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54 亲近不得百匹良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楚宣王世子……

    怎么会是楚宣王世子陌殇呢?

    素白的小手死死的抓紧窗帘,穆月华眨眼再眨眼,闭上双眼再睁开,又反复的眨了眨眼,那端坐在马背之上,几乎与日月同辉的,不不不,那是一个连日月碰到都会避其锋芒,黯然失色的男子。

    只见他身穿一袭月白色的锦袍,修眉凤眼,瑰姿艳逸,三千墨发整齐的高束在紫金色的玉冠里,一缕落在颊边,一缕垂在胸前,尤其是那眉间的一点朱砂鲜红欲滴,怎一个‘绝色’了得。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过去,怎么瞧都是楚宣王世子啊!

    陌殇之容颜,只一眼便令人终生难忘。

    任她们想破了脑袋,将星殒城里的世家公子都想了一个遍,竟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他?

    咳咳,穆月华惊愕成这般,倒也并不是她心仪陌殇,更不是觉得宓妃配不上陌殇,或是陌殇配不上宓妃,而是外界关于陌殇的种种传言太多太多,再加上陌殇为人处事又很神秘,几乎鲜少有人能观其真容,故,她实在很难想象,宓妃是怎么喜欢上陌殇的,而陌殇又是怎么跟宓妃走到一起的。

    要知道世人即便知晓陌殇容颜绝世,天下无双,却也无人胆敢将目光久久落到他的身上,那可是一个不留神就会送掉性命的。

    陌殇的美名与他的凶名是成正比的,至今尚无人胆敢挑衅他的威严,这也是穆家姐妹想到了寒王,都没有想到陌殇的原因之一。

    然而,穆月华结合宓妃之前说过的话,她说带她们来跑马场见一见她喜欢的男子,她又一眼就看到了楚宣王世子,就算她惊愕过头,有些缓不过神来,却也清楚的知道,宓妃喜欢的男子真的是楚宣王世子了。

    这个认知让得穆月华瞬间就羞红了一张脸,而且她在看到陌殇之后竟然还叫得那么大声,那可真是丢死人了。

    只是她仍然很好奇,宓妃跟陌殇这两个根本毫无交集的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咦,哇,好美的哥哥……”穆月珍人小,身子也极为灵活,穆月华那声惊呼威力颇大,不但引得穆月依和穆月兰变了脸色,穆月珍更是直接挤到了穆月华的身边,顿时,两颗脑袋就将那窗口堵得死死的。

    好美的哥哥……

    宓妃嘴角一抽,唔,她家熙然的确是很美,不过她家熙然美得很危险啊!

    某世子对她很纵容,就算她整天把他美丽漂亮的话挂在嘴边,陌殇顶多也只是佯怒的挑着眉,却温柔的笑着无奈的伸手揉乱她的发,再捏捏她的鼻尖以示警告和惩罚,舍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

    但是,陌殇的温柔也仅限于对她,别人在他的面前张口闭口就用形容女人的词汇,美丽漂亮去形容他,十有*会被一巴掌拍飞的吧!

    宓妃鸵鸟的缩在软榻上,告诉自己别去看外面,小手托腮有的没的脑补着某些画面,就是不怎么敢面对现实。

    “月华,你到底看到谁了?”穆月依那个急啊,再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的,双手拉着穆月珍就想把她给抱开,结果小丫头也机灵得很,两只手死死的抓着车窗,任你在身后怎么折腾,她不松开手就是不松开手,大有一种谁也别想让她挪开的架势。

    这小丫头堵在这里,叫她怎么看?

    “是啊,以前也不见你说话这么结巴的。”

    穆月华扭头看了一眼自家的双生姐姐,红唇轻轻一撇,道:“那是因为你没有亲眼看到那人。”

    吼――

    知道她看到谁了吗?

    那可是天下第一美男子楚宣王世子陌殇啊!

    她能不吃惊么?

    哼,只要一想到楚宣王世子就是宓妃的心上人,穆月华就觉得自己一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好吧,她承认她是激动的。

    “那你赶紧让开,让我也看看。”穆月兰心里那个急啊,站在马车厢里,伸长了脖子往外看,远远的也就瞧见那一袭布料上乘的月白色锦衣,其他的什么也瞧不见,还能再憋屈一点不。

    “不让。”

    “你这……”

    “珍儿,快告诉大姐,你看到的是哪家公子?”

