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79 琢磨不透寒王回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自楚宣王世子陌殇起程返回璃城之后,整个星殒城上至朝堂之上的文武百官,下至走街串巷的平民百姓,无一例外都笼罩在一种暴风雨来临前夕的诡异宁静之中。

    左有相府温丞相称病告假,右有穆国公府穆国公称病告假,连带着穆国公的两位兄弟也没有落下,一时间只道是全都病了,大夫交待要静养,以至于身体虚弱无法上朝,皇上默许了,朝臣也就无人胆敢多言半句是与非。

    两府闭门谢客之后,不管是谁,身份有多尊贵,两府的当家人说不见就是不见,任谁出面都讨不到便宜。

    最最令人唏嘘不已的是,这两府的公子虽说没有一个明面上正式的身份,他们也不用上朝,但他们却是实实在在为皇上办事,每月都领着俸禄的人,如今也都全部沐休在家,对外的说词自然就是自己的父亲病了,他们必须伺候在侧,这乃是孝道。

    丞相乃文官之首,每日里要处理的政务都很多,结果温老爹称病,很多早该处理好的事情,眼下都堆积了下来,以至于是让皇上头疼至极,偏又一时间拿温老爹完全没有办法。

    反正宣帝算是看明白了,他的这个丞相啊,在‘流言’这件事情没有彻底肃清解决之前,他那‘病’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好的。

    你说说一国之丞相这么闹也就罢了,宣帝还能安慰自己说,那是因为他是宓妃的亲爹,哪有亲爹不疼自家闺女,不想替自家闺女出气的,但你说说那穆国公干什么的也撂挑子,还有他那两个亲弟弟,真真就是想要气死他。

    想想也真是来气,他这个皇帝什么时候才能当得不憋屈了?

    谁都敢上来给他脸色瞧,简直气煞他也。

    冷静下来那么一想,宣帝其实也能想得通,老穆国公虽说已逝,可他的夫人穆老夫人还在,不但是这位穆老夫人对宓妃疼爱有加,就连穆国公兄弟三人对宓妃也是异常的疼爱与宝贝,那般真情着实令他动容。

    由此可见,相府与穆国公府虽然两个不同姓氏的府邸,不同的家族,但他们却是一体的,是真真正正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以前因着温老爹被迫收了两房姨娘,让得他跟温夫人的夫妻关系一再面临破碎的危机,再加上宓妃先是重伤命悬一线,后又因突发高热烧坏嗓子成了口不能言的哑巴,相府与穆国公府的紧密关系迎来了最大的危机,两府关系也因此降至冰点。

    即便这两府还没有反目成仇,不至于相互交恶,却也不会如同以前那样亲密无间,相互信任。

    相府与穆国公府再次亲近起来,不是因为温夫人,而是因为宓妃。

    明面上是宓妃自清心观休养归来,实则是她自药王谷回到相府,那时也正值穆国公一家为老穆国公守孝期满回到星殒城穆国公府述职,宓妃既已重获新生,那么该亲近之人她必是要亲近的。

    穆国公府众人待宓妃一片真诚宠护之心,宓妃待他们自然也付出了自己的真心,如此相府与穆国公府之间才会没了往日的嫌隙,再一次亲密的结合在一起,其关系甚至比以往更为紧密也更为牢固。

    故,‘流言’一事既然事关宓妃,那么这就不单单是相府的事情,也是穆国公府的事情了。

    “皇上,喝杯热茶缓缓神儿,先歇息歇息。”

    “歇什么歇,朕现在脑仁儿疼。”早朝过后,宣帝郁闷的逛了逛御花园,又郁闷的进了御书房。

    他就琢磨着陌殇那混小子,是不是故意在整他来着,不然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动手,他是存了心收拾他这个皇帝来的吧?

