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56 这暴虐的驯马方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陌殇的近身亲卫一共有十人,不说个个都是可以披甲上阵的将领人才,但这十人无论文韬武略,还是才智计谋都远非是一般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毫不客气的说,陌殇身边这十个亲卫,如果不是因为放在他的身边,让得他们的光芒被陌殇给遮挡了,随便提出去一个,那都不会比一般世家重点培养出来的公子哥逊色。

    他们不但都拥有俊朗的相貌,而且为人处事非常的老道,虽说他们各自擅长的东西不一样,然,他们都是能文能武的,陌殇将他们培养起来,花费的心血也着实不少,而他们也从不曾让陌殇失望过。

    撇开无悲无喜这这两个如同影子般,时时刻刻跟随在陌殇身边的亲卫不谈,十大亲卫另外的八位,四司分别为莫失莫忘,莫离莫弃,四主分别为暗阅暗桐,暗京暗纲。

    这十个人分工不同,却分别照看着陌殇名下近三分之一的产业,这要放在现代来说,他们在女人心目中的价值,也仅仅只是比钻石王老五级别的低那么一级两级而已,若能攀上一个那都是顶顶的福气。

    陌殇在世人的印象里,他俊美如谪仙,仿如不属于这个尘世,温柔如斯,容倾天下,乃是世人公认的天下第一美男子。同时,璃城有多富有,璃城占据着多么重要的地位,而身为璃城之主的陌殇,他又象征着怎样的倾天的权势,世人虽说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不过那并不妨碍他们对陌殇敬畏三分。

    世人心里明白,如果他们要是真的觉得陌殇温柔无害,那就大错特错了,自楚宣王失踪,明里暗里多少人打璃城的主意,都不曾将年幼的陌殇放在眼里,结果怎么着?

    但凡参与到那件事情里的人,无一例外全都血溅当场,至此,再无一人胆敢小觑陌殇。

    莫失莫忘虽然不在陌殇身边伺候,但因有无悲那个大嘴巴,托他的福莫失莫忘对宓妃是一点儿都感觉不到生疏,从看到宓妃的第一眼,他们就有些按捺不住心中对宓妃的亲近之意。

    不过他们已经从无喜那里了解到一个不容辩驳的事实,那就是喜欢上世子妃的世子爷,如今可是个货真价实的醋坛子,为何自身安全,莫失莫忘再三告诫自己要注意安全。

    于是,他们既对宓妃表现出了真诚的恭敬之意,又没有做得太过,想来是不会招了记恨的。

    “我要试试这马,你们都退远一点。”似是瞧出了莫失莫忘打量她时,眸底那丝丝深意,宓妃不由得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

    她无语的四十五度望天,暗忖:难不成某世子爷是个醋缸这件事情,已经闹到天下皆知的地步了?

    “这马性子暴烈得很,世子妃可一定要小心。”莫失没有说完的话是,您要是伤了,世子爷估计得劈了他们泄恨。

    天知道长途跋涉赶来星殒城,别说是这匹血统高贵优良的宝马了,就是其他的马,也都憋足了一马肚子的火气,若非那些马都是被驯服过的,否则实难想象会发生怎样的意外。

    且不说陌殇准备给宓妃的这匹宝马,本就因野性难驯让他们头疼不已,再加上那马的性情着实暴烈,来的途中几次三番的险些被它给跑了。

    许是突然换了环境的原因,让得眼前这匹马的性子越发的暴虐,情绪已经濒临暴走的边缘,万一有个好歹,世子爷还不得扒了他们的皮。

    “世子妃注意安全。”眼见宓妃仿佛没把他们的放在心上,莫忘不得不硬着头皮再提醒一遍。

    抬眸扫过一脸紧张之色的莫失和莫忘,宓妃有些无语的挑了挑眉,她这是被小瞧了?

    不过也的确不怪莫失莫忘那么紧张,他们面前这匹马表现出来的情绪似乎早就达到了一个临界点,那不停高扬起来的前蹄,已经那一声声带着暴躁的嘶鸣之声,宓妃已然敏锐的察觉到了危险。

    很显然,这匹马已经快要发狂了。

    “我们相信世子妃的能力,只是…只是…”

    “只是有点儿小担心?”

