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81 异想天开各有心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杨骊婉和严月春听到南宁县主那声轻咦之后,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对视一眼,扭头目光同时顺着南宁县主的目光朝着窗外看去。

    只见白云楼的大门外停着一辆华贵的马车,过往的行人都下意识的避开,让出一条道来,暂且不说马车里坐着的是怎样的人物,单单就是那赶车的年轻男子一看也是不简单。

    温清乃是温绍轩的贴身侍卫,自小就跟温绍轩一起长大,不管是文还是武都很出挑,虽说是个侍卫出身,若是论起真才实学来,那可不比一般家族的公子哥逊色,哪怕就是论其相貌,那也是清秀俊雅的,再论其气质,也远非一般人可以相提并论。

    是以,温清温华温平温…兄弟几个随便哪一个走在大街上,只要他们自己不说,任谁也不会想到他们仅仅只是侍卫出身而已。

    要不怎么说一个人的相貌,还有一个人的气质,其实非常的重要,因为那就是你给人的第一印象。

    说不重要也不重要,可要说重要那也是非常重要的,虽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以貌取人,但不可否认,任何人都比较相信自己对一个人的第一印象,而第一印象看的是人,感觉的却是一个人的气质。

    温清勒住缰绳,从马车上跳下来,动作行云流水,引得出入白云楼的客人纷纷测目,不免对马车中乘坐的人越发的好奇起来。

    “大公子,小姐,白云楼到了。”

    “好。”温绍轩伸手将车厢内的窗门关上,淡淡的应了声,看了宓妃一眼道:“大哥先下去。”

    宓妃垂眸含笑,眉眼弯弯,声音软糯却调皮的道:“好啊,大哥请。”

    车厢的门被温清朝着两边推开,先是那一袭天青色绣着葱郁青竹的锦袍露了一角出来,接着才是温绍轩提步走下马车,细碎的金色阳光打在他的身上,让得他整个人仿佛渡了一层金色的光晕,越发的身似谪仙了。

    “小姐,丹珍扶您下车。”

    “你家小姐有那么娇弱么?”宓妃俏皮的眨了眨眼,她可做不来那些个大家闺秀的作派,没得要憋屈死她。

    听了宓妃这反问的话,丹珍嘴角一抽,嘟囔道:“那丹珍先下去。”

    奴婢走在小姐前面确是不妥,可这个规矩在马车上却是不用理会,不然要是让小姐先下了车,丫鬟最后下车,没得让外人瞧了,觉得她才是小姐,那才是大大的不妙。

    “去吧。”

    丹珍梳着双环髻,穿着碧绿色的衣裙,布料算不得多好,款式却极为新颖好看,再加上她模样生得秀美标志,肤白如雪衬着那碧绿的裙衫,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清灵之气,一眼初见还以为自己瞧见的是哪家的小姐。

    “丹珍退下。”

    “是,大公子。”一瞧大公子这架势,丹珍就知道他是打算自己扶小姐下马车,她才不要做一个惹人厌烦的丫鬟呢,自是乖巧的福了福身,欣然的往后退了几步。

    此时,往来行人不由得都停下了脚步,屏住了呼吸,暗暗猜测就连丫鬟都生得如此容貌,那么这马车里即将要走出来的小姐,又该是何等的姿容绝色,美丽动人。

    “妃儿。”对于周遭投射而来,种种打量的目光,温绍轩纵然是心中恼怒厌烦,面上却是半点不显,无非就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冷了几分,只可惜这冷气还不够强烈,以至于大多数人都粗神经的忽略了。

    这要是把陌殇或是墨寒羽换过来,前者就是温柔的笑着朝四周那么一扫,绝对于微笑间秒杀一大片;至于后者,他浑身原就自有一股环绕的冰冷寒气,只要他稍稍释放出那么一点,也足以秒杀一大片了。

    唯独她家亲爱的大哥,温润如玉,清俊儒雅,谪仙般的人儿,哪怕是怒到极至,整个人的气场也不会太骇人,在他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怒容怒意之前,别人实在很难感知他的情绪。

    这也就不怪别人不怕他了。

    “人要出门,要走到大街上,可不就是让人看的,他们想看便让他们看,反正妃儿也不会因此就少一块肉,大哥又何必跟他们置气呢?”

