋泽晗不但没有毁容,也没有残疾的消息就传回了北狼国,顿时引起轩然大波,北狼国上下震动不已,彻底打破了前朝与后宫的平静。

     

       

       

       

    武帝是个行事不怎么讲究过程与手段的帝王,他注重的是结果,纵然他不爱萧皇后,亦对萧皇后为他所生的嫡出皇子不闻不问,但他愿意培养强者,培养有心机有谋略的强者。

     

       

       

       

    无疑,关于拓跋泽晗的这出流言,让他倍感兴趣,也重新正视了这个被他忽视了多年的皇子。

     

       

       

       

    所谓帝王,必须是最强的,武帝倒不介意他的儿子们明争暗斗,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争抢储君之位。在他的概念里,他的哪个儿子最强,那么他的这个位置就是留给谁的。

     

       

       

       

    相反,弱者是得不到他认可的。

     

       

       

       

    萧皇后出自书香世家,性情温顺柔弱,做不来像后宫众多嫔妃争宠那样的事情,然而即便她再如何的软弱可欺,却也有着自己的底线,那条底线就是她的儿子,谁敢碰她就敢跟谁拼命。

     

       

       

       

    是以,当拓跋泽晗健康的消息传回北狼国,引起动荡的时候,萧皇后勇敢的站了起来,用她自己的方式悍卫了她与她儿子的地位,让得后宫里的女人一时间都惧了她,短时间之内再不敢轻举妄动。

     

       

       

       

    这原本只是一个母亲护子心切的本能反应,却意外的让武帝刷新了他对萧皇后的认识,多年不曾踏入皇后寝宫的他,竟然破天荒的接连好几日都留宿在萧皇后的寝宫,引得北狼后宫众说纷云,对萧皇后忌惮了起来。

     

       

       

       

    谁也不知道武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谁也琢磨不透武帝的心思,虽然很多的人想要搬到六皇子拓跋泽晗,瞧了武帝的态度之后,暂时也不敢做得太过份,反倒暗中调查起拓跋泽晗的势力来。

     

       

       

       

    这一点是宓妃放出消息之后完全没有预料到的,她没有估算错北狼国上下的反应,却独独遗漏了一个母亲的母爱,没把萧皇后放到视线里,导致险些让她的反击计划大量缩水。

     

       

       

       

    不过宓妃运气也不错,倒是收获了其他的惊喜,算来也没有吃亏。虽有萧皇后护住了拓跋泽晗,让得武帝没有责问他的意思,同时也在表面上稳住了群臣,压住了后宫那群肆意想要为他安上欺君之罪的女人,却也让得北狼国中各方势力将目光落到了拓跋泽晗的身上,开始加派人手暗查他的势力,意欲在拓跋泽晗没有返回国之前,捣毁他的势力,斩断他的羽翼。

     

       

       

       

    除此之外,宓妃还将拓跋泽晗的大致行踪秘密的透露给了北狼国大皇子等人,让得他们有机会在半路上截杀拓跋泽晗,能否安稳的回到他的六皇子府,一切就都要看拓跋泽晗的造化了。

     

       

       

       

    大皇子拓跋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北狼国中有能力争夺储君之位的都不是普通人,他们的心机手段或许不如拓跋泽晗,但也远不是常人所能比拟的。如今,好不容易拓跋泽晗出逃在外,他们肯定会暂时放弃内斗,联合起来取拓跋泽晗性命的。

     

       

       

       

    而宓妃从云依嘴巴里问出来的那些秘密的据点,暗藏的部分势力,再结合黑衣人嘴里吐露出来的情报,简单的整理过后,宓妃也有计划的向拓跋迟等人传递了。

     

       

       

       

    金凤国的据点自有寒王去处理,北狼国的据点,当然就交由拓跋泽晗的对手云处理了。

     

       

       

       

    如果拓跋泽晗死在回去的路上,那么也就算是宓妃看走了眼,错估了他的真实实力,但也解了她心头那口气,便宜他死得那么痛快。

     

       

       

       

    如果拓跋泽晗活着回到了北狼国,那么为了免于责罚,他就会疲于应对武帝以及他的各位皇兄皇弟,甚至精心培养了数年之久的势力,将会折损过半,元气大伤是不可避免的。

     

       

       

       

