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00 醉翁之意不在酒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不怪钱嬷嬷要说征远大将军夫人阮明氏被孤立了,这个时候的阮明氏母女两人,可不就被挤到了西暖阁南边儿的角落里了吗?

    那地方朝外紧挨着一个菱形的大窗,可以瞧见外面相连的三个花园,以及被圈在最中间的水榭,风景极是秀丽唯美。朝内位置就很是有些尴尬了,一道六折的山水屏风挡在她们母女的前面,遮挡了暖阁里大部分人的视线,若是不留神还真看不到她们的存在。

    再加上为了格局的美观,屏风两边虽然留出了走路过道的位置,但为了增加视觉上的美感,就分别放置了两盆品象极好的常春藤。

    而这两盆常春藤就如龙的眼睛一样,因为它们的存在,让得整个西暖阁仿佛活了一般,其格调不仅显得高雅,质朴,并且还带着丝丝南国情调,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

    可也正是因为这两盆好看的常春藤,让得原本就被屏风遮挡住大半身体的阮明氏母女,越发的不引人注意,存在感也越来越低。

    “婕儿,今个儿跟着娘出来,让你受委屈了。”阮夫人娘家姓明,她们明家并不是皇城里的世家贵族,因此明氏的出身算不得好,更谈不上金贵,她的父亲入仕数十年,做到如今仍然只是邻城的一个小官。

    反倒是她因为一次偶然的意外跟夫君阮均卓结了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风光嫁入了阮家,夫妻两人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的。

    阮均卓是家中独子,明氏嫁入阮府之后,公公婆婆待她都极为和善,从来不曾刁难过她,故,哪怕日子过得清贫一些,明氏也从来都不觉得委屈,面对她嫡亲妹妹杨明氏的屡屡挑衅,她也从来都没有红过脸,认为自己嫁得不如她。

    他们一家只在星殒城住了不到三年时间,她的公公和丈夫就领了圣旨,带着他们全家一同前往金凤国与琉璃国的分界唐龙关,一住就是整整十三年。

    公公去世之后,因其追随楚宣王时所立下的战功,皇上下旨将她的嫡长女阮思婕赐封为二品南宁县主,让她这个做母亲的脸上特别有光。她的婆婆也没有因为她头一胎生的是个女儿而嫌弃她,于她生了嫌隙,做主给她的夫君纳妾,只是明明白白的告诉她,若她三十岁之后还不能给她的儿子生下嫡子,那么她就会做主给她的儿子纳妾了。

    毕竟阮均卓乃是阮家单传,有个聪明乖巧的嫡女是不错,但也不能断了阮氏一族的香火不是。

    对于这一点,明氏纵然心里有些不舒服,却也是认同的,怪只怪她自己的肚子不争气,独享那么多年的专宠,竟然都没能为自己的夫君多生下几个孩子。好在上天待她不薄,生下嫡长女南宁县主的六年后,她总算是再次怀有身孕,并且顺利的生下一个男婴,让得阮家有了传递香火的根。

    明氏所生的嫡长子刚满四岁那年,阮均卓的母亲,明氏的婆婆因病而逝,临走之前她都是含着笑的。

    这辈子嫁给阮家的男人,她一点都不后悔,虽然她只给她的丈夫生了一个孩子,可她的丈夫却没有往后院里添上一个又一个的女人,所以即便日子过得再怎么清贫,她都是幸福的。

    她疼爱她的儿子阮均卓,但当她看到他的儿子跟媳妇之间感情那么好,那么深厚,哪怕是在儿媳妇只为阮家生了一个女儿的情况下,她也没有做主给自己的儿子纳妾,只是把心里话坦白的告诉明氏,让她知道不能让阮家绝了后。

