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55 战马稀缺月珍语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金凤国的马匹主要分为三大类,其一为传统马,其二为战马,其三为新型的混血马,血统比之战马更为珍贵,不但体型彪悍健硕,战斗力也非常的强悍和霸道,普通的马匹远不可及。

    传统马,指的就是普通的马匹,不太讲究马匹的血统与毛色,其价值也较为普通,一般的家庭都买得起。通常来说外形好看,观赏性强的普通马匹,大家族里养的会比较多,既可以用作日常的骑行代步,又可以与人攀比,还可以充当劳力使用。

    而那些毛色杂,外形又不太好看的马,一般都会充当重劳力被人使用,多半都是被商队买去拉送货物,有时候还会被当作食物,供人食用,毫无半点的地位可言。

    饶河山,榆中堡,常都镇,泗黑州…水黄道等七个地方,都是金凤国传统马的驯养基地,每五百匹传统马中仅有一到两匹马,能够符合战马的标准,会被马场主人挑选出来专门伺养,继而送往战马驯养基地。

    几乎五百比二的传统马与战马的比例,足以说明战马在金凤国是有多么的难求,又是多么的珍贵。

    在金凤国对战马的使用权是有明确划分的,除了皇家的军队之外,任何世家任何人都不可以私自驯养和购买战马,一经发现就是抄家来族的重罪。即便是皇亲国戚,想要驯养一部分战马的话,都必须经过皇上的首肯,否则就将以私自驯养战马之罪,按律论处。

    浩瀚大陆四国之中,以北狼国的战马最为强壮数量也最多,琉璃国次之,金凤国位列第三,梦箩国排最末。故,在金凤国每一匹战马从出生之日起就会登记在册,中途若是死亡也会有详细的记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整理成册,以专门的途径直接递交到宣帝的手中,不假他人之手。

    一个国家想要强盛,除了牢牢的握有经济实力之外,强大的军事实力才是真正的王道,而一个军队的强大与否,通常又跟骑兵紧密相连,两者密不可分。英勇善战的骑兵,他们除了自身的实力强悍以外,还需要一匹骁勇善战的战马,这两者之间缺一不可。

    因此,血统精纯的战马,在这里面扮演着非常非常重要的角色。

    金凤国每年战马的产量都不高,堪堪只够每年供给军队使用,剩下的战马也仅够补足军队中因年老或是伤残而退下去的战马数量,是以除了在军中,鲜少可以看到这么威风凛凛的战马。

    宓妃光顾过星殒城周边的马市,那些她瞧不上眼的马匹,显而易见的就是金凤国最为常见的传统马,皆是出自饶河山,榆中堡等地的牧场,远远达不到宓妃的标准。

    那些马市里的马,也跟人一样分了三六九等,最好的一般都会被各个世家的公子小姐们挑中,当成是坐骑来饲养,中等的一般也会被各个世家买回去,充当拉马车的劳力,或多或少能显示出一些身份。

    至于那最低等的马匹,通常是平民小富之家的首选,他们花银子买下马匹,用来拉马车代步,同时也有人专门买下这样的马,再添上几辆马车,行走于大街小巷,帮人拉些东西,赚取一部分的钱财。

    这般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马,想当然宓妃是瞧不上眼的,她想要的可不是这些普普通通的马。

    遥想当初宓妃看到城北仙女湖周围这整块地的时候,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她要建一座牧场,建一座别具一格,独一无二的牧场。

    她所设计的天马牧场,其灵魂就是马匹,其他的配套设施反倒显得没有那么重要,故,宓妃才会在挑选合适马匹这个问题上纠结那么长时间,久久都拿不定主意。

    或许从一开始,宓妃的主意就打到了陌殇身上,谁让宓妃第一眼就瞧上了替陌殇拉紫色马车的那两匹马呢?

