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58 意外突袭神秘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相府

    晚饭后,宓妃陪着温夫人在花园散了散步,消了消食,然后便独自回了碧落阁,温绍轩三兄弟则是饭后就先行离开的观月楼,将温老爹交待给他们的事情办完,又去马厩看了看自己的新坐骑,这才一路说说笑笑的准备回房就寝。

    “绍轩,绍云,绍宇,你们怎么都还没休息?”用晚膳的时候,温夫人还记得有东西要给宓妃,哪曾想饭用好了,东西也忘了给出去,这不她就让钱嬷嬷陪着,专门往碧落阁走一趟。

    温老爹觉着东西放在那儿又不会跑,今个儿给和明个儿给没啥区别,偏偏温夫人就是坐不住,她思来想去的,还是觉着东西要立刻马上亲自交到宓妃的手里面她才安心,不然她真是连觉都睡不安稳。

    是以,都已经躺下的温夫人又爬了起来,让得温老爹看了直摇头,也就由着她去了,自个儿拿了一把书靠在床头翻看翻看,全当打发时间。

    “娘,你怎么过来了?”温绍轩脚步顿停,朝着温夫人行了一礼,对温夫人的举动有些疑惑。

    戌时中(晚八点左右)这个点,虽说也算不得晚,但最近几日相府一直都处于高度警戒的状态,别说他们睡得少,就连温夫人也睡得很少,而且毫无睡眠质量可言,顶多就是闭上眼睛养了养神儿。

    眼下相府北院地下的大量兵器问题完美的得到了解决,他们也算占时松了一口气,首要的事情不是安排下一步做什么,而是抓紧时间好好的睡上一觉,补充补充精力,以应对后面的事情。

    “父亲不是说今晚要早些休息?”温绍宇抬了抬眉,他可不认为他爹睡了会单独放他娘出来,这完全不符合他爹的风格嘛!

    而且这条道虽然也通向他们的院子,但他怎么就觉着他娘并不是来看他们的?

    “娘可是寻我们有事?”温绍云上前几步站到温夫人的身边,心想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应该不用他娘亲自跑这一趟,“娘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交待,不方便让丫鬟们过来传话?”

    温夫人就问了一句,结果三个儿子一人回了她一句,这完全就是不给她开口的节奏,“你们三个臭小子,给为娘说话的机会了么?”

    收到温夫人赠送的大白眼,温绍轩三兄弟都笑了,看着脸色偏白,却气色红润的母亲,他们心里都很高兴。

    以前的温夫人总让他们觉得死气沉沉的,虽然也对他们很好,无微不致的关心他们,脸上也时常都带着温婉的笑容,但心事却极重,整个人的气场都散发出极度的压抑,让人瞧了心里很不舒服。

    现在的温夫人心打开了,仿佛重获重生一般,不但笑容充满了阳光与生气,甚至偶尔还会说出几句幽默逗趣儿的话来,越发的亲切,温和,从容。

    “娘教训得对,我们都是臭小子,我们都把嘴巴闭上,请您发话。”温绍宇也凑到温夫人的身边,语带戏谑的道。

    “就你这张嘴会讨娘开心。”

    “原来我还有讨娘开心这个本事,不错不错。”

    “你啊你,嘴贫成这样以后谁家姑娘愿意嫁你啊!”说完,温夫人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温绍宇的额头,口气是满满的嫌弃,却又不失满心的疼爱。

    只是听着这句话的温绍宇,嘻笑着的表情猛然一僵,后怕的打了个哆嗦,他可不想现在娶媳女儿啊,求求娘您别太疼我?