    “马车里有帷帽,妃儿赶紧戴上。”

    宓妃撇了撇嘴,顺手拿过那顶帷帽戴在头上,倒也没因这个跟温绍轩争嘴斗趣儿,“我戴好了。”

    “慢一些走,大哥扶着你。”

    一只白玉般的纤手从车厢内伸出来,放进温绍轩的手里,众人便是只见一头戴白色帷帽,身姿轻盈纤细的女子搭着温绍轩的手走下了马车。

    单就是这么一个身影,就让他们清楚的认识到,这位姑娘是个美人儿,而且还是一个大美人儿。

    “大哥,咱们进去吧。”

    “好。”温绍轩点了点头,松开扶着宓妃的手,却不想宓妃直接抱住了他的胳膊,语气欢快的道:“大哥,我就要这么进去。”

    “你呀。”温绍轩无奈又宠溺的看着宓妃,实在是拿她没有办法,也只能就这么转身带着她往白云楼走。

    “呵呵……”自家大哥宠自己的模样与神情,哪怕再多看百遍千遍,宓妃也不觉得烦闷。

    温清将马车交给小二看管之后,跟丹珍一起跟在温绍轩和宓妃的身后走进白云楼,同时提高警惕注意周围的环境以及周围的人,以便遭遇突发情况时,他们可以随机应变。

    “喂,你有没有发现,楼上好像有几道视线,看大公子和小姐的目光格外的炙热?”丹珍双眉拧得死紧,琢磨着要不要请示宓妃,让她到楼上去探查探查,别是什么不安好心的人才好。

    “看来你警觉性还挺高的嘛。”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骂我笨吗?”

    “我可没说,是你自己说的。”

    “你……”

    温清摸了摸鼻子,压低声音道:“楼上那个雅间的人看大公子和小姐的目光的确过于热了些,好在并没有什么恶意,你不用大惊小怪。”

    没有恶意是一回事,调查一番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不是你说的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

    “我……”丹珍张了张嘴,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能说她只是一种感觉吗?

    绝对不能,温清还不笑话死她。

    “咱们先观察看看,不着急。”丹珍跟冰彤都是小姐身边的一等丫鬟,温清是温绍轩的贴身侍卫,以前也没少跟在温绍轩的身后到碧落阁去看望小姐,对于宓妃身边的丫鬟他还是了解的。

    现如今,以前一点武功都不会的丫鬟都被调教成眼前这般模样,足以说明强将手下无弱兵,小姐身边的人一个都不能小瞧。

    故,温清现在可是一点都没有小瞧丹珍,只是丹珍这个粗心的丫头,后知后觉的没发现罢了。

    “大哥,是上楼还是去后院?”兄妹两人刚走进白云楼,掌柜的就迎了上来,宓妃戴着帷帽他是不认识,可他却认得温绍轩,于是宓妃的身份也就不难猜测了。

    “小姐。”

    “嗯。”

    “见过温大公子。”

    “掌柜的不必多礼。”温绍轩抬手虚扶了一下,低声对宓妃道:“寒王今日一定会入城,递给我的消息说是进城后直接就到白云楼,所以现在大哥也不清楚他在不在这里。”

    帷帽下,听了温绍轩这不负责的回答,宓妃嘴角一抽,满眼都是无奈,道:“寒王可曾来过?”