    索性在她离世之前,还跟可爱的孙子相伴了整整四年,她的一生算是彻底的圆满了。

    她是一个平凡且普通的女人,能在这个时代拥有那样一个丈夫,享受到那样一份感情,无疑她是幸福的。或许她这一生都没有做过什么特别有意义,有贡献的事情,但她将自己的孩子教育得很好,至少她的孩子阮均卓在这个时代背景下的大染缸里,对待感情很真挚,一点都不滥情。

    他与阮明氏相识,相知,相恋,最后结成夫妻,不管承受着怎样的压力,他都坚持着,这才让得阮府很干净,很透彻。而他的两个孩子,无论是性格也好,其他的也罢,只因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遂,他们心性纯良,待人真诚,或许没有很深的心机,却也不是能由得他人忽悠的白痴傻蛋。

    有些事情他们看得分明,却并不点破,遇到可真心相交之人,他们会以真心待之,遇到居心不良之人,他们也懂得虚以为蛇,防人之心不可无。

    “娘很好,婕儿可不觉得委屈。”南宁县主握着明氏的手,笑着摇了摇头,如此这般被人冷落在角落里,她倒是感觉还不错,毕竟,她是真的一点儿都不喜欢与那些心口不一的人接触。

    很多时候听着那些人挤兑她们母女的话,好多次她都险些暴露出自己在边境时的真性情。

    可她心里明白,她不可以那么做,她不能让那些人说她的母亲不会教养孩子,更不能让她尚还年幼的弟弟,就此背上不好的污名。

    “就你心宽。”明氏见女儿笑得纯美,自己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还爱怜的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尖。

    这个时候明氏所不知道的是,她的表情以及她的动作,全都落入了另外一双柔美的眼睛里,还带起那人嘴角丝丝清浅的笑意。

    “娘,感情之事强求不得,许是属于女儿的缘分还没到,所以这才总是遇不到合适的。”说这话时,南宁县主也不知怎就无端端又想起了那道修长挺拔的俊逸身影,粉嫩的脸蛋‘刷’的一下就红了。

    打住打住,不能想,不能想的。

    南宁县主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略感窘迫的低下头,垂下了眸子,心里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她想,她在初次与他相遇的时候,心里便刻上了他的身影吧!

    只是她与他的身份……

    他,怕是已经不记得她是谁了吧!

    哎――

    “你这丫头在想什么,脸怎么这么红,还突然叹起气来?”明氏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语气不觉就带了几分严厉。

    “女儿刚刚想到在唐龙关发生的一件趣事儿,不小心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所以…”撒娇般的摇了摇明氏的手臂,南宁县主可不敢让她的母亲知道她心中的真实想法。

    可不自觉的,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宓妃的身影,以及宓妃贴在她耳边说的那句话来。

    真是…真是羞死个人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

    “婕儿,你若是有心上人的话,一定记得要告诉娘亲,娘亲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你父亲也不是,如果合适的话,就是让你爹主动上门去问问也是可以的,你可别……”

    眼见明氏越说越远,越说越像有那么回事,南宁县主赶紧出声打断她的话,抿唇道:“娘,我们才回来多长时间啊,女儿哪有什么心上人。”

    “也是。”

    “女儿的婚事自有爹娘做主,呵呵。”南宁县主所羡慕的是她爹和她娘之间这样的夫妻感情,可她却是明白,这个世界上像她爹那样的男子何其少啊,像她娘那样的女子又是何其的少啊,凭什么她就能那么幸运呢?

