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52 三月之约忙里偷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翌日清晨,卯时初碧落阁里的丫鬟婆子起来忙碌,便见宓妃房里的灯仍旧亮着,透过微微半敞的窗户,隐隐还能瞧见里面那个忙碌的身影,不由一下子就彻底醒了神,压低了声音就忙活了起来,生怕会惊忧到宓妃。

    樱嬷嬷和清嬷嬷昨个儿也没有闲着,接了宓妃的指令暗中行事,回来时宓妃正忙着,也没问她们事情办得怎么样,这不起了一个大清早,收拾妥当就准备在伺候宓妃的时候向她汇报情况。

    要说也幸好是宓妃身边的丫鬟们都被她给培养了出来,不然她还真没有什么可用之人,就她自己一个,哪怕有三头六臂也会累得够呛。

    “扣扣扣…”

    敲门声甚是清脆,且富有节奏感,接连三下似是敲在人的心坎之上,让人蹙了蹙眉却并不心生反感。

    “谁?”

    “回郡主的话,是老奴。”虽然宓妃对自己院子里的丫鬟嬷嬷都不怎么讲究规矩,也没有要求她们以奴婢自称,但樱嬷嬷和清嬷嬷自幼便进宫受训,那些烙印进她们骨子里的东西,别说一时半会儿,就是这一辈子估计都不太改变得了。

    是以,她们还是习惯尊称宓妃为郡主,自称为奴。

    “进来吧。”一个晚上没有开口说话,也没抽出时间喝上一口水,宓妃清灵甜糯的嗓音变得涩涩的,透着几分暗沉的嘶哑。

    俩嬷嬷推门而入,手里捧着洗漱用具,走进房里却见床上的锦被都整齐的放置着,便知自家主子一夜未眠了,心下不免就多了几分疼惜。

    “郡主都忙活一整晚了,先歇歇吧!”

    “就算事情再多,也不能如此废寝忘食,身体累垮了可怎么是好。”

    听着樱嬷嬷清嬷嬷你一句我一句的关心之语,宓妃嘴角勾起浅浅的笑痕,却是未曾抬头,手上的动作也一点都没慢下来,“天亮了?”

    对宓妃而言,任何一件事情,不做便不做,一旦决定去做,那么就会尽最大的能力将之做得最好,绝不敷衍了事。

    沉浸在工作中的她,会忘记时间也忘记地点,就连疲惫都会被悄然遗忘,竟是不知不觉天便亮了。

    “回郡主,现已是卯时二刻。”

    “郡主先停停手,喝口热茶润润嗓子再忙。”清嬷嬷为人虽说刻板严肃,但心思极为细腻。

    伺候宓妃时间长了,她们也都熟知了宓妃的性子,但凡宓妃决定的事情,那就没有更改的可能。

    规劝什么的,这一套别来,任你说破了嘴皮子,姑娘她仍旧我行我素,全当你是空气,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你。

    “也好。”放下手中的笔,宓妃接过清嬷嬷递到手边的茶杯,闻着淡淡的茶香,精神为之一震,人也舒服了一点。

    长时间没有喝水,她这嗓子干干的,别提多不舒服了。

    “郡主昨夜未眠,老奴……”

    刚听樱嬷嬷开了一个头,宓妃就知道她往下要说什么,放下茶杯抬手打断她的话,冷声道:“我工作时不喜欢有人在旁伺候着,更不喜旁人打扰,你们都受了我的命令外出执行任务,回来也自当好好休息,又何来请罪一说。”

    清嬷嬷递了个眼色给樱嬷嬷,两人朝着宓妃福了福身道:“郡主说得是。”

    “先到外面候着吧,我还有一会儿就忙完了。”

    “是。”

    宓妃口中所谓的‘工作’具体指的是什么,碧落阁里的丫鬟婆子其实都无法理解,但她们也不笨,一来二去的她们也算弄明白了过来。

    所谓工作,指的就是处理各种各样事务的意思。

    谁让她们的主子每每总能说出些新鲜的,她们都没有听过的词汇,时间一长她们也就非常容易能够接受,至于那更深层次的理解,貌似像她们这样的身份并不需要追根究底的问。

    “你且在这里候着,我去吩咐小厨房为郡主准备清淡些的早膳。”

    “嗯。”

    樱嬷嬷离开之后,清嬷嬷安安静静的候在外面,站了好一会儿发现宓妃仍旧埋首在书案上的那堆东西里,于是她便将一应洗漱用具一一摆放好,再挑选了干净整洁的衣裳送进一旁的净房内,又拿了与衣服颜色相配的首饰头面放置在梳妆台上,只等宓妃忙完就可以用上。

