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01 发展蓝图计划书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秦大人。”

    “苗大人,原大人。”

    郡衙的议事厅里,三位最先到达的大人相互见礼问好,寒暄一阵之后才各自找了张椅子坐下,回想起昨日发生的事情,他们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才好。

    “要是昨个儿郡主不是身在秦家茶楼的话,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苗仁康乃是宓妃亲自指派的琴郡文官之首,是宓妃下面最高级别的行政官,负责辅佐宓妃总理琴郡所有政务的官员。

    “说来也是我的疏忽,竟然将梅财华那样的人放进了琴郡,真是有负郡主的信任与厚望。”原成彪在琴郡还不是宓妃封地的时候,因各方势力在琴郡掀起的角逐,他一直都被压制着,完全没有出头之日。

    可以说宓妃就是他的伯乐,因此,他对宓妃是相当的忠心,差事没办好担心宓妃会对他失望是一回事,不能让琴郡牢固得犹如铜墙铁壁一样坚不可摧,才是他真正觉得无颜面对宓妃的地方。

    如苗仁康是琴郡文官之首一样,原成彪同样也是宓妃亲自指派的琴郡武官之首,他担任着全权负责琴郡防务安全,以及统领琴郡大小武官一职。

    两人一文一武,一文相一武相,官职品级都一样,没有谁大谁小的区别,只是管辖的政务不一样罢了。

    当宓妃不在琴郡的时候,整个琴郡封地最高级的长官就是郡守秦文杰,文相与武相就要协助他处理好琴郡日常的所有事务,为宓妃分忧解劳。

    “这也不完全都是原大人你的责任,你又何必要把错全部都往自己的身上揽呢?”梅财华一行人进入琴郡时,完完全全就是商人的姿态,找了客栈落脚住下之后,他们每天出去见的人,除了琴郡本地的商户以外,就是往来于大江南北暂时在琴郡落一下脚的客商。

    正是因为这样,秦文杰在注意到梅财华的嚣张浪荡范儿之后,联想到的才没有那么的深远。

    他以为梅财华应该只是一个出生在富裕家族里被完完全全宠坏的公子哥儿,强抢民女花天酒地就是他的本色。当他一连派出去的人都没有办法调查清楚梅财华的家势背景之后,秦文杰这才意识到事情不简单。

    “真要追究这是谁的责任的话,我才是那个应该占大头的人。”以宓妃的身份,即便琴郡成了她的封地,秦文杰心里也明白,宓妃是没有可能常驻在琴郡不离开的。

    而关于这一点,在宓妃第一次来琴郡,动手大肆拔除那些暗钉的时候,她就直白的告诉过秦文杰了。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秦文杰才知道他的肩上扛着多么重的担子,虽然想要将那个担子扛起来并不容易,甚至他也怀疑自己有没有那样的能力,但当他对上宓妃坚定的眸光,以及信任的眼神时,秦文杰又不禁感到无比的兴奋与激动。

    他是一个男人,一个有雄心壮志,有野心抱负的男人,初到琴郡担任郡守一职的时候,他也曾非常非常的努力,想要建立一个全新的琴郡,将琴郡也治理成如同璃城那样繁华的地方。

    可是他的理想与他的抱负,却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琴郡这个地方暗藏着的复杂,险些就让他走错了路,更险些没能守住自己的本心。

    随着时光的流逝,他在琴郡这个地方呆过一年又一年,从原来的尖锐渐渐变得圆滑,他曾以为他会就这样慢慢的变老,不料宓妃却出现了,那一刻他仿佛就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希望。

    直到宣帝将琴郡御赐给宓妃做为封地的圣旨传达至琴郡府衙,秦文杰那颗沉睡的心,仿佛顷刻间就被唤醒了。

    尤其是在宓妃大刀阔斧,一气呵成将堆积在琴郡的那一颗颗毒瘤彻底拔除之后,秦文杰就彻底被宓妃所折服了。

    他想,宓妃就是他要誓死效忠的人,宓妃就是他要等的那个人。

    只要他紧紧跟随着宓妃的脚步,那么总有一天,他会看到一个全新的,一个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琴郡。

    即便就是璃城也无法超越的琴郡……

    “要不是我托大,以为凭借自己的能力可以调查清楚梅财华的背景,提早通知让郡主知晓琴郡境内出现了那样一个人的话,后面的事情或许就都不会发生了。”也怪他的想法实在太过于简单,竟是一点儿都没有往璃城去想,更别谈往楚宣王府去想了。

    秦文杰几乎不敢去想,如果昨日宓妃没有出现在琴郡,也没凑巧的进了秦家茶楼,那么遇上自报身份的梅财华,只怕就连他这个郡守都很难将事情处理妥当。

    璃城毕竟不同于别的地方,楚宣王府也不同于别的王府,轻易触碰不得。

    “我说你们两个都别自我反省了,郡主还什么都没说呢,你们倒是开起检讨大会来了,就算你们要检讨,那也得等郡主来了再说啊,不然不是白说啦!”梅财华那人来得突然,依照琴郡现在这样的制度,就算这次被阻止了,但下一次呢?下下次呢?