    在唐龙关的时候也好,回到星殒城也罢,父亲母亲没少为她的婚事费心,可就是他们精挑细选的人家,那些男人看着还像那么回事,私底下通房丫鬟都不知有多少个了。

    为此,她的婚事这才一拖再拖,从十四岁开始议亲到她现在十六岁,都没能遇上一个合适的。

    “婕儿放心,娘会看准了,打听清楚了,再让你自己瞧瞧之后,才会跟你父亲商量着为你定下亲事,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明氏就南宁县主这么一个女儿,儿子年纪又还小,她可不会糊里糊涂就将自个儿的闺女给嫁了。

    以前他们一家都在唐龙关的时候,这皇城里的官家,世家,甚至于是商家,又有谁将阮府看进过眼里,就连她的嫡亲妹子,不也与她保持距离,生怕她会攀上她似的。

    现在她的夫君不但被皇上从唐龙关调回了皇城,而且还升了官,一跃成为皇城中的新贵,也成为各方势力争相拉拢的对象,故,一时间阮府就客似云来,热闹得有些不像话。

    很久以前就不曾有过往来的亲戚什么的都上赶着来攀关系,家中有年轻男子的更是把主意打到了她南宁县主的头上,可把明氏气得够呛。

    比起那些根正苗红的公主郡主,她的女儿不过只是区区一个二品县主,但她的女儿跟那些朝中大臣家的闺女比起来,那可就要金贵多了,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有封号的县主不是。

    一般的官家小姐见到她的女儿,还得上前见礼以示尊卑。不为别的,单单就因南宁县主这个身份,上门求亲的人也就不少,这让得原本着急女儿亲事的明氏很高兴,哪知暗地里悄悄一打听,一查探,那都是些什么‘青年才俊’啊,她真要把女儿嫁过去,岂不是将女儿往火坑里推么?

    心里有了那么个疙瘩之后,明氏对上门说亲的人家都留了几个心眼,生怕掉进什么陷阱里,毁了南宁县主一辈子的幸福。

    回到星殒城这段时间,明氏对这皇城里的各个官家,世家以及商家都做了比较详细的了解,她也知道了哪些家族的夫人是可以真心结交的,哪些家族的夫人认识认识,面子上过得去就成,而韩国公夫人就是明氏觉得可以结交之人。

    明氏带着女儿拿着请帖刚踏进韩国公府大门的时候,原本心里还有些惴惴不安,只因韩国公府不同于其他的地方,她的礼仪规矩虽说也学得不错,可跟真真正正的高门贵族比起来,还是差距很远的。

    不曾想,竟会是韩国公夫人苏氏亲自接待的她们母女,而且苏氏给她们的感觉非常好,跟其他世家夫人那种高高在上,清高不凡的姿态完全不一样,让得明氏母女第一次真真正正的感受了一次簪缨世家贵族夫人该有仪态与风姿。

    “娘跟爹的心思,女儿当然明白。”南宁县主是个孝顺的孩子,眼看着她的父亲母亲为她的婚事如此费心费神,她又怎么能任性的说出不让他们管她婚事这样的要求。

    更何况明氏已经向她承诺,不管相中了哪家的公子,在拿定主意之前都会先问过她的意见,像这样开明的父母,大概也只有她家才有了。

    “今个儿出席韩国公夫人设下的赏花宴,娘原本是打着多结交几个好相与的世家夫人来的,不想会是这样的结果。”之前因为有韩国公夫人苏氏在场,那些想要针对她的世家夫人不好做得太过,因此,一个个的都维持着面子上的平和。

    等苏氏有事走出西暖阁之后,那些有意针对她的世家夫人们就联起手来,不动声色的将她们母女挤到了这个角落里,故意要给她们一个下马威,好让她们母女知道,上层圈子不是那么容易进的。

    “不过这样也好,倒是让娘认识了几个可以真心结交的。”那几位夫人虽然表现得不算太明显,不过她们言语间的维护,已经让得明氏倍感温暖,待日后她再去好好拜访一下即可。

    “嗯,那几位夫人很好。”

    “婕儿也瞧出来了。”

    南宁县主点了点头,那几位夫人出言维护她们母女的同时,也是在暗暗观察着她们,想来也是想要借着今日之事,看看他们阮府是不是可以结交的人家,但这个情她们母女却是一定要领的。

    “也不知她们的府里有没有哥儿。”

    闻言,南宁县主嘴角一抽,额上黑线直落,这叫她说什么才好,她这是有多嫁不出去啊!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什么可害羞的。”明氏瞥了眼女儿南宁县主几近扭曲的小脸,嘴角轻轻一撇,不甚在意的开口。

    她记得韩国公夫人苏氏育有两个嫡子,那么她举办赏花宴的目的也就不难猜测,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世家夫人带着自己的女儿出席,论最终目的不就是想要攀上韩国公府这门亲事么!

