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98 没才华霉假仙姐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那双看似柔若无骨的白净小手,就那么轻轻的掐在他的脖子上面,令人几欲窒息的强大威压,让得梅财华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瑟瑟发抖,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原来死亡距离他如此之近。

    他憋足了气张嘴求救,双眼因极度的惊恐而瞪得大大的,但他却只能透过那轻薄的帷帽,隐约瞧见一个朦胧的,仿如置身在云端俯看众生的高大身影,那由内而外浑然天成的上位者之气,即便只是稍稍释放出那么一点点,就让人无所遁形,心生惧意,不敢直视。

    当宓妃身上的这种气息,一点一点被梅财华所感应到的时候,他就忍不住暗自咒骂自己今日出门肯定是没有翻黄历,要不他怎么就撞到了宓妃这个煞星的枪口上。

    这样的女人,不是他惹得起的啊!

    他从出生长到现在这么大,虽说不是家中独子,但他绝对是个受宠到了极点的孩子,因此,他年纪不大却是风流成性,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女人,没沾染上千也有上百了,还从来没有出过大的纰漏。

    撇开他的背景后台足够硬,手中握有钱和权不谈,梅财华爱玩女人是真,喜欢惹事生非瞎胡闹也是真,为了让别人畏他惧他,给他扫平道路,喜欢打着楚宣王府的旗号做足下作之事,但他还算有眼力劲儿,知道什么样的人可以惹,什么样的人不可以惹。

    要说他欺软怕硬,事实确是如此,他从璃城一路走到琴郡,途经那么多的城镇,他单单是端着楚宣王府的公子爷这个身份,就让沿途的某些官员为了讨好巴结他,主动献上了不少的好东西,还有让他心心念念的各种类型的美人儿,可谓是享尽了艳福。

    这不半月前,他刚到琴郡,也正是因为知道此地距离星殒城不远,指不定这城里就有许多身份贵重,他得罪不起的人物,故,梅财华初来的那几天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客栈里,什么地方都没去。

    而他手底下的人,没有意外的全都被他派出去打探消息,了解琴郡当地的情况,以便于他的行动。

    他知道琴郡是皇上亲封的安平和乐郡主的封地,也知道那位安平和乐郡原就出身于相府,乃是相爷的掌上明珠,又深得皇帝的宠爱,他的心里就对宓妃产生了几分惧意,下意识的就要避开宓妃的锋芒。

    毕竟他这次从璃城出来也是带着任务的,可不是去找谁麻烦的,尤其他最是不想跟宓妃碰上。

    好在天从人愿,琴郡虽说成了宓妃的封地,但宓妃不住在琴郡,而是远在星殒城的相府,所以梅财华心里的防备就松了几分,他觉得区区一个琴郡的郡守是不敢把他怎么样的,就算他一不小心把天捅了个窟窿,碍着他特殊的身份,琴郡郡守也得帮着他补。

    于是,梅财华就抱着那样的心思,开始闹出这样或那样的事情,闹得最为厉害的就是看上哪个女人,就直接抢了回去,将那个女人变成他的,要是遇到抵死不从的女人,他的手段更是下作,当众强扒女子的衣服都是轻的,兴致上头的时候更是就地就解决某种需要。

    这才引起了秦文杰的高度重视,偏偏派出去的人又迟迟查不到梅财华的具体身份,又因无人报案,秦文杰也没办法将梅财华收押,真真是让秦文杰呕气呕得险些吐血。

    之前那几个被梅财华看中的女子,都是属于小家碧玉型的,家中条件尚可却算不得富贵,也不是世家出身的女子,因而,梅财华在得手之后,仅仅只是花了些钱财便摆平了事情。

    如此一来,事后自然就没有人去报案,也就让得梅财华越发的放肆起来,他觉得这琴郡果然是盛产美女的地方,无意间他又搜寻到一个目标,不巧那个女人正好就是楚府的楚怀曼。

    梅财华发现了新目标,之前被他玩过的女人也就没了味道,他暗中跟着楚怀曼已经两天,好不容易见楚怀曼出了门,而且还约了三个相貌同样非常不错且风格不一的美人儿在茶楼相聚,他的心就完全的活络了起来。

    当他在隔壁间的雅室,听着楚怀曼四人轻轻柔柔的说话声,他的那颗色心就跟猫儿在抓痒痒似的,实在是难耐极了。

    于是,他就如往常得到别的女人那样,想也没想就冲进了楚怀曼四人的雅室,先是对她们四个言语调戏,而后上升到肢体动作的调戏。只因楚怀曼几人太不配合,还出言嘲笑咒骂梅财华,这才最终激怒了梅财华,让事情发展成了后来的模样。