    穆月珍小朋友仍旧趴在车窗上,直把穆月华都要挤下去了,她没有回头,只是左右摇着小脑袋,嘟着小嘴认认真真的道:“大姐,珍儿不认识他是哪家的公子,不过他长得好美好美啊,是珍儿见过的人里面,模样长得最美而且最好看的哥哥。”

    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着,穆月珍痴痴的望着陌殇那张美到人神共愤的脸,险些都要流出口水来。

    某小丫头的内心读白是:这世上怎么会有长得这么美这么美的哥哥呢?果然不愧是表姐喜欢的人,嗯嗯,跟表姐好相配的,她决定从今天开始,她要喜欢这个哥哥。

    她眸光清明,红扑扑的小脸似是闪着微微的光,虽是一瞬不瞬的紧盯着陌殇看,倒也不令人讨厌。

    “珍儿,你确定你看见的不是一个姐姐?”对于穆月珍嘴里那长得最美的哥哥,穆月依眼角微抽,下意识的反问。

    “大姐说得对,哪有形容男人用美的,你可别把姐姐错当是哥哥,仔细人家一会儿教训你。”

    “大姐二姐,珍儿才没有看错,表姐喜欢的人,本来就是个长得很美很美的哥哥,不信你们问三姐。”哼,怎么可以不相信她的话,那分明就是个哥哥,她不会认错的。

    噗――

    穆月华听到这里,实在没忍住,喷笑出声不说,还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拍着胸口剧烈的咳嗽起来,一张娇艳的脸蛋儿憋得通红。

    要是让楚宣王世子知道,他被大姐和二姐默认成女的,不知道会不会一拂袖将她们拍回穆国公府去。

    “大姐二姐,你们这话放在心里就好,可千万别说出口。”

    “嗯?”穆月依和穆月兰表情一致,皆是扬了扬眉,就连语气上扬的弧度都一模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才是双胞胎呢。

    “妃儿,你喜欢的人真的是他?”纵然事实已经摆在眼前,穆月华还是忍不住想要听宓妃亲口说出来。

    “是,我喜欢他。”至于陌殇也喜欢她,宓妃倒是没有说,不然岂不显得她很自恋?虽说陌殇喜欢的女子的确是她,不过由陌殇自己来说,或是由他自己表现出来,她会更开心。

    闻言,穆月华一怔,扭头再往外看了一眼陌殇,却好死不死的正对上陌殇看过来的目光,惊得她反射性的松开抓在手里的窗帘,红唇紧抿心跳如雷,这种感觉就好像做坏事的时候被抓了一个正着,别提有多紧张,多尴尬了。

    “到底是谁了,怎么把你吓成这样?”穆月依蹙眉,只觉自己的耐心全都用光了。

    “妃儿喜欢的…喜欢的人是是楚宣王世子。”终于在穆月依穆月兰快要发飙的边缘,穆月华颤着声说了出来。

    唔,她说那句话的时候,楚宣王世子正好抬眸朝她看过来,而且她还吼得那么大声,那什么她会不会被记恨?

    不要啊,她真不是故意的。

    万一要是楚宣王世子听了那句话心里不舒服,真要对她记了恨,时不时给她穿一次小鞋,呜呜…她铁定会崩溃的。

    那什么她要不要去认个错?

    “什么?”穆月兰一声尖叫,双眼瞪得大大的,目光焦灼在穆月华的脸上,不错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

    “真的是楚宣王世子。”

    “当然是真的,我不会看错的。”如果换作是别的男人,穆月华还有可能会认错,但对象是陌殇的话,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认错的。

    除夕宫宴上一次,赏梅宴上一次,好歹她也见过陌殇两次,虽然都是隔得远远的瞧见过,但就单凭陌殇那张世间绝无仅有的脸,又怎么可能认错。

    陌殇那个男人,绝对是个让人只看一眼,就能记住一辈子的人,无论是他的长相还是他的气质。

    “这……”穆月依和穆月兰对视一眼,一时间都没了语言。

    可在她们的脑海里,却都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幅惊心动魄的画面,那是赏梅宴上的那场大火,血红色的炙热火焰,仿佛要将天地万物都焚烧殆尽,就当所有人都无法靠近那致命火焰的时候,楚宣王世子如同天神一般,身姿飘逸的落入火海之中,最终他抱着已经昏迷的宓妃从火海之中一步一步的走出来……

    那之后,宓妃就被他带走了。

    等宓妃再回到相府,已经是七天之后。

    莫不是宓妃与楚宣王世子是在那个时候相爱的?