    眼见孩子大了,为人母的难免就会有这样的想法,明氏一点儿都不觉得苏氏的做法有问题。

    “娘…”

    “好好好,娘不说了,不说了成吧。”

    “哼。”

    母女两人在角落里的互动,全程都被温夫人尽收眼底,在她所坐的位置正好能看到明氏的正面,却只能看到南宁县主的一个侧脸,这不免让她有些着急,又不能表现得太过,以免闹出什么笑话。

    一则对人家姑娘影响不好,二则对她自己的轩哥儿也是不好。

    “钱嬷嬷,你能看到那南宁县主的脸吗?”

    “回夫人的话,老奴看不全,只能看到侧脸。”

    “虽然现在只能勉强瞧见一个侧脸,但这南宁县主的模样差不了。”温夫人不是一个非常注重外貌的人,但这到底是为自己的儿子挑媳妇,自然样样都得比照最好的来。

    “小姐事先看过的,模样自是差不了。”

    听着钱嬷嬷这话,温夫人微微一怔,而后略有不满的咕噜道:“你现在就算是妃儿那丫头指鹿为马,你也会说是的,对的。”

    “夫人这是吃上小姐的醋了?”

    “才没有。”她都一把年纪了还吃自己女儿的醋,说出去别人大牙都要笑掉了。

    不管看着自己的奶嬷嬷一心一意的维护着自己的女儿,温夫人心里非常的舒坦,宓妃越是能把握人心,懂得驭人之术,她这个做娘的就越是放心,再不用担心她会吃亏。

    “老奴看阮夫人的性子不错,人也和气,南宁县主温婉端庄,气质淡雅,倒是与大公子颇为相配,夫人何不借机寻个由头跟南宁县主接触一下,如此不是能了解得更清楚。”

    “我也是这么想的。”温夫人一边听着,一边不住的点头,心里也就慢慢的琢磨开了。

    苏氏跟暖阁里的众位夫人小姐说说笑笑,相互调侃夸赞一番之后,扭头发现温夫人自走进暖阁与众人客套的寒暄了一阵,接着就沉默不语的坐在那里饮起茶来,对于某些个意欲与相府结亲,故而没话题找话题跟她聊天的世家夫人,或是急于在她面前表现一二的世家小姐,她的态度既不冷淡,也不热切,端得是将官面子发挥到了极致,竟是哪家都不亲近,也哪家都不得罪。

    单就这份本事,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相府地位特殊,穆国公府更是深受皇上的重用,因此,温夫人绝对是个不能轻易得罪的人物。

    众位世家夫人想要跟温夫人套上近乎,偏偏温夫人的态度不冷不热,就连想要投其所好都找不到门路,她看似很好说话,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但实则她又非常的聪敏且机警,那些个语言陷阱,人家在情绪不外露的情况下,不咸不淡的就给还击了,愣是让你找不到发难的借口。

