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78 风暴来临前的宁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陌殇离开的第二日,星殒城中关于他与宓妃的种种流言传得越演越烈,这倒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然而,最是令人奇怪的却是相府与穆国公府这两府的态度,按理说那些流言不管真的也好,假的也罢,总归是牵扯到了宓妃,无论是不是事实,都已经严重损害到了宓妃的清誉,这于一个女子而言杀伤力几乎就是毁灭性的,以相府和穆国公府对宓妃的看重,他们不应该什么反应也没有才是。

    事发之后,如果相府与穆国公府同时都有大动作,努力搜寻流言的来处,惩治散播谣言之人,甚至不惜闹出人命,那才是正常的。

    但偏偏不管是相府也好,穆国公府也罢,什么动作也没有不说,竟然还都闭门谢客,什么人上府拜访都不见。

    当然,除此之外先是温老爹称病向皇上告了假,不上早朝留在家中休养,紧接着就是穆国公告假,再跟着就是穆二爷和穆三爷一前一后也告了假,其理由用的都是染了风寒,病了。

    这相府与穆国公府的人是真病还是假病,明眼人都心中有数,即便是明知道他们没病,也没人胆敢站出来说什么。

    且不说他们的病假是皇上亲自准允的,单单就凭着星殒城最近两日的风向,聪明人也都知道明哲保身。

    楚宣王世子是谁,他又岂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攀扯的,传了他的流言,打了他的脸面,又焉能轻轻松松,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了事。

    是,楚宣王世子的的确确是在流言传到置高点的时候,悄无声息的起程回了璃城,谁也掌握不到有关于他的一丝一毫的情报,能够知道的也就明面上那么一点东西,谁敢保证那不是糊弄人的?

    迄今为止,但凡是被楚宣王世子陌殇给‘惦记’上的人,从来就没有一个落到好下场的。

    故,陌殇走了,不在星殒城又如何,那些个犯了他忌讳,踩了他底线,触碰了他逆鳞的人,轻则抄家灭族,重则九族全灭。

    相府・碧落阁

    “郡主,这几封信是药楼掌柜再三叮嘱必须亲自教到您手中的。”

    “先放到桌上,本郡主有其他的事情交给你去办。”如今的碧落阁再不似宓妃刚穿来之时那般龙蛇混杂,遍布其他人的眼线,经过严格的筛选,能够留下伺候的都是对宓妃忠心不二且机灵聪慧,一点就透的。

    当初她受封安平和乐郡主之时,宣帝精心挑选出来赏赐给她的两个掌事嬷嬷和四个一等宫女,要说以前宓妃对她们没有防备之心是不可能的,事实上习惯使然,宓妃除了她自己,从不相信任何人。

    只是她既已不是前世的她,有些习惯慢慢的也在改变,她其实心里明白,宣帝赐给了她六个暗卫出身,且受过高强度训练的嬷嬷和宫女,无非是要她承他的情,而后尽心竭力的替寒王解毒,还寒王一个健康。

    宣帝是个聪明的帝王,他不仅知道温家人的底线在哪里,即便是跟她没有过深的了解,却也敏锐的触摸到了她的底线在哪里,知道她最是忌讳什么,故而,想要温家人的忠心,想要她的忠心,那么不该怀疑的,不该做的,宣帝就将那个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

    能将人心把握到这个份儿上,宣帝也算是一个人物。

    那日在国库,宓妃向宣帝要那整块极品羊脂白玉,就是那么短短的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触,就让宣帝看到了宓妃真正的价值,是以在宣帝看来,只要宓妃做的不是通敌卖国之事,那么在很多方面,他就可以给予宓妃方便,如此便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宓妃心思缜密,行事更是小心谨慎,再加上宓妃武功奇高,宣帝只有傻了蠢了才会借着册封她为郡主,再行赏赐她嬷嬷宫女到她的身边作为他的眼线,因此,从接受樱嬷嬷等人开始,宓妃压根就不曾怀疑过她们是宣帝的人。