    那小子,可真是一点儿亏都不愿吃。

    他虽为皇帝,有些人是他暗卫跟了很长一段时间,且将证据都握了大半部分在手里的,却不得不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根本就动不了那些人。这好不容易陌殇要有大动作,他就寻思着借陌殇之手来掩护掩护,哪里知道陌殇嘴上答应得好好的,愣是等在这里摆了他一道。

    “皇上头疼,那奴才赶紧宣孔太医进宫。”

    说着总管太监就捧着拂尘,着急着转身就要朝外跑,宣帝赶紧出声阻止,冷道:“回来,你给朕回来。”

    他是被眼前的局势憋得头疼,又不是真的病了,或是真的头疼,有什么需要宣太医进宫的,没得又再在后宫添上一把火,那样他这日子就过得更有趣儿了。

    “皇上,您真的……”

    “朕没事。”

    “奴才该死。”

    “你有何错?”

    太监总管:“……”

    他能有什么错啊,不都是皇上您给闹的么?

    但他可没有那个胆说皇上的不是,其实作为宣帝的贴身太监,王初德心如明镜,只要‘流言’一事平复下来,温相大人和穆国公他们‘病’一好,明个儿就来上朝,那么皇上的头也不会疼了。

    只是楚宣王世子已经离开,虽然临行前,世子爷说了‘流言’之事会由他的人全权处理,皇上不用出手,只需要关键时刻下道旨意即可,但事发已经好几天都不见楚宣王府有所行动,皇上不恼才怪。

    然,楚宣王世子行事素来不按牌理出牌,任谁也摸不透他的心思,唯今之计也只能静观其变,就是耐不住性子也得耐住,不然要是一个不小心坏了世子爷的大计,只怕后果不是谁都担得起的。

    许是皇上也了解其中的厉害关系,这才顶着朝臣给的压力,默许了温相和穆国公称病告假的行为。

    至于那些朝中大臣,虽说他们所属的党派不同,却也明白什么人动得,什么人动不得,如果‘流言’事件两个主角中的其中一个不是楚宣王世子,而只有安平和乐郡主宓妃一个,只怕御史弹劾温相大人的折子已经不止一个两个了。

    正因为‘流言’事件中牵扯到了楚宣王世子,哪怕在传出流言的时候,楚宣王世子已经离开星殒城,但此事毕竟事关陌殇,他是否要有所动作,谁也拿捏不准,也就只能避其锋芒了。

    其实以宓妃的行事之风,朝臣其实也是顾忌的,生怕在不知道的时候就触及了宓妃这个女煞星,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这才没有在朝堂之上闹出什么是非来。

    最为重要的一点,无非也是因为宓妃是女儿身,哪怕是皇上亲封的正一品四字封号,享有金册金印掌管一方封地,身份比之嫡亲公主都不逊色的郡主,任凭皇上对她有再多的宠爱,再多的重用,但就因她是女儿身,所以就注定宓妃的手伸不到朝堂之上去。

    故此,就有那么一些人觉得,楚宣王世子他们动不了,可安平和乐郡主他们却是动得的。

    身份尊贵无双又如何,不过一个女子而已,动了便动了,只要事后尾巴藏得妥当,谁敢动他们。

    或许他们的想法是对的,事实也理应如此,可他们却没有预料到,凡事没有十全十美,万分如意的,有时候意外就是来得恰到好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他虽是个无根的男人,也不懂什么情啊爱的,不过打小就长在宫中的他,眼力劲儿还是有的,就凭楚宣王世子提到安平和乐郡主时,不同以往的那份真实的温柔,他便是知道,楚宣王世子对安平和乐郡主是动了真情的,世子爷是爱惨了郡主啊!

    既是如此,这次针对郡主的流言,怕是不能善了了。

    “小德子,你说陌殇那小子到底在等什么?”

    总管太监王初德嘴角一抽,长了些许皱纹的脸皮抖了抖,他都一把年纪了,也不比皇上小多少,还叫他小德子,这样真的好吗?