    面对这样一个防御值爆棚的女人,你再多的进攻都不顶用,哪怕是想在言语上占一点上风都不行,悄无声息的就被压得死死的。

    撇开温夫人在应对人情往来上的精练老到,不管什么意思的,表达什么态度的话,到了她的嘴里稍微润色一下再吐出来,偏偏还就是很好听,让人想气都气不起来。

    谁若是为此而动怒或是生气,那受指责的一方,绝对不会是温夫人,而是被挤兑的那一方。

    这,便是语言的艺术,温夫人就是个中高手。

    “可是姐姐我招待不周了,妹妹怎的都不说话?”如果不是温夫人一来就向她坦白了她的来意,要不苏氏看到现在温夫人这般态度,还真是猜不出她到底要玩哪一出。

    “苏姐姐,那位夫人妹妹瞧着面生得很,不知她是……”在这个一举一动都非常受关注的场合,温夫人断然是做不出伸手指的动作。

    只见她眉眼微抬,眼尾朝明氏母女坐的地方扫了一下,聪敏如苏氏很快就注意到了,“那是前不久刚刚被皇上从唐龙关召回皇城述职,接连官升两品的征远大将军阮将军的妻子明氏,还有她的嫡长女南宁县主。”

    “阮将军?这我倒是听相爷提起过。”温夫人垂眸抿了一口茶,没有再多问的意思。

    “这位阮夫人是我亲自请进暖阁的,而且我给她安排的位置……”没等苏氏把话说完,温夫人就拍了拍她的手,暗自递了一个眼神给她,柔声道:“我自是明白不是姐姐将她们母女安排到那个地方去的。”

    阮家如今是皇上面前新近的红人,阮将军还不曾归属任何一方党派,太子,明王和武王都在竭力的拉拢他,前朝之事往往牵动着后宫,其实又何尝不是牵动着文武大臣们的后院呢?

    这不,面对三方势力的强势拉拢,阮将军的态度异常的坚定,一举一动都表明他是忠于皇上的,故,没能将他收归麾下的人,自然就相当不满他的选择,前朝有人给阮将军穿小鞋,‘后院’嘛自然而然也有人不断找着阮将军夫人的麻烦。

    只怕是她前脚刚刚离开西暖阁,有些人就坐不住,仗着自己的身份开始挑衅或是挤兑明氏母女,要不本该坐在显眼位置的母女俩,怎么就被挤到了那样的角落里?

    “我看那位阮夫人是个可以相交的,苏姐姐不妨晚些时候提点她们一二。”

    “就你眼睛毒。”

    温夫人笑而不语,这第一次见到明氏的印象和第一次见到南宁县主的印象都相当不错,她这心里稍稍安定了些。

    只是看一个人只凭第一印象有些太过武断,遂,温夫人打定主意还要再观察观察。

    “哟,韩国公夫人跟温相夫人说什么悄悄话呢?”

    “怎么,我们都不能听?”

    “韩国公夫人邀请咱们来做客,这样是不是……”

    韩国公夫人举办赏花宴,但凡四品以上官员的府上,以及星殒城有名有望的世家,她都按规矩送去了邀请的帖子,只因温绍轩生辰那日发生的一些意外,荣王府和沐王府的两位郡主都伤了,还外带几个世家小姐也伤了,于是那些人也就全部缺席。

    就算如此,但也还有几位官夫人,以及世家夫人是韩国公夫人怎么都不想邀请却又不得不邀请的。

    这些女人不但盯着她的儿子,当然也是盯着温夫人的儿子,恨不得将自家闺女都往她们府里塞。只是,见识过她们的为人,以及打听了她们女儿的品性,苏氏是万万不想也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娶这样的搅家精回来的。

    “瞧张夫人这话说得,韩国公夫人与温相夫人能说什么悄悄话啊,顶多不过就是谈谈各自的儿子罢了。”太师府的骁勇侯夫人白氏因其女庞菲沉寂之后,二房户部尚书庞统的妻子孙氏就趁势出了头。

    以前在太师府,最顶上有她的婆婆太师夫人刘氏压着,接着又有大房的骁勇侯夫人白氏压着,而她怎么都出不了头。

    若问现在的太师府谁最是得意,那就非孙氏莫属了。

    “庞夫人说得对,我跟苏姐姐的确是在谈论孩子的事情。”温夫人红唇轻抿,嫣然一笑。

    “可不么,像我们这些个整日呆在府里相夫教子的女人,闲下来时可以拿出来谈论的可不就是自家的孩子。”

    苏氏看出庞孙氏的意图之后,描绘得相当精致的远山眉紧蹙成一团,不知温夫人用意的她,只得顺着温夫人的话往下说,尽量的配合她。

    “听韩国公夫人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个理。”孙氏心里犯了犯迷糊,暗忖温夫人怎会如此上道,她的话题往哪边引,她就真的乖乖往上跟?