    如果真要说她们跟宣帝有何关系,她们与宣帝之间唯一的关系就是,她们是宣帝作为人情送给宓妃的助手。

    接收她们之后宓妃对她们表现出的不信任,既是试探,亦是考验,那将决定她们有没有资格留在她的身边,为她效命。

    事实证明宣帝看人的眼光挺好,宓妃的运气也不错,樱嬷嬷清嬷嬷和四紫通过了宓妃的考验,成为了宓妃非常得力的助手。

    这段时间要是没有她们,宓妃还不知道自己要忙成什么样,估计真会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毕竟,要是她的手下没有可用之人,所有大小事情都要她亲自去完成,哪怕是宓妃能力再怎么强悍,她也会累到吐血的。

    “是。”樱嬷嬷躬身上前,将那几封信放到书桌上面,又退后几步静待宓妃的吩咐。

    出宫那日她便知道,哪怕她们的身上都带着品级,可只要她们踏出宫门,那她们便与皇上,与皇宫再也半点关系,她们所伺奉的主子,就只有一个,那便就是宓妃。

    初到宓妃的身边,她们也想过,只怕要得到宓妃的信任不会太容易,又何曾料到宓妃对她们的试探与考验,既艰难又简单,一步选错了,万劫不复,一步选对了,繁华似锦。

    樱嬷嬷很庆幸,不管是她还是清嬷嬷,又或是四紫,她们最终的选择都是对的,因为只要她们忠心不二,那么宓妃待她们就真诚,就不会一边重用着她们,一边防备着她们。

    只要她们不背叛宓妃,那么宓妃给予她们的除了伺候别的主子没有的尊重之外,她们享受到的一切,不再让她们觉得自己天生卑贱,要低人一等,跟在宓妃的身边,她们真真正正觉得自己也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试问,这样的主子,她们为何不忠心于她,视她为自己的信仰,自己的救赎。

    “郡主。”

    “清嬷嬷,进来吧。”

    “是。”

    清嬷嬷推门而入,转身又关上房门,这才走到宓妃的跟前向她行礼,问安,整个过程中她都是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严谨得很。

    “从今天开始,药楼的一切事宜,本郡主交由樱嬷嬷暗中负责,如有处理不了,拿不定主意的事情,再回禀于本郡主。”

    “是,郡主。”

    “膳楼与药楼,两者同为一体,世人皆知它们同属无情公子所有,是无情公子在星殒城的产业,即日起膳楼的一切事宜就由清嬷嬷暗中接手,有问题吗?”

    “回郡主的话,没有问题。”清嬷嬷短暂的怔愣过后,单膝跪地领了这个命令。

    她跟樱嬷嬷心里都明白,她们伺候的这位郡主可不是普通的郡主,她要做的事情也不是普通人能做的事情,而她们能为宓妃做的,就是绝对的服从她的命令,听从她的指派,将她交到她们手上的事情,办得妥当,办得漂亮。

    清嬷嬷不比樱嬷嬷,后者已经跟药楼掌柜接触过一段时间,对于药楼的运行也有了个大概的了解,而她一直在忙别的任务,对膳楼还非常的陌生,想要替宓妃打理好膳楼,所要花费的心思肯定少不了。

    “清嬷嬷也不用太着急,膳楼自开张至今,各个方面都很不错,你只要抽出时间熟悉熟就好。”

    “老奴谢郡主开解。”

    “药楼那边,樱嬷嬷要费心了。”膳楼只推出各种药膳,因为口碑好,又是吃食生意,故,往来于膳楼的人相当简单,也易于管理。

    而药楼则是不同,里面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加上各方势力在星殒城盘枝错节,你牵着我,我咬着你,有些关系不是那么好处理的,樱嬷嬷接管药楼若是不能处理好这些关系,这就将会让宓妃损失很多的东西。

    “郡主放心,老奴一定竭尽全力,不拖郡主的后腿。”

    “药楼与膳楼分别交给你们管理,本郡主很是放心。”昨天回到碧落阁,宓妃就想明白了,她不能由着陌殇一个人在外面,哪怕陌殇说了他会平安回到她的身边,可宓妃仍是不放心。

    既然她不能跟着他一起离开,追着他一起离开,不能立马就去到他的身边,那么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抓紧时间将她的商业王国推上正轨,将她的雇佣兵军团建立起来,只有这样她才能没有后顾之忧的去找陌殇,也只有她拥有自保的能力,保护家人的能力,她才能去犯险。