    这厢穆家姐妹都没理出个头绪来,穆月珍小朋友似是察觉到车厢内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儿,她将窗帘也放下,遮挡住外面的视线,眨着大眼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撅着小嘴道:“那个美人哥哥真的就是楚宣王世子吗?嘿嘿,不愧是被世人称为天下第一美男子的人,真的美得不似凡人嘞。”

    美人哥哥…

    美得不似凡人…

    宓妃伸手揉了揉额角,越听穆月珍的话,她的嘴角就抽搐得越厉害,觉得非常有必要给某个小丫头一个忠告。

    虽然陌殇的的确确是美人一枚,也的确美得不似凡人,只因某世子压根就是如妖似魔的妖孽一枚,跟凡人实在搭不上边儿,但这话可不能从穆月珍的嘴里冒出来,否则……

    后果会怎样,宓妃表示无法预料,所以她只能提前杜绝,以备不时之需。

    “一直以来听到的都是有关于他的传闻,没想到今日我也见到真了,啊,好开心好开心,而且他居然就是表姐的心上人耶,那我是不是还能更近距离的看看他,看看隔得近的时候,他是不是也很完美……”

    “现在很多人都那样,远远看着时还挺好看的,等隔得近了再看一眼,那什么简直不忍直视。”

    “哎哟,加快速度冲过去,不然美男表姐夫跑了怎么办?”

    噗――

    这回不但穆月依三姐妹不淡定了,就连宓妃也被雷得不轻,看向穆月珍的眼神儿就跟雷达似的,唔,难不成这小丫头跟她是同一国的?

    尼玛,这个时代就已经有‘背多分’了吗?

    还有那什么‘美男表姐夫’,这是什么鬼?

    特么的这丫头要不要一再刷新她对她的认知,不带这么玩她的好不?宓妃坚决不承认,穆月珍小朋友是受了她的熏陶才变成现在这样的,她这么冷艳高贵的女子,怎么可能教出穆月珍这么个二货?

    话说她跟穆月珍小朋友的缘分,其实是始于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然后她就跟穆月珍…呃,真的确定在那样一个晚上,她们不是去打劫的?

    “你们做什么这样瞪着我。”穆月珍吞了吞口水,缩着身子猫以宓妃身边,求安慰的伸出两只爪子抱住宓妃的胳膊,弱弱的喊道,“表姐。”

    “咳咳…”宓妃清了清嗓子,一双美眸回望她的三位表姐,坦然的道:“我喜欢的人的确就是陌殇。”

    “妃儿,我…我们…”

    “表姐们不用解释,我都明白。”看着她们又窘又迫的模样,宓妃冲她们笑了笑,用眼神传达着某些东西。

    明了宓妃的心意,穆月依三姐妹似乎也接受了楚宣王世子就是宓妃心上人的事实,此刻,倒也没有那么拘谨了。

    “妃儿你快告诉表姐,你跟楚宣王世子是不是在赏梅宴后…嗯,你懂的。”穆月依红了红脸,意有所指的道。

    毕竟除了赏梅宴那一次,她实在想不出宓妃跟陌殇之间还有什么交集,可倘若他们之间并没有交集,那是无论如何也发展不到今天这一步的吧!

    “大姐说得对,妃儿你是不知道,赏梅宴那天,楚宣王世子将你从火海里抱出来那一刻,表姐相信世间所有女子都恨不得成为被他抱在怀里的那一个你。”那一日的画面太美,美得穆月兰都不敢去回忆。

    “我还以为妃儿跟楚宣王世子是一见钟情呢,原来是因为赏梅宴那天的事情么?”眨了眨眼,穆月华接着又道:“不过那天的楚宣王世子还真的很帅咧,天与地,甚至是那片火海,通通都比不上他的一个眼神,仿佛有他站在那里,世间万物都会黯然失色。”

    “是吗?”宓妃垂眸呢喃出声,赏梅宴那天的事情,陌殇并没有在她面前细说过,此时从表姐们的口中听到,她的心暖暖的,也涩涩的,满满的都是感动。

    天知道,那一日她催动血焚之术,根本就是一时冲动,全然没有顾及过后果,却险些害得陌殇因她而丧命。

    那时的她还不曾察觉到自己对陌殇的心意,故,也根本就不是穆月依她们所猜测的那样,她是那时候对陌殇动心的。

    “咦,怎么表妹不记得那天发生的事情了吗?”赏梅宴过后,当天皇上就下了禁口令,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再提起当日之事,否则必将处以极刑。