    那是什么品种的马宓妃不知道,但她却知道那两匹马绝对不是普通的马,甚至是连一般的战马都比不上的马。

    那马,大概也能称之为宝马。

    初到马市看马的时候,沧海就帮宓妃狠狠的补充了一下金凤国关于马匹使用权的知识,以免她什么都不知道,双眼一摸黑抓瞎。

    毕竟宓妃相府千金的身份摆在那里,她要一上去就弄些战马放到天马牧场里,只怕天马牧场刚一营业,立马就会招惹来大祸,届时,自身洗不干净不说,反倒还要拖累相府也跟着遭殃。

    “这…这这些全都是战马?”整整一百匹威风凛凛的战马,带给宓妃短暂的惊喜与惊愕之后,她那颗心里升起的是浓浓的不安啊!

    尼玛的,谁让金凤国的战马异常的稀缺,使用战马不但要受到重重约束,而且还是犯法的,如此,宓妃又怎么高兴得起来。

    她瞧上了这些战马是没错,可她也不能不防那些时刻准备着要给予相府猛烈一击的小人啊!

    唔,难道这送到她嘴边的肉,她都不能吃?

    “陌殇。”就在所有人都盯着一匹匹身姿矫健的马儿看得出神的时候,宓妃突然大吼一声,惊得温绍轩等人都抖了抖,然后再掏了掏耳朵。

    呃…这丫头声音忒大了点儿。

    陌殇!

    她这是直呼其名,听她这说话的语气,貌似也不像头一回连名带姓的称呼楚宣王世子啊?

    于是,以温绍轩为首,他们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落到宓妃的脸上,那一副副表情看得宓妃嘴角直抽。

    她干什么了,值得他们这样看她?

    “阿宓,你要温柔一点,我的耳朵挺好使的,不用那么大声的叫我,我都听得见的。”陌殇多了解宓妃啊,只她一个眼神的变化,他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区区一百匹战马而已,还不是他想给谁就给谁的事情,至于让他家小女人露出这么紧张的表情么。

    要是这天马牧场再大一点,时间也允许的话,陌殇又如何会这般小气只送她一百匹马,怎么着都要多送一些,谁让宓妃喜欢不是。

    她要不喜欢,他还不送呢。

    只是这丫头也太小瞧他了,既然是他送出手的东西,怎么着也比金凤国的那些战马强啊,真是个不识货的。

    “温柔你妹啊。”宓妃恼怒的瞪他,一看就知道某人毫无悔过之心,居然还敢用戏谑的目光看她,实在太欠收拾了。

    如果不是宓妃自己主动找陌殇要的马儿,也不是深知陌殇的为人,宓妃瞧见这些战马之后,她都不禁要怀疑,陌殇这货是不是故意要坑她,要坑相府来着,不然为何要将那么大一顶帽子扣到相府头上。

    “阿宓,我没有妹妹。”陌殇漆黑如墨的双眸望进宓妃眼里,那神情跟语气不要太一本正经。

    他父王和母妃只有他一个孩子,王府里庶出的姑娘算是什么东西,怎么可能是他的妹妹。

    “我…”对上陌殇过于认真的双眼,宓妃竟然一时语塞。

    这男人,果然是她的克星。

    “虽然阿宓张牙舞爪的样子我也很喜欢,不过阿宓还是恬静温婉的模样最优雅动人。”既然宓妃身边有众多哥哥姐姐护航,他是靠近不得,也亲近不得,那怎么着他也要在嘴巴上占点儿便宜不是,陌殇美美的想着。

    “陌殇――”

    臭男人,敢说她张牙舞爪,真真是可恶,看她刈呕岵缓莺莸氖帐八欢伲镜木桶衙值构茨睢

    刻意拖得长长的尾音,让得陌殇听出几分危险的味道,某美男世子扁起玫瑰色的性感薄唇,面露委屈之色,小可怜般的眼神儿瞅着宓妃,那叫一个欲语还羞啊,直看得穆昊宇等人以往对楚宣王世子的认知,那是一再的刷新,刷新之后再刷新。

    若非亲眼目睹,那就是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个装可怜就不说了,甚至还卖起萌来的男人,就是那个温柔俊美,云端高阳,清绝出尘,如仙又似妖的楚宣王世子――陌殇。

    假如他们跟宓妃接触得久了,也学到新鲜词汇的话,肯定会在心中不住的腹议:楚宣王世子,您的节操呢?