    那一刻,梅财华的心里压根其他的什么都来不及想,后果什么的也早就被他抛于脑后,他只想狠狠的教训楚怀曼,他要让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尝尝他的厉害,也要让其他三个女人乖乖的顺从于他。

    可他哪里知道,宓妃不但身在琴郡,偏偏她还身在这间茶楼里,甚至是亲眼目睹了整件事情的全部经过,一时间梅财华就彻底傻眼了,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觉得这肯定是老天爷在玩儿他。

    当衙役冲上楼踹开雅室大门的时候,几乎理智全失的梅财华清醒了几分,但他还是正在气头上,是以他说出口的话就非常的冲,非常的高高在上,目中无人,若是后来跟着上楼的秦文杰气势不那么强,说的话也不那么硬,能给梅财华一个台阶下,他会选择顺坡滚,就此收手的。

    但他怎么也没有料到,秦文杰的态度会是那样的坚决且强硬,完全就是一副要公事公办,一点儿情面都不讲的样子,遂,刚刚退下去的几分火气,‘轰’的一下又冲上了脑门。

    那些威胁的话,几乎是不过脑子的就被他吼了出去……

    吼过之后,看着秦文杰大变的脸色,梅财华心里舒服是舒服了,可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一直默默看戏的宓妃开口了,她说的话梅财华是没怎么听清楚,唯独她自称的‘本郡主’三个字,简直就如同一道九天惊雷在梅财华的脑子里轰然炸开,雷得他是外焦里嫩。

    顷刻之间,他就觉得他要完蛋了。

    眼看着宓妃从对面缓步而来,一步步走到他的面前,却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梅财华浑身的神经崩得更紧了,有种头上悬了一把利剑的感觉。

    直到宓妃处理完那四个女人,再底将目光落到他的身上,梅财华只恨他的爹娘没有多生几条腿给他,用作跑路的资本。

    等他想要落跑的时候,猛然发现自己动不了,跑不动,因为宓妃的手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甚至她还轻而易举的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呼吸困难之际,梅财华觉得自己要死了,他能清楚的从宓妃的身上感受到杀意,他也知道只要宓妃掐在他脖子上的手再稍稍用一点点的力,那么他就将咽下最后一口气。

    生命在临近尽头的时候,开口求救是他的本能。

    “你想活吗?”突然,就在梅财华眼前已经完全要变成黑暗的时候,宓妃的声音犹如天籁般在他的耳边响起。

    下意识的,他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点了点头。

    能活,为何要死?

    可他却是忘了,他的生与死早在宓妃开口说第一句话时,就已经为他选择好了。

    现在让他活,并不代表以后也让他活。

    “你是谁?”掐住他脖子的手,宓妃稍稍松了松,既不会让他觉得不能呼吸,又让他的生命随时都受得致命的威胁。

    因陌殇之故,宓妃对璃城做过调查,对楚宣王府也做过深入的了解,虽然她自己收集到的资料非常的不全且残缺不实,但陌殇却亲自向她讲述了璃城与楚宣王府的状况。

    可以说,目前为止除了陌殇以外,宓妃就是那个最为了解璃城和楚宣王府的人。

    据宓妃所知,能被称之为楚宣王府公子爷的年轻男子,貌似可没有她眼前这位。

    要知道宓妃虽说没有去过璃城,也没有见过陌殇那些所谓的‘亲人’,但是陌殇却给宓妃看过那些人的画像,所以除非宓妃失忆,要不她绝对不可能对自己看过,甚至是有意识去记忆过的东西或是人,出现记忆的混乱或是断层。

    “我…我我叫梅财华。”原来能够自由呼吸的感觉是这么的好,这么的幸福,梅财华就因这个而流出眼泪来。

    时间若能倒回,他真的情愿永远都不要踏进琴郡的城门,要不他就是再怎么着也撞不到宓妃不是。

    “没才华?”宓妃挑了挑眉,这是什么见鬼的名字。

    噗嗤――

    听得梅财华报出自己的姓名,却被宓妃无辜的翻译成‘没才华’,秦文杰实在没忍住就笑出了声。

    楼上楼下那些茶客先是一愣,等回味过来再结合宓妃的话,竟是一个接着一个的都笑了起来。

    梅财华,没才华,那个替儿子取名字的爹,还真是相当的有才华啊!

    “本郡主很好笑?”

    “不是不是,不是郡主好笑。”虽说宓妃扫向他的目光并不像扫向别人那么具有威严,不过秦文杰还是心里有些怕怕的,这位主子他可不敢招惹啊!

    “那你为何而笑?”

    “郡主,下官觉得他的意思是说他姓梅,梅花的梅,名财华,财富的财,华贵的华。”

    梅财华曾经问过他爹,他这个名字的由来,他爹就告诉他,为他取名叫财华,一来是希望他长大之后能够富甲一方,二来就是希望他长大之后能够学识渊博,才华横溢,贵气不凡。

    因此,从小到大,他最最满意的就是他自己这个名字了。

    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叫梅财华,竟然还有‘没才华’这么个意思,他爹给他取名字的时候,也太坑他了吧!