    若非这里都是自己人,穆月兰也不会开这个口,她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自己的家族想一想。

    “表妹就算不记得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大姐说得对,表妹那时早就昏迷了,哪里还记得那之后发生的事情。”

    如果非要说她是什么时候对陌殇动心的,既然大家又都觉得是那个时候,宓妃倒也愿意顺水推舟,毕竟待她跟陌殇两情相悦一事放到台面上,也总是需要一个契机的。

    赏梅宴之后,的确又合理又合情。

    “表姐们说得对,我就是那个时候喜欢上他的。”她温宓妃对待感情就是这么直来直去的,喜欢就是喜欢,别人的看法与态度丝毫都影响不到她。

    “妃儿,你可别怪表姐多嘴,楚宣王世子好是好,他跟妃儿也很相配,只是他的身体……”

    关于楚宣王世子活不过二十二的预言,距今也不过只有短短两年时间了,穆月依只要想到这里,一颗心就揪得紧紧的。

    如穆月依她们这样的人,才能算是亲人,才能算是姐妹,远远不是温雪莹她们可相提并论的。

    但凡温雪莹她们能出于真心,有一丁半点儿的对宓妃好,宓妃也不会把她们拒于千里之外,只可惜不管宓妃再怎么给她们机会,她们都不懂得珍惜。

    “好了,表姐们安心便是,他的身体会好的。”水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宓妃似是在肯定的告诉穆月依她们,也是在肯定的告诉自己,她的熙然一定会好起来的。

    即便真的好不了,那便是死神也休想从她的手里夺人。

    “妃儿开心便好,我们都支持你。”陌殇的身体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借着宓妃的话,穆月依三人也从善如流的转移了话题。

    “珍儿。”

    “表姐。”穆月珍嘟着嘴,眼里闪着‘我不高兴’的暗光,每每姐姐们跟表姐说话的时候,她就发现她插不了嘴,也不太明白她们在说什么,那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她要长大,她要快快长大,那样她们就撇不下她了。

    “男人是不能用‘美’来形容的,就算你觉得某个男人生得美绝人寰,放在心里就好,可得记着千万别说出口。”

    “为什么?”她又没有别的意思,仅仅只是称赞而已,为什么不能说。

    “没有为什么,珍儿记住表姐说的话就对了,尤其是外面那位,你可切记不能喊什么美人哥哥,美男表姐夫,不然表姐也救不了你。”

    “噗…哈哈……”美人哥哥,美男表姐夫…光是想想楚宣王世子那张俊脸会瞬间黑如锅底,穆月依三人就忍不住爆笑出声。

    诚如宓妃所言,看似温柔似水的楚宣王世子,其实并不像他看起来那么温柔的,不然偌大的璃城,他又如何守得住。

    那般看似容易亲近的男子,事实上却是最不容易亲近的。如陌殇那样的男子,倘若不是宓妃心仪于他,相信这一生也是不会跟她们有任何交集的,故,该注意的地方还得注意。

    “你们都好坏,我不要理你们了。”穆月珍又羞又恼,问题是她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笑话了。

    “珍儿,一会儿下了马车之后,切记听你表姐的话,楚宣王世子身份尊贵,你要知道祸从口出。”虽然穆月依知道陌殇不会怪罪于她们,但该让穆月珍知道的一定不能忽略。

    “是,珍儿记下了。”

    鉴于穆月华那一声惊呼,不但在她坐的那辆马车里炸了锅,就连前面那辆马车里也是不平静了。

    温绍轩三兄弟和穆昊宇三兄弟,他们六人乘坐的一辆马车,听到穆月华那一声喜欢谁谁谁,第一反应就是掀开窗帘,推开车门去证实。

    怎料,那一列系的举动过后,表兄弟六人,六双眼睛齐刷刷的就对上了陌殇那双流光溢彩的凤眸,一时间那个电闪雷鸣啊,战事险些一触即发。

    “绍轩,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他没有理解错的话,是不是说他家妃儿表妹喜欢的男人就是楚宣王世子陌殇。

    这个什么时候的事情,他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呸呸呸,穆昊宇一巴掌拍在脑门上,这样的事情他没有听到风声不是最好的么,也省得传出什么疯言疯语,岂不毁了宓妃的闺誉。

    “难道不是妃儿喜欢楚宣王世子,而是楚宣王世子强迫妃儿的?”穆昊铮可是见证了寒王向宓妃表白经过的人,当时他家表妹可是直言拒绝,一点儿都没有转圜的余地,他还觉着他家表妹心里没有喜欢的人,而且应该还不知道什么是喜欢的吧!