    虽然郡主每次嘴上都说着要迁怒迁怒的,其实郡主那个人,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她行事最是不喜迁怒了。

    要是郡主她真的因什么事而迁怒什么人了,那绝对是在将她惹毛了的情况之下,不过对待敌人郡主会迁怒,对待自己人郡主是绝不会迁怒的,故,他们都很安全。

    一码事归一码事,郡主就算要训斥他们,为的也应该是琴郡管理制度上的那些漏洞,不可能是因梅财华惹出来的那些事。

    “梅财华一事,绝不会是个例,郡主就算会生气,也不会是因为我们没有提早通知他这件事情。”

    “此话怎讲?”原成彪自认为自己是个粗人,武人,那些文人的弯弯绕绕他最是不耐烦了,头脑相当简单的就认为是他监管不利,才导致梅财华一行人被放入琴郡的。

    遂,他也理所当然的觉得,宓妃应该就此事臭骂他一顿。

    可他怎么也不想想,宓妃是看事情只看片面的人吗?

    如果是,他这个武相,宓妃当初到底是怎么从那么多的人里面把他给挑出来的,实在太令人费解了。

    “等郡主来了,我想跟郡主提一提,如何改变以及如何完善琴郡各种防务以及制度的问题。”苗仁康没有直接回答原成彪的问题,而是对郡守秦文杰说出了他的想法。

    这个想法憋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只因他也没能琢磨出一个具体的章程来,所以才忍着没有向宓妃提。

    经过这次的事情,苗仁康认为,对于往来进出琴郡的人,必须建立一个全新的制度才好。

    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有备无患总是没有错的。

    “苗大人心中可是有什么好的想法?”听到苗仁康这一句,秦文杰的双眼猛地一下就亮了,其实他的心里也有这么一个比较朦胧的构想,只是怎么没能被具体化出来,因此,他也是羞于拿出来讨论的。

    “不瞒秦大人,下官还只是有些想法,具体该怎么做,下官这心里还真是…真是…”没怎么有谱的事情,他哪里好意思拿出来说?

    更何况他的想法也的确有些过于出格,修改律法这样的事情,要是从他的嘴里说出去,还不知会不会因此而招来大的祸患?如果届时牵连的只他一人也就罢了,怕就怕连累了他的家人不说,还将让整个琴郡都陷入一场无妄之灾之中。

    “苗大人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其实我的想法与苗大人差不多,也是因为…呵呵。”

    原成彪看看左边的秦文杰,又看看右边的苗仁康,实在没看懂他们在打什么哑谜,只是沉声道:“我这个粗人是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啦,不过只要是对琴郡未来发展有益的想法或是建议,我认为不管你们准备得是否周全,都不妨向郡主坦白的说道说道。”

    “呃…”

    听得这话,秦苗两人一愣,两双眼睛齐刷刷的落到原成彪的身上,却只听他接着又道:“咱们郡主可不是一般人,她的想法也不是我们可以揣测的,有时候不过只是听郡主随意的点拨一两句,就有一种如同醍醐灌顶的感觉,把你们心里的想法跟郡主说清楚,没准儿经由郡主的手,统一的整理一下,规划一下,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说不定。”

    “哎,是我糊涂了。”秦文杰抚额叹气,难道这就是当局者迷的缘故?

    “原大人这番话在理,倒是我们自己太过在意,太过纠结了,我们应该更相信郡主才对。”

    “比起你们来我的确是要轻松许多,只要管好手下那几个武将,以及训练好手下那些兵就成,别的事情都不用我来操心。反正我是一个直肠子的人,想到什么就是什么,要是哪里说得不对,你们也别往心里去,就当我是在放屁。”

    秦苗两人嘴角一抽,倒也没有开口打断原成彪未说完的话,“琴郡成为封地后,郡主虽然只来咱们这里处理过一次政务,但你们也都亲眼瞧见郡主她处事的速度和效率了。”

    “我们从未怀疑过郡主的能力。”

    “这个我知道,其实我要说的是,郡主她人虽说不在琴郡,可在琴郡成为她的封地之后,咱们这整个琴郡就已经成为郡主的所有物了,因此,甭管郡主人在或不在,她都不会放任琴郡不管。”

    不知怎的,秦苗位大人看着滔滔不绝的原成彪,顿时有种傻了眼的感觉,那什么他们怎么不知道,原来原大人如此能说会道啊?