    否则,她是没有资格的。

    “本郡主暂时也没有合适的帮手安排给你们,不过你们也清楚本郡主用人的规矩,只要是有本事且忠心的人,你们若是觉着有合适的,可以找来本郡主看一看,然后让他们成为你们的帮手,为你们做事。”

    “是,郡主。”

    “四紫你们也不用担心,本郡主还有别的产业要教给她们负责。”

    “我们明白。”

    “用你们的途径,替本郡主物色一些人,男女不论,年龄也不论,若有合适都且先留下来,你们也知道本郡主的产业不会只有现在这么一点,以后还会越来越多,需要用到的人只会多不会少,不用担心用不上。”

    樱嬷嬷清嬷嬷对视一眼,郑重的点了点头,沉声道:“是,我们会尽快为郡主挑选一些人回来。”

    “很好。”

    “城内的事情,本郡主都安排妥当了,接下来本郡主所有的时间都会用到外城的海港那边,你们心中若是有什么疑问,现在可以提。”

    “回郡主的话,老奴现在没有。”

    “老奴也没有。”

    “那好,你们下去忙吧。”

    “是。”

    宓妃瞥了眼桌上的几封信,嘴角勾了勾,美眸中划过一丝冷意,决定再晾那些人几天。

    有的人让她不痛快了,那么他们自己也别想痛快。

    “奴婢见过三少爷,三少爷万安。”

    “起吧。”温绍宇抬了抬手,提步就要朝里走,手碰到门之后又道:“妃儿在里面吗?”

    “我在,三哥进来吧。”

    温绍宇听到宓妃的声音笑了笑,对白梅道:“给你家三少爷上一杯最好的雨前龙井来。”

    “是,三少爷。”白梅福了福身,退了下去。

    因着北狼国六皇子一事,宓妃的诸多计划都宣告暂停,后又忙着妥善处理相府地下那些地道,她在外城的海港以及跑马场都没时间顾得上,再加上临近陌殇要离开,宓妃实是分身乏术。

    现在好了,陌殇走了,相府的事情也暂告一段落,那些隐密的地道,亦是被宓妃分为明暗两个部分,明面上除了宣帝允许保留的,其余的在宣帝的见证之下全部封死。

    至于暗处的那些地道,整个相府除了宓妃这个设计的人以外,也就只有温老爹温夫人以及宓妃的三个哥哥知道,哪里设有地道,那条地道又是通向哪里,起着什么样的作用。

    只要相府的正经主子不透露出消息,暗处的地道就等于是不存在的,即便有人将相府挖地三尺,也发现不了这些保存下来地道的存在。

    温氏一族的确忠于墨氏皇族,将保卫金凤国的重责担在肩上,不过伴君如伴虎,宓妃不反对她的父兄效忠于墨氏皇族,保卫金凤国的江山,但她也不得不多留一个心眼,为温氏一族准备好一条退路。

    相府地下的暗处地道,是宓妃反反复复,仔细推敲了数十遍之后的结果,她不仅明确了哪一条地道通向什么地方,更是将每一条地道的用途都计划得妥妥当当,更是将那一条条地道如同下棋一样,归置在一张棋盘之上,形成了一个极其精妙的阵法。

    那些地道都是死的没错,可宓妃却让那些地道变成了活的,几乎每隔一刻钟的时间,那些地道的方位与位置就会发生变化,任何误入地道的人绝对不可能活着出来。

    当然,想要破阵也不太可能,毕竟宓妃在这个阵法上面花费了很多的心血,并且陌殇也提供了一些想法,故,与其说没有人能破得了这个阵,倒不如说任何一个试图想要破解相府地下阵法的人,也许还等不到阵破,就会先暴露了自己的位置,甚至是将自己陷入绝杀之地,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自己的性命交待在地道里面。

    任何阵法,只要有人摆得出来,那么就一定有破解之法,唯一有区别的人,有的人敢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赌。