    结果,现在是闹哪样?

    敢情他家妃儿表妹喜欢的男人是楚宣王世子?

    呃,这事儿寒王知道吗?

    寒王跟楚宣王世子可是嫡亲的表兄弟啊,这个…该不会兄弟反目成仇吧!

    “莫不昊铮说对了,当真是那楚宣王世子强迫宓妃的,我找他算账去,就算他贵为璃城之主,想要欺负妃儿表妹也得看我们同不同意。”穆昊天瞧见温绍轩兄弟三人难看的脸色,理所当然的误会了。

    磨拳擦掌的卷了卷袖子,不等马车停下就要往外冲,那架势是分明就是要去找陌殇干架啊。

    “昊天,不是那么回事。”好在温绍云眼明手快一把拉住了穆昊天,不然他真要跟陌殇打了起来,宓妃的脸上也会挂不住。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讲究两情相悦的,以宓妃的性子,如果她没有那个心,任凭陌殇怎么折腾那也不顶用,怎么可能像穆昊宇他们认为的那样是被强迫的。

    不是温绍云要小看陌殇,而是凭他还真不可能强迫宓妃做什么事。

    “那是怎么回事?既然妃儿表妹不是被强迫的,那你们怎么都那样一副表情,恨不得吃楚宣王世子的肉,再喝楚宣王世子的血的表情?”原谅穆家兄弟在护妹这方面没有温家兄弟中的毒深,虽然他们也很疼自己的妹妹没错,但远远还不到妹控的地步。

    至于他们何时也发展成了妹控,大概也许就是从今日开始的……

    “绍云表哥绍宇表哥,你们两个不厚道啊,原来妃儿表妹喜欢的人是楚宣王世子,怪不得妃儿表妹要拒绝寒王的深情表白了。”话说,寒王身处的寒王府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不是个安全的地儿,皇宫那地方更是勾心斗角,各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稍不留意就会被蚕食得连渣都不剩。

    寒王固然是个好的,相貌才华皆能与宓妃相配,可一想到将来他会登上的那个位置,穆昊铮也觉得他实非良配。

    不过,寒王对宓妃的那一份真心,他这个做表哥的还是要给予肯定的,毕竟他是从的可以从墨寒羽那一字一句中,感受到他的真心。

    只可惜,不是他不够好,而是宓妃不喜欢他罢了。

    再说楚宣王世子陌殇,其身份地位丝毫都不逊色于皇子龙孙,封地璃城更是堪比一个小型的国家,而他就是那片土地上唯一的主宰。

    璃城之于金凤国是个极其特殊的存在,故,陌殇怀在手中的权利,隐晦的说等同于一个暗帝,所以,论身份陌殇是一点都不比寒王逊色,甚至还隐隐要压过寒王一分。

    穆昊铮虽然没有去过璃城,却也对璃城的楚宣王府有所耳闻,说白了都是权利惹的祸。

    楚宣王府里的水,就目前看来,那是一点都不比寒王府的浅,不比皇宫里的浅,若有可能的话,穆昊铮倒是真的希望宓妃未来的另一半,身份可以简单一些,那样她所背负的也能少一点。

    然,就宓妃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她未来要走的路注定是不平凡的,那么也就注定她未来的那一半,身份只能高不能低,否则如何能与她相配。

    这么一番思考下来,穆昊铮反倒觉得,陌殇较于墨寒羽更适合宓妃,更何况宓妃喜欢的人,可不刚好就是陌殇吗?