    “回小姐的话,寒王不曾来过。”每天进出白云楼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的,从前白云楼不曾对那些人特殊对待,宓妃接手白云楼之后,对那些人的态度也就越发平淡起来。

    用宓妃的原话来说,那是该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不要只看重他们的身份,就当他们是普通人,如此才能彰显出药王谷的地位,也清楚明白的告诉那些人,药王谷这条船不是那么容易上的。

    而寒王因是宓妃特别交待过的,他体内的火毒和寒毒也是宓妃承诺过要替他解的,是以,有关于这一点,宓妃并没有隐瞒掌柜的,因此,只要寒王出现在白云楼,绝对是要引起掌柜的高度注意的。

    “我让温清去东城门口看看,他应该也快到了。”

    “不用那么麻烦。”

    “可……”温绍轩一直都觉得自家妹妹对墨寒羽的态度很是有些奇怪,他想着他们两人既不能成为一对,好歹彼此的关系也别太差,可不能因为今天这件事情让他们之间的关系越变越差才好。

    一边是他的宝贝妹妹,一边是他的至交好友,这样的两个人若能成为好朋友,于他而言将是人生一大幸事,可若这样的两个人成不了朋友,反而…温绍轩夹在中间就难受了。

    “大哥,你家妹妹我真有那么小心眼?”有时候宓妃其实挺羡慕墨寒羽那个家伙的,他是何能何德啊,居然能有像她大哥这样的好朋友,好兄弟,处处维护他不说,还处处都为他着想。

    “我家妃儿心很宽的。”

    “既然来都来了,我们就先到楼上雅间坐坐,等一等他也是无妨。”宓妃仍是抱着温绍轩的胳膊不撒手,脸上的笑意不减反而更深了几分,她倒是要瞧瞧背后紧盯着她的那人,什么时候才会坐不住跳出来。

    啧啧,这目光不像是看到仇人,更像是看情敌啊?

    只是她跟她家大哥可不是她想的那种关系啊,能把她这个未来小姑子当成是情敌对待的女人,倒也着实有趣。

    “掌柜的安排一个小二伺候我们兄妹就好,不然也太惹人注目了。”温绍轩拒绝了掌柜亲自招呼他们的举动,这白云楼里贵客如云,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不要招惹的妥当。

    “就听大公子的。”掌柜点了点头,抬手招来一个眉清目秀的伙计,对他交待道:“木清,带这两位客人到楼上至尊雅间,好生伺候着。”

    “是,掌柜的。”

    “今日既然来了这里也不能白来,一会儿掌柜的将最近两个月积压下要处理的事务整理一下,找人送过来我看看。”

    “是的,小姐。”掌柜点了点头,应声退下。

    “大哥,我们走。”

    木清扬着笑脸,招呼着温绍轩和宓妃上楼,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的地方,楼上楼下的客人也没有觉得奇怪,只当温绍轩和宓妃是身份比较贵重的客人,因此才劳得掌柜的跟他们多说上几句。

    白云楼里贵客天天都有,每每遇上了,掌柜都会亲自接待,再不咸不淡客客气气的聊上几句。星殒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贵人算过来算过去也就那么多位,只要是在重要场合露过脸的,那么谁会不认识啊!

    温绍轩长得可不是大众面,他出现在白云楼,圈子里的人都认识他,看到掌柜在他面前表现得很是热情又周到,再想想这白云楼背后的主子是谁,他们也就见怪不怪了。

    堂堂相府大公子,这身份足以让人重视了,只是跟在他身边那身姿曼妙的女子,到底又是何方神圣?

    他们可没听说相府大公子与谁家小姐订了亲啊,看他与那女子之间表现得如此亲密,该不会是……

    “大哥,那雅间里的三位姑娘你认识?”有一道想忽视都忽视不了的视线,自打她大哥走下马车那一刻,就一直黏在温绍轩的身上,随后又落在她的身上,颇有一种要将她盯出一个洞来的感觉。

    好在那道目光的主人仅仅只是看着她哥,看着她,眼神里没有什么恶意,不然宓妃可不保证她的那双眼睛还能留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大哥可别告诉我,说你没有感觉到有人一直在盯着你看,又盯着我看。”宓妃轻扬着嘴角,又道:“难不成那雅间里坐的是大哥的心上人,她那么盯着我莫不真把我当成是情敌了?”