    想要破宓妃的阵,就要有死的觉悟。

    而宓妃赌的,就是那些人,怕死。

    距离三月之期还有一段时间,宓妃并不着急着替宣帝将地形布防图拿到手,也没心思去找文武双玉环的所在。

    前者既然皇上都没催,宓妃也懒得动。

    后者就如陌殇所言,早晚都会出世,该出现的时候自然而然就出现了,不该出现的时候,哪怕就是她再怎么聪明,想破了脑袋也找不到它的所在。

    既然如此,宓妃才不会去浪费那个时间。

    这段时间她只要忙她的生意,忙她的地下佣兵团就好,其他的什么她都不想搭理,也没时间搭理。

    “妃儿在忙什么?”宓妃的书房布置得非常的简洁,里面的一应物件一目了然,色调偏冷硬,给人一种非常肃穆的感觉。

    温绍宇绕过梅兰菊竹的四扇屏风就看到宓妃正坐在书桌后忙碌,自己搬了张椅子就坐到了宓妃的对面,只见她双手齐动,飞快的在画着些什么,又在写着些什么。

    “三哥找我有事儿?”

    “没事不能来看你?”温绍宇挑眉,他其实以为陌殇那家伙走了,他家妹妹应该正在伤心,哪里知道完全不是他想的那样。

    看着专注做事的宓妃,他有些分不清楚,自家这个妹妹对陌殇到底是有情呢还是无情?

    如果有情,这样的表现会不会有点儿奇怪?

    咳咳,不过他家妹妹可不是一般的普通女子,想法从来就不能以普通的女子等同视之,对于离别的表现应该也会不一样。

    “当然可以,三哥什么时候来都可以。”宓妃抬头看了温绍宇一眼,装作没听懂他言外之意的道。

    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她可没有,更何况她虽然舍不得陌殇离开,也曾冲动的想要跟着陌殇一起离开,但到底理智胜过了情感,她很清楚自己现在要做什么,当然就不会因为想着念着陌殇就茶不思饭不想。

    “有什么三哥能帮得上忙的,妃儿别客气。”

    “暂时没有,真有的时候就算三哥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抓你回来的。”

    “那么狠。”

    “当然。”

    “好,三哥一定不跑。”

    白梅泡了温绍宇指名要的茶,刚到书房门口,就见温老爹和温绍轩温绍云一起走了过来,赶紧屈膝行礼,道:“奴婢见过相爷,见过大少爷二少爷,奴婢给相爷,大少爷二少爷请安。”

    “起来吧。”

    “谢相爷。”

    “爹爹和大哥二哥怎么来了,快些进来。”宓妃听到声响,握着笔站起身,扬了扬眉柔声道,“白梅,看茶。”

    “是,小姐。”

    温老爹到碧落阁,除了宓妃的闺房之外,倒还是第一次走进宓妃的书房,一时间瞧着什么都挺好奇的。

    “爹爹今日没上早朝?”

    “没上。”

    “怎么了?”昨日送走陌殇之后,宓妃就没再走出过碧落阁,外面那些流言她压根没兴趣搭理,反正陌殇临走前告诉她了,事情他的人会处理妥当,叫她不用放在心上。

    樱嬷嬷等人得了她的吩咐,一切自然是以她为先,能传进宓妃耳朵里的也必然都是经过筛选的消息,有些不必要的就别污了宓妃的耳朵。

    “也没什么特别的事,爹爹只是称病向皇上告了假而已。”外面流言越发传是厉害,回想起陌殇说他会解决,偏又没看到什么效果,温老爹顿时就恼了,也对陌殇的能力起了疑。

    那混小子不会是忽悠他的吧!

    “莫不舅舅他们也告假了?”宓妃将笔放下,眨着一双美眸,话是疑问语气却相当的肯定。

    “对,你的三个舅舅也称病告了假。”

    闻言,宓妃嘴角一抽,道:“那今个儿的早朝怕是非常的热闹。”

    “妃儿所料不差,今日早朝热闹极了。”温绍轩端起茶杯饮了一口茶,听语气判断不出他的喜怒。

    “爹爹可是担心那些流言?”