    “你说什么,寒王向妃儿表白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寒王他真说了?”温绍轩,穆昊宇和穆昊天异口同声的齐呼出声,三双眼睛直勾勾的落到穆昊铮的脸上,似乎要将他给瞪出一个洞来。

    压力大啊压力大,穆昊铮显然也意识到自己好像捅到马蜂窝了,他缩了缩脖子,咽了咽口水,抿唇道:“寒王他真的向妃儿表妹表白了,就是那天寒王来府里跟咱们去暗牢审问黑衣人的时候。”

    别这么看着他啊,就好像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为了不让自己太受关注,穆昊铮伸出两只手,一左一右的将温绍云和温绍宇扯过来,清了清嗓子道:“当时两位表哥也在场,你们想问什么都别问我。”

    温绍云摊了摊手,无奈的道:“是啦,寒王终于鼓足勇气向妃儿表白了,结果妃儿没有任何犹豫的拒绝了,她的心里喜欢着的是陌殇。”

    正如宓妃所言,即便身为哥哥的他们,因为不满陌殇抢走了宓妃,为了给陌殇添堵穿小鞋就将无辜的墨寒羽扯进来,那样对他不公平。

    情之一字,最是伤人。

    既然宓妃喜欢的人不是墨寒羽,身为墨寒羽好友的他们,应该做的事情是帮着他尽早从对宓妃的感情中走出来,而不是越陷越深,届时连朋友都没得做,甚至因爱成恨,最终成为敌人。

    “我们露出那样一副表情也不是因为陌殇强迫妃儿,而是那家伙胆敢跟我们抢妹妹,我们看他不爽罢了。”半晌之后,温绍宇默默的补了一句。

    听了这个解释,穆昊宇三兄弟齐齐抽了抽嘴角,脑门上的黑线都可以拧下来煮面条吃了,这可真是的,害得他们以为他们跟陌殇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原来是因为宓妃喜欢陌殇,而他们觉得陌殇抢了他们妹妹引发的,这让他们说什么好。

    “三位表哥,记得一会儿不许给某人好脸色瞧。”温绍宇只要一想到陌殇当着他们的面就敢霸占宓妃,心里那根火苗就‘噌噌噌’的往上蹿,坚决不能让那家伙得逞。

    “啊?”三位表哥呆,语气上扬,面部表情很奇怪。

    穆昊宇揉了揉额角,看向一向温文儒雅的大表弟温绍轩,沉声道:“咱们真要那样做,好吗?”

    对方不管怎么说,身份地位都摆在那里,他们为人臣子的,做得太过有失妥当的吧!

    “没什么不好的。”陌殇那家伙既然出现在这里,又怎会端着世子的身份,那他们又何必对他客气。

    要是那家伙真把他家妹妹放在心里,那么他们这群人,除了穆月珍那个小丫头之外,其余的全都年长于宓妃,当得起宓妃一声哥,一声表哥,一声表姐,陌殇若真想做他相府的女婿,自然就得先低下这个头了。

    罢罢罢,妃儿既然喜欢陌殇,温绍轩这做大哥的自然不能不顾妹妹的意愿,只是陌殇要想得到他的认可,还需要历经一些考验。

    若是通不过他的考验,哼,想拐走他妹妹,等下辈子吧!

    “……”穆昊宇默了默,暗忖:这一家子的妹控。

    算他想多了,还以为温绍轩会理智些,哪里知道当对象换成宓妃的时候,淡定飘逸如温绍轩,也是会醋的。

    轻轻抿了抿嘴角,修长的手指摩挲着下颚,穆昊宇露出点点笑意,道:“对对对,一会儿咱们都不能给楚宣王世子好脸色,咱们要让他知道知道,我们相府和穆国公府的姑娘,那可不是好拐的,哈哈哈……”

    穆昊天和穆昊铮对视一眼,黑眸里都跳动着一个讯息,那就是他们的大哥也被传染了。

    不过么,想要拐走他们的表妹,的确不能给楚宣王世子好脸色,不然岂不让他看轻了宓妃。

    是以,悲催的陌殇,遥遥追妻之路上,又多了三尊神。

    天知道,他连宓妃的亲哥都还没有搞定,现在又多了三个表哥,这是老天在玩他的节奏吗?

    阿嚏――

    阿嚏,阿嚏――

    “世子爷,你怎么了?”无悲无喜一左一右跟在陌殇身后,这天气晴朗,阳光明媚的,他家世子爷连连打喷嚏算是怎么回事儿?

    难不成有人在念叨世子爷?

    “没事。”从怀里掏出一方雪白的手帕,陌殇擦了擦鼻子,凤眸危险的眯起,他用脚趾头也知道,定是马车里那些家伙在算计他。

    唔,宝贝儿,他又被欺负了。

    这个时候的陌殇觉得,他很想跟宓妃撒撒娇,再卖卖萌,她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他太需要安慰了。

    为毛他的追妻之路,如此的困难重重啊!