    “娘说得对,咱们家大哥应该娶媳妇儿了,不知道娘可有瞧得中意的哪家姑娘?”他们家除了妃儿,他可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怎么着也不能他先娶媳妇儿不是。

    还好还好,他的前面还有大哥跟二哥顶着,至少暂时他是安全的。

    只是温绍宇好像忘了,他跟他家二哥是双胞胎,他们兄弟是一样大的,就算要替他们相看媳妇儿,温夫人也不会分开相看,只会一起张罗。

    “咳咳…”无辜被推同去挡枪的温绍轩轻咳两声,温温润润的目光往温绍宇的后背一扫,直惊得某人险些跳起来。

    他也没有想现在娶妻好不好?自己不想娶也别把他推出去啊,温绍轩面色不变,恨恨的咬了咬耳。

    “娘,妹妹有句话说得很对。”温绍宇僵着身子不敢回头,他其实是挺怕他家大哥的,但愿不要找他秋后算账啊!

    呜呜…他这也是逼不得已。

    温夫人浅抿着红唇,眸色温柔的将三个儿子的神色尽收眼底,刚刚她说那句话其实并没有旁的意思,只是随口那么一说而已,倒是没料到小儿子会把话题引到娶媳妇儿上面。

    如此,她当然不会点破。

    历经了三国公主选驸马一事,温夫人觉得自家三个儿子的婚事应该相看相看,早些定下来了。即便不着急着迎娶,议议亲还是需要的,不然三个臭小子就一直拖着,也不给她一个准信儿。

    原这事她还有些不好开口的,借了小儿子温绍宇的光,温夫人就能很自然的表达出自己的态度了。

    她不会强迫自己的儿子娶她看中或是喜欢的姑娘,她也不在乎对方的家族背景如何,只要孩子好,家世清白,哪怕给她领回来一个白身的儿媳妇儿,温夫人心里也是欢喜的。

    “妃儿说什么了,你说来娘也听听。”

    “妃儿说如果要娶的话,就要娶一个自己喜欢的,要是没有喜欢的,那就不要着急着娶一个回来将就过日子,那样指不定过着过着就过着仇了。”温家这一代的男儿,兴许是受了温老爹和温夫人的影响,他们对于感情的理解与这个时代十之*的男人都不一样。

    在他们看来,后宅女人多了就会有数不尽的麻烦,日子也过安稳,倘若是真心喜欢一个女人,真想要娶一个女人,那么又如何能再接受旁的女人。

    别人怎么样,温绍宇不知道,反正他是不会三妻四妾的,就像宓妃所说的那样,真要遇上那么一个可以融化进自己骨血里面的人,这世间又怎还有第二个可以走进自己的心里。

    宓妃对待感情带着现代人的观念,她要的感情是纯粹的,一对一,以心换心的,见过温老爹和温夫人中间夹着的那两个姨娘,她就有意识的在三个哥哥的潜意识里面,为他们灌注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概念。

    她可一点都不希望自己的哥哥是花心大萝卜,后院里的女人一片一片的,最好就是宁缺勿滥,找到他们生命里最重要的另外一半,相亲相爱,和和美美的过完一生。

    “那绍宇有喜欢的姑娘了?”

    “没有。”看着他家娘亲那放光的眼神儿,温绍宇嘴角一抽,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并且果断的往后倒退一步。

    “行啦,娘可不是那般不讲道理的妇人,非得逼着你们娶亲,妃儿说的话也很有道理,咱们相府的媳妇儿宁可缺着,也万万不能让你们娶一个搅家精回来,不然可够爹娘头疼的。”

    只是以他们这样的家室,孩子们娶回来的媳妇儿,身份也不能太低了,不然只怕连一句共同的语言都没有。

    罢罢罢,儿孙自有儿孙福,她也懒得操那个心。

    “娘,您简直太英明了。”

    温夫人没好气的瞥了小儿子一眼,目光扫过温绍云的脸,最后落到温绍轩的脸上,柔声道:“绍轩,不是娘要催着你娶亲,也不是娘要逼着你娶亲,你已经过了加冠礼,又身为相府嫡长子,你的婚事不能再继续拖下去。”