    某世子曰:节操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节操那种东西,能帮本世子拐到媳妇儿么?能帮本世子气死,憋死,醋死未来嫡亲的,表亲的舅哥们么?

    如果能,本世子会把节操那东西再找回来的。

    如果不能,本世子要节操何用?

    “混蛋,你给我正经一点。”宓妃按捺住冲过去揍陌殇的冲动,咬牙切齿的道。

    “阿宓是从哪里看出我不正经的。”

    “你明知道我要问的是什么?”

    陌殇蹙了蹙眉,修长的手指抚过眉间那一点朱砂,无辜又认真的道:“我又不是阿宓肚中的蛔虫,如何能知晓阿宓的心中所想。”

    “混蛋,你恶心死了。”

    “有吗?”凤眸轻眨,陌殇眉目间的风情越发醉人,只觉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他,都是那么的让人倍感惊艳。

    “臭男人,你是不是又皮痒欠收拾,想打架是不?”该死的家伙,要不要这么跟她抬杠刷存在感啊。

    宓妃无力的抚了抚额,陌殇这样的确是增加了跟她说话的机会,但他这样也是在赤果果的拉仇恨值啊,呜…大哥他们会对他更不满的吧!

    “咳咳,阿宓拳头太重,我承受不起。”闻言,陌殇嘴角齐齐一抽,他还真就没想明白,明明他家小女人那一双小手柔若无骨似的,怎么握起拳头打在人身上,就跟铁锤砸在身上一样一样的。

    那次在琴郡,宓妃虽然也是恼了,下了狠手在揍他,但不可否认宓妃没有真的用劲儿,不然他的那张脸,只怕用了最好的疗伤药,没有十天半个月,他的脸也甭想见人。

    “知道就好,敢不听话,揍的就是你。”

    “嗯嗯,我会听话。”陌殇心里笑喷了,面上却是露出一副乖巧听话的表情,还不住的点头,那模样真是叫人看得眼睛疼。

    这番对话听在穆昊宇兄弟三人耳中,那叫一个惊悚,听在温绍轩兄弟三人耳中,那叫一个了然。

    以前他们还只是怀疑宓妃出手揍过陌殇,但现在他们已经是相当肯定宓妃揍过陌殇,不然陌殇能露出这样一副‘怕怕’的表情来。

    至于在场的,除了宓妃以外的其他四个女人,咳咳,暂且来说是三个女人外加一个小姑娘,脸上的表情已经不够用了,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目光来看待宓妃跟陌殇。

    “私自驯养跟购买战马,那可是抄家来族的罪,你丫的一下子送我一百匹,你是嫌我命太长?”

    无视掉宓妃投向他的眼刀子,陌殇甩落满头的黑线,嗓音清润绵长,似山涧清溪,极为悦耳,“但凡我给阿宓的东西,阿宓尽管随便用,这天下还没有人胆敢跳出来指责一二。”

    这话端得是轻狂嚣张,透着陌殇氏的霸道,然而,这话要是换一个人来说,或许真是一个笑话,但这话是陌殇说的,却只因他有那样的魄力,他也具备那样的资格。

    “我的阿宓如此聪慧,难道真就没有瞧出来这些马跟战马有何区别?”璃城虽说仍属金凤国所有,但却拥有完全独立的军队,而那些军队唯有陌殇才能指挥与调动。

    在璃城,每一支军队里面都拥有三支以上的骑兵,而这些骑兵所配备的战马,唯有每年排名最靠后的六支骑兵营才会用金凤国送入军营的战马,排名越是靠前的骑兵营,他们所配备的战马血统就会越纯,战斗力也越是强悍。

    而那些优胜于战马的马匹,皆是出自陌殇名下的私产,这在四国之中都极具影响力。

    “区别?”