    “郡主将埋在琴郡的那些害虫处理干净,离开琴郡返回星殒城之前,她可是对琴郡未来的发展做了规划的,难道你们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吗?”按照宓妃对他的提点,采用了宓妃给他的建议,原成彪可以很自豪的说,哪怕目前担负整个琴郡安全与防务的士兵虽然人数不多,可若是真的遇上敌袭的话,对方也绝对讨不到便宜。

    以前他总觉得不管怎么训练,手下那些兵都没有精气神,给人不堪一击的感觉,而现在却是完全不同了。

    若非那些兵还是他手下的那些兵,原成彪不禁都要觉得这样的兵,应该是从寒王殿下的麒麟军里走出来的。

    有了这样的切身感受,原本就对宓妃忠心不二,坚信不移的原成彪,对宓妃已经不是单纯的敬佩与推崇,而是打心眼里将宓妃当成了他的信仰。

    “要是你们都还没有看清楚,不妨将郡主来之前的琴郡,跟郡主来之后的琴郡做一下比较,那其中的差距应该就能看出来了。”

    秦苗两人被原成彪那一句接着一句的话,打得是措手不及,好半晌才缓过神来,似被重重迷雾糊住的脑子也渐渐清晰起来,阳光到底还是破云而出,折射出万道霞光。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啊!

    他们可真是被自己的自作聪明,自以为是打了眼,怎么能糊涂大意到这样的地步,好在琴郡没有出大乱子,否则岂不辜负了宓妃将琴郡交到他们手上的一番苦心。

    “原大人,多谢提点,多谢提点呐。”拍着自己的脑门,秦文杰连连朝着原成彪拱手道谢。

    原成彪侧身避开,没有受他那一礼,憨厚的笑道:“咱们在一起为官,唯一的目的就是让琴郡变得更好,变得更强,至于谢与不谢这种话,秦大人以后还是不要说了,更何况我也不知道自己提点了你什么啊?”

    噗――

    看着一脸无辜与迷茫的原成彪,又看着一脸被噎得阵青阵白的秦文杰,苗仁康很不厚道的喷笑出声。

    “秦大人,原大人所言有理,咱们两个现在知错为时不晚,至少还有补救的机会,郡主将琴郡交到咱们三人的手里,肯定也是对我们抱有很大的期望,我们不能再让郡主失望了。”

    “苗大人的意思是……”

    “我们要吸取前面的教训,后面才能做得更出色。”

    “那我们就一起努力。”三人对望一眼,相视而笑,彼此与彼此靠得更近,心中的信念也越来越坚定。

    而宓妃故意空置了琴郡这么长一段时间,想要取得的效果也已然见到了成效,最大的赢家终究还是她。

    “对了秦大人,郡主不是吩咐您将那位梅公子带回府衙好好招待么,您将他安置在了什么地方?可有从他嘴里问出点儿什么来?”

    “我将那人直接送进大牢好生招待了,不过他的表现让我真是一头雾水,实在很难想象他前后的变化怎么会如此之大。”秦文杰不知道宓妃是怎么打算的,因此,他能做的就是严加看管好梅财华,不能让他给跑了。

    至于别的还是要等宓妃拿了主意才能下定论,他就算帮不上忙,也不能再给宓妃添乱子了。

    “以郡主的性子,如何处治梅财华,只怕要等璃城楚宣王府那边有所回应之后了。”

    “看来苗大人还挺了解本郡主的。”早在半个时辰之前,宓妃就已经到了府衙议事厅的隔壁间,可谓是将秦苗原三位大人的谈话从头听到了尾,没曾想第一个领会到她用意的人,不是秦文杰,也不是苗仁康,反倒是大老粗一样憨直的原成彪。

    虽然这段时间里,他们的表现不尽如人意,还有很多很多不足的地方,不过能正视自己错误,并且积极改正的这一点,也让得宓妃很是满意。

    毕竟这个天下,压根就没有不会犯错误的人,只要还有自知之明,只要还知道有错就要及时改正,宓妃不介意他们不聪明,想得不够深远,她愿意给他们时间让他们成长。

    她从来都不怀疑,从她手底下走出去的人,会不能做到独挡一面,不能掌控大局。

    “下官参见郡主,郡主万福金安。”苗仁康被突然冒出来的宓妃吓了一大跳,后背都惊出冷汗来,秦原两位大人一左一右扯了扯他的袖口,然后三人齐齐向宓妃恭敬的行礼问安。

    “三位大人请起。”