    自己引以为傲的名字被宓妃用那样的语气说出来,还惹得众人喷笑出声之后,梅财华深受打击,一颗脑袋就那么拉耸下去了。故而,当秦文杰向宓妃解释他的名字时,他就扬起脸不住的点头,表示他的名字就如秦文杰所解说的一样,他不是没才华。

    “本郡主知道啊,他叫梅财华,可他不就是没才华么?”灵动的美眸眨了眨,宓妃的语气带着几分玩味,几分戏谑与打趣。

    “呵呵…郡主说得是,下官一瞧便知这人的确没啥才华。”

    秦文杰话落之后,秦家茶楼接连爆发出轰堂大笑之声,羞得梅财华是连头都抬不起,恨不得地上能裂出一个洞,好让他钻进去遮遮丑。

    “你爹可真会替你取名字,本郡主佩服。”要说‘梅’这个姓,想要取出一个好听又不带有歧义的名字,其实真的挺难的。

    璃城姓梅,背景后台都足够硬的家族,仔细回想起来还真有那么一家,宓妃记得前不久她才翻过关于梅家的资料。

    “不管郡主想要问什么,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还请郡主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的这次,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倒是能屈能伸。”

    “求求郡主,就饶了小的这次吧!”只要能活命,能屈能伸算什么,就算要他跪下叫宓妃姑奶奶,他也会乖乖照做的。

    离开璃城的时候,梅财华的父亲跟姐姐,的的确确是安排了不少人随行在侧保护他的安全,可他今日出门就只带了几个有点儿拳脚功夫的小厮,真正身手好的护卫一个都没带,再加上他细细打听过宓妃的背景,知道这位主儿可是师承药王谷药王的,她的武功就算是在江湖上那也是数一数二的,跟她硬碰硬不是找死么。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除了示弱求饶,还能怎么着?

    即便他把自己所有的护卫都叫来,或许现在勉强可以脱身,但只要他没走出琴郡去,那么他就算不得逃出宓妃的手掌心了。

    这地方,说到底那是人家的封地,人家的地盘,他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如若不然他也不会在听到宓妃自称‘本郡主’的时候,就将自己的气焰收敛得干干净净,盼着宓妃能看在他听话的份上放他一马。

    “饶了你?”无论如何楚宣王府都是属于她家男人的,任何打着楚宣王府旗号行事的人,宓妃绝对不可能放过。

    璃城梅家原就是一个世家经营绸缎庄的家族,自梅财华祖父那一代,梅家就已然是走在败落的路上了,又岂料梅家现任家主生了一个极有手腕的嫡长女梅佳纤。

    这个梅佳纤容貌生得极其艳丽,妖娆,曾是璃城排得上名号的美女,而且极有经商的天赋,但她却眼界极高,拒绝了一个又一个上梅家提亲的世家公子,直到二十岁都没有出嫁。

    如此又过了两年,就在众人都觉得梅佳纤会一辈子都嫁不出去的时候,她却被楚宣王府的二爷,也就是陌殇的二叔敲锣打鼓的抬进王府做了他的良家妾。

    自梅佳纤进了楚宣王府陌二爷的院子,一直至今都荣宠不衰,不管是在她之前进府的,还是在她之后进府的女人,愣就是没有一个能比她更得陌二爷的宠。

    原本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梅家,在梅佳纤进入王府之后,短短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就起死回生,梅家名下所有的产业都由亏损转为盈利,不出一年梅家就再次站稳了脚根。

    而梅佳纤的肚子也极为争气,虽说入府一年多才怀有身孕,但她却是一举得男,为陌二爷生下了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儿子。即便她生下的只是一个庶长子,却是比陌二爷的正妻所生下的嫡女更为金贵,谁让那么多的女人里面,就她肚子争气,生下的是个男孩儿呢。

    为此,原本就极为受宠不曾被冷落过的梅佳纤,日子过得越发的舒畅,这也就让得梅佳纤唯一的嫡亲弟弟梅财华,仗着他是陌二爷小舅子的身份,在璃城上层圈子里,那叫一个横行霸道,嚣张跋扈。

    “对,郡主就饶了小的吧,小的真的知错了。”要是宓妃能松开掐着他脖子的手,梅财华此时此刻一定跪在地上朝宓妃猛磕头了。

    对他来说,受辱不算什么,没命了那才真的完了。

    “你叫没才华,你姐姐叫霉假仙,你爹可真有才。”宓妃眯了眯眼,偏头的时候正好瞥见楚怀曼眼中一闪即逝的幽幽冷光,当即心下对她唯一残存的那一点点怜悯都没了。

    原本宓妃是打算看在楚怀曼的祖父楚汉岑的份上,对于她幻想她大哥跟她有私情之事,小惩大戒一番,放她一马即可。

    但现在嘛,她改变主意了,因为这个世上有些人,你决定放过她,她却没有决定放过你。

    对于这种人,还是果断的将她踩进地狱里,永世不得超生比较妥当。

    “我姐姐不叫霉假仙。”

    “你跟你姐姐感情很好?”