    “不着急,阿宓可以先去看看那些马。”如若不是宓妃这处牧场,最主要的目的在于赚钱,陌殇给她的马会比这一批更为精良。

    不过,单单仅凭这一批马,已经可以让宓妃的天马牧场,傲立于星殒城周边好几大城镇了,相信天马牧场开张之日,定会吸引很多的人慕名而来。

    “这些马都不是出自三大战马基地的战马。”穆家是行伍出身,族中子弟多是在沙场上摸爬滚打的将帅之才,穆昊宇之前也是突然看到那么多强健的骏马,这才被吸引了注意力。

    经陌殇提点过后,他一眼便瞧出这些马来历不凡,既不是金凤国特有的战马,亦并非是难求的混血马。

    金凤*中的战马皆出自平临庄,行中州和良西谷,其中行中州产出的战马最强,每年三分之二的战马会送入金凤国的几路大军之中,仅有三分之一的战马会被送入麒麟军。

    纵然宣帝想要将最好的资源都留给寒王,但朝堂之上总有那么些人不让他如愿,多年来也只能维持原样。

    穆家三兄弟自十岁起,就会跟随各自的父亲进入军中历练,因此,他们都接触过战马。

    “这些马真不错,体型比战马略高,四肢略长却更有力,想必它们的血统也较之战马要略强一些。”穆昊铮是个静不下来的主儿,看见宓妃在近距离接触那些马,他也冲了过去。

    手掌抚着这些马儿的马发,他是越瞧越喜欢,简直就是恨不得能牵一匹回自己家去。

    “妃儿表妹,表哥真是要羡慕死你了。”

    “为何?”有了陌殇的提醒,宓妃也是发现了这些马的不同之处,竟是比她原来想要的战马还要高一个级别,她哪里还有不满意的。

    既然这些马都不是战马,宓妃也不用担心别人因此而来天马牧场找麻烦,心里那块石头算是落了地。

    金凤国虽说是明文禁止私下购买或是驯养战马,但其实也是有例外的,比如,通过正常手段得来的宝马良驹,朝廷是不会管的。只要你有那样的本事,哪怕你养个千儿八百匹的都没事儿。

    然而,在这个时代,好马可不是那么易求的。

    “你这里的马,随便挑出一匹来,那也强过了表哥的坐骑啊。”穆昊天觉得这个认知太打击人了。

    金凤国战马稀缺,身处他们这样的位置,其实想要一匹好马不是不行,也不是没有机会,但为了避免某些麻烦与矛盾,即便再怎么喜欢养马,都不得不退而求其次。

    他们的坐骑都是从传统马里面选出来的,单独看着的时候还不错,真要与好马放在一块,那就直接被比成了渣渣。

    不但穆昊天的坐骑如此,就是温绍轩温绍云他们的坐骑也都是从传统马种里面挑选出来的,论速度的话也仅仅只是比走路,乘坐马车要快一点。

    “那我就借花献佛,不知道这些马儿里面,有没有你们喜欢的,都各自挑上一匹吧!”

    “这……”穆昊天一怔,不知该说什么好。

    “原本我是计划有五六十匹马就足够的,现在陌殇送了我整整一百匹马,就算大哥二哥三哥,大表哥二表哥三表哥和三位表姐一人挑选一匹,那也还剩好多的,你们跟我那样客气,我可是会生气的。”不就是马么,等她真正的成长起来后,一定会寻更好的马送给他们。

    “还有我还有我,表姐怎么可以把我忘了。”穆月珍高高的举起一双小手,咋咋呼呼的嚷嚷道。

    别以为她人小就可以忽略她,她也要这么威风凛凛的马,骑出门多帅气拉风啊,可不能让他们撇下她。

    “我可没有忘记珍儿,只是珍儿还小,这些马都大了,不太适合你骑。”

    “珍儿不可胡闹,妃儿说得对,这些马又高又壮,你还太小根本就无法驾驭得了。”穆昊铮揉了揉她的发顶,语气是满满的不认同。

    穆家无论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自小都会学习一些拳脚功夫,骑马也是必备的功课之一,因此,穆家儿女都会骑马。

    穆月珍六岁开始碰马,在三个哥哥的教导之下,她的马术也算娴熟,不过以前都是骑的传统马,也不怎么危险,他们也就由着她。

    只是眼前这些马可不是传统马能相提并论的,单单就是这些马那暴烈的性情,没有将其驯服之前,谁敢让穆月珍这小丫头去骑啊,那不没事找事,纯粹找虐的么?