    “呃…”心里话被宓妃挑明,莫失莫忘尴尬的红了脸,有些不知所措的挠了挠后脑勺。

    就在这两只仍在纠结的时候,孰不知他们已经被某世子给记恨上了,也注定未来几天他们要被某人各种嫌弃,各种折腾外加收拾了。

    谁让那两只一着急就忘了最应该注意的事情呢?

    这不,明明谨记要保持安全距离的,结果为了郑重提醒宓妃小心,就那么一不留神被某世子惦记了。

    “好啦,你们且暂退到一旁,这马我既看得顺眼的,又焉能便宜了别人。”宓妃不甚在意,非常随意的想要拍拍莫失莫忘的肩膀,以表示对他们的安抚,让他们放心。

    结果……

    惊愕的看着宓妃那只伸过来的素白小手,莫失莫忘脑海里只浮现出斗大的‘完了’两个字,然后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这边的情景,不但陌殇看得清楚,温绍轩穆昊宇他们也看得清楚,那一幕发生的时候,他们皆是反射性的微张了张嘴,神色莫名,表情看起来有些古怪的滑稽。

    莫失莫忘身体的反应先于意识的反应,当他们看到宓妃拍过来的手,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让世子妃碰到他们的身体,否则他们一定会被世子狠狠收拾的,回炉什么的,简直残暴得不要不要的。

    于是就这么,宓妃的手拍了一个空,没有拍到某两只肩膀的宓妃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抬眸只见莫失莫忘一脸惊恐的缩在一旁,额上还落下斗大的两滴冷汗。

    就这么,宓妃抽着嘴角,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

    等她感觉到某道视线牢牢定在她身上,而且那人还似笑非笑的望着她时,宓妃心中警铃大作,犹如一只受惊小鹿似的,抬起一双美眸就撞是陌殇的眼里,她只得讪讪的干笑两声,“嘿嘿……”

    刷――

    由于宓妃的表情太诡异,温家兄弟,穆家兄弟以及穆家姐妹的目光齐刷刷的扫向陌殇,那不多不少整整十双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指责,怎么可以用那样的目光看着他们的妹妹。

    眼刀子挨得太多,陌殇无奈抚额,平静的面色亦是为之一僵,嘴角仍是不受控制的抽了一下,随即又赶紧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柔声道:“阿宓,驯马不急在一时,你且记得要小心。”

    瞧瞧,陌殇这话题转移得多漂亮。

    反正他是知道了,当着自家小女人的面,他是什么都不能表现出来,不然惨的一定是他。

    不过陌殇又忍不住一再去让他的未来舅哥们注意到他的存在,因为只要他们欺负他一点,他就可以明正言顺的在宓妃那里讨回两点,为此再怎么被嫌弃,陌殇心里都舒畅啊!

    “妃儿,反正这马呆在牧场也不妨事,咱们就是多等几天来驯也是使的,今个儿就先回府去。”从那一幕中缓过神,温绍云就直接黑了脸,其实他是心里不痛快。

    想到刚才宓妃对陌殇露出的那种表情,他心里就是一疼,凭啥他的宝贝妹妹要被陌殇那家伙吃得死死的。

    最最重要的是,那家伙是不是在背后欺负他妹妹了。

    “二哥。”宓妃弱弱的唤了一声,眨着美眸望着温绍云,没太明白这是上演的哪一出。

    “哎哟,我这头突然好疼。”不愧是双胞胎兄弟,温绍云只是给了温绍宇一个隐晦的眼神,后者就默契的配合起来。

    “绍宇的头受过伤,会不会是旧疾犯了,妃儿。”

    “疼,头好疼。”

    宓妃对三师兄云锦的针灸之术很有信心,而且她也再三确认过温绍宇脑中淤血消散过后,不会留有什么旧疾,故,此刻她明知道温绍宇是装的,但她还是忍不住满心的担忧。

    是了,陌殇刚才吃自己属下醋的举动,显然是被她的二哥误会了,要不也不会联合三哥演上这出戏。

    弄明白了其中的原由,宓妃就更是不好开口了。

    两个哥哥这是在替她撑场子,她这做妹妹的总不能拆自家哥哥的台啊,她要真当着他们的面维护陌殇,只会有一个结果。

    陌殇会更招哥哥们嫉妒,然后穿更多小鞋的,谁让有些醋吃起来,还真就没有任何的理由呢?