    “娘,我明白的。”温绍轩眸光闪了闪,语气温润,面色平静,丝毫瞧不出他心里的想法。

    “娘跟你爹已经商量过了,不再拒绝那些上门来求亲的人,同时娘也会多多关注各个世家的姑娘,若是有娘瞧着好的,也不会就独断的让你娶了,我跟你爹会先征求你的意见,你若也能瞧着喜欢,中意,那娘再帮你定下。”

    “有劳娘费心了。”娶亲是早晚的事情,温绍轩心里跟明镜似的,他若不是生在相府,只怕早两三年前就已经开始在议亲,爹娘留给他的空间已经够了,他也不能再让爹娘为难。

    假如温夫人相看的姑娘里面真有不错的,温绍轩也愿意暗中去瞧一瞧,若能合个眼缘,他娶便是。

    至于真爱于否,温绍轩并不十分看重。

    “你这傻孩子,娘能为你们几个费心,那心里可是欢喜的。”见温绍轩没有直言拒绝,温夫人算是松了一口气,她可不愿意自己的儿子憋着气娶亲,“绍轩,爹娘的心思你是知道的,咱们相府娶亲也不讲究门当户对那一套,你若心里有中意的姑娘可别藏着捏着,直接告诉娘,娘自当替你做主。”

    闻言,温绍轩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他定了定神,柔声道:“娘,儿子没有心上人。”

    噗――

    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的温绍云和温绍宇,非常不客气的喷笑出声了,实是他们也很少见到温润儒雅,云淡风轻的大哥,露出那般羞涩尴尬的神情啊!

    用宓妃的话来说,唔,那就是偶家大哥好纯情,好可爱,居然还脸红了。

    “你们两个臭小子别以为自己就没事了,娘这次也会帮你们留意合适的姑娘的,千万别觉着有绍轩在前面顶着,你们就能逃脱。”

    “娘――”温绍云温绍宇止住笑,赶紧讨好的叫道。

    “叫娘也没用。”

    “娘最好最疼儿子了,就多宽限儿子两年呗。”温绍宇自知逃不过,干脆就定下一个时间段。

    两年内会发生些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或许他的缘分就在这两年里,又或者就在两年后呢?

    反正现在他心里肯定是没有喜欢的人的,也绝对不要娶媳妇儿,能躲一天是一天,能拖一年是一年。

    要是在他许下的两年时间内,他温绍宇都没有遇到一个喜欢的姑娘,那他就勉为其难的挑个瞧得顺眼的,相敬如宾的过一生,也不算违背了爹娘的心意,也不算不孝了。

    “娘也多宽限儿子两年呗。”

    “绍云和绍宇的性子都还未定下,再晚两年说亲也是好的。”就在温夫人还在琢磨怎么回两个儿子话时,温绍轩突然意外的开了口,以至于母子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尤其是温绍宇,那双眼睛别提瞪得有多大了,他一心以为温绍轩会为他推他出来的事情找他算账,结果是他想太多么?

    “绍轩说的也是这么个理儿,多的娘也不说了,我跟你们的爹就像妃儿说的那样,我们是非常开明的父母,都希望你们能娶个自己喜欢的姑娘进门,所以你们要是有了喜欢的人,不说领回来给我们瞧瞧,只要知会爹娘一声便是,其他的就不用你们插手,安心等着娶媳妇儿便是。”

    “娘,您想得可真够远的。”温绍宇忍不住吐槽,甚至还脑补了一些更远的画面,直叫他脑瓜子疼。

    该不会他们的娘盼着他们娶了媳妇儿,然后就生孩子,再然后她就可以带孙子了?