    “哥――”为了拥有一匹属于自己的马,穆月珍抱着穆昊铮的胳膊,各种撒娇各种说好话,而后者坚决不答应。

    “你别说是叫哥了,就是叫祖宗也不行。”

    “啊,你们都是坏蛋。”

    “就算被你当成是坏蛋,我们也不会让你去冒那个险的。”

    “呜呜,表姐,他们都欺负我。”

    宓妃无语的看着穆月珍拉耸着小脑袋,顿时失去了活力的样子,安抚道:“珍儿相信表姐不?”

    “当然相信了。”

    “这些马的确不适合你骑,不过表姐保证,以后一定替你寻一匹适合你的马送给你。”

    穆月珍眸光一亮,双手攀着宓妃的胳膊,咧着嘴道:“珍儿最喜欢表姐了,珍儿爱死表姐了。”

    “你这丫头是爱死了你家表姐我,未来帮你找的那匹马吧。”宓妃抽着嘴角,伸出一根手指头戳了戳她的额头。

    “嘿嘿。”得了承诺穆月珍也不闹了,赖在宓妃身边,偷偷的打量她家未来的美男表姐夫。

    唔,未来表姐夫长得可真好看啊,距离越近越好看的样子,真是叫她都看得移不开眼。

    以前她还觉得,这世上估计没有男人能配得上她家表姐,现在嘛,这个楚宣王世子不错。

    “大哥二哥三哥,你们该不是连这个都要跟陌殇计较吧。”眼见穆昊宇几人都没有动作,宓妃就挂了一脑门的黑线,心情有点儿忧桑啊。

    这些马他们明明就很喜欢,难道就因为这些马是陌殇送的,所以他们这是要拒绝的节奏?

    “咳咳…”温绍轩轻咳两声,俊美的面上露出一抹尴尬之色,他能说他就是在纠结这个么?

    话说他们不是看不到陌殇对宓妃的用心,也不是感受不到陌殇对他们这些做哥哥的用心,只是…只是他们迈不过心里那道坎。

    一想到自家妹妹会被他给拐走,他们这心里能好受才有鬼,能不处处给他添堵才怪。

    其实从宓妃向他们坦诚喜欢陌殇之后,哪怕出于种种原因,温绍轩并不想让宓妃跟陌殇有所交集,有所接触,但只要宓妃喜欢,只要宓妃高兴,作为哥哥的他,又有何道理不接受陌殇。

    更何况,据他这段时间的观察以及调查的结果来看,楚宣王世子陌殇除了先天体弱的身体是个硬伤,再撇开璃城楚宣王府的明争暗斗之外,其他各个方面都无可挑剔,无疑他会是一个非常符合宓妃条件的夫婿人选。

    “怎么会,这些马虽说是楚宣王世子送给妃儿的,但既然都已经送了,那么自然也就都是妃儿的,我们当然不会拒绝妃儿的提议,一定会挑选一匹合自己心意的马。”

    “的确是二哥说的这个理,现在这些马跟楚宣王世子已经没有关系了,我们才不会客气。”

    对于温绍云和温绍宇兄弟二人的言辞,穆昊宇兄弟三人只能无奈的摸摸鼻子,这叫他们说什么好。

    他们虽为表兄弟,感情却胜似亲兄弟,看看温绍轩他们的表情,穆昊宇三人就知道,他们哪里是不认同陌殇啊,分明就是不满陌殇霸占宓妃,没事儿找事儿的非要给对方添添堵。

    要说这小孩子一般幼稚的举动,还真挺搞笑的。

    “不管怎么都好,哥哥们还是快些挑吧。”正因为宓妃深深的明白她家哥哥们心中那点儿小别扭,不然她也不会这般由着,“我也没有专属的坐骑,今个儿我也挑一匹。”