    等她忙完这些,宓妃也终于停下了笔,揉着酸疼的胳膊,大大的吐出一口浊气,这才觉得有些累。

    “清嬷嬷,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净房内已备好热水,小姐直接过去便是。”

    “嗯。”

    宓妃点了点头,指着凌乱不堪的书案,软声又道:“清嬷嬷将书案给收拾一下,然后将最上面那几份折子拿到外面。”

    “是。”

    熟知宓妃习惯的清嬷嬷并没有要求到净房伺候宓妃沐浴,她知道宓妃不喜欢,待宓妃走进净房之后,这才开始动手收拾凌乱的书案,将堆积在上面的东西一一整理,分门别类的放置妥当。

    她跟樱嬷嬷及四紫都是识字的,肚子里的墨水多少有一些,虽谈不上是才女却也不是草包,剑舞红袖更不用说,天煞女虽然将她们养成了毒人,可也是请了先生教导她们识文断字的,而且学得还非常不错,反倒是丹珍冰彤跟白晴白梅四个一等丫鬟,因着以前宓妃那孤僻的性子,又不与她们特别的亲近,故,她们都是文盲,斗大的字都不识一个。

    其实这也不能怪丹珍她们几个,只因那时宓妃都不学识文断字,身为丫鬟的她们又有何资格学习,不识字实属正常。

    之后宓妃魂穿而来,不但识字而且写得一手好字,文采什么的都非常出众,根本不用从头学起,也只能撒谎将这些都推到是在药王谷那半年学成的,以至于丹珍几个丫鬟直到宓妃回到相府,这才让她们跟着剑舞红袖认字。

    好在宓妃留在碧落阁的丫鬟们都挺机灵的,学习起来速度也挺快,常见的字都认识了不说,而且还能写得出来,就只是写得不太好看罢了。

    清嬷嬷当过丹珍冰彤几个丫鬟的老师,也知道她们都学得刻苦而认真,因此,教导起来越发的用心。

    此时,她虽是在为宓妃整理收拾书案,但上面堆积的这些折子或是书信之类的东西,她却连瞥都没有瞥上一眼,眼观鼻,鼻观心,该她知道的她知道,不该她知道的她也不会去揣摩猜忌。

    跟随在宓妃身边这些日子,让她特别的喜欢,总觉得自己那前半辈子都是白活了,现在这样活着,才叫有滋有味,有血有肉,且天天都有新的惊喜,活得都痛快许多。

    约莫一刻钟过后,宓妃从热气腾腾的浴桶里出来,觉得浑身也没那么乏了,整个人都精神起来,拿着棉帕擦干身上晶莹的水珠,再拿起屏风上的衣裙往身上套,心里升起一股暖意。

    月白色的收腰长裙,领口微微立起,露出精致的锁骨,袖口宽大绣着几朵折枝海棠,裙摆之上是大片的海棠花,一针一线极为精致,看似普通寻常,其价值却是只高不低。整套衣裙款式简洁大方,一点都不繁复,非常符合宓妃的穿衣标准,不用别人帮忙她自己就能利落的穿上,清嬷嬷挑选的衣裳,每每总能合宓妃的心意。

    出了净房,宓妃先是漱了口,然后又净了一次脸,这才坐到梳妆台前命清嬷嬷替她梳妆。

    “郡主今日可要出门?”

    “不出门但也不会只呆在院子里。”陌殇那家伙就给了她两天的时间,不抓紧不行啊,出门什么的还是派别人去的妥当。

    她虽是不出门,却也不会关在碧落阁中,还有好多事情等着她去忙,尤其寒王这几两日会频繁在相府出现,她要太过随意也不太妥当。

    “老奴知道该怎么替郡主梳妆了。”

    “嗯。”

    很快清嬷嬷就替宓妃梳好了发髻,再将一套红宝石的头面替宓戴在发间,配以项链跟手镯,整个人就透出一股轻灵的尊贵之气。

    不施粉黛,却姿容明艳,于淡雅之中显现出丝丝逼人的华贵。

    “郡主,可以用膳了。”

    “正好饿得厉害。”对着铜镜微微一笑,只觉镜中那女子笑得眉眼弯弯,竟是那般好看,宓妃就对自己的打扮非常的满意,粉唇勾起,心情很好。

    “今个儿老奴吩咐小厨房准备的都是清淡的膳食,郡主怕是饿得有些狠了,肠胃很是娇嫩,不宜向往日一样食用过于辛辣刺激的食物。”

    “樱嬷嬷安排得很好。”宓妃端起用精瘦肉慢慢熬制而成的米粥,嘴角微抽了抽,她不就馋了两日的红油辣子面么,至于这么防着她?