    这般算来宓妃放走拓跋泽晗的确不亏,全当是先收了利息,待她强大到一定的程度,再凭借自己的能力报仇雪恨,那样才是真痛快。

     

       

       

       

    暂且不谈这些后话,且说拓跋泽晗受伤出逃之后,陌殇跟宓妃在等待沧海到来之前,将整个庄园他们觉得可疑的地方都翻查了一遍,结果收效甚微,足见拓跋泽晗此人是有多么的狡猾谨慎了。

     

       

       

       

    哪怕这处庄园也算是他的一个窝点,偏他没有在这里留下任何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那些死去暗卫的身上也没有明显的标记,可以证明他们是北狼国的人,因此,想凭这两点拿捏他是不可能的。

     

       

       

       

    倘若真为这个闹起来,那也是死无对证,反而打草惊蛇,宓妃定然不会干这等蠢事。

     

       

       

       

    “还在想巫族之事?”陌殇点了点宓妃的鼻尖,灿若星辰的双眸闪烁着丝丝幽光,整个人显得无比的神秘,看似容易亲近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那个屠怀鲁显然是个成不了大事的,真不明白拓跋泽晗怎会带他前来星殒城,按理说不该带设计这出阴谋的人来么?”

     

       

       

       

    “明一锐是拓跋泽晗最有力的底牌,换作是阿宓你的话,在形势未明朗之前,你可会让得暴露出来。”

     

       

       

       

    宓妃撇了撇嘴,皱着眉头道:“不会。”

     

       

       

       

    “这不就结了。”

     

       

       

       

    “要是能抓到明一锐就好了。”只可惜,那个人远在北狼国,她就是想抓也抓不到。

     

       

       

       

    巫族已经淡出世人的视线太久太久,巫族纵还有后人在,也不会轻意暴露自己的身份,一个不小心极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毕竟巫族的某些能力过于逆天,让人不得不防。

     

       

       

       

    倘若真如宓妃所猜测的那样,拓跋泽晗身边最神秘的那个谋臣明一锐,当真是巫族后人的话,那么拓跋泽晗在北狼国的势力,会有所折损,但却损失不到那么大。

     

       

       

       

    “早晚会有机会的,拓跋泽晗此番吃了这么大的亏,他可不是一个能咽得下这口气的主儿。”

     

       

       

       

    “熙然说得对,本小姐就等着他回来一雪前耻。”

     

       

       

       

    “明一锐的身份我会派人去调查,阿宓别想太多。”

     

       

       

       

    “嗯。”

     

       

       

       

    “一会儿我就不跟着阿宓回相府了。”

     

       

       

       

    “呃…”宓妃呆了呆,显然没想到他会不缠着跟她一起回去,心里没来由的流蹿着一股失落。

     

       

       

       

    笑看着失神的宓妃,陌殇突然就笑了,凑近她吻了吻她的脸颊,柔声道:“阿宓要的马儿都到了,我只给阿宓两天时间,这两天我都不去打扰你,阿宓可要快些把手上的事情处理干净。”

     

       

       

       

    她要的马到了,宓妃眨眨眼,双眸迸射出耀眼的光芒,死死的抓着陌殇的手臂,还感觉有些不真实。

     

       

       

       

    “两天过后阿宓的时间都是我的。”

     

       

       

       

    “嗯。”宓妃重重的点了点头,在他离开之前,她的时间自然都是属于他的,而她也不想跟他分开。

     

       

       

       

    “宝贝儿真乖。”

     

       

       

       

    “不正经。”红着脸的宓妃娇嗔的瞪了他一眼,就见天空中燃起一个信号弹,软声道:“是沧海到了。”

     

       

       

       

    “我去领他进来。”

     

       

       

       

    “不用,还是我去吧。”

     

       

       

       

    “去吧。”伸手揉了揉宓妃的发顶,陌殇目送宓妃离开。

     

       

       

       

    领着沧海往庄园内走时,宓妃也没有闲着,询问了沧海探查的情况,心里也有了几分底,眸色越发的沉了几分。

     

       

       

       

    “小姐,琉璃国三皇子也来了星殒城。”

     

       

       

       

    “他也在?”

     

       

       

       

    “是的,残恨跟他交过手。”提到琉璃国三皇子,沧海的语气明显带着愤怒之色,这可一点都不像他。

     

       

       

       

    “怎么回事?”