    “妃儿,那我们可不客气了。”穆月依,穆月兰和穆月华都换下了华丽的拖地长裙,改穿了女子骑马时所穿的骑装,一个个的都梳着干净利落的发髻,看起来颇具几分英气,亮丽得让人移不开眼。

    “不瞒妃儿你说,这些马刚一出场的时候,我就看中了一匹,你可不能跟我抢,原本就是想要向你讨的。”穆月兰神秘一笑,看着远处那匹高头大马,眼神儿都在放着光。

    “难得有月兰表姐看得上眼的,我保证不跟你抢。”

    “我也挑中了一匹。”相对于穆月兰的温婉大气,穆月华要显得羞涩许多,说话的声音都弱弱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宓妃的错觉,她总觉得穆月华在刻意的减低自己的存感,难道她被某人记恨了?

    自从下了马车,穆月华的内心读白是这样的:呜呜,大人有大量的世子爷,我错了,我说错话了还不成么?求您,求您老别在有意无意的对我施压了,姑娘我是真错了,呜呜……

    她不过就只是初见到陌殇,一下子受惊过度,才会下意识的喊出那么一句么,至于被这么记恨着么?

    “世子爷,这些马如何配得上世子妃的身份,您……”

    “要你多嘴,世子爷心中定是有数的。”无悲拍了拍无喜的肩膀,他们可都是知情人。

    此番世子爷不但专门为宓妃准备了一匹罕见的宝马,同时也为宓妃的亲哥,表哥和表姐都准备了好马,就连最小的穆月珍也没有落下。

    用他们世子爷的话来说,此举就叫做,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他就不信得不到温绍轩他们的认可。

    “阿宓就这么借着我的东西做人情了?”

    “呃…”宓妃呆了呆,再眨眨眼,貌似刚才她全然忘了这里还有陌殇这号人物,那什么她是嫌自己命太长?

    不要啊,要是被陌殇知道她心里的想法,指不定要怎么收拾捉弄她。

    正欲去挑选马匹的温绍轩等人闻言亦是一怔,而是齐刷刷的变了脸色,看向陌殇的眼神要有多不善就有多不善。

    他丫的那叫什么话?

    “只是那些马虽说不错,但又如何配得上阿宓的身份。”陌殇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这些人怎么一点玩笑都开不起,要不要用那么吓人的目光瞪着他,实在太不友爱了。

    “所以呢?”

    “别露出那么可爱诱人的表情,那会让我控制不住想要抱抱你。”

    “说人话。”宓妃微红了脸,娇嗔的怒瞪他一眼。

    这些马儿配不上她的身份,那么……

    “我特意吩咐猎云骑送了一匹马来,如果阿宓能将其驯服,那么它就是你的了。”陌殇马场里养的马,分为两个种类,一个是纯种的,一个是混血的,比之北狼国的马匹丝毫都不会逊色,甚至由他近年新培育出来的马种,已经超过北狼国的马种。

    但他准备送给宓妃的这一匹,乃是三年前他偶然间猎得的野马,当时那马还是幼马,因此很容易就被陌殇给驯服了。后来养在马场三年至今未能有人骑上过它的背,可见其野性难驯,陌殇的专属坐骑已经有了,倒也没有打算再添一匹,遂,那匹马就保留了下来。

    “连你也驯服不了?”

    陌殇摇了摇头,道:“我已经有专属的坐骑了,也就没心思再驯服它了。”

    “那马在哪里,快牵出来我看看。”陌殇给她的一百匹的的确确是顶好的马了,但宓妃还真没觉得有哪匹能让她养在身边,这不一听陌殇说有专门为她准备的马,那双动人的美眸都快放光了。

    “阿宓可别高兴得太早,那匹马我带回马场之后养了三年,至今还未曾有人能骑在它的背上,你可别大意哦。”

    “那马竟是如此之烈?”