    “回皇上的话,世子爷的心思,奴才可琢磨不透。”这宫里宫外,能当得起王初德一声‘世子爷’的世子,除了陌殇还真没有第二个。

    即便是在尊称太子殿下的时候,倒也不见王大总管有几分真心,几分实意。

    “罢了罢了,朕且再耐着性子多等几天,总归他的人是一定会行动的,不然就算朕不跳脚,温相那只老狐狸和穆国公那个老家伙也是坐不住的。”

    “皇上圣明。”

    宣帝拿起一份奏折在御案上拍了拍,没好气的道:“朕连自己的臣子都管束不好,圣明,圣明个屁。”

    “请皇上注意自己的言行。”堂堂的一国之君,怎么能说粗话呢?

    “……”

    “皇上说了那么多的话,肯定口渴了,来喝杯茶水润润嗓子。”

    接过茶杯,闻了闻茶香,宣帝饮了两口,道:“郑国公府有什么新动作没有?”

    “回皇上的话,没有。”

    “那郑天佑不是一直都在追查流言的来处么,可有让他发现什么新的线索?”

    人生如棋,一步错,步步错。

    郑国公走错一步,连带着就要将他唯一的嫡子逼入绝境之地,且还是无路可退。

    假如郑国公从未算计过郑天佑的婚事,不曾常在郑天佑的耳边提及退婚之事,那么时至今日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

    郑国公府不会陷入两难之地,且有相府为着宓妃谋划,或多或少都会相助郑国公府,那么郑国公府至少两代以内可保荣华。但郑国公对温相积怨已久,心中早有不满,为了利益他可以让郑天佑娶宓妃为妻,可当有更好的结亲对象摆在他面前的时候,宓妃就被他果断的放弃了。

    如此一来,郑天佑的人生轨迹就已经偏离了原来的轨道,这一生只怕都不会太平了。

    如若宓妃还是以前的宓妃,如若宓妃还是哑女,或许郑国公就是为自己的儿子铺了一条好路,但意外就意外在宓妃的身上,自退婚事件之后,宓妃的性情前后大变,不但成为了药王的关门弟子,习得一身好武艺,就是那近十年的哑疾也痊愈了。

    这样的宓妃是耀眼的,而且是非常的耀眼,她本身的价值,以及她身后的相府,穆国公府,甚至是药王谷,让她即便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会,都是各个官家公子,世家公子争相求娶的对象。

    当然,宣帝的儿子们,只要是想要他这个位置的,也会不遗余力的求娶宓妃为自己的正妃,以求借此将相府和穆国公府的势力收归自己的麾下,成为他们谋取皇位的筹码。

    “回皇上的话,郑世子查流言的来处查得紧,费了些心思倒也查到一些东西,只可惜触碰到的都只是些皮毛,距离真相还差得远,若论谋算谁人能比得过世子爷去。”

    “你比朕还了解他?”

    “皇上这不是打趣奴才的么,世子爷那心思,估计就安平和乐郡主摸得透透的。”

    “哈哈……”一听这话宣帝乐了,积压了几日的郁闷之气暂时得到释放,朗笑之声就连候在御书房的内侍都能听得见。

    “哎,陌殇那小子就是比寒王果断,只要是他看中的,是他要放在心上的,哪怕阴谋阳谋,机关算尽,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得到,对事如此,对人亦是如此,你说要是寒王早就听朕的话,把自己对宓妃丫头的感情坦诚的表达出来,那丫头会不会就是朕的儿媳妇了?”

    王初德默了默,小心翼翼的抬头瞄了一眼宣帝,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话,有种说什么都是错的感觉。

    “偷偷看朕作什,有什么话直说,朕恕你无罪。”

    “回皇上的话,奴才觉得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即便是咱们的寒王殿下不比楚宣王世子差,可也架不住安平和乐郡主心里有了世子爷不是。”所谓男女之情讲究两情相悦,郡主心里没有寒王殿下,那么寒王殿下做什么都是白搭。

    诚如皇上所言,要是寒王殿下早一步向郡主表明心迹,或许真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毕竟,寒王殿下先于楚宣王世子认识郡主,别的暂且不谈,单就是寒王殿下与郡主亲兄与表兄之间的关系,那也比世子爷强啊,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都没有过错,哪里知道最后抱得美人归的会是世子爷呢?