    这样的画面太诡异,让得他的表情一变再变,尤其是跟他有所感应的温绍云,突然也觉得有那么些些异常,整张俊脸都僵住了。

    “娘现在就盼着你们哥仨儿娶个好妻子回来,然后给娘生几个孙子孙女,也盼着给妃儿找个好夫婿,如此娘这一辈子就圆满了,再也没有他求了。”以前的宓妃不但有哑疾,而且性情孤僻,又不合群,温夫人难免就非常担心,现在她可一点都不担心宓妃的亲事,只要放出她家宝贝闺女要议亲的消息,怕只怕相府的门槛都要被踏破。

    不过自家女儿尚未及笄,温老爹跟温夫人的意思都是想多留宓妃两年,所以现在议亲太早,对那些个上门表现出求亲意思的人家,温夫人都婉言拒绝了。

    虽然宓妃现在不愁嫁不出去,但那些上门求亲的人,或多或少都抱着某些不纯粹的目的,这点倒让温老爹和温夫人都特别的担心,好在他们的闺女不是个笨的,相信她不会挑错人。

    反倒是家里这三个小子,温夫人觉着她要多操些心,好好的把把关。三个儿子都是她生的,他们兄弟的感情也非常的好,温夫人对自己的儿子很了解,也相信他们兄弟不会反目或是结仇,但娶进门的儿媳妇是什么样的脾性尚未可知,如此就需要她好好的相看,尤其是相府的长媳,更要好好的挑才行。

    “娘,这么晚了……”您是专程来找他们谈娶妻之事的?

    不等温绍轩这句转移话题的话说完,温夫人这才想起自己要干什么,于是一拍脑门道:“哎呀,娘看到你们就想跟你们说道说道,险些都忘了自己出来是干嘛来了。”

    温家三兄弟闻言抽了抽嘴角,额上划下三条黑线,心忖:原来他们家娘亲也是那么不靠谱的。

    这成亲对象都还一个没有,他们的母亲已经想到生孙子孙女的事情上去了,可真是叫他们无言以对啊!

    “娘这是要去妃儿那里。”温绍轩指了指钱嬷嬷捧在手里的方形锦盒,眼里有着询问。

    温夫人点了点头,侧身摸着那方锦盒,柔声道:“前些日子娘在清点私库的时候发现几匹浮光锦,瞧着颜色倒很适合你们兄妹四个穿,这便裁了准备给你们各做两套夏衫。”

    “府里有绣娘,娘怎么还亲手做衣服,就算是心疼儿子们也不能不爱惜自己的身子。”以前每年温夫人都会替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四季各做一套到两套衣衫,直到三年前身子越发的不好才断了,温绍云不曾想,今年还能再穿到温夫人亲手做的衣裳。

    “娘现在身子好了,也是抽闲暇的时候来做,费不了什么事情,只是先做了给妃儿的,你们哥几个的还要再等等。”

    “娘不用着急,我们等得起的。”

    “要不要我们陪着娘一起去碧落阁?”

    “不用了,你们赶紧都回去睡了,我跟钱嬷嬷去就好,让妃儿试试合不合身,不合身我拿回去改一改。”

    “时间也不早了,娘也记着早些回去。”

    对于儿子们的关心,温夫人显得很受用,脸上的笑意也越发的柔和温婉了,“娘记下了。”

    碧落阁里樱嬷嬷等人都知道陌殇的存在,宓妃晚膳后离开相府,自然不会忘记跟樱嬷嬷打声招呼,以免有意外情况的时候,她不在也能有人及时的应对,不至于闹出什么乱子。

    也幸好是宓妃打了招呼,不然今晚她不在碧落阁,温夫人又临时来送衣服,这铁定就得露馅了。

    “老奴给夫人请安。”温夫人带着钱嬷嬷走到宓妃卧房外的时候,樱嬷嬷赶紧迎了上来,福身恭敬的行了礼。

    这个点看到温夫人,樱嬷嬷这心里亦是‘咯噔’一下,暗暗腹议还好郡主告知了她的去向,不然她是真的要抓瞎。

    宓妃虽说告诉樱嬷嬷,她会晚一些回来,但却没有说她具体什么时候回来,万一夫人真要进去见郡主,她还真的很头疼要怎么撒个谎,总不能让郡主不在房里的事情曝光吧!