    马车停妥之后,宓妃第一个率先跳下去,她虽是背对着陌殇,却也能感觉到某人投射在她背上的目光,是有多么的幽怨了。

    在心里默念了几句没事没事,宓妃顿觉浑身上下那发毛的感觉少了一点,旋即扬起笑脸,指着呈现在他们眼前的马场道:“欢迎光临我的天马牧场。”

    “牧场?”穆昊铮眨眼再眨眼,头上顶着大大的问号。

    “昊铮表哥,此牧场可是非彼牧场哦!”宓妃神秘一笑,她这牧场可是集众多功能于一体,岂是这个时代所谓的牧场所能比拟的。

    在浩瀚大陆,所谓牧场指的是大量驯养马匹或牛羊的地方,因此,穆昊铮的疑惑宓妃是心知肚明。

    “有何不同?”

    “你们都跟着我进去看看便知。”建成之后的天马牧场,宓妃这个主人也只来过两次,后面改造过的地方,她自己都还没有看过效果。

    “我都迫不急待了,咱们快些进去瞧瞧。”

    “走吧。”身为主人的宓妃理所当然的走在最前面,看着目光越发幽怨的陌殇,宓妃亦是无奈的抽了抽嘴角,只得飞快的闪身上前,伸出双手果断的抱住他的腰,然后软糯乖萌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明天好不好,明天我一定好好陪你,表姐们住到相府我已经晾了她们好几天,要是我再丢……”

    陌殇突然低下头,在她光洁的额上落下一个浅吻,修长用力的手臂紧紧的将她搂抱在自己的怀里,得知两人二人世界里来了这么多闪电灯泡之后的不满突然就那么消失了,原来只要看到她,他就满足了。

    “阿宓,我吃醋了。”

    “啊?”

    “阿宓,你的哥哥和表哥都好坏。”埋首在宓妃的颈间,陌殇继续委屈的嘟囔。

    宓妃嘴角抽抽,“…!?”

    “阿宓,你的表姐也坏,难道我真的不值得阿宓喜欢吗?”哼,那个女人那是什么眼神儿,那是什么语气,什么叫做宓妃喜欢的人竟然是他啊?

    他怎么了?

    他是最适合宓妃的男人,谁敢跟他抢女人,他保证不灭了他。

    “阿宓,我好难过。”

    “阿宓,我想把你藏起来。”

    “阿宓,你是我一个人的。”

    “阿宓,你抱抱我。”

    “阿宓……”

    脑门上挂满黑线的宓妃,嘴角抽搐的频率越来越快,她的小手摸到陌殇腰间最软的那块肉,然后毫不客气的掐下去,愠怒道:“丫的,我现在不是抱着你么,你还嚎什么嚎。”

    “呜呜,阿宓好凶。”

    “停――”

    陌殇从她的肩上抬起头,那双宛如琉璃般纯粹夺目的眸子,似是闪烁着细碎的星光,他就那么定定的望着宓妃,里面盛满了委屈,就那么可怜兮兮的一瞬不瞬的瞅着她,活像是被她抛弃掉的小狗。

    小狗?

    宓妃被自己心里这个想法雷了一大跳,要是让陌殇知道她把他当成狗,咳咳,后果真是不敢想。

    “明天补偿你。”

    “怎么补偿?”陌殇的眸子亮了一下,很快就又收敛了,仿佛刚才那一瞬间的亮光根本就是错觉。

    “你想怎么补偿就怎么补偿。”

    “真的?”

    “我有骗过你?”

    “没有。”

    “那你今天……”

    “宝贝儿放心,我会好好表现的。”陌殇得了心中所求,自然就不计较其他得与失了。

    罢了罢了,为了明天的福利,他今个儿就忍着不去亲近宓妃,省得他那些个未来的舅哥们防他跟防狼似的。

    虽然亲近不了宓妃他会忍得很辛苦,不过想想明天他要谋求的各种福利,也就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

    果然,他才是最聪明的那一个。

    果然,他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一个。

    “见过楚宣王世子。”双方见面,礼不可废,温绍轩一行人虽说是向陌殇行礼了,不过他们的脸色都非常难看。

    该死的陌殇,竟然敢当着他们的面抱宓妃,亲吻宓妃的额头,甚至还把脑袋埋在宓妃的肩上,简直不可原谅。

    同仇敌忾的哥哥表哥们,似乎全都有意识的忽略了,貌似是他们的妹妹自己先抱的某世子啊!