    “哟,这么说起来,温相夫人的嫡长子年纪可算不得小了,也是时候该议亲了吧!”温相嫡出的三个儿子,不说嫡长子温绍轩如何如何,就是嫡次子跟嫡三子也是人中龙凤,这样的少年郎可不正好就是她们心目中最佳的女婿人选么!

    可这温夫人太过狡猾,明明她们把各自的意思都表达得那么明显了,她竟然就当作没听出来,一点儿回应都不给。

    “轩哥儿的年纪这两年议亲正是好时候。”

    “不知在温相夫人心目中理想的未来儿媳妇应当是什么模样的,别说我好奇了,在坐的夫人们没有一个不好奇的吧!”

    能不好奇么?

    从温绍轩十五岁开始,星殒城多少世家在打温绍轩的主意啊,可温相夫妻愣是说自家孩子还小,不宜太早议亲,因此,就那么一推就过去了三四年,很多世家适龄的千金,最后都不得不赶紧定下亲事,然后出嫁。

    如温绍轩这样家势的,就是二十四五成婚,那也是众家争抢的对象,而女子则是大不相同,过了十四岁到十七之间的黄金阶段,再往后可就不好找人家了,即便是世家大族亦是如此。

    要是能从温夫人的嘴里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儿媳妇,如此距离相府不就跨越了一大步么?

    “轩哥儿打小就是个非常有主意的孩子,我跟相爷是不会勉强他娶妻的,因此,我对我那未来儿媳妇倒也没什么要求。”相府的门槛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这是全金凤国都知道的事情。

    挑起这个话题的女人,娘家姓李,夫家姓吴,是属于太子一党的,因而与庞家走得极近。

    吴氏的丈夫在兵部任职,她自己也享有从三品的诰命,向来自我感觉都非常良好,一门心思想要将自己的女儿嫁入相府。

    只可惜,甭管她的女儿怎么在温绍轩的面前表现,温绍轩愣是连正眼都没赏一个给她,也不管她如何在温夫人的面前表现,温夫人也全当没瞧见,无视了个干净加彻底。

    于是就这么的,吴氏跟温夫人是较上劲了,她就不信她从温夫人的嘴里问不出有用的东西。

    “温夫人这话说得甚是巧妙,与其说是没有要求,倒不如说是要求极高,且极难以达成?”孙氏见温夫人说了等于没说,又云淡风轻的挑拨一句,自己乐得在一旁看戏。

    相府若能成为友人,绝对要比成为敌人要好,庞家的女儿不管再怎么优秀,温家的男人是一定不会娶的。因此,孙氏才会啜使太子一党其他的人,尽力与相府结上一门亲事。

    一旦相府的公子娶了拥护太子的大臣之女为妻,那么不管相府站没站在太子这边,对太子都有着莫大的帮助,而且还会动摇温相在皇上心目中,谁也不能取代的地位。

    这可是个一石二鸟之计,若是成功的话,孙氏就不信弄不来太师府的掌家大权。

    她的那个大嫂心机深着,她的那个被送去家庙的女儿庞菲也不是省油的灯,要是她不能趁着这段时间掌住大权,那以后也就没她什么事了。

    那样的事情,孙氏绝对不允许发生。

    “庞夫人要这么说,倒也没错。”对上庞孙氏精明中暗藏算计的双眼,温夫人还是淡雅的笑着,不气也不恼,仿佛没有什么可以挑起她的坏情绪,她整个人就如同她所表现出来的这般无懈可击。

    “相信各位夫人都知道,我家有个性子极野的丫头。”

    性子极野的丫头,那不就是安平和乐郡主温宓妃?