    咳咳,要说前世的宓妃可是个货真价实喜欢吃辣的主儿,自打住进这具身体之后,因着声带被烧坏要温养声带之故,她一直都忍着不食用辛辣刺激的食物,天知道她馋辣椒馋了多长时间,好不容易嗓子好了吧,一天一天的事情又多,害她都没有时间满足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欲。

    难得抽出那么一点点时间吃了两次辣子面,居然还要被樱嬷嬷这般防着,想想都觉心酸。

    趁着宓妃用膳的空档,樱嬷嬷和清嬷嬷无暇去想宓妃心里在想什么,她们开始向宓妃汇报执行任务时的情况,确保没有任何遗漏的将细节都一一说了出来,生怕有哪里没说到。

    “你们的安排很好。”宓妃眯了眯眼,随即又道:“暗中盯着就好,切莫打草惊蛇。”

    “郡主放心,老奴省得。”

    “好了,你们先去忙,将红袖叫来。”

    “是。”

    离开前,樱嬷嬷和清嬷嬷将桌子收拾干净,捧着托盘就出去了,宓妃坐在圆凳上,细长的手指来回摩挲着桌上的几份卷宗,心里想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直到所有要办,即将要办,等着要办的事情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那张美丽的小脸上才露出明媚的笑容。

    “小姐你找我。”

    “你倒来得快。”看着风风火火的红袖,宓妃眼里的光华就亮了几分,指了指对面的凳子,道:“坐下说。”

    “不用不用,小姐快说是不是有新的任务交给我去办?”眨巴着大大的眼睛,红袖望着宓妃就只差流口水了,那眼里满满的都是渴求啊!

    嘿嘿,跟着小姐的日子,天天都精彩不断,她喜欢。

    “你就那么想出任务?”

    “小姐院子里的丫鬟虽说不多,但贵在精啊,一个个的都很有眼力劲儿,又轮不到我伺候小姐,我也就只能想着多出任务帮小姐的忙了。”对戳了戳手指,红袖嘻笑着道。

    “你这张嘴倒是越来越厉害了。”

    “呵呵…”

    “药楼最近如何?”

    红袖这一听就明白了宓妃暗指什么,笑嘻嘻的说道:“娴婷郡主被小姐扔进湖里不但中了残毒,而且浑身都被银雪鱼给咬伤,从头到脚找不出一块好的地方,那张脸也毁了。”

    “说重点。”宓妃伸手弹了弹红袖的脑门,暗忖这丫头的性子越来越野,跟初见之时已是大变了模样。

    “重点就是那娴婷郡主那几人即便是伤成这样,她们的家族竟然都没有放弃她们,反而一再上药楼求见无情公子。”

    “哦?”

    “小姐还别不相信,我可是再三确认过这条消息的。”

    “在没有见到无情公子前,在没有被无情公子拒绝之后,她们的家族是不会放弃她们的。”凭心而论,不管是娴婷郡主也好,淳雅郡主也罢,又或是其他几个,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长得非常不错的美人儿,再加上从她们出生就是被严格培养的,说弃就弃可能性不大。

    毕竟是培养了那么多年棋子,饶是弃子也需要下定决心,故,宓妃早就料到荣王府沐王府不会轻易放弃,不然她对娴婷等人的惩罚可就不单单是扔进湖里喂鱼那么简单了。

    “那小姐可要出手替她们诊治?”

    “如果他们开出的价钱能让你家小姐我满意,出手诊治又有何妨。”相府的敌人就是她的敌人,千万别指望宓妃会那么容易就放过娴婷郡主等人。

    纵然她们都是被催眠后做出下毒之事的,但既然事情经了她们的手,那么她们就脱不了干系,也就注定要接受宓妃的报复。

    “那小姐可要狠狠的敲他们一笔,最好是能……”

    “一口吃不成大胖子,慢慢来。”

    抬眸的瞬间正好对上宓妃微微眯起的双眸,以及嘴角那来不及收敛的邪气微笑,顿时就让红袖控制不住双手抱住自己的胳膊,狠狠的打了个寒颤。

    每当她家小姐这么笑的时候,貌似就有人要倒大霉啊,那什么从现在开始,她就要真诚的替荣王府沐王府祈祷了,但愿他们不要被宓妃收拾折磨得太惨,但愿他们能明白,惹谁都别惹宓妃这尊神,否则一定会后悔生来这个世上的。

    “放出消息,七天之后无情公子会坐阵药楼。”

    “是。”

    “明个儿是膳楼开张的日子,就由你亲自去坐阵。”

    “我?”红袖伸出一根手指头,瞪大双眼看着宓妃,然后又指了指自己,她是不是听错了。

    “对,就是你。”

    “小姐你没开玩笑吧,让我打架还成,管理膳楼我是真不会啊。”

    “膳楼明面上自有掌柜在负责,我是让你幕后操控,明白不。”红袖是个活脱脱的好战份子,宓妃早就有了这个觉悟,因此,但凡红袖胜任不了的事情,宓妃也懒得开那个口。

    “只是呆在幕后不出面?”