    “我姐姐很疼我的。”梅财华说到梅佳纤的时候,目光变得很是干净澄澈,他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他的父亲虽然疼他,却也续了弦,他若不是有姐姐梅佳纤护着,只怕早就没命了。

    这个世上要问谁对他最好,自然是非梅佳纤莫属。

    “她在楚宣王府很受宠?”楚宣王府里面那些人,上至陌殇的祖母亲叔,下至陌殇的那些个庶兄庶妹,一个个的都在想方设法谋夺属于陌殇的东西,明里暗里朝着陌殇放冷箭,心心念念盼着陌殇早死。

    宓妃原不是一个情绪化的人,但当事关陌殇的时候,她就愣是会迁怒,明明还没有见过璃城楚宣王府的那些人,可宓妃已然恨上了那座王府里,除了陌殇以及对陌殇忠心不二的人以外的所有人。

    是的,宓妃憎恨那些人,恨不得他们能早点儿去死。

    既然梅财华这个男人主动撞到她的枪口上,那她当然就要小题大作,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全当这是她送给那些人的第一份礼物。

    梅佳纤不过只是陌二爷的一个妾室,现在她有梅家所有人的命,她倒要看看那个陌二爷会如何抉择。

    他若执意要保梅家,那么兴许宓妃就要再仔细谋划谋划,争取将这个陌二爷先弄出楚宣王府。

    他若选择舍弃他宠爱的小妾梅氏,那么这次就全当是宓妃给住在楚宣王府里的那些人一个警告。

    以后谁若是再敢打着楚宣王府,楚宣王世子的名号行事,那么下场就会真的不太美妙。

    “我我…我姐姐夫很疼我我姐姐的。”不知为何,听着宓妃的问题,梅财华就觉得死神在一步步向他逼近,这种仿佛被幽灵缠上的感觉,令得他神经高度紧崩,险些惊恐的失声尖叫。

    “那就好。”

    “郡郡…郡主。”

    “嘘!”

    宓妃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边,帷帽虽然遮挡住了她的容貌,外人却并不难看清楚她的动作,一时间竟觉得她的举动异常的可爱,缓解了几会现场压抑的气氛。

    “秦大人。”

    “下官在。”

    “这位虽然不是楚宣王府的公子爷,但他却是楚宣王府陌二爷的嫡亲小舅子,你且恭恭敬敬的将他给本郡主请进郡守府,好好的招待招待。”

    秦文杰只是怔愣片刻,立马就领会了宓妃的意思,点头道:“请郡主放心,下官一定好生照顾这位梅公子。”

    “如此甚好。”

    “本郡主素来说一不二,没才华你最好不要试图惹怒本郡主,否则本郡主也不敢保证下一刻,你的脑袋还能不能完完整整的留在你的脖子上面。”

    “……”想要开口说他不去郡守府的梅财华,很没骨气的咽了咽口水,目露惊恐的望着宓妃。

    宓妃似是非常满意梅财华表现出来的神情,终于松开了掐住他脖子的手,冷声道:“乖乖听话。”

    “…是…”

    刷!刷!刷!

    嗖――

    宽广的袖袍轻轻一挥,几道银芒一闪,特制的绣花针朝着四周飞射而去,正中梅财华那些小厮的眉心,顷刻之间,刚刚还活生生的人,立马就已气绝身亡。

    “你……”

    “梅公子,请。”

    秦文杰挡在梅财华的身前,对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是不知道宓妃心中有何算计,但他相信宓妃绝对不可能轻易放过梅财华。

    出手秒杀掉他的小厮,不过是在警示某些人而已。

    “胆敢在琴郡闹事,那就唯有死路一条。”清冷的嗓音暗藏一成的功力,响彻天际,不断的回响在琴郡百姓的耳边。

    “来人。”

    “请郡主吩咐。”

    “将她们都带回郡守府,尤其是她。”小手一指,那人正好就是一脸怨恨之色的楚怀曼。“她若不听话,你们也别动手打她,以免累及你们男人不打女人的名声,直接拿鞭子抽,抽烂她身上的衣裳,也好让全城的百姓都好好的看看,幻想症这种病,其实就得这么治。”

    众衙役狠狠的抽了抽嘴角,抹了把脑门上的冷汗,他们能说用鞭子抽?

    也是在打女人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198没才华霉假仙姐弟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