    在场的夫人小姐一听宓妃的名字,脸上的表情皆是一变再变,显然就算她们有的不曾在宓妃手上吃过亏,但对于宓妃她们都畏惧得很。

    这个温夫人也真是的,有事没事提她那个凶狠霸道的女儿做什么,那姑娘她们可招惹不起。

    “虽然她那性子野了些,不过谁让她的三个哥哥对她是真的疼宠得很,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她的宝贝女儿明明就乖巧得很,也就这些戴着有色眼睛看她的人,才会心生惧意,自己吓自己。

    不过看着她又惊又惧的表情,着实是取悦到了温夫人,于是她就笑得更加的欢快了,“说到对未来儿媳妇的要求,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只要满足两个条件即可。”

    “什…什么条件?”今个儿来韩国公府参加赏花宴的,除了心中倾慕韩国公世子的姑娘,其余的多半就是冲着温绍轩来的。

    温夫人已经好多年不曾出门参加过什么宴会,这些个带着自家女儿来参加宴会的,其实也是抱着碰碰运气的想法,凭着韩国公府与相府的关系,没准儿温夫人真会出席也说不定。

    怎料,还真让她们碰到好运气了,温夫人还真就出席了韩国公夫人举办的赏花宴。

    “呵呵,不是我说笑啊,温相夫人你瞧瞧,你家轩哥儿多受欢迎啊!”

    “小女失礼了,还望温夫人见谅。”

    “吴小姐此乃真性情,我自当不会怪罪。”

    噗――

    角落里,看到这一幕的南宁县主喷笑出声,好在她的贴身丫鬟佟儿及时捂住了她的嘴巴,不然她们主仆几人可就要吸引全场瞩目的目光了。

    “婕儿,你这丫头。”

    “娘。”

    “注意你的仪态。”

    “是。”南宁县主垂眸点了点头,双肩还是忍不住颤了又颤,她实在是被温夫人那句‘真性情’给逗的。

    咦――

    “又怎么了?”

    “没。没事。”南宁县主刚刚分明感觉到有一道柔和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但等她抬头去看时,却又什么都没有看到,视线里唯有温夫人那张保养得宜,精致美艳的脸。

    要说刚才是温夫人在看她,那也太…太惊悚了吧!

    那位吴小姐被温夫人举重若轻的话,羞得满脸通红,整个人站在那里,委屈难堪得险些当众掉下金豆子。

    “第一个条件,也是最重要的条件,那嫁入我相府的姑娘,必须得是轩哥儿自己喜欢的。第二个条件,那姑娘必须要对妃姐儿好才可以。”

    相府的三位公子有多疼妹妹,只怕是星殒城大街上的三岁小孩儿都知道,所以对于温夫人吐露的第二个条件,这些夫人们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

    相反的,她们觉得要是没有这个条件,那才奇怪来着。

    “若是符合了第一个条件,却不符合第二个条件,我相信不管轩哥儿有多喜欢那位姑娘,他也断然是不会娶的。”

    她的儿子她知道,如果娶回家的妻子对宓妃不好,只怕最后真会走到和离那种地步。

    而且,她的儿子可不傻,要娶自然就会娶个好的。

    “难道温相夫人就这么由着你的女…就这么由着安平和乐郡主胡闹吗?”吴李氏的女儿刚刚被温夫人用那样的方式羞辱了,她心里正憋着一口气,听了温夫人这话,登时就爆发了。

    “胡闹?怎么会。”

    “怎么不会,哪有做妹妹的干预哥哥婚事的。”

    “我们家孩子的感情好,妃姐儿为了轩哥儿的终身幸福,那可是连三国公主都敢顶的,她凭借自己的本事争来了轩哥儿可自行做主自己婚事的圣旨,她又怎么可能干预轩哥儿的婚事。”

    温夫人恨恨的瞪了吴李氏一眼,她的儿子就算打一辈子的光棍,也绝对看不上她的女儿。

    坐在温夫人旁边的韩国公夫人苏氏低头闷心,觉得她这妹子刚才那句话说得忒霸气了,瞧瞧那些个自以为是女人的脸色,当真要多解气就有多解气。

    哎,她怎么就没能生下一个女儿呢?