    宓妃不语,却是点了点头。

    “那没问题,保证不让小姐失望。”只要不让她出面应付那些口是心非的家伙,红袖表示她没有任何的问题。

    “开张之前将这里的东西交给掌柜,他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双手接过宓妃递来的东西,红袖就跟揣了一个宝贝在怀里似的,然后又道;“小姐,跑马场一切准备就绪,现在就只差马了。”

    星殒城附近的马市,不但他们这些个做属下的关顾过,就连宓妃本人也关顾过一次,结果连一匹看中的马儿都没有,如此跑马场建得再好,再完美,又有什么用。

    “马匹已经到了,等忙完手上的事情再让跑马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是。”

    “这几份卷宗你也拿着,按照上面我写好的名字,分别送出去,待他们看过之后,就会明白下一步要做什么,切记你要亲手交到他们的手里。”

    “小姐放心,红袖保证幸不辱命。”

    “好了,你去吧。”

    “是。”

    待红袖离开,宓妃也准备到紫竹院找大哥温绍轩,运送兵器的路线图她已经绘制妥当,找寒王确定一遍之后,晚上就可以将北院地下那些兵器运出去,然后她就要动手改造相府地下的地道,让那些地道为己所用,至于多出来的也必须立马封掉。

    若非为了将地下那些地道都一一的绘制出来,再以阵法的方式排列,然后布局,宓妃也不至于一夜未眠。

    “郡主,大公子身边的温清来递话,说是寒王殿下此刻就在紫竹院。”

    “我这就过去。”

    “是。”

    眼下,只等将兵器运走,相府外面的羽林宫就可以撤走了,不然相府握在手里的主动权就会变得被动,庞太师等人也会借题发挥,明里暗里针对相府,于相府会非常不利。

    文武双玉环短时间之内,宓妃肯定是拿不出来的,遂,昨晚宓妃跟温老爹和三个兄长谈论的事情就是,跟皇上定下一个三月之期。

    三个月内,她会找到文武双玉环,并且将其交给皇上。

    而宣帝要做的就是压下朝臣对相府的猜忌,抑制他们的动作,同时维护相府的名声。

    至于地形布防图,宣帝对此早有指示,待兵器安全运离之后,他要亲眼看着宓妃取出布防图。

    此事关系重大,即便宣帝不提出这样的要求,温老爹也会主动提出,而且关于相府地下那几条已经为宣帝所知的地道,是封还是留,也需要宣帝表一个态,毕竟做臣子的比不得君王,有些地方还是要多多留意一些。

    正如宓妃跟温老爹商议的那样,温老爹赶在早朝之前进宫与宣帝密谈了一番,最后达成同识。

    早朝之上,心如明镜的宣帝在庞太师等几方势力,明里暗里的推动之下,给了温老爹一个三月之期,倘若三月之后相府拿不出文武双玉环,那么宣帝就会治温老爹的罪,甚至牵连整个相府。

    得了宣帝这样一番话,庞太师等人纵然心中不满,却也知道这是宣帝的底线了,他们也就只能忍着,退让一步。

    或许以前他们曾盼着文武双玉环现世,但眼下他们都不禁想方设法的让文武双玉环现不了世,如此相府也就完了。

    这次朝会过后,守在相府外面的羽林军撤走了,相府内外该有的防御没变,也刻意放了些消息出去,甚至也故意让某些暗探潜了进来,得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混乱的局面算是暂时得到了控制。

    羽林军撤走之后,各方势力都夜探了相府一次,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于是便也安静了下来,为寒王暗中运走北院地下的兵器铺好了路。

    事情按照宓妃预先演练好的步骤进行着,先是平息了外面的种种流言,让得星殒城的百姓对相府的关注减低,再是各方势力夜探相府,得了些无关紧要的情报消息,随后羽林军撤离相府,最后才是按着宓妃绘制了的路线图,历时一天一夜将北院地下所有的兵器都运了出去。

    紧崩着神经忙完这些以后,宓妃方才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放松放松身体。

    最近的五六天之内,宣帝跟寒王都忙着着善后,也没时间找地形布防图,故,宓妃也算有了私人时间,可以安安心心的去陪陌殇。

    至于文武双玉环,陌殇说了会出世就一会出世,再加上宓妃手里握有青玉盘,足足三个月的时间,她就不信找不到,也不怕那些人看相府的笑话。

    ------题外话------

    么么妞儿们,荨终于卡出来了,明天恢复正常更新,这几天谢谢妞儿们的理解,抱抱大家,有乃们的支持,荨真的很开心,非常非常的有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52三月之约忙里偷闲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