    更何况,世子爷已经当着皇上的面挑明了他跟郡主之间的关系,皇上不能棒打鸳鸯吧,寒王殿下也做不出那种抢自己亲表弟女人的事情,所以,寒王殿下对郡主的感情就算收不住,那也只能埋在心里了。

    “哎,朕那个傻儿子啊,早说他会后悔的,你看被朕说中了吧。”

    “皇上您以后还是不要说这样的话了。”

    “你是说朕乌鸦嘴?”宣帝双眉挑得老高,坚决不承认是自己说了那样的话,才导致寒王的恋情无疾而终的。

    王初德嘴角猛抽,脸上就写着:奴才什么也没说,都是皇上您自己说的。

    “郑国公有什么动静?”

    “回皇上的话,自流言传出来之后,郑国公夫人端木氏就一再递帖子要拜会温夫人,结果都被挡了回去,郑国公也是头疼得厉害,四处奔走却收效甚微。”

    “这些年,朕的那些个大臣越来越会明哲保身了。”

    王初德低着头站在一旁没有回宣帝的这句话,不管宣帝如何看重他,他始终都谨记着自己的身份,从不敢越过那条线去,有些话皇上说得,他说不得。

    “太子府,明王府和武王府有何异常?”

    “回皇上的话,都闭着门呢,太子殿下,明王殿下和武王殿下都没有什么动静。”

    “哦,情报可靠吗?”

    “可靠。”

    宣帝拿着奏折敲了敲御案,而后起身走了几步,又道:“朕到现在可算是明白陌殇究竟打的是什么算盘了。”

    要弄死一个人,一个家族很容易,不过就是手起刀落的功夫,但想要震慑住一个人或是一个家族,那就不是流血或是死亡能够办到的。

    陌殇明明有办法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抓到幕后散播流言之人,但他偏偏没有那么做,而是玩起了一出猫戏老鼠的游戏。

    当某些人在庆祝自己聪明的时候,孰不知已经身陷在陌殇布好的棋局里,是生还是死,不过只在下棋人的一念之间。

    然,陌殇这个执棋之人,脾气似乎不太好,他掐着那些人的命脉,却又不乐意让他们死得太容易。遂,他将所有的一切都计划得好好的,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又该走到哪一步,都是经过严密计算好的,哪怕他置身在千里之外,亦牢牢掌控着别人的生与死。

    单是这份谋略,就不得不令人叹服。

    “寒王可是今日回来。”

    “回皇上,寒王殿下的确是今日回来。”

    “让人去盯着,待寒王回王府之后,让他立刻进宫见朕。”在陌殇跟宓妃的事情没有曝光出来之前,宣帝还觉着寒王负责的那些军务出现问题是个意外,直到后来他才回过味来,敢情陌殇那混小子还是个醋坛子,他的傻儿子会忙成那样全是他捣的鬼。

    还有太子,明王和武王,有一段时间都忙得脚不沾地的,合着全是拜陌殇所赐,对此宣帝也不知该气还是该笑了。

    他的几个儿子,全被陌殇整得团团转,关键是他的儿子们还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捣的鬼?