    “绍宇头疼是大事,咱们就先回相府,其他的容后再说。”温绍轩眸光闪了闪,温润如玉的嗓音随之响起。

    他如何能不知道,陌殇那副表情是吃了他两个属下的醋,只是在温绍轩看来,即便陌殇是因为在意宓妃才会连属下的醋都吃,但也不能有一丁半点儿想欺负宓妃的意思。

    咳咳,虽说此欺负非彼欺负,他们做哥哥的就是不乐意了,那又能怎么着。

    “……”宓妃张了张嘴,瞬间无语。

    陌殇更是苦着一张脸,目露哀怨之色的瞅了宓妃一眼,然后清了清嗓子道:“阿宓,我错了。”

    摊上这么些个护妹如命的哥哥,陌殇也不知道该感叹自己幸还是不幸,甭管温绍轩等人如何看待他,面对这些个对宓妃好的人,他也实在生不起气来。

    都说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话方式很简单,陌殇也瞧得出温绍云并非真的恼了他,只是认为自己就算因为在意和看重宓妃而吃了醋,也万万不能对宓妃怎么着,哪怕是一个过于严厉的眼神都不可以。

    更何况,之前他看向宓妃的眼神,可是带有侵略性以及秋后算账的惩罚性的,也不怪温绍云会炸毛。

    “绍云,你看……”

    眼见陌殇这就对宓妃服了软,又放下身份给了他一个台阶下,温绍云也不能死抓着不放,那无疑是让宓妃为难。

    感情之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陌殇既是宓妃喜欢的,而陌殇也的的确确是把宓妃当成眼珠子一样的疼爱与纵容,在这一点上,还真是一点瑕疵都挑不出来。

    “那个我这头突然没那么疼了,要不咱们继续驯马。”温绍宇冲自家二哥翻一个白眼,又冲宓妃挤了挤眼,挑眉道:“妃儿,你可不能生三哥的气哦。”

    “怎么会,我很喜欢二哥和三哥啊。”

    闻言,温绍宇满意的点点头,温柔的目光顿时变得凌厉,冷声道:“你不许欺负我妹妹。”

    “呃…不欺负,保证不欺负。”陌殇摸了摸鼻子,他哪儿舍得欺负宓妃啊,只恨对她的爱还不够多,疼宠也不够多。

    “你们两个自求多福。”

    对上宓妃局促戏谑的目光,莫失莫忘黑线挂了一脑门,颤着声道:“世子妃,您可不能不管我们啊。”

    “你们确定要我管?”

    “这个……”莫失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

    反倒是莫忘赶紧扯了扯莫失的衣袖,道:“不劳世子妃操心,我们会自求多福的。”

    明白过来莫忘言外之意的莫失,赶紧扯着袖口擦了擦脑门的冷汗,呜呜…他是嫌自己命长么?竟然在被世子爷惦记上的时候,还想着求世子上帮忙说好话,这不送上的机会让世子爷收拾他们么?

    世子妃不求情,或许他们的惩罚还能轻点儿。

    要是世子妃求了情,那后果……

    特么的那想法仅仅只是在脑海里一过,莫失莫忘就浑身抖得厉害,再回过神来时,他们已经离宓妃要多远有多过远了。

    目送受惊过度的两只逃开,宓妃只是无语的抽了抽嘴角,然后澄澈的双眸直勾勾的落到马身上,递了一个眼神给陌殇,她便牵着马去了赛马场。

    宓妃的速度很快,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温绍轩等人的眼前,“我们跟着无悲走吧,阿宓去了跑马场。”