    “阿宓可有信心驯服它?”陌殇不答反问,以这丫头的本事,他也不是特别的担心。

    “只要它能合了我的眼缘,甭管它性子再怎么烈,也必须乖乖的给姑奶奶趴下。”

    “妃儿,说话斯文一点。”温绍宇黑线,他怎么也没有料到,他家妹妹在陌殇面前竟是‘姑奶奶姑奶奶’这样的说话,这可真是颠覆他的认知。

    果然,陌殇之于宓妃是特别的,至少他从不曾见宓妃在其他异性的面前表现得这般随意且自在。

    似乎在陌殇的面前,宓妃所有收敛过的性子都展露了出来,完全都不需要顾忌,也不会觉得失礼。

    “三哥。”宓妃冲着温绍宇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她可从来就不是一个斯文的孩子啊!

    “阿宓这般性子倒是极为可爱,我很喜欢。”

    “你给我闭嘴。”

    “好好好,我闭嘴。”陌殇举起手摆了摆,他这不是关心维护她么,更重要的是他在提醒温绍宇,他的小女人不管什么样,他都喜欢,他都看重,有些话他说得,别人说不得。

    甭管你是不是宓妃的亲哥,但凡你丫的敢说宓妃一句不是,他心里就会不痛快。

    接收到陌殇那眼神,明了他要表达的意思,温绍宇是直接黑了脸,嘴角也狠狠的抽了抽,楚宣王世子这货,究竟是想把他家妹妹宠成什么样啊,还有没有底线了。

    “马在哪里?”宓妃全然不管陌殇跟她家三哥之间的波涛汹涌,她就对那野性难驯的宝马感兴趣。

    “无悲。”

    “是,世子爷。”

    无悲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巧精致哨子,然后放到嘴边轻轻一吹,便听见由远及近的马蹄声响了起来,尚未见到那马,却发自内心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顺着那声源的方向望去,只见为首疾驰而来的是两个身着青色长袍,相貌俊朗,身姿挺拔的年轻男子,在他们身后不多不少,刚好紧随着十一匹毛色鲜亮的高头大马,一见便知它们的不凡。

    “除了最抢眼的那一匹马是我专门为阿宓准备的之外,其余的十匹马,如果有绍轩昊宇你们合眼缘的,可以选作自己的坐骑,领回家养着也好,就留在阿宓的牧场养着也行。”

    陌殇这话一出口,温绍轩穆昊宇兄弟几人哪里还有不明白的,这些马分明就是专门替他们准备的,还说什么如果合他们的眼缘。

    他楚宣王世子有心准备来送他们的马匹,能不合他们的眼缘么?

    只怕在他决定送他们马之前,就已经悄悄拿捏准了他们的喜好,这些马无疑就是冲着他们喜好来的,叫他们如何拒绝得了。

    “哇,那匹小马肯定是送给我的,呵呵。”十一匹骏马里面,的的确确有一匹还是幼马,虽然体格同样的健硕,但却明显要比其他的马小上许多,完全符合穆月珍的身高。

    只要穆月珍在这个时期跟马儿磨合好了,就算马儿长大之后,对她也会很亲近,倒也不用担心她会骑马受伤。

    宓妃看了眼兴奋异常的穆月珍,水润的美眸再落到陌殇的脸上,感动于他的用心,就连眼眶都有些发热。

    “未来表姐夫,我真是太喜欢你了,谢谢你送我的马。”穆月珍小朋友谨记宓妃的告诫,下马车之后又本能的感觉到陌殇很危险,所以她是真的不敢靠陌殇太近,更没胆称呼他为美人哥哥。

    可是在看到那匹就犹如为她量身定制的小马时,害怕畏惧什么的通通都跑光光,激动得小脸都红扑扑的,就连说话都顺溜了许多。

    “未来表姐夫,我告诉你哦,你是跟我表姐最最相配的人,除了你就再也没人配得上我家表姐了。”

    “珍儿,你这丫头居然为了一匹马就把表姐给卖了?”