    “妃儿不要胡说,女子清誉何等重要。”温绍轩心如明镜,他可不记得他有心上人,只是那道追随着他的目光,他也的确是想忽视都难。

    “有什么可害羞的,大哥得要抓紧时间替我找个大嫂才好呢。”

    “你个坏丫头。”

    “男大当婚嘛,大哥要是有了心上人,爹娘会很开心的。”天知道,最近因着她跟陌殇的事情爆了出来,她那美丽又温柔的娘亲,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她的身上,就连给大哥二哥和三哥相看媳妇的事情都忘了。

    为此,温绍云和温绍宇竟然还特意来谢过她,差点儿没让宓妃抓狂。

    “这些可不是妃儿该想的。”

    “大哥说得对,我该想的是我的生意。”

    “需要帮忙的话别跟大哥客气。”

    “我不会客气的。”

    成功转移开话题,温绍轩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只是想到那个雅间里偷偷看他的人,好看的眉头又拧了起来。

    招惹桃花什么的,要说温绍宇还有那个可能,至于他,光是想想就觉有够诡异的。

    呼――

    “南宁县主,你认识那位公子。”不谈温绍轩相府嫡长子的身份,单单就说他的相貌与才学,那也是皇城里众家姑娘想要嫁的如意郎君。

    严月春收回目光之后,只觉自己心跳如雷,面色绯红,出口的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语气,真人版的相府大公子,比起画像上的他,更加的身姿挺拔,清俊儒雅。

    若是…若是能够入了他的眼,那么她就算是真正的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温氏一族在金凤国的地位,那可不仅仅是个相府啊!

    “南宁县主,你是认识的吧。”激动与兴奋过度,严月春手上也就没了个轻重,双手抓着南宁县主的手腕,直把后者的手都抓红了。

    “月春姐姐你干什么,还不快松手,你把我表姐的手都抓红了。”杨骊婉此时也是回过神来了,赶紧上前扒拉开严月春的手,又毫不留情的点明和警告严月春,南宁县主是她杨骊婉的表姐,而不是她严月春的表姐,别做得太过份。

    母亲说得没错,只要她跟在南宁县主的身边,那么她就有机会接触到贵圈里的公子小姐,何愁她寻不到一门好亲事。

    相府大公子的确不错,可就凭刚才南宁县主看人家的眼神,杨骊婉也知道她的这位表姐只怕对温大公子有意,如此她的主意就更不能打到温绍轩的身上了。

    她可不是严月春那个蠢货,要知道如果南宁县主真对温绍轩有意,那还有她的份儿么?

    真是可笑至极,她严月春以为自己是谁,论身份论家世,她还能高得过南宁县主去么?

    此时此刻,杨骊婉已经在琢磨如何夸赞温绍轩了,要是南宁县主真的喜欢上温绍轩,而阮府真的能与相府结下亲事,那么她家也算是跟相府攀上了亲戚,如此她就算不黏着南宁县主,那个圈子她也有资格加入了。

    她今年十四岁,南宁县主已经十六,温大公子更是已经及冠,年满二十了,倘若他们两人真能成事,定亲过后应该很快就会成亲,这完全影响不到她,毕竟她还小,还有至少两年的时间。

    杨骊婉脑子转得飞快,短短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各种利弊都被她想了一遍,再抬头看向南宁县主的目光,那赤果果的仿佛就是瞧见了她未来飞上枝头成为凤凰的美好时刻。