    天马牧场陌殇也是不熟悉的,好在无悲很清楚牧场的布局,不然宓妃跑了,他们一时间还真找不到她呆的地方。

    等到陌殇领着温绍轩他们到达赛马场的时候,只见那里尘土飞扬,白色的大马撒开蹄子的飞驰着,宓妃几次翻身上马背都被有惊无险的甩了下来。

    之前听陌殇说这匹马性子暴烈,温绍轩等人其实都有心理准备,只是完全没有想到,这匹马的性情会如此的暴烈。

    “妃儿小心呐――”

    “啊――”

    “表姐――”

    “别担心,她不会有事的。”他的小女人不会连匹马都征服不了,故,陌殇并不担心宓妃会出事。

    别的不说,单单就凭宓妃的身手,即便驯服不了那匹马,断然也不会让自己受伤的。

    眼看宓妃一次又一次被摔下马背,而那匹马也整个都发起疯来,前蹄不断的高高扬起,后蹄亦是不断的乱踢,高昂的马头,嘹亮的嘶鸣声,那双马眼里满是不羁与狂傲。

    再一次翻身跃上马背,宓妃一手紧握缰绳,一手高高扬起马鞭,看似狠狠的抽在马屁股上,但实宓妃根本没有抽下去。

    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坐骑是被她打到服的,也只能就这么跟这匹马耗着了,修长的腿夹住马腹,纤细的身体随着马儿甩动的频率变幻着姿势,任凭胯下的马儿怎么蹦Q,仍旧半点撼动不了宓妃。

    长时间无法将宓妃摔下背,马儿的情绪变得越发的暴烈,奔跑的速度越发的迅猛,不时扬起整个上半身,使得身体与地面几乎垂直,那惊险又刺激的场面瞧得围观的宓妃驯马的温绍轩穆昊宇几人都暗暗握紧了拳头,只觉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生出一股想要立马上场驯化自己坐骑的念头。

    “驾,驾――”

    感觉到马儿对她的抗拒,宓妃也不得不承认,这马的性子够烈,够高傲,同时也够倔的。

    原本宓妃是没有想过要伤它的,但胯下这马似乎并不领情,如此,宓妃也没有什么好客气的。

    那高高扬起的马鞭,不在只是象征性的抽打在它的身上,而是扎扎实实的抽打在它的身上,让它吃痛的发出长嘶之声,身体摆动得越发的厉害。

    “姑奶奶今日给你两条路,要么臣服于我,要么死。”

    “嘶――”马儿吃痛,四只蹄子同时发力,奋力的在赛马场上狂奔,耳畔刮起的风,似是能将宓妃的脸划破,可见这匹马奔跑的速度有多么的快。

    一心想要驯服这匹马的宓妃完全没有料想到,她一再攀上马背驯马的动作有多么的惊险骇人,温绍轩兄弟六人看着虽然担心,但理智告诉他们不能出声,也不能惊忧到宓妃,而穆月依四个已经是吓白了脸,双手不自觉的捏紧自己的袖口,竟是一点都没发现自己的手都捏得泛白了。

    此时此刻,目睹了此情此景,穆月珍总算明白,为什么哥哥跟表姐都反对她驯马了。

    以她现在这小胳膊小腿儿的,别说驯马了,可别千万被马给驯了。

    “不要――”穆月兰捂着胸口尖叫一声,只见那马俯冲着将宓妃从正前方摔下马背,落地之后宓妃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然而那马却是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它朝着宓妃疯了般的践踏过去。

    “该死的。”就在陌殇等人随时准备出手接应宓妃的时候,宓妃看着那疯狂的马儿,冷声低咒一声。

    既然温柔的方式驯服不了这马,那她不介意手段暴虐一点。

    为了不被马踏上一脚,宓妃顺势往前面滚了几圈,然后怒声道:“丫的,姑姑姑耐着性子驯你,你不领情,那就休要怪姑奶奶今日打到你服为止。”

    说时迟,那时快,宓妃话落的瞬间,她就动了。

    身体化作一道残影,朝着疯狂冲来的马儿招呼过去,然后……

    ‘砰’的一声巨响,赛马场上卷起漫天的尘土,宓妃直接将那马掀翻地,摔了个四脚,呃,不对,是摔了四个朝天,因为宓妃下手一点都没有留情之故,马儿身下压着的地方都被砸出一个坑,地面都为之开裂。