    温老爹看着宓妃,好半晌都没有说话,最后幽幽叹了一口气,似是很无奈的道:“妃儿可是只认定了陌殇。”

    “是。”

    “哎,你这孩子。”温老爹看得到宓妃的认真与坚持,一时竟是无言以对,其实前个儿晚上他跟温夫人以及陌殇关在书房里,坦诚的谈了一场,凭心而论温老爹对陌殇是认可的。

    宓妃也是回府之后,方才知晓陌殇为了她,不但以一个晚辈的身份见了她的父母一面,还特地去穆国公府见了她的外祖母和她的三个舅舅,他不声不响为她做的,远远比他对她说的要多。

    那样的一个男人,叫她如何能不在意。

    “哼,那混小子就是这么处理流言的,就算你护着他,爹爹都要生气了。”

    “这无非就是风暴来临前的宁静罢了,既然爹爹跟舅舅们都选择了称病告假,闭门谢客,那么距离陌殇留下的人出手也就不远了。”

    那些人越是将她传是不堪,那么付出的代价就会越严重,“嘴巴长在别人的身上,别人愿意说就让他们去说,爹爹的宝贝女儿又不会因此就少一块肉,又何必为这种事情生气。”

    绕过书案走到温老爹的身后,宓妃伸出双手环抱住温老爹的脖子,将脑袋放在他的肩膀上,语气中满是撒娇的味道。

    “你就那么相信那个混小子。”

    “熙然从不曾骗过我,我自是相信他的。”

    “皇上的态度,为父倒是有些瞧不透了。”明知他们是装病,皇上竟然什么都没说就允了,朝中那些同僚亦是如此,竟无一人站出来说道流言一事,就仿佛没有听过一样。

    将整件事情联想起来,不得不让温老爹怀疑,皇上这是做足了准备,等着看好戏呢。

    “爹爹那些同僚都是聪明人,在危险面前他们都懂得明哲保身,熙然虽然不在星殒城,可还是有很多惧怕熙然的处事之风的,他们睁只眼闭只眼,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没有听到,无非就是不想熙然的那把怒火烧到自己身上罢了。”

    “妃儿,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熙然没有把详情告诉给我,我也只是猜的。”

    “妃儿,我的好妹妹,这两天外面的疯言疯语听得多了,你家哥哥都快憋出病来了,你快告诉三哥,陌殇那小子究竟是怎么计划,怎么打算的?”

    “妃儿,你的意思是……”温绍轩想到有关陌殇行事之风的一些传言,脸色猛然一变,他看着宓妃瞪大了双眼。

    “就是大哥心里想的那样。”

    陌殇既已向世人宣示,宓妃是他的人,是他要护之人,那么他就会借着某些人来为宓妃铺路,而那条路必定是染满鲜血的。

    他不介意告诉世人,他陌殇的软肋就是宓妃,可同时也让世人都清楚的知道,他陌殇的逆鳞亦是宓妃,谁敢动,谁就得死。

    这所谓的‘动’,即是指言行上的,亦是指行动上的。

    故,不管是谁发动的这场流言风波,一旦被后主使被揪了出来,那么就不是死一两个人那么简单的事情,估计会血流成河。

    “熙然这么做,一是要告诉某些人千万别把主意打到我的身上,二是树立他楚宣王世子的威严,三是借此机会除掉一些早就该除掉的人,四是方便我以后可以打着他的旗号做任何事情,不管是哪个地方的人,见到我都必定退让三分。”不得不说,即便陌殇离开了,他仍旧为宓妃铺好了一条路,“皇上默认此事的原因很简单,他也要借此机会除掉一些明面上他动不了,不好动,却只能借着陌殇的手来除掉的人。”

    “原来如此。”

    “爹爹果然聪明,这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你这丫头,竟然打趣起你爹来,该打。”

    “爹爹你舍得打么?”

    温老爹一怔,煞有其事的道:“嗯,舍不得。”

    “呵呵……”

    “那小子的手段会不会太血腥了一点。”

    “爹爹,女儿可一点都不同情那些人,既是他们找死,咱们干什么不成全他们。”

    “行啦,那小子既然都安排好了,爹爹也乐得静坐看戏,这先去递个消息给你舅舅他们,省得他们担心。”

    “大哥二哥三哥,妃儿有事拜托给你们。”

    “你们兄妹几个慢慢谈,爹先走了。”

    “爹爹慢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78风暴来临前的宁静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