    对于极度护短的人来说,别人都是错的,自家妹妹怎么都是好的。

    这般区别对待,亦是瞧得穆月依姐妹四个惊愕的瞪大了双眼,却又忍不住偷偷的一瞄再瞄陌殇。

    不怪她们会这样,实在今日看到的陌殇,与她们印象中的陌殇差别实在太大,不禁都让她们觉得眼花了,不仔细瞧瞧怎么可以。

    而且有宓妃在,哪怕她们的目光真把陌殇给惹毛了,相信看在宓妃的份上,陌殇也不会太为难她们。

    “免礼。”知道对方这是急于跟他划清界线来着,陌殇倒也不恼,嘴角噙着浅笑,整个人越发的温柔起来。

    “大哥,我们边走边说好不好,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的牧场,保管你们都会喜欢上的。”聪明如宓妃,她安抚好陌殇之后,就赶紧退回到大哥温绍轩的身边,乖巧的挽着他的胳膊,灵气逼人的美眸眨啊眨的,撒娇卖萌齐上阵。

    原本要跟陌殇杠上的温绍轩一见这样的宓妃,果断的摇了摇头,心中不免感叹:女生外向啊女生外向,他这都还没把陌殇怎么着呢,这丫头的胳膊就果断的拐向陌殇了。

    好在宓妃从站到他身边之后,就没再看过陌殇一眼,这一点让得温绍轩甚是满意,也就不跟陌殇一般见识,转移话题道:“那妃儿就仔细给我们介绍一下,让大哥也开开眼界。”

    宓妃弯了弯嘴角,语气轻缓的道:“天马牧场整体分为三大类,由五个部分组合而成,是集渡假休闲和娱乐为一体的消费天堂。”

    饶是看过宓妃当初所画设计图的温绍轩,走进天马牧场之后,眼前所呈现出来的一切,也令他睁大了双眼,有些不可置信。

    “妃儿,眼前这一切可比当初在图纸上看到的感觉强烈得多,大哥实难想象你这脑袋瓜里装的都是些什么。”

    “呵呵。”宓妃笑了笑,更详细的解说道:“所谓三大类指的是渡假,休闲和娱乐,细分下来由五个部分组成,其中桃花坞是类似于酒楼客栈一样可以吃饭和住宿的地方,我更喜欢将桃花坞称之为酒店;休闲场所设有两处,一处是甜蜜坊,也就是喝下午茶的地方,那里供应各种茶水和各式点心,会比较受姑娘家的喜欢。另外一处地方,就是悠然俱乐部,在那里可以相约三五好友,一起骑马踏青,天南海北的聊天说话谈心;娱乐场所我也设有两处,其一是轮回赌场,跟外面的赌场本质上没有什么差别,就是一处赌钱的地方,不过轮回赌场里面用来赌钱的器具,甚至是某些玩法,外面的赌场可不具备。其二就是命运马场,既然都说是娱乐了,这命运马场赌的自然就是马。”

    当初将这块地给宓妃的时候,陌殇就知道她是要用来建牧场的,只是没想到她会在牧场里捣鼓出这么多的东西,真真是叫他眼前一亮。

    这丫头,不去经商真是一大损失。

    天马牧场陌殇也是第一次来,初见第一眼便叫他眼前一亮,越看眼中的惊喜越多,不过这么大的牧场光靠两条腿走路,那也真是够坑的,走到天黑也不能每个地方都看上一眼,“阿宓,先看看我为你准备的马,这样走路看的话,只怕到明天也不一定看得完。”

    城北的狩猎场很大,然而,宓妃建起来的这处牧场,就连仙女湖都被她圈在了里面,可见这地方究竟是有多大,靠两条腿想要走完,很是有些不现实。

    “对对对,瞧我都糊涂了。”

    马儿啊马儿,那可是宓妃心心念念了好长时间的马儿啊,这下她心里那石头可算是落了地。

    “无悲无喜,你们去安排。”

    “是,世子爷。”

    约莫一刻钟之后,威风凛凛的,整整一百匹健壮的骏马出现在宓妃的视线里,不禁让她都瞧直了眼。

    这些马,这些马可不是普通的马,而是货真价实的战马啊?

    陌殇这手笔,特么的真够大的,果然是个不知低调为何物的家伙。

    都说战马难求,陌殇这货一出手就是整整一百匹良驹啊,简直要闪瞎她的眼有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54亲近不得百匹良驹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