    马儿发出阵阵低哑的嘶鸣之声,似是痛到了极至,就连那双马眼里的光彩都暗淡了几分,浑身都透出一股萧瑟之气。

    “你丫的,非逼姑奶奶动粗,真是欠收拾。”宓妃拧着眉扫了眼躺在地上爬不起来的马,语气之中满是轻蔑。

    这一次,那马对上宓妃的冰冷的目光,明显已经心生惧意,浓浓的恐惧感笼罩着它。

    “既然你不愿臣服于姑奶奶,那便将你的命留下。”说着宓妃手里就多了一马匕首,毫不犹豫的就要朝着马儿的脖子划去。

    “嘶――”

    呜呜…它服,它服还不成么?

    不带这么吓唬宝马的啊?

    这个女人太凶了,简直凶得不要不要的。

    倘若它会说话,它一定要仰天怒吼一声:尼妹的,有这么暴虐的驯马方式吗?有吗?

    为毛这个女人的驯马方式,跟它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样,简直就是气死马了。

    “你这是服了?”

    眉间有一道赤色闪电标记的白马,睁着一双大大的马眼,委屈可怜的望着宓妃,痛并憋屈的点了点马头。

    噗――

    紧张过后,温绍宇最先喷笑出声,他看着那匹极通灵性的马,险些把眼泪都笑了出来,“哈哈…妃儿这驯马的法子忒暴力,不过我喜欢,要是一会儿我的马也不听话,小爷也揍它一顿。”

    温绍轩穆昊宇:“……”

    他们能不能说,像宓妃那样的魄力,不是谁都有的。

    宓妃将白马驯服之后,替它取名戈舞,然后就吩吩莫失将戈舞带下去,顺便替它检查一下身上的伤,再敷一下药。

    随后温绍轩兄弟六人分别上场,驯服了自己的那一匹马,轮到穆月依三人的时候,陌殇开口道:“给你们准备的马,性情都相对温顺一些,之前也曾被驯服过,你们若想它们认你们为主,还是需要拿出些真本事的。”

    听了这话宓妃心下稍安,她朝三位表姐递去一个肯定的眼神,又鼓励她们道:“加油。”

    陌殇既是开了口,那么也就等于保证了穆月依几人的生命安全,如此,即便驯马时受一点伤,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未来表姐夫,我的小马现在能不驯服它么,等我把它带回府里,然后跟它培养一下感情再说。”

    “呵呵,你这丫头倒是个精明的。”

    “谢谢未来表姐夫夸奖。”

    穆月依三姐妹上场之后,有惊无险的驯服了自己的马,一个个骑在马背之上面色红润剔透,倒是一道别样的风景线。

    从赛马场出来,已经到了用午膳的时间,宓妃将他们领到甜蜜坊用餐,下午就领着他们参观整个天马牧场,起初每看一个地方,穆昊宇等人都要惊呼一番,越到后面他们也就越发的淡定了。

    有了今日的体验,以后甭管在宓妃身上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不会觉得惊诧了。

    时间如流水,悄然而逝。

    参观完整个天马牧场,天色已经全都暗了下来,一行人这才开始准备回城,理所当然的陌殇被撇下了。

    只是,到底真撇下没有,谁又知道呢?

    太师府・书房

    “何事如此慌张?”

    “父亲,出事了。”

    书房内,庞太师刚发完一通火,又听到长子这话,一张老脸上的怒色更严重了,“何事?”

    “父亲请先看这个。”

    接过骁勇侯递到手中的密信,信上只有短短的两句话,却让庞太师脸色大变,更是勃然大怒的一掌拍在黑色的书案之上,那书案顿时应声而碎。

    原是不知,这庞太师竟然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拓跋小儿简直狂妄,该死的混蛋。”

    ------题外话------

    抱歉了,今天先更这么多,荨有事必须马上外出一趟。

    么么妞儿,期待明天男女主的对手戏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56这暴虐的驯马方式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