    “我记得还是在轩哥儿年纪很小的时候,他领着弟弟妹妹就说了,以后要迎娶的妻子若是做不到对他的弟弟妹妹好,那么他不娶也罢。”温绍轩的婚事不能再拖,议亲是早晚的事情,既然今天这些人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她这个做母亲的若是不做出一点回应,怕就要负了她的期待,“说句颇为自恋的话,放眼这星殒城内外倾慕我家轩哥儿的姑娘有很多,温氏一族的子孙娶妻讲究娶贤,从来不兴门当户对那一套,若是心里真有我家轩哥儿的姑娘,我也不介意她勇敢一点,尽量多跟我的小女儿接触接触,那样可是会更容易走进轩哥儿的心里哦!”

    “温相夫人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是…是是…”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苏氏看着温夫人唱作俱佳的表演,极为淡定的道:“没有啊,我没听到妹妹说错了什么。”

    “吴夫人想太多了,我自然明白女儿家的闺誉有何等的重要,所以我才说让心里有我家轩哥儿的姑娘去跟我的小女儿接触,就算以后亲事不成,不也彼此多了一个手帕交么。”

    去跟安平和乐郡主交朋友,暖阁内的小姐们齐齐变了脸色,顿时,心里就升起浓浓的惧意。

    宓妃那个煞星,她们只想有多远躲多远好不好,怎么可能还自己往上凑?

    要不怎么说温夫人一眼就看清楚了某些人的本质,不管顺口提一句让她们去跟宓妃接触接触,直接就秒杀一大半出局。

    “夫人,花园里的兰花就要开了。”

    “哦,时间看准了吗?”

    “回夫人,花匠房里的老花匠看准了,等夫人领着众位夫人走到花园,一准儿能瞧见那十个不同品种的兰花齐齐绽放的壮观景象。”

    “苏姐姐这丫头好生会说话,这个季节能同时看到十个不同品种的兰花同时绽放,我可是期待得很。”

    苏氏嗔怪的扫了温夫人一眼,也暗自记了大丫鬟雨灵一功,别说这丫头来得还真及时。

    “走走走,咱们都去园子里赏花,也请大家给我点评点评。”

    韩国公夫人都开口了,而且今个儿原本就是来赏花的,谁还能不给面子不成,是以,众位夫人都在自己的贴身丫鬟伺候下,三三两两的朝着花园,心思各异的慢步而去。

    “娘,我们也去看看吧!”

    “好。”

    “阮夫人不介意陪着我一道走吧。”

    阮明氏一愣,抬头看到是温夫人在跟她说话,赶紧拉着女儿上前行礼,“温夫人客气了。”

    “南宁见过温夫人,温夫人安好。”

    “南宁县主多礼了,请起。”

    南宁县主行完礼,退到明氏身边站好,温夫人笑着点了点头,柔声道:“阮夫人,请。”

    “温夫人,您请。”

    ……。

    琴郡・郡主府书房

    “进来。”

    “属下邹九明参见世子妃。”

    “你以后就跟着我的身边行事了,不用每次来见我都行这样的大礼。”

    “是。”

    邹九明心中一喜,世子妃这句话他可不可以理解成,他现在已经是世子妃的自己人了?

    “你可知我这么急将你召来琴郡所为何事?”

    “还请郡主明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00醉翁之意不在酒下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