    “嘿嘿,珍儿说的是大实话啊,表姐跟未来表姐夫本来就很相配嘛,你们站在一起的时候,天地都要为之失色了。”穆月珍如同被宓妃识破了诡计一样,笑得狡黠,又带点儿小得意。

    “呵呵,你这小丫头倒是挺可爱的。”要是能把‘未来表姐夫’去掉‘未来’那两个字,直接喊他表姐夫,陌殇表示他会更高兴,说不定还能给这丫头更好的东西。

    “未来表姐夫,要是珍儿又听话又乖巧的话,你会不会疼我?”偏着小脑袋,穆月珍大胆的问道。

    陌殇脸上温柔的笑意渐消,空气似乎都为之一顿,温绍轩等人都冒出上前将穆月珍挡在身后的冲动了,实在是他们刚刚都敏感的察觉到一丝杀气,生怕陌殇会突然出手。

    这个男人虽以温柔清朗享誉四国,美名在外,但他可不像表面上那么好说话,好亲近啊,喜怒皆在一念之间,危险指数可是居高不下的。

    “呵呵,就算月珍丫头你再怎么乖巧听话,表姐夫也不会疼你的。”

    “为什么?”

    “因为这世上,只有你的表姐才值得表姐夫去疼爱,旁的人还不具备那样的资格。”明知穆月珍是个单纯的小丫头片子,她所谓的‘疼’也不是那个意义上的疼,不过陌殇还是把话挑得很明白。

    “那就好,未来表姐夫可要一直疼着我家表姐,不然我是不会同意我家表姐跟你在一起的。”穆月珍欢呼一声,红扑扑的小脸因染上明亮的笑容越发的红润,真真是怎么瞧怎么可爱。

    陌殇眉头一挑,薄唇轻抿,柔声道:“你个小丫头也敢跟我抢人?”

    “哼。”穆小朋友傲娇的一扭头,一本正经的道:“虽然我打不过你,也抢不过你,但是我还有哥哥和姐姐,还有表哥,我们这么多人打你一个,怎么着也不会输的。”

    噗――

    听着这一大一小的对话,宓妃实在忍不住想要喷的冲动,就连一旁的温绍轩几人都听得嘴角直抽,表情是万分的无奈。

    “阿宓,去试试马吧。”

    “好。”为了不再继续跟她有关的话题,宓妃顺着陌殇的提议,身影几个闪掠就出现在一匹通体雪白,唯双眼间有一道赤色闪电型毛发的马儿前面,眼里掠过一抹惊喜之色。

    前世宓妃也见过不少的好马,甚至是古代有的汗血宝马她也见识过,但眼前这匹马,显然比汗血宝马还要来得珍贵,怎不令她欣喜。

    神情倨傲的马儿感受到陌生的气息,情绪开始变得有些焦躁,前蹄不安的踢动着,鼻子里喷出粗重的气息,似是极为排斥宓妃的靠近。

    “世子妃小心,这马野得很。”

    “不过属下相信世子妃一定能驯服这匹马。”莫失莫忘跟无悲无喜一样,都是属于陌殇的近卫,只是他们一直都被陌殇派出去执行任务,因此,还不曾跟宓妃近距离的接触过。

    饶是如此,却一点都不妨碍他们听说宓妃的种种事迹,故,在他们心里,那可是实实在在认同宓妃的。

    “借你们吉言。”对于陌殇身边的人都喜欢称呼她为世子妃,宓妃也懒得让他们再改口了。

    反正她是认定陌殇是她的男人了,倒也不排斥陌殇的手下那么叫她,换个角度来说,这可不就代表着他们对她的认同,若是根本就不认同她,想来也不会对她有此尊称,态度也不会如此的恭敬。

    ------题外话------

    呜呜,荨这个手渣的速度,居然又到十点了,今天暂时就更这么多,不然又要很晚了,居然没有写到荨要写的地方,吼吼,太讨厌了有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55战马稀缺月珍语录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