    近身伺候宓妃,得宓妃信任的丫鬟嬷嬷都知道,她们的主子喜欢楚宣王世子,而楚宣王世子也喜欢她们的主子,饶是她们都觉得宓妃这么晚出去见楚宣王世子于礼不合,也着实不妥当,还有损闺誉,但她们也相信自己的主子,不是那种拎不清事情的,楚宣王世子更不是那等小人,故,她们才没有在宓妃的面前说什么。

    一来,她们相信宓妃跟陌殇的为人,断然不会做出那等有*份的事情;二来她们也坚信,楚宣王世子若真爱着她们的主子,定然也不会叫她们的主子吃亏,哪怕仅仅只是名誉。

    “樱嬷嬷快些起来。”温夫人原就是个很亲和的人,再加上樱嬷嬷又有着正五品女官的身份,伺候她的女儿又非常的用心,她自然就高看几分。

    “谢夫人。”

    “妃儿可是睡下了?”打绍轩生辰之日开始,相府就忙翻了天,不但温老爹忙,就连温绍轩兄弟三个也没闲着,宓妃更是忙得几乎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温夫人还一直担心她的身子吃不消。

    “回夫人的话,郡主从观月楼回来,沐完浴之后便睡下了。”樱嬷嬷还在想刚怎么劝着温夫人先回去,一听温夫人的话,顺势就接过了她的话头,“郡主这两日累得狠了,难得有时间可以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

    她来相府的时日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对温夫人的性子也算摸透了几分,樱嬷嬷相信以温夫人对宓妃的疼爱,一听女儿已经睡下了,她肯定不会再吵醒宓妃。

    “瞧我这做娘的糊涂得,妃儿她已经好几日不曾好好歇息,早点睡好。”

    “夫人也是疼爱郡主,不然怎劳得夫人这么晚了还来看望郡主。”

    “不瞒樱嬷嬷,我就妃儿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是很疼的。”

    “老奴明白。”

    “钱嬷嬷。”

    “是,夫人。”既然小姐已经睡下了,钱嬷嬷就知道,自家夫人肯定不会再叫醒小姐,于是就上前将手里捧着的锦盒递给了樱嬷嬷。

    樱嬷嬷双手接过,便听温夫人又道:“这里面是我替妃儿缝制的两套夏衫,明个儿你让妃儿试试,看看可否合身,要是不合身再给我送回来,我再改改。”

    “请夫人放心,明个儿老奴就盯着郡主让她穿上试试。”

    “如此便好,你好生伺候着,我这便先回去了。”

    “郡主明个儿睁开眼要是看到夫人送来的夏衫,指不定高兴成什么样,夫人回去的路上仔细些。”

    温夫人冲樱嬷嬷摆摆手,让钱嬷嬷扶着她,很快就出了碧落阁。虽然温夫人没有让樱嬷嬷送她出去,但樱嬷嬷又怎能不知规矩,转身就将装着夏衫的锦盒递给了大丫鬟白晴,自己跟在温夫人的身后送她出院子。

    一路上,温夫人不时问一些关于宓妃的事情,樱嬷嬷也都尽职尽责的一一回答,让温夫人很是高兴。

    ……。

    这边,陌殇一直都想跟宓妃单独的呆在一起,不想让任何人打扰他跟宓妃的二人世界,揽着宓妃出了楚宣王府,一路向东就出了城。

    小手紧抱着他腰的小女人,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的没的跟他说上几句话,到最后竟是直接靠在他的怀里睡着了,让得陌殇摇头失笑,暗骂宓妃是个小没良心的,也不知陪陪他。

    等到达今晚的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的亥时初(晚九点左右),陌殇抚了抚额,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要是能静止在他们相拥的这一刻便美满了。

    宓妃和他虽说认定了彼此,也确定了彼此的关系,但在世人眼中他跟宓妃不但很陌生,而且连面都鲜少见,纵然宓妃不介意,陌殇却是不得不在意,他不会让宓妃的身上有一点点的污点,更不会让旁人说她有失闺誉。

    故,他跟宓妃相会,绝对不能传到外面去,若是他们能将亲事定下,再接触不会容易得多。

    只是……

    摇了摇头,陌殇抛开那种种顾虑,无论如何他一定会回来的,他也一定会向宓妃提亲,三媒六聘,十里红妆迎她过门。

    “嘤…嗯…”

    “醒了?”感觉到埋在他怀里的小脑袋动了动,陌殇垂眸正对上宓妃睡眼惺松的双眼,薄唇勾起温柔的浅笑。

    双手揉了揉眼睛,宓妃连连打了两个哈欠,只觉浑身都软趴趴的,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果然,人是不能放松的,一放松就出问题,她这一睡就更想睡了,早知道她该不要睡的。

    “还很困?”