    “奴才遵旨。”

    东城外,一支二十人的亲卫队,护送着一辆马车进城,幽夜与苍茫负责驾车,两人的表情都有些高深莫测。

    马车里,墨寒羽双眸紧闭,似是睡着了,呼吸均匀,气息平稳,溥颜一袭深蓝色暗纹锦袍,无聊的靠在软榻上,跟坐在他对面的大师兄燕如风大眼瞪小眼,不知在较着什么劲儿。

    “你说那些流言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从流言传进幽夜耳朵里的时候他就一直憋着,眼见马上就要进城了,他也实在是憋不住了。

    “如果安平和乐郡主跟楚宣王世子之间的事情是真的,那咱们家王爷可怎么办?”以前墨寒羽没有说出口的时候,幽夜知道他对宓妃有情,后来墨寒羽向宓妃表白之后,幽夜就越发明白他家王爷是离不开宓妃了。

    这下可好,没等他家王爷抱得美人归,反倒被楚宣王世子抢了先,这叫什么事儿啊!

    那楚宣王世子也真是的,明知道他家王爷喜欢安平和乐郡主,他怎么还跑出来横插一脚,怎么一点都不顾及兄弟之情呢?

    “喂,你个木头,你倒是回我一句啊。”幽夜说了半晌也不见苍茫应上一句,又气又恼的拍了他一巴掌。

    “要说什么?”

    “你……”

    “那些流言是半真半假的,什么是真,什么时假,在没有查清楚之前都不能下结论。”苍茫是个极为冷静之人,以前他觉得自家王爷还能跟宓妃走到一起,不过现在他不这么认为了,觉着自家王爷还是趁早放弃的好,这不是说墨寒羽比不过陌殇,而是在这件事情上,唯一需要看中的是宓妃在意的是谁,爱的是谁,其他的再怎么好也没用,“安平和乐郡主不是普通的女子,那些流言传到今日怎么也有五天时间了吧,你看看相府和穆国公府有动静吗?安平和乐郡主本人有动静吗?朝中各方势力又有动作吗?”

    每听苍茫说上一句,幽夜都摇头,双眼也越睁越大,头一次发现苍茫也能一次性说这么多的话,而且貌似说得还挺有道理的。

    “所以呢?”幽夜傻傻的问。

    苍茫一听,顿时反手就给他一巴掌,冷声道:“你觉着楚宣王世子是个挨了打,受了委屈什么都不会做的人。”

    “他要真是这样一个人,璃城的楚宣王府早就易主了。”

    “那不就结了。”

    “可是……”

    “没有可是,就算现在楚宣王世子不在星殒城,可这不代表星殒城没有留下他的眼睛。”

    幽夜倒抽一口凉气,顿觉自己想得简单了,又听马车里墨寒羽的声音传来,更觉自己怎么蠢到如此地步。

    “苍茫分析得很有道理,以他的性子,别人在笑在庆祝之时,或许已经踏进他布下的死局之中而不自知。”

    “王…王爷。”幽夜苍茫一怔,同时打了一个哆嗦,他们背着主子议论这些胆儿够肥的,怕就怕墨寒羽摘了他们的胆。

    “寒羽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溥颜最关心的就是墨寒羽的身体,其余的他都不在意。

    自上次宓妃出手之后,墨寒羽一直都没有再毒发过,前些日子染了风寒,服了好几副药都没有痊愈,也不怪溥颜紧张又忧心,生怕会触发他体内的火毒跟寒毒。

    宓妃上次交待他的话,他可是一日都没敢忘。

    “马上就要进城了,一会儿直接去白云楼,师傅不是已经赶过去了么,宓妃那丫头一定不会让他有事的,不然岂不砸了她自己的招牌。”自寒王上次毒发命悬一线,燕如风就被陌殇安排到了墨寒羽的身边,让他跟溥颜师兄弟两个好好照料墨寒羽的身体。

    至于陌殇自己,因有宓妃在他体内布下的生命法阵,短时间内病情得到了控制,不会有危险,要不燕如风也不会乖乖听话离开他的身边。

    这次陌殇离开没有带上燕如风,这家伙心中正憋着一口气,也不怪他语气不好。

    “师傅也真是的,跑那么快做什么,他又不认识宓妃。”

    “谁知道呢?”

    燕如风撇了撇嘴,以他们师傅的性子,但愿他这次的出场方式不会太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79琢磨不透寒王回京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