    之前讨好南宁县主她的心里是各种的不舒服,现在讨好她,杨骊婉简直就是心花怒放。

    只要…只要她跟温大公子能成事儿,她杨骊婉就是受再大的委屈也使得。

    “月春该死,刚才失态了,还请南宁县主莫怪。”严月春的美丽幻想被杨骊婉一戳就戳破了,变成美丽的泡泡飞走了。

    她猛然回过神,也知道自己表现得太过于急切,面色略微苍白无色,她真怕南宁县主已经瞧出了些什么。

    “对不起,都是月春该死,竟…竟竟然将南宁县主的手弄成这样,我……”说着说着,严月春的眼泪就成串的落下,模样是楚楚可怜,好不惹人怜惜。

    “月春妹妹别哭了,本县主无事。”阮思婕的确是从温绍轩的背影认出了他,可她也压根不知道温绍轩是谁,又是什么身份。

    当时情况紧急,温绍轩救下她之后就如一阵风似的走了,而她连他的名字都没来得及问,只是凭着他的风华与气度猜测他的出身定是非富即贵,严月春问她话时,她整个人都怔住了,这才会被她抓住了手腕。

    有了今日这样的事情,往后哪怕是为了面子上过得去,她也不想跟这样的女人有所交集了。

    可刚刚自思绪里缓过来的南宁县主,却是一点儿都没瞧见她的亲表妹眼里对她的算计,不然只怕会更恼。

    “表姐,原来你认识相府的大公子啊。”这话,一半试探一半调笑,杨骊婉自以为自己把握得很好,却不知听在耳里甚是难听。

    “有过一面之缘。”南宁县主皱了皱眉,语气不辨喜怒的道。

    原来,他竟是相府的大公子么!

    跟在他身边的那位姑娘能得他那般宠溺,可见他们……

    “表姐久不在皇城许是不知道,相府大公子不但模样生得好,性子亦是极好的,就连他的学识也……”

    没让杨骊婉把话说完,南宁县主冷声道:“本县主与相府大公子的确只有一面之缘,若是你们不说本县主就连他的名字都不知晓。”

    话被打断杨骊婉面色变了变,心里不痛快却没有表现出来,她笑了笑道:“表姐怎么了?”

    “没事,只是出来时间久了,也该回去了。”

    “今日我做东,还请南宁县主和骊婉妹妹赏个脸,咱们用完午膳再回去如何?”

    “是啊表姐,月春姐姐可是难得做一次东呢。”

    “瞧骊婉妹妹这话说得,好像姐姐平日里多小气似的。”

    “呵呵,那倒没有。”

    南宁县主看了看挽住她胳膊的手,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好。”

    雅间外面,宓妃挑了挑眉,道:“我想进去瞧瞧,认识认识新朋友,不知大哥以为如何?”

    宓妃的耳力多好啊,这整座白云楼,只要她用点心,费点精力,哪里的声音她听不到,南宁县主三人的谈话,她是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突然就想跟她们玩上一玩了。

    只是那南宁县主,应该就是送陌殇离开那日,她看到的那一位,什么时候她跟她大哥还有过一面之缘了?

    怎么看自家大哥的表情,好像还不记得有这样一回事,有古怪哦!

    “又想玩?”

    “只是想要认识新朋友而已。”

    “大哥不跟你去胡闹,先到房间里等你,别玩得太过火。”

    “没问题。”

    温绍轩摇着头从转角处离开,宓妃理了理自己的袖口,道:“丹珍,你去敲敲门。”

    “是,小姐。”

    “谁啊?”

    “三位小姐议论我家公子议论得那么起劲儿,我家小姐特来拜会一下。”

    听得丹珍的话,雅间里除了南宁县主还算镇定以外,杨骊婉和严月春面色斗然大变,似被一只手掐住了脖子,连说话都不利索。

    “请进。”南宁县主苦笑一声,她就知道背后说人闲话不妥当,这不就被抓个现形了。

    今日这脸,怕是丢大发了。

    ------题外话------

    今日国庆节,祝大家国庆快乐,放长假要欢乐起来哦!

    荨滴家人也放假了,原是决定要出去玩的,结果荨木有存稿,远的地方肯定是去不了,假期也就木有了。

    最近更文时间不定,更新字数大概也就五六千左右,如果实在想放假休息了,荨会发公告请上一两天的假,请看文的妞儿们见谅,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81异想天开各有心思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