    宓妃摇了摇头,靠在陌殇怀里,努力嗅闻着属于他的味道,说好要约会的,她怎么能睡觉。

    “撒谎。”

    “才没有。”

    “只要阿宓陪着我,也算是约会啊,既然困得眼睛都睁不开,那就躺我怀里再睡一会儿,让我抱着你就好。”陌殇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爱怜的吻了吻她的额头。

    对于她跟陌殇的,正式的第一次约会,说实话宓妃是相当期待的,她又不是个傻的,怎么能在约会的时候顾着睡觉。

    明明她前世今生都没有约会过,怎么着也不能错过了,不然她岂不是要把肠子都悔青?

    “不要睡觉。”

    陌殇俯身,修长有力的双臂将宓妃圈抱住,然后低下头轻抵着宓妃的额头,柔声道:“那阿宓想要什么?”

    暖暖的气息喷洒在宓妃的面颊上,两人的姿势怎一个‘暧昧’了得,宓妃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仿佛下一刻就要跳出来似的,让她瞬间就红了小脸,既觉热得厉害,又觉羞得厉害。

    他的声音温润而清悦,淳厚,低沉,魅惑人心,只闻其声都要醉了,再如此近距离看着他那张完美到无可挑衅的脸,宓妃只觉得自己的魂儿都要被这个男人给勾走了。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男色’诱惑,宓妃只得在心中暗叹:唔,受不了了,她真的会拒绝不了他。

    “呵呵,宝贝儿刚刚是觉得我要亲你吗?”陌殇稍稍拉开了两人之间的一点距离,月光下灿若星辰般的眸子直勾勾的望进宓妃的眼里,似是燃起两簇炙热的火焰。

    而那火焰太烫太烫,几乎就要灼伤了宓妃。

    “你……”

    “阿宓乖,告诉我,想我吻你吗?”趁着宓妃怔神间,陌殇再次凑近宓妃,那玫瑰色的性感薄唇就停在距离宓妃红唇不到五毫米的地方,只需再往前一点点就能吻上去。

    陌殇不会承认自己的坏心眼,他爱极了宓妃看着他发呆的模样,也爱极了她脸红的模样,只有在这个时候,宓妃的眼里,宓妃的世界才会满满的都是他,再也容不下别的。

    尤其当宓妃睁着灵动的双眸呆望着他的时候,陌殇就会非常的感激他父母给他的这副好皮囊,至少还能叫他的小女人看呆了去。

    “啊…你混蛋。”反应过来陌殇再问什么的时候,宓妃恼羞成怒了,恨不得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结果没舍得,却是伸出脚狠狠的踩在他的脚背上。

    哼,她才不会中了他的美男计。

    呜呜…特么的太丢人了,她居然差一点点就点头了,就承认她是想要他亲她了,呜呜…她怎么能干出如此丢人的事情,简直完全不是她的风格嘛!

    警醒,再警醒,她一定要提高警惕,切不可再被陌殇的男色给诱惑到,不然她就找棵歪脖子树上吊得了。

    “哈哈哈……”爽朗的笑声从陌殇的喉咙里传了出来,他还指望着趁小女人迷迷糊糊的时候骗个长吻来着,结果她却回过神来了。

    哎,他还真是挺失败的。

    “不许笑。”

    “宝贝儿那么可爱,怎能不让我笑呢?”