    “谢郡主。”

    “都别紧张,本郡主又不是会吃人的老虎,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宓妃轻笑着走进议事厅,残恨面无表情的紧随其后,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可他仍是气场太甚,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

    外城如今已然步入正轨,又有温绍云和温绍宇兄弟盯着,还有穆家兄弟也不时跑去凑热闹,沧海也就领着原本改造外城的匠人班子奔赴了樊梨县,残恨这才得以回到宓妃身边,保卫宓妃的安全。

    “呵呵,郡主可真是会说笑,郡主当然不是老虎。”秦文杰听着宓妃的这句话,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他扯着袖子擦汗,心中暗暗腹议道:郡主,您可真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您虽然不是会吃人的老虎,可是您杀起人来就跟切萝卜杀鸡似的,不要太轻松好伐!

    “就像昨日我在秦家茶楼说的那样,这次我原本没打算来琴郡,只是到樊梨县实地考察,准备派人在那里督建海港而已,琴郡不过只是顺道来看看,没想竟会遇到‘没才华’那条大鱼。”想到邹九明汇报给宓妃的那些情报与消息,她的嘴角就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浅笑,嗓音清冷的道:“按照原计划,本郡主本是打算到琴郡看一看,视察一番就作罢,没想会收到这么一份大惊喜,那个‘没才华’你们不用理会,本郡主会亲自处理妥当之后再离开。”

    “是,谨遵郡主指令。”

    “他的事情会由本郡主处理,你们也别想闲着。”

    “是。”

    “怎么不问问本郡主要你们做什么吗?”

    “下官等唯郡主之命是从,还请郡主尽管吩咐。”

    “你们都是本郡主亲自挑选出来的,也都是在琴郡为官多年的,有些事情不用本郡主明说,你们心中都应当有数。”

    三人站在宓妃的面前,微微拉耸着脑袋,那神情活像犯了错正等着被训斥的孩子,看得宓妃嘴角直抽抽,“琴郡既然成了本郡主的封地,那么这里就是本郡主的第二个家,同时这里也是你们的家,所有琴郡百姓的家,你们可懂?本郡主爱这个家,就如同爱相府一样,为了让这个家繁荣昌盛,本郡主会倾尽自己所能来建设它,让它一步一步趋于完美,你们可愿意在这个或许有些长久的过程,为琴郡添砖加瓦?”

    琴郡是郡主的家。

    是他们的家。

    也是琴郡所有百姓的家。

    郡主说,她爱琴郡就如同爱着相府是一样的。

    郡主还说,为了建设好这个家,她会倾尽自己的所有。

    那么他们呢?

    当然,他们不认为自己比郡主少爱琴郡,那么他们怎么可能不愿意为了琴郡的繁荣昌盛而贡献出自己的那一份力量。

    “回郡主的话,我们愿意。”

    “残恨,将你手中我绘制好的琴郡未来发展蓝图计划书给他们一人一份。”

    “是,小姐。”

    “本郡主给你们三天时间,仔仔细细的将这份计划书看完,然后写下自己看完后的感想,以及你们对建设和完美琴郡有何自己的见解与想法,不用担心写得不好,也不要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切实际,把自己所能想到的,自己所期待的,自己想要实现的,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都写出来。好与不好不是由你们自己说了算的,届时咱们专门划出几个时辰的时间聚在一起,慢慢的商量与推敲,总能写出一份对琴郡未来发展最好的计划,然后参照着一步一步的推动,落实,最后达到我们的期望。”

    “是,郡主。”

    激动过后,秦苗原三人都不禁默默的想,郡主这要不是会读心术,就是刚才听他们的墙角了。

    不然,郡主怎么什么都知道?

    这也太惊悚,他们还能不能有点儿秘密啥的了?