     

       

       

       

    “残恨受伤了。”

     

       

       

       

    “琉璃国三皇子的武功很高?还是他的身边有高手?”残恨的武功虽不如悔夜那么高强,但一般人也近不了他的身,想要重伤他也不太可能,更何况残恨自小就被天煞女喂食毒药,当作是毒人一样的养着,武功不顶用还会使毒,能伤得了他可见那三皇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为了确保沧海等人的安全,宓妃给他们配备的东西绝对非常的全,疗伤的药,解毒的药,甚至是用来对付敌人的剧毒之事,沧海他们的身上都有,真要武功不敌对方,保命脱身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三皇子的武功倒是跟残恨不相上下,只是后来冒出来相助三皇子的两个灰袍人武功异常的诡异,而且……”

     

       

       

       

    “说。”

     

       

       

       

    “残恨的样子并不像是受了很重的内伤,看着倒像是中了蛊。”沧海眉头皱了皱,语气坚定的道。

     

       

       

       

    若非是宓妃为他们配备的东西很齐全,估计今晚残恨就会折在三皇子的手里,根本没有逃回相府的可能。

     

       

       

       

    “中蛊?”

     

       

       

       

    “是的。”沧海点了点头,又道:“具体究竟如何,还需要小姐回府亲自检查过后才能知晓。”

     

       

       

       

    “可有性命之忧?”跑了一个北狼国六皇子,又冒出一个琉璃国三皇子,这星殒城也真是够热闹。

     

       

       

       

    罢罢罢,胆敢伤她手下的人,宓妃与那项宗浩的梁子也结大了,早晚会找回这个场子。

     

       

       

       

    “暂无性命之忧,属下给残恨服了小姐炼制的抑蛊的顶级解毒丹。”所谓抑蛊的解毒丹,便是专门针对蛊虫蛊毒的,虽不能解蛊,却能抑制蛊,为最终的诊治节省了时间。

     

       

       

       

    “我告诉你的方位可都记牢了,这处庄园就交由你来负责,我先回府看看残恨的情况。”宓妃眸色一沉,苗族的人出现了,巫族的人也出现了,南疆与北疆两大部落只怕也不安份了。

     

       

       

       

    “记住了。”

     

       

       

       

    “熙然,我们走了。”

     

       

       

       

    陌殇牵起宓妃的手,看了沧海一眼,倒也细心的吩咐了他一些事情,让得沧海眼前一亮,倒也听进了心里。

     

       

       

       

    “呵呵,还是熙然细心。”

     

       

       

       

    “小姐,要加派人手去拿下琉璃国三皇子吗?”

     

       

       

       

    闻言,宓妃一愣,倒是陌殇出声道:“你以为他是傻的么,怎么可能还会留在那里等你们去。”

     

       

       

       

    事实也正如陌殇所言,琉璃国三皇子项宗浩在残恨逃脱之后,立即就领着别院里所有的人离开了,同时也将别院中能毁的全都毁了,就算宓妃再派人过去,也是什么可用东西都找不到的。

     

       

       

       

    问出这么蠢的问题,沧海也是抽了抽嘴角,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叫他说话不过脑子。

     

       

       

       

    出了庄园宓妃就有意跟陌殇分开走,可陌殇不放心宓妃,非要将她送回相府才肯离开,最后在宓妃的撒娇卖萌之下改为送到城门口,两人这才分开。

     

       

       

       

    回到相府之后,宓妃先是去看了残恨,确定他是真的中了蛊,想要解蛊需要几样新的药材,宓妃的手中暂时没有,相府也没有,必须现找。

     

       

       

       

    索性没有性命之危,宓妃也能稍稍安下心神。

     

       

       

       

    随后她又去了观月楼,跟温老爹和三个兄长关在书房里近一个时辰,之后回到碧落阁也没有休息,而是查看墨寒羽吩咐幽夜送来的几张地图,然后开始会制运送兵器的路线。

     

       

       

       

    这一夜,她的房间灯火通明,根本没有时间睡觉。

     

       

       

       

    不只是她,温老爹的院子跟温绍轩温绍云和温绍宇的院子都亮着灯,就没有一个是闲着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51艰难处境绘制路线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