    “哼!”黑着小脸推开陌殇,宓妃退出他的怀抱,然后开始这才开始打量陌殇带她来的地方。

    不是说要给她一个毕生都难以忘记的第一次约会吗?

    不是说她一定会非常喜欢的吗?

    那么现在谁来告诉告诉她,有哪对浪漫的情侣,是在荒郊野外约会的?

    是她对陌殇要求太高了?

    原还觉着陌殇也有浪漫细胞的,结果……

    那什么她要收回之前对陌殇的评价,这地方实在太不符合她对第一次约会地点的幻想了。

    “别生气了。”

    “我才没有生气。”宓妃对着陌殇直哼哼,锋芒尽敛倒是展露出几分小女儿家的娇嗔来。

    “小嘴儿撅起都快挂得上油壶了,还说没有生气。”

    “对对对,我就是生气了,熙然准备怎么哄我?”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宓妃笑得娇俏,三分调皮,三分慧黠,四分妩媚。

    陌殇不语只是牵了她的手往山林深处慢步走去,语带戏谑的道:“阿宓要不要猜猜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怎么知道?”宓妃翻了一个白眼,任她在夜晚视线也极为敏锐,但视线所及之处,除了大大小小的树木之外,就是形态各异的山石,鬼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来的路上她若没有睡觉,兴许还能知道,但事实是来的路上她睡了,而且还睡得非常的熟。

    “这片山林距离梨花小筑不远,阿宓要是有兴趣的话倒是可以买下来。”

    “我买下这片荒山做什么?”眨了眨眼,宓妃向看白痴似的瞪着陌殇,她手里的确有银子,可也不是随便花的好伐!

    “这里有一样东西是阿宓非常想要的。”陌殇点了点宓妃的鼻尖,神秘兮兮的道。

    说起来那处地方也是陌殇无意中发现的,此时正值桃花节,他原是想带着宓妃去赏桃花的,毕竟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然而,想到要去的地方距离梨花小筑不远,他又想让宓妃时时都到梨花小筑里住上几天,于是最终敲定将宓妃连夜带到这里来。

    “我非常想要的东西?”

    “对,就是阿宓一直都想要的。”

    宓妃双眉蹙成一团,小手又揉了揉眉心,有什么是她想的,她不记得了陌殇却记得?

    “今晚我们最多呆到子时,然后我就送你回家。”虽然陌殇很想跟宓妃呆在一起,不想她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但他也知道宓妃需要休息,不然身体早晚会吃不消。

    “这里……”

    “阿宓终于察觉到异常了?”

    “嗯。”宓妃点了点头,仰头看了陌殇一眼,道:“这里竟然有一道天然的阵法屏障。”

    “这道天然的阵法屏障,没有具体的破解之法,能够走进去的要么是有缘人,要么就是误打误撞,离开之后再想进去第二回,怕是再无可能了。”起初陌殇也没有发现这是一道天然的阵法屏障,直到他离开的时候才发觉。

    为了证明里面那方天地他是否有缘,陌殇在不同的时辰试了几遍,结果倒是证明他的确有缘,其他的都没变,唯独入口发生了变化。

    “那熙然是有缘人?”

    “算是。”至少这个地方不排斥他,他可以想什么时候进去就什么时候进去,“我相信阿宓也是有缘人。”

    “里面有宝贝?”

    “你猜?”陌殇不答反问,见她露出调皮的笑容,整颗心都变得软软的,柔柔的。

    宓妃握了握拳头,郑重其事的道:“我相信我也是有缘人。”

    “先到里面看看,我保证阿宓一定会很喜欢这里,肯定还会忍不住朝我扑过来,狠狠亲上我几口的。”

    宓妃看着陌殇得瑟的笑,嘴角狂嘴,黑线狂落,丫的,他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

    她扑他?

    她亲他?

    骗鬼的吧!

    ------题外话------

    坐车过后的后遗症,头昏目眩,浑身无力,躺在床上就不想再动一下,呜呜…。今天到这么晚,先这么多,明天继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58意外突袭神秘地方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