    “你们手里的东西也不用着急现在看,一会儿拿回家慢慢再看,现在从秦郡守开始,将琴郡这段时间的近况都向本郡主汇报一下,苗文相和原武相也准备一下,尽量语言精简一些的向本郡主汇报,废话什么的就少说一点。”

    抹了把额上的冷汗,秦文杰略微思索片刻之后,就尽量以最精简的语句,惴惴不安的向宓妃汇报起来。苗仁康和原成彪也没有闲着,半闭着眼开始在心里反反复复的组织语言,力求达到宓妃的要求。

    “依照你们反映的这种情况,看来琴郡那些世家的格局,也是时候变上一变了。”

    “郡主,在动那些世家之前,咱们必须拿出一个相对周密的计划,不然他们一旦联合起来,只怕会掀起不小的风浪,那样于咱们的发展不利。”

    “郡主,下官觉得秦郡守说得对,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那些世家都是琴郡的老牌世家了,根基和底蕴都摆在那里,想要连根拔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既然如此,今日咱们不妨先试试水。”宓妃嘴角轻勾,似笑非笑,却生生让秦苗原三位大人打了个冷颤,一时间没能明白宓妃话里那句‘不妨先试试水’是什么意思。

    直到外面有衙役进来禀报,说是方家,陈家和柳家,以及楚府的当家人前来拜访,他们顿时就了悟了。

    敢情,郡主是在这里等着那些世家家主呢?

    高,真是高。

    “你们都先回避吧!”

    “是,郡主。”三人得了宓妃这样的指示也不觉意外,本来他们就有意要请示宓妃,是否回避一下的。

    毕竟他们一直都在琴郡,那些世家家主与他们也多番打过交道,宓妃这次想要用他们的女儿来试水,他们三人要是在场,难免就会被对方拖下水,如此对宓妃处事不利。

    避而不见,才是上上之策。

    “去隔壁看你们拿在手里的东西,看完之后可以将其他的官员都聚在一起,说与他们听一听,再收集一下他们的意见与想法,本郡主相信你们三天后应该会交上一份很有意义的答卷。”

    “是。”提到他们手上的这份计划书,三人激动得心肝儿都在打颤,躬身向宓妃行了一礼,赶紧就退下了。

    宓妃见他们走得飞快,扭头对残恨道:“你家小姐我写的计划书真那么有吸引力,比本郡主还有吸引力?”

    噗――

    残恨在自己喷笑出声之前,果断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欲哭无泪的摇了摇头,心里已是泪流满面。

    这句话怎么回答都是错,他可不想成炮灰。

    小姐什么的,心忒黑,就知道欺负老实人。

    “郡…郡郡主,要要请他们进来吗?”

    “去请吧。”

    “是。”

    衙役得了明确的指令,转身脚下生风的就跑了,这般举动让得宓妃更加郁闷了,她嘟着嘴略有不满的道:“你家小姐我长得很可怕,很凶?”

    “不,小姐长得很美。”

    “那他跑那么快做什么?”

    残恨面部扭曲的别开头,过往的血泪史告诉他,现在某小姐的心情挺好,正是喜欢逗人,外加调戏人的时候,他一定不可以主动送上门去让小姐调戏他,绝对不可以。

    “哎,真没意思。”眼见残恨不上当,宓妃表情越发郁闷了,看来她身边的人都学机灵了,不好骗了,真是没劲儿。

    “方家主,陈家主,柳家主,楚师傅,楚员外这边请,郡主已经在议事厅等着了。”

    楚员外可不就是楚怀曼的父亲,至于楚师傅可不就是楚怀曼的祖父,楚员外一听自己的女儿冒犯了安平和乐郡主,差点儿没被吓破胆,心中暗骂楚怀曼没脑子,怎么谁都敢惹。

    因为担心自己坏事,楚员外就拉着他的父亲楚师傅一起来了,而他的夫人说什么担心女儿,死活都要跟着来,没办法他也只能同意。

    于是,楚府的几个主子,就这么一起出现在郡守府了。

    “父亲,你说那个郡主她……”

    “闭嘴。”楚师傅怒瞪了楚员外一眼,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满是苍凉落寂。

    宓妃他是见过的,他知道宓妃绝对不是一个以权欺人的人,再联想到从昨天流传到现在的那些流言蜚语,楚师傅觉得自己真没脸来走这一趟。

    相府是什么样的门第,什么样的家族,相府的大公子又是何等人物,岂是他孙女儿楚怀曼那样的女子所能攀扯得上的,偏偏他那个不争气的孙女儿还大言不惭的说出那样的话,简直就是不要脸至极。

    那样的话要是在别人面前说说也就罢了,可她倒好竟然当着人家温绍轩嫡亲妹妹的面来说,任谁也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瞧瞧你教的好女儿,楚家的脸都让她丢尽了,今天要是能将她带回去,也别想着嫁人了,直接绞了头发送去庙里当姑子常伴青灯一辈子清修为家族祈福,谁要是敢闹就滚出楚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